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古尊宿語錄卷苐四十四     士八

僧錄司右闡教兼鍾山靈谷禪寺住持 淨戒 重校

真淨禪師語

住報寧開堂日拈香云此一瓣香恭為
今上皇帝祝延聖壽萬嵗萬萬嵗伏願堯風永扇同日月之盛明湯德新共乾坤而久固此一瓣香恭為報寧大檀越主特進相公判府左丞伏願舉族享於百祥小大增乎善慶更異特進相公判府左丞兄兄弟弟長為佛法之壍墻子子孫孫永作皇家之梁棟此一瓣香奉為提刑大夫運判朝奉洎文武官僚常居祿位然提刑眾官夙承佛記示作王臣佛法長興外護斯在以因向果皆成佛道於是趺坐白槌竟師乃垂一足云大眾為是一耶是二耶良久云上士一訣一切了中下多聞多不信有疑請問僧問昔日梵王請佛盖為群迷今朝相公請師當為何事師云看進云與麼則靈山一會今日親聞師云聞底事作麼生進云大眾證明師云錯問遠離洞山丈室坐報寧道場如何是不動尊師云東西南北進云一言布王官耳吾道今朝得再昌師云大家在者裏進云相公證明學人禮謝問昔日李公登藥嶠雲在青天水在瓶今日臣相請師未審有何言句師云金桃帶葉摘綠李和衣嚼。

進云與麼則法不孤起仗境方生師云重疊関山路進云洎乎蹉過師云不少也僧問曹溪一路闔國人聞報寧一路什麼人聞師云天下人聞進云莫是和尚為人處也無師云且得承當進云作家宗師師云一任闍小度。

復云欲識佛性義當觀時莭因緣時莭既至因緣自會大眾今日一會要知麼是大眾成佛時莭緣際會大丞相荊國公及判府左丞施宅舍園林為佛剎禪門固請大善知識開演西來祖道所以教外別傳直指大眾即心見性成佛大眾信得及麼若自信得及即知自性本來作佛縱有未信亦當成佛但為迷來日久一乍聞說誠難取信以至古今天下善知識一切禪道一切語言亦是善知識自佛性中流出建立而流出者是末佛性是本近代佛法可傷多棄本逐末背正投邪但認古人一切言句為禪為道有甚平涉直是達磨西來亦無禪可傳唯只要大眾自悟自成佛自建立一切禪道况神通變化眾生本自具足不假外求如今人多是外求盖根本自無所悟一向客作數他人珍寶都是虛妄終不免生死流轉大眾今二相公特建此道場作大佛事出大眾生死流轉復大眾本來廣大寂滅妙心開發本來神通大光明正法眼藏但迷則長居凡下悟則即今聖賢大眾言多去道轉遠笑他明眼道人眾中莫有明眼道人麼今時佛法渾濫要分邪正使大眾不墮邪見作人天正眼有麼良久云我終不敢輕於汝等汝等皆當作佛下座。

上堂淨法界身本無出沒大悲願力示現受生乃拈拄杖云釋迦老子又來也只為子孫不了大眾若喚作釋迦又是拄杖子若喚作拄杖子又是釋迦於此莫有人断得麼若無報寧水去也良久云容顏甚奇妙光明照十方我昔曾供養今復還親覲遂擲下下座。

因請主事上堂祖師門下燈燈相續心心相印一燈滅而一燈然一心隱而一心照故萬般之事須藉心明心若不明是事失凖諸禪德要不失凖麼僧堂裏大家著力。

上堂日出心光曜天陰性地昬不知天地者剛道有乾坤直饒識得心大地無寸土廓徹十方自性境界觸事全真若透不過眼不開俱屬勝量己見愚故菩薩遊戲神通淨佛國土成就眾生心不喜樂所以若論此事實謂止止不須說我法妙難思諸增上慢者聞必不敬信乃喝云向下文長。

上堂臘月二十八一年將合煞孟春又到來萬事從頭活遂拈拄杖擲下召大眾云拄杖子活也見麼為他無佛法禪道知見所以不被四時八莭聲色所轉諸禪德莫也要活麼但是事一時放下當人一大事全躰出現自然活[祝/土]磕著[齒*(虎-儿+且)][齒*(虎-儿+且)]齖齖如虎戴角阿呵呵下座。

上堂好諸禪德若能離諸相定入法王家法王法道恢廓無涯威德自在勝伏群邪一心空寂妙用河沙。

上堂七分八分百億妙門黃龍老傑累及兒孫然則知恩方解報恩莫有觧報恩底麼是箇漢纔聞報寧說汝只道得七八分便好拽倒地上驀面唾槌煞擲與狗喫豈不快哉亦未為分外阿呵呵空將未意說向欲行人。

