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古尊宿語錄卷第二十三     勿十一

黃梅東山五祖演和尚語中

上堂云二月春將半相呼同賞翫寒食近清眀百花開爛熳或上白雲峯或遊赤水畔野外摽墳人路傍酒醉漢半咲半悲啼真誠堪讚嘆人人謂我泄天機子細分明与批判看看五湖禪客莫輕詶記取今朝者公案。

上堂舉趙州問婆子什處去婆云偷趙州笋去州云或遇趙州又作麼生婆連打兩掌州便休去師云趙州休去不知眾中作麼生啇量白雲也要露个消息貴要眾人共知婆子雖行正令一生不了趙州被打兩掌咬断牙關婆子可謂去路一身輕似葉趙州高名千古重如山。

上堂云僧問雲門如何是一代時教門云對一說師云對一說卷盡五千四十八風花雪月任流傳金剛腦後添生鐵施主請上堂云道吾与漸源往山下弔慰源拊棺問曰生耶死耶吾云生也不道死也不道源云為什麼不道吾云不道不道回至中路源云和尚須与某甲道若不道即打和尚去也吾云打即任打道即不道源便打至院吾今潛去白雲今日忿氣不甘須要断者公案道吾苐一不解与身作主苐二不能隨機入俗當初待伊問道生耶死耶但向伊道等歸院裏向道當時若着得者語靈利漢一蹋蹋著大小大道吾和尚也又免得一頓拳頭有眼底子細看。

解夏上堂云九旬三箇月彈指瞥然間忙者直然忙閑者直然閑事事無窮盡千古白雲山。

上堂雲門一日普請般柴次乃拋下一片柴云一大藏教只說者箇師云大小雲門錯下註脚老僧當時若見向伊道普請處不得狼籍若點檢得出免普請乃舉僧問首山如何是佛首山云新婦騎馿阿家牽大眾莫問新婦阿家免煩路上波吒遇飯即飯遇茶即茶同門出入宿世冤家乃云會即事同一家不會萬別千差一半喫泥喫土一半食麥食麻或即降龍伏虎或即摝蜆撈蝦禾山唯解打皷秘魔一向擎扠者箇一場戲咲皆因咲拈花白雲隨隊骨董順風撒土撒沙若無者箇膓肚如何衣錦還家且道還家一句作麼生道今日榮華人不識十年前是一書生。

上堂云但知喫果子莫管曲录不識曲录爭解喫果子不過祖師關爭會敵生死如何是祖師關拈却大案山。

上堂舉法眼道識得橙子周帀有餘雲門道識得橙子天地懸殊師云這兩人一人過舡一人渡水若點撿得出許具正法眼。

上堂云望天祈好雪祥瑞寔難加鵲噪青松上變成白老鵶紫騮牽出薄寒馬金鐙粧成銀鏤花苦苦苦箇什麼忽然變成雨乃云昔日先師頌臨濟三頓棒云一拳拳倒黃鶴樓一踢踢飜鸚鵡洲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大眾若到白雲門下須要眾人助拳。

上堂舉起拳頭云若喚作拳頭一似不曾行脚若不喚作拳頭對面相謾除此之外也少一拳不得出隊

上堂云出隊半箇月眼不見鼻孔忘却祖師禪拾得箇骨董且道向什麼處着一分奉釋迦牟尼佛一分奉多寶佛塔。

謝首座上堂勒看不見釋迦說不得恁麼尊貴生日用無差忒得不得識不識三德六味味逾多千古萬古為[矢*見]則。

上堂僧問如何是燃燈前師云令人疑著斈云如何是正然燈師云錯認定盤星斈云如何是然燈後師云一儸乃云每月有箇十五無始刦來盡數數到勒下生未免有甜有苦且道畢竟如何南山白額大蟲元是西山猛虎。

