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古尊宿語錄卷第十三(十三卷至二十四卷) 勿一

馬祖大寂禪師法嗣。

南泉禪師諱普願鄭州王氏子也示眾云王老師賣身去也還有人買麼時有僧出眾云某甲買師云不作貴不作賤作麼生買僧無對。

師同魯祖埽宗杉山喫茶次祖提起盞子云世界未成時便有這箇師云今時只識這箇且不識世界宗云是師云師兄莫同此見麼宗提起盞子云向世界未成時道得麼師作掌勢宗以面作受掌勢。

師與魯祖杉山歸宗辤馬祖各謀住庵中路分袂次師插下拄杖云道得也被這箇礙道不得也被這箇礙宗拽拄杖便打云也只是這箇王老師說甚麼礙不礙魯祖云只此一句大播天下宗云還有不播底麼祖云有宗云作麼生是不播底祖作掌勢。

師寄書與茱萸云理隨事變寬廓非外事得理融寂寥非內僧問茱萸如何是寬廓非外茱萸云問一荅百也無妨云如何是寂寥非內萸云覩對聲色不是好手又問趙州州作喫飯勢僧進後語州作拭口勢又問長沙岑岑瞪目視之僧進後語岑閉目示之僧舉似師師云此三人不謬為吾弟子。

趙州問和尚百年後向甚麼處去師云山下作一頭水牯牛去州云謝師指示師云昨夜三更月到

師刈[蕵-食+ㄗ]次有僧問南泉路向甚麼處去師竪起鎌云我這鎌子是三十文買僧云我不問這箇南泉路向甚麼處去師云我用得最快。

師住庵時有一僧來師云某甲上山作務齋時上座做飯喫了却送一分來其僧齋時做飯喫了將家具一時打破就床而臥師伺不來遂見僧偃臥師亦去身邊臥僧便起去師云得恁麼靈利師住後云我徃前住庵時有箇靈利道者直至如今不見。

師問僧夜來好風云夜來好風師云吹折門前一株松僧云吹折門前一株松又問一僧云夜來好風云是甚麼風師云吹折門前一株松云是甚麼松師云一得一失有一庵主人謂之曰南泉近日出世何不去禮拜主云非但南泉直饒千佛出興亦不去師聞令趙州徃勘之州纔見庵主便作禮主不顧州從西過東從東過西而立主亦不顧州云草賊大敗拽下簾子便行舉似師師云我從來疑着這漢僧問牛頭未見四祖時為甚麼百鳥花献師云為渠步步踏佛階梯云見後為甚麼不花獻師云直饒不來猶較王老師一緣道。

師問座主講甚麼經云彌勒下生經師云彌勒幾時下生云現在天宮未來師云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

