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古尊宿語錄卷第四十      士四

僧錄司右闡教兼鍾山靈谷禪寺住持 淨戒 重校

智門禪師(大鑑下八世嗣香林)

智門禪師諱光祚師上堂良久師顧視左右云莫有作家戰將出來雖然如是風不來樹不動時有僧問十地菩薩見性如隔羅縠秖如初地菩薩又隔什麼師云須彌山進云如何透得師云三生六十刼問一機未發如何辨其語脉師云大眾可驗僧云學人如何進向師云退後三步問格外稱提請師舉唱師合作麼生進云與麼則承指示也師云莫妄想問曹溪路上還有俗談也無師云六祖是盧行者因舉僧問香林雲門親的旨今夜囑何人林云涅槃經僧云與麼則親的林云末後品時有僧問師涅槃經意旨如何師云大喻八百小喻三千進云末後品意旨如何師云雞足三峯頭倒卓又云會麼僧云不會師云直待彌勒下生來問師子返躑即不問虎頭生角時如何師云生得幾箇進云漝麼則學人退身三步師云龍頭蛇尾問如何是大乘修行師云擔枷帶鏁問既是龍居未審龍在什麼處師云眼下一帶青僧云學人未曉此意如何師云瞎。

上堂云汝若進一步即迷其理若退一步又失其事若也寂然地又同無性作麼生免得此過所以古人道明知與麼故合不犯正當與麼時切忌傾倒著便下座。

問古人拈起拄杖意旨如何師云看樓打樓進云放下拄杖意旨如何師云百雜碎問聖僧為什麼被大蟲咬師云不錯問如何是離却藥忌一句師云口是禍門又云叉手當胷問魚游陸地時如何師云取死不遲進云却下碧潭時如何師云鑽泥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云天寬地窄進云見後如何師云地窄天寬。

上堂云德山入門便棒臨際入門便喝且道山僧者裏用箇什麼還有人委悉麼不如歸堂向火重。

上堂云三兩日來好春雨可謂霶[雨/(湤-方)]凢夫人見水是水天人見水是琉璃魚龍見水是[宋-木+屈]宅餓鬼見水是火衲僧家喚作什麼若喚作水又同凡夫見若喚作琉璃又同天人見若喚作[宋-木+屈]宅又同魚龍見若喚作火又同餓鬼見是尋常還作麼生所以道若是得底人道火不燒口道水不溺身每日喫飯還少得一粒麼又古人云終日著衣喫飯未曾咬著一粒米未曾挂著一縷線雖然如此又須實到者裏始得若未到者田地且莫掠虛問諸法寂滅相不可以言宣時如何師云好箇問頭進云漝麼則帀地普天師云更是一堆問威音王前是什麼人先悟師云何不問露柱僧云便漝麼會時如何師云二頭三手問威音一響妙色彰時如何師云兩重公案問既是普眼為什麼不見普賢師云弄巧成拙問學人有龜毛拂子將奉師時如何師云老僧有兔角拄杖與闍進云與麼則進貢得賞也師云三十年後此話大行。

上堂云諸上座且得秋凉正好進道决擇還有疑情出來對眾大家共啇量理長處就所以趙州八十尚自行脚秖是要飽叢林又且不擔板若有作者但請對眾施呈忽有騎墻察辨呈中藏鋒忽棒忽喝或施圓相忽象王廻旋忽獅子返躑忽大作師子吼忽抝折拄杖忽掀倒禪牀但請施設還有麼眾無對又云若是宗門中兒孫須贍祖師機方可是祖師苗裔不可喫却祖師飯著却祖師衣趂謴過日便道我是行脚僧者箇秖喚作名字比丘徒消信施閻羅王久後徵草鞋錢有日在莫道我得便宜忽然一日眼光落地入地獄如箭射又圖箇甚麼各自著便宜又不是憨漢也久立。