上堂云日可冷月可熱眾魔不能壞真說大眾作麼生是真說潑狼潑頼若信不及白雲為道一要眾人會二要龍神知乃拈起法衣云者箇真紅色剛然道是緋。

上堂云風和日暖古佛家風柳綠桃紅祖師巴鼻眼親手辦未是惺惺口辨舌端与道轉遠從門入者不是家且道畢竟如何相見(又無)事不來還憶君乃云四海五湖奇士圍遶無狀村夫只解拖犁拽杷水草無底鉢盂高懸羊頭賣狗肉時中那辨精与恁麼續佛壽命誠哉天地懸殊誰有山之力橫身擔荷也無有麼有麼有即家門富貴無那辜負老盧。

上堂舉僧問巴陵鑒和尚祖意教意是同是別鑒云雞寒上鴨寒下水師云大小大巴陵只道得一半白雲即不然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

上堂云春風別有巧工夫吹綻百花品類殊唯有牡[舟-(白-日)]并芍藥時人一見便歡娛且道衲僧分上成得什麼邊事拈來嗅罷何處透骨馨香付老盧。

磨問二祖作什麼二祖云請師安心白雲當時若見好与二十棒何故他人覷見將謂兩箇說安心法畢竟如何菩薩龍王行雨潤遮身向上數重雲。

上堂云昨日閙閧閧今朝靜悄悄子規枝上啼蝦蟆鑽入草好個寒食天辜負白雲老。

為亡僧下火提起火把云大眾三世諸佛向火熖裏轉大法輪聞名不如見面今日智悟上座見面不如聞名。

上堂舉龐居士問馬大師不与萬法為侶是什麼人大師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師云一口吸盡西江水洛陽牡[舟-(白-日)]新吐蘂簸土[颱-台+易]塵勿處尋擡頭撞著自家底。

結夏上堂云聖制臨時當初夏幽邃之岩巒蒼翠畢鉢無差潺湲之溪谷清泠曹溪髣髴稱衲子安居之地寔吾家禁足之方大敞禪関臣延儔侶扶立宗旨高建法幢上荅君親下資含識莫不栴檀林中栴檀林師子王多師子眾師子眾共躋攀萬象森羅指掌間大眾頭土面從他咲贏得白雲堆裏閒。

上堂卓拄杖一下乃舉起云拄杖子敢問還說得如來禪麼自云說不得還說得祖師禪麼自云說不得既說不得白雲今日出自己意去也出自己意小兒子戲人天眾前討甚巴鼻。

邑中升座云白雲相送出山來滿眼紅塵撥不開莫謂塵中無好事一塵一剎一樓臺。

上堂舉馬大師不安院主問云和尚近日尊位如何大師云日面佛月面佛師云會麼如不會白雲与頌出[髟/了]鬟女子畫娥眉鸞鏡臺前語似癡自說玉顏難比並却來架上著羅衣。

炙茄會上堂云六月三伏天火雲布郊野松間臨水坐解帶同歡奲毳侶弄荷花賔朋傾玉斝紅塵事繁華碧洞何瀟洒重會在明年相期莫相捨白雲曾有約願結青蓮社。

上堂云先入白雲門次過白雲浪吞底栗蒲禪喫底籼米飯君子如到來好好看方便。

上堂僧問如何是道師云治平郡學云如何是道中人師云赤心為王學云未審道与道中人相去多少師云名傳天下乃舉僧問南泉如何是道泉云平常心是道又龐居士問馬大師不与萬法為侶是什麼人大師云待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道師云為復是同是別同則神出鬼沒別則醉後添盃畢竟如何待念得熟向道。

上堂云釋迦勒猶是他奴且道他是誰便下座。

上堂云五千四十八卷教理行果成見祖師門下啇量須知一貴一賤貴則珠玉難偕賤則分文太遠有人於此辨得白雲与三十忽有個漢出來道大丈夫賞罸分明不知是那個三十良久云三十年後。

上堂云三處移場定是非頑心不改在家時呼兄喚弟長如此且作隈霍老古錐。

陳助教入山煎茶上堂云戒定慧相扶堂堂大丈夫吹毛光燦爛佛祖不同途。

謝典座上堂云白雲嵌枯老漢要喫無皮酸饀典座取巧安排一任眾人師噉良久云羊羹雖美眾口難調。

上堂舉僧問馬大師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大師云我今日勞倦不能為汝說去問取智藏僧問智藏藏云我今日頭痛不能為說去問取海兄僧問海兄海云我到者裏却不會僧却舉似大師大師云藏頭白海頭黑師云馬大師無著慚惶處只道得箇藏頭白海頭黑者僧將一擔矇[目*董]換得箇不會若也眼似流星多少人失錢遭罪。

