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古尊宿語卷第二十四     勿十二

黃梅東山五祖演和尚語下

師在海會受請拈香示眾云八十翁翁輥繡毬遂付維那(宣畢)陞座云三處住持只這滋味這回冤家難為回避白蓮峯鼻孔海會山出氣。

當晚小云一則三三則七牧羊隄畔女貞芲拒馬河邊望夫石石擊尺赤土畫簸箕從教眼搭癡。

復云淮甸三十載今作老黃梅好是明明說從教鴨聽雷。

入院祖師塔燒香以手指云當時與麼全身去今日重來記得無復云以何為驗以此為驗遂禮拜。

開堂黃梅宰公度師拈起示眾云見麼差異寶盡在其中若也不見請表白對眾拈出(宣畢)乃云便與麼散去早是多事了也若也不信遂指法座云少問向上頭撒沙撒土去也便升座拈香祝
聖罷復拈香云此一炷香在舒郡二十七年三處住院諸人知遂欲燒次復云不得也須說破某十五年行脚初叅迁和尚得其毛次於四海見尊宿得其皮又到浮山圜鑒老處得其骨後在白雲端和尚處得其髓方敢承受與人為師今日向炉中從教薰天炙地有耳朵者辨取四祖和尚白槌云法筵龍象眾當觀苐一義。

師云當觀第一義寶劍霜鋒利掣電隔三千[宋-木+取]勝無倫譬眼辯手能親出來相比試。

僧問舊店新開列寶一回拈著一回新師今據盧能位端的如何拂鏡塵師云朝到西天暮唐土進云已得軒轅辨端的靈光從此照恒沙師云[宋-木+取]初一句作麼生進云不辞山路遠踏雪也湏過師云猶醉在問靈山一會迦葉親聞未審今日一會什麼人得聞師云與灵山無異進云古之今之盡是知音師云知音一句又作麼生進云點頭不吐舌師云無人孟浪過進云忽遇拏雲霧來時又作麼生師云老僧打退皷。

師乃云適來四祖師寂白槌云當觀苐一只如第一義且作麼生觀要會麼三世諸佛若無苐一義將什麼化度有情西天四七唐土二三乃至天下老和尚若無苐一義將什麼建立宗風只如當今聖帝若無苐一義將什麼統御天下知郡學士知縣宣德合座尊官若無苐一義將什麼為民父母乃至在會施主若無苐一義將什麼崇敬三寶然雖如是也須各各自悟始得。

上堂舉古人道夫為善知識須是驅耕夫之牛奪飢人之食驅耕夫之牛令他苗稼滋盛奪飢人之食令他永絕飢虛眾中聞舉者多是如風過耳相佀既驅其牛為什麼却得苗稼滋盛既奪其食囙什麼永絕飢虛到者裡須是有驅耕夫之牛奪飢人之食底脚手便與拶一拶逼一逼趕教走到結角處便好向伊道福不重受禍不行。

上堂云二月春中漸暖咍歌頻打拍板烏雞走入鵝群鴨兒凍得觜匾水上或浮或沉何時觧成瑚璉子細好好思量天地去此不遠復云頻婆娑羅王。

上堂今朝二月初五行者先來打皷長老肚裏忙思量說佛說祖大地雪深三尺禽獸喫泥喫土今年必定熟自然五風十雨者裡有個好處且道有什麼好處遂作雷聲云是什麼復云雷乃發聲。

上堂云夫為禪客如出塞將軍將得雲門半片餬餅來我便與半個湏山若不如是焉敢稱禪客。

上堂云夫為出家之人湏有出家之見具擇法眼方為出家如何是擇法眼破燈盞畢竟如何擔板檐板。

結夏日上堂云益夏漸熱伏惟首座大眾尊候萬福却佀夾竹桃芲錦上鋪芲徧地芲莫眼芲每年事例不用張查下座人事巡寮喫茶。

上堂舉永嘉道亦無人亦無佛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大眾這裡若不具金剛眼睛便見髑髏徧野如何即是劍閣路雖險夜行人更多。