因嵗朝上堂云斬新日月特地乹坤人人盡加一嵗露柱年多少還有人道得麼對眾道看若道不得山僧與註破也秖是甲子會時有僧問大用現前不存軌則時如何師云為什麼趯破脚指頭問日用而不知常用事如何師云兩重公案進云漝麼則更不運步也師云草鞋底穿問如何是學人自己師云問底是誰僧云學人請益師云也是作賊人心虛問絕功勳處如何履踐師云更買兩緉草鞋進云漝麼則退步也師云太少在問如何是如來禪師云橫擔拄杖緊繫草鞋問如何是祖師禪師云上大人又云會麼僧云不會師云不會且順朱問眾生有難炭庫裏藏身諸佛有難火裏藏身衲僧有難甚處藏身師不是衲僧問既是龍居為什麼不降甘雨云踈田不貯水進云漝麼則眾生無頼也師云悲龍爭柰何問國師三喚侍者意旨如何師云憐兒不斍醜進云國師辜負侍者意旨如何師云美食不中飽人飡進云侍者辜負國師意旨如何師云粉骨碎身未足酬問三身中那身說法師云闍棃鼻孔塌進云因什麼如比師云謗斯經故獲罪如是問既是諸法寂滅相為什麼却有真說師云話墮也進云寂滅相又何在師云不在口裏問如何是一大事因緣師云問取目揵連進云學人不會乞師再指師云舍利弗當知進云未審如何領會師云大佀不齋來問作麼生是和尚歇人一句師云待闍棃不漝麼來即得僧云秖如漝麼來還得休歇也未師云驢年問盡大地人各置一問問問各別未審和尚如何祇對師彈指一下進云未審還副得他問也無師云隋州紙貴問如何是一合相師云明鏡當臺進云如何是貪著底事師云胡是胡漢是漢問從上古德以何酬効於師承師云驗在目前進云漝麼則心不負人面無慚色師云為什麼辜負我僧云和尚也須領話師云放三十棒問承教中有言譬如摩尼寶殿三角常隱一角常現如何是常現底一角師云險。

上堂云數日好雨且道雨從什麼處來若道從天降那箇是天若道從地出喚什麼作地若更不會所以古人道天地之前徑時人莫強移箇中生解會眼上更安錐。

上堂云茫茫宇宙人無數幾箇男兒是丈夫且道男兒與丈夫是同是別所以古人道佛法無多子其中難得人且道難得什麼人秖是難得不會佛法底人眾中還有不會佛法人麼若有吐露箇消息來看所以黃梅七百眾却被行者傳衣得法去且道行者還會佛法麼故知籌盈石室童子悟道又何關多口衲僧之事問如何是大通智勝佛師云言無再響進云如何是十劫坐道塲師云禍不單行進云如何是佛法不現前師云金屑雖貴進云如何是不得成佛道師云眼裏著不得問久雨不晴時如何師云蘿蔔不生根進云既是久雨為什麼不生根師云一任呌皇天問如何是形山寶師云有幾條袈裟進云請師指示師云一任亂走問如何是不變異句師云變也進云畢竟如何師云鳬脚長鶴脚短。

上堂云若欲多求恐妨於道秖如諸上座還得道業成辦也未若也未辦千般巧說不益其心萬種思量是何道理所以古人道若無心我也休晴乾不肯去須待雨霖頭問三春去九夏又臨學人未明乞師直指師云打頭破作七分僧云也知師為迷徒切爭柰學人未曉何師云非日月咎問經有方便學人情學人上來乞師直指師云見成公案進云未審學人過在什麼處師云放三十棒問未有世界時還有佛法也無師云少一時不生剩一時不死問拈槌竪拂揚眉瞬目即不問向上一路請師舉唱師云為什麼擔枷過狀進云與麼則謝師方便師云罪不重科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云重疊關山路進云今日一會又奚為師云對牛彈琴問真源無眹兆如何話祖宗師云句裏明人進云漝麼則南山起雲北山下雨師云楊花得暖風問如何是透法身句師云猢猻繫露柱。