上堂云諸子老僧十八上解作活計有解作活計者出來共啇量是住山人始得良久[(厂@巳)*頁]視大眾合掌曰珍重無事各自修行大眾不去師曰如聖果大可畏勿量大人尚不柰何我且不是渠渠且不是我渠爭柰我何他經論家說法身為極則喚作理盡三昧義盡三昧似老僧向前被人教返本還源去幾恁麼會禍事兄弟近日禪師太多覔箇癡鈍人不可得不道全無於中還少若有出來共啇量如空刼時有修行人否有無作麼不道阿尋常巧脣薄舌及乎問著揔皆不道何不出來莫論佛出世時事兄弟今時人檐佛著肩上行聞老僧言心不是佛智不是道便聚頭擬推老僧無推處若束得虛空作棒打得老僧著一任推時有僧問從上祖師至江西大師皆云即心是佛平常心是道今和尚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學人悉生疑惑請和尚慈悲指示師乃抗聲荅曰若是佛休更涉疑却問老僧何處有恁麼傍家疑佛來老僧且不是佛亦不曾見祖師恁麼道自覔祖師去曰和尚恁麼道教學人如何扶持得師曰急手托虛空著曰虛空無動相云何托師曰言無動相早是動也虛空何觧道我無動相此皆是情見曰虛空無動相尚是情見前遣某甲托何物師既知不應言托擬何處扶持他曰即心是佛既不得是心作佛否師曰是心是佛是心作佛情計所有斯皆想成佛是智人心是采集主皆對物時他便妙用大德莫認心認佛設認得是境被他喚作所知愚故江西大師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且教後人恁麼行履今時學人披箇衣服傍家疑恁麼閑事還得否曰既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和尚今却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未審如何師曰不認心是佛智不是道老僧勿得心來復何處著曰揔既不得何異太虛師曰既不是物比什麼太虛又教誰異不異曰不可無他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師曰若認遮箇還成心佛去也曰請和尚說師曰老僧自不知曰何故不知師曰教我作麼生說曰可不許學人會道師曰會什麼道又作麼生會曰某甲不知師曰不知却好若取老僧語喚作依通人設見彌勒出世還被他撏却頭毛曰使後人如何師曰且自看莫愛他後人曰前不許某甲會道今復令某甲自看未審如何師曰會妙會許作麼生會曰如何是妙會師曰還欲學老僧語縱說是老僧說大德如何曰某甲若自會即不煩和尚乞慈悲指示師曰不可指東指西賺人當哆哆和和時作麼不來問老僧今時巧黠始道我不會圖什麼若此生出頭來道我出家作禪師如未出家時曾作什麼來且說看共啇量日恁麼時某甲不知師曰既不知即今認得可可是邪曰認得既不是不認是否師曰認不認是什麼語話曰到遮裏某甲轉不會也師曰若不會我更不會曰某甲是學人即不會和尚是善知識合會師曰遮漢向不會誰論善知識莫巧黠看他江西老宿在日有一學士問如水無筋骨能勝萬斛舟此理如何老宿云遮裏無水亦無舟論什麼筯骨他學士便休去可不省力所以數數向道佛不會道我自修行用知作麼曰如何修行師曰不可思量得向人道恁麼修恁麼行大難曰還許學人修行否師曰老僧不可障得曰某甲如何修行師曰要行即行不可專尋他軰曰若不因善知識指示無以得會如和尚每言修行湏觧始得若不觧即落他因果無自由分未審如何修行即免落他因果師曰更不要啇量若論修行何處不去得曰如何去得師曰不可逐皆尋得曰和尚未說教某甲作麼生尋師曰縱說何處覔去且從旦至夜忽東行西行尚不啇量道去得不得別人不可知得你曰當東行西行揔不思量是否師曰恁麼時誰道是不是曰和尚每言我於一切處而無所行他拘我不得喚作徧行三昧普現色身莫是此理否師曰若論修行何處不去不說拘與不拘亦不說三昧曰何異有法得菩提道師曰不論異不異曰和尚所說脩行迢然與大乘別未審如何師曰不管他別不別兼不曾學來若論看教自有經論座主他教家實大可畏不如[聽-王]法好曰究竟令學人作麼生會師曰如汝所問元只在因緣邊看且不柰何緣是認得六門頭事但會佛那邊却來我與啇量兄弟莫恁麼尋逐不住恁麼不取古人語行菩薩行唯一人行天魔波旬領諸眷属常隨菩薩後覔心行起處便擬撲倒如是經無量刼覔一念異處不得方與眷属禮辭讚歎供養猶是進脩位中下之人便不柰何況絕功用處如文殊普賢更不話他兄弟作麼生道行是無覔一日行底人不可得今時傍家從年至只是覔究竟作麼生空弄唇舌生解曰當恁麼時無佛名無眾生名使某甲作麼圖度師曰你言無佛名無眾生名早是圖度了也亦是記他言語曰若如是悉属佛出世時事了不可不言師曰作麼生言曰設使言言亦不及師曰若道言不及是及虛恁麼尋逐誰與為境曰既無為境者誰是那邊人師曰若不引教來即何處論佛既不論佛老僧與誰論遮邊那邊曰果雖不住道而道能為因如何師曰是他古人如今不可不奉戒我不是渠渠不是我作得伊如狸奴白牯行履却快活若一念異即難為修行曰云何一念異難為脩行師曰才一念異便有勝劣二根不是情見隨他囙果更有什麼自由分曰每聞和尚說報化非真佛亦非說法者未審如何師曰緣生故非曰報化既非真佛法身是真佛否師曰早是應身也曰若恁麼即法身亦非真佛師曰法身是真非真老僧無舌不觧道教我道即得曰離三身外何法是真佛師曰遮漢共八九十老人相罵向道了也更問什麼離不離擬把楔釘他虛空曰伏承華嚴經是法身佛說如何師曰適來道什麼語其僧重問師顧視歎曰若是法身說向什麼處聽曰某甲不會師曰大難大難汝看亮座主是蜀中人觧講三十二本經論於江西講次來見開元寺老宿宿問見說座主觧講經是否主云不敢宿云將什麼講主云將心講宿云心如工伎兒意如和伎者爭觧講得主云莫是虛空講得宿云却是虛空講得主拂袖便行宿召座主主回首宿云是什麼主便開悟兄弟看他快利麼僧云據和尚說即法身說法師云若如是會早應身了也僧云既是應身豈無說法者師云我不知僧云某不會師云不會却好免與他分踈問教中道法身大士會處即見法身佛地位菩薩即見報身佛二乘唯見化身佛莫是此理否師云我眼不曾看教兼無耳孔不曾聽自看取若如是憶持後始不柰何如似弄珠說珠光徧有金盤在即得忽被拈却金盤去何處弄珠向什麼處尋他光徧與不徧學人禮拜和尚笑云大難大難古人罵喚作田獵漁捕喚作搬糞人好去珍重。