上堂云立雪断臂指喻後人人能弘道非道弘人這箇是什麼語江城子。

上堂云時人住處我不住時人行處我不行畢竟作麼生牛角長三寸兔角長八尺四溟東海流般若波羅密。

上堂云門外有大路不肎大開口臘月三十日胡乱外邊走好大哥。

上堂云無法可說是名說法夜月嚴凝霜天洌池裡烏龜凍得成鼈更說兩句舌頭成

聖莭上堂云十二月初八日今上皇帝降誕之辰不得說別事乃高聲云皇帝萬嵗皇帝萬嵗。

上堂云無邊身菩薩將竹杖量世尊頂丈六了又丈六量到梵天不見世尊頂相乃擲下竹杖合掌說偈云虛空無有邊佛功德亦然若有能量者窮刦不可[書-曰+皿]大眾無邊身菩薩說偈且止諸人還觧自量也無若教老僧自量直是無下手處不見古人道斗充佛座功德難量子燒香紫雲靉靆何故如是別是一家春。

上堂云一年只餘此月天道未甞降雪奉告三界龍神各自相報說普天普地鋪銀且要應時應莭更望大眾慈悲為念普賢菩薩畢竟作麼生摩訶薩。

郭朝奉祥(正)請上堂朝奉於法座前燒香云此一瓣香向爐中為光明雲遍滿法界供養我堂頭師兄禪師伏願於此雲中方廣座上擘開面門放出先師形相與諸人描貌何以如此白雲岩畔舊相逢徃日今朝事不同夜靜水寒魚不食一爐香散白蓮風。

師遂云曩謨薩怛哆鉢囉野恁麼恁麼幾度白雲溪上望黃梅花向雪中開不恁麼不恁麼嫰柳條金線且要應時來不見龐居士問馬大師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馬大師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道大眾一口吸盡西江水萬丈深潭窮到底掠彴不是趙州槗明月清風安可比。

上堂云春雨洒無涯具知東君行心令梅柳一枝枝祖師門下客相見在今時相見即不無說什麼事便下座。

上堂舉肅宗帝問忠國師云和尚百年後所湏何物國師云與老僧造箇無縫塔帝云請師塔樣國師良久云會麼帝云不會國師云吾有付法弟子躭源却諳此事請詔問之師云前面是真珠瑪瑙後面是瑪瑙真珠東邊是觀音勢至西邊是普賢文殊中間有一首幡被風吹著道胡盧胡盧。

上堂[(厂@巳)*頁]視禪床左右遂拈拄杖在手中云只長一尺下座。

上堂云世有一物亦不属凡亦不属聖亦不属邪亦不属亘萬事臨時自然號令抵死要知換却性命。

上堂云擔水河頭賣諸[書-曰+皿]笑怪滯貨沒人猜一佀欠他債昨夜三更半石人闘禮拜這箇說話莫道理會不得我也理會不得。

上堂云古人道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師云是即是只是太舊雪峯示眾道盡大地撮來如粟米粒大拋向面前漆桶不會打皷普請看大眾雪峯對面熱瞞諸人不少也然雖如是還有與雪峯同步底麼試出來與五祖相見有麼若無遂拈拄杖卓一下舉起云五祖今日與雪峯同乘槎泛四大海穿八大龍王髑髏經過百千箇湏彌山却回來法座上坐又送雪峯雲峰山只是不曾動着一步諸人還信得及麼若信不及遂舉拄杖云豈不見先師翁道放在臥床頭念要打老鼠。

上堂云凡心聖意露堂堂念念無差即道塲向去莫言今日事觀音自在放毫光良久云莫瞞老僧好。

上堂云三月安居今滿九旬禁足事如何西天蠟驗聞聲久此土鵝珠說者多季運二千年遠意混流水乳積成河林泉開士齊弘護莫使隳頹著眾魔。

上堂云時候季秋霜冷皎潔銀河耿耿松窓一炷爐頗稱吾家好景。

上堂舉僧問投子大藏教中還有奇特事也無投子云演出大藏教師云投子被人一問直得料掉沒交涉若是五祖即不然或有人問大藏教中還有奇特事也無老僧即向伊道作禮而去信受奉行然雖如是與他投子白雲萬里畢竟如何要諸方眼作麼。