上堂云開金菊宿根生來鴈新聞一兩聲昨夜七峯牽老典千思萬想到天明。

冬日上堂云達磨西來事久多變後代兒孫門風無限攪擾身心一團麻線白雲今日都通截断大眾一百單五近清明上元定是正月半。

次日上堂云一陽生後正嚴寒皎潔蟾蜍挂碧天冰鎖瀑泉聲細碎風搖危木影挛拳狂抱子藏深洞贏鶴將鶵逐老仙莫謂可師徒立雪方知古德用心堅上堂舉德山問龍潭久響龍潭及乎到來潭又不見龍又不現潭云子親到龍潭師云龍潭老人可謂騎賊馬趕賊便下座。

送諸郡化主上堂云荷眾諸禪流才能足機劃逢人定有錢見面寧無麥已是吾家兒久為物外客溫柔一手檯剛硬雙拳搦牙爪一時全勝南山白額。

上堂云一代時教五千四十八卷空有頓漸豈不是有永嘉道亦無人亦無佛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豈不是無大眾若道是有違他永嘉若道是無又違釋迦老子作麼生商量得恰好若知落處朝見釋迦暮叅勒若也未明白雲為點破道無不是無道有不是有東望西耶尼面南看北斗。

上堂云白雲門前路往復行大步中間有一片方塼仞諸人為什麼却蹋不著。

王提刑入山上堂云祖師門下如箭中的手辦眼親無得無失。

僧問朝盖臨莚清風帀座學人上來請師决破師云殘臘一雨即漸迎春學云天垂寶盖地布金蓮去也師云未為多在學云多底事作麼生師云人天眾前不欲造次學云覺海波瀾增浩渺釋天日月轉光輝師云也不消得乃舉阿難問迦葉世尊傳金襴外別傳何物迦葉召阿難阿難應喏迦葉云倒門前剎竿著又永嘉道建法幢立宗旨明明佛勑曹溪是師云迦葉教倒剎竿永嘉又教立宗旨且道倒底是立底是到者裏須是具擇法眼始得畢竟如何倒也七縱八橫立也二三成六七峯閣上共談玄一句一言清耳目歸新僧堂上堂云十月今朝初一新搆雲堂畢聖眾得安居雅麗全勝舊日於中受用之時凡百互相愛惜願存古佛家風三有四恩獲益慶懺別有上聞具位題名立石敢勸遠近諸檀越記取摩訶般若波羅蜜忽有箇出來道長老不妨好文章乃云咄白雲口裏道誰敢道不好。

提刑入寺上堂云兵隨印轉將逐符行大權菩薩覆護眾生相順者善言誘諭凶頑者枷棒縱橫中間有箇沒量大漢金鎖玄關留不住聖凢位裏莫能收若柰何不得佛法無靈驗白雲有箇消息試說看古人云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納須彌於芥中擲大千於方外變大地為黃金攪長河為酥酪到者裏合作麼生國土動搖迎勢至寶花彌滿送觀音。

端午上堂舉昔有秀才造無鬼論論就纔放筆有鬼現身斫手謂秀才云你手奈我何白雲當時若見便以手作鵓鳩觜向伊道谷谷呱。

上堂舉肅宗帝問忠國師百年後所須何物國師云與老僧造箇無縫塔帝曰請師塔樣國師良久云會麼帝曰不會國師云吾有弟子躭源諳此事請詔問之師云眾中盡道國師良久殊不知懸皷待槌當時肅宗若是作家君王待伊道教詔躭源但向道國師國師何必肅宗後詔躭源源呈頌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黃金[〦/兄]一國無影樹下合同舡瑠璃殿上無知識師代肅宗云閑言語雪竇頌道無縫塔見還難澄潭不許蒼龍盤層落落影團團千古萬古與人看師云雪竇可使千古傳名老僧秪愛他道澄潭不許蒼龍盤首尾一時貫串秪如前來一絡索拈放一邊且道畢竟如何乃云姹女歸霄漢去獃郎猶自守空房。