師示眾云真理一如潛行密用無人覺知呼為滲智亦云無滲不可思議等空不動性非生死流道是大道無碍涅槃妙用自足始與一切行處而得自在故云於諸行處無所而行亦云遍行三昧普現色身只為無人知他用處無蹤跡不属見聞覺知真理自通妙用自足大道無形真理無對所以不属見聞覺知無麄細想如云不聞不聞是大涅槃道者箇物不是聞不聞僧問大道不属見聞覺知未審如何契會師云湏會契自通亦云了因非從見聞覺知有見知属緣對物始有者箇靈妙不可思議不是有對故云妙用自通不依傍物所以道通不是依通事湏假物方始得見所以道非明暗法離有離無潛理幽通無人覺知亦云會真理非見聞覺知故云息心達本源故号如如佛必竟無依自在人亦云本果不從生因之所生文殊云惟從了因之所了不從生因之所生從上已來只教人會道更不別求若思量作得道理盡属句義三乘五性義理無不喚作行履處處受用具足即得若論道即不是一向躭着被他識拘亦云世間智教云一向躭著三藏學者為田獵漁捕為利養故煞害大乘亦云貪欲成性所以云佛不會道我自脩行我自有妙用亦云正因了六波羅密空即物拘我不得所以祖師西來恐諸人迷著因果地位故來傳法救迷情頓悟花情性是花種性亦云菩提花故江西老宿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先祖雖說即心即佛是一時間語空拳黃葉止啼之說如今多有人喚心作佛喚智為道見聞覺知皆是道若如是會者何如演若達多迷頭認影設使認得亦不是汝本來頭故大士呵迦旃延以生滅心說實相法皆是情見若言即心即佛者如兔馬有角非心非佛牛羊無角汝心若是佛亦何用非他有無形相以何是道所以教中不許寧作心師不師於心心如工伎兒意如和伎者故云佛有道心不離見聞覺知皆属因緣而有皆是炤物而有不可常炤所以心智俱不是道且大道非明暗法雖有無數數不能及如空刼時無佛名無眾生名與麼時正是道只是無人覺知見他數不及他喚作無名大道早属名句了也所以真理一如更無思想才有思想即被陰拘便有眾生名有佛名佛出世來喚作三界智人只如未出世時喚作什麼如云不得而得有無而與大慈佛出世只令人會道躰非凢聖喚作還源歸本躰觧大道今日既如是會道即無量劫來六道四生皆有去來是暫時行履處先聖本行集云我無所不行一切眾生雖在如是行處為無了因故生貪欲名為在纏不得自在暫時歧路雲駛月運舟行岸移眾生妄想物無不住豈况理能遷變今既如是會却向裏許行履不同前時為了因會本果故了陰界空六波羅密空所以得其自在若不向裏許行履如何摧剉得五種貪二種欲不守住聲聞隨於刼數所以諸佛菩薩具福智二嚴為了因了六波羅密空體者箇受用所以不存知見始得自在若有知見即属地位便有分劑心量被因果隔喚作酬因荅果佛不得自在所以大聖訶(他為)內見外見情量不盡二障二愚所以見河能漂香象真理無形如何知見大道無形理絕思量今日行六波羅密先用了因會本果故了此物是方便受用始得自由去住自在無障碍亦云方便懃莊嚴亦云微妙淨法身具相三十二尺是不許分劑心量若無如是心一切行處乃至彈指合掌皆是正因萬善皆同無終始得自在所以天魔外道求我不得喚作無住心亦云無滲智不思議妙用自在菩提涅槃皆是脩行人境界皆属明句若會本來非凡物即水不能洗水何以故本來無物故經云我王庫中實無如是乃又大功德天黑暗女有智主人二俱不受所以道非明暗故云性海不是覺海覺海涉緣即湏對物他便妙用無人覺知喚作極微細透金水色塵菩薩所因喚作受用具若水不洗水即躰不是明暗亦云無滲智又云無碍智若如是即一切處拘我不得如今更別求建立義句覔勝負知觧語言言眾生劣有佛聖救眾生求佛菩提皆属貪欲亦云破戒比丘與道懸隔大道無明未曾有暗非三界攝非去來今如來藏實不覆藏師子何曾在窟五陰本空何曾有處所且法身無為不墮諸數法無動搖不依六塵故經云佛性是常心是無常所以智不是道心不是佛如今且莫喚心作佛莫作見聞覺知會者箇物且本來無許多名字妙用自通數量管他不得是大觧脫所以道人心無住處蹤跡不可尋故云無滲智不思議智看他池州崔使君問五祖大師云徒眾五百何以能大師獨受衣傳信餘人為什麼不得五祖云四百九十九人盡會佛法唯有能大師是過量人所以傳衣信崔云故知道非愚智便告大眾惣湏記取師云記得属第六識不堪無事珍重。

