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楞伽經纂序

洪惟此道不容以聲靈山破顏而法傳少林面壁而意默示惟授心要不立言文俾之眉宇相得而大道無餘針艾不施而沉痾頓釋奈何學者膠於曩昔之業習搖於知見之風波菴摩漸熟者不無日輪頓照者或寡月氛俱現金礦混殽遂使妙明每多塵翳而况世久而傳必謬師多而習必訛不載之書何以示證於是我祖爰自西來指出秘文併以傳授將使世替而法愈固人訛而文尚存但有志於披砂亦何艱於得寶我祖達磨嘗曰吾有楞伽四卷是諸佛之心印付之二祖祝俾護持傳之老師歷代稱讚盖取大乘之器授之上味之珍咸滌細微愆置彼真淨地只為笁唐異壞文語殊音覽者彌旬困於句讀安能披文見義了然得於心胷哉深嘆覺皇妙因循與蠹俱想惟諸聖之寒心豈有仁人而坐視愚嘗於此精誠嚮慕意義潛通繼晷披尋大理昭晣深嘆前文僻古遂令後學輟觀於是纂敘玄樞為之詮注方啟琅凾秘典蠲日施功果然金飾婦人中宵見夢強鞭不敏鄙頌兼成願階學徒目觀心了朞年之久四周不敢與正經竝行但號曰楞伽經纂遂以百八句義列為七十餘門撮彼玄機隨為摽目使學者披文得義以義證心非特佛印可傳抑使雄文不墜噫眾生昬昧習業纏綿不知自擲家財終日為他運糞性識飄忽老死奔馳乃至埋沒四生輪廻六趣間有上乘之士難逃邊見之塵泯心相於斷空者不知其反溺於無認靈識之幻塵者不知其反墮於有無為大道寧落識塵擬議迷源澄神愈動靈光相續影裏藏身默坐觀空窟中活計况乃見聞覺識認作真如那將文字語句三輪句非三輪句相句非相句有品句非有品句俱句非俱句緣自聖智現法樂句非現法樂句剎土句非剎土句阿[少/兔]句非阿[少/兔]句水句非水句弓句非弓句實句非實句數句非數句(此物之數也)數句非數句(此數霜縷切)句非明句虛空句非虛空句雲句非雲句工巧伎術明處句非明處句風句非風句地句非地句心句非心句施設句非施設句自性句非自性句言師為密但得靈源返本何虞諸法不真故我能仁大垂方便闡一心之妙杜諸見之邪必欲醇酌醍醐待將普灌窮子以出世慧入凢夫心指擿瑕玼洗除垢染七性七義鍛鍊真心三相四禪簡除情識立四小果以排空想述五無間以袪妄緣念所證之未圓遂分十地究諸法之無相乃示七空三智三身而俾之同歸法身二法五法而俾之共底如法只為情存見量誰知失在錙銖因示離想之涅槃乃顯無我之識藏斷妄絲而不令相續俾實印而使佩真空滅有非有情超性非性覺將欲為後來絕情見之竇開自覺之塲鑛石都真金徧體而乃關防位前之岐徑點檢地上之瘢痕刮削透金塵發明隔羅膜咸使二障頓盡無乘可登永脫世世垢衣坐進如如妙地是故寶藏垂摽而獨謂之心品江西稱讚而嘗嘆其無門謂之心品則心外無宗謂之無門則有門離法仰斯妙旨實有真歸寶貨森陳只求大價醫方紛委曲為微痾大價得而諸貨可微痾除而羣方何用先佛授受唯是一心秘典密嚴只除心病真識空寂緣妄情生空寂還源情塵自泯即此真識廓爾無依心境俱忘緣續永離是謂正智豈有他求探得元珠不出家中舊物抉除翳眼自然空裏無花水非別體而一任成波鑑無自心而何妨照物上佛密意千聖同歸楮毫可殫稱讚莫盡此愚所以不辭爝火以助日光普願有情同居無漏。

太姥居人(彥國)

