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古尊宿語錄卷第四十五     士九

僧錄司右闡教兼鍾山靈谷禪寺住持 淨戒 重校

真淨禪師語

上堂今朝欲入室侍者報言參搥鍾并擊皷分明為指南非但鍾鳴皷響飛禽走獸草木叢林森羅萬象昨日仁上人設齋一一為諸人徹困還有知恩報恩者麼老僧亦在其間良久云欲知端的意盡在不言中下座。

上堂今朝二月二十五金銀琉璃握成土禪家如意自在心妙用縱橫無不是彼此男兒大丈夫勸君莫咬他人語。

上堂三月本不生二月何曾滅不滅與不生人心自分別分別既不生一切皆寂滅山河大地不可不寂滅如今一一現前不可不寂滅大眾還入此境界麼即今又緫在何處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三月初五天地不晴久雨雲門劄意分明衲僧如何伸吐驀拈拄杖云雲門大師來也劄久雨不晴臨時變化不涉途程遂擲下云切忌隨他拄杖子去下座。

上堂今日三月十朝衲僧知見雄豪步步直須有主擬議打折馿腰。

上堂先上座煑栗黃粥供養禪眾喫了緫飽地掛起鉢盂知恩方解報恩三十年後不得辜負趙州老直饒當下見得倜儻分明不隨古人言語所轉各證無生法忍得大解脫須知三年一閏九月重陽是何宗旨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九月初五佛法未甞間阻開單心印發光何况上來下去大眾了然生死不相干快樂共住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九月初十衲僧門風壁立不是宗乘強為欲破禪家法執遂拈拄杖云若喚作拄杖子翳汝眼睛不喚作拄杖子避色逃聲乃擲下云還我師子兒來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九月十五月色十分顯露人心纔有是非便被浮雲點污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九月二十大道本無拘執放開把住自由還要人人悟入喝一喝下座。

因施主上堂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僧俗男女平等心一一皆同證法界。

上堂今朝十月初十滴水滴凍禪眾上來長老說夢忽然夢裏覺來顯發人人佛之妙用乃垂一足云不是佛之妙用又喝一喝云不是佛之妙用大眾上來下去不是佛之妙用復召云大眾分明是夢師一日到法座前乃提起數珠復顧視云大眾數珠一百八便方丈。

上堂茲日夏首眾僧結制之辰泐潭山比丘克文與清淨大眾踞菩薩乘修寂滅行以大圓覺為我伽藍身心安居平等本際涅槃自性無繫屬故令我敬請不依聲聞當與十方如來及大菩薩三月安居為修菩薩無上妙覺大因緣故離諸垢染清淨梵行若能如是所謂如蓮華不著水心清淨超於彼。

上堂清大師則上人數年在浙中緣化石筧供具等比者迴山不勝欣喜然於道人分上一切所作而無作意既無作意則是無功用大解脫法門所謂無為而無所不為信手拈來不勞心力種種聖像種種經卷種種莊嚴種種供具種種佛事驀拈拄杖云緫在拄杖頭上東涌西沒南涌北沒撒開也堂上庫下佛殿僧堂及諸寮舍種種莊嚴種種清淨法喜禪恱遂擲下云撲亦撲不破蕩亦蕩不散來無所從去無所至無成無壞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若信不及華藏世界所有塵一一塵中現法界寶光化佛如雲集此是如來剎自在却還清公大師伏惟珍重。

上堂今朝四月二十五為報禪家莫鹵淥水青山在目前一一分明佛淨土擬心早不淨了也不擬心又作麼生堂喫茶。

上堂倐忽又是五月時莭交參緫別同異成壞重重一一融通皎潔驀拈拄杖云一切時分緫在拄杖頭上不見有一塵一眾生不成佛者且道泐潭山一眾有不成佛者也無乃擲下云是成是壞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五月復端午隨眾生心觧分布糉子雖然應所知要須一一知來處且道從什麼處來驀拈拄杖云若知拄杖子來處即知一切法來處所以道隨眾生心應所知量循業發現只如大眾從甚麼處發現一一分明在目前若知發現不妨奇持若也不知何名出家遂擲下云只者末後一著也大難會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五月半為眾决定断普請共成佛不須恠老漢下座。

