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古尊宿語錄卷第三十六     多十二

僧錄司右闡教兼鍾山靈谷禪寺住持 淨戒 重校

龍門佛眼禪師語錄頌古

外道問佛。

杲日連天照有無孰云善逝坐跏趺如今要見當年事邪正猶來在半途

世尊陞座文殊白槌頌曰。

法王法令若為酬老倒文殊強出頭負累釋迦猶可事至今千古閙啾啾

世尊拈花迦葉微笑。

百萬人天望舉揚拈花微笑大乖張幾多業識忙忙者問着勞生沸似湯

二祖請達磨安心。

若有[糸*系]毫付與人可師何得更全身人間天上迷逢處八兩元來是半斤

六祖風旛。

非風旛動唯心動大海波瀾常汹湧魚龍出沒任昇沉生死聖凡無別共無別共底怎模樣祖佛傍觀空合掌

國師三喚侍者。

老倒江湖上竿頭事可咍一回浮子動又是上鈎來

百丈野鴨子。

草裏尋常萬萬千報云飛去豈徒然鼻頭是甚閑皮草十字縱橫一任穿

百丈歸與同事坐次忽然哭事問曰憶父母耶丈云無事曰被人罵耶丈云無事曰哭作什麼丈云問取和尚事徃問大師大師曰去問取他事回至寮中見百丈呵呵大笑事曰適來為什麼哭而今為什麼却笑丈曰適來哭而今笑同事惘然。

一回思想一傷神不覺飜然笑轉新雲在嶺頭閑不徹水流澗下太忙生

馬祖陞堂百丈捲蓆。

挂得帆來遇便風須千里到家鄉臨門上岸逢妻子歡喜情懷不可當

百丈再叅馬祖。

挂拂遭呵耳便聾衲僧奚若驗宗風金剛腦後抽生鐵華岳三峯倒卓空

黃蘗一日問百丈曰和尚在大師處有甚奇特言句乞師不恡丈遂舉再叅馬祖因緣乃曰我當時被大師一喝直得三日耳聾黃蘗不覺縮項吐舌丈曰子後莫承嗣馬祖麼蘗曰不然今因和尚得見馬祖大機大用要且不識馬祖若承嗣馬祖恐喪我兒孫丈曰如是如是。

