回上層


古尊宿語錄卷苐一之二     密二

大鑑下一世。

南嶽大慧禪師諱懷讓金州人也俗姓杜於儀鳳二年四月八日降誕感白氣應於玄象在安康之分太史瞻見遂奏聞高宗皇帝帝乃問何祥瑞太史對曰國之法噐不染世榮帝傳勅金州太守韓偕親徃存慰其家家有三子惟師最小年始三嵗炳然殊異性惟恩讓父乃安名懷讓至年十嵗惟樂佛書時有三藏玄靜過舍見而奇之告其父母曰此子若出家必獲上乘廣度眾生至垂拱三年方十五嵗辝親徃荊州玉泉寺依弘景律師出家通天二年受戒後習毘尼藏一日自嘆曰夫出家者為無為法天上人間無有勝者時同學坦然知師志氣高邁勸師同謁嵩山安禪師安啟發之乃直詣曹溪禮六祖六祖問什麼處來師云嵩山安和尚處來祖云什麼物與麼來師無語遂經八載忽然有省乃白祖云某甲有箇會處祖云作麼生師云說似一物即不中祖云還假修證也無師云修證即不無污染即不得祖云只此不污染是諸佛之護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西天二十七祖般若多羅讖汝曰震旦雖闊無別路要假兒孫脚下行金鷄觧一粒粟供養什邡羅漢(又識傳道一法)心裏能藏事說向漢江濵湖波探水月將照二三人祖云先師有言從吾向後勿傳此衣但以法傳若傳此衣命如懸[糸*系]惟示道化[聽-王]吾偈曰心地含諸種普雨悉皆萌頓悟花情菩提果自成汝向後出一馬駒[跍-十+水]殺天下人病在汝心不湏速說師侍奉一十五載唐先天二年始徃南嶽居般若寺示徒云一切萬法皆從心生心無所生法無能住若達心地所作無碍非遇上根冝慎辭哉僧問如鏡鑄像像成後光歸何處師云如大德未出家時相狀向什麼處去僧云成後為什麼不鑑照師云雖然不鑑照謾它一點不得馬祖居南嶽傳法院獨處一庵唯習坐禪凡有來訪者都不顧師徃彼亦不顧師觀其神宇有異遂憶六祖讖乃多方而誘導之一日[車*瓦]於庵前磨馬祖亦不顧時既久乃問曰作什麼師云磨作鏡馬祖云磨甎豈得成鏡師云磨甎既不成鏡坐禪豈能成佛祖乃離座云如何即是師云譬牛駕車車若不行打牛即是打車即是又云汝學坐禪為學坐佛若學坐禪禪非坐臥若學坐佛佛非定相於無住法不應取捨汝若坐佛即是殺佛若執坐相非達其理馬祖聞斯示誨豁然開悟禮拜問云如何用心即合無相三昧師云汝學心地法門如下種子我說法要譬彼天澤汝緣合故當見其道馬祖云道非色相云何能見師云心地法眼能見乎道無相三昧亦復然矣祖云有成壞否師云若以成壞聚散而見道者非也[聽-王]吾偈曰心地[尒/口]諸種遇澤悉皆萌三昧花無相何壞復何成馬祖一蒙開悟心地超然侍奉十秋日益深奧師入室弟子六人各印可曰汝等六人同證吾身各契其一。

後馬祖闡化於江西開元寺師問眾曰道一為眾說法否眾曰為眾說法師云未見通箇消息來遂遣一僧去囑云待伊上堂時但問作麼生記取荅話來僧如教廻舉似師馬祖云自從胡乱後三十年不曾少塩醬師然之。

