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古尊宿語錄卷第二十二     勿十

黃梅東山和尚語上

五祖禪師名法演蜀人也初住四面山開堂日拈示眾云兵隨印轉將逐符行請對官分明剖露宣了指法座云此大寶華王座從朝至暮與諸人同起同坐諸人還見麼若見更不在升若不見莫道今日謾便升座拈香云此一瓣香先為
今上皇帝伏願常居鳳扆永鎮龍樓次拈香云此一瓣香奉為 州縣官僚伏願乃忠乃孝惟清惟白永作生民父母長為外護紀綱又拈香云此一瓣香得來久矣十有餘年海上雲遊討一箇冤讎未曾遭遇一到龍舒果遇其人方契憤憤之心今日對大眾雪屈湏至却為我 見住白雲端和尚從教熏天炙地一任穿過蔡州有鼻孔底辨取龍門和尚白槌云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師云若論第一義西天二十八祖唐土六祖立在下風一大藏教白雲萬里摩竭掩室毗耶杜口正在夢中千佛出世語未了文殊普賢拗曲作直所以道設使言前薦得猶是滯殻迷封縱饒句下精通未免觸途狂見若也把定封疆說什麼法堂前草深一丈直得凡聖路絕鳥飛不度天下衲僧(無出)氣處眾中莫有不甘底麼出來相見時有僧問優曇花現方便門開朝宰臨筵如何舉唱師云今日好晴學云杲日當空清風匝地師云省得我多少問如何是人中境師云寶閣凌空金鐸響怪松隈險野猿帝學云如何是境中人師云鼻直眼橫乃云更有問話者麼若無雙泉今日向第二義門放一線道與諸人相見和泥合水一上且要釋迦勒動地雨花文殊普賢觀音勢至各踞一方助佛揚化皆務本事器量堪任雙泉不免也入一分共說東家杓柄長西家杓柄短任從春草青青炎光爍爍秋樹葉零冬冰片薄何故如是且要諸人順時保愛乃拈起拄杖云古人道拈起也天回地轉放下也草偃風行四面即不然拈起也七穿八[宋-木+儿]放下也錦上鋪花且道還有為人處也無良久云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乱春風卒未休。

師在白雲授帖拈起示眾云大眾只恁麼會得埋沒宗風過犯不小幸有見成公案請維那對眾宣讀宣帖了授法衣提起云既是大嶺頭提不起為什麼却在者裏且道者裏底是那裏底是乃云携自汲清涼水却著袈娑作主人便披指法座前云象王回師子步儂家看著雙眉聚然雖如是事到如斯難為辤讓但有路可上更高人也行便升座僧問禪非意想道絕功勳轉身一句作麼生道師云大眾見學云也知和尚有此機鋒云獨出闍[利/尒]學云今日却成造次師云棒上不成龍問沙場久戰名遂今朝不涉功勳作麼生道師云長蛇猶自可偃月怎生當學云金鏃慣調曾百戰鐵鞭多力恨無雙師云知君不是金牙作爭觧彎弓射尉遟學云眼親不如手親師云新長老敗闕學云口是禍門師乃云秋風颯颯玉露垂珠水碧山青吟蟬噪圓通門大文殊普賢穿過汝諸人鼻孔自是汝諸人當面諱却復云諸佛不出世四十九年說未審說箇什麼少林有妙訣殃及子孫至今分踈不下更說什麼妙訣若人識祖佛當處便超越與未超越則且置道祖佛即今在什麼處若無人道得山僧不惜眉毛與汝諸人拈出拍禪床一下。

上堂古人道若有一人發真歸源十方虗空悉皆消殞雙泉則不然若有一人發真歸源十方虗空築著礚著。

到興化上堂僧問和尚未離四面時如何師云在屋裏坐學云離後如何師云走殺闍梨法眼頌云山水君居好城隍我亦論靜聞鍾角響閑對白雲屯大眾法眼雖不拏雲攫霧爭柰徧地清風四面今日試與法眼把手共行靜聞鍾角響且不是聲閑對白雲屯旦不是色既非聲色作麼生商量乃云洞裏無雲別有天桃花似錦柳如煙仙家不解論冬夏石爛松枯不記年。