上堂云悟了同未悟歸家尋舊路一字是一字一句是一句自小不脫空兩嵗學移步湛水生蓮花一年生一度。

上堂云頻頻喚汝不家貪向門前美土沙每到年年三月裡滿城開盡牡丹芲。

上堂云青蘿夤緣直上寒松之頂白雲淡泞出沒太虛之中自十九至二十三日萬餘人來此赴會閧閧地如今只見老漢獨自口吧吧地若道多人是閙一人是靜直是白雲萬里畢竟如何一人閙浩浩多人靜悄悄不如歸堂喫茶好。

上堂云心隨萬境轉轉處寔能巒雲門道觀世音菩薩將錢買胡餅放下手云却是箇饅頭如此則隨他脚跟轉也五祖有箇隨流認快樂永無憂[序-予+丘]囙緣舉似大眾忽然於此省去也不定良久喚侍者侍者應諾師云癡。

上堂云仲冬嚴寒普徧世間富貴即易貧窮即難唯我林泉之人無易無難為什麼如此良久云無人處向說。

上堂舉普化道明頭來明頭打暗頭來暗頭打虛空裡來虛空裡打四方八面來連枷打臨濟聞得遣僧問云揔不恁麼來時如何化云明日大悲院裡有齋若是五祖即不然有人問揔不恁麼來時如何和聲便打是他湏道五祖盲枷瞎棒我只要恁麼道何故一任舉似諸方。

上堂云應接無方唯是此一毛端上廓心田生枝延魔家族點點舒光曜祖天。

上堂云風和日暖鶯啼桃李妍而爛錦成行芳草濃而鋪茵作陣芲落一片兩片浮碎王以雰雰柳舞三回五回曳長絲而冉冉當是時也古人道幽鳥語如簧柳垂金線長収山谷靜風送杏芲香永日瀟然坐澄心萬慮忘欲言言不及林下好啇量良久云且啇量看。

上堂舉僧問雪峯云古澗寒泉時如何峯云瞪目不見底僧云飲者如何峯云不從口入趙州聞得云不可[泳-永+(從-彳)]鼻孔裡入也僧却問趙州古澗寒泉時如何州云苦僧云飲者如何州云死師云若有人問五祖古澗寒泉時如何即向伊道水飲者如何但云當下止渴或有個人出來問道與曹溪水是一是二我即向伊道分枝[泳-永+(瓜-、)]縱橫自在低處澆田高處潑菜。

上堂云趙州道箇栢子廬陵隨後雪白米中間有箇白蓮峯一口吸盡西江水喜羙囉邏哩囉邏哩我自我深村有箇白額虫吒腮鬣頷九條尾良久云咦好怕人。

舉藥山初石頭問云三乘十二分教某甲粗知來處訪聞南方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寔未明了石頭云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不得藥山罔措一日坐次石頭遂問云汝在此作什麼山云一物也不為頭云恁麼則閑坐也山云閑坐則為也頭云子邊來道不為又不為箇什麼山云千聖亦不識石頭遂有頌云[泳-永+(從-彳)]來共住不知名任運相將只麼行自古上賢猶不識造次凢流豈易明師云大眾湏是過得祖師關會鳥道玄路始會此般說話石頭恁麼垂示便類趙州前栢子洞山麻三斤雲門超佛越祖之談五祖亦有頌任運不知名輕輕著眼[聽-王]水上青青綠元來是浮萍。

四面專使文詳持法嗣書到師於法座前受書拈起問專使云這箇是四面底闍梨底在什麼處使云驗在目前師云幾不問過遂陞座云好事難逢何不出來大家唱和時有僧出問云石頭馳書猶是鈍漢玄沙白[糸*氐]謾說同風四面賚來有何祥瑞師云春氣發來無硬地進云與麼則衝開千頃浪透過祖師関師云真個也無進云可謂是黃梅熟後無人識獨許東山一老師師云更有人在進云和尚也不要疑著師云也落在闍梨後進云只如四面無門老和尚向甚處得這消息來師云向甚麼處去來僧指東畔云這箇直嵗得恁麼黑又指西畔云這箇知客得恁麼師云不得指東劃西僧以坐具一劃云者箇不可喚作東西也師云看亂走進云和尚低聲恐人聞得師云適來也郎當不少僧以手摑口云是我招得。

