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古尊宿語錄卷第三十      多六

僧錄司右闡教兼鍾山靈谷禪寺住持 淨戒 重校

龍門佛眼禪師語錄之二

上堂僧問古者道諸佛不出世四十九年說諸佛既不出世為什麼四十九年說師云你疑來多少時也進云祖師不西來少林有妙訣祖師既不西來為什麼少林有妙訣師云知恩者少負恩者多進云恁麼則一人傳虗萬人傳實師云虗處作麼生傳來進云任從滄海變終不為君通師云禮拜着師復云始自隻履西卷衣南邁空聞消息流落人間古徃今來相敬受大似一人傳虗萬人傳實山僧病多諳藥性年老變成精不是刻剝古人免見互相埋沒諸人應是從前覺觸往日見知從人邊請益得來言語中時中的出入遊戲則不無究竟真實大事萬不可得但能情亡理喪計盡途窮無施設處用心正是作功夫處山僧尋常秪道喫茶去今日也道喫茶去會盡諸方五味禪何似山僧喫茶去。

上堂擬思量何劫悟不思量終莾鹵欲思不思踏破時萬里無雲常顯露常顯露妙用恒沙非旦暮諸禪伯正好休征罷戰永息干戈傍水依山成就大事沉是人生易老壽命幾何或若生死現前畢竟將何支準不見古德道若不安禪靜慮到者裏捴湏忙然久立。

上堂來來去去去來時去去來來離覺知了得去來無碍方知塵劫不思議所以道來無所來去無所去去來之際生死照然前念生是來後念滅是去求其來去了不可得乃至前生後生今年去年更無絲毫遷變之相如斯會得始絕去來但以眾生背覺合塵去來輪轉苟能洞達復有何事昔石頭大師一日問龐居士子近日如何居士曰卒說不及乃呈一頌日用事無別唯吾自偶諧頭頭非取捨處處勿張乖朱紫誰為号丘山絕點埃神通并妙用運水及般柴。

石頭默然許之後造江西問馬大師不昧本來人請師高着眼大師直下士云一等沒絃琴唯師彈得妙大師直上大眾若不是馬大師被他一問百雜碎諸人喚什麼作本來人若無本來人作麼生眼見色耳聞聲種種施為運轉諸人還見本來人麼如今盡道本來人無形無相不曾着衣喫飯不生不死如此會得爭合本來人要知麼諸人捴是本來人一叚生死變化煩惱無明又如何消遣听取一頌與子偕行今日路如君共看本來人同名同姓同形無死無生無色塵畢竟如何切忌喚作本來人下座。

上堂僧問洞山初和尚如何是佛對云麻三斤大眾有恁一件事何故無人知得洞山見人不知了遂自頌曰七寶盡牛頭黃金為點額春晴二三月農人皆取則寒食好新正鉄錢三四百諸人者此一轉因緣盡謂言及細語皆第一義又云臨機應用一切尋常如斯會觧埋沒古人要見洞山老子麼鴻鵠一千里飛鑽雲鷂子與天齊鳳凰不是凡間物為瑞為祥自有時久立。

師到真乘請上堂真乘霜徧界不曾藏語師云徧界不藏全躰露絲毫有見事還差會中誰是仙陀客不動纖塵便到家真實到家之者得意忘言伶俜在外之人隨情起觧情觧既起名相是興言意兩忘十方咸暢豈不見適來堂頭普告大眾如何更令山野稱提盖為妙旨幽深人難洞達何也既知咫尺之間為什麼却道不覩師顏既言遍界遍空如何更云不曾藏覆還見落節處麼若見得便見石霜老子雪峯大師亦知龍門山僧與真乘長老又此一眾禪和揔有分付處山僧未離本院不到此中時真乘無一人龍門長老山僧離本院度荒山來到真乘諸人一一相見此間有一人龍門長老若有一人龍門長老於法成增若無一人龍門長老於法成減減故落断增故落常既墯断常豈云正見一似上座未出家時無一人上座既出家後有一人上座諸人如何裁断得心地安樂去還裁辨得麼向此有个入處更有什麼事也或若未明良久曰不觧作客久立。

