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禪宗頌古聮珠通集卷第二    雞二

(僧錄司右闡教兼靈谷禪寺住持淨戒重校)

經首題[米-木+八]字 昔有僧問地藏琛和尚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未審是甚麼字地藏曰看取下註脚又有問披雲霖師荅以頌曰以字不是八不成森羅萬象此中明直饒巧說千般玅不是漚和不是經。

頌曰。

以八不成只目前經中未識註中看垂慈不為多知觧切玄達本源(汾陽昭)

以字不成八不是拈起經題皆擬議下頭註任君看却是入門先問諱(佛印元)

以字不是八不成龍門風浪若雷霆多少游魚迷去路依前和雨落滄溟(佛慧泉)

我佛金言義海深開遮唯要悟真心首標妙在當頭劄蜜使泥牛曉夜吟(雲居祐)

拈起題摸不着却看下頭註脚了知字義炳然大藏潛通廣畧(地藏恩)

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法身睡着無遮閉衲僧對面不知名百萬人前呼不起(覺範洪)

以字不成八字不是十方諸佛同參三世如來共軌慶喜多聞罔措鶖子神通莫擬若非金色頭陀焉能蜜傳斯(旻古佛)

以字不是八字非滿琅凾載絕毫看經到此須開眼玉軸分眀兩畔題(羅漢南)

經題滿目孰知元點畫分明句義全佐國欲知功力大蕭何元是漢朝賢(踈山常)

以字不是八不成無言童子咲忻忻優曇華現人間世鼻孔通天嗅不聞(開福寧)

以字不成八字非爍迦羅眼不能窺一毛頭上重拈出忿怒那吒失却威(徑山杲)

龍宮海藏不曾收梵語唐言亦謾求剛被祖師輕漏泄當門齒乃因由(靈巖因)

鳥跡半露蒼苔科斗並遊春水若不信受奉行未免即從座(石[(工*几)/石]明)

不向經題識本真紙堆討甚法王身未開梵夾承當去免作循行數墨人(絕岸湘)

地藏知不知下頭註脚萬千千筭沙入海徒疲倦不若教他了目前(橫川珙)

楞嚴經佛告阿難吾不見時何不見吾不見之處若見不見自然非彼不見之相若不見吾不見之地自然非物云何非汝。

頌曰。

全象全牛意不殊從來作者共名模如今要見瞿曇老剎剎塵塵在半途(雪竇顯)

堂堂露柱久懷胎長下孩兒頗俊哉未解語言先作賦一撡直取狀元來(白雲端)

老胡徹底老婆心為阿難陀意轉深韓幹馬嘶芳草渡戴嵩牛臥綠楊陰(湛堂凖)

雲收空闊天如水月載姮娥四海流慚愧牛郎癡愛叟一心猶在鵲橋頭(佛心才)

說離百非存軌則言無一法尚筌[(ㄇ@(企-止))/弟]毘耶默默曾緘口摩竭寥寥鎮掩扉(佛鑑懃)

初學賣華日嬌羞掩齒牙及至容顏老脫然無可遮却咲白雲他自散不知明月落誰家(崇覺空)

隔林彷彿聞機杼知有人家在翠微及至入門親見了元來只是小兒嬉(簡堂機)

見時不見非見見非見不見捴非非織女機梭撩亂擲牧童鞭索恣胡揮幽鳥一聲驚宇宙碧灣溪畔綠楊垂(獃堂定)

石潤非玉水麗非金大禹决而西泝卞和泣而陸沉美錯古礱今(虛堂愚)

楞嚴經佛謂阿難若能轉物即同如來。

頌曰。

若能轉物即如來春暖花處處開自有一雙窮相手不曾容易舞三(白雲端)

若能轉物即如來處處門開見善財花柳巷中呈舞戲九衢乘醉臥樓臺(真如喆)

毛吞巨海芥納須彌乾坤大地直下同歸一氣不言含有象萬靈何處謝無私(佛心才)