上堂云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十字街頭立被人喚作賊便下座。

嵗旦上堂云元正祚萬物咸新揚盡大千沙界都來只在一塵乃展手云是新是舊有人出來道看若無四面且世諦流布去也遂义手云孟春猶寒伏惟首座大眾洎諸知事尊體起居萬福。

上堂僧問千峯寒色即不問雨滳嵓花事若何師云今日也相似學云一句逈超千聖外千山鎖斷萬重關師云一滳落在什麼處學云錯師云錯學云錯錯師便打。

白眾出隊上堂云明日疋馬單鏘為國出戰得勝回戈之日滿路歌謠大眾作麼生是歌謠一曲乃云囉邏哩囉邏哩還有人和得麼良久云鴛鴦繡了從君看莫把金針度與人。

寒食夜小叅僧問群迷久渴[曰/月]雨登山向上之機請師方便師云不免入山一回學云恁麼則步步踏實去也師云空手却回去學云若是那邊還的當也無云罕遇知音學云謝師證明師云知音底事作麼生僧劃一劃師云又被風吹別調中學云往往隨他口頭走師云更是阿誰乃云李白桃紅山青水淥雲橫洞口月皎長空若只向者裏薦得法眼道月明幽室寒星兮拱辰異便須瓦解冰消韶國師道通玄峯頂不是人間心外無法滿目青山亦須百雜碎何也盡乹坤大地不消一捏然雖如是事無一向今夜且放過一著。

上堂舉梁武帝問達磨如何是聖諦第一義磨云廓然無聖帝云對朕者誰磨云不識又僧問六祖黃梅意旨什麼人得祖云會佛法底人得僧云和尚還淂麼祖云不淂僧云和尚為什麼不得祖云我不會佛法師云大小大祖師問著底便是不識不會為什麼却兒孫徧地乃云一人傳虗萬人傳實小叅僧問施主遠趨於丈室請師一句利於人師云教天下人成佛去學云悠悠塵內客不謾入山來師云中間猶有眾生在僧便喝師云且道是佛是眾生學云四面眼難謾師云向什麼處見四面僧拂袖歸眾師云作家乃云滿口道淂底却不知有知有底又道不得且道過在什麼處將成九仞之山莫惜一籄之土。

上堂舉雲門垂語云古佛與露柱相交是第幾代云南山起雲北山下雨師云大小大雲門大師元來小膽四面道古佛與露柱相交是第四機良久却云者箇說話面皮厚三寸出語成不遜好捋臨濟棒一日打三頓什麼人下得手雖然罪過彌天新赦咸放。

上堂云於三七日中思惟如是事釋迦老子半夜逾城直徃雪山早是漏逗不少更思惟箇什麼便下座。

上堂舉藥山久不上堂主事報云大眾久思和尚示誨山云打皷著大眾方集山便歸方丈主事云和尚許為眾說法何故一言不措山云經有經師論有論師爭怪淂老僧師云雖然以己妨人爭柰賊身露諸人要識藥山麼閑持經卷倚松立笑問客從何處來。

上堂舉僧問洞山如何是善知識眼山云紙撚無油師云洞山老漢不是無只是大儉忽有人問四面如何是善知識眼只向伊道瞎何故且要相稱乃云紙撚無油也大奇不堪拈掇有誰知回身却憶來時路月下騰騰信脚歸。

上堂舉教中道若謂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只如一大藏教甚處淂來若言無說五千四十八卷什麼處消遣到者裏須是箇人始淂還會麼莫謗四面好。

