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古尊宿語錄卷第三十八     士二

僧錄司右闡教兼鍾山靈谷禪寺住持 淨戒 重校

鼓山興聖國師諱神晏大梁李氏子上堂垂語曰皷山門下不得咳嗽時有僧咳嗽一聲師曰作甚麼曰傷風師曰傷風即得上堂欲知此事如一口劍僧問學人是死屍如何是劍師曰拽出這死屍著僧應諾便僧堂結束而去師至晚聞得乃曰好与拄杖。

東禪齊云這僧若不肎皷山有甚過若肎何得便發去又云皷山拄杖賞伊罰伊具眼底試啇量看。

[泳-永+(從-彳)]上宗乘如何体會師叱之問攢[打-丁+族]將來皆不相佀單刀直入時如何師云失命漢問如何是學人自己親躬事師云還返仄麼學云即今事如何師云不可瞎去也問如何是本底事師云囙什麼得到與麼地。

師云若是猛利底撩著便休去著角相似有什麼近處更有一格人脚不跨石門怪他得麼不可事湏踏前踏後納箇如何醉人相似且宗門中事作麼生降茲下根性遟廻事湏[泳-永+(從-彳)]人决擇方定紀綱且作麼生决不可問一句答一句喚作决也若與麼驢年去到這裡也湏是箇漢始得大不容易兄弟决擇之次如履輕冰將為等閑句梩相問道我觧問話貴轉[婁*殳]多合殺成得箇什麼邊事只是箇識路中人且無自由分兄弟事本囙人因人立事人達即事渾事渾即無成無成湏得無成句有人道得麼出來無事莫立重。

師有時上堂云寔不敢欺足弟亦不敢昧兄弟然且沒人辨時有斈人問和尚與麼道還盡師本意也未師云放汝殘生問[泳-永+(從-彳)]上宗乘如何舉唱師以拂驀口打學人禮拜起纔問有問有畣師云老兄不是這脚手問承師有言[泳-永+(從-彳)]門入者非寔黃梅行者傳何事師云道什麼學人再問師云去不為汝有僧纔禮拜起師云道什麼斈云佛未出世時如何師云合取口問如何是[泳-永+(從-彳)]上來不昧[序-予+丘]事師云是什麼問纔施方便盖為今時向上宗乘復何言論師云拽出著問如何是正宗師云別日來啇量問若將寂默為宗維摩一生受屈如何道即得不屈於維摩師云合取[骨*瓦]臋著。

師云諸和尚盡道向諸學未委什麼學什麼還有得者無有即出來對眾驗看諸和尚為復毗盧師法身主佛向上事涅槃後句若寔此句得為大妄喚作望上心不息与諸和尚了無交涉時有斈人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云吐却著問凡有言句盡是觸犯宗風未審如何是宗門中事師云合取口問眾星攢蔟時如何師云覓什麼。

師云大事未辦宗脉不通切忌記持言句意識裡作活計不見道意為賊識為浪盡被漂淪沒溺去無自由分諸和尚必若大事未通不如休去大歇去身心純靜去好時中莫駐著事却易得露這箇是事不得相勸之言古人喚作死馬醫若是箇漢向他与麼道如語一般且諸人分上作麼生十二分教還用得一字麼諸方老宿語還用得一句麼若十二分教是兄弟在阿那教中若諸方老宿語當得兄弟兄弟在阿那句中所以道十二分教唱不得凡聖攝不得今古流不得言句該不得與麼話盖為頭入在教門裡且與伊拆開若有箇漢捴未通這箇消息向他與麼道被伊驀口摑[尸@豕]沸作麼不可恠得他也兄弟大湏甄別莫吉不辨有辨者出來對眾驗看時寒久立重。