師乃云大眾四面長老有書對大眾前湏當說過四面大漆桶詳師分半桶白蓮峯下開薰却我鼻孔且道為什麼如此無出氣處。

太平專使至上堂云萬里無雲點太清祖天日月自分明太平不許將軍見却許將軍建太平。

上堂云舉則公案事事成辦向外馳求癡漢癡漢。

上堂云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彫古人恁麼道可謂錦上鋪花不妨奇特諸人且作麼生會白蓮今日曲順後機不惜眉毛亦為頌出有中有無中無細中細麄中麄。

上堂云今朝三月初五老漢亦無所補無字指路堂堂枉見衲僧受苦畢竟如何如人學射。

上堂云媚景中春暖色暄盡塵沙界一般天林巒蓊欝爭蒼翠花柳芬芳闘色鮮蝶弄牡[舟-(白-日)]飛勢緊蜂游芍藥謾遟延人生幾度逢春景何不於中種福田。

上堂舉興化云我逢人則不出出則便為人三聖道我逢人則出出則不為人師云此二古德一人文章浩渺一人武藝全施若道興化是文亦不得若道三聖是武亦不得還於此辨得出麼若辨得出許通身是命若辨不出自相度。

上堂云如何是禪閻浮樹在海南邊近則不離方寸遠則十萬八千畢竟如何禪禪。

上堂云賤賣擔板漢貼秤麻三斤百千年滯貨何處著渾身。

上堂云今朝八月二十佛法兩字難入深村大小老翁達磨祖師不及。

上堂云未透祖師關莫問大雪山一步一萬里千難與萬難。

上堂舉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無趙州云無僧云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狗子為什麼却無州云為伊有業識在師云大眾諸人尋常作麼生會老僧尋常只舉無字便休若透得這一箇字天下人不奈諸人作麼生透還有透得徹[序-予+丘]麼有則出來道看我也不要道有也不要道無也不要道不有不無作麼生道重。

呂寶文(嘉問)入山上堂僧問世尊拈花迦葉咲台斾光臨於法席願師方便為宣揚。

師云六耳不同謀進云不於花上覔烜赫自圓明師云好進云可謂獨露無私對揚有準師云是進云覿面知機又作麼生師云不得與別人說進云和尚只知其一且不知其二師云作麼生進云祖師却道知來也歸作塩梅正是時師云被道着進云得真人好消息人間天上更無疑。

師乃云記得昔日僧問六祖黃梅衣鉢什麼人得祖云會佛法[序-予+丘]人得僧云和尚還得也無祖云不得僧云為什麼和尚却不得祖云我不會佛法又舉僧問雪峯和尚見德山後得個什麼道理便休去峯云我當時空手去空手回師云大眾此二尊宿一人是祖師一人是禪師及乎問着便道我不會佛法又道我空手去空手回諸人還會伊恁麼說話也無若要會他恁麼說話須是透祖師関始得若不透祖師関輙不得正眼覷看。

唐提舉(耜)到院上堂舉三聖問雪峯透網金鱗以何為食峯云待汝出網來即向汝道聖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識話頭也不識峯云老僧住持事煩眾中或謂雪峯與三聖宗[泳-永+(瓜-、)]不同故言不相契或謂三聖作家雪峯不能達其意如斯話會有何交涉忽有人問五祖透網金鱗以何為食老僧向伊道好個問頭復云大眾且道與雪峯是同是別不能為說得[聽-王]取一頌。

洞裏無雲別有天桃芲似錦柳如仙家不會論春夏石爛松枯是一年

資福專使持法嗣書至師於法堂上受書拈起問專使云本無名字什麼處得這箇來專使擬議師云囙誰致得遂陞座舉石頭問長髭什麼處來髭云嶺南來石頭云大嶺頭一鋪功德就也未髭云就來久矣只欠點眼在石頭云莫要點眼麼髭云便請石頭垂下一足髭便禮拜石頭云見個什麼道理便禮拜髭云如紅爐上一點雪師云紅爐一點雪知音瞥不瞥龜毛扇子扇泥牛一點血。