能轉物即同如來咄哉瞿曇誑謼癡呆(徑山杲)

雨色和煙匝四維眼皮未綻若為窺等閑覷破金剛際坦蕩無因役路岐(或菴体)

他人住處我不住他人行處我不行不是與人難共處大都緇素要分明(此山應)

楞嚴經佛謂阿難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

頌曰。

見不及處江山滿目不覩纖毫花紅柳綠白雲出沒本無心江海滔滔豈盈縮(海印信)

拄杖頭邊無孔竅大千沙界猶嫌小毘婆尸佛早留心直至而今不得妙(鼓山珪)

春至自開花秋來還落葉黃靣老瞿曇休搖三寸舌(徑山杲)

色空明暗本無因見見由來亦誤人見不及時猶未瞥那知殃崇是家親(遯菴演)

沒絃琴上無私曲一曲彈來轉轆轆斷崖流水少知音六六不成三十六(妙峯善)

瘦藤拄到風煙上乞與遊人眼界寬不知眼界寬多少白鳥去[書-曰+皿]青天還(朴翁銛)

雨洗淡紅桃蕚嫰風搖淺碧柳[糸*系]輕白雲影裏恠石露綠水光中古木清(潛菴光)

隔墻見角便騎牛騎入紅塵閙市遊遊遍歸來欄裏臥三更半夜失踪由(雪菴瑾)

楞嚴經七處徵心。

頌曰。

七處徵心心不遂懵懂阿難不瞥地直饒徵得見無心也是泥中洗土塊(西余端)

七處徵心欵便成推窮尋逐桉分明都緣家賊難防備撥亂乾坤見太平(卍菴顏)

吹糠着米翻成特地不因一事不長一智(北磵蕳)

七處徵他天外天毫光直射阿難肩瞿曇忒殺怜兒切逼得鮎魚上竹竿(絕岸湘)

楞嚴經八還辨見。

曰。

八還之教垂來久自古宗師各分剖直饒還得不還時也是鰕跳不出斗(西余端)

明暗色空不可還不可還者絕躋攀夾截虛空成畔岸一重水隔一重山(卍菴顏)

色空明暗各不相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北磵簡)

還還後更還還一箇閑人天地間昨夜大蟲遭虎咬皮毛落[書-曰+皿]體元班(絕岸湘)

楞嚴經阿難大眾獲本妙心。

頌曰。

東西南北捉虛空海角天涯信不通力[書-曰+皿]神疲無處覔萬年松在祝融峯(卍菴顏)

適我昔所願今者滿足是玉也大奇只恐不是玉(北磵簡)

楞嚴經觀世音菩薩成三十二應身獲十四無畏法。

頌曰。

良哉觀世音旋聞與聲脫犬吠驢嗚休未休世出世間活鱍鱍(瞎堂遠)

三十二應不思議十四無畏如流水男子身中入定時女子身中從定起(卍菴顏)

趂隊選圓通無端立下風當時供死欵錯說在聞中(北磵簡)

楞嚴經妙性圓明離諸名相。

頌曰。

一錢為本萬錢利富不足而貧有餘換骨奪胎些子藥輸他潘閬倒騎驢(卍菴顏)

金盤不可動轆轆轉難住停待良久間圓明湛如露(北磵簡)

楞嚴經諸可還者自然非汝不汝還者非汝而誰。

頌曰。

暖風和景更奇華華草草露全機荼[菧-氐+(林/糸)]一陣香風起引得遊蜂到處飛(心聞賁)

千山鳥飛滅萬里人跡絕扁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肯堂充)

不汝還復是誰殘紅流在釣魚磯日斜風動無人掃燕子將水際飛(天目禮)

嚴經六解一

頌曰。

根塵縛脫本同源一處休復六用捐手把一條紅断貫娘生鼻孔一時穿(卍菴顏)

六用無功信不通一時分付與春風篆一縷閑清晝百鳥不來花自紅(北磵簡二)