師別時上堂云兄弟有什麼近前啇量若待這裡說無好事及兄弟牽經引論得麼若有人問但向宗乘中致一問來待今日與兄弟荅宗乘中話時有學人纔禮拜。

師云大眾看有与麼不識羞漢其僧罔措師便喝出師云若也宗脉未露記著一字如飲毒藥喪身失命為什麼故如此都來是不具眼如今更有一般底大作群隊聚頭念經念論說圓說頓披這衣服作箇與麼語話還羞麼還返仄麼還有些些子衲僧氣息麼且問圓為什麼人施頓為什麼人設還辨得端由麼相共魯論不識好還知道十二分教唱不起麼且唱什麼不起不可只與麼道便休去也豈不見古來丹霞石鞏石室高僧熏天炙地登時端由眾皆具委道他在什麼經裏披尋於阿那論中討得古人道西天一叚事捴被今時人埋沒却覓個出頭處不得更有老宿道大唐國內盡是一隊滅胡種賊即者便是人家男女乍入樷林何處會得聞舉經舉論便頭入裡許念言念句便遇著這般底便是殺人賊是汝一人半人由可在惑賺他多少人家男女千生累劫披枷帶鎻於自己事轉踈轉遠如今奉勸諸兄弟大丈夫漢一等是離鄉涉井訪道尋師為自事也湏眨上眉毛著些子精彩於親躬事有辨明處確乎不莫受人謾莫受人惑如今且不受謾不受惑底事作麼生到這裡也湏是個漢殺人不眨眼漢沒意智漢始得切不得略虛乱呈觧[婁*殳]被向脚跟下尋著就築著沒去處二十楖[木*栗]棒擗[打-丁+豈]鼓山打這般略虛底尋常人難得喫別處即放過鼓山即不得若放過到處轉見虛頭曾打著一兩個乱与底聲鍾集眾勘過一下下交到所在不是行棒[圖-囗]逞威風同這行戶有什麼心悲他僧相圓俻只是事持略虛業次輕上流與他整頓插脊梁骨[圖-囗]改悔別換身心遇著鼓山与麼鎚也湏慶幸始得有一兩處將向頭頂上擎著敢頭指着怕伊發去無如是理不是立兄弟說這葛藤然且理要區分事湏甄別莫滅胡種重。

師上堂大眾雲集眾人盡皆罔測於師師乃云南泉在日亦有人泉時事要且不識南泉還有識者麼試出來驗看時有學人纔禮拜起師云作麼生學人咨和尚師云不才謹退。

師云若是靈利底撩著便休去似這般漢千里万里去也有什麼救處進前退後納個如何醉人相似有什麼衲僧氣息既然如此且宗門中事作麼生諸和尚到這裡也湏是箇漢始得大不容易兄弟鼓山不惜口業向汝諸人道不假記一字亦不用一功亦不用眨眼亦不用呵氣大坐著便紹却去諸和尚且道紹什麼為復紹佛紹法紹禪紹道紹佛向上事涅槃後句若紹此句得為大妄喚作望上心不息与諸兄弟了無交涉於諸人分上作麼生紹普請驗看是什麼為復是凡是聖是毗盧師法身主在什麼處居住什麼年月有渠方圓闊狹長短大小試道看還有絲髮大物觧盖覆得麼還有分毫許間隔得麼向阿那裡抄向阿那裡寫諸和尚與麼顯露與麼節要何不直下便承當取又更頭入他言句裡意識中學有什麼交涉不見道意為賊識為浪走作馳求終無歇分若自不具眼就人揀弁卷子裡抄冊子裡寫假饒百千萬句龍宮海藏一時吞納盡是他人不干自己亦喚作識學依通猶如水母倩蝦為眼無自由分亦如盲者辨色依他語故寔不能弁色之正相若是經律論他自有人在所以鼓山尋常道經有經師律有律師論有論師有函有號有部有帙白日明窓夜附燈燭自有人傳持在禪師作麼生還有人道得麼試出來道看時有斈人問如何是目前顯現底機師云道什麼學人再問師喝出問四十九年前即不問四十九年後事如何師云句超方外千聖難追問常辦無念者如何云関闍梨什麼事斈人常辦於此師云莫受屈學云不屈者如何師云有什麼救處問擬心即差不擬心如何体會師云待汝好心問問如何是向上一路師云即今是什麼路學人無對師云去看汝不是這脚手問如何得不辜負於師師云汝有什麼罪過師云諸和尚與麼問還會麼還識辨緇素麼鼓山向前見一兩個長老被人問著維摩意作麼生他便眼孔定動地恰似個泥捏聖僧相佀有什麼交涉還當得本底事麼若言當去何不立取維摩傅大士為祖師問取露柱聖僧即休何故更用達磨與麼來所以皷山道凡聖不到今古那追不唱言前寧談句後他家諸聖興來盖為人心不等遂展多門為病不同處方各異在有斥有居空破空二患既除中道湏遣直道釋迦掩室居士毗耶大士梁時童子當日一問二問三問盡有也是衲僧分上事作麼生還有人道得麼試出來道看不可說君說臣說父說子得麼諸和尚古人是事不淂立個君臣父子外進內紹是功紹得了非功合是功合得了非功盖為中下之流權施此句所以鼓山道君臣父子盖為成持立事立功以明緇素既隨中下湏合湏同得合得同無人辨識當与麼時還有肎重者麼有當荷者麼有這邊那邊麼若有還是托開去也更有一句作麼生敢道托開麼莫錯會好到這裡湏是個沒意智漢殺人不眨眼漢始得若是鈍根底只向言句上脫去爭能會得時有學人問得句忘言時如何師云即今得什麼句學云不是西來亦非自己師云吐却著問峭絕無依時如何師云病鳥栖蘆斈云直得醒醒還有紹處也無師云亦不関闍梨事問如何是真寔人躰師云因什麼得到與麼地問未到玄源如何究理師云相去多少。