師天寶三年八月十一日示寂於南嶽勅大惠禪師最勝輪之塔吏部侍郎歸登撰塔記。

大鑑下二世南嶽大慧禪(師法)嗣。

馬祖大寂禪師師諱道一漢州什邡人也俗姓馬氏江西法嗣布於天下時號馬祖焉。

問如何是修道師云道不属修若言修得修成還壞即同聲聞若言不修即同凡夫云作何見觧即得達道云自性本來具足但於善事上不滯喚作修道人取善捨觀空入定即属造作更若向外馳求轉踈轉遠但盡三界心量一念妄想即是三界生死根本但無一念即除生死根本即得法王無上珍寶無量刦來凡夫妄想謟曲邪偽我慢貢高合為一體故經云但以眾法合成此身起時唯法起滅時唯法滅此法起時不言我起滅時不言我滅前念後念中念念念不相待念念寂滅喚作海印三昧攝一切法如百千異流同歸大海都名海水住於一味即攝眾味住於大海即混諸流如人在大海中浴即用一切水所以聲聞悟迷凡夫迷悟聲聞不知聖心本無地位因果階級心量妄想修囙證果住其空定八萬刦二萬刦雖即悟却迷諸菩薩觀如地獄苦沉空滯寂不見佛性若是上根眾生忽遇善知識指示言下領會更不歷於階級地位頓悟本性故經云凡夫有反覆心而聲聞無也對迷說悟本既無迷悟亦不立一切眾生從無量刦來不出法性三昧長在法性三昧中著衣喫飯言談祇對六根運用一切施為盡是法性不觧返源隨名逐相迷情妄起造種種業若能一念返照全躰聖心汝等諸人各達自心莫記吾語縱饒說得河沙道理其心亦不增捴說不得其心亦不减說得亦是汝心說不得亦是汝心乃至分身放光現十八變不如還我死來淋過死灰無力喻聲聞妄修囙證果未淋過死灰有力喻菩薩道業純熟諸不染若說如來權教三藏河沙刦說不可盡猶如鉤鏁亦不斷絕若悟聖心捴無餘事久立珍重。

上堂龐居士問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師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

問不昧本來身請師高著眼師直下覷士云一等沒絃琴唯師彈得妙師直上士禮拜師歸方丈居士隨後云適來弄巧成拙。

如何問佛師云即心是佛問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師云我今日無心情汝去西堂問取智藏僧至西堂問西堂以手指頭云我今日頭痛不能為汝說得汝去問海兄僧去問海兄海兄云我到者裏却不會僧回舉似師師云藏頭白海頭黑。

師採藤次見水潦便作放勢水潦近前接師即便踏倒水潦起來呵呵大咲云無量妙義百千三昧盡在一毛頭上識得根源去。

師令僧馳書與徑山欽和尚書中畫一圓相徑山纔開見索筆於中著一點後有僧舉似忠國師國師云欽師猶被馬師惑。

問和尚為甚麼說即心即佛師曰為止小兒啼曰啼止時如何師曰非心非佛曰除此二種人來如何指示師曰向伊道不是物曰忽遇其中人來時如何師曰且教伊體會大道。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即今是甚麼意。

師問僧什麼處來云湖南來師云東湖水滿也未云未師云許多時雨水尚未滿(道吾云滿也雲岩云湛湛地洞山云什麼刼中曾欠少)又問如水無筋骨能勝萬斛舟此理如何師曰這裏無水亦無舟說甚麼筋骨。

一夕西堂百丈南泉隨侍翫月次師問正恁麼時如何堂曰正好供養丈曰正好修行泉拂袖便行師曰經歸藏禪歸海唯有普願獨超物外師問百丈汝以何法示人丈竪起拂子師曰秪這箇為當別有丈拋下拂子。

僧問如何得合道師曰我早不合道。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便打曰我若不打汝諸方笑我也。

有小師耽源行脚回於師前畫一圓相就上拜了立師曰汝莫欲作佛否曰某甲不解捏目師曰吾不如汝小師不對有講僧來問曰未審禪宗傳持何法師却問曰座主傳持何法主曰忝講得經論二十餘本師曰莫是師子兒否主曰不敢師作噓噓聲主曰此是法師曰是甚麼法主曰師子出窟法師乃默然王曰此亦是法師曰是甚麼法主曰師子在窟法師曰不出不入是甚麼法主無對(百丈代云見麼)遂辤出門師召曰座主主回首師曰是甚麼主亦無對師曰這鈍根阿師洪州廉使問曰喫酒肉即是不喫即是師曰若喫是中丞祿不喫是中丞福師入室弟子一百三十九人各為一方宗主轉化無窮師於貞元四年正月中登建昌石門山於林中經行見洞壑平坦謂侍者曰吾之朽質當於來月歸茲地矣言訖而回既而示疾院主問和尚近日尊候如何師曰日面佛月面佛二月一日沐浴跏趺入滅元和中大寂禪師塔名大莊嚴。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77 冊 No. 1710 古尊宿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