結解非殊存曰無據試問本來宗當初誰縛汝

楞嚴經阿難大眾復白佛言若此妙明真淨妙心本來徧圓如是乃至大地草木蠕動含靈本元真如即是如來成佛真體佛體真實云何復有地獄餓鬼畜生。

頌曰。

雙劒峯前古寺基天尊元是一牟尼時難只得同香火莫聽閑人說是非(卍菴顏)

三蛇九鼠一畝之地竿木隨身逢塲作戲(北磵簡)

嚴經佛言阿難此等眾生不識本心受此輪迴經無量刼不得真淨皆由隨順殺盜[婬-壬+(工/山)]反此三種又則出生無殺盜有名鬼倫無名天趣有無相傾起輪迴性。

頌曰。

七處精研一妄心更隨三業殺盜身心不是閑家具前箭猶輕後箭深(卍菴顏)

客舍并州十霜歸心日夜憶咸陽無端又渡桒乾水望并州是故鄉(北磵簡)

楞嚴經佛告阿難無令心魔自起深孽。

頌曰。

瞿曇徹底老婆心見明色發理難任入鄉隨俗那伽定佛魔到此盡平(卍菴顏)

挽弓須挽強用鏘須用長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北磵簡)

楞嚴經佛言富樓那如汝所言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汝常不聞如來宣說性覺妙明本覺明妙(本經)

頌曰。

清淨本然徧法界山河大地即皆現性覺必明認影明眼耳便隨聲色轉(卍菴顏)

滿清淨中不容他山河大地萬象森羅(北磵簡)

楞嚴經若能推者即是汝心則是認賊為子。

頌曰。

如今推也是子是賊買帽相頭食魚去骨(天童覺)

楞嚴經跋陁婆羅入浴忽悟水因。

頌曰。

了事衲僧消一箇長連床上展脚臥夢中曾說悟圓通香水洗來驀面唾(雪竇顯)

超諸現量即悟水因體明無垢孰云洗塵得無所有了無相身成佛子住妙觸常存(大溈智)

洗塵觸體兩空寂妙證密圓超見思白壁無瑕空受玷圓通會裏受塗糊(塗毒)

嚴經當知虛空生汝心內猶如片雲點太清裏况諸世界在虛空耶汝等一人發真歸元此十方空皆悉消殞。

頌曰。

一人發真歸元十方虛空消殞試問楊岐栗蓬何似雲門胡餅(無着捴)

瞌睡茫茫困思來喫椀濃茶眼便開四海五湖王化裏更無一物是塵埃(朴翁銛)

圓覺經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入於神通大光明藏三昧正受一切如來光嚴住持是諸眾生清淨覺地身心寂滅平等本際圓滿十方不二隨順。

頌曰。

東西南北水茫茫無角鐵牛入海藏千眼大悲尋不見倒騎佛殿入僧堂(冶父川)

圓覺經於不二境現諸淨土與大菩薩摩訶薩十万人俱。

頌曰。

明鏡當臺照不差短長好醜盡歸家山河大地渾如故不妨隨處翫(冶父川)

圓覺經非幻不滅。

頌曰。

不属內外與中間纔落思惟入魔境大丈夫兒不自欺翻身坐斷毗盧頂(月林觀)

圓覺經修多羅教如標月指。

頌曰。

方便門指頭月譊訛因[序-予+尼]多甄別冷光靄靄登清途匝地茫茫尋舊宂指看畫處眼中屑到此何須更饒舌(育王達)

圓覺經一切障礙即究竟覺。

曰。

枯樹雲充葉凋梅雪作花擊桐成木響蘸雪喫冬[瓜-、]長天秋水孤鶩落霞(雪堂行)

早朝心悶三盃酒午後頭昬一椀茶入夜脫衣伸睡五更走起眼瞇麻(或菴体)