師云更有作家解問者出來良久無人師云入到石門何處得如許多疑來重。

師別日上堂云諸和尚古人道佛之與法是建立化儀禪道兩名是止啼之說名不干事事不干名依執滯名於他玄隔所以鼓山曾向兄弟說句不當機言非展事承言者喪滯句者迷得魚忘筌得意忌言借綱求魚魚非網也所以道教排不到祖不西來盡坤人口到這裡百雜碎直道十二分教唱不得凡聖攝不得今古流不得言句該不得與麼道也只為他向化門裡作活計事湏與伊拆開若是箇漢捴未通這消息向伊與麼道被伊驀口摑尿沸作麼不可恠他也雖然如此據什麼道理所以鼓山道更有一人不跨石門不跨石門事作麼生諸和尚眾中上有江西湖南幽燕魏府三千五千一萬里地盤山涉嶺既到這裡高山頂上終不為看山翫水無非决擇万刦千生事故委萬刦千生事也只在如今如今安即如今便安徹只如今便徹忽若眾中有一人大肎去大安樂去是不虛食人之施不辜於己不負於彼去住自由出入無難盡坤無敵宗風不隊後進有依所以古聖道若有一人悟道地神報虛空神虛空神報非想非非想天相告報云下界有人得道有濟人之分天上人間相慶賀盡是諸和尚分上更弱於阿誰既然未得如此便湏兢兢惕惕如臨深泉如履薄冰時不可延命不可待似個當風燭子[颱-台+弗]地脫去也如今且不如休去歇去身心淳朴去似一亘長空去時中莫問但且與麼去鼓山所以道明道為之德不間為之行德行俱今時断是今時更有一人作麼生到這裡也湏自有來由得莫記他人言句就人揀辨終無自由分於諸和尚作麼生出來啇量時有斈人纔禮拜起云某甲咨和尚師云吔學人云輪中不轉時如何師云重。

師云諸和尚更有什麼事出來問良久無人師乃云揔不出來盖他稍緊不相共扶持致令如此有江西湖南諸處學師僧好織造底出來莫道鼓山口似楄擔只慮埋沒宗風走作兄弟但出來待與捏些子時有學人問心珠不曉未明請師一照師云坤不掩尓自徒迷問作何方便得紹師宗師云岸谷無風徒勞展掌學云如何即是師云錯也問萬機不湊本事何來師云傷機之患千聖難除問四面松林如何是直路師云岳秀千枝盲龍不辨問即今如何唱師云洪雷一震蟄戶無私仁者作麼生問事未明如何明得師云鏡中無影演若自迷問如何是鼓山師云眾岳難偕學云還許斈人躡也無師云汝試下足看問如何是諦寔一路師云一句迢然古今難辯問彼無消息如何知音師云汝自罪過我不將來學云還有為人處也無師云与麼即戒鼓無擊問巨海驪珠如何取得師云來言雖重不賞鋒珪問十二時中不涉緣塵如何據驗師云浪息千江孤輪不隊問如何是鼓山正主師云岳不明根迷人自重問如何是目前一路師云耶舍掌不得問如何合得諸聖位師云玄直渠不踐千聖位在什麼處問步步進前如何得達祖意師云鼻地人難古人卸臂當為何事師云方外之說仁者難知。