上堂獨自坐方信西來有達磨獨自行不用紅蓮足下生獨自語分明向誰誰肯許獨自叅剎剎塵塵示指南相逢相問窮端的莫道山僧觧放憨。

端師翁忌辰上堂昔人乘白雲去此地空餘綠水流綠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湖南舊說老楊岐失却金毛師子兒江北江南無覔處龍門今日順風吹順風吹囉囉哩水急風高下釣磯。

上堂鳥從空裏飛人向心中住人死心宛然鳥沒空何預人生一過鳥此心實可但自了其心無勞問來去所以須菩提問世尊云何住世尊荅曰如是住生胎生濕生化生有色無色有想無想等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而實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還會得麼三界万法實無絲毫生滅動靜之相秪由迷此決定惑為色身之內所以質礙名色領納曰受思惟曰想迁流曰行分別曰識皆由自心之所成立為不知此名為五陰遂成色心二法不見道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現前五陰之身為有耶為無耶若能如是見得實無生死等事或未然者豈無去來有一則無生死因緣似大眾昔漸源同道吾弔慰乃拊棺問道吾曰生耶死耶道吾曰生也不道死也不道漸源不省後聞僧念蓮經應以比丘身得度者即現比丘身而為說法忽然省得遂至石霜携鍬法堂上從東過西從西過東石霜曰作什麼漸源曰覔先師靈骨石霜曰洪波浩渺白浪滔天覔什麼先師靈骨漸源曰先師灵骨猶在大眾還見得麼拈起拄杖曰者个是拄杖那个是灵骨者个是灵骨那个是拄杖子遂卓一下云長安夜夜家家月影落寒潭幾个知。

上堂若論此事如人買田地相似四至界畔一時分明結契了也唯有中間樹子猶属我在大眾既是四至分明結契了也為什麼中間樹子猶属他不見道千年田八百主若識得中間樹子耕鋤任你耕鋤布種任你布種開花任你開花結子任你結子若無中間樹子爭喚作常住良久云作麼生自云高處高平低處低平。

上堂云龍門別無奇妙剛謂單傳心要豈惟淺水無魚撥剔全無孔竅二時展鉢開單逐日屙屎送尿万事與人一般子細看來好笑既是万事與人一般為什麼善知識良久曰我也理會不出。

上堂今之叢林天下多有求一人會無情說法則無莫道會得討一人此話亦難得何也須是曾親聞說法來方可示如未曾親聞縱有示秪益塵勞於其慧命無所滋益大眾會既少尤難叢林雖有日凋殘若欲明斯旨應須離念看一人如領觧大眾盡心安既是一人領觧為什麼大眾盡心安若不如此爭出離之門。

上堂志公曰我見世間之人各執一般異見秪如傍求餅不觧返本觀麵餅則從來是麵造作由人百變大眾會麼狸奴白牯念摩訶猫兒狗子長相見諸禪客薦不薦若言自性本圓明大似捫空追閃電知得麼含元殿上更覔長安慈氏宮中願生內院。

上堂僧問千尺絲輪直下垂一波纔動万波隨如何是一波師云你尋常如何吞吐僧云如何是眾波師云着衣喫飯有甚難僧云鈎頭一句請師道師云你自道取僧云雄雄江上垂輪者竿上時時有錦鱗師云沒交涉師復云諸人者無過此時也長恁麼亦有不恁麼時禪斈人道無有不恁麼時說个恁麼是不恁麼也恁麼時名為得念不恁麼時名為失念如今問諸人為常失念亦有不失念時禪學人道常名得念時說个得念是失念了也要知得恁麼但了取不恁麼時要明得念但識取失念時故先德道恁麼恁麼又云不恁麼不恁麼好奇恠諸高德是以釋迦如來又曰得念失念無非觧脫成法破法俱名涅槃地獄天官皆為淨土等還知得一真實事否若知得求超終始之患十二時中自然安樂無事也下座。