上堂舉臨濟一日與普化在施主家齋際云毛吞巨海芥納須彌為復是神通妙用法爾如然化便踏倒卓子際云得即得太麄生化云者裏是什麼所在說麄說細至明日又去一家齋際又問昨日供養何似今日化又踏倒卓子際云得即得太麄生化云瞎漢佛法說甚麄細師云古人一等參禪悟得脫洒見處明白得用便用不在擬議之間何也為他無佛法知見為礙而令莫有無佛法為礙者麼良久喝云設有又打在無事甲裏。

請首座上堂一番新一番舊新舊相資要成就諸禪德且道成就箇什麼為成就佛事耶成就道場耶成就叢林耶若與麼成就豈有教外別傳乃拈拄杖云此為復是教內教外是新是舊不得喚作抂杖子便成就取好遂擲下下座。

上堂好大眾也無禪也無道也無玄也無妙快活當明者一竅一竅不明愁煞人動即依他和屎合尿參。

上堂法無定旨深淺隨機通人分上秪可自知莫有通人麼點則不到喝一喝下座。

上堂僧問學人一面琴不是凡間木令朝捧上來請師彈一曲師云大眾側耳進云得聞於未聞去也師云是何指法僧提起坐具師云哀哉哀哉汝命何太短進云且喜無交涉師云不是知音進云不如米葱嶺有人憶師云何得忘却焦桐進云在者裏師云放下著。

復云適來一曲諸人罔措再為一彈快須[聽-王]取驀拈拄杖橫按良久云一曲兩曲聞不聞悲風流水何方去卓拄杖下座。

上堂長安甚閙我國晏然驀拈拄杖云雲門大師來也劄久雨不晴以拄杖敲香卓云新羅在海東臨際小廝兒秪具一隻眼普化賊漢佯狂詐顛尀耐干饒舌指出文殊普賢。

上堂心隨萬境轉轉處貫能幽隨流認得性無喜亦無憂好諸禪德恁麼也得不恁麼也得恁麼不恁麼緫得如來說一合相即非一合相須菩提好與三十棒下座。

上堂僧問聲前薦得未是作家喝下承當猶為鈍漢學人上來請師相見師云家富小兒嬌進云也是說道理師云與一文錢進云今日不著便師云養子之緣僧便喝師云不要哭不要哭問昔日相國之家今朝佛僧之舍未審是同是別師云白鷺灘頭月進云不曉師機願垂方便師云緊峭草鞋僧擬議師云重疊関山路。

復云萬般施設不如常又不驚人又久長好諸禪德古人道處今人行處可謂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無瑕良久云秖恐不是玉是玉也大奇。

上堂舉三聖問雪峯透網金鱗以何為食峯云待爾出得網來即向道三聖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識話頭也不識師云俊哉俊哉快活快活恰似一隻鷂子莫驚著報寧即不然透網金鱗以何為食待出得網來即向道待他道一千五百人善知識話頭也不識但拽拄杖打出三門外復云也好快活恰似一隻虎莫動著諸禪德且道報寧快活何似三聖快活莫有快活底漢麼出來定當看良久喝一喝云把手拽不住。

上堂僧問香煙上騰集四眾座下為復是神通法爾為復是緫不與麼師云一時被闍道了也進云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師云作麼生會僧便喝師云儱侗禪和僧又喝師擲下拂子云何不更打一棒僧擬議師云上不成龍淨界中纔一念閻浮早是八千年許學人真淨之名也無師云許進云若然者永劫飄流無時觧脫師云百草頭上薦取老僧進云恁麼則小出大遇去也師云且莫錯認好僧禮拜師云果然。

復云佛法二字也大難明三世諸佛向諸人脚跟下走過要見他早是眼睛落地驀拈拄杖擲下云且道三世諸佛與拄杖子相去幾何良久喝一喝下座。

上堂舉雪峯云南山有條鼈鼻蛇等諸人出入好看師云雪峯無大人相然則蛇無頭不行長慶恰如箇新婦兒怕阿家相似便道堂中今日大有人喪身失命雲門拽拄杖攛向雪峯面前作怕勢師云為蛇畫足玄沙云用南山作什麼師云道我見處親切不免只在窠窟裏更無一人有些子天然氣槩報寧門下莫有天然氣槩底麼不敢望別懸惠日獨振玄風且向古人鶻臭布衫上知些子氣息也難得。

上堂舉起拄杖云舉起也靈光洞耀逈脫根塵復斜亞云放下也躰露真常不拘文字不舉不放復名何物遂擲下云看良久喝一喝下座。

上堂云東家杓柄長西家杓柄短拈起黑漆盆却是白甆盌大唐天子笑不休火裏蝍蟟三隻眼參。

住歸宗開堂日拈香乃趺坐棲賢長老白槌了便有僧出問草庵孤坐誰知出格家風拄杖橫空未審是何宗旨師云雲閑五老水滿雙溪進云若然者劒為不平離寶匣藥囙救病出金瓶師云一條界破青山色進云忽遇五馬行春日萬家和氣生又且如何師云却被闍道著進云海神知貴不知價與人問光照夜師云靈利衲僧問飛錫一聲天地動炉煙起處遍乾坤為國開堂於此日師將何法報 皇恩師云耶舍塔前消息在進云皇恩荅處蒙師指朝宰臨筵事若何師云有隨車雨何須動地雷進云若然者虎出渡河皆此日珠還合浦賀今朝師云知恩有幾人。