師云諸和尚鼓山與麼東道西道亦不辜兄弟只是教緩然即如此奉勸諸和尚莫斈言句走作兄弟昧却兄弟直饒通得也只是箇識路中人不見古人喚作食瘡膿鬼喫涕涶鬼喫不鬼未喚作人在諸和尚莫與切不得乱呈觧數若乱与被鼓山聲鍾集眾向脚跟下尋著勘著無去處二十楖[木*栗]擗脊[打-丁+豈]莫道不道更有什麼事出來無事各重。

師上堂云諸和尚上來為什麼有什麼苦屈底事有什麼不了處還有疑者麼若有即出來與兄弟定當時有斈人問承古人有言橫說竪說未知有向上一重関捩如何是向上関捩師便打一棒問如何是宗門中事師便側掌問如何是鼓山一路師云即今是什麼路問承古人有言妙旨迅速師側掌云住住學云和尚為什麼不道師云且行脚去問目前一句如何曉得師云什麼處不曉學云爭奈這箇何師云這個是什麼問如何得成道去師云顛作麼斈云不如何得成道師云這鈍漢問根性遟廻如何用功師云功即不得斈云為什麼不得。

師云向什麼處功問[泳-永+(從-彳)]上宗乘以何為的師云無的學者憑何師云汝曾學得多少來斈云與麼即不[泳-永+(從-彳)]今日去師云[泳-永+(從-彳)]什麼處去斈云待有去處即咨和尚師云有什麼交涉問如一燈燃百千燈如何是一燈師云是什麼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云莫少去就問古路無踪如何進步師云不是途中客進什麼斈云向去者如何師云無闍梨下足處斈云捴不與麼時如何師云莫自恥問自古相傳窮其際師今妙有示何人師云岳秀靈芝異學云異底事如何師云過也問如何是直下事師云莫自欺斈云不自欺事如何師云還返仄麼師云諸和尚還會麼此事不露盖為塵沙刦來多游異逕所以於自事却成違背如今若欲得易會麼但是[泳-永+(從-彳)]前記持食噉之事一時瀉却著身心純靜去一片去忽被道伴觸撥著此事便發明去所以鼓山曾向兄弟道譬如一池沼眾人共臨但把杖攪其水覓見形影了不可得轉渾轉濁所以傍邊有一人便問汝与麼攪作麼云我要見形影便被与一咄這癡漢汝与麼攪驢年去任經塵沙刦無有見期汝但一時放下杖著各自休歇去良久中間波澄浪靜沙土自沉非但形影森羅万像悉現其中這裡便湏問得這水始得咄這水還照也無若道照亦是汝与麼道若道不照亦是汝与麼道水道什麼雖然如此湏問得水有水句若問不得問者無功這箇便是驗兄弟處還有人道得麼出來良久無人師乃云今日說這多多無事久立重。

師上堂大眾已集時有斈人問承古人有言寂是法王根動是法王苗如何是法王師云是什麼問承和尚有言直下猶難會尋言轉更[賒-示+未]如何是直下事師云[賒-示+未]也斈云還許學人進步也無師便喝出問學人在塵還有出身處也無師云汝即今在什麼處斈云与麼即任運隨流也師云莫鬼語問進者不明請師一撥師云近前來与汝撥學云謝和尚指示師云碗鳴聲作麼問如何是大悟[序-予+丘]人師云不囑學云為什麼不囑師云不向悟中問不起千座請師掣電之機師云醉作麼問如何是無價師云莫妄想問如何是不假言說苐一義師云放汝殘生問不辨古機如何建立師云不立學云如何即是師云是即非學云為什麼如此師云虧闍梨什麼處問生死海廣如何得渡師云汝即今在阿那邊問如何是妙旨師云如何不妙旨問如何是徑截一路師云這瞎漢斈云与麼即斈人得問力師云畫篋不曾呈。