家肥生孝子國霸有謀臣拳頭劈口槌未到無兒孫

百丈開田說大義。

開田說大義後人莫容易百丈揔持門淡而還有味

黃蘗問百丈從上宗乘苗裔此間如何啇量百丈默然蘗曰教後人如何委悉丈云我將謂箇人便起去蘗後入方丈云某甲得得而來秖要箇印信足矣丈曰若恁麼他後不得辜負老僧。

打麵還他州土麥唱歌須是帝鄉人現成財本成家者多見飢寒在子孫

百丈一日問黃蘗何處去來蘗曰大雄山下採菌子來丈曰還見大蟲麼蘗便作虎聲丈便抽斧作斫勢蘗約住便與一掌丈便休至晚上堂謂眾曰大雄山下有一虎汝等諸人好看老漢今日親遭一口。

大雄山下斑斑虎觸着傷人誰敢顧親遭一口老婆心何曾用着腰間斧

百丈問黃蘗甚處來蘗云開田來丈云辛苦不易蘗云隨眾作務丈云有勞道用蘗云爭敢辝勞丈云開得多少田蘗遂钁地數下丈便喝蘗掩耳而去。

相見言談理不虧等閑轉面便相揮畢竟水須朝海去到頭雲定覔山歸

黃蘗示眾汝等諸人盡是噇酒糟漢。

大唐國裏無禪師不許會兮秖許知着肉汗衫如脫了方知棒喝誑愚癡

黃蘗一日在南泉位中坐南泉遂問長老是甚年中行道蘗云威音王佛前泉云猶是王老師孫在蘗遂歸本位坐。

彼此老來誰記得人前各自強惺惺一坈未免俱埋却幾箇如今眼子青

南泉問黃蘗定慧等學明見佛性此理如何蘗云某甲十二時中不依倚一物泉云莫是長老見處麼蘗云不敢泉云漿水錢且置草鞋錢教什麼人還蘗不對。

問荅分明是切磋幾人於此見詨訛少年俱決龍蛇陣老倒同吟稚子歌

南泉門送黃蘗泉曰如許大身材戴椰子大笠子蘗云三千大千世界揔在裏許泉曰王老師[吃-乙+小]黃蘗戴笠子便行。

相見錦江頭相携上酒樓會醫還少病知分不多愁

百丈問南泉何處來泉曰江西來丈曰還將得馬師真來麼泉曰秖這是丈曰背後底[吃-乙+小]泉拂袖便出。

八面生風秖這是拂袖之談動天地堪愛賣身王老師不作賤兮不作貴

南泉坐次一僧义手而立泉云太俗生僧合掌泉云太僧生僧無對。

南北東西無不利令人深愛老南泉眉毛廝繫如相似鼻孔遼天不着穿

洞山謂雲居曰昔南泉問座主講何經論主勒下生經泉云勒幾時下生主云現在天宮當來下生泉曰天上無勒地下無勒時雲居遂問洞山秖如天上無勒地下無勒未審誰與他安名着字洞山直得禪床震動乃曰膺闍梨。

禪床驚震被荼糊惹得兒孫不丈夫拄杖劈頭連打出也教知道赤

南泉示眾云馬大師道即心即佛又云非心非佛老僧即不恁麼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恁麼道還有過也無趙州出禮拜歸眾僧問趙州適來禮拜歸眾意作麼生州云却問取和尚僧上問南泉適來諗上座意作麼生泉云他却領得老僧意旨。

祖佛塲中不展戈後人剛地起詨訛道泰不傳天子令時清休唱太平歌

南泉斬猫兒。

五色狸奴盡力爭及乎按劒揔生盲分身兩處重相為直得悲風動地生

晚趙州從外歸泉舉前話問之州脫草鞋戴頭上而出泉云子適來若在即救得猫兒。

安國安家不在兵魯連一箭亦多情三千劒客今何在獨許莊周致太平

南泉歸宗麻谷三人去禮忠國師。

同氣相求事可論一回見面一歡情兩行何處閑文字一隊誰家好弟兄

大隋蓋龜。

骨裏皮兮皮裏骨大隋老子無窠窟上士聞之笑未休中流特地生疑惑

豎指。

老大宗師豎指頭一生用得最風流玄沙抝折無人會年來年去冷颼颼

德山叅見龍潭[糸*氐]燭。

黃金為骨玉為稜莫把他家此日尋多少從來悟心匠盡將底事継威音(咦)

魯祖面壁。

池陽何處得捫摸後代啇量苦也無古人剛地成多事敢問如今會也麼

雪峯示眾云望州亭與上座相見了也烏石嶺與上座相見了也僧堂前與上座相見了也。

密密堂堂早二三本來無物更何堪癡人見了生歡喜作者相逢滿面

米和尚令僧問仰山今時人還假悟也無山云悟即不無爭柰落在第二頭米聞深肯之。

悟人千箇道無憂肯信遭他第二頭寂寞山花寒食後夕陽西去水東流

金牛和尚每至齋時自將飯於僧堂前作舞呵呵大笑云菩薩子喫飯來。

長連床上狐屎尿三聖堂前狗吠春跳出金牛窠窟子月明照見夜行人

玄沙三種病人。

玄沙三種病人有理不在高聲引得香嚴老子走來樹上懸身

破竈墮和尚居嵩嶽山塢有一廟甚靈廟中唯安一竈遠近祭祀不歇烹殺物命甚多師一日領侍者入廟以拄杖敲竈數下云汝本塼瓦泥土合成靈從何來聖從何起又敲數下竈乃隳破墮落師云破也墮也須有一青衣峩冠忽然設拜師前師曰是什麼人神云我本廟神久受業報今日蒙和尚說無生法忍遂得生天特來禮謝師曰是汝本有之性非吾強言神再禮而沒。

