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古尊宿語錄卷苐四十二     士六

僧錄司右闡教兼鍾山靈谷禪寺住持 淨戒 重校

雲峯禪師語

舉古

師一日謂侍者曰汝問訊了一邊立地是什麼道理荅云不會師云過這邊立侍者便過師云無端無端。

舉僧問雪峯如何是佛峯語作什麼師云古人與麼道喚作應病與藥放過即不可若不放過這裏下得什麼語僧擬議師以拂子驀口打。

舉法燈禪師初開堂日示眾云山僧本欲跧棲巖竇隨眾過時又緣清涼老人有不了底公案今日出來為他分時有僧問如何是不了底公案燈便打祖禰不了殃及兒孫僧云過在什麼處燈云過在我殃及師云這漢一期與奪也似光前絕後及乎拶著又却龍頭虵尾如今莫有為清涼作王底麼。

舉教中道法身流轉於五道是故眾生現時法身不現乃竪起拂子云這箇是拂子那箇是法身又云這箇是法身那箇是拂子會麼法身吞却拂子拂子吞却法身於此若不會十月仲陽春舉黃蘗一日問百丈云從上相承底事和尚如何指示於人百丈據坐蘗云後代兒孫將何傳受百丈云我將謂是箇人便歸方丈師云怜兒不覺醜然雖如是盡法無民。

舉玄沙和尚一日見長生乃作一圓相云一切人出此不得沙云情知向鬼窟裏作活計生云某甲只恁麼和尚作麼生沙云一切人出此不得生云某甲適來與麼道為什麼不得和尚便道得沙云我道得道不得師云道得道不得緫在玄沙圈繢裏如今還有出得底麼。

舉僧問趙州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示趙州云喫粥了也未僧云喫粥了也州云洗鉢盂去其僧大悟後雲門拈云且道有指示無指示若道有指示向伊道什麼若道無指示其僧因什麼悟去師云雲門不識好恁麼說話大似為蛇畫足與黃門[栽-木+土]翠巖則不然這僧與麼悟去入地獄如箭射。

舉雪峯示眾云盡乾坤大地撮來如一粒粟米大拋向面前漆桶不會打鼓普請看師云雖然匹上不足翠嵓更與葛藤拈拄杖云還見雪峯麼。

舉黃蘗在南泉會裏為首座一日捧鉢盂向南泉位上坐南泉入堂見乃問長老什麼年中行道蘗云威音王泉云猶是王老師兒孫在下去蘗便過第二位坐泉便休師云從來叢林極有啇量或有道湏知黃蘗有虎之機又道湏知南泉有殺虎之威若據與麼說話誠實苦哉殊不知這般老賊有年無德一箇喫飯坐處也不依本分若在翠嵓門下說什麼威音王前王老師更大直湏喫棒了趂出。

舉雲門大師示眾云佛法也大有只是舌頭短師云雲門大師與麼道也是秦州來僧云和尚作麼生師便打。

舉祖師道泡幻同無礙云何不了悟達法在其中非今亦非古師驀拈拄杖云三世諸佛六代祖師天下衲僧鼻孔惣在這裏又打香臺一下云南贍部洲北欝單越。

舉汾州和尚示眾云識得拄杖子行脚事畢師拈起拄杖云這箇豈不是拄杖子阿那箇行脚事復云楖[木*栗]橫擔不顧人直入千峯萬峯去。

舉古者道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且道是什麼物又云水長船高。

舉古者道過去諸如來斯門已成就現在諸菩薩今各入圓明未來修學人當依如是法師云停囚長智養病喪軀驀拈拄杖云什麼處去也。

舉古者道禪非意想道絕功勳汝等諸人作麼生叅。

舉祖師道如來一切法為度一切心我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還信得及麼若信得及止宿草庵且居門外若信不及長連床上有粥有飯。

舉肇法師道智有窮幽之鑒而無知焉神有應會之用而無慮焉古人與麼道也大殺費力爭如諸上座寒即圍爐向火熱即竹林溪畔坐然雖如是我且問畢竟事作麼生。

舉祖師道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道這漢還自救得也未又道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一人傳虛萬人傳實。