師云汝莫一向於途路上走無有了時一等行脚直湏身心淳朴日夜懇苦救取徹始得莫只是問得一言半句便將當自胸襟賺汝只如兄弟行脚來還曾遇什麼老宿發覺囙什麼道伴得入還得嗄地大省也未若有出來便定得兄弟虛之与寔向這裡下得一句盡坤撼不動這個便是諸兄弟不虛行脚底事只如盡坤撼不動句作麼生下試出來道看若也未得如此奉勸兄弟直不得念言念語明朝後日覔個歇處不得有事近前無事重。

師有時上堂云當人分上各有與麼事為什麼不承當取又更上來覓什麼近日多見師僧入樷林只是斈經斈論於事有什麼交涉時有學人問既不許看經又不許讀外書如何是大曉一句師便打一棒問己事不明乞師指示師云什麼刦中曾昧問目前一路如何指的師云目前是什麼問如何是大道之源師云不囑斈云為什麼不囑師云不是源中事問古人道但得本不愁末如何是本師云是什麼問波澄浪息為什麼摩不現師云汝且喚什麼作摩學云与麼學人退一步師云汝無端進前退後作麼問凡有言句盡是与虵畫足如何是不畫足師云放汝二十棒學云今日得遇和尚師云莫鬼語問風不鳴條雨不破塊時如何師云闍梨分上作麼生斈云却請和尚道師云屈汝什麼處問如何得不徇諸有師云関汝什麼事問欲出輪廻如何得出師云即今在什麼處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云佛法大意即且置問如何是本來心師云如今是什麼心問如何是直下事師云尋言轉[賒-示+未]問寂是法王根動是法王苗如何是法王師云関闍梨什麼事學云為什麼不関師云根苗俱不得問無風為什麼注注波生師云什麼處得來學云即今有師云把將來問十二時中如何行履即得决定師云我道坤不跨足學云如何進向師云若進向即跨足斈云畢竟事如何師云中不踐。

師云諸和尚問得百千句亦不干自只如仁者自事作麼生莫只向這邊那邊經冬過夏囙循度日無有了時塵沙刦來流浪生死如汲井輪略無停息今生既得人身又是男子又得出家僧相圓俻不窮講肆擁毳入樷林這個便是昇騰之時除疑惑之時得大無畏之時得大自在之時各自清白取更弱阿誰各自努力歸堂重。

師別日上堂云諸和尚有什麼病敗什麼處欠少亘古亘今恒然如是何湏向長連牀上癡兀兀地便當得去汝但於一切處驗還出得汝去處麼不見古聖道如人在空如魚在水或行或坐不離於空[這-言+羊]流順流不離於水既然如此且合作麼生兄弟莫自受屈莫自淪自溺既到這裡不奈何也只成一場妄想有什麼事出來時有學人問如何學即得不昧真機師云什麼刦中曾昧問事未明請師直指師云瞎却汝淂麼問生死沉淪如何得出師云在裡許多少時問盡令提綱猶是野干鳴如何是師子吼師便擗口打問六國不寧如何整葺師云古殿不曾坐什麼處不寧學云如何領會師云是汝不會問如何是大圓鏡師云不曾照斈云辨者如何師云不曾照辨什麼問於當人分上如何發言師云不是途中客發什麼言學云還與麼道也無師云是汝与麼道問此座高廣吾不能昇未審什麼人昇得師云得此病來多少時斈云便請和尚藥師云這鈍漢問己事未明如何明得師云彼常不隱鏡指顏開問[泳-永+(從-彳)]上諸聖還有不依師者無師云闍梨囙什麼人師云兄弟諸聖興來盖為人多錯會言佛演法祖唱玄微只為夙昧天機致使迷倒所以教排不到祖不西來仁者分上作麼生各自有与麼事莫自退屈莫只踏步向前覓若覓即失若親即踈塵沙刦來未曾有一捻土觧盖覆得兄弟各自努力重師於佛殿前上堂大眾雲集。