圓覺經有我愛者亦愛涅槃伏我愛根為涅槃相。

頌曰。

黑山鬼窟至幽陰認得頑空盡力尋何似天窓饒一撥[去*頁]令大地作黃金

圓覺經棄愛樂捨還滋愛本便現有為增上善果皆輪迴故不成聖道。

頌曰。

傀儡牽[糸*系]舞柘枝百般俏俊百般宜自從舞罷青[糸*系]斷堪笑渠儂撒手

圓覺經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辨真實。

頌曰。

黃花爛爛翠竹珊珊江南地煖塞北天寒遊人去後無消息得溪山到老(晦堂心)

舉手攀南斗翻身倚北辰出頭天外看誰是我般人(鼓山珪)

巍巍堂堂磊磊落落閙處頭穩處着脚脚下線斷我自由鼻端泥盡君休斵莫動着千秊故紙中合藥(天童覺)

荷葉團團團似鏡菱角尖尖尖似錐風吹柳絮毛毬走雨打梨花蛺蝶飛(徑山)

釣月是生涯古風高未足[言*本]欵乃一聲天地闊祖師何處渡流沙(或菴体)

猢猻喫毛烏狗上佛殿大地雪澷澷澄江靜如練(圓極岑)

生鐵鑄牛頭牽犂還拽杷智者笑忻忻愚人驚恠差古徃今來幾百秊更向鬼門重貼卦(密菴傑)

前栽萵苣萵苣生火筯火筯生蓮花蓮花結木[瓜-、][瓜-、]纔擘破撒出白油麻參([仁-二+幼]堂仁)

昨夜深沙鑄銕阿那律陀來合伴醉來相打見閻王閻王握筆不能判却相勸彼此事同一家更莫前思後筭[囗@力]麼斷公事大喫醋(無庵全)

張果老[跍-十+水]破葫蘆呂洞賔失寶劒兩箇撒手相逢囊篋更無一線何仙姑銕笛橫吹解道長江靜如練(正堂辯)

身世悠悠不繫舟得隨流處且隨流今朝有酒今朝醉眀日無錢眀日愁(石庵)

眠不覺曉是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朴翁銛)

春生夏長淡飯麤茶魚投濁水彩奔齪家(無凖範)

三春不是讀書天九夏炎炎直放禪唯有秋冬較些子不如打睡過殘秊(北磵簡)

圓覺經以大圓覺為我伽藍。

曰。

不留縱橫自由閫外乾坤廓落大方無外優游眀眀祖師意明眀百草頭褫破狐疑網截斷愛河流縱有回天力爭如直下休四衢道中淨倮倮放出溈山水牯牛(圓悟勤)

圓覺經恒作是念我今此身四大和合([瓜-、]等皆歸地唾涕膿血等皆歸水煖氣歸火動轉歸風)四大各離今者妄身當在何處。

頌曰。

今者妄身當在何不應水更尋波狂心誤認鑑中影豈異迷頭演若(本覺一)

法華經佛放眉間白毫相光照東方萬八千世界。

頌曰。

蠻奴赤上皇州賣盡奇跨白牛貪着市朝人作市又隨歌舞上官樓多意氣好風流月冷珠簾掛玉鈎分眀忘來時路百尺竿頭輥繡毬(圓極岑)

法華經假使滿世間皆如舍利弗盡思共度量不能測佛智。

頌曰。

雪子落紛紛烏盆變白盆忽然日頭出依舊是烏盆(破庵先)

法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偈曰呪咀諸毒藥所欲害身者念彼觀音力還着於本人。

頌曰。

呪咀毒藥形聲之逆眼耳若通本人何失(法眼益)

法華經譬如長者有一大宅於後宅舍忽然火起毒害火灾眾難非一。

頌曰。

蝴蜂休戀舊時窠五百郎君不奈何慾火逼來無走路癡心要上白牛車門前羊鹿權為喻室內啀喍捴是訛[火*孛]相惱處出身不用動干戈(冶父川)