禍福威嚴不自靈殘盃冷[夕/肉]享何人一從去後無消息野老猶敲祭鼓聲

大眾遂曰如某等久在和尚左右不蒙示誨適來竈神說何法便得解脫師曰我也別無道理秖向伊道元是一堆泥土合成靈從何來聖從何起等諸人何不禮拜眾遂作禮師云破也墮也大眾一時悟入。

春寒料峭凍殺年少切忌叅啇別無奇妙頭侍奉歡喜問訊佛法啇量傷子性命

趙州勘婆。

趙州言勘破笑殺老禪和院主眉落南泉打粥鍋趙州勘破却成罪過大地眾生千箇萬箇

百丈野狐。

醉眠醒臥不歸家一身流落在天涯祖佛位中留不住夜來依舊宿蘆花

黃蘗問百丈古人錯荅一轉話墮在野狐身今人轉轉不錯時如何丈曰近前來向汝道蘗近前打師一掌丈呵呵大笑云將謂胡赤更有赤胡。

一問當機絕異同定乾坤箭驗勳功轟轟一掌胲腮下笑殺雄山者老翁

司馬頭陀問溈山百丈野狐話作麼生會溈山以手撼門扇三下司馬云太生溈山云佛法說甚細。

春至是花開朱顏安在哉可怜園裏色不入鏡中來

靈雲見桃花。

春來依舊一枝枝同地同天道不疑未徹之言人莫問令余特地笑嘻嘻

臨濟叅黃蘗首座令問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三度問三度被打。

擘開華岳連天色放出黃河到海聲瞎驢死後蒿枝折大地如今有幾人

雲門三頓棒。

奉君三頓曲周遮屈辱雲門老作家渡水穿雲五湖客欲將何物當生

雲門胡餅。

雲門荅餬餅言前句後領驢鞍爺下頷到了終不省塞却咽喉把將餬餅來速道速道

賔國王自將劒至師子尊者處問師得蘊空否尊者云得王云既得蘊空可施我頭否尊者云身非我有豈況於頭王即斬之白乳高數丈王臂遂落。

楊子江頭楊柳春楊花愁殺渡頭人一聲殘笛離亭晚君向瀟湘我向秦

仰山插鍬。

數目分明舉即難衲僧無不膽毛寒湏知更有壺中路但向須頂外看

長慶萬象之中獨露身。

萬象之中獨露身一回相見一回嗔東西南北吾皇化莫向江頭苦問津

雪峯鼇山成道。

鼇山成道足人傳莫是從前話不圓頼有玄沙知始末徧身紅爛在漁船

子胡狗。

老大宗師沒巴鼻養狗之緣大兒戲奪牌禪客如到來鉛刀爭及吹毛利

鳥窠吹布毛。

欲求佛法徃南方老大宗師為舉揚山花滿地雖狼藉一陣風來一陣香

玄沙虎。

宗師方便太慈悲是汝之言實古錐萬里神光騰頂後肯將生死嚇愚癡

五洩叅石頭。

在途在舍若為酬莫把先師一例求雄雄宇宙如王者未免半邊無髑

藥山一句子。

犢牛生子頗相諳兩眼通紅色似藍把火照來無覔處大家普請一時叅

趙州喫茶。

趙州一椀茶驗盡當行家一期雖似好爭免事如麻

盤山臨入滅垂示云還有人貌得吾真麼眾人競寫呈師師皆不納時普化出眾云某甲貌得山云何不呈似老僧看普化乃打而出。

師真醜拙不堪呈用盡身心笑殺人彼中莫覔[糸*系]頭意白鼻崐崙賀新正

女子出定。

出得出不得初不離是定聖者起凡情凡人而乃聖倒用與橫拈扶邪及顯正春雨春風竹戶涼落花啼鳥千峯靜

良遂叅見麻谷。

平生心膽向人傾到此門中有幾人別後都城舊知己暖煙斜日又黃昏

黃龍三關。

佛手馿脚生緣黃龍元無此語直饒恁麼知之我儂亦未相許奉報四海禪人第一不得錯舉

晦堂拳頭。

着眼看來寧免瞎全身何用佩金魚黃龍意氣雄豪甚秪為他家不識書

五祖老和尚凡見僧來便云屈屈僧云屈作什麼師云如今不屈更待何時。

盡力不柰何按牛頭喫草若無錦繡文難以論嘉藻

又每見僧來展手問云何故喚作手。

何故喚作手衲僧難開口擬議自顢頇可怜大蒙斗

又每遇僧請益秖云無這閑工夫。