舉古者道剃髮著袈裟冝應行聖道自餘閑雜事俱為生死因師云汝等諸人橫檐拄杖撥草瞻風遶天下行且道還曾踏著田地也無僧無對師云虛生浪死漢。

舉瑞巖空寂禪師尋常方丈內自召主人公自云喏又云惺惺著師云鬼窟裏作活計却問傍僧云還識瑞巖老漢麼僧無對師云蒼天蒼天。

舉教中云有智若聞則能信解無智疑悔則為永失師云釋迦老子壓良為賤還甘麼若甘去行脚眼在什麼處若不甘轉身一句作麼生道。

舉智門和尚道何物苦求而不得何物不求而自來何物鐵椎打不破何物晝合而夜開若人會得山僧意琉璃殿上長青苔師云會麼穿破髑髏拶破鼻孔。

師一日僧侍立次師忽召云某甲僧應喏師云過去諸佛也與麼未來諸佛也與麼僧云和尚又作麼生師便打復云來來僧近前師云我早是無端入屎坑裏是屎臰氣也不知。

舉盤山和尚道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無瑕師云這老漢生來莾鹵學處顢頇似地擎山如石含玉什麼處得這消息來。

舉教中道此見及緣元是菩提妙淨明體祖師亦云六塵不還同正覺師云會麼直饒向這裏叅見祖師了更買草鞋行脚三千里外也被翠嵓換却眼睛了也還有不甘底麼。

舉睦州見僧來云見成公案放三十棒師云作賊人心虛。

舉古者道虛堂寂夏修持閉戶踈人恠亦知儂家自有同風事千里無來却肯伊師云說什麼千里無來直得萬里無來鼻孔也在翠嵓手裏僧云和尚只見錐頭利不見鑿頭方師呵呵大笑云道什麼僧擬議師以拄杖趂出。

舉盤山道心若無事萬法不生師云會麼僧云不會師云頼遇不會山僧拾得口喫飯。

舉睦州示眾云放開也在我捏聚也在我師云負入不負出。

舉古人道山河石壁不礙眼光師云作麼生是眼又拈起拄杖打禪床一下云湏山百雜碎即不問且道娑竭羅龍王年多少。

舉舍利弗問須菩提夢中說般若波羅密與覺時是同是別師遂喝云當時若下這一喝免見落三落四須菩提云此義幽深吾不能說此會有勒大士當徃問之師云果然舍利弗遂廻首問弥勒弥勒云誰名勒誰是勒者師云什麼處去也。

舉五洩初叅石頭纔到門便問一言相契即住一言不契即去石頭據坐五洩拂袖便行石頭遂召闍梨闍梨五洩廻首石頭云從生至死只是這箇廻頭轉腦作什麼五洩因而有省師云石頭老坐不定把不住似這般檐板漢教去便休又喚廻頭來却被他塗糊一上道我向這裏有箇悟處驢年未夢見在。

舉古德云擬將心意學玄宗狀似西行却向束徒經累刼終難會會得還歸六道中僧云某甲不會師云苦瓠連根苦甜[瓜-、]徹蒂甜。

舉木平叅洛浦問一漚未發時如何浦云移舟諳水脉舉棹別波瀾木平不契後叅盤龍亦如前問龍云移舟不別水舉棹即迷源木平於是大省師云這漢當初於洛浦言下悟去猶校些子却向盤龍死水裏淹殺後來有人問如何是木平荅云不勞斤斧師云果然只在這裏諸禪德大凢發足超方也湏甄別邪正識辯真偽帶些眼筋始得然雖如是賊過後張弓。

舉趙州問南泉知有底人向什麼處去泉云山下作一頭水牯牛去州云謝和尚指示泉云昨夜三更月到師云若不是南泉洎乎打破蔡州。

舉法眼示眾云識得撜子周匝有餘雲門道識得撜子天地懸殊師云官不容針私通車馬。

舉僧問葉縣省和尚諸餘即不問如何是常今施設省云這驢漢問僧云恁麼則打鼓弄琵琶去也省云捺胃放屁聲師云然則倚勢欺人爭柰事不孤起葉縣失却一蒦眼還有撿點得出麼若也撿點得出翠巖分坐與若撿點不出撗案鏌鎁全正令太平寰宇斬癡頑。