師登座顧視大眾乃却起立頃間便法堂[泳-永+(從-彳)]師到法堂後師問僧投機不辨隔岸難明仁者作麼生其僧無對便問如何是不假言說弟一義師云馿年會淂麼問強弱即不問如何是平常之道師云囙什麼得到与麼地斈云還得平常也無師云莫碗鳴聲問宗乘中事乞和尚提撕師云是什麼師却喚近前這個是提撕汝喚作宗乘中事即不得斈云未審宗乘中事如何師便打一棒問如何是西來意師云石人笔下看問如何是作家師云行脚為什麼學云与麼即專甲不疑師云何處得作家問如何是[宋-木+取]初一句師云什麼處收拾得來問如何是末後一句師云自鈍致作麼問如何是鼓山切急為人處師云謾汝得麼問臨行之際乞師一言師云終不敢鈍致汝問千年松樹尚有偃枝學人雖披入眾衣未曉出塵路乞師方便師云九霄雖異世碧逕杳難同問堂堂地來時如何師云堂堂不奈何問己事未明如何為驗師云乾坤不掩時人自迷問如何是學人立足處師云不從諸聖得學云便與麼去時如何師云猶是時人進向處學云不落進向事如何師云還返仄麼。

諸和尚大凡行脚須識辨宗風莫只是尋言逐句無有了時雪峯和尚道三世諸佛不能唱十二分教載不起所以鼓山道有一人與麼來捴未曾通這個消息向伊與麼道被伊把黃泥驀口塞還恠得他也無恐人乱塞人口所以道鼓山有不跨石門句作麼生道到這裏須是其人莫乱道時有學人問如何是不跨底事師以拂子驀口打師却問還會麼學云不會師便咄云不是這脚手。

師云若己事未露就人揀得卷子裏抄冊子裏寫有什麼用處不如明取自己事明道為之德不間為之行德行俱備今時断更有一人作麼生諸和尚也莫泥水不分清濁不辨末法時代天下交馳兄弟得共林泉與道伴一處嚙嚼此事也須慶幸始得直須曉夜懇苦莫虛度光陰各歸重。

師於三門前上堂問僧有一人從水塘頭來便轉去汝作麼生學云和尚也須許他始得師便擗脊棒汝作麼生學無對師云不才謹退也是略虛漢問如何是不假言說第一句師云放汝三十棒問不起于座如何是掣電之機師云醉作麼問凡有言句盡落標指如何是月師云還識羞麼問據何眼目消得人天應供師云瞎漢問未達本源如何履踐師云相去多少學云爭奈學人疑何師云阿誰罪過問只在途中請師指示師云在途中多少時學云謝和尚指示師云莫塗污人好問苦澁處請師道師云收取好問十二時中如何履踐即得不辜於自己師云直須不辜於自己問澄源浪靜為什麼真形不現師云什麼處收拾得學云究竟如何師云非究竟不與闍通學云豈無方便師云方便是什麼人分上問承和尚有言不許學人揀話又不許擇話如何行履即得不違和尚所囑師云還自耻麼問九霄峯外月室內一輪燈如何是一輪燈師云岸谷無風徒勞瞪目問名言妙句教網所詮不涉三科請師直道師云肘後不曾傳問十二時中如何究竟生死師云將生死來學云與麼即無究竟處師云與麼語話問叅禪學道須是其人學人與麼來請師直道師云瞎顛作麼學云謝和尚指示師云放二十棒問人人盡言請益未審和尚如何拯濟師云鼻地人難肯問作何准則即得不背於古師云不可諱去也學云謝師指示師云便被吃棒問千手千眼阿那個是正眼師云用正眼作麼問如何是目前機師云即今是什麼機學云不會乞師指示師云殻地人不踐問二邊不立中道不存是如何師云即今在什麼處學云豈無和尚為人處師云教我為阿誰學人屈什麼處師乃与杖問古人道相逢不擎出舉意便知有如何是舉意便知有師云阿誰舉問如何是學人最親家切處師云妄想作什麼學云還得當也無師云取好什麼語話問作麼生是木馬石人騎不背空王印師云泥牛步處盲者徒施問作麼生是動容揚古路師云不欲得啇量問作麼生是別傳底事師云蝦蟇口不得。

師云諸和尚各自有与麼事莫受屈未曾欠少未曾有寸土觧盖覆得汝為什麼却不會去更踏步向前覓途中踐士不曉室中且室中事作麼生只欲得人說是汝自事為什麼却不會唯是他人屋裡事捴會得只是傍家吃老師涕唾向意識裡作觧有什麼交涉行脚不遇其人所以道苦屈在初記着一字歷刦作野狐精若靈利底不假老師多多久立各自努力重。