上堂云千人排門不如一人關僧便問如何是千人排門師云守株待兔進云如何是一人關師不是者手脚問如何是禪師云最苦是黃連進云如何是道甜底是甘草。

上堂云皷聲纔罷罕遇作家僧出禮拜師云打皷為三軍僧云長蛇偃月休施展匹馬單鎗謾立功師云冰消瓦解僧云諾師云蘇嚕蘇嚕問空王殿中以何為侍者師云樓至佛。

上堂云南泉道自小養一頭水牯牛擬向谿東放不免食他國王水草擬向谿西放不免食他國王水草不如隨處納些些他惣不見所以雲門大師道平地上死人無數過得荊林是好手直饒截断凢聖及盡有無也秖是老鼠入飯甕未知有向上一竅在便有僧問如何是向上一竅師便打云我早是將一塊屎驀口抹了更來咬我手作麼僧擬議師便趂。

上堂云神方秘術子父不傳山僧有箇藥方黑豆好合醬便下座。

問如何是色空師云薤園裏賣葱問應化非真佛亦非說法者未審是什麼人說師云露柱口脣問如何是無底鉢盂師云挂向壁上進云未審將何齋粥云瓦椀竹筋問如何是佛云抱贓呌屈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山雲野雉問如何是然燈前師云空劫無閑人僧云如何是正然燈師云火星入牛斗進云如何是然燈後師云衲僧天下走問學人有一問未審師還荅也無師云南地鵠北地狐進云意旨如何師云三月裏看問善財入樓閣是何時莭師云末後殷勤進云畢竟如何折倒師云不如退後三步僧云恁麼則古人不先今人不後師云秦王擊缶問終日切切秖為庭前殘雪如何得雪消去師云相次春來進云恁麼則紅輪起處底穿盪盡師云雪上更加霜問閉門造車時如何師云還得成就也未進云出門合轍時如何師云魯般門下問承教有言一人發真歸源十方虛空悉皆銷殞既是虛空云何銷殞師云歸源者合知進云恁麼則一漚生處眾波同師云細看前話。

因李都尉奏師紫衣到日上堂僧問皇恩達降紫服新披未審師今將何報荅師云頭戴天脚踏地進云恁麼則知恩報恩也師云也是老鼠喫鹽問照日絲綸自天而降皇恩極大師將何報師云大好天凉進云與麼則雲龍會合日月重明師云閑言語師乃云問話且止斯日皇恩且道自何而降老僧本志弊衣遮幻質糲食補飢瘡無何都尉聞天榮頒紫服著即又違本志不著又負天心挂不挂且致道祖師挂什麼衣若也委悉許上座終日著衣未曾挂著一縷絲終日喫飯未曾咬著一粒米若不委悉看老僧今日披衣去也遂乃披衣或云登天不假梯徧地無行路正當漝麼時向什麼處安身立命或云千人排門不如一人關還有人關麼試對眾道看若道不得且在門外或云日來月往瘡痍轉多將什麼醫得若醫不得作麼生柰者瘡痍何或云三十年前即不問三十年後不用將來正當即今還道得麼若道不得一處不通兩處失功或云荊叢林則不問出身一句作麼生道或云頭上霹靂則不問雲開雨散道將一句來或云天下行脚道我叅禪道禪是什麼義或云日裏來徃惣不疑著半夜裏道將一句來或云橫擔拄杖則不問針筒鼻孔裏道將一句來或云鉢盂無底成得箇什麼或云狂象無鈎將何制勒若制勒不住莫教犯他苗稼或云天降時雨為什麼枯木不生花或云天地及日月時至皆歸盡作麼生是透脫一句或云出身一句則不問三家村裏道將一句來或云衲僧須是透得名身句身方可具得衲僧一隻眼還有道得底麼或云滿口道不著底句還道得麼或云仰面看天為什麼不識月或云低頭拾芥為什麼不見地或云初秋夏末遊山翫水且從驀劄一問快道將來或云出門一句不問萬里無雲道將一句來或云險峻路上則不問平田莊裏道將一句來或云黃卷赤軸則不問衲僧分上一句作麼生道或云直得凡聖情盡未是衲僧本分事且作麼生是衲僧本分事試通箇消息來若也道不得莫道龍居相埋沒好。