復云諸佛心印祖祖傳授所謂教外別傳者蓋取其要妙也其要妙之道在人不在教乘所以宗長老得之以明妙心印印僧俗大眾彼我無差同成佛道還信得及麼權郡大夫得之以妙明心印印一郡千里之事則自然殊途同一毛頭一一明了一一無差然後卷舒自在縱奪臨時皆吾心之常分非假於他術提刑都官得之以妙明心印印十方華藏世界海秪在一毛頭於中或行或坐或去或來遊山翫水選勝尋巒法喜禪恱皆吾心之常分非假於他術眾官得之各以妙明心印印之則王事民事一一明了一一無差然後可行則行可止則止皆吾心之常分非假於他術諸山禪師得之三世諸佛一切法門各以妙明心印印之則法法明了一一無差然後應機接物通變臨時或日面月面佛手馿脚或竪拂拈槌或呵佛罵祖作大佛事皆吾心之常分也遂拈拂子劃云劃断葛藤便擲下云是什麼良久喝一喝下座。

師在筠州九峯辞眾晚參遂舉拂子云昔日世尊拈花迦葉微笑今夜宗舉拂大眾寂然為復寂然者是微笑者是又是箇什麼只宗舉拂與世尊拈花是同是別若言同法無同相若言別豈有兩般久參先德聞舉便了後進初機却須子細良久云法法緫宗臨機要變通靈源明妙處平等主人翁問遠離九峯丈室已宗道場如何是不動尊師云鷓鴣啼處百花香進云萎花風掃去香水雨飄來師云今也如是古也如是進云若然者將為少林消息断如今蹤跡宛然存師云如何是少林消息僧禮拜師云點即不到師云佛法要妙但其宗苟宗也自然無可不可一切成現海印發光今與大眾同宗住平等本際敢問何者是宗何者是要妙良久云秪為分明極翻令所得遲。

上堂為新舊化主云舊者還新者復作新舊相資放過一著遂拈拂子云不可作新舊會既不作新舊會又落在甚麼處若知落處受用無窮若不知落處亦受用無窮知落處受用無窮則可知不知落處因甚麼受用無窮明眼衲僧試断看。

上堂舉赤眼因見蛇便與斬断傍僧曰久嚮宗元來只是箇麄行沙門眼曰師云大眾只如赤眼斬蛇向其僧道且古人見處作麼生遂舉拂子云今日宗舉拂子與當時宗斬蛇是同是別良久云人人有箇天真佛妙用縱橫緫不知今日分明齊指出斬蛇舉拂更由誰。

上堂今日乃是第二箇四月不見古人道放過一著落在第二雖然第二未免秪是前來孟夏漸熱乃呵呵大笑云有利無利不離行市西川成都府漏藍子一文錢三箇五箇撒在諸人面前一一可以治病又且不知庐陵米作麼價。

上堂師乃到法座前顧視大眾便方丈。

上堂云南泉斬猫兒與宗斬蛇叢林中啇量還有優劣也無優劣且止只如趙州帶靸鞋出去又作麼生若也於此明得德山呵佛罵祖有什麼過於此不明[舟-(白-日)]霞燒木佛院主眉鬚落所以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喝一喝下座。

上堂有拄杖子我與拄杖子無拄杖子奪却拄杖子大眾見錢買賣莫受人謾知麼有利無利不離行市阿呵呵却憶趙州勘婆子不風流處也風流喝一喝下座。

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雲門一曲門云臘月二十五忽有人問宗如何是宗一曲但向伊道五月二十五且道宗與雲門意作麼生今之與古相去幾何又云唱者如何門云且緩緩忽有人問宗唱者如何向他道莫錯莫錯且道宗是雲門非雲門是宗非乃喝一喝云是非緫去却是非裏薦取。

上堂擲下拂子云宗擲下拂子大眾一時覩見任是鶻眼龍睛也須遭伊繫絆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七月二十秋風凉冷相及一切佛法現前自是常情不入遂舉拂子云拂子入也為伊無佛法知見解會汝諸人見道無佛法知見便道大盡三十日小盡二十九作箇無事啇量喝一喝云瞎屢生。

上堂舉僧問悟本大師寒暑到來如何迴避本云何不向無寒暑處去僧云什麼處是無寒暑處本云寒時寒殺闍熱時熱煞闍師云大眾若也會得不妨神通遊戲一切臨時寒暑不相干若也不會且向寒暑裏經冬過夏喝一喝下座。