出外上堂古人所謂有物流動人之常情情若不生則老僧出入動靜無去來之作自然人事周徧又何妨遊戲神通藏法喜禪恱樂則與大眾同住如來寂滅海究竟覺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六月又初一為報諸人莫自屈日用無非大智門摩訶般若波羅密。

上堂般若靈智二親而佛國沙門誠信設一飯以飽禪僧因緣既在功德何窮驀拈拄杖云所謂靈源明皎潔枝[泳-永+(瓜-、)]闇流注乃擲下云參同不二心堂喫茶去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六月二十却歎時光催急看看解夏到來拂拭拄杖與笠無非妙用神通盡是心心證入不須向外馳求拋却自家城邑。

上堂今朝又是七月一夏去秋來自相失各悟自性無生人人當下成佛訖大眾莫道我不受者水潑如今叢林多作此解。

上堂舉古德問僧云是什麼聲云蛇咬蝦聲德云將謂眾生苦更有苦眾生又有古德問僧曰是什麼聲曰雨滴芭蕉聲德云莫謗如來正法輪師云有一轉語可以安邦定國主聖臣賢有一轉語國清才子貴家富小兒嬌若是辨得出許於十字路頭不畜一粒米不種一莖菜接待徃來真善知識若辨不出炙脂子鶻臭布衫且與麼東過西過喝一喝下座。

上堂但以禪門了却心頓入無生知見力驀拈拄杖云不是無生[祝/土]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不是知見誰不明了誰不具足阿誰無分不是頓入閻老子呵呵大笑云泐潭山裏一眾若於者裏薦得去盡作雲門烜爀兒孫若薦不得緫属閻羅老子所管遂擲下拄杖下座。

上堂昨日有人從袁州來却得洪州信說道長安米價高福建路荔枝熟前三三後三三泐潭山裏五日一參下座。

上堂今朝又是九月一暑徃寒來春復秋須信人人一叚事不同時莭逐遷流既是人人一叚事為什麼有信者有不信者不見世尊云一雨所潤三草二木。

上堂舉古人云如珠在盤不撥而自轉只如大眾開單展鉢把筋一切時中所作所為又何假人撥而後轉乃至雲門糊餅趙州栢樹德山棒臨濟喝又何假人撥而後應自是諸人不悟後錯會又干他糊餅栢樹棒喝甚麼事豈不見六祖大師云汝當一念自知非自靈光常顯現。

上堂舉雲門大師云盡大地是個觧脫門枉作佛法會却何不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師云大小雲門錯下名言好與三十棒如今既不喚作山不喚作水又喚作什麼若有明眼衲僧辨得出三十棒却還泐潭若辨不出三十棒分付闍喝一喝下座。

上堂舉祖師云正說知見時知見即是心當心即知見知見即如今師云若道是教外別傳又說道即如今况此一心知見為復是諸人即令一心知見為復是諸佛知見若道是諸人即令一心知見有底又不肯說心說性若道是諸佛知見又有何荖別試為泐潭定當看若定當不出虛消信施。

上堂今朝十一月莭候又嚴寒倐忽光陰過死生君自看是日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須知人人赤肉團上有一物能隨萬事變不逐四時凋且道是什麼喝一喝下座。

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學人自門云遊山翫水師云且道雲門荅這僧不荅這僧莫謗雲門好若道不荅這僧什麼處是不荅處眾中多是師承學解承言者喪縱不在文字語言上又打在無事裏所謂滯句者迷若識得雲門大師即識得自己可謂不見一法即如來方得名為觀自在。

上堂祖師西來教外別傳所謂如牛駕車車若不行打車即是打牛即是大眾人各有一頭水牯牛駕個車子即是毛色有異心相不同有赤者白者青者黃者黑者如今莫待下痛鞭各自拽個車子堂喫茶去下座。

元旦日上堂問話畢師云一問一荅皆是當人各各神通光明清淨妙心一一從自運將出來烜焃現前自是眾生迷情不覺不知改旦新元伏惟知事首座大眾尊候萬福良久云昨日今朝事不同人人依舊主人翁雖然平等添新嵗夢覺元來緫是空是空却不空二十空門元不著一性如來躰共同喝一喝下座。

供養羅漢上堂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未有一法不從心之所生心若滅也一切法滅所以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見在心不可得三際既不有一心何所生大眾但盡浮想盡證阿羅漢浮想不盡緫属流浪生死喝一喝下座。