示眾云空刼之時無一切名字佛才出世來便有名字所以取相師云只為今時執著文字限量不等大道一切實無凢聖若有名字皆属限量所以江西老宿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且教後人與麼行履今時盡擬將心躰會大道道若與麼學直至彌勒佛出世還湏發心始得有什麼自由分只如五祖會下四百九十九人盡會佛法惟有行者一人不會佛法只會道不會別事若認心是佛心是三界來受主若認智是道智是多矯詐若論佛出世時喚作三界智人說一切教義句理喚作暫時受用具若喚心是佛認智是道皆是處所所以道無心意而受行暫時披垢膩之衣來為人說破不是凢聖物他家早晚與人為因亦不曾與人為果若與人為因即不自在被因果所拘不得自由佛未出世時無人會得若出世邊論還許少分會但以理自通無師自尓本自無物由是見聞覺知即是報化所以三十二相異躰故若離彼即同如來報化佛揔打却何處存立不是不許只如彌勒又作凢夫他熾然行六波羅密他家觸處去得因什麼便不許他他不曾滯著凢聖所以那邊會了却來者邊行履始得自由分今時學人多分出家不肯入家好處即認處即不認爭得所以菩薩行於非道是為通達佛道他家去住得自由且如何若知即被知處所拘若不恁麼爭得不許他他者箇定不曾變異若不定即属造化也他那箇早晚曾變動所以十二分教决定不是我我即向十二分教中行履得若十二分教是我即受變也若論有滲果是二乘位若論無滲是大乘名所以得名為大乘若是者箇不是拘繫底物所以潛通密理無人覺知不是見聞覺知。

問以意會得否。

師云若以意會即思量得也他教中亦云種種生身我說為量那箇不可思議不是意會得底物如水裏有水即有影若無水時喚什麼作影法身由對報化得名若無報化法身向那邊認法身亦云是影經論極則頭只到法身實入理地那箇早晚同於經論經論不管伊如何排遣他且不到者裏大難大難師示眾云佛出世來只為眾生不會道若不因善知識聞名無師自尓若因善知識聞忽引經論作證若自作得主不引經論最省心力若引經論將他眼作自己眼不得自由大道一如無師自尓若能如如不變故不曾迷報化非真佛莫認法身凢聖果報皆是影若認著即屬無常生滅也麄細而論纖毫不立窮理盡性一切全無如世界未成時洞然空廓無佛名無眾生名始有少分相應直向那邊會了却來者裏行履不證凡聖果位據本而論實無少法可得豈况三乘五性差別名數但是有因有果盡属無常生滅也並是出世安立假名相說非関本來事道不是明暗物一切莫認著大道通智莫能測故云相逢不相識共語不知名好去無事重。