舉祖師示眾云吾有一物非青黃赤白男女等相汝等諸人還識麼師云當時忽有箇漢出來為眾竭力不惜身命便與掀倒禪床喝散大眾子孫也未到斷絕却有沙出來道某甲識祖云既識喚作什麼云是諸佛之本源神會之佛性祖便打云吾喚作一物尚不中更喚作本源佛性此子後設有把茅蓋頭只成得箇知解宗徒師便喝云祖禰不了殃及兒孫如今還有不甘底麼。

舉僧問汾州如何是接初機句州云是行脚僧如何是驗衲僧句州云西方日出夘如何是正令行底句州云千里馳來呈舊面如何是定乾坤底句州云北俱盧洲長粳米飯食者無貪亦無嗔州云將此四轉語驗天下衲僧師云將此四轉語被天下衲僧勘破。

舉保壽開堂三聖為請主纔陞座聖推出一僧保壽便打聖云似恁麼為人瞎却鎮州一城人眼去在壽擲下拄杖便歸方丈師云臨濟一宗掃地而盡因什麼到這裏驀拈起拄杖云什麼處去也。

舉興化一日與同光帝坐次帝云朕[(冰-水+〡)*ㄆ]下中原獲得一寶只是無人酬價興化云略借陛下寶看帝以兩手舒開幞頭脚化云君王之寶誰敢酬價師云會麼真不掩偽曲不藏直有眼者辨取。

舉睦州問僧什麼處來僧云那邊劄州云老僧屈僧云和尚即得州云檐枷過狀擗脊便打師云睦州何用繁詞那邊劄擗脊便打。

舉先地藏問修山主甚處來主云南方來藏云南方近日佛法如何主云啇量浩浩地藏云爭如我這裏插田飯喫師云會麼插田飯喫言中誰辨的午後打齋鐘金剛曾失色。

舉睦州示眾云裂開也在我捏聚也在我時有僧問如何是裂開州云三九二十七菩提涅盤真如解脫即心即佛我且恁麼道又作麼生僧云某甲不恁麼道州云盞子落地楪子成七片師云會麼相罵饒接觜相唾饒水。

舉雪竇示眾云要知真實相為但以上無攀仰下絕躬自然常光現前箇箇壁立千仞師云雪竇與麼為人入地獄如箭。

舉五通仙人問佛佛有六通我有五通如何是那一通佛召仙人仙人應諾佛云那一通問我師云大小瞿曇被這外道勘破了也有傍不肯底出來我要問如何是那一通。

舉古人道牽牛向水東不免官中徭役牽牛向水西不免官中徭役不如隨分納些子師云說什麼納些子盡乾坤大地色空明暗情與無情惣在翠嵓這裏放行則隨緣有地把住則逃竄無門且道放行好把住好。

舉僧叅南院纔入方丈以手指云敗也院乃拈起拄杖度與僧僧纔接院便打師云這僧雖然頂上有光爭柰脚下似漆直饒十字縱橫朝打三千暮打八百。

舉古人道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師云手擎日月背負湏弥即不問新羅國裏一句作麼生道。

舉古人道閙市裏識取天子百草頭上薦取老僧雲門道蝦鼻孔裏毒蛇穿眼睛中且向葛藤處會取師云雲門大師恁麼道大似和泥脫墼若無後語疑殺天下人翠岩今日因行不妨掉臂乃竪起拂子云還見雲門麼。

舉世尊一日於涅槃會上人天普集以手摩胷告大眾云汝等善當觀我紫磨黃金身聸仰令足莫令後悔若言吾滅非吾弟子若言吾不滅亦非吾弟子于時百千萬眾一時悟道師云然則膏肓之門不足以發藥翠岩且作死馬醫等諸人皮下還有血麼。

舉南泉一日問黃蘗定慧等學明見佛性此理如何蘗云十二時中不依倚一物始得泉云莫是長老見處云不敢泉云漿水錢且致草鞋錢教什麼人還蘗便休師云若不同床臥焉知被裏穿。

舉古者道露裸裸赤洒洒四維無遮障上下沒可把師云朝游羅浮暮歸檀特即不問脚跟下一句作麼生道。

舉龐居士問馬祖不昧本來人請師高著眼祖直上覷士云一等無弦琴唯師彈得妙祖直下覷士禮拜祖便歸方丈士隨後云今日弄巧成拙師云且道賔家弄巧成拙主家弄巧成拙還有人揀得出麼若揀得出三十棒一棒也較不得若揀不出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乱春風卒未休。