楞伽經纂卷第一(上)    阿

一切佛語心品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南海濵楞伽山頂。種種寶華以為莊嚴。與大比丘僧及大菩薩眾。俱從彼種種異佛剎來。是諸菩薩摩訶薩無量三昧自在之力。神通遊戲。大慧菩薩摩訶薩而為上首。一切諸佛手灌其頂。自心現境界善解其義。種種眾生種種心色。無量度門隨類普現。於五法自性識二種無我究竟通達。

(名相妄想正智如如曰五法妄想緣起成自性曰三自性識即八識是也二種無我即人法是也楞伽以佛語心為宗無門為法門所以成之者在此)

爾時大慧菩薩與摩帝菩薩。俱遊一切諸佛剎土。承佛神力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以偈讚佛。

 世間離生滅  猶如虛空華
 智不得有無  而興大悲心
 一切法如幻  遠離於心識
 智不得有無  而興大悲心
 遠離於斷常  世間恒如夢
 智不得有無  而興大悲心
 知人法無我  煩惱及爾炎
 常清淨無相  而興大悲心
 一切無涅槃  無有涅槃佛
 無有佛涅槃  遠離覺所覺
 若有若無有  是二悉俱離
 牟尼寂靜觀  是則遠離生
 是名為不取  今世後世淨


爾時大慧菩薩偈讚佛自說姓名。

 我名為大慧  通達於大乘
 今以百八義  仰諮尊中上
 世間解之士  聞彼所說偈
 觀察一切眾  告諸佛子言
 汝等諸佛子  今皆恣所問
 我當為汝說  自覺之境界


爾時大慧菩薩承佛所聽頂禮佛足合掌恭敬以偈問曰。

 云何淨其念  云何念增長
 云何見癡惑  云何惑增長
 何故剎土化  相及諸外道
 云何無受次  何故名無受
 何故名佛子  解脫至何所
 誰縛誰解脫  何等禪境界
 云何有三乘  唯願為解說
 緣起何所生  云何作所作
 云何俱異說  云何為增長
 云何無色定  及以滅正受
 云何為想滅  何因從定覺
 云何所作生  進去及持身
 云何現分別  云何生諸地
 破三有者誰  何處身云何
 往生何所至  云何最勝子
 何因得神通  及自在三昧
 云何三昧心  最勝為我說
 云何名為藏  云何意及識
 云何生與滅  云何見
 云何為種姓  非種及心量
 云何建立相  及與非我義
 云何無眾生  云何世俗說
 云何為斷見  及常見不生
 云何佛外道  其相不相違
 云何當來世  種種諸異部
 云何空何因  云何剎那壞
 云何胎藏生  云何世不動
 何因如幻夢  及揵闥婆城
 世間熱時炎  及與水月光
 何因說覺支  及與菩提分
 云何國土亂  云何作有見
 云何不生滅  世如虛空華
 云何覺世間  云何說離字
 離妄想者誰  云何虛空譬
 如實有幾種  幾波羅蜜心
 何因度諸地  誰至無所受
 何等二無我  云何爾炎淨
 諸智有幾種  幾戒眾生性
 誰生諸寶性  摩尼真珠等
 誰生諸語言  眾生種種性
 明處及伎術  誰之所顯示
 伽陀有幾種  長頌及短句
 成為有幾種  云何名為論
 云何生飲食  及生諸愛欲
 云何名為王  轉輪及小王
 云何守護國  諸天有幾種
 云何名為地  星宿及日月
 解脫修行者  是各有幾種
 弟子有幾種  云何阿闍梨
 佛復有幾種  復有幾種生
 魔及諸異學  彼各有幾種
 自性及與心  彼復各幾種
 云何施設量  唯願最勝說
 云何空風雲  云何念聦明
 云何為林樹  云何為蔓草
 云何象馬鹿  云何為捕取
 云何為卑陋  何因而卑陋
 云何六節攝  云何一闡提
 男女及不男  斯皆云何生
 云何修行退  云何修行生
 禪師以何法  建立何等人
 眾生生諸趣  何相何像類
 云何為財富  何因致財富
 云何為釋種  何因有釋種
 云何甘蔗種  無上尊願說
 云何長苦仙  彼云何教授
 如來云何於  一切時剎現
 種種名色類  最勝子圍繞
 云何不食肉  云何制斷肉
 食肉諸種類  何因故食肉
 云何日月形  須彌及蓮華
 師子勝相剎  側住覆世界
 如因陀羅網  或悉諸珍寶
 箜篌細鼓  狀種種諸華
 或離日月光  如是等無量
 云何為化佛  云何報生佛
 云何如如佛  云何智慧佛
 云何於欲界  不成等正覺
 何故色究竟  離欲得菩提
 善逝般涅槃  誰當持正法
 天師住久如  正法幾時住
 悉檀及與見  各復有幾種
 毗尼比丘分  云何何因緣
 彼諸最勝子  緣覺及聲聞
 何因百變易  云何百無受
 云何世俗通  云何出世間
 云何為七地  唯願為演說
 僧伽有幾種  云何為壞僧
 云何醫方論  是復何因緣
 何故大牟尼  唱說如是言
 迦葉拘留孫  拘那含是我
 何故說斷常  及與我無我
 何不一切時  演說真實義
 而復為眾生  分別說心量
 何因男女林  訶梨阿摩勒
 雞羅及鐵圍  金剛等諸山
 無量寶莊嚴  仙闥婆充滿
 無上世間解  聞彼所說偈
 大乘諸度門  諸佛心第一