上堂八月中秋凉風蕭索衲僧去來如雲似鶴山北山南有路通一條拄杖橫擔却是即是覺不覺切忌隨他老盧脚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日淵上座設道吾饡飯點趙州茶拈出如來一大經卷為諸人徹困驀拈拄杖擲下云道吾飯趙州茶如來一大經卷此三種法門盡在拄杖頭上撒開也東西南北四維上下一任變通目在受用三十年後不得辜負淵上座若也不知數日雨寒秋風漸冷喝一喝下座。

施主捨法衣上堂大眾諸佛法衣得之者出三界離五欲成大道度眾生遂舉衣云舉起也地獄停酸脩羅息戰放下也帝釋搖頭諸天罷樂不舉不放十方法界情與無情同成佛道未審捨法衣者成得箇甚麼良久云自從盧老後須信人人緫有之。

長安化主上堂大眾一兩絲一疋一一盡從蚕口現口中吐出濟人間衲僧如何緫不薦若也薦家家門裏含元殿喝一喝下座。

開炉日上堂凡夫色礙二乘空碍菩薩色空無礙目前萬象森羅理事融通自在僧堂又添煖火十方高人共會不必更分彼此同是一真法界喝一喝下座。

上堂云今朝十月二十五須知有法離言句本明本妙不假脩一隊古佛參堂去。

上堂冬後一陽生乾坤解通變衲僧莫守株彼此丈夫漢日用天真活人人自可見如何都不顧隨他物所轉喝一喝下座。

啟聖莭上堂舜日共佛日長明堯風與祖風並扇所謂一人有慶兆民頼之祝延 聖壽今正是時乃呼萬嵗萬萬嵗下座。

上堂僧問乾坤之內宇宙之間中有一寶秘在形山山即不問如何是寶師云闍終日騎牛不識牛進云恁麼則從今日歸家去也師云如何是那一寶僧便喝師云前三三後三三又作麼生進云謝師指示師却喝云不識雲門関棙子等閑動著[強-弓+目][強-弓+目]

復云那一寶非今非古非僧非俗非男非女十二時中光明炟赫還有人著得價麼若有人著得價三十年後不得辜負宗莫有人著價麼這一隊漢十二時中是箇甚麼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十月半天上月初圓遂拈拂子云拂子豈不是圓又敲禪床云何曾偏來大眾只這偏圓道聲色閙浩浩眼耳但見聞莫問宗老。

上堂衲僧門下無非過量境界自在禪定乃喝一喝云豈不是過量境界又謦咳一聲云豈不是自在禪定阿呵呵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

上堂好雪大眾米柴炭之屬一切成現寒則圍炉向煖火困來拽被蓋頭眠好大眾適從僧堂來却向僧堂去喝一喝下座。

上堂大眾休得也無了期共來林下學無為袈裟同肩一佛子相逢能得幾多時喝一喝下座。

化城大師來上堂三界無安猶如火宅出得火宅未到寶所且在化城今日相逢化城不見寶所何在元來只是舊時源上座大眾元來一時緫是舊時人伏惟珍重。

上堂大眾古人道盡大地是箇解脫法門枉作佛法會却何不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宗則不然盡大地是箇解脫法門不作知見解會有時見山不喚作山有時見水不喚作水大眾彼此丈夫莫受人謾。

上堂大眾宗不是無禪可談無法可說正值雪寒不冝久立乃喝一喝云向火

上堂云今朝正月初五未免為君重舉斬新日月分明禪家且莫鹵還有不鹵底麼且道是甚麼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正月初十晴暖春風襲襲觸目無碍法門大家一時證入喝一喝下座。

上堂云大眾佛法兩字彼此不著便眾中莫有師子兒麼不敢望哮吼一聲使大眾一時頂門上眼開且莫嚼他古人殘羹餿飯也難得宗今日諸人去也驀拈拄杖擲下云南山鼈鼻蛇解弄者収取喝一喝下座。

上堂二月仲春漸喧時來萬物爭妍莫待桃花悟道出門芳草芊芊喝一喝下座。

上堂舉教中道不見一法是大過患乃喝一喝云有什麼遇驀拈拄杖卓云有什麼患復橫桉云德山棒臨濟喝舉世何人觧提掇天高地逈萬象閑捴是僧家好時莭遂擲下云是什麼時莭喝一喝下座。

上堂世尊三昧迦葉不知迦葉三昧阿難不知因甚不知只為淺深有異三德六味施佛及僧法界有情普同供養首座三昧大眾不知囙甚不知對面不相識開單展缽拈放筯大眾三昧各不相知因甚不知阿呵呵復拈拄杖橫按云我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卓拄杖下座。

上堂拈拄杖云涅槃心易曉差別智難明古人道拄杖子我與拄杖子無拄杖子我奪却拄杖子宗則不然有拄杖子我奪却拄杖子無拄杖子我與拄杖子大眾芭蕉與麼宗不與麼且道與麼是不與麼是擲下拄杖云是什麼良久云是即龍女頓成佛非即善星生墜。