法華經如來如實知見三界之相無有生死若退若出亦無在世及滅度者非實非虛非如非異不如三界見於三界如斯之事如來明見無有錯謬。

頌曰。

岣嶁峯頭神禹碑字青石赤形模奇無目仙人纔一見便應撫掌咲嘻嘻雲暗蒼龍化葛陂(圓極岑)

火虐風饕水漬根石邊尚有舊苔痕化工肯未隨寒暑又孽清香為返魂(閑極雲)

法華經此經開方便門示真實相深固幽遠無人能到。

頌曰。

然幽遠涉途程到者方知不夜城鼓角聲寒蓮漏永佛燈猶作向來明(圓極岑)

法華經云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

頌曰。

犬子便吠賊牛子便牽犂衲僧若恁麼未曾摸着皮(楊岐會)

世間相常住黃鶯啼緣樹真箇可怜生動着便飛去(朴翁銛)

法華經偈大通智勝佛十刼坐道塲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

頌曰。

三際斷時凡聖盡十身圓處剎塵周無私應物隨高下抹過僧祇大刼脩(保寧勇)

種穀不生豆苗蒸沙豈能成飯大通智勝如來一箇擔板塵漢(鼓山珪)

燕坐道塲經十刼一一從頭俱漏泄世間多少守株人掉棒擬打天邊(徑山杲)

紅日杲杲切忌尋討拈得便用無非是寶鄭州棃青州棗大抵還他出處好(月林觀)

太平時代不論兵路不賚粮戶不扃一刼坐來成[序-予+尼]事平生肝膽一時傾(道塲融)

初鑄就毗盧印古篆雕蟲尚宛然堪笑堪悲人不識却嫌字畫不完全(環溪一)

法華經若有眾生聞是觀世音菩薩品者當知是人功德不少。

頌曰。

觀音門普普門[(冰-水+〡)*ㄆ]纔着欄衫便不羞昨夜猿啼新嶺上今朝鶴唳古溪頭惡風飄墯迴光息慾火焚燒當處休瓔珞受來都不用平生活計冷湫湫(冶父川)

文殊所說般若經清淨行者不入涅槃破戒比丘不入地獄。

頌曰。

平生踈逸無拘撿酒肆茶坊信意遊漢地不收秦不管又騎驢子過楊州(保寧勇)

養就家欄水牯牛自歸自去有來由而令穩臥深雲裏秦不管漢不[(冰-水+〡)*ㄆ](祖印明)

鵠白烏本玄松自曲清淨比丘僧却須入地獄(鼓山珪)

壁上安燈盞堂前置酒臺悶來打三盞何處得愁來(徑山杲)

僧問洞山詮清淨行者不入涅槃破戒比丘不入地獄時如何師云度盡無遺影還他越涅槃。

頌曰。

相好巍巍大丈夫一生無智恰如愚從來佛祖猶難望地獄天堂豈可拘(丹霞淳)

清淨行者不涅槃破戒比丘無地獄天台相接到西川捴是自家親眷属(照堂一)

夜來村飲歸徤到三四五摩挲青莓苔莫瞋驚著汝(自得暉)

嘉州石像陝府鐵牛人平不語水平不流(無着捴)

陪錢弄傀儡[拚-ㄙ+ㄊ]命打鞦渾家無眼見掩面蒼天(或菴体)

事神者喫神事佛者喫佛神佛俱不事渾家窮徹骨(肯堂充)

漢既不管秦亦不收人平不語水平不流(月林觀)

犯重比丘清淨行平等性中無損益水裏不用覔魚蹤天邊何處觀鳥跡(菴樞)

國有定亂劒家無白澤圖神仙張果老[跍-十+水]碎藥葫蘆(朴翁銛)

清淨行者清淨破戒比丘破戒各自安貼家邦切忌放賊過界(退菴奇)

飲官酒臥官街當處死當處埋寒山逢拾得撫掌咲咍(此山應)

涅槃地獄本無差只為從來被眼遮三脚瞎驢纔[跳-兆+孛]跳鑊湯爐炭即吾家(高峯妙)