上堂古人云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智雲門云一切智通無障礙拈起扇子云釋迦老子來也又拈起扇子云[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築著帝釋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好一切智智清淨無二無二分無別無断故佛手開馿脚步東西生緣別處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日供養羅漢夜來四方高人諷誦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一遍大眾作麼生是安樂行擬心早不安樂了也乃喝一喝云豈不是安樂行如何是透法身北斗裏藏身豈不是安樂行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前栢樹子豈不是安樂行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談糊餅豈不是安樂行以至僧俗大眾一一清淨光明住持豈不是安樂行乃至一佛二菩薩一一羅漢一一辟支佛無不清淨實相住持所謂安樂行也大眾唯有髻中寶珠不妄與之雖然不與亦人人具足十二時中光明烜焃阿誰欠少還會麼堂喫茶去喝一喝下座。

上堂衲僧門下有賔有主有時賔也和其光同其塵四五百條花柳巷二三千處管絃樓有時主也奪賊馬煞乎賊披毛戴角入鄽來優鉢羅花火裏開大眾只如賔主未分時如何今朝三月十五。

章江長老來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諸佛出身處門云東山水上行泐潭即不然若有人問如何是諸佛出身處但向伊道遠離洪井深入寶山大眾且道是同是別忽有個衲僧出來云這裏是什麼所在說同說別也難得須是實到這田地始得若未到且不得草草。

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學人自己門云遊山翫水而令多作自己會承言者喪既不作自己會又作麼生會滯句者迷德山入門便棒其僧擬議山云不得作棒會既不作棒會又作麼生會臨濟一喝不作喝用既是一喝何故不作一喝用宗旨如何其宗旨者諸佛諸祖教外別傳不屬文字言句其文字言句是心外戲論之法既不属戲論直須自悟若自悟也事同一家苟不然者彼我途轍喝一喝下座。

上堂今朝四月二十五栽秧漸漸徧南畝半飢半飽淡飯羹泥裏雨裏可憐許惟有高僧緫不知各自堂喫茶去。

上堂衲僧門下有春有冬有秋有夏有陰有陽有晝有夜天地盖載日月運行成就四時長養萬物善知識者觀機設教應病與藥成就眾生種種方便亦復如是然則無智人前莫說打頭破額裂。

上堂釋迦老子道一切眾生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躰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大眾要得生死不相續妄想心滅但直下識取自己常住真心性淨明躰則自然生死不相関共生慶快所謂一得永得若信不及不聽受則沉在業識無明海喝一喝下座。

供養羅漢上堂大眾一切法即諸佛法一切心即諸佛心一切語即諸佛語一切道即羅漢道法也心也語也道也且道是一也是二也是同別也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萬法無咎。

上堂二月復三月一一應時莭柳絲弄春風梨花白如雪門門法界門法法離言說驀拈拄杖云欲知交參處杖頭諸佛剎乃擲下云不妨拋來擲去緫在諸人眼睛裏。

上堂今朝三月初五普天之下好雨非但百姓歌謠老僧不勝手舞何也豈不見乾闥王奏樂迦葉起舞直得須彌岌嶪海水騰波驀拈拄杖云大眾一波纔動眾波隨萬法皆從一法衲子大家同會取七顛八倒緫光輝擲下拄杖下座。

上堂今朝又是三月半離念身心登彼岸泯其所以自然兩個五百作一貫喝一喝下座。

上堂舉世尊問波斯匿王曰汝以何相觀佛王曰觀身實相觀佛亦然觀佛寔相觀法亦然法界眾生界根根塵塵一切清淨大眾欲識如來大寂滅汝但盡攀緣喝一喝下座。

閉馬祖塔上堂祖宗門下緫有関棙子應機接物有開有閉苟開而不能閉喪家失計閉而不能開誰辨徃來或開而能閉也不妨遊戲閉而能開也重重善財或不開不閉時又作麼生大眾僧堂裏隨例軟餅[飢-几+念]頭橫咬竪咬喝一喝下座。

上堂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喚什麼作釋迦老子驀拈起拄杖云假名三十二八十也空聲一切人間緫強名卓拄杖下座。