舉教中云有諍則生死無諍則涅盤師云直得風行草偃響順聲和不求諸聖不重己靈無纖芥可留猶是爭諍法且作麼生是無諍底法。

舉古者道三世諸佛不知有師云如蝕木狸奴白牯却知有師云雪上加霜。

舉德山問龍潭久嚮龍潭及乎到來潭又不見龍又不現潭云子親到龍潭山便休師云識龍潭老麼僧擬議師以拂子驀口打。

僧入室舉僧問趙州萬法歸一一歸何所師便喝僧茫然師却問趙州道什麼僧擬議師以拂子驀口打。

舉僧問智門祚和尚如何是佛門云踏破草鞋赤脚走如何是佛向上事門云拄杖頭上挑日月師乃問僧會麼僧云不會師乃以頌示之鞋穿赤脚走衲僧休大口日月杖頭挑面南看北斗僧便禮拜出師云來來僧乃廻頭師云莫教撞著露柱。

舉溈山祐和尚方丈頌云溈山方丈峭峻難上若人[跍-十+水]著氣如樊將師云作家宗師天然有在僧云和尚作麼生師有頌示之翠岩方丈曾無遮障衲子入來便見和尚僧便禮拜起師云還見翠岩這箇老漢麼僧擬議師以拂子驀口摵。

舉僧問香林如何是衲衣下事林云臘月火燒山師乃問僧會麼僧云不會師云為什麼謾老僧其僧良久云某甲也有箇會處師云香林亦湏喫棒。

小叅舉先百丈因歲暮示眾云一隊後生經律論固是不知也入眾叅禪禪又不會臘月三十日且作麼生折合去師云灼然諸禪德去聖時遙人心淡薄看却今之叢林更是不得也所在之處或聚徒三百五百浩浩地只以飯食豐濃寮舍穩便為旺化也中間孜孜為道者無一人設有十箇五箇走上走下半青半黃會即惣道我會各各自謂握靈蛇之寶孰肯知非洎乎挨拶鞭逼將來直是萬中無一苦哉苦哉所謂般若叢林歲歲凋無明荒草年年長就中今時後生纔入眾來便自端然拱手受他別人供養到處菜不擇一莖柴不般一束十指不霑水百事不干懷雖則一朝快意爭柰三塗累身豈不見教中道寧以熱鐵纏身不受信心人衣寧以洋銅灌口不受信心人食上座若是去直饒變大地作黃金攪長河為酥酪供養上座也未為分外若也未是至於滴水寸[糸*系]便湏披毛戴角牽犁拽[木*巳]償他始得不見祖師道入道不通理復身還信施此是决定底事終不虛也諸上座光陰可惜時不待人莫待一朝眼光落地菑田無一簣之功鐵圍百刑之痛莫言不道重。

偈頌

原居(二首)

挂錫西原上。玄徒苦問津。千峯銷積雪。萬木自廻春。谷暖泉聲遠。林幽鳥語新。飜思遺隻履。深笑洛陽人。

錫西原上。誰同振此風。卷簾千障日。坐石一枝笻。雪嶺書無說。衡陽信不通。廻觀清景外。雲鳥自憧憧。

三印

一印印泥賢愚共知捩轉鼻孔頂上金槌

一印印水徒張唇觜未涉流沙洪濤競起

一印印空明月清風爍迦羅眼齋後之鐘

春日閑居(四首)

林下春時節融融萬物新睠茲和煦力孰不謂通

林下春時節幽居境倍清曉雲分岳色流水帶鶯聲

林下春時節遲遲日漸暄不知謌有道泉石自相便

林下春時節誰同狎此心野花開不盡巖檜冷森森

布袋和(五首)

散誕不拘儀軌終日拖泥帶水茫茫竟未知歸教伊從誰雪耻

困來抱囊無語傍觀盡生疑慮未免開献諸人是甚閑家破

貧道本無遮護舉目知君罔措可憐二月三月是處蜂狂蝶舞

莫訝衣裳破碎入廛且無忌諱橫身要道等人那箇便知圈繢

日暮愛游貧里豈是圖他小利分明報人臘水氷霜滿地

和泥合水(五首)