彼此且無相負累行人無不失鈎錐雖然不瞎眾生眼也好拳頭劈口槌

室中垂示

師云不負平生眼目還知龍門老為人處麼若知得終不相辜負若不知實無為人底道理。

師云上座未來此間時無一人上座既來此間後有一人上座秖是一人上座為什麼成有成無。

師云正恁麼時作麼生辦。

師云得底人還具四大五蘊麼。

師云真佛住在何處。

師云盡十方世界自己折旋俯仰復是何人。

師云古人道無情有佛性師云有情具覺知可容知有佛性無情無覺知若為知有佛性。

師云昨夜山前虎咬大蟲。

師云無目仙人能揣骨既是無目將什麼辨貴賤。

師從東過西[(厂@巳)*頁]謂眾曰是是復從西過東[(厂@巳)*頁]謂眾曰不是不是遂歸位立曰適來猶記得舉魯祖凡見人來便面壁而坐不知後來有甚人會得。

師云離却三界還見香臺麼師云有情說法易見無情說法難聞秖如無情說法什麼人得聞。

師云溈山接仰山師云現今是箇什麼何不猛會取。

師云有人問你隨問便荅無人問你時作麼生道師云芥子納須弥且問你諸人即今在芥子外芥子內若道在芥子外如何納得須弥若道在芥子內許多大身材如何却在芥子內師云隔宿不問道今朝事作麼生。

師云山僧問諸人尋常一件事諸人舊時曾到處忽然思量着一一在目前為將眼見耶將心見耶若道將眼見諸人思量舊時到處如何是眼見若道是心見心豈有見也現今目前燈籠露柱是心見耶是眼見耶世尊道從本來非心非眼且道是个什麼。

舉古人道一堆火兩人坐我是是我師云向火我自是我向火為什麼却道我是是我。

師云無舌人解說說則說了也師却吐舌云爭柰者一片子何。

師云明來暗謝智起惑亡正當明時暗向什麼處去祖師道秖者明便是暗明暗覿體不可得師云黑地裏行時為什麼脚高脚低。

師云古人道世間法便是出世間法露柱是世間法如何明得知是出世間法去。

師云一切眾生眼見耳聞先聖去者裏有个指示人處道即此見聞非見聞師云諸人正當見聞時作麼生見得非見聞。

師云忽然被人稱名道姓喚一聲時去者裏還入得麼。

師云山僧與諸人揔在者裏其間有了者不了者作麼生辨得者个是了者這个是不了者作麼生辨。

師云諸人還會古人說底話麼那个是古人作麼生是說底話若不恁麼明得祖教佛教俱為剩語作麼生是古人說底話。

師云十二時中作麼生是相應底句。

師云不是山僧瞞却是瞞我作麼生是瞞我處。

師云中夜間忽然會得去今朝起來所見所聞別也作麼生是別處。

師云此事易見難曉等諸人還見狗子麼見生客則吠見熟客則搖尾且道是一耶是二耶若道是一吠則咬人搖尾則求食若道二來生也是客熟也是客所以道易見難曉須是向不一不二處會取山僧不誑謼子細檢點看。

師云山僧齋時見个蠮螉子在聖僧鼻孔裏出來入去得大無畏諸人十二時中出來入去在什麼處。

師云古來有个禪客依栖一人尊宿每日上去問訊纔見來便道且去未在如是數年忽一日省得便上去宿纔見來便云噁是也師云作麼生見得便知道是也。

師云不重久習不輕初學久習之人有何過不重初學之人有何能不輕正當撞着此二人相見時如何。

師云諸人大似開眼尿床還見開眼處麼。

師云湏得作衲僧家說話且道衲僧家如何說話。

師云上來時早是分外也更口吧吧堪作什麼。

師云曹溪大師道繁興永處那伽定祖師在背後還見麼。

垂代

師一日問侍者三人中那箇不在[婁*殳]代云和尚問不着又云某甲秪得緘口又云慙愧且得和尚委悉。

因病臂示眾云我一隻左臂因諸人教我動不得因人教我受無限辛苦代云和尚要如此分踈作麼又云不敢辜負和尚一隻左臂又云學人聞得不安不樂又云此是和尚成褫某甲秪恐某甲不到者田地。