上堂云天心得自在盛熱復清涼衲僧如薦得重法中王喝一喝下座。

上堂佛言捨家出家難學道見性難元來捨家出家難學道見性復難如今學道者如恒河沙見性者未有一二佛又言性成無上道永嘉云自性天真佛雲門云如今諸方多是說心說性教裏少哩師云雲門又不許說心說性佛言性成無上道且道佛說底是雲門說底是大眾差之毫之千里。

上堂知事首座大眾出入相拋來依舊南山對北山忙者自忙閑者閑閑忙彼此不相関依舊水雲間。

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佛法大意門云春來草自青又僧問首山如何是佛法大意山云楚王城畔汝水東流忽有人問泐潭如何是佛法大意向伊道久雨不晴此三轉語有一轉語可以作諸佛之法藥治一切眾生病有一轉語可以作諸祖之秘関菩薩直截之要道有一轉語可以作衲僧觧脫大道場是禪者放身命處大眾若擇得出如久客家若擇不出若行人失路喝一喝下座。

上堂諸佛如來說一切眾生身中有三大何者為三身大相大用大又古德云十方無壁落四面亦無門露躶躶赤灑灑沒可把既沒可把喚什麼作三大莫有人擇得出麼若擇得出不妨好手若擇不出眾生日用而不知喝一喝下座。

上堂大眾好雨點點不落別處且道落在什麼處莫是落在法堂前麼莫是落在田野中麼莫是落在山林間若是通達底人神通妙用無可不可有一般人更不求妙悟但作平常一路實頭見觧又喚做不走作人此之見觧未出常流若妙悟明眼底人他一一知來處一一知落處更不顢頇大眾且道落在什麼處久參先德一舉便了後進初機更冝子細。

因雪上堂舉龐居士辞藥山因緣師云全禪客當断不断返遭其亂且道全禪客當時合下得什麼語免被龐公折挫如今莫有扶持佛事者麼出來開發大眾眼目亦表自己參學身心如無老僧為說破今日臘月初十山門街坊丐者入寮打疊忽有人問諸丐者在寮中時又作麼生良久乃喝云相逢不下馬各自有前程。

上堂今朝又是三月一大道何曾有得失桃花處處靈雲心却笑玄沙弄不出只這弄不出罕遇知音。

上堂今朝七月秋初一時莭循環夏又畢衲僧活計拄杖頭去兮住兮無固必去住自由且道祖意是同是別只如古人云雞寒上樹鴨寒下水意旨如何喝一喝下座。

上堂雲門云久雨不晴劄大眾且道雲門一劄與德山棒臨濟喝是同是別若道別祖宗門下豈有兩般若道同爭奈德山臨濟雲門家風有異衲僧到這裏如何剖判若剖判得出可謂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一劄今朝二月二十五各自喫茶去。

上堂舉印宗法師問盧行者云仁者在黃梅有何言教旨趣傳授盧曰彼指授者唯論見性成佛不說禪定解脫無念無為宗云何故不說禪定解脫無念無為盧曰况是二法皆是佛法不二之法宗云如何是不二之法盧曰如仁者講涅槃經明見佛性是名佛法不二之法師云彼時小巧禪道早是中半了也如今叢林多是唯論禪定解脫無念無為且道六祖底是如今底是分即是不分即是若分去有違有順有是有非若不分又不辨邪正埋沒我宗乘譬如世間道路有直有迃有險有善其行路者可行即行可止即止大眾還識泐潭老僧麼良久云捋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喝一喝下座。

師首座時在仰山結夏小參云莫有真師子兒試出來對眾哮吼看時有僧出禮拜師云不知是不是是即也大奇僧問鍾聲纔動大眾雲臻禁足臨如何指示師云大家在這裏進云莫便是和尚為人處也無師云多是向言句中轉却進云一堂風冷淡千古意分明師云且莫亂道僧問承古有言眾生日用而不知未審不知個什麼師云道進云忽然知後如何師云十萬八千僧提起坐具云爭奈者個何師便喝僧云好一喝未有断在師云喫棒且待別時。