上堂山門今日供養羅漢為十方檀越酬還心願亡者生天見存獲福召云大眾但秪隨例飡[飢-几+追]子莫問人間短與長復拈起拄杖云我生已盡梵行立所作不受後有三界不奈伊何堪受人天供養這一隊少叢林漢緫好與二十拄杖喝一喝下座。

上堂大眾彼我雖殊根塵有異然則性自平等無平等者平等尚無况有不平等者驀拈拄杖云情與無情共一躰處處皆同真法界遂擲下云撲落非他物且道是什麼物喝一喝下座。

隆慶長老來上堂大眾教中道佛滅度後為善知識者緫是見佛來然則其為善知識者亦不可容易覩善知識者亦不可輕慢隆慶禪師斯之謂也老僧與知事首座大眾同增歡慶乃喝一喝云虎溪宗[泳-永+(瓜-、)]龍山子孫吉州隆慶大啟禪門古人所謂從門入者不是家驀拈起拄杖云為是家為是外物大眾却請隆慶禪師决断擲下拄杖下座。

因開福專使至上堂近有人從成都來乃得潭州信却說庐陵米價高驀拈起拄杖云風行草偃擲下云是什麼喝一喝下座。

上堂日徃月來大盡小盡光陰去生死漸近大眾緫是祖師門下客須知生死不相関且道宗與麼說話還有過也無良久云父母不[聽-王]不得出家。

上堂舉昔日臺山路上有一婆子凡有僧問臺山路向什麼處去婆云驀直去僧擬行婆云好箇阿師又恁麼去師云遊臺山者憧憧徃來莫知其數未有一人不被伊謾唯趙州一日謂眾曰臺山下婆子被老僧勘破了也大眾雖然不受伊謾若點檢來也好喫婆手中棒且道趙州過在什麼處若知趙州過方解不受人謾宗門下莫有不受人謾底麼喝一喝下座。

上堂如來大師云不能了自心如何知正道又寒山菩薩云一念了自心開佛之知見大眾是什麼直下了取拈拄杖云阿誰不見阿誰不知知見分明又擊禪床云阿誰不聞阿誰不了了心平等若此觀者名為正觀若他觀者名為邪觀卓拄杖下座。

上堂良久云舩子下楊州大地無寸土蛇咬蝦聲更有眾生若驀拈拄杖擲下云今朝二十五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六月旦萬物隨特變地肥茄子多雨足甜[瓜-、]賤紅桃大似拳綠李圓如彈誰識宗大道心拈來一一人難辨驀拈拄杖云有拄杖子我與拄杖子無拄杖子我奪却拄杖子又作麼生辨若辨得出不虛宗過夏若辨不出禪床且替他喫棒乃擊禪床下座。

上堂大道不假雕鐫人心何須造作但知一切臨時拈來無非妙藥驀拈拄杖云豈不是妙又擲下云拋來擲去有什麼過乃喝云纔有是非紛然失心。

上堂古人有大智慧隨冝自在無可不可故僧問古德如何是古佛心荅云墻壁瓦礫是僧云墻壁瓦礫豈不是無情德云是僧云無情還解說法否德云常說熾然說無間歇其僧於言下大悟證無情說法師云古佛身心如飲醍醐渴心永寂奇特甚奇特安樂則不妨安樂若是德山臨濟炟爀兒孫他亦不喫這般茶飯何也不是他所食之物且道德山臨濟兒孫所食何物良久乃噓噓佛法門中可謂刁刀莫辨魚魯難分下座。

上堂今朝六月二十五莫問超佛及越祖但秪粥飯飽便休日月朝昬自回[牙-(必-心)+一]驀拈拄杖云回[牙-(必-心)+一]不回[牙-(必-心)+一]佛殿走出三門僧堂趒過厨庫拄杖子穿却諸人鼻孔迴而更相涉乃擲下良久云不尓依位住喝一喝下座。

上堂一葉落天下秋庐山山北到江州驀拈拄杖擲下云若知撲落非他物須信縱橫得自由。

解夏日上堂四月十五結夏七月十五解夏世俗諦中有秋有夏有解有結佛法門中無是無非無得無失莫非妙用有時結也九十日內水泄不通聖凡路絕誰敢咳嗽若咳嗽也須是解咳嗽始得有時解也十方通徹去來自在亦須知有路頭去處始得且道不觧不結又作麼生良久喝一喝下座。

上堂欲識佛當觀時莭因緣昨日撞鍾送法眼入塔今朝擊皷集禪眾陞堂千般時莭萬種因緣緫不出這箇大眾且道這箇是什麼乃喝云異生見解我執不同又爭恠得老僧。

上堂今朝八月中秋正是月圓當戶所謂盲者不見非日月之咎故經云是法平等無有高下迷者自迷悟者自悟大眾當知不得鹵。

上堂一切眾生緫一般妙明日用更無偏等閑却被邪師指剛道西來別有禪驀拈拄杖云且道是西來是妙明心地復擲下云試断看喝一喝下座。

上堂云今朝九月一夜來霜氣寒當知門外路一一透長安喝一喝下座。

上堂諸州丐士經年去次第來復納打皷普請共證明今朝九月二十五大眾證明則不無須知鉢盂飯粒粒皆辛苦鉢裏飯滋味大眾緫知宗道今朝九月二十五又且如何良久乃呼侍者參退請諸郡化主喫茶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十月一天下暖炉開衲僧頂門眼依舊蒙塵埃嵗月既徃死生還到來床添[葶-丁+呆]薦一任雪成堆遂拈袈裟角云大眾人人有分須是頂門眼開始得喝一喝下座。