舉古人云飛猿嶺峻好看問僧如何代云恁麼則不去也又云為什麼不去代云秪者便是飛猿嶺問大嶺頭提不起時如何代云却會得好又云適來披袈裟麼又云依樣畫葫蘆聞書閤門開云無風自動好與三十棒。

舉古云泉眼不通被沙礙道眼不通被什麼礙古云被眼礙問僧秪如眼如何礙代云早知燈是火飯熟多時。

師問僧許多時在什麼處安身立命代云少人知問南泉牽牛巡堂如何代云尋常東行西行有佛法道理無佛法道理又云錯行此路問高麗淨為什麼在者裏代云非但在者裏舉龐居士問馬大師不万法為侶者是甚麼人代云某甲荅和尚了也。

一日聞茶版聲又聞浴鼓聲問僧云赴那處即是代云聞時雖普不妨應處成偏應處雖偏不礙聞時常普問僧如鏡鑄像像成後鏡光向什麼處去代云老僧出家三十年也問如何是受胎處代云和尚甚處去來問念念攀緣心心永寂時如何代云復有何事問我与釋迦老子同叅釋迦老子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如何說同叅底事代云莫來污我耳目問久嚮千佛到來為甚麼一佛也不見代云見千佛問識情不到處如何代云大蟲看水磨問識情不到處還聞雨聲麼代云將為某甲落他情識裏問大安樂底人還見有春夏秋冬麼代云若不恁麼爭喚作大安樂底人問衲僧家如何啇量代云寒時言寒熱時言熱問如何是古人田地代云豈有異耶問飯袋子如何代云正道着因遊白蓮峯至半山亭有僧後到云和尚尚在這裏師云我到了來也僧無語代云也是齋後鍾呂少馮入室問和尚有何提誨師云若有提誨即埋沒足下又問請和尚徑直指示師云太迃曲生問有一物上拄天下拄地黑似漆常在動用中動用中[(冰-水+〡)*ㄆ]不得過在什麼處代云有什麼過謂僧云我為着盡氣力如何着力代云早朝有粥齋時有飯問會佛法人為什麼病代云也知和尚心切師插一隻火筯在炉中云此意如何代云頂門上着一隻金剛箭又云眼睛穿過心肝又云莫向虛空裏釘橛有一屠兒身上常出乳香舍利此意如何代云恐人不信又問別底屠兒為甚却無代云他得大闡提問虛空還有變異也無代云青黃赤白長短大小師豎起拂子問僧從什麼處得來代云也秖是某甲底夢中僧問和尚因什麼得悟代云莫荼糊我見畫兔子相咬師云咬殺也又云我也知親。

示眾云會佛法底人不得龍門飯吃不會佛法底人亦不得龍門飯吃揔不恁麼人亦不得龍門飯吃且道什麼人得吃代云無慙媿底人又云似我者得吃遊山次問僧竹密不妨流水過如何代云不許夜行投明須到問僧癩狗為什麼無毛代云已被和尚道了也又云直得恁麼因僧問病師云我身在這裏為什麼心不在這裏代云身在這裏疑个什麼又云洎合空過一生問亡僧遷化向什麼處去代云問我又云深領和尚一問一日吃粥了白眾云許多人吃粥也無一人搆得便起去。