復云更有問話者麼良久云洎合放過乃喝復舉拂子云耶耶盡十方世界若凡若聖若僧若俗若草若木盡向拂子下成佛作祖無前無後一時解脫還有不觧脫者麼設有命若懸絲又撫掌云知音者少所以此個事論實不論虛參須實參悟須實悟若纖毫不盡緫落魔界豈不見古人道平地上死人無數過得荊林是好手如今人多是得個身心寂滅前後際断一念萬年去休去歇去似古廟裏香炉去冷湫湫地去便為究竟殊不知却被此勝妙境界障蔽自己正知見不能現前神通光明不得發露或有執個一切平常心是道以為極則天是天地是地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大盡三十日小盡二十九此依草附木不知不覺一向迷將去忽然問他我手何似佛手便道是和尚手我脚何似馿脚便道是和尚脚人人盡有生緣處那個是上座生緣處便道某是某州人是何言歟且莫錯會好凡百施為須要平常一路子以為穩當定將去合將去更不敢別移一步怕墮坑落塹長時一似雙盲底人行路一條拄杖子寸步拋不得緊把著憑將去步步依倚一日若道眼豁開頓覺前非拋却杖子撒開兩手十方蕩蕩七縱八橫東西南北無可不可豈可一向倚他門戶傍他行脚有甚快活自己畢竟如何不見雲門大師道而今天下老和尚多是師承學解路布葛藤印板上打來模子裏脫出當人若是明去何不一切臨時又不見臨濟大師云我者裏是活祖師西來意把來便用立處皆真他不說古又如何令又如何者語得那語不得那裏是虛者裏是實與我拈出絲毫許實底道理來看此蓋當人眼不開自無見處一向承虛接響百般忌諱自經自縛直饒與麼說當下忽然見得倜儻分明去也是棺木裏瞪眼如今還有無師智自然智不與萬法為侶者烜焃底丈夫漢[皻-皮+齒][皻-皮+齒]齖齖千變萬化見我恁麼胡言漢語便好近前驀口摑拽下椅子擲向三門外喝散大眾豈不快哉還有麼良久云若無且看老僧騎案山跳諸人眼睛裏七顛八倒呵佛罵祖去也喝一喝下座。

師到崇勝眾請小參僧問未明心地印難過趙州関如何是趙州関師云過進云莫便是和尚為人處也無師云作麼生會僧作一圓相師云且喜勿交涉進云也不得良為賤師便喝復云更有問話者麼良久無人出師云不因一事不長一智說事亦不妨說理亦無礙為報學道人莫作理事會阿呵呵欲求長須入水是非中聲色裏放一倒扶一起是何宗囉囉哩驀拈拄杖畫一畫云適來許多葛藤向什麼處去也復舉拄杖云拄杖子變作觀音菩薩以甘露水灌入諸人頂門裏還有眼開心悟神清氣爽底麼乃喝云莫妄想活落落須山把便撲擲下拄杖云耶耶三十三天不知不覺帝釋居善法堂為諸天說法勸喻云汝等諸仙盡是閻浮提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不殺不盜不邪婬不妄語不飲酒不食肉布施持戒廣作善業來生此間受種種勝妙快樂汝等諸仙不得一向迷於妙樂須知無常念念不停念念遷謝速疾速疾便是到來相將墜墮汝等當求不來不去不生不滅究竟解脫清淨涅槃之樂師乃噓噓今日為眾竭力禍出私門笑破衲僧口然雖如是也不得草草乃撫膝下座。

師到九峯山眾請小參僧問古人道前三三後三三前三三即不問如何是後三三師云的進云恁麼進前三步也師云関進云大眾證明真善知識師云杜撰衲僧師云大眾此事若全提也便須荒却院散却眾拳倒湏山踏翻四大海三世諸佛諸佛祖師天下老和尚十二分教填其溝塞其壑雖然如此盡法無民且向世諦流布建化門中即不可乃拈拂子云三世諸佛諸大祖師天下老和尚十二分教緫在拂子頭上分開也懷州牛喫禾益州馬腹脹天下覔醫人灸猪左膊上以拂子左邊敲云太虛為皷須作槌遂喝云鼕鼕閙市裏識取天子將錯就錯以拂子右邊敲云大地作床長天為幕蹶倒打睡百草頭上薦取祖師病鳥栖芦噫九年空面壁撫掌不回頭笑煞傍觀如今莫有傍觀底麼良久乃喝云洎合停囚長智又舉拂子云穿却鼻孔却向脚跟下走出東西南北土曠人稀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阿喇喇遂擲下拂子云是什麼下座。