上堂云不動龍門內行參古佛機親逢渠面目肯話自容儀凡聖心平等高低路坦夷[舟-(白-日)]霞燒木佛院主落鬚眉何故○下座。

上堂六祖大師在大嶺頭示明上座曰不思善不思正當恁麼時阿那个是明上座本來面目眀即大悟大眾還會者話麼正當恁麼時歷劫不曾迷步步超三界家頓絕疑。

上堂僧問忠國師如何是本身盧舍那師曰與我過淨來其僧過師曰却將舊處著其僧送去舊處再來問如何是本身盧舍那師曰古佛過去久矣此一則法門若非證入莫曉宗猷若縱心猿終成觧會尋常盡道甚麼處不是盧舍那更不識了再問豈不是過去久矣又道國師自受用三昧再三若問盧舍那自是古佛過去久矣又云如何是本身盧舍那良久處好會取若不委知遂落草向你道與我過淨如斯觧會但縱心猿不見國師云得之於心伊蘭作旃檀之樹失之於旨甘露乃蒺蔾之園要知麼大陽門下日日三秋明月堂前時時九夏大眾如何是盧舍那堂喫茶去(下座)

上堂昔趙州和尚訪庵主問曰有麼有麼庵主竪起拳頭趙州曰水淺不是泊舩處拂袖而出又訪一庵主問曰有麼有麼庵主竪起拳頭趙州曰能縱能奪能殺能活禮三拜而去師曰庵主一般竪起拳頭趙州何故肯一个不肯一个且道得失在什麼處趙州自起自倒勘破多少阿師庵主坐断要津過了幾多寒暑要識趙州麼拍禪牀右角云識取趙州要識庵主麼拍禪牀左角云識取庵主還有人點撿得失處出麼良久云易開終始口難保嵗寒心下座。

吴居士請上堂身是佛身須信六根清淨行名佛行故知三業圓明身淨則垢無所生行明則暗無所起垢生由乎迷淨淨作垢而莫斍莫知暗去必由得明明即暗而難信難觧所以諸聖常加被群生自棄遺苟易慮於可作之初革情向悞為之後親開智鑰仰扣慈関他心慧眼以洞知重罪宿冤皆可懺菩薩悲願遍界娑婆眾生哀投無不感是知明暗共躰垢淨同源凡夫有成佛之期大士有度生之分苟不如此万善徒公達居士與如道人洞明泡幻了悟浮生共入山來究明斯事今晨請山僧陞座說法記得昔日裴休訪華林和尚問曰師還有侍者否林曰有一兩个休曰在什麼處林乃喚大空小空時二虎自庵後哮吼而出休覩之驚悸林語二虎曰有客且去二虎哮吼而去休問曰師作何行業感得如斯林乃良久曰會麼休曰不會林曰山僧常念觀音大眾會他此个意旨麼常念觀音力伏猛獸道眼通明萬緣何有良哉大士時時垂手念茲在茲安樂長壽下座。

上堂永嘉一宿而悟遂曰幾回生幾回死生死悠悠無定止自從頓悟了無生於諸榮辱何憂喜大眾說有生死亦是言詮說無生死亦是言詮既涉言詮則是事迹且事易顯理妙難彰故言近而旨遠如何以至近之言明其至遠之旨不其難哉先聖道得旨忘言遺事觀理後人不時便乃事外尋理言外求旨譬如以手撮摩虗空徒自疲勞終無所益要知得力用意處麼須即事無事即言無言悟入方親觧會不得若如是隱顯施為神用難測也不見僧問首山如何是佛法大意首山曰楚王城畔汝水東流便有人悟去堂。

上堂五色燈光眚所成但除其眚莫除塵若言本眼何曾眚乃是臨河渴死人。

(上堂秖冝說一句有人會得去猶較些子或若無人會得山僧却成妄語思量了不如且休各自大家堂中喫茶自由自在免得他時異日被人覷破何也將軍自有嘉聲在不得封侯也是閑喫茶去下座)