師有時上堂云時時与麼打鍾打鼓上來覓什麼有什麼苦屈底事不見古人道捴是一隊吃酒糟漢把棒一時趂下鼓山如今直下老婆心有疑者出來問時有學人問近入樷林不會乞和尚慈悲指示師云我不敢誑謼汝斈云不誑謼事作麼生師打一棒問如何是徑截之言師云[宋-木+取]徑斈云如何是不假言詮師云即今有多少問承古人有言有相身中無相身如何是有相身中無相身師云即今是什麼身斈云如何是無明路上無生路師云即今是什麼路問斈人貧請師拯濟師云有什麼事學云爭奈貧何師云論刦受苦問承古人有言巧說不得只用心傳如何是心傳師云道什麼斈云不會師便喝出問投機便轉是如何師云作麼生轉斈人纔進前師便喝出問大事未辦時中以何為驗師云時中不得步學云如何得相應師云不相應學云為什麼不相應師云不為汝問急切處乞師一言師云調達不得肎問承古人有言大体寬無際小心塵不容如何是大体寬無際師云大小學云如何是小心塵不容師云囙什麼到与麼地問承古人有言一切眾生日用而不知如何是日用事師云這個是什麼人語問二龍爭珠誰是得者師云珠在什麼處問承古人有言一芲開五葉結果自然成如何是自然成底菓師云即今是什麼問[泳-永+(從-彳)]上宗乘請師直示師乃叱之問諸聖未興以何為眼師云闍梨眼在什麼處問和尚慈悲如何体會師打一棒問只如僧問洞山云三身中阿那身不隨於諸數洞山云吾常於此切只如洞山云吾常於此切是墮是不墮師云汝又向這裡美性命問終日動靜為什麼不明自己師云只為終日動靜所以不明學云不動靜時如何師云是什麼問山中和尚纔見師僧禮拜便吃棒意作麼師云囙什麼不行脚去問南泉以手打膝云這裡即易又云這裡即難僧問云只如却手豈不是舉唱宗乘師便以手打膝云此不是舉唱宗乘作麼斈云只如却手意作麼生師云汝自看問如何是第一句師便杖作驀口勢問深深無底淺淺無源時如何師云得此病來多少時也師云近來師僧只愛論說圓說頓所以道經有經師論有論師律有律師有函有号有部有帙白日明窓夜附燈燭自有人傳持在関汝衲僧什麼事汝且道圓為什麼人施頓為什麼人設囙偏說圓得成圓頓本自圓成不因偏說這箇是圓頓教於衲僧分上作麼生各有區分莫滅胡種重。

師勘僧語問古人道嚙鏃擬開口驢年亦不會師云古人与麼道有益師問新羅僧上山來作什麼對云禮拜和尚師云盡世不摽向什麼處禮對云向不摽處禮師云念汝是新羅人放汝二十棒問徑山小師云徑山偈道回首還家不得師云是時人豈不是對云是師云他不得豈不是對云是師喚云嚴闍梨對云地師云是是不有僧製得雪峯實錄云師每至上堂。

良久[(厂@巳)*頁]視大眾遂云是什麼師云雪峯只有此語為當別更有僧云別更有師云案圓也下山去問學人纔施三拜便知有二十下鉄棒未審[泳-永+(從-彳)]上宗乘諦當不謬本乞師方便願垂决擇師便与一下棒其僧堂不肎師云令打鍾喚上勘師云汝道纔施三拜便知有二十下鉄棒豈不是汝与麼道對云是師云还有過否對云有過師云有過不打作麼便与棒趂下山師問修訥維摩座主云文殊讚淨名乃至無有文字語言是名真入不二法門与麼讚还合得維摩意也無對云作麼不得師云維摩意作麼生對云語默平等師云這個是座主与麼道維摩意作麼生座主道不得方乃禮拜問茞上座[泳-永+(從-彳)]麼處來對云[泳-永+(從-彳)]西院來師云西院还接上座也無對云接師云西院作麼生接上座對云問專甲道是什麼師云西院与麼問上座對云是師云識得上座也對云与麼即不得未審西院意作麼生師云是什麼問淨道者云古人道這裡即易這裡即難這裡即不問這裡事作麼生對云還有這裡那裡也無師云此猶是這裡事也道不得吃棒趂下山師云這漢向後覓個死處不得。