上堂古人所謂終日忙忙那事無妨師云不妨簡要只如開單展鉢拈把筯揚眉瞬目有什麼妨處行住坐臥動靜去來又有何異驀拈拄杖敲香卓云妨箇什麼復擲下云不可喚作忙也敢問大眾那事作麼生良久喝一喝下座。

上堂是日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唯二乘禪定寂滅為樂是為真樂學般若菩薩法喜禪恱為樂是為真樂三世諸佛慈悲喜捨四無量心為樂是為真樂石霜普會云休去歇去冷湫湫地去是謂二乘寂滅之樂雲門云一切智通無障碍拈起扇子云釋迦老子來也是謂法喜禪恱之樂德山棒臨濟喝是三世諸佛慈悲喜捨之樂除此三種樂不為樂也且道宗一眾在三種內三種外良久云今日莊主設饡飯錢參退僧堂內普請喫茶去喝一喝下座。

上堂萬法是心光諸緣唯性曉本無迷悟人只要今日了好大眾修山主見處與大眾見處日用無差大眾見處與宗長老見處日用無差歸宗見處與雲峯山主日用無差雲峯見處與深首座日用無差乃喝云莫分彼我彼我無荖心光共曉日用堪拈拄杖云阿誰不見阿誰不曉擊香卓云阿誰不聞復擲下云是什麼喝一喝下座。

上堂舉龐居士云十方同聚會箇箇學無為此是選佛場心空及第大眾緫是選佛之人既到宗門下須是一箇箇心空及第不可作長行粥飯僧彼此出家離世俗誰言祖獨有南能。

上堂今朝臘月初五有事為君直舉靈湯禪師到來救濟大開府庫荖異寶不慳所好臨時揀取雖然一一不妨却分主乃喝云且道是是主復喝主歷然久參到此也須鹵。

上堂獨樹不成林人人緫知有梵剎一纔興大家出隻手驀拈拄杖云家家門前火把子復擲下云各自看取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臘月二十五雲門一曲為重舉馿脚佛手總現前明眼衲僧多鹵喝一喝下座。

上堂滿目文殊普賢境界直下分明道無不在驀拈拄杖擲下云拋來擲去有什麼過喝一喝下座。

上堂二月仲春漸暄時來萬化可憐到處桃紅柳綠石頭也生暖煙驀拈拄杖擲下云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喝一喝下座。

上堂靈光洞曜逈脫根塵躰露真常不拘文字此是百丈大智禪師舉揚大眾作麼生良久云在家疑是客別國却為親喝一喝下座。

上堂南閻浮提眾生以音聲為佛事所謂此方真教躰清淨在音聞是以三乘十二分教五千四十八卷一一從音聲演出乃至諸代祖師天下老和尚種種禪道莫不皆從音聲演出前栢樹比斗藏身德山呵佛罵祖臨濟喝豈不從音聲演出何況世間所有一切事法不從音聲成就者然後音聲無盡演說無盡見聞無盡利樂無盡苟入此法門得旋陀羅三昧自在海良久喝云十方羅漢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三月初五正是清明景序豈獨遊人徃來更兼蜂狂蝶舞須信自在神通彼此性真妙具萬物緫非断滅衲僧別求禪悟弃本逐末喝一喝云馿年下座。

上堂今朝三月初十剳久雨不晴舩子下楊州東海鯉魚打一棒洞湖裏浪滔天須知大道本無偏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三月十五又是月圓當戶祖意教意同別但看鷄寒上樹驀拈拄杖云春無三日晴夏無十日雨復擲下云處處綠楊堪繫馬家家門底透長安喝一喝下座。

上堂如來世尊云菩薩覺成就故不與法縛不求法脫不敬持戒不憎毀禁不重久習不輕初學何以故一切究竟覺彼此成佛故如是則僧也如是俗也如是凡也如是聖也如是賢也如是愚也如是驀拈拄杖云拄杖子亦如是擲下云如是如是。

上堂舉西天昔有七女遊屍陁林見一死屍妹問姉曰屍在這裏人在什麼處姉曰妹妹妹應喏姉曰在什麼處於是空中散花女曰空中散花者誰應曰我是帝釋見聖者善說般若感我天宮特來散花聖者欲何所須我當供給女曰別無所須只要箇無根樹子帝釋曰我天宮無種不有若要無根樹子即無女曰帝釋帝釋應喏女曰這箇是什麼帝釋遂隱去大眾且道帝釋是會了隱去不會了隱去又道善說般若感我天宮又道無無根樹子大眾且作麼生明得不辜負聖女若也不會不得辜負帝釋宗亦有箇無位真人憨憨癡癡跛跛挈挈且恁麼過時喝一喝下座。