(此心如樹木堅實心非念慮心也)

 善哉善哉問  大慧善諦聽
 我今當次第  如汝所問說
 生及與不生  涅槃空剎那
 趣至無自性  佛諸波羅蜜
 佛子與聲聞  緣覺諸外道
 及與無色行  如是種種事
 須彌巨海山  洲渚剎土地
 星宿及日月  外道天修羅
 解脫自在通  力禪三摩提
 滅及如意足  覺支及道品
 諸禪定無量  諸陰身往來
 正受滅盡定  三昧起心說
 心意及與識  無我法有五
 自性想所想  及與現二見
 乘及諸種性  金銀摩尼等
 一闡提大種  荒亂及一佛
 智爾燄得向  眾生有無有
 象馬諸禽獸  云何而捕取
 譬因成悉檀  及與作所作
 叢林迷惑通  心量不現有
 諸地不相至  百變百無受
 醫方工巧論  伎術諸明處
 諸山須彌地  巨海日月量
 下中上眾生  身各幾微塵
 一一剎幾塵  弓弓數有幾
 肘步拘樓舍  半由延由延
 兔毫塵蟣  羊毛[麩-夫+廣]麥塵
 鉢他幾[麩-夫+廣]麥  阿羅[麩-夫+廣]麥幾
 獨籠那佉梨  勒叉及舉利
 乃至頻婆羅  是各有幾數
 為有幾阿[少/兔]  名舍梨沙婆
 幾舍梨沙婆  名為一頼提
 幾頼提摩沙  幾摩沙陀那
 復幾陀那羅  為迦梨沙那
 幾迦梨沙那  為成一波羅
 此等積聚相  幾波羅彌樓
 是等所應請  何須問餘事
 聲聞辟支佛  佛及最勝子
 身各有幾數  何故不問此
 火幾阿[少/兔]  風阿[少/兔]復幾
 根根幾阿[少/兔]  毛孔眉毛幾
 護財自在王  轉輪聖帝王
 云何王守護  云何為解脫
 廣說及句說  如汝之所問
 眾生種種欲  種種諸飲食
 云何男女林  金剛堅固山
 云何如幻夢  野鹿渴愛譬
 云何山天仙  揵闥婆莊嚴
 解脫至何所  誰縛誰解脫
 云何禪境界  變化及外道
 云何無因作  云何有因作
 有因無因作  及非有無因
 云何現滅  云何淨諸覺
 云何諸覺轉  及轉諸所作
 云何斷諸想  云何三昧起
 破三有者誰  何處為何身
 云何無眾生  而說有吾我
 云何世俗說  唯願廣分別
 所問相云何  及所問非我
 云何為胎藏  及種種異身
 云何斷常見  云何心得定
 言說及諸智  戒種性佛子
 云何成及論  云何師弟子
 種種諸眾生  斯等復云何
 云何為飲食  聦明魔施設
 云何樹葛藤  最勝子所問
 云何種種剎  仙人長苦行
 云何為族姓  從何師受學
 云何為醜陋  云何人修行
 欲界何不覺  阿迦膩吒成
 云何俗成通  云何為比丘
 云何為化佛  云何為報佛
 云何為如如  平等智慧佛
 云何為眾僧  佛子如是問
 箜篌鼓花  剎土離光明
 心地者有七  所問皆如實
 此及餘眾多  佛子所應問
 一一相相應  遠離諸見過
 悉檀離言說  我今當顯示
 次第建立句  佛子善諦聽
 此上百八句  如諸佛所說