上堂南泉和尚謂眾曰王老師賣身去也有人買麼時有一僧云某甲買師云好一員禪客南泉曰不作貴不作賤你作麼生買其僧無對師云噁笑殺人有數尊宿為此僧著語趙州道明年與和尚作一領布衫一人道成何道理一人道和尚属某甲後來雪竇道別處容和尚不得大眾許多尊宿爭頭競買也要運出自家財王老師交関未成不敢胡乱分付者般行貨古今亦少見之龍門今日亦賣身去也然則有貴有賤賤則分文不直貴則金玉難偕你買也属你你不買也属你若識得龍門龍門與你作道伴有人處無人處起心動念揔知得你善則令汝行令汝止縱經三塗歷八難一步不相捨離常與你作道伴你若不識龍門龍門與你作冤家教你出家使汝行脚令汝尋師遣汝躰究遂教你不會令汝忙然令汝求覔觧會令汝巧作道理遂令淨妙國土而作土石山河常樂法身而作無明煩惱成不自在常生退失一步不放捨常與你作冤家大眾龍門属你諸人來多時識得是道伴不識是冤家還有人明得此旨麼乃拈拄杖點一下曰一道伴二冤家通逆順徧河沙眼是空翳是花得龍門道無涯遂放下拄杖曰少賣弄堂去。

上堂臘月扇子功勳絕浩浩涼風動寥[浣-二]止炎蒸六月天暫時與君觧煩熱下座。

五祖和尚到上堂曹溪大師傳衣嶺南後來讓和尚得法授與馬大師馬大師接得百丈百丈得黃蘗黃蘗得臨際臨際得具化具化得南院南院得風[宋-木+儿][宋-木+儿]得首山首山得汾陽汾陽得慈明大師慈明大師接得一人楊岐和尚如今他得底事看此老子云我者裏如閙市裏上竿子相似是人皆見瞞你眼得麼楊岐老後來接得端和尚一人此老子曾住此山來有頌曰海底珠動時雲中月還現涼夜無狂風清光都一片端師翁後來接得先師一人先師有言曰秪從咬破一个鉄餕餡直得百味具足此老子所以一生口硬好說硬話伏自先師付囑之後大法傳持以來末後東山一時分付今五祖堂頭和尚此日幸對人天廣眾請不悋慈悲重為顯揚使先宗有吾道益明莫不大幸。

上堂諸人未到龍門山將道龍門在世間既到龍門心自在杉松拂拂水潺潺諸人還識龍門山麼若也不識未免山青水綠百年光陰能有幾許未回光達本前都成夢幻遂拈拄杖云六道眾生造罪造業三世諸佛成佛作祖盡在山僧拄杖頭上諸人還見麼卓一下云百雜碎了也復展手云把將絲毫許來又卓一下云手執夜明符幾个知天曉下座。

上堂觧豸同欄辨者嗤薰蕕共處須芬郁諸仁者得底人終不自異於人而從前千聖悉讚實有異於人處譬如二人同胞胎共父母同舍同學同一師授至於飲食語言之間悉無有異一日同入試院同一題目而一人得第一人落第及第者永異民庶落第者乃是常人是二人初無改易而貴賤高低有異恰如得與不得初無有異而一人得之位齊諸聖一人迷之遂作凡夫人雖不殊迷悟遼遠大眾可不驚怖者哉所以香林和尚云老僧二十年前見與我一般一軰人盡皆得道我日夜思量他得个什麼便如此去我二十年中常看後來也得恁麼你看他先德苦切之言實可取信豈可守株徒喪日月各冝躰悉後也須得去不勞久立下座。

上堂龍門三月半大皷聲聲喚喚得一時來特地生迷乱大眾既是喚得一時來為什麼特地生迷乱此叚好因緣諸人怎生断不觧断轉迷乱若觧断較一半良久曰因緣一叚無人断留與諸方共断看。

上堂収得本名度牒踏遍自己山川聞有龍門長老走來學道叅禪恁麼惺惺漢子如何立地瞌眠忽然睡醒眼開元來天生自然師乃失聲曰噁討殺我討殺我皇天皇天尋殺我雖然如是知是般事便休直須運出自己家財莫自拘於小節叅堂。

上堂且道山僧即今還有為人處麼若有為人處即埋沒山僧若無為人處即埋沒上座彼此出家兒莫相埋沒好要知麼山僧將你本分事似你諸人何不於你本分事上識取識得麼若道便是某甲本分事也如向眼睛上下一釘相似若道我雖有本分事實未了知你又披什麼衣服大眾既是恁麼人識取恁麼事久立又奚為重。