上堂舉僧問投子如何是十身調御投子下禪床立或有人問四面如何是十身調御老僧亦下禪床立為什麼却依樣畫猫兒待我計校成即說向

上堂舉藥山問石頭三乘十二分教某甲祖知承聞南方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某實未明乞師指示石頭云恁麼也不淂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惣不淂山僧在眾日聞兄弟商量道即心即佛亦不淂不即心即佛亦不淂若恁麼說話敢稱禪客何故殊不知石頭老人文武兼備韜略雙全若是四面見處也要諸人共知只見波濤涌不見海龍宮。

上堂云仲冬嚴寒伏惟首座大眾尊體起居萬福兩彩一賽便下座。

上堂云有一則語舉似諸人第一不得錯舉便下座。

上堂云昨宵年暮夜今朝是嵗旦都大尋常日世人生異見不觧逐根元只管尋枝蔓新舊只如今子細分明看若也更商量秦時鐸鑠鑽諸院長老入山師上堂云臨濟入門便喝是甚盌鳴聲德山入門便棒拗曲作直雲門三句曹洞五位大開眼了作夢何故如此國清才子貴家富小兒嬌。

到龍門上堂云有舌胡利無口非啞七出八沒風流儒雅便下座。

到海會上堂云白雲山裏白雲人把定疆封無縫無縫知幾價莫有知價底麼乃云一二三四五。

到興化上堂云世事冗如麻空門路轉[賒-示+未]青松林下客幾箇淂歸家共唱胡笳曲分開五葉花幸逢諸道友同上白牛車大眾車在者裏牛在什麼處芳草渡頭尋不見夜來依舊宿蘆花下座甘露資長老把師住云舒州管界元來有箇草賊師云和尚也須隄防資擬議師便拓開。

上堂云祖師道葉落歸根來時無口祖師恁麼道猶欠悟在便下座。

上堂云祖師說不著佛眼看不見四面老婆心為君通一線便下座。

上堂云春氣乍寒乍暖春雲或卷或舒引淂韶陽老子放出針眼裏魚乃云錯。

謝主事上堂僧問王索仙陁婆時如何師云七孔八竅學云如何是王索仙陁婆師云鸞駕未排齊號令學云如何是仙陁婆師云眼瞤耳熱僧禮拜師云點乃云文殊張帆普賢把柂勢至觀音共相唱和贏淂雙泉閙中打坐打坐即不無且道下水舡一曲作麼生唱羅邏哩囉邏哩俗氣不除。

上堂云今宵正月半乹坤都一片普賢門大開相逢不相見乃云過在阿誰。

上堂云默默默無上菩提從此得賺殺人便下座。

上堂舉鏡清問玄沙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箇入路沙云還聞偃溪水聲麼清云聞沙云從者裏入師云果是淂入一任四方八面若也未然輒不得離却者裏謝典座。

上堂云小繩錢貫大繩井索日急要用笟籬木杓雖然破家具應用有處著著錯南北東西水洒不著。

冬至上堂云少年天子此日拜郊林泉之士遠望歌謠萬歲萬歲便下座。

有一道姑入山禮拜請上堂云道可道非常道真可笑姮娥一夜繡鴛鴦觧把金針呈巧妙將並老黃梅兒孫一何拙如今箇箇口吒呀問著烏龜喚作鼈四面今日與君决列怎生雪冤家冤家莫向背地裏吐舌。

住太平錄

師入院日僧問遠別雙泉來臨禪眾入門一句願師舉揚師云也待一一覷過學云恁麼則清涼山遠人休去只此焚香便見師師喝云話也不領學云今朝親見面端的勝聞名師云猶自喃喃問如何是太平境師云數層寶塔侵天起萬本喬松帀地寒學云如何是境中人師云閑持經卷倚松立笑問客從何處來學云人境蒙師指示向上宗乘事若何師云須信下方城郭近果然鍾磬接笙歌乃云我本無心有所希求今比寶藏自然而至世間之寶能變窮為富此之一寶能轉凡成聖且道如今是凡是聖太平道惣不是何故苦瓠連根苦[瓜-、]徹蒂甜。