維摩經須菩提持鉢入維摩舍乞食時維摩詰取鉢盛飯謂言汝能於食等者諸法亦等諸法等者於食亦等如是行乞乃可取食乃至彼外道六師是汝之師因其出家彼師所墯汝亦隨墯乃可取食入諸邪見不到彼岸住於八難不得無難同於煩惱離清淨法汝得無諍三昧一切眾生亦得是定其施汝者不名福田供養汝者墯三惡道為與眾魔共一手作諸勞侶汝與眾魔及諸塵勞等無有異於一切眾生而有怨心謗諸佛毀於法不入眾數終不得滅度汝若如是乃可取食須菩提聞此茫然不知以何荅置鉢欲出。

曰。

無邊無際休斟酌潮去潮來本自平清濁淺深并苦淡一般滋味逈分明(保寧勇)

入林不動草入水不動波鑊湯無冷處合眼跳黃(鼓山珪)

獨坐許誰知青山對落暉花須連夜發不待曉風吹(徑山杲)

白日街頭獨自行夜間屋裏獨自臥山高不礙白雲飛竹密不妨流水過(照堂一)

邪見皈依外道師與師同墯復何疑憑君滿鉢盛香飯午日亭亭腹正(張無盡)

七七四十九六六三十六是非纔入耳渾家不和睦(肯堂充)

獨弄單提單提獨弄劒刃上行寂然不動(月林觀)

所生各不同所潤一雨普甜[瓜-、]徹蒂甜苦瓠連根苦(冰谷衍)

青山白雲碧谿蘿月畫成狸只得一橛(虛堂愚)

維摩經三十二菩薩各說不二法門至文殊云我於一切法無言無說無示無識離諸問荅是為菩薩入不二法門殊又問維摩摩默然殊歎曰乃至無有語言文字是真入不二法門說是入不二法門時於此眾中五千菩薩皆入不二法門得無生法忍。

曰。

維摩大士去何從千古令人望莫窮不二法門休更問夜來眀月上高峰(雪竇顯)

虛空鳥跡謾追尋幽鳥投聲又報春若識東西無異路淨名一室不平沉(慈明圓)

毘耶城裏競頭走謾謂南星真北斗還知蚌鷸兩相持須盡落漁人手(太洪恩)

一箇兩箇百千萬屈指尋文數不辨蹔時放在暗窓前眀目與君重計筭(白雲端)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間事在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訥堂思)

毘耶城裏老維摩一默無言詭詐多三萬二千獅子座一時掀倒看如何(無用全)

言言言飄風洒雪默默默兮雷轟電掣藕絲孔裏騎大鵬等閑挨(落天)邊月(菴需)

毗耶老子善藏機淵默雷聲徹四維今古競傳真不二豈知黃葉止兒啼(尼無着捴)

有無語默謾徒勞居士何曾動一毫世祖功成三十六雲臺爭似釣臺高(別峯印)

深入不二門巧盡反成拙一默定千差常說熾然說說拙萬古清風寒徹骨(松源岳)

維摩經不斷煩惱而入涅槃。

頌曰。

朝生暮死千萬徧一日幾回相見面展陣開旗放出來一指動時客戲見(白雲端)

僧問投子如何是不斷煩惱而入涅槃師曰這箇師僧恁麼發人業。

頌曰。

雖然無背面觸處頭頭現吞太虛空吐出瑠璃殿(佛心才)

者箇師僧發人業賣油老翁說向人啼得血流無用處不如緘口過殘春(文殊道)

維摩經觀身實相觀佛亦然。

頌曰。

眼空四海恣縱橫鼻孔遼天信行拏得電光為火把却來日午打三更(或菴体)

維摩經佛以一音演說法或有怖畏或斷疑。

頌曰。

或有怖畏或斷疑雙眀一句絕針錐於斯切莫生欣厭覿面還須眼似眉(禾山方)