上堂僧問納須弥於芥中擲大千於方外衲僧門下揔用不着學人欲使泥牛耕巨海須彌駕鉄舩師還許也無師云十字縱橫一任行取僧云踏破澄潭月穿開碧落天師云猶未知衲僧分上事在僧云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師云洪州腰帶師復云春光漸盡夏景將臨悠悠之徒貪生過日我今日問你諸人從早至夜念念不住是有思量是無思量人人必謂是有思量我且問你作麼生思量何不識取諸人思量了隨而具作運為也我問作麼生具作何不識取諸人於具作時起種種言說且作麼生言說何不識取都緣是自家先迷了秖管隨處流浪所以道道源不遠性海非遙但向己求莫從外覔覔即不得得亦不真如在虗空退至何所還肯麼諸人在我者裏或暫經冬夏或久涉炎涼若到別處人問龍門事不可指東劃西乱有所說却成欺罔也各將為事各將為事因成四偈思無思思萬邪一正不識玄旨徒勞念靜作無作作貫色通聲水中塩味不見其形言無言言不費脣舌未說之法林中之葉龍門潦倒告報諸人既然如是何故因循。

賢席頭納上堂一葉飄飄水姑蘇春色照岩扉坐禪片石重來看却笑山雲拂蘚衣所以沉空滯寂之士名為貪着小乘混世同塵之人謂之圓通之侶不捨道法而現凡夫事豈是植種於空現前日用是大揔持門一一親得其力如斯之旨事可量哉昔日黃梅散席道在老盧坐折連床湖[宋-木+取]盛古今牓樣作者同知進止合儀動靜可法況龍門新具保社意在求人眾手淘金誰是得者有麼有麼令人思百丈觧踏馬駒行叅。

上堂杜順文殊事可知定光如來老大隨張三李四何王趙問你渠今是阿誰鄽市賣魚忘進趣案頭分肉露全機男兒鎻子黃金骨苦痛無明墮汙泥。

結夏上堂登龍門下無凡客不假風雷自有奇三月進修從此始經行宴坐可思議三月安居九旬禁足稟如來之教旨乃釋子之清規橋彴津梁人間天上或垂手入鄽者未嘗離於此座觀心入定者亦常遊乎十方此豈可以有心知豈可以無心會苟能如是何生而不護何足而不禁覆被萬灵廣益群品或不由斯道者吾末如之何也下座。

上堂今時學者不究佛語秪究祖師語殊不知祖師語即是佛語莫如此揀擇却成謗佛法去秪如雲門大師示眾曰人人盡有光明在看時不見暗昏昏作麼生是光明自代云三門佛殿厨庫僧堂又云好事不如無者个是祖師語是他道三門佛殿厨庫僧堂諸人尋常看時是看是不看若看他道看時不見暗昏昏如何得成光明既是光明了又道好事不如無作麼生又不要去且如楞嚴會上說个晦昧為空空晦暗中結暗為色色雜妄想想相為身聚緣內搖趣外奔逸昬擾擾相以為心性一迷為心決定惑為色身之內不知色身外洎山河虗空大地咸是妙明真精妙心中所現物者个說話甚是子細且道與雲門道底事相去多少莫秪明祖師語不究佛語有人曰我亦不用佛語不用祖師語秪用自語祖師語佛語尚不要更用自語又道我宗無語不用言語有語尚不是況無語耶莫作夢從朝至夜佛法作一邊祖師語作一邊有語作一邊無語作一邊妄想作一邊無妄想作一邊若恁麼真可謂看時不見暗昏昏也久立。

上堂十方世界龍門寺大地山河是學徒隨順眾緣成觧脫筭來全不費功夫。

上堂僧問趙州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示趙州曰喫粥了也未僧云喫粥了也州曰洗鉢盂去其僧言下便悟大眾山僧今朝喫粥也洗鉢盂秪是不悟既是為善知識為什麼却不悟還會麼豈可喚鍾作甕終不指鹿為馬善人難犯水銀無假冷地忽然覷破管取一時放下上堂龍門若為作端午打動眾人塗毒鼓髑髏破後遣誰聞鑒覺盡時敢言普是謂南山鼈鼻蛇好个大雄白額虎可怜開眼覔眼人赫日光中尋入路。