上堂云達磨無端少林面壁二祖断臂一生受屈黃蘗樹頭討甚木蜜太平今日兩眼如漆李廣神箭是誰中的。

上堂僧問如何是賔中賔師云少喜多瞋學云如何是賔中主師云傳言送語學云如何是主中賔師云鍾馗小妹學云如何是主中主師云一言纔出口地上繡絪開乃云近日太平院禪和多聚散參底老婆禪喫底籼米飯知事失照顧主人少方便雖然沒滋味要且緩緩嚥。

謝莊主上堂云一不做二不休不風流處也風流若要公私濟辦好看露地白牛。

上堂云西天二十八祖也恁麼道唐土六祖也恁麼道天下老和尚也恁麼道獨有太平不恁麼道何故寡不敵眾且道畢竟如何妙舞更須知徧拍三臺湏是大家催。

上堂云上是天下是地南北東西依舊位釋迦老子弄精達磨西來多忌諱忽有箇漢出來道和尚低聲但向伊道祇要拋塼引玉。

上堂云山僧今日將山河大地盡作黃金尺該有情無情惣令成佛去然後太平不入者保社何故爭之不足讓之有餘。

上堂云太平不會禪一向外邊走臘月三十日贏淂一張口且道那箇是太平口自云兩片皮也不識。

上堂舉寶壽作街坊時見兩人相諍一人以手打一拳云你淂恁無面目寶壽因而淂入若人於此知落處可謂公辦私辦大眾聽取一頌甚妙也甚妙於此知性命擗鼻與一拳當時便打正。

上堂舉教中道假使滿世間皆如舍利弗盡思共度量亦復不能知尋常衲僧家高揖釋迦不拜勒是會佛智不會佛智眾中有則有只是藏牙伏爪太平有箇見處不惜眉毛舉向諸人待有人問隨口便荅。

上堂云數日已來連綿大水所到之處皆有傷曹溪一滴瀰滿人間衲僧一吸鼻孔遼天且道名字既同為什麼益有異誰知遠煙浪別有好思量。

上堂云一葉落天下秋一塵起大地[(冰-水+〡)*ㄆ][(冰-水+〡)*ㄆ]即不無何人親手月中仙桂和根海底驪龍把角牽。

上堂云撮土為金猶容易變金為土却還難轉凡成聖猶容易轉聖成凡却甚難何故誰肯屈尊就卑且道不凡不聖一句作麼生道乃云不淂教壞人家男女。

上堂舉二祖見二祖禮拜問曰請師懺罪二祖云將罪來與汝懺三祖云求罪不可得二祖云與汝懺罪竟因成一頌舉似大眾無孔笛子氊拍板五音六律皆普徧時人不識黃幡綽笑道儂家登寶殿上堂云淺聞深悟深聞不悟爭柰何爭柰何獻佛不在香多。

上堂云開眼為晝合眼為夜坐斷舌頭誰談般若金色頭陁不入保社。

上堂舉風[宋-木+儿]云若立一塵家國興盛野老嚬蹙不立一塵家國喪亡野老謳歌太平即不然若立一塵法堂前草深一丈不立一塵錦上鋪花何也不見道九九八十一窮漢受罪畢纔擬展脚眠蚊蟲獦蚤出。

上堂因雪舉僧問雲門不起一念還有過也無門云須山師云有時問著師僧或竪一指或進一步或下一喝或拂袖便去上座未在何故太平未曾向二三月間下一陣雪向汝諸人在如今有箇漢出來道老和尚莫七顛八倒見今下也不是乃展手云了。

上堂僧問蓮花未出水時如何師云在泥裏學云出水後如何師云在水上問王子未登九五時如何師云逢人多問路學云正登九五時如何師云天下太平學云登九五後如何師云誰論好醜乃云末後最慇懃儂家隨處新大千沙界裏不免箇中人且道那箇是箇中人平蕪盡處是青山行人更在青山外。