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談門云糊餅白雲即不然忽有人問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談只向伊道驢屎似馬糞又云破草鞋又云靈龜曳尾且道是同是別試辨看。

上堂僧問如何是極則事師云何須特地乃舉僧請益瑯瑘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瑯瑘云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其僧有省師云金屑雖貴落眼成翳。

上堂云祖師遺下一隻履千古萬古播人耳空自肩擔跣足行何曾踏著自家底。

上堂云行者不報來打皷曲录木頭上不免將錯就錯叅。

上堂云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終而復始有猒有愛畢竟如何但管熟念。

上堂云遍周沙界幾曾移步深山白雲是何報土若是真道人家日洗鉢盂兩度。

新鞔法皷上堂云多載頑皮擊不響新皮纔動震天雷無滯莫言隨勢去有聲誰謂不平來何也雙眼聽不聞雙耳覷不見一條平坦路是誰沒方便。

上堂云本末須歸宗尊卑用其語利劒擲虛空大棒打老鼠。

上堂舉世尊滅後諸聖弟子於畢鉢岩中結集法藏阿難既陞座形儀與佛無殊大眾遂生三疑一疑阿難成佛二疑佛再現身三疑他方佛化阿難唱云如是我聞眾疑皆息當時若有個漢出眾云大眾依而行之各自散去免見滿藏琅函攪人膓肚然雖如是猶未剿絕在何也阿難道如是我聞白雲也道如是我聞若道當時是重古輕今若道即今是重今輕古要會麼優曇花不開跡絕無香氣。

上堂云六祖能大師是個大癡漢後代兒孫多展轉生惑亂子細好思量白雲不着便。

乃舉雲門道聞聲悟道見色明心觀世音菩薩將錢買糊餅放下手元來却是饅頭雲門好則甚好奇則甚奇要且只說得老婆禪若是白雲即不然作麼生是聞聲悟道見色明心遂作打杖皷勢云堋八囉扎。

上堂云四五百石麥二三千石稻好個休粮藥不得妙。

上堂舉龍牙云天下名山到囙脚年深辛苦與韈著而今老大不能行手裏把柄破木杓白雲即不然脚也不能著草鞋手亦不能把木杓端坐受供養施主常安樂。

上堂云達磨西來事今人謾揣量天河爭起浪月桂不聞香何也見成公案安樂院主修齋上堂云昨夜得一夢夢見臻公在天宮與帝釋對坐臻問帝釋曰天上有五衰相是否釋云此是佛之所說豈可妄言於是帝釋却問臻云我聞閻浮提有不持戒者是否臻云此是佛之所說豈可妄言良久臻云天宮雖欒不是久居遂下十八重地獄乃見閻王居正殿與地藏菩薩耳語臻便出門首見一青衣童鞠躬云東海龍王請伴諸羅漢齋臻遂往赴齋迴得數顆如意珠一時分付諸門人白雲被珠光一爍忽然夢覺以至今朝諸法乳為臻公設齋請白雲陞座大眾且道昨夜(底是)適來說底是眾中盡是久叅先德禪道之精若人辨得試出來露箇消息看有麼有麼若無白雲又有箇古話釋迦老子在河側般涅槃了迦葉始至遶金棺而哭於是世尊為現雙趺大眾且道般涅槃時是現雙趺時是乃云止止不須說我法妙難思諸增者聞必不敬信。

小叅云達磨西來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忽有箇出來道長老尋常室中愛問人如何是心某甲即不會却問長老如何是和尚心老僧即向他道却來者裏捋虎什麼心造次說向若又問栢樹子話長老作麼生會向伊道我有個方便有甚方便却須先問取首座又問德山入門便棒作麼生會我聞便肉戰臨際入門便喝作麼生會是什麼破草鞋直饒一時透過也是七九六十八。