上堂飄飄颻颻楊柳花紅紅赤赤遠天霞屈屈曲曲龍門路僻僻靜靜野僧家尚不心頭懷勝觧誰能劫外筭河沙休粮方子齋兼粥任運還鄉苦澀茶好大哥喫茶去。

上堂七七四十九面南看北斗死去與生來泥牛大哮吼所以釋迦老子未離兜率已降王宮未出母胎度人畢如此則毗盧境界止在人間涅槃妙心更於何覔昔日那吒太子肉還母骨還父然後現本身運大神通大眾肉既還母骨既還父用什麼為身學道人到者裏若見得去可謂廓清五蘊吞盡十方听取一頌骨還父肉還母何者是身分明听取山河國土現全軀十方世界在裏許万劫千生絕去來山僧此說非言語下座。

上堂撫掌大笑良久曰大眾笑箇什麼山僧笑古徃今來一切人有瞥地有不瞥地不瞥地之人如黑地數甕有甚分曉瞥地之人便自回頭轉腦東問西問譬如衣錦夜遊問來問去問去問來或然如晝見日便云譬如有目日光明照見種種色多少分明雖然如此更須知有向上事末後句始得罷叅大眾始於瞥地終於罷叅古徃今來莫過如此山僧所以笑他恰如春夢相似諸人還曾夢見麼莫道無事法尔天真好豈不見大嶺頭曾趕上少室岩前立到腰豈得不遇於人好大哥喫茶去下座。

行者剃髮上堂山僧因而度得小師一人遂拈起拄杖示眾曰見麼法名崇木俗姓葛良久云尔既投吾出家今為汝受三皈五戒乃曰崇木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為汝作三皈今為汝翻十邪受五戒汝當听受所謂身口意也身有三過謂殺盜婬意有三過謂貪恚癡口有四過妄言綺語兩舌口作此十者名為十無此十者名為十善汝今於三業門中稟受戒法所謂不殺不盜不妄不不飲酒是五戒相汝依吾教信受奉行復卓拄杖一下曰崇木聞吾教訓乃告吾曰和尚所說但崇木從來無身口意亦不知何以為持犯縱聞三皈我不知何者名佛法僧聞五戒相從何受持雖煩和尚如此崇木並無領覽處師放下主丈曰此真吾弟子也是真皈依也真受得戒也所以昔人云和尚何不畜一沙弥老宿曰有無眼耳者為吾尋一人來正是此意也好得力小師大眾會得否拈起主丈曰扶過断槗水伴明月村久立。

上堂緫別同異兼成壞秪是山僧與眾人高廣須弥入芥子無邊剎海在晝復夜秋復春境寂心融事事真七寶大車既如此去來語默莫因循禪和子聞說了呵呵大笑道我會也我會也師乃呵呵笑曰會也且道西天那蘭陁寺後孤峯頂上如今有什麼人在彼中修行見麼見麼下座。

堂趙州道个洗鉢去其僧豁尔知鳥窠吹起布毛侍者當下得旨為復是就伊明破為復是吐露向伊亦不是就伊明破亦不是吐露向伊大眾會麼本有之性為什麼不會。

為四面璘和尚挂真虗空無相不拒諸相發輝寶鏡無形豈礙群形頓現相與形而常偽空與鏡而常真故即偽即真不生不滅大眾或若虗空頓消殞寶鏡不臨臺光境俱亡復是何物六十三年即且置且道即今四面老子在什麼處遂拈起真云生涯何所有今古與人傳。

上堂夏已半山中早晚不甚熱知事毗贊外無恙首座大眾康休西庵首座旦暮流慈法樂無量山門內外雍肅表裏安裕涅槃山法性海豈容取證造詣擬議於其在夫山僧與諸人登高而履深不可坐取安佚而無所得也各冝悉察昔有一禪客親近一老宿甚勤老宿每見來即揮手曰未在未在且去如是經久其僧中夜思惟曰並不蒙一言開示秪管道我未在教我怎生柰何思量來思量去忽然省得歡喜無量至明日上去見老宿老宿則來便點頭曰是也是也大眾者个便是達磨大師所傳宗旨且如何便見得良久曰[鳥*感][鳥*感]鳥守空池魚從脚下[鳥*感][鳥*感]捴不知堂。