金剛般若經世尊食時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還至本處[(冰-水+〡)*ㄆ]衣鉢洗足敷座而坐須菩提白佛言希有世尊。

頌曰。

食訖跏坐石床斗間間氣燭天光幾多業識茫茫者衲被蒙頭在醉鄉(水菴一)

一字未曾談般若謾天謾地儘饒伊祇園乞食歸來後法會因由又是誰(北磵簡)

衛城乞食沿門處祇苑[(冰-水+〡)*ㄆ]衣洗足時善現無端讚希有斯文安得是如斯(寶葉源)

金剛般若經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頌曰。

希有希有佛妙理極泥洹云何降伏住降伏信為難二儀法中妙三乘教喻寬善今諦[聽-王]六賊免遮攔(大士)

七手八脚神頭鬼面棒打不開刀割不斷閻浮跳躑幾千回頭頭不離空王殿(父川)

截斷從教來袞袞隨流未必去滔滔青山長鎻欲飛勢滄海合知來處高(心聞賁)

金剛般若經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頌曰。

有相有求皆是妄無形無相墯偏枯堂堂密密何曾間一道寒光爍太虛(父川)

映林映日一般紅吹落吹開捴是風可惜擷芳人不見一時分付與(心聞賁)

金剛般若經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頌曰。

一金成万噐皆由匠者智何必毗耶城人人說不(覺海元)

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智寒時向火熱時乘涼徤即經行困即打睡仰面看天開口取氣(保寧勇)

金剛般若經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

頌曰。

佛祖垂慈實有權言言不離此經宣此經出處還相委便向雲中駕鐵船切忌錯會水出崐崘山起雲釣人樵客問來因只知洪浪巖闊不肯拋[糸*系]弄斧斤(投子青)

長時誦不停非義亦非聲若欲受持者應須用眼[聽-王](寶相元)

金剛般若經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頌曰。

山堂靜坐夜無言寂寂寥寥本自然何事西風動林野一聲寒鴈唳長天(冶父川)

應無所住豁心空金屑依然着眼中驀地虛空連地脫大千經卷一時通(孤雲權)

應無所住生其心廓徹圓眀處處真直下頂門開正眼大千沙界現全身(獃堂定)

金剛般若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墯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頌曰。

眀珠在掌有功者賞胡漢不來全無伎倆伎倆既無波旬失途瞿曇瞿曇識我也無(雪竇顯)

水不洗水誰不知[旋-方+木]嵐常靜太驅馳千年曆日如能筭免被巡官掌上推(白雲端)

四序炎涼去復還聖凢只在那間前人罪業今人賤倒人罪業山(張無盡)

寶劒不失虛舟不刻不失不刻彼此為得倚待不堪孤然仍則鳥跡虛空有無忒思之(法眼益)

半夜窓眀隣家有[魚*色]老敲門李老打鎻王婆呌船趙婆過渡油盡燈滅一塲懡[怡-台+羅](佛鑑懃)

綴綴功過膠膠因果鏡外狂奔演若多杖頭擊著破竈墮竈墮破來相賀道從前孤負我(天童覺)

剛般若經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是中無實無虛。

頌曰。

菩提無實亦無虛幾箇男兒是丈夫[舟-(白-日)]穴不歸金鸑鷟碧潭空浸玉蟾蜍(佛慧泉)

生涯如夢若浮雲活計都無絕六親得一雙清白眼笑他無限徃來人(父川)

金剛般若經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頌曰。

過去現在未來心簸土揚塵無處尋坐臥經行無不是承當直下莫沉吟過去心不可得[(冰-水+〡)*ㄆ]綸罷釣秋江碧扁舟古岸恣閑眠明月蘆花深穩密現在心不可得法王家法存今昔謀臣猛將定封疆說甚陏珠并趙壁未來心不可得不可得中只麼得石含玉兮地擎山惟證乃知難可測千古流芳誰共知清風匝地有何極(雪竇宗)