中秋上堂云中秋月中秋月古今盡謂尋常別別不別皎皎清光遍大千任從天下紜紜說。

學云也是慣得其便師云許多時茶飯元來也有人知滋味乃云祖師心印好消息處無消息無消息古篆分明拈起也大千岋崿放下也凡聖同源有時印却諸人面門自是諸人甘伏不肯承當帶累白雲受屈且道過在什麼處。

上堂拈起拄杖子者個拄杖子不從天台南岳得亦不在此土西天且道生在什麼處若也知生處同得受用若也不知遂靠却下座。

上堂舉妙湛揔持不動尊首楞嚴王世希有銷我億刼顛倒想不歷僧祇獲法身大眾若作禪會則謗經若作經會則謗禪若作一團則儱侗有人跳得(出日)銷萬兩黃金若跳不出有處着在。

上堂云但知月圓月缺誰知月缺月圓忙忙乘舡過水不知過水乘舡百年三萬六千日等閑老却朱顏各自照鏡看是什麼面孔。

上堂舉僧問洞山如何是善知識眼山云[糸*氐]撚無油若問白雲對道無油不點燈雖然如是也較洞山三千里秪是其間有個好處有甚好處諸人黑地裏撞著露柱悟去也不定嵗朝上堂云威音王前也恁麼威音王已後也恁麼三世諸佛也恁麼西天四七唐土二三也恁麼前年去年也恁麼眀年後年更後年外後年也恁麼忽有個出來道和尚和尚和尚自云若不被他喚住便一百年也只恁麼復云元正啔祚萬物咸新去年乞火和煙得今日擔泉帶月晷運推移日南長至當軒有直道無人肯駐脚孟春猶寒伏惟首座大眾起居萬福蘇武牧羊海畔累日忻然李陵望漢臺邊終朝咲發落在甚處人義只從貧處断世情偏向富門多。

上堂僧問如何是本分事師云結舌無言乃云每日起來拄却臨際棒吹雲門曲應趙州拍擔仰山鍬駈溈山牛耕白雲田七八年來漸成家活更告諸公每人出一隻手共相扶助唱歸田樂淡飯且恁麼過何也但願今年蚕麥熟羅睺羅兒與一文上堂舉南泉云文殊普賢昨夜三更起佛見法見各與二十棒貶向二鐵圍山白雲則具大慈悲遂拍手云殊室利普賢大士不審不審今後更敢也無自云一度被虵傷怕見断井索。

上堂云二十五年坐這曲录木頭上舉古舉今則不無秪是未曾道著苐一句眾中莫有具大慈悲者試出來道看也要眾人共知兼乃平生行脚有麼有麼莫道無忽有個出來却問如何是苐一句白雲不免向他道放憨作麼。

上堂云是法不可示言詞相寂滅這兩句猶較些子忽遇羚羊掛角時如何直上指云天天久立。

乃云今日上元之莭處處燈光皎潔不知天意如何瑞雪翻為苦雪貧竆變作殭蚕烏龜凍成白鱉唯有四海禪流個個眼中添屑何故不說不說下座。

請化主上堂云造化之功祖宗門下作天地發生之氣春夏秋冬决含靈顛倒之心常樂我淨若據衲僧用處又且不然變大地為黃金攪長河為酥酪猶未稱白雲在忽有箇漢出來道似恁說話只是個貪心不足漢自云道著叅。

上堂舉達磨大師云誰得吾正宗出來與汝證眀尼捴持云據某見處如慶喜見阿閦佛國一見更不再見達磨云汝得吾皮道育云據某見處寔無一法當情磨云汝得吾肉二祖禮三拜依位而立磨云汝得吾髓師云當時若見他三人恁麼道各人好與三十棒只如白雲今日也合喫二十九棒一棒與汝諸人其間若有知痛痒者不辜負先聖亦乃得見白雲其或未知堂裏喫粥喫飯更須爛嚼多見是渾[囗@戀]吞却。

上堂舉釋迦如來往忉利天為母說法優填王思佛命匠人雕栴檀像及至世尊下來像亦出迎諸人且道下來底是出迎底是又教中道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莫是法身無來去化身有來去麼若人於此見得日消萬兩黃金其或未然草鞋錢教什麼人還。