上堂達磨大師入中國至今幾千年得其道者甚眾領其旨者實多大似一人傳虗萬人傳實大眾流言止於智者諸人三十年後莫道見龍門來。

上堂先聖道法性海中親認得竪起拂子云還有認得底麼良久曰認得也在法性海中認不得也在法性海中大眾既揔在法性海中何故却有認得認不得且道此理如何每常兄弟道何處不是法性海山僧直是不道病在何處有人道病在有道理處山僧問伊如何得無道理去佗道珎重便出或道今日七來日八大眾若捴恁會如何見得古人道法性海中親認得去莫將閑學觧埋沒祖師心。

觧夏上堂尊者陳如九旬最親切老少幸相依上下皆歡恱瞻聽離聞見承覽亦超絕四海五湖人勿謂真機泄。

上堂昔仰山夏末禮拜溈山溈山問曰子今夏作何所務山云開得一片田種得一籮粟溈山云子今夏也不空過仰山却問和尚今夏作何所務溈山曰晝日一飡早辰一粥仰山云和尚今夏亦不空過言了退後吐舌溈山云子何得自持白刃断其命根仰山拂袖便出大眾溈山父子尋常相見遊戲神通不同小小還有知得底麼若無山僧與諸人說看開一片田密密綿綿兩頓粥飯其道自辨山僧一夏與諸人相見自是諸人不薦若或薦成一片是什麼一片看取當門箭。

為亡僧下火幾度曾經恁麼來者回又是入天台一堂道侶同相送珎重峨嵋下五臺遂下火云遏辣辣。

上堂近日亡僧遷化此一則因緣有人會得麼大凡叅斈須見生死根源生死若有則不明道生死若無又作麼生無得多見時流錯會妄作主宰今日試先聖兩則語證驗今人錯處秪如臨際和尚示眾曰有一無位真人常在等面門出入未證者看如今一氣丈断便乃爛壞虫生面門出入無位真人此時作麼生主張既無可主張古人因緣又作麼生消殺古人又道你去父母未生時明取你本來面目諸人如今盡是父母生後所有許多時行住坐臥施為運用却分付何人若無分付處古人語又作麼生消殺莫是不干此身之事任生任滅直明本性否莫錯會且如厭身如桎梏猒智如雜毒出三界了尚秪名羊鹿之人見身心無起滅無內外不住不去不取不捨平等趣入故名大乘根機看來亦秪為明生死之道諸人未了生死疑情叅斈有什麼是處要得省心力麼但明取若身若心若外世界種種變化悉由何發現須是一得了始得迷情不現說得恒沙不了後並無用處達磨大師曰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目然成可謂無承道人也堂喫茶去。

上堂僧問德山如何是宗門奇特事山曰我宗無語句實無一法與人師曰漏逗了也僧問雪峯和尚見德山得个什麼便來峯曰我當時空手去(手空)回師曰漏逗了也睦州喚僧僧回頭州曰擔板漢師曰漏逗了也一漏逗二漏逗三漏逗用意前先在後莫於佛祖結冤親好看衣珠常離垢家中人闘頭走淮南笑殺龍門叟有人若會笑因由眼似銅鈴膽如斗阿呵呵堂去。

郭公朝散施寶盖上堂木平和尚行時問洛浦一漚未發時如何浦曰移舟諸水脉棹別波瀾木平不契遂問盤龍龍曰移舟不辨水即迷源木平遂於言下太悟後住木平李王詔至金殿問道於他法眼有偈曰木平山裏人皃古言復少相看陌路同論心秋月皎壞衲線非蚕助歌聲有鳥城郭今日來一漚曾曉誠[栽-木+(万-一)]是言也作麼生明他向盤龍言下悟底事若有人問龍門一漚未發時如何龍門實難吐露良久逐曰一漚未發時寶盖向空垂瑞色飄飄起香風[颱-台+弗][颱-台+弗]吹何勞輕不假略揚眉五百曾親献如來印可之昔日毗耶離城五百長者子各持七寶盖來詣佛所佛之威神令諸寶盖合成一盖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諸人還信得及麼非但古人今諸人皆有此一盖還曾窺得著麼若窺著步步莫非玄路言言盡轉法輪其或未然山僧雖老拙寶盖助宣揚久立。

古尊宿語錄卷苐三十      多六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77 冊 No. 1710 古尊宿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