舉古德一日不赴堂侍者白云請和尚赴堂德云我今日在莊裏吃油糍來也者云和尚不曾出入為什麼却道在莊裏吃油糍來德云但去問取莊主者才出莊主歸謝和尚莊中吃油糍代云事實如此聞鼯鼠聲侍僧問古人道即此物非他物意旨如何師云這老漢不識好惡與人說作甚麼又云尋常寮舍裏東語西話還有吉凶麼問廣額屠兒手中屠刀如何放下代云不湏放下問面前是什麼代云無物問六祖不識字為什麼墜腰石上題云龍朔二年老盧記代云更須子細問侍僧汝恁麼供養老僧老僧將什麼報荅代云謝和尚報荅因看月問侍僧那一半在什麼處去代以手指月問大地眾生如何度得去代云有个度處僧云和尚度師云莫管他因僧亡問眾云齊後燒如何(代云)事不徒然又云非但某又云深領此問師謂侍僧云我尋常向說却成罪過代云也知和尚小心呂少馮再至褒禪見師師尋常以六隻骰子示禪人遂將三隻令侍者送與少馮傳語云此是老僧平生用不盡底少馮接得復令回語云謝和尚見惠秖得一半在師復令侍者傳語云一半留與老僧師一日到寶公塔前忽云雲光好法師安角在頭上既是雲光法師為什麼安角在頭上代云陋巷不騎金色馬回來却着破襴衫師在方丈坐見僧上來師云入室未到次在代云恁麼則某甲伏惟謹退師因吃藥次問僧云適來胷中似有一物且道是何之物代云肺氣又云猶有者个在又云者个是什麼乃驟步而去師謂僧云開鋪席了也東買西賣僧云好茶師云賤貨自收師問僧忽然死去時如何僧無語師呵呵大笑僧問如何是眹兆未生時事師云何不早問師一日謂僧云扶不起設使一萬人也扶不起良久云秖有一人扶得起僧云未審是什麼人師云無力者師問僧燈籠什麼處得來代云驗在目前問僧忽遇虎狼刀劒時如何代云是虎狼刀劒問僧子後如何代云一似今日問僧從緣得者永無退失者裏見得自亦是生冤家還會麼僧云自己亦不見時如何師云時教阿誰敘僧無語師代云孟春猶寒師舉僧問雪峯知有向上事始有語話分時如何峯提起僧手云作麼生僧無語代云引得者老和尚到恁麼田地。

舉僧問法燈百尺竿頭如何進步燈云噁問僧下得什麼語代云平地神仙。

舉藥山謂高沙云見說長安甚閙高云我國宴然師問僧如何是我國代云四五百條花柳巷二三千處管絃樓。

五祖老和尚常展手問人云因何喚作手代云瞞我太煞。

示禪人心要

不應於無際空中立無分限若立無分限是無際空乃自負墮所以解空者無空想。

若人以語言名狀心終不得心不以語言名狀心亦不得心語言本是心名狀之故不得也無語言本是心不名狀之故不得也種種會當皆不與自心契上祖曰默契而為若此。

道若未達但無妄念尓若人知是妄念作意止之者見有妄念故也知有妄念作意觀察令是正理亦見有妄念也知妄元是道乃無妄焉故達道者無所得也。

意求道道即得之但不別求知無迷妄謂之見道近世皆曰無不是道譬如飯籮邊坐說食終不能飽為不親下口也。

證者絕能所也非別有玄理在尋常日用處如見色時是證時聞聲時是證時飲水食粥是證時一一絕能所此非久習不假薰煉蓋現成之事世人不識名曰流浪故云唯證乃知難可測學道者明知有是事何故不得旨而長疑蓋信未極疑未深也唯深與極若信與疑真是事也不解如此返照遂迷乱不知由緒困躓中途能自返省更無第二人也既曰此事又豈更知耶知是妄慮此事則不失也。

道不止說與示而後顯蓋體自常露說示者方便道用尓省悟者亦暫時岐路也或因說而證或因示而入或自覺觸以歸終無異事別得至心源而止也。

人言悟了方修此屬對治門雖然禪門亦許以正知見治之若論當人即不須若是也。

佛道長遠久受勤苦乃可得成者綿亘三世凡聖一如故曰佛道長遠不起異見未始遺弃故曰久受勤苦畢竟無別法故曰乃可得成此大丈夫事人不識問遂依來而荅不知乃自問尓欲荅誰耶人不識荅遂依言起見不知乃自荅尓何有旨趣耶故曰揔是好看好看。