上堂云說禪被禪纏不說却成現若真個不說真個好方便如馬前相撲似霹靂閃電會即大富貴不會空對面。

因齋上堂云不寒不暖喜春遊士女傾心結預修自覺一生如幻夢始知百嵗類浮漚子[矢*見]啼處真消息芍藥開時野興幽此個門風誰會得等閑白却少年頭。

上堂云前迴底今日使不着今日底後次使不着使不着說不着重遭撲自古至如今誰錯誰不錯忽有個出來道白雲不是今日錯也自云錯錯下座。

師一日持錫遶方丈行問僧還有屬牛人問命麼無對遂云孫今日開鋪並無一人垂顧可惜三尺龍喚作尋常破布。

上堂云有一則奇特因緣舉似諸人欲說又被說礙不說又被不說礙欲舉山河大地又被山河大地碍從教頭上且安頭直金不鍮丈夫意如此快樂百無憂。

上堂舉僧問曹山佛未出世時如何山云曹山不如出世後如何山云不如曹山師云若以世諦觀之曹山合喫二十棒若以祖道觀之白雲合喫二十棒然雖如是棒頭有眼兩人中一人全肯一人全不肯若人點撿得出許具半隻眼。

上堂云釋迦已滅彌勒未生森羅萬象推向一邊且作麼生是諸人常住法身乃云有功無功莫使腹空。

請供頭修造上堂云白雲今日槎將大宋世界作一面碁盤先將東嶽太山南嶽衡山西嶽華山北嶽恒山中嶽嵩山定却五方次將五臺峨嵋支提羅浮以為相助左畔則斜飛鴈陣右邊則虎口雙關遂舉手云且道這一着落在什麼處若知落處便為敵手若也未然白雲試通個消息十九條平地爭功勢未休莫教一着錯敗子卒難收。

正旦上堂元正啔祚西天此土萬物咸新獬豸麒麟應時納祐誠言不謬孟春猶寒種種多般伏惟首座大眾普天齊用洎諸知事懷才抱義并諸化主如龍似虎尊體起居萬福直是如金如玉嵗嵗三百六十管取粥足飯足。

因齋上堂云二月中春物象觧盡塵沙界一般天蒼莓雨洗去冬雪野火風飄昨夜煙危嶺乍聞猿嘯日長江時見客乘舡人生幾度逢斯景好是誠心種福田。

端午上堂僧問今朝五月五權罷[卄/好]芸皷雖是無事人亦請燒一炷師云急急如律令進云也待小鬼做箇伎倆師云鍾馗乃云今日端午莭白雲有一道神符也有些小靈驗不敢隱藏舉似諸人一要今上皇帝太皇太后聖躬萬嵗二要合朝卿相文武百官州縣寀寮常居祿位三要萬民樂業雨順風調有個符使却來報白雲道諸處盡去徧只為神通小不柰一件事何遂問他是甚事使云禪和子鼻孔遼天白雲向伊說莫我尚不柰何然雖如是澤廣藏山理能伏豹畢竟如何一抽三二添四黃牛角向天八脚垂過鼻急急下座。

上堂舉尼問趙州如何是蜜蜜意州於尼腕上掐一掐尼云和尚猶有這個在州云猶有這個在師云此尼若是個人但向他道也放和尚不得乃云日用事無別憑君為甄別若於言上會知君打不徹不於言上會心頭似火熱先過趙州關剪断白雲舌不負先聖恩歸堂且憩歇。

上堂云若要天下橫行見老和尚打皷升堂七十三八十四將拄杖驀口便築然雖如是拈却門前上馬臺剪断五色索方始得安樂小參僧問德山不荅話千古把断要津白雲今夜小參未審如何施設師云我不可承嗣端和尚不得也學云作家宗師天然有在師云是何言歟進云只者個又為甚人施設師還信得及麼進云教某甲作麼生信師是會來問不會來問進云某甲却是不會來問師云昨日也恁荅一僧來進云今日為甚却干戈相待師云只為買賣不當價進云壓良為賤則得爭柰有諸方在師云大眾看取者一員禪客進云放過一着師云噓。