王主簿到上堂僧問雲門大師欲一棒打煞釋迦老子和尚又欲糞掃堆裏罯殺雲門未審和尚罪過還許學人檢點也無師云且莫造次學云和尚坐断廬山為什麼不識某甲這話師云三十棒學云關師云點學云劄師云念汝做街坊。

復云憶在報寧日彼彼各年少而今住山來各各已老休話人間短與長相逢把手呵呵笑呵呵笑逍遙自合無為道驀拈拄杖敲香臺云不可不自在復擲下云不可不逍遙喝一喝下座。

復云一切禪與道觸目無非妙貴賤但臨時不要生機巧驀拈拄杖云三世諸佛說不到諸代祖師傳不及遂擲下云是什麼喝一喝下座。

師住寶峯開堂日接得左司手中乃示眾云左司傳授炟爀現前泐潭把呈分明薦取薦與不薦却付與表白表白擬接復迴云不見道權柄在手縱奪臨時非但泐潭如是左司眾官神通變化各各具足却度與表白宣罷於是就座問話畢師乃云適來白槌云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且道何名第一義如何所觀大眾當知欲得分明現前可以直截自觀若能自觀名為正觀若他觀者名為邪觀而令莫有能自觀者麼既能自觀即能他觀且道即令左司眾官僧俗大眾一一是箇什麼噫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可謂一一圓妙一一本靈一一神通變化緫不欠少了無生死可相関若不能自觀者為迷真覺性還却受輪迴然洪州乃江西大都督府古來人傑地靈佛事與盛昔有馬祖以禪道化人亮座主乃教法救世亮一日來參馬祖祖曰見說座主大講得經論是否亮云不敢祖云將什麼講亮云捋心講祖曰心如工伎兒意如和伎者又爭講得經亮乃抗聲云心既講不得虛空莫講得麼祖曰却是虛空講得亮不肯便出去祖召云座主亮迴首豁然大悟師云而今聞却是虛空講得多便向虛空裏釘橛殊不知馬大師神通光明觧黏去縛又龐居士問馬祖云不與萬法為佀者是什麼人祖曰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師云禪門多作奇特啇量玄妙觧會又不見馬大師威光自在裁長補短又大梅初參馬祖問如何是佛祖曰即心是佛師云如今徃徃向即心裏喪身失命須還他馬大師觀機設法應病與藥一切臨時無可不可其大據蒙馬師開示豁悟本心一得永得更不他觀直入深山庵居岩宂後因有僧遊山見之問曰庵主住此山多少時梅曰只見四山青又黃僧又問出山路向甚麼處去梅曰隨流去祖聞之令一僧去問云和尚見馬師得箇什麼便住此山梅曰馬師向我道即心是佛我便向這裏住僧云馬師近日佛法又別梅云作麼生別僧曰又道非心非佛師云且道馬大師還有為人底意也無梅云這老漢惑乱人未有了日在任汝非心非佛我秪即心是佛師云知恩方觧報恩僧迴舉似祖祖召大眾云梅子熟也龐居士遂去問梅曰久嚮梅子熟還許學人摘喫也無梅云向什麼處下口士云百雜碎梅曰還我核子來師云且道此二人相見還有優劣也無梅臨遷化時聞鼯鼠聲乃曰即此物非他物汝等善護持之吾今逝矣師云大眾既非他物是什麼物復云近有無盡居士曰大都此物非他物豈有南宗與北宗如今衲子多是爭南宗北宗雲門臨濟却被箇俗漢子點破雲門臨濟兒孫不勝懡[怡-台+羅]久立諸官伏惟重。

入院上堂馬祖傳心石門泐潭乾師揔師前三後三老僧到來如何指南遂拈拄杖云有拄杖子我與拄杖子無拄杖子我奪拄杖子良久云我雖與同條生不與同條死乃擲下拄杖喝一喝下座。

因雙林下生長老來上堂云寶山不易到既到莫空迴莫有不空迴者麼遂擲下拄杖云是什麼良久云不見雙林釋迦老又聞下生來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正月二十五孟春猶寒人共舉分明佛法不二門甜者自甜苦者苦喝一喝下座。