上堂舉雲門道平地上死人無數出淂荊林者是好手時有僧云恁麼則堂中第一座有長處雲門云蘇嚧蘇嚧太平即不然平地上箇箇丈夫荊林裏坐得底是好手何故乃云格。

上堂云將四大海水為一枚硯須弥山作一管筆有人向虗空裏寫祖師西來意五字太平下座大展坐具禮拜為師若寫不得佛法無靈驗有麼有麼便下座大眾散師高聲云侍者侍者應喏師云收取坐具復問侍者云還收得坐具麼侍者提起坐具師云我早知恁麼也。

上堂云入荒田不揀信手拈來草不認大哥妻元來是嫂嫂鄭州出鵝梨青州出大棗無事巾單下箇箇從頭咬。

上堂云有塩曰鹹無塩曰澹太平聞說口似匾擔便下座。

上堂云神通妙用不欠絲毫通人分上何用忉忉泥多佛大水長舡高。

上堂云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攝誠哉是言也可謂塑不成畫不就昨夜三更白如晝謝典座上堂云變生作熟雖然易眾口調和轉見難鹹澹若知真箇味自然飢飽不相干。

上堂拈起拄杖云昨夜三更夢見拄杖子教我一片禪向我道和尚明日早起上堂舉似大眾昨日錦上鋪花今日脚蹋實地但看今日明朝說甚祖師來意翻思黃面老人謾道靈山授記直饒大地山河借我鼻孔出氣不如放下身心自然仁義禮智為亡僧下火舉起火把云火風四大互相違背當比時節隨緣自在次日又為一僧舉起火把云昨日也恁麼今日也恁麼且道昨日是今日是說甚是不是看是甚火色。

上堂云今朝正月半與諸人相見嫰麥長新苗粒粒皆成薦不薦全藉春風扇。

次住海會

師入院開堂日宣了乃云帖一時讀了若是具金剛眼睛底何必重說偈言雖然如是事無一向便升座拈香罷四面白槌云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師云金鏃慣將[示*旦]道鐵鞭多力恨無讎莫有不顧危亡底衲僧麼出來相見僧問白雲山下祖令當行如何是祖令師云一二三四五學云恁麼則昨日太平今朝海會師云高著眼僧問昔日為霖去今朝領眾來朝賢臨座下願震一聲雷師云還聞麼學云風送好雲歸碧洞水朝滄海助波濤師云知心有幾人學云寒山常撫掌拾得每慇懃師云將謂無人學云也不得壓良為賤師云且禮拜著乃云問話且止夫第一義適來若於四面搥下薦得千聖不能近祖師言不到天下作者拱手歸降何也況第一義本來清淨不受諸塵如何說得同道方知今日放過一著向建化門中別作箇觧話會是以紹先聖之遺蹤稱提祖令為後學之模範建立宗風若非當人曷能傳授乃云陳謝既畢不可空然有一頌舉似大眾日暖風和花正開七重山鎖白雲堆飜思城帀繁華處又出松門步一回師在太平受帖拈起示眾云恁麼會去早是鈍漢何也若憑說五千四十八卷豈不是說若不憑說又如何辨白請維那分明拈出讀了遂升座乃曰祖令當行十方坐断其中莫有不惜性命者麼出來與老僧相見時有僧出云日月易見好事難逢師云令人疑著問公牋已至師今受祖意西來願舉揚師云雲從龍風從虎學云人天既獲聞真諦更有尖新事也無師云有學云如何是尖新底事師云蹉過也不知問白雲長老太平禪師於其中間未審如何辨的師云試定當看學云莫是月無來去影現千江師云一任鑽龜打瓦遂云法不孤起仗境方生明鏡當臺好醜自現久士言下知歸晚學初機當須子細是以古人道法無去來無動轉者輙成山頌舉似大眾觸目光明處處新其中那箇辨踈親祗園枝上千花秀一度芬芳一度春。