上堂云平生百了千當底正好喫棒且道過在什麼處打百了千當。

上堂云去聖時遙人多懈怠逆則生嗔順則生愛且道作麼生是不瞋不愛東海剪刀西番皮袋。

上堂僧問承師有言山前一片閑田地秪如威音王前未審什麼人為主師云問取寫契書人學云和尚為甚倩人來荅師云秪為教別人問學云與和尚平出去也師云大遠在乃云五目莫覩其容二[聽-王]絕聞其響有功者罸無功者賞拈須山秤來二兩忽有個道一方知識為什麼大秤秤人物事自云官不容針私通車馬。

謝街坊上堂云街坊昨日捋一把沙到方丈前一見老僧劈面便撒頼遇老僧先見衫袖一遮並不妨事今朝舉似大眾不敢隱藏何故賞伊膽大下得者個手脚忽有人問白雲為什麼只恁休去不見道老不以筋力為能然雖如是賔主歷然。

上堂僧問如何是佛師云許多時向什麼處去來乃云達磨未來時冬寒夏熱達磨來後夜暗晝明諸人若下得一轉平日語喫鹽聞醎喫醋聞酸若道不得迦葉門前底。

上堂云若論此事如人戲相似忽然贏得身心歡喜家業昌盛陰兒孫不覺輸他自然迷悶然雖有輸有贏此事還在白雲今日有條攀條無條攀例不見陸亘大夫與南泉看雙陸次大夫撮起骰子問南泉云恁麼不恁麼便恁麼信彩去時如何南泉云臰骨頭十八大眾此去縣城不遠外人聞得便來捉睹時又且如何乃云白雲自有道理記得龍牙道學道先須有悟由還如曾快龍舟雖然舊閣閑田地一度贏來方始休。

上堂云目犍連雙足越坈大迦葉聆箏起舞畢陵迦訶罵河神迦陀夷埋身糞壤此事教中一一有出處捴道是習氣秪如祖師門下達磨九年面壁秘魔擎杈禾山打皷石鞏彎弓雪峯輥毬國師水椀歸宗拽石德山入門便棒臨濟入門便喝無業纔有人問便道莫妄想且道是個什麼眾中還有久參先德天下橫行具頂門上眼底衲僧麼出來為白雲證據也要暢快平生有麼有麼若無三十年後此話大行且道畢竟如何朱夏火雲歸碧洞清秋危露滴金盤。

先師忌辰上堂云去年正當恁麼時多前年三件事今年正當恁麼時多去年七件事這十件事數不過者甚多何也去却七三存一事是去年說是今日急如箭黑似漆無言童子口吧吧無足仙人擗胷趯乃云交下座。

與能表白起喪云本是你送我今朝我送你生死是尋常推倒又扶起至墳所復謂眾云今朝正當三月八送人且[聽-王]說君看陌上桃花紅盡是離人眼中血。

上堂云仲春漸暖牡[舟-(白-日)]攢身黃鸎開眼共賞芳春三盃兩盞唯有白雲一生擔板。

偈頌

投機

山前一片閑田地义手叮嚀問祖翁幾度賣來還自買為憐松竹引清風

題東西湖蕳太守李秘監

脩竹喬松積翠陰綠楊紅蘂徧園林到頭須讓西湖水淡靜還如君子

悼浮渡圓鑑禪師

浮渡岩前青瘦栢叢林聳出標風格夜來寒影落西衢誰唱胡笳十八拍

聞角

幽幽寒角發孤城十里山頭漸杳冥一種是聲無限意有堪[聽-王]有不[聽-王]