偈頌

師室中常舉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囙僧請問師為頌之

趙州露刃劍寒霜光更擬問如何分身作兩

和李提刑(常祖)芲頌二首

造化之功品物情正當生處不言生尋枝摘葉空勞力一朵開時一佛成

此土西天祖佛名峰頂上鐵芲生世間無限丹青手只恐吟成畫不成

自貽

雲堆裡古家風萬里霜天月色同林下水邊人罕到方知吾道樂無窮

遣興

冉冉白雲間拂拂微風起至哉造化功孰謂究終始究之既不能徒然自憂喜

寄舊知二首

隔闊多時未是踈結交豈在頻相見[泳-永+(從-彳)]教山下路崎嶇萬里蟾光都一片

[羊*月]風掃盡千巖雪枝上紅梅包欲裂縹緲寒雲天外來吾家此境憑誰說

次韵酬彭運使題七峯

山腰營小閣聊可寄生平三四危峯頂分外清

次韵寄彭運使吏部

縱使千回眼見爭如手親一徧透得此個重関乃是平生方便

聚遠亭

眼觀不足耳[聽-王]盡水碧山青誰遠誰近

荅馮希道

老病踈慵不記心應無狂夢到璚林水聲山色長為伴利害[泳-永+(從-彳)]教似海深

送白首座回鄉

歸心休問路多端四海為家未足觀隻履清名思達磨諸侯九合咲齊桓

示禪者二首

學道先湏得指歸聞聲見色不思議長天夜夜家家月影落澄潭幾個知

祖道何殊世路平時人行處不湏驚擬心未到先移步直似玄沙問鏡清

讚白雲先師真

一月在天影含眾水師真之真非月非水青黃碧綠亂茶糊看來半嗔半偷喜

送文禪人

寧親今生父母當親覲從本爺娘子細看動轉施為全得力一回舉着骨毛寒

送化士四

何事秋風入夜涼稻芲時復送餘香要知此箇真消息末後殷勤味[宋-木+取]

皖伯臺前送別時桃芲似錦桺如眉明年此日凭闌望依舊青青一兩枝

透出龍門未是難幾人得過趙州関白雲片片青山外為雨為霖去復

出自白雲山携笻步渚心中幾萬端唯我能相許

重會郭功甫

淨空居士久相知三十年來只片時今日白蓮華下見維摩元是舊容儀

送蜀僧

相聚淮南四十年而今歸去路三千有人若問西來意水在江湖月在天

寄信上人

一鉢且隨緣此事時時強為宣知不來春斬老孤峰皎月對寒泉

送呂公輔

送客別金沙行行去路[賒-示+未]籠碧漢薄霧綴紅霞百舌吟千株長嫰芽翻思分袂處舉首見桃芲

送黃景純

徧遊五祖山語咲令人愛極目情量寬禮貌多自在思鄉便欲回不慮他人怪再見是明年徃來無

訪信和尚

維摩之後室長開立雪求心悟善財木老芲彫兮白雲亂卷波澄霜夜兮皎月徘徊不二門高遠相訪又騎羸馬入塵埃

贊四祖演和尚

桂芲包裡老黃梅不向陰陽地上開蜂蝶豈知香遠拆難尋踪跡去還來

祖演和尚

此病彼圜寂吾門何得失生死若空芲去來如鳥跡東涌忽西沒影挂寒堂壁三十三天擈帝鍾普念般若波羅密

自贊

眼暗耳聾行步龍鍾人前強咲义手

與瓌禪化麦

水中撈得麦恐悚瓌禪客徃復偃溪邊聞聲隔不隔

悼陳吉先

子既卜遷居禪家苐一有帆不挂無住坦然途世態那堪戀恩情盡属愚祖師門下客到此辨錙銖

偶作

多時欲寫天邊雁毛色觀來苦未全號呌不妨知節令養成飛去有何難鴈鴈鴈墖當初占古蹤禪禪入理深淵無形無狀千難萬難後生晚長心堅石穿

吊崇勝大師

苦霧庭軒悲雲鎻暮天師界影挂月孤圓去不去兮若之夢來不來兮誰後先誰後先閻浮在海南

古尊宿語錄卷第二十四     勿十二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77 冊 No. 1710 古尊宿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