不生句生句常句無常句相句無相句住異句非住異句剎那句非剎那句自性句離自性句空句不空句斷句不斷句邊句非邊句中句非中句常句非常句。

(凢有三常此常梵音與上常音異也)

緣句非緣句因句非因句煩惱句非煩惱句愛句非愛句方便句非方便句巧句非巧句淨句非淨句成句非成句譬句非譬句弟子句非弟子句師句非師句種性句非種性句三乘句非三乘句所有句無所有句願句非願句三輪句非三輪句相句非相句有品句非有品句俱句非俱句緣自聖智現法樂句非現法樂句剎土句非剎土句阿[少/兔]句非阿[少/兔]句水句非水句弓句非弓句實句非實句數句非數句。

(此物之數也)

數句非數句。

(此數霜縷切)

句非明句虛空句非虛空句雲句非雲句工巧伎術明處句非明處句風句非風句地句非地句心句非心句施設句非施設句自性句非自性句陰句非陰句眾生句非眾生句慧句非慧句涅槃句非涅槃句爾燄句非爾燄句外道句非外道句荒亂句非荒亂句幻句非幻句夢句非夢句燄句非燄句像句非像句輪句非輪句揵闥婆句非揵闥婆句天句非天句飲食句非飲食句婬欲句非婬欲句見句非見句波羅蜜句非波羅蜜句戒句非戒句日月星宿句非日月星宿句諦句非諦句果句非果句滅起句非滅起句治句非治句相句非相句支句非支句巧明處句非巧明處句禪句非禪句迷句非迷句現句非現句護句非護句族句非族句仙句非仙句王句非王句攝受句非攝受句寶句非寶句記句非記句一闡提句非一闡提句女男不男句非女男不男句味句非味句事句非事句身句非身句覺句非覺句動句非動句根句非根句有為句非有為句無為句非無為句因果句非因果句色究竟句非色究竟句節句非節句叢樹葛藤句非叢樹葛藤句雜句非雜句說句非說句毗尼句非毗尼句比丘句非比丘句處句非處句字句非字句大慧是百八句先佛所說汝及諸菩薩應當修學。

指明真相分第一

爾時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諸識有幾種生住滅。佛告大慧。諸識有二種生住滅。非思量所知。

(唯般若智乃能照觀)

識有二種生。謂流注生。

(謂心念緣生如水流注)

及相生。

(謂覩一切色相而生)

有二種住。謂流注住及相住。有二種滅。謂流注滅及相滅。大慧。諸識有三種相。謂轉相業相真相。

(真相即常住真心也下文自真相實不滅者是也業相謂真相為無明所覆業所由生故曰業相轉相謂無明覆故本來不動者今轉而受染故曰轉相)

大慧。略說有三種識。廣說有八相。

(八相即八識也)

何等為三。謂真識現識及分別事識。

(如如實相逈離塵妄故曰真識能受所現之色故曰現識即諸經之第八識亦謂之藏識也色為所現識為能現以其如鏡現像故曰現識分別事識即諸經第六意識是也)

譬如明鏡持諸色像。現識處現亦復如是。現識及分別事識。此二壞不壞相。展轉因。

(壞者分別識也謂分別已則壞不壞者現識也謂所現雖滅而能現者常存二者互相因故曰展轉因)