師示眾云自夏已來不安皆是罪過死者死在者好自安排如今學人直湏會取佛法去出世時都無名字密意潛通無人覺知喚作道人佛出世權說三乘五性他不是三乘五性人從那邊行履他是自由人會取今有本有不從佛聞與他為緣如今直湏截断兩頭句透那邊不被凢聖拘繫心如枯木始有少許相應引經說義皆是與他分踈向他屋裏作活計終無自由分恰如水母得蝦為眼如何得自由佛是受果報人如今學人極則只認得箇法身猶如水月空花影象不中兄弟直湏會取不從佛聞無師自尓報化非真佛根本一如無變異故法過眼耳鼻舌身意心以無心意而現行如今知觧不是嘍囉漢此物不是凢聖不是愚智強喚作愚智本不是名字不得道著道著則頭角生喚作如如早是變也兄弟直湏向異類中行始得大難大難。

師示眾云佛出世來只教會道不為別事祖祖相傳直至江西老宿亦只教人會者箇道佛法先到此土五百年達磨西來此土恐尓滯着三乘五性名相所以說法度汝諸人迷情且五祖下五百人只行一人不會佛法不識文字他家只會道如今學人直湏明其道不論別智决定不是物大道無形真理無對等空不動非生死流三界不攝非去來今所以明暗自去來虛空不動搖萬象自去來明暗實不鑑如今有人將鑑覺知觧者是道皆前境所引隨他生死流何曾得自由若作此見解實未有自由分所以智不是道可不難矣云是什麼智是什麼道若論世間福智只得喚作莊嚴具亦云福智二嚴亦云受用具皆是對治喚作什麼佛出世只得喚作三界智人未出世時喚作什麼物若論無滲本自具足妙用自通無人覺知潛行密用蹤跡難尋所以天魔波旬將諸眷屬久遠劫來覔菩薩一念起處不可得天魔讚歎云佛法至妙我實難測如今但會如如之理直下修行何不問如何修行但會取無量劫來性不變異即是修行妙用而不住便是菩薩行達諸法空妙用自在色身三昧熾然行六波羅蜜空處處無碍游於地獄猶如變觀不可道伊不得作用眾生無量劫來迷於本性不自了躰雲塵暫翳著諸惡欲雲駛月運舟行岸移昏時岐路不得自在種種受苦不自覺知乃至今日會取從來性與今日不別若言即心即佛如兔馬有角若言非心非佛如牛羊無角所以如來藏實不覆藏五蘊本空師子何曾在窟亦云性水亦云法水法水如波性水如濕水不洗水佛不度佛演若達多迷頭認影便道失却頭傍家覔縱覔得又不是頭功德天黑暗女有智主人二俱不受直道性無住處是築著物亦云聞聞是大涅槃道者箇物不是聞不聞江西老宿只道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直須躰會詣實修行莫道我是禪師知解傍家舌上取辨兩脚稍空莫將為是共道不相應兄弟麄細想念分劑但是貪求皆属境三乘五性麄細而論不出情量纖毫瞥起精魅所附他且不許見聞覺知自似箇癡鈍人少神人百事不知最好普賢其時道我將心聞文殊云初心不能入云何獲圓通被一棒粉碎無事珍重。

示眾云燃燈佛道了也若心相所思出生諸法虛假皆不實何以故心上無有云何出生諸法猶如形影分別虛空如人取聲安置篋中亦如吹網欲令氣滿故老宿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且教你兄弟行履據說十地菩薩住首楞嚴三昧得諸佛秘密法藏自然得一切禪定解脫神通妙用至一切世界普現色身或示成菩薩正覺轉大法輪入涅槃使無量入毛孔演一句經無量劫其義不盡教化無量億千眾生得無生法忍尚喚作所知愚極微細所知愚與道全乖大難大難珍重。

子湖山第一代神力禪師語錄

師示眾云諸法蕩蕩何絆何拘汝等於中自生難易心源一綂綿亘十方上上根人自然明白不見南泉道如斯癡鈍世且還稀歷歷分明有無不是只少箇丈夫之志致見如斯疲勞汝今欲得易麼自古及今未曾有一箇凡夫聖人出現汝前亦無有一箇善語惡語到汝分上為什麼故為善善無形為惡惡無相既以無我把什麼為善惡立那箇是凡聖汝信否還保任否有什麼回避處恰似日中逃影相似還逃得麼今之既爾古之亦然今古齊時汝還諱得麼佛法玄妙了得者自相無小為緣妨於大事汝不見道寧可終身立法誰能一旦亡緣仁者要徑會禪麼各歸衣鉢下著。