嘉隱堂

一松一竹一溪雲時有清風伴月輪外泉聲長似雨逈然居者不知

賦祖花次李提刑韻

此花逈與人間別結果開花當處生要會祖師端的旨未萌天地先成

悼投子青禪師

寂住峯頭雲灑落曹溪水高張浮渡帆直入大洋裏運載既緣終昨夜狂風起丫角女子戴瓊花八十翁翁穿繡履

次韻詶蘄倅李朝奉

諦當之言不在多文殊不二問維摩趙州眼爍四天下頼有同凌行婆

寄高臺本禪師法兄

春山望極幾千重獨凭危欄誰與同夜靜子[矢*見]知我意一聲聲在翠微中

寄太平燈長

白雲岩上月太平松下影深夜秋風生都成一片境

次韻詶甘露顒長老

本自居山不厭山水聲山色異人間知音若會儂家意任是危層亦共攀

送仁禪者

秋雲秋水兩依依塞鴈聲聲度翠微多向洞草岸楚天空闊不知歸

次韻詶高臺師兄

覽嘉隱篇清風益可愛有時說向人時人都不會回首望衡岳岳山千里外獨步立斜陽聞秋籟俳佪兩澗齊瀉碧垂雙帶長沙波浪深湍流轉霶霈

詶石秀才

昨夜西風激怒濤驚翻舊事沒絲毫凭欄咲罷思量着望断長天月色高

送朱大卿

但得心閑到處閑莫拘城市與溪山是非名利渾如夢正眼觀時一瞬間

病起

病來又病皮黏骨抖擻起來無一物行不成步語聲低鼻孔依前空突兀

寄李元中

寄盡千張[糸*氐]徒煩心手勞人情如太華爭似道情高



牀是柴棚蓆是茅枕頭葛怛半中凹霜天索寞人投宿睡到平眀手脚交



一宿成家步孤雲萬里游吾門隨處靜世路幾時休舉首問明月憑心寄斗牛歸期何太晚猶尚往他州

擬雲送信禪者作丐

春晴觸石欲高飛皖伯臺前度翠微本自無心為雨露何曾有意泄天機風雷倚勢聲光遠草木乘陰色澤肥莫謂功成空聚散岩房潛約幾時歸

寄諸郡丐者

坐一須走七古聖蹤跡此土與西天個個明格尺點鐵化為金喝石變成壁大力那羅延是誰親中

遷住白雲入院後示二三執事

登山須拄杖渡水要行舩有客開顏咲無愁展脚眠萬般存此道一味信前緣試比紅塵裏清虗直幾錢

寄舊(三首)

木落高秋玉露垂窓前黃菊漸離披白雲片片迎新鴈不是知音說向誰

寄書未到他先望傳語不來我未知度日林泉無世慮眉偷看白

花欲謝不謝桃花欲開不開思君共[聽-王]猿啼處一片白雲天外來

送化主(三首)

岩縫迸開雲片片半籠幽石半從龍為霖普潤焦枯後却入煙蘿第一重

莫論人情與道情大都物理自分明皖公山下長流水今古滔滔徹底清

無立雪人路有塵埃客傾盡此持心松間贈行色

示學徒(四首)

學道之人得者稀是非長短幾時虧若憑言語論高下恰似從前未悟時

空門有路人皆到到者方知滋味長心地不生閑草木自然身放白毫光

一片秋光對草堂籬邊金菊預聞香蟬聲未息涼風起勝似征人歸故鄉

終日談玄第一宗枯河道裏覔魚蹤直饒祖佛無階級須向奇人棒下通

送巳德二禪者之長安緣幹

二人同心其義断金古今有此吾道堪任山之厚重海之淵深白雲留不住祖佛莫能禁極目少林峭峙傍觀華岳崟岑分得維摩桉指法且彈一曲訪知音

山中四威儀

山中行携藍採蕨稱幽情牧童唱罷胡家曲子[矢*見]枝上一聲聲

山中住萬疊千重誰伴侶縱使知音特地來雲深必定無尋處

山中坐月夜霜天寒[序-予+(鴈-厂)]過炉撥盡未成眠報曉靈禽清耳朵

上中臥一片清光高鑑我但得身心到處閑多年布衲從教

次韻詶吳都曹

山家旨趣最幽微路轉峯回到者稀一鉢黃菁消永日滿頭白髮玄機遶巖瀑布前落哭月狂猿嶺上飛自得平生觀不足那知浮世是兼非

自述真贊(二首)

以相取相都成幻妄以真求真轉見不親見成公案無事不辦百年三萬六千日翻覆元來是這漢

我真我贊唯自知面面相覷有甚了期

古尊宿語錄卷第二十三     勿十一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77 冊 No. 1710 古尊宿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