先問諸院老宿語師与囷山上雪峯囷山問共和尚闘行師云輸也歸時下舩問共和尚闘舩師云若道聞舩也是輸也囷山云重重失利師与長慶入佛殿見佛前鉢盂捻起云家常師云何得又更無厭師却捻起問長慶長慶云飯未熟師云太悋惜生長慶云穩便即取師云恰是師問保福古人道是不是非不非是即龍女頓成佛非即善星生陷墜与麼道還是非不是非保福云未却是非師云与麼是非有什麼了時師見保福共僧在茶堂說話師云莫葛藤保福云葛藤即不得啇量佛法還得也無師作摑勢保福云過在什麼處師又行一摑問東使只如仰山祗對溈山於面前與一畫意作麼生東使云作家麼師云兄真箇與麼作麼生東使云日可冷月可熱彼師攔胷與一托問翠嵓古人道無端起佛見聞法想被佛威神力故左降二鐵圍間作麼生是二鐵圍翠嵓云起佛見聞法想。

師云起什麼佛見聞什麼法想無對問大普云於万像中還有自己否老宿云有師云這箇豈不是燈籠云是師云識得老兄也師共長慶囷山在道塲院見托真郎君來長慶問見說郎君是中塔還是否郎君只在面前立長慶云何曾是中墖師云正是中塔囷山云不是中墖保福指雪峯上院主山問長慶教中云妙峯頂莫只這便是否長慶云是即是可惜許問師只如長慶與麼道意作麼生師云若不与麼紅旗遍野白骨連山。

前後帝王問訊語

忠懿王入万嵗寺見佛像指問師云是什麼佛師云請大王鑒王云鑒即不是佛師云鑒即不是佛是什麼惠宗見師不安問莫是時節至否師云即今是什麼時惠宗云與麼即無來去也師云亦是聖躬與麼道又囙志上座說云昨夜見天王面前現惠宗問因什麼不向專甲面前現師云却是陛下見。

少帝遣內臣送書上山只乃封題而師覽而神之尋內臣拜辞師云聖人若問如何祗對師云但道盡坤有所依(師在雪峯日往來州問盤龍侍中疾其時乎司徒聞到司徒令傳語云[婁*殳]日四大不安風勞發動師傳語云此是司徒句即今司徒在阿那大中无對)

清源王太尉問安國了院主云刦火洞然向什麼處回避院主云這裡回避太尉不肎自代云不回避進云為什麼不回避太尉云他不出頭回避什麼師云什麼處見他道不出頭師囙与清源王太尉說話云但是世間一切雜學底事盡是網太尉云只如今還網得也無師云太尉太尉乃展手云即今有什麼師云只這一網亦不少太尉舉南陽喚侍者事趙州云如空中書字雖然不成而文彩彰師云只如與麼道是宗國師不宗國師太尉云宗与不宗俱是彰也師云只如趙州意旨作麼生太尉云不辜負趙州師云此是句也趙州意作麼生太尉云作麼師云彰也趙州意作麼生太尉無對。

偈頌七首

直下猶難會尋言轉更[賒-示+未]論佛與祖特地隔天涯

有曲無絃索宮啇調不同若人纔和得拍拍盡為龍

綵笔除裝色更濃針[打-丁+毛]瘡患理難同維摩昔日何事[泳-永+(從-彳)]西土却還東

何事[宋-木+取]堪依岩中獨坐時路險人難到巒高鳥不飛

白雲長滿洞論刦未曾虧不話曹溪旨焉千道者機

石室周圓慶多有人不到復如何待封此樣呈諸友開時只好呵呵

十八郎殿下送綵毬上於方丈頂挂便請偈

眾綵裁成工多妙[宋-木+取]殊収歸方丈裡長翫一明珠

十八郎殿下又送偈上國師兼請和

無形無本亦無名日用驅驅不暫停對面向人多不識縱橫自在轉分明

權時來寄君家宅万種千般是事能認取當來真本一時拋弃事皆行

國師畣

建化開遮假立名無名之說亦難停其中薦得非干識朗月當空不自明北京秀長為澤南[泳-永+(瓜-、)]傳宗祖諱能黃卷暫詮呼作性湏教外有別行

古尊宿語錄卷苐三十八     士二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77 冊 No. 1710 古尊宿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