三際求心心不見兩眼依然對兩眼不須遺劒刻舟尋雪月風花常見面(父川)

念起時前念滅起滅之念何嘗別喚取機關木人問從頭弄盡元無說(菴樞)

三清道士無仙骨八教闍毀梵書黑漆崐崘舞花鼓天親無着暗嗟吁(或菴体)

去嵗春風燕子多社前先到舊時窠今年春色歸將半簾幕蕭蕭不見過(寶葉源)

金剛般若經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頌曰。

色見聲求也不妨百花影裏綉鴛鴦自從識得金針後一任風吹滿袖香(塗毒)

盡却耳根并眼底不知何處見如來數聲幽鳥啼寒木一片閑雲鋪斷崖(野庵璇)

金剛般若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頌曰。

幻化空身即法身箇中無染亦無塵拈把筯如明了掃地燒香不倩人(慈受深)

水中捉月鏡裏尋頭刻舟求劒騎牛覔牛空花陽燄夢幻浮漚一筆勾斷要休便休巴歌杜酒村田樂不風流處也風流(父川)

作事存心貴要()終是不通靈棊逢絕處著方妙梅到寒時香愈清(閑極雲)

暑徃寒來揔不知有無名相一時離正如黑漆屏風上醉寫盧仝月蝕詩(雪巖欽)

佛華嚴經世尊因普眼菩薩欲見普賢不能得見乃至三度入定徧觀三千大千世界覔普賢不能得見來白佛佛云汝但於靜三昧中起一念便見普賢普眼於是纔起一念便見普賢乘六牙白象住於空中。

頌曰。

飄飄一鴈落寒空步步追空覔鴈蹤蹋破草鞋跟子斷巍然獨坐大雄峯(瞎堂遠)

瞿曇幾箇舌頭眾會幾箇眼睛頭頭物物塵塵自謾猶自可最若是謾(北磵簡)

華嚴經世尊告普眼菩薩頗有人能說幻術文字中種種幻相所住處不荅云不也佛言普眼幻中幻相尚不可得何况普賢菩薩祕密身境界祕密語境界祕密意境界而入其中能入能見。

頌曰。

晃晃在心目昭昭居色塵莫將銀世界喚作假銀城(北磵簡)

華嚴經菩薩以菩提心為家以如理修行為家法。

頌曰。

浪宕樓頭無藉在零丁利帝可怜叉聚是此中入佛子住非他處成(北磵簡)

華嚴經偈如有大經卷量等三千界在於一塵中一切塵亦然有一聡慧人淨眼悉能見破塵出經卷廣饒益眾生。

頌曰。

擬破一微塵分明昧此經如何破經卷出此一微塵(北磵簡)

華嚴經我今普見一切眾生具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而不證得。

曰。

天盖地載成團成塊周法界而無邊虛而無內及盡玄微誰分向背佛祖來償口業債問取南泉王老師人人只喫一莖菜(天童覺)

華嚴經法界觀法身流轉五道名曰眾生故令眾生現時法身不現。

頌曰。

佛真法身抵死謾生自沽村酒自把磁瓶却着衫來作主人(北磵簡)

楞伽經五法三自性二種無我。

頌曰。

豈復作事焦種不因生孽芽如彼靈空槃大子毛輪垂法翳花開(皷山珪)

陝府鐵牛白癩嘉州大像耳聵兩箇病痛一般咄哉漆桶不快(徑山杲)

般若心經是大神呪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

頌曰。

黯淡灘黯淡灘十度船來九度飜唯有三山陳上舍擔一柄傘岸上行奈我何(無凖範)

是大神咒四大六根元不有是大明呪三世十方無透漏是無上咒海印圓光明久是無等等咒七農工商各成就何故去年梅今歲柳顏色馨香依舊等閒勘破悟桃花選甚法身藏北斗(或菴體)

禪宗頌古聮珠通集卷第二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78 冊 No. 1720 禪宗頌古聯珠通集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