僧問如何是一心三觀師云我尚不見有一心你喚什麼作三觀進云如何是三觀一心法身還喫飰也無師云鉢盂鐀子什麼人受持進云未會請師慈誨師云未會幾許法身。

師示眾云幸自可憐生苦死向人前討些子聲色脣吻作麼我且問聲色兩字作麼生討得還會麼我道聲色如泡為復為說破為當為討聲色試啇量看莫生容易志剛用心若了根源終非他物譬如圓鏡男來男現女來女彰乃至僧俗青黃山河萬物隨其色相一鏡傳輝不可是鏡有多般但能映物而露仁者還識得鏡未若不識鏡盡被男女青黃山河類等礙汝光明有什麼出氣處若識鏡去乃至青黃男女大地山河有想無想四足多足胎情生天堂地獄咸於一鏡中悉得其分劑長短刼數若色若空並能了之更非他物汝豈不聞諸法如義光陰箭速莫謾悠悠大事囙緣决湏了取僧問如何是大圓鏡師云一切物著不得進云為什麼一切物著不得師云汝是一切物還着得汝否僧問如何是南泉不變句師云道什麼進云如何領會師云道什麼僧問一塵之內大千世界如何是一塵師云即汝是進云如何是大千師云但識取一塵。

師復云說得千般美食不如一頓飡能奇能異省徑省心還假如是疲勞馳求趨逸也無本自非有誰強言無與麼道可謂虛空之心合虛空之理只少箇承受底漢子變弄接續得去能有利人之分也根劣之徒自益未圓焉能益彼著些子骨氣秉些子丈夫作麼生門風如何圖度湏作難遭之想可懷負荷之心歷歷明明有什麼一錢事到汝意恨下與汝為於彼此生滅仁者如世良醫隨方與藥先識彼病然後施方法法如斯心心若此湏要作箇無繩自縛漢作麼莫立去師示眾云子湖一隻狗上取人頭中取人心下取人足僧便問如何是子湖一隻狗師乃吠三聲進云如何領覽師云縱饒領覽也只箇吠聲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道祖師西來有意麼進云既無意用西來作麼。

師乃云祖師西來也只箇冬寒夏熱夜暗日明只為徒無意立意無事生事無內外強作內外無東西謾說東西所以奢摩不能明了以至根境不能自由僧問如何得不被諸境惑去師云試點境出看進云某甲不見師云既不見惑境何來僧禮拜師云又見妄想去也。

云心源朗朗無物莫疑直下承當不勞功用只少箇信之一字然實不易信莫非夙習之徒聞著便能承受若是螢學之輩將三寸脣舌惑亂於人后進初機把他古聖言談向意根下測度直至頭白齒黃並無纖毫得力處仁者湏打疊及時莫待臨終揮攉佛法因緣浩浩快湏徹了無疑可中向這箇皮袋子內辨得者箇去坐却天下人咽喉性命盡被汝蓋覆乾坤盡被汝自由自在皎皎明白何勞汝上來下去仁者本性具足本自周備直教無纖塵法礙眼光始得若有微塵底不盡不是一生半刼賺汝皮囊汝性命根境法中造諸妖恠山精鬼魅附汝行持得少為足鼓弄片皮於佛法却為毒害譏禮塔廟毀彼持經師子身中自食師子身中肉仁者恰莫向心田中認些子妄想將為極則他上祖是什麼榜樣下去莫立問未了根源請師提獎師云還會麼僧云未會師云更問千則万則也無益僧問機不曉如何得心地無疑去師云心地有多少疑僧云如何是心地師云多少分明。

師示眾云據仁者分上何得一生一滅一断一常與汝為於拘繫作其取舍是非及諸顛倒汝還知道諸聖門風無結縛麼只欲仁者承當還承當得麼可惜光陰莫令孤負却仁者豈不見目前太虛還有纖毫欠少處麼若也於中體淂者箇消息不妨出得凡聖境界了得世間出世間之智一法既爾万法亦然仁者還樂也無。