或人曰從上古聖佛祖指示言教流布世間一一分明何故都是自己深負上古先聖苦口垂慈也今對之曰吾順佛祖宗趣尓自負吾不負也若言有所說即是謗佛祖曰莫作最後断佛種人若不就己知歸所作皆成造偽縱記得河沙會盡塵墨於己何益故曰將聞持佛佛何不自聞聞外求有相佛與汝不相似尊宿云我今對一句子亦不難一言下薦去猶較些子若不會老僧却成妄語去夫今時學者競以問荅為禪宗中關要不知是取捨作想心嗚呼。

就理就事之學蓋是近家語縱有少領覽未可休息豈不聞說涅槃之道[圖-囗]度絕矣直湏解自點檢始得人以迷心故進道乃來山林中見知識將謂別有一道可令人安樂不知返究向來迷處工夫最第一若不及此入山林而不返徒尓為也迷處極易而難入故先德曰難信難解又曰此是頓宗說道返照向來是走作語況不尓耶後世遂用此語為平常無事一味實頭此又後學之不明服食之不審也。

從上來有二種方便有真實方便所謂說無有間有善巧方便所謂妙應群機若從真實方便得入不假思量省自神解永無有退妙用河沙也若從善巧方便得入得座披衣向後自看始得未足將為究竟此二種方便皆一法也不可湏有失學者思之。

雪峯示人曰莫教老僧有一句子到尓分上若有一句子到分上堪作什麼也此是古人不得後者不了古人意便謂自分上無許多言談所以錯會也。

今時人多將目前鑒覺用為極則玄沙所以向人道深山逈絕無人處道還有否。

悟心見性當如雪峯玄沙履實踐真當如南泉趙州今時學者但以古人方便為禪道不能與古人同叅也。

譬如有力人負一百二十斤檐過獨木橋不傾不側何物扶持得如此耶其精緻無雜而為道亦尒經中譬如師子捉象亦全其力捉兔亦全其力人問全什麼力曰不欺之力若見一毛異於心者則是喪身命故達道人無有不是者此力甚大但為無邊惡覺侵蝕致令力用有虧若無如許多異法異狀異緣異念則隨心轉變自在無礙。

道不用苦求求之即道失事不在苦融融之即事有不求不融道與事會也則何事而非道耶。

譬如目明之士入寶聚中而不知方便為無火燭光明所照也入矣即被觸擊自損身首謂是毒穴非寶聚也有智入中持燈燭光照見種種寶任意採擇得寶而出十二時中湏用智光勿令六塵自傷觸也。

昔日永首座與慈明同辝汾陽而永未盡其妙相從慈明二十年終不脫灑一夕圍炉深夜慈明以火筯敲炭曰永首座永首座永乃咄之曰野狐精慈明遂指永而謂曰訝郎當又恁麼去也永由是方得究竟然畢命相隨凡慈明居常差別激問眾不能酬對唯永至慈明即點頭許可此所謂無病之藥學者罕得其要況後世知見會解之徒何由領是事哉得之當若永發藥當若慈明庶幾可也。