余有一道千聖不到北走南奔相頭買是何之道雲橫碧嶠

余有一辨風生嶽面舉目千差知君不薦是何之辨僧堂佛殿

余有一說善知時節若人會得眼裏添榍是何之說春寒秋熱

余有一劒寒光若練虎嘯風生飛霞走電是何之劒灰頭土面

余有一機聖凢共知拈却鼻孔舉起湏是何之機淵明

示學者三首

赫日光中誰不了底事堂堂入荒草擔簦負笈苦勞心從門入者非家寶演宗乘提祖教千年枯骨何堪咬南北東西歸去來拈得鼻孔失却口

經不看禪不會終日擁爐長瞌睡五湖禪子競頭來眨上眉毛三門外

翠嵓不會禪仰面看青天打破大唐國笑殺老南泉

因雪示眾二

雪雪片片交飛無暫歇萬里江山一樣平要津把斷底時節文殊印普賢訣

杲日當空還漏泄無言童子念摩訶憍梵鉢提長吐

宗本義

宗本纔彰義[賒-示+未]徒將心識話周遮漁人夜唱歸煙島樵父春行踏落花

六相義

成壞惣別同異帝網交叅六義拈起大地山河透出過現未世文殊夢裏揚眉普賢空中彈指三十年後自看且恁和泥合水

頌古十二首

灌水不滿巵運雪不填井吁哉碧眼人迢迢涉葱嶺

絕粒既無功負舂寧有省一花五葉開猿嘯諸峯頂

入門何必辨來機潦倒禪和不自知栢樹前剛指注飜令平地下針錐

抱拙少林九年趙州忽長亭前栢可憐無限守株人寥寥坐對千峯色

平常心是道舉步入荒草翻嗟王老師到底不能曉

玉兔金烏任飛走桃花見後謂無疑壯志由來本是伊若問玄沙言未徹

現前贓物自家知趙州有語喫茶去明眼衲僧皆賺舉不賺舉未相許堪笑禾山解打鼓

杖林山下竹筋鞭頭尾拈來惣一般莫恠玄沙不出嶺他家元是釣漁舡

言中辨的老禪和驀直臺山路不蹉勘破却回人莫問嶽陽船子洞

踏著秤槌硬似鐵矇[目*董]禪和猶未瞥三冬嶺上火雲生六月長天降大雪

杜禪和杜禪和一箇餬餅無奈何禮拜任君頭著地海東舩子過新羅洞山有語麻三觔衲子擎拳要問津因憶舊年看草字張顛顛後更無人

休問藏身北斗撩他露柱煩惱[跳-兆+孛]跳撞入燈籠穿却湖南長老

因僧舉泐潭頌乃有頌示之

北斗藏身事不孤韶陽由是喪殘軀而今澤國垂綸者猶把鯹鱣誑懵夫

留僧

侍余函丈二三秋日由來道未詶何事解衣輕取別鉢囊猶挂樹梢頭

數珠

落落循環在手茫茫未知出跳雖然本自圓成爭奈其中一竅放行怛薩舒光把住毗沙匿曜有時捉向手中貴與衲僧取笑

南峯師子山

狀奪西河類雄雄鎮此峯爪牙終不露狐兔自潛

雲門上菴

草堂危構若耶西九夏幽居景物奇簾卷乱峯初雨後白雲流水自相

送化士

化門舒卷豈同時出塞還湏斬萬機道泰却旋林下日卷簾閑看岳雲歸

送文禪者

禪人別我訪南宗吳楚山川去幾重莫謂臨岐無可贈萬年松在祝融峯

送寧首座

一語通諸密開權涉化門當機如有路北斗坐南坤

送就維那

振錫歸韶石重來欵竹扉無言宣祖意溢目太陽輝

送華禪者

一字不出頭十字不挑脚可惜少林人端坐無斟酌孰云錯金錫高擎返故鄉清風浩浩生寥廓

送聦山主

故國曾不住他鄉無暫留肩橫一枝錫何處問蹤由

寄慈濟大師

凜凜冰風臨晚景環爐獨坐雙峯頂茫茫六合曾未知月寫千江萬江影

寄福嚴禪師二首

跡遁寒岩雲鳥絕陰崖流水花微發昨夜天風掃石床寥寥坐對三生月

一葉落兮天下秋古今人事謾悠悠皇恩三讓名還大千載真風詠莫

寄雲蓋鵰禪師

情忘應許道相交肯謂川途有所遙月皎五峯湘水白雲蒸石廩露偏饒

寄南華慈濟禪師