綱宗歌

昆明池裏失却劒曲江池內撈得鋸[齒*(虎-儿+且)][齒*(虎-儿+且)]齖齖且過時莾莾鹵鹵河沙數糲竭莭拽路布刢利衲僧通一路師子不捉麒麟兒猛獸那堪牀下顧摩斯吒入水去者廻休吐黑雲霧俊鷹俊鷂摶天飛鈍鳥籬根捱不去佛祖言休更舉直饒格外猶未許見成公案早多端那堪更涉他門戶夜烏鷄誰捉去天明戴雪遭指注胡蜂不戀舊時窠猛將那肯家中死

三巴鼻。

座主巴鼻休誇不二維摩一默文殊失利

衲僧巴鼻高原陸地不生蓮花豈容香氣

禪師巴鼻師子遊戲水漲舩高蒱牢贔屓

示眾。

何物苦求而不得何物不求而自來何物鐵槌打不破何物夜合而晝開若人不會山僧意琉璃寶殿生青苔

因事二首。

左轉復右轉身被摩訶衍放下搆深泉不論深與淺猛爐中看月輪急須着眼莫因循若未垂得勞生手如何出得光身

世尊陞座文殊白槌。

文殊白槌報眾知法王法令合如斯會中若有仙陀客不用眉間毫相輝

汾州莫妄想。

馬祖出得一汾州妄想如雷播九州禪若無衲子眼多於海上覔浮漚

雪峯鼈鼻蛇。

鼈鼻事難提當陽薦者迷舉頭錯入草嶺上鷓鴣啼

雪峯輥毬。

象骨輥毬孰辨機一千五百幾人知眨起眉毛千萬里須是吾門師子兒

僧問雲門如何是吹毛劒門云祖。

吹毛寶劒問雲門來者投機豈更存路逢劒客如何也甑人擕首向南奔

僧問雲門如何是和尚家風門云有讀書人來報。

在處叢林有家風且與雲門事不同門外若有讀書者任是顏回亦不通

僧問雲門如何是祖師西來意門云日裏看山。

日裏看山也是常西來祖意謾啇量金毛獅子稀逢有多是狐狸喚作狼

雲門抽顧。

雲門抽顧笑嘻嘻擬議遭他顧鑑咦任是張良多計策到頭於此亦難施

大隨劫火洞然。

切忌隨他不會他大隨此語播天涯真淨性中纔一念早是千差與萬差

大隨烏龜。

如龜藏彰名休向人前弄眼睛一隻皮鞋都蓋却直至如今猶未惺

麻三斤。

麻皮三斤不用秤秤頭那肯坐於蠅一念纔生筋骨露徒勞更覔定盤星

僧問雲門如何是沙門行門云會不得僧云為什麼會不得門云秖守會不得。

若問沙門行沙門行最高若教人會得業性卒難迯

趙州石橋。

趙州石橋本無星水急游魚不易停橋上秖觀驢馬跡誰人敢向御街行

離四句絕百非。

離却四句絕百非作者相諳識得伊跳下禪床便歸去從他鷂子摶天飛

原一寶。

君王之寶實難酬興化形言下一籌兩手展開幞頭脚勑書挂在鳳皇樓

南泉齋次自將生盤去首座前云出生杉山時為首座云無生泉云無生猶是未便過杉山乃召長老長老泉回首云作麼杉云莫道是未。

古老巡堂親掠生渡水行舟不易耕莫道無生猶是未纖毫不了亂縱橫

問長慶有問有荅賔主歷然不問不荅時如何慶云相逢盡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見一人。

人人盡道我心休問著何曾有地頭口說心違瞞自己業河迅速任漂流

眾手淘金。

眾手淘金得者誰纖塵窒礙豈能為洪波浩渺黃金遠一事無成空手歸

古尊宿語錄卷苐四十      士四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77 冊 No. 1710 古尊宿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