僧問如何是佛師云不重道僧云如何是法師云嫌什麼。

師示眾云天上人間輪囬六道乃至蠢動含靈未曾於此一分真如中有些子相違處還信麼還領受得麼大凡行脚也湏具大信根作箇丈夫始得何處得與麼難信他古人只見道箇即心是佛即心是法便承信去隨處茅茨石室長養聖胎只待道果成熟汝今何不効他行取仁者可煞分明並無叅雜治生產業與諸實相不相違背。

僧問如何是千聖不傳底事師云阿誰向說進云與麼則信受奉行去也師云信得及者即行之信不及恰莫強為不是口頭說信便信得去如人說食終不得飽縱然口頭說飽爭柰肚內飢何仁者直湏飽去莫謾悠悠。

僧問如何是古聖心師云汝是凡夫心僧云如何是信得師云信亦不由汝不信亦不由汝僧云信不信且置作麼生師云是心。

師云仁者還知子湖親切相為麼行時但行坐時但坐乃至喫茶喫飰種種施為有甚麼相隱處仁者信取無別強為只是如今無疑作疑無事生事於自心源却生顛倒譬如百千澄清大海棄之為認些子浮漚目為全潮亦認些子螢光作於日熖還生慙恥麼諸聖得道得果數如恒沙汝今却作箇凢劣凢夫著恰莫因循。

僧問如何是無礙底心師云恰是師云莫道千聖同風便當得本叅事好且問仁者什麼處是千聖同處行時坐時起時臥時試說看還有法處麼仁者大道無邊誰前誰後真空絕際是正是邪乃至眩目青黃作何形叚到汝分上喚作百工居肆各逐營生多少分明何煩造作一切普無法不彰了了現前還諱得麼。

道郃問如何是人人具足底事師云汝豈不是道郃勝光因在子湖钁地次勝光钁断一條蚯蚓問云某甲今日钁断一條蚯蚓兩頭俱動未審性命在那頭師提起钁頭向蚯蚓左頭打一下右頭打一下中心空處打一下擲却钁頭便歸。

子湖又钁地次亞钁頭回視勝光云事即不無擬心即差勝光便問如何是事被師攔胷踏倒從此省悟。

師別時有頌。

從來事非物方便名為佛中下競是非上流始知屈

臨行示頌三首。

我聞過去佛縱橫盡丈夫示汝真歸處千江月影孤

觀音與文殊示我常飛動吾歸真觸處皆無用

佛性本來無阻障眾生不識難歸向若見如來成佛時莫向世間求取相

僧問招慶云勝光被子湖一踏意作麼生招慶云古人叅玄不消一踏。

於門前下牓云子湖一隻狗上取人頭中取人心下取人足徃來好看臨濟下有二僧聞得遂遠來尋訪纔到果見其牓逐入門以手揭簾欲起未起被師喝云看脚下犬僧近前禮拜便問承師有言子湖有一隻狗上取人頭中取人心下取人足如何是子湖狗師云嘷嘷僧無語師便歸方丈後章州羅漢展和尚聞舉云者箇是喫屎狗僧便問如何是子湖狗展云擘喋却僧擬議展云早被人咬殺了也明招和尚在羅山聞舉逐云洎賺數緉草鞋我本欲遊章南如今不用去也休休僧便問如何是子湖狗招以手按膝放身近前云噓噓子湖山下有陶家為無子夫妻每日焚香發頭求一男子師遂徃其家乞竹先問是汝夫妻每日起心發願擬作箇什事云切緣家內無子願求一男師云我就汝乞一種物還得否云和尚要甚物但乞指揮師云不要別物欲乞一擔竹與汝一箇男子其家忻喜云此是小事一任斫去師斫大竹近一千芊陶公云和尚只討一擔何斫許多師云只此一擔尚未足在遂將大竹長者捻數竿破相接作一束將歸其家當夜感夢生得男子因此遂号神力。

子湖禪師諱利蹤澶州周氏子一日於半夜時在後架呌云賊賊眾皆驚起有一僧被師住云捉得也捉得也僧云不是某甲師云是即是只是不肯承當。

古尊宿語錄卷苐十三      勿一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77 冊 No. 1710 古尊宿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