開馬祖塔日上堂放過一著落在第二有利無利不離行市家家門外綠楊垂不獨春風折桃李馬祖堂開二月初二觸目遇緣法門大啟不如去來良久云向什麼處去馬祖堂中燒香罷僧堂裏喫茶。

施主看藏經請上堂云毗盧藏中有大經卷含真空而體寂鏡妙色以圓明驀拈拄杖云三世諸佛一大藏教盡在裏許阿誰不見阿誰不聞聞見分明是箇什麼喝一喝下座。

出外上堂來閏二月閴寂寶山中城隍耳目盡塵勞萬事空春水綠野花紅須信禪家道莫窮信手拈來一枝草臨機生煞任西東。

上堂舉僧問馬祖如何是佛祖曰即心是佛師云馬大師也是看孔著楔然現前一眾雖不受馬駒所踏是不可忌古人大慈悲故誰教從來今日清明良久云與大眾同到塔上燒香。

上堂今朝二月二十五野草閑花相共舉信手拈來一一玄癡人莫認前樹眾中莫有不受水潑者麼遂拈拄杖擲下云秪這拄杖子亦不辜負大眾喝一喝下座。

上堂時光迅速那事如何雖然如是我不敢輕於汝等汝等皆當作佛故先覺云一切障碍即究竟覺驀拈拄杖云不是究竟覺遂擲下拄杖云拋來擲去有何障碍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三月初十知事首座大眾尊候萬福良久云山前大小麦穗也未直嵗照顧牛馬莫教踐踏秧苗典座厨中調和眾口監院庫下坐籌帷幄決勝千里諸寮舍各各照顧火燭勝上座設饡飯供養馬祖大寂禪師大眾緫飽老僧亦飽驀拈拄杖云拄杖子亦飽山河大地亦飽遂卓云參退堂中喫茶。

上堂擲下拄杖云撲落非他物且道是什麼物縱橫不是塵既不是塵是箇什麼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山河大地諸人揔見那箇是法王身良久云只為分明極都緣日用親。

上堂一夏九十日看看捋欲畢為報求佛人今朝七月一教中道佛身無為不墮諸數且道如何是無為佛身於此薦得不逐四時之所遷萬物之所變若也不薦人漸老又經秋等閑白却少年頭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八月初五禪家安閑國土甜則甘草元甜苦則黃檗元苦若也得意忘言自然超今越古。

上堂古人道毫有差天地懸隔且道毫不差又如何良久云僧堂裏喫茶。

上堂今朝八月十五又是月圓當戶月不照人人不問月彼此不相干趙官家國土不如去來田中晚稻近日好雨喝一喝下座。

化主廻上堂演上人今日作齋供養羅漢為供養過去耶現在耶未來耶若供養過去過去未來未至見在無住三世既不有一心何所依乃召云演上座正好供養過去亦如是見在亦如是未來亦如是彼亦如是此亦如是一切諸法亦如是復召云演上座正好供養供養亦如是如是如是。

上堂道德經曰大巧若拙大辯若訥師云達人到此身心一如身外無餘十方法界只在目前。

上堂一年十二月倐忽又臨頭人漸老水長流世有何人便肯休休休不如去來自有無繩水牯牛喝一喝下座。

上堂方上人今日為施主供養羅漢且道羅漢來也無若來在什麼處若不來又供養他作什麼乃[(厂@巳)*頁]謂大眾云要識真羅漢麼元來緫在這裏復召云方上座還見麼正好供養來無所從去無所至一一不生一一不滅性真妙明常住世間清淨本然周徧法界若也如是萬兩黃金亦消得若不如是滴水難消老僧隨例飡[飢-几+追]子也得三文買草鞋。

聖莭上堂率土之土皆属王土率土之民莫非王民今朝臘月八日當釋迦如來成道之辰是
今上皇帝降誕之日所謂前聖後聖聖德共明人王法王王道同久應千年之慶運綂萬國之歡心伏惟皇帝陛下萬嵗萬萬嵗復召眾云大殿上念佛祝延聖壽下座。

上堂舉佛在之日有一女人禮佛乃於座前入定佛遂勑文殊出之文殊入百千金剛三昧出女子定了不可得時有罔明亦入三昧唯彈指三下女子從定便起師云且道文殊何故出女子定不得只如今日擊動法皷大眾齊到座前與罔明出女子定為是同是別不見古人道欲識佛性義當觀時莭因緣大眾緫是祖師門下參玄上士試觀看若見得出家事畢解脫安樂世俗塵勞不用閑觀喝一喝下座。

上堂數日出入或風或雨或陰或晴或聚或散或鄉或村或縣或邑及至三門依舊向南開復云大眾堂喫茶。

上堂出家沙門清淨佛子莫於袈裟下失却人身所以古人道了即業障本來空未了還須償夙債且道袈裟下了箇什麼便業障本來空未了箇什麼還須償夙債出家門中也須子細不得鹵一等行脚離鄉別井出一叢林入一叢林訪尋善知識决擇生死直須子細假饒了得我更問只如僧問雲門二祖是了未了雲門云確眾中作麼生啇量時中如何受用大眾要會麼良久云昨日化主山一年在外化導不易有利無利不離行市喝一喝下座。

上堂西瞿耶尼北欝單越家家門前長安道到處通徹驀拈拄杖云拄杖頭上千荖萬別乃擲下拄杖喝一喝下座。

古尊宿語錄卷苐四十四     士八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77 冊 No. 1710 古尊宿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