師問僧了也未云未了師云喫粥了也未云了師云又道未了復云門外甚麼聲云雨聲師云又道未了復云面前是甚麼云屏風師云又道未了復云還會麼云不會師云[聽-王]取一頌隨緣事事了日用何欠少一切但尋常自然不顛倒。

師到大愚眾請小參師云二三月來天氣和暖萬物生長百鳥和鳴桃花紅李花白到處園林翠連野色誰家年少賞勝踏青唯有古寺老僧坐對栢遂以拂子敲禪床云敲枷打鎻出釘楔大有癡頑怕吞熟鉄醍醐上味候伊時莭趙州石橋循途守轍百丈野狐為君一决狐疑淨盡眼光電掣南北東西有誰辨別還有辨別底麼試出來撫掌呵呵大笑打個筋斗供養大眾一者慶快平生二與天下人作標牓有麼有麼秪為情生智隔想變躰殊我者裏不免拆東籬補西壁去也以拂子畫云十方世界百雜碎何處更有山河大地耶看看四大海水在諸人面前滔滔地氣象萬端魚龍變化還見麼見則不無忽然有個巡海夜义出來道禪和子如何是脫生死底句向他道什麼即得若不向他道被他一吉橑棒打煞餧魚鼈喫當此之際以何為身以何為心以何為人以何為我以何為佛以何為祖以何為禪以何為道會麼良久云五更侵早起更有夜行人乃拂子擊禪床下座。

偈頌

僧請問三聖問雪峯云透網金鱗以何為食峯云待透出網來即向道聖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識話頭也不識師以頌示之。

潦倒漁翁坐釣臺金鱗赫赫皷波來海門空闊纔施網霹靂一轟天地開

雪峯云老僧住持事大。

放去來得自由不堪優處亦堪優可憐滯句承言者爭是爭非空白頭

僧請問[舟-(白-日)]霞騎聖僧意旨如何。

千變萬化七顛八倒騎却聖僧踏倒水潦釋迦起身比丘悟道若會此意寒來著

僧請問雪峯鼈鼻蛇因緣。

打皷弄琵琶相逢一會家雲門能合調長慶解隨邪古曲非音律南山鼈鼻蛇何人知妙訣的子是玄沙

僧問南臺圓和尚大隨龜話圓以手翻覆示之其僧不肯乃質於師師以頌釋之。

少室之妙訣觀根而密付大隨曾泄機南臺亦失護翻手與覆手脫履著龜處明明言外傳信何有今古擲金鍾輥鉄皷水東流日西去

僧請問馬大師日面佛月面佛。

日面月面胡來漢現一點靈光萬化千變

僧請益僧問雲門如何是正法眼門云普。

但無一切心自然合大道應用在臨時莫分妙不妙

僧請問僧問雲門如何是諸佛出身處門云東山水上行。

目前有路誰解通方東山水上求者茫茫

諸佛出身處東山水上行目前一彈指徧現煞分明日面月面過佛手馿脚呈皆承此個力言外度迷情

僧曰眾中多以無事啇量師復成頌。

多將無事會無事困人心有無俱勿念自可剖靈音落落雖殊應寥寥不在尋冝哉萬化首都秪属于令

僧請問僧問首山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山云楚王城畔汝水東流。

楚王城畔水東流樹倒藤枯笑不休好是自從投子後更無人觧道油油

僧舉趙州前栢樹子話或云有此語或云無此語師以頌决之。

[這-言+(序-予+(玉-王+丰))]栢樹子趙州無此語若是本色人直下未相[這-言+(序-予+(玉-王+丰))]前栢樹子趙州有此語為報同道流覿面如何舉

僧舉雲門北斗裏藏身。

東涌西沒北斗藏身法王法令德非有隣

趙州勘破婆子。

似狂不狂趙州老或凡或聖人難曉是非長短任君裁老婆被伊勘破了

婆子云好箇阿師又與麼去。

臨岐有水復有火遇賤即貴全可可臺山一路去無差幾個行人脫覊鎻

[這-言+(序-予+(玉-王+丰))]前栢樹子[這-言+(序-予+(玉-王+丰))]前栢樹子我道不如松枯枝折落地打著去年椶造化無私不思力一一青青嵗寒色長短大小在目前可笑時人會不得