曹溪何幸示來書忽憶當年在大愚堪笑堪悲無限事甜[瓜-、]生得苦葫蘆

握草為金未足奇韶陽風骨與誰知年來老大渾無用應對盧公獨

寄木山長老

刊石誇自點頭武陵法道欲誰醻年來應是慵開眼獨坐龍門見九州

寄龍王進長老

南北山居道不殊不殊猶未得通途龍峯地暖花應秀石廩雲寒萬仞

與李君行者

辭家日久慕叅禪不憚崎嶇甚可憐報汝速湏歸故里闌冬耕取昔年田

暮冬

雪壓恠松枝欲折畏寒長擁爐添薪坐久眼忽瞑偃臥不知山月晡

聸木平道人

嶽頂雲披。清風皃古。一漚未形。萬機起縷。道極致淳。行敦亡矩。稽首木平。不勞斤斧。

禪人寫余真固命余贊

頂高頰拳祖佛之怨唇尖鼻之孽天下人憎這箇老傑

十五十六天輪地軸日面月面神嘷鬼哭少室從風竹馬年而今莫問胡家曲(咄)

自詒一首

壞衲曾披蒙雪頂。遶軒松竹冷相侵。虛堂夜永坐將半。花落嵓前知幾深。

山居四首

片片殘紅隨遠水。依依煙樹帶斜陽。橫笻石上誰相問。猿嘯一聲天外長。

靜聽凉飈遶洞溪。漸看秋色入冲微。漁人撥破湘江月。樵父踏開松子歸。

壠麥重重覆紫煙。太平時節見豐年。野雲忽散孤峯出。列沠橫飛落澗泉。

凍把巖根雪尚稠。暮雲閑鏁遠峯頭。地爐骨柮高燒起。石銚烹茶時一甌。

荅雲峯正大師二首

目江山雪正深。寒色尚沉沉。尤忻象外有良契。時以嘉言慰此心。

竹齋欹枕病方廻。春餤梅花忽寄來。重此恩何以報。榰笻時上石樓臺。

寄道友

散盡浮雲落盡花。到頭明月是生涯。天垂六幕千山外。何處清風不舊家。

對菊

澹然金菊映秋光。底事無人泛玉觴。飜憶陶潛舊池上。肯教和草過重陽。

退居寄承天偶作五首

道薄常慙繼祖猷。退居嵓谷任春秋。齋時自有盂飯。六合清風卒未休。

道薄常慙継祖天。瞬眸金色虛傳。而今猶舉僧伽[月*艮]。端坐鷄峯誑後賢。

道薄常慙継祖燈。老來林下笑盧能。抱腰持石長三尺。不愧黃梅會裏僧。

道薄常慙継祖心。九年何事絕知音。到頭無頼空廻首。皮髓分拏直至今。

道薄常慙継祖門。隨家豐儉且安貧。掌間日月湏走。把住南星對北辰。

十二時歌

鷄鳴丑眹兆之前還乱走夢裏論量幾萬般天明無是虛開口

平旦寅山河大地掌中擎金剛熖裏空彈指碧眼胡僧來未能

日出夘烜赫威光無剩少茫茫宇宙未知歸競向途中闘機巧

時辰南北東西誰是親鉢裏不逢香積飯深慙枉作出家人

禺中信手拈來無不是迷却南街走北街草鞋踏破因誰置

日南午飜出囊中無一縷銅頭鐵額知未知草偃風行立千古

日昳未休話真如論實義官家不許夜行人誰教醉酒街頭睡

晡時申遊子前來問要津鉢盂打破渾閑事茶塩少了却生嗔

日入酉朝參暮請何曾有不如靜坐念金剛從他笑破衲僧口

黃昬點寒燈照幽室鐘鼓喧轟閙一場摩訶般若波羅密

人定亥啐啄之機遭哂恠自從胡亂知幾年不曾少人一丈債

夜半子開眼尿床到如此老胡猶自涉崎嶇石塔空留鎮熊耳

師嘉祐七年七月將示寂上堂有頌

住世六十五年為僧五十七夏玄徒休問指歸鼻孔大頭向下

古尊宿語錄卷苐四十二     士六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77 冊 No. 1710 古尊宿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