上堂僧問如何是佛師云悉達多太子學云逾城時如何師云自有四天王在學云到雪山時如何師云蘆芽穿膝鵲巢頂上學云爭柰未是學人安身處師喝云禮拜了退乃云天地為烘炉烹煉強與弱大道本無元卷舒由橐鑰凡聖路坦然各自看謀略。

謝首座上堂云槌破蟠桃核淂見其仁將断驪龍[肆-聿+((彰-章)/(泳-永+頁))]得遇其寶雖然如是也未是好手黃帝失玄珠於赤水使智索之而不得使離朱索之而不淂使契詬索之而不得乃使罔象直饒罔象得之亦未是好手爭似今日與大眾同使一箇通事舍人雖然如是也只得一半。

上堂云永嘉道取不得捨不得不可淂中只麼得祖師道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大眾且道是箇什麼乃云到江吳地盡隔岸越山多結夏上堂僧問如何是白雲境師云七重山鎖潺湲水學云如何是境中人師云來千去萬學云人境蒙師指示向上宗乘又若何師云面赤不如語直乃云此夏居白雲禪人偶聚會三月九旬中尊卑相倚頼粥飯與茶湯精隨忍耐逐意習經書任運行三昧彼此出家兒放教肚皮大。

上堂云昨日有一則因緣擬舉似大眾却為老僧忘事都大一時思量不出乃沉吟多時云忘却也忘却也復云教中有一道真言号聦明王有人念者忘即記得遂云唵阿盧勒継娑婆訶乃拍手大笑云記得也記淂也覔佛不見佛討祖不見祖甜[瓜-、]徹蒂甜苦瓠連根苦下座。

觧夏上堂云一塵起大地收一葉落天下秋金風動處警砌畔之玉露零時引林間之蟬噪遠煙別浦行行之鷗鷺爭飛絕壁危巒處處之猿猱競嘯又見漁人舉櫂樵子謳歌數聲羗笛牧童戲一片征帆孤客夢可以發揮祖道建立宗風九旬無虗弃之功百劫在今時之用如斯話會衲子攢眉不見道一塵不立始歸家若有纖毫非眷属。

上堂僧問見來不采時如何師云各自守彊界進云見來却采時如何師云看築著鼻孔學云謝師荅話師云放乃云古人道如何是不動尊朝到西天暮歸唐土大眾莫是動而不動不動而動麼只者便是白雲見處。

郡中回上堂云舡上無散工時時事不同昨朝城郭裏今日白雲中且道不動尊在什麼處自云氣似鞴袋令人可愛。

出緣化回上堂云白雲海會院足水兼柴炭唯少麻與麥眾人皆盡見親去化檀那踈却阿羅漢且望大慈悲一一看佛面大眾佛身充滿於法界且作麼生看我道不隔一條線。

上堂云我有一柄掃盡雪山雪我有一張口臨事無可說我有一雙眼和盲悖訴瞎任意過平生烏龜喚作鼈處世學為人喫水須防噎仰山曾道底兩口一無舌四海五湖人當陽瞥不瞥。

上堂舉靈雲悟桃花頌云三十年來尋劒客幾經葉落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如今更不疑玄沙云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師云說什麼諦當更三十年始淂。

上堂僧問如何是佛師云獨木橋子學云如何趣向師云緊帩草鞋乃云幸然可怜生剛地學叅問既然叅淂了未免肚裏悶悶即自家悶困即自家困祖佛生冤家好與搥一頓且道佛祖過在什麼處若人會淂許具一隻眼桐樹郭宅請升座云桐林郭評事家門幸食祿性靜好吾宗溫良如羙玉封請諸山營齋殖洪福二人長老共談玄正值陽和二月天渴鹿飲溪冰作水野猿啼樹霧成煙黃梅路上多知己今日同乘般若船乘船即不無且道說個什麼事幸遇三春明媚因行不妨掉臂囉邏哩囉邏哩乃拍手大笑云是何曲調。

古尊宿語錄卷第二十二     勿十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77 冊 No. 1710 古尊宿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