閙中得靜則井邑成山林煩惱即菩提眾生成正覺此語初心學人例道得會得作一種平等知見及其放心凡聖依前兩般靜躁殊用明知是解會須是安穩處始得一味不可強會。

近世多以問答為禪家家風不明古人事一向逐末不反可怪可怪昔人因迷而問故問處求證入得一言半句將為事究明令徹去不似如今人胡乱問趂口荅取笑達者。

十二時中學道無頃刻棄捨此人縱未得入念念是修行也尋常說修行不過三業六根清淨禪門更不必如是何故禪定之門念念與智波羅密平等一切處自無過患也久久心地通明之日從前並得滿足名一行三昧今時人全無定力復不開智眼所有機緣語句秖成諍論生滅心行夫禪學不是小小未用超佛越祖得了要超亦不難高郵孫承務作書問不落意想不在有無如何則可師荅云若問如何則不可不問如何亦不可醉客豁醒神珠自瑩豈可預為之計然後領耶第一等靈利人尋討不着此一念難得自見見之即是無別有岐路也尋常例以前念為是以後念照之前後追逐以心用心心則成境率初成心境了展轉更不堪如今後念不取自無起滅處當處解脫念本不生何更有有無意想為留礙一念悟心成正覺此之謂也念念無生念念無相與虛空等觸物遇緣皆佛之妙用無[糸*系]頭許對待衣珠獨耀十方世界事目擊可了不俟舉意然後如之此蓋大丈夫事業不可不成就取。

欲要是蓋有不是法為礙欲要得念良由前後皆失念故也晝夜不自在要與道合然無少許合處愈急愈不合病在取一捨一不善用心不得要術茫然不知日與道遠若安坐寧神不勞自辦故達磨大師謂楊衒之曰亦不捨智而近愚亦不拋迷而就悟達大道兮過量通佛心兮出度不與凡聖同纏超然名之曰祖不着棄一邊就一邊當知明明顯着明明作用拄定會取轉凡成聖點鐵成金要徑不可不如此究秖恐人兩頭走一既不成二又不是不識玄旨徒勞念靜二乘断煩惱得證名為偏修不若應念化成無上知覺之速也。

修道人若遇煩惱起時如何古人云但以正知見治之余則不然秖以煩惱治之如此看來即不見有煩惱也何故煩惱不可更治煩惱如火不更燒火水更不濕水体性一同無可得露現此了煩惱本空不着除遣若起智断治伏却成別用心有對待被他二境回換縱得亦迃曲有分限須行徑直路為上古人云劫火曾將無氣吹不勞功力當時萎此之謂也。

有時靜坐則心念馳散或然臨事又全失却都緣未得親證落二落三致有錯謬展轉之失古人云動靜不二真妄不二維摩明一切法皆入不二門若領此要万動自寂滅也且如眼不至色色不至眼聲不至耳耳不至聲法法皆尓元是自心功德藏無可得取捨契者何徃不利此正是那伽大定也。

今生出來自肯學道者蓋夙生曾種善根素有根本便解發心亦解疑着就己尋究又煩惱障薄有因有緣此人易可化度若未薰得此心正信不生縱聞之亦不生疑但如風過耳勸之又生瞋加誹謗此又何緣得顯露所以千人萬人中但一二人而若自解作活計收拾得上生生從此去展轉明利更不退失功德一生勝一生入他諸佛閫域常與此事相應人間天上亦秖如此設對五欲八風一切境界與理符合不行三塗道一味平等正知見復有何事。

生死不可不畏須了此一生情偽始得安樂無過身心為累耳身如桎梏當知身去來處心如猿猴當知心起滅處此二自何處去來起滅則身心圓明內外一如而且心為內身則為外身為內物為外國師曰身心一如身外無餘則不見有生死當情可謂觧脫大道也故能令人見聞不得不脫意想不得不息物境不得不融復奚疑

龍門心法終

三自省察

一是身壽命如駒過隙何睱閑情妄為雜事既隆釋種須紹門風諦審先宗是何標格。

二道業未辨去聖時遙善友師教誠不可捨自生勉勵念報佛恩惟自知大心莫退。

三報緣虛幻不可強為浮世幾何隨家苦樂逆順道在其中動靜寒溫自媿自悔。

誡問話

近代問話多招譏謗盖緣不知伸問致疑咨請之意後生相承多用祝贊順時語並非宗乘中建立如古人問若為得出三界去又問聲色如何透得又問此間宗乘和尚如何言論並是出眾當塲决擇近時兄弟進十轉五轉沒巴鼻語或奉在座官員或莊嚴修設憻信俱不是衲僧家氣味又抽身出眾便道數句或時云某甲則不恁麼道又云和尚何不道夫問話者激揚玄極也不在多進語三兩轉而貴得生人信不至流蕩取咲俗子也。

龍門佛眼禪師語錄終

古尊宿語錄卷苐三十六     多十二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77 冊 No. 1710 古尊宿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