頌黃龍和尚垂示佛手馿脚生緣。

我手何似佛手翻覆誰辨好醜若非師子之兒野干謾為開口

我脚何似馿脚隱顯千差萬錯欲開金剛眼睛看取目前善惡

人人盡有生緣處認著依前還失路長空雲破日華開東西南北從君去

鳥窠和尚吹布毛。

鳥窠吹布毛紅日午方高趙王因好劒滿國人帶刀

僧問雲門如何是啐啄之機門云響。

有問啐啄機雲門荅云響昨日雷轟天夜來山水長

寶壽開堂三聖推出僧。

探騎飛來棒下寧瞎人翻滿鎮州城太平本是將軍致不許將軍見太平

石火光中電影分怒雷隨震動乾坤耳聾眼瞎人無數誰是知恩解報恩

僧問風[宋-木+儿]如何是佛[宋-木+儿]云丈林山下竹根邊。

丈林山下竹根邊水在深溪月在天良馬不知何處去阿難依舊世尊前

靈雲見桃花悟道。

奇哉一見桃花後萬別千差更不疑獨有玄沙言未徹子孫幾個是男兒

昔日靈雲見悟時香苞紅蕚一枝枝如今到處還開也陌上相逢說向誰

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僧云上至諸佛下至螻蟻皆有佛性狗子為什麼無州云有業識在。

言有業識在誰云意不深海枯終見底人死不知心

僧問雲門如何是吹毛劒門云骼。

誰謂吹毛利雲門骼可知一朝權在手看取令行時

僧問龍牙古人得個什麼道理便休去歇去牙云如賊入空室。

相頭量才補職眀眼衲僧面前不識

僧問長沙了即業障本來空未了還須償宿債秪如二祖是了不了沙云空。

臨機無巧妙得意不勞功其如人不會聞空便謂空

僧問趙州一物不將來時如何州云放下著。

移高就下緫威權解脫門開信可憐不得空王真妙訣動隨聲色被勾牽

僧問雲門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談門云餬餅。

超佛越祖之談覿面相呈誰領不知箭過新羅動地閑爭餬餅

雲門関棙子。

雲門関棙子消息少人知有時一撥動大地眼[強-弓+目]

雲門抽顧。

雲門抽顧自有來由一點不到休休休休

臨濟三度問黃檗佛法大意三度被打。

資粮更不著些些岐路年深恐轉賖直下痛施三頓棒夜來依舊宿芦花

臨濟到大愚處悟。

便言黃檗無多法大丈夫兒豈目乖脇下兩拳明有信不從黃檗付將來

僧問首山如何是佛法大意山云新婦騎馿阿家牽。

張顛不似首山顛不動毫百怪全猶得黃龍再拈出四方明眼若為傳

新婦騎馿阿家牽低頭拈得一文錢十字街頭拍手笑東村王老屋頭穿

雲門云火裏蝍蟟吞大虫。

秦時[車*度]轢鑽頭通大施門開妙莫窮火裏蝍蟟依舊活拈來誰解恣英雄火裏蝍蟟吞大虫去年不似今年窮直得黃茅瘴氣發雪壓桃花處處紅

臨濟鋤茶園次見黃檗來遂拄鋤頭而立檗云者漢困那際云鋤也未鋤困個什麼檗以拄杖便打際接住一送檗便倒呌云維那相救維那近前扶云爭容得這風顛漢與麼無禮檗以拄杖却打維那際乃連鋤地數下云諸方火葬這裏一時活埋。

奪旗掣皷著精神父子雖親法不親為報四方禪者道等閑莫作守株人

百丈再參馬祖。

客情步步隨人轉有大威光不能現突然一喝雙耳聾那吒眼開黃檗

興化打克賔維那。

丈夫當断不觧断興化為人徹底漢後從教眼自開棒了罸錢趂出院

雲門臘月二十五。

臘月二十五一曲超今古鎮州大蘿蔔生長在深土

僧問雲門不起一念還有過也無門云須山。

不起一念海裏須把來便用休別針

百丈野狐。

不落藏鋒不昧分要伊從此脫狐身相逢盡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見一

古尊宿語卷苐四十五     士九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77 冊 No. 1710 古尊宿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