不思議薰及不思議變。是現識因。取種種塵及無始妄想薰。是分別事識因。

(本來無諸識相從無始冥薰及種種變異故有現識攬取諸塵及為妄想所薰故有分別事識)

若覆彼真識。種種不實諸虛妄滅。則一切根識滅。是名相滅。

(覆有反復之義謂回光返照還於真識則一切根塵泯為法界所有性相復何覩哉)

大慧。相續滅者。相續所因滅則相續滅。所從滅及所緣滅則相續滅。所以者何。是其所依故。依者。謂無始妄想薰。緣者謂自心見等識境妄想。

(所從所緣所依皆虛妄相續之因惟滅其因則相續滅矣一心真相本自廓然逈脫根塵復何所依心不自心復何所緣盖為膠於薰習未免依他雖悟本心已獲明了緣立心相續妄不休唯是續病併除方即如如妙地如來續滅誠為此爾強立自心與識境同故曰等識境妄想)

大慧。譬如泥團微塵。非異非不異。金莊嚴具亦復如是。若泥團微塵異者。非彼所成而實彼成。是故不異。若不異者。則泥團微塵應無分別。如是大慧。轉識藏識真相若異者。藏識非因。若不異者。轉識滅。藏識亦應滅。而自真相實不滅。

(因真相而有藏識因藏識而有轉識有所因則非異矣真相不滅則藏識亦不滅若夫轉識有所攝受所謂業相也此則未嘗不滅一滅一不滅則非不異矣盖不異者其體也異者其用也譬泥團金具雖不同一本於微塵與金言此以明業相轉識雖滅皆本於不滅之真相爾)

是故大慧。非自真相識滅。但業相滅。若自真相滅者。藏識則滅。藏識滅者。不異外道斷見論議。彼諸外道作如是論。謂攝受境界滅。識流注亦滅。若識流注滅者。無始流注應斷。

(無始流注斷乃斷見也以不了唯心故)

大慧。外道說流注生因。非眼識色明集會而生。更有異因。彼因者。說言若勝妙若士夫若自在若時若微塵。

(謂外道異因非必眼界識界色界無明界所生也又有因於勝妙等說論曰不滅真相即達磨所傳之一心也明靈虛徹亘古亘今究其本源無有間雜妄想和合乃有諸識諸識所現乃有諸相諸相不常乃有生住滅覺此則涅槃樂迷此則生死河達道之人覺彼所現幻塵不實皆由無始妄想所薰回光返照還於真識如水歸坎流浪自停如火歸空光芒頓滅便可逍遙自在心境俱忘永謝諸塵端然實相盖為薰習尚在未免攀緣終日依他不自知覺間有強生知見立自本心不知陰界藏身徒然以佛覔佛一則依他境界一則以心緣心二病未除妄相相續故如來必欲從緣俱息依因竝轉業兼離真相永淨是道也非從他得只是家珍目前歷歷孤明認著依前埋沒不湏取捨本自圓成但離妄緣即是實際佛語心品明此而)

(頌曰如何歷劫沉生死只為從前有識因當覺二生無別體要知八相亦非塵有情須信唯心起分別都緣妄想薰若覆根塵皆不實就中不滅相還真)

了妄明真分第二

復次大慧。有七種性自性。所謂集性自性。性自性。相性自性。大種性自性。因性自性。緣性自性。成性自性。復次有七種第一義。所謂心境界。慧境界。智境界。見境界。超二見境界。超子地境界。如來自到境界。此是過去未來現在諸如來應供等正覺性自性第一義心。

(此是梵音肝栗大謂如樹木心非念慮心念慮心梵音女質多)

以性自性第一義心。成就如來世間出世間出世間上上法。聖慧眼入自共相建立。如所建立。不與外道論惡見共。

(採諸境而集於心曰集心生則性生曰性性生而相現曰相四大從之曰大種依他而生曰因緣因而作曰緣覺性圓照曰成如如真相中不容他緣妄情生幻出諸性唯是大覺照觀真源達彼性生無非妄幻彼諸體寂本空皆是覺心自為現量知自現乃滅幻塵幻滅覺圓即如如爾楞伽自性盖皆如此道光返照一心故曰心明心必本於燭邪之慧故曰慧用慧必貴於決斷之智故曰智有智而後正見明故曰見有正見者然後超有無故曰超二見超二見然後超佛子地故曰子地超子然後捨法雲之灌頂登正覺之道場故曰如來自到如來以出世心造此境界超諸塵妄過越邪宗外道不能踵其門二乘不能造其奧故曰第一義夫一心本寂烏有性相萬法皆空孰名境界然如來言自性不同皆以識破外塵故言第一義不同皆以超然全真故惟其外塵不染獨爾全真如來成就心法者實出於此故曰第一義心)

云何外道論惡見共。所謂自境界妄想見。

(外道惡見於自境界但起妄想之見)

不覺識自心所現。分齊不通。愚癡凢夫性無性自性第一義作二見論。復次大慧。妄想三有苦滅。無知愛業緣滅。自心所現幻境隨見。今當說。

(以三有苦滅故能覺見自心所現於所現境忽如幻化)

大慧。若有沙門婆羅門。

(自沙門下至妄稱一切智說皆外道見)

欲令無種有種因果現及事時住。緣陰界入生住。或言生滅。彼若相續若事若生若有若涅槃若道若業若果若諦。破壞斷滅論。

(外道斷見於若相續等句一切破壞而斷滅之)

所以者何。以此現前不可得。及見始非分故。

(以不見根本故曰見始非分)

譬如破缾不作缾事。亦如焦種不作牙事。

(外道斷見於法悉如破缾焦種者)

如是大慧若陰界入性滅今滅當滅。自心妄想見無因故。彼無次第生。

(彼欲一切斷滅使妄想無因則無生也)

大慧。若復說有種無種識。三緣合生者。龜應生毛。沙應出油。汝宗則壞。違決定義。有種無種說有如是過。所作事業悉空無義。大慧。彼諸外道說有三緣合生者。所作方便因果自相。過去未來現在有種無種相。從本來成事相。承覺想地轉。自見過習氣作如是說。

(外道以三相承彼覺想之地轉而不自知非自覺而隨境有覺曰覺想過在見曰自見過)

如是愚癡凢夫惡見所害。邪曲迷醉。無智妄稱一切智說。大慧。若復諸餘沙門婆羅門。見離自性浮雲火輪揵闥婆城無生幻燄水月及夢。

(數者虛幻而謂有自性以喻妄念沙門若正見當離此也自諸餘沙門下皆論正見與外道異)

外心現妄想。無始虛偽不離自心。

(所以能離彼自性者以覺知所現妄偽悉不離自心故)

妄想因緣滅盡。離妄想說所說觀所觀。及受用建立身之藏識。於識境界攝受及攝受者不相應。

(謂之不相應則其情滅矣)

無所有境界離生住滅。

(識境不相應則無所有矣至無所有則一切生滅離)

自心起隨入分別。

(所謂真心任遍知也)

大慧。彼菩薩不久當得生死涅槃平等。大悲巧方便無開發方便。

(謂心地如如無所開發)

大慧。彼於一切眾生界。皆悉如幻。不勤因緣。

(不勤云者不勞心於因緣者也)

遠離內外境界。心外無所見。次第隨入無相處。次第隨入從地至地三昧境界。解三界如幻分別觀察。當得如幻三昧。度自心現無所有得。住般若波羅蜜。

(始也覺惟心現至於度自心現則廓然無朕無智無得乃依般若而住)

捨離彼生所作方便。

(心無依他則能離彼生之所作)

金剛喻三摩提。隨入如來身。隨入如如化。

(化物而未嘗化故曰如如)

神通自在。慈悲方便具足莊嚴。等入一切佛剎外道。入處離心意意識。是菩薩漸次轉身得如來身。是故欲得如來隨入身者。當遠離陰界入。心因緣所作方便生住滅。妄想虛偽。

(因緣生滅皆心所造故曰心也言此悉當遠離)

唯心直進。觀察無始虛偽過。妄想習氣因。三有思惟無所有。

(於三界思惟悉無一法可當情者故曰無所有)

佛地無生。

(至於佛地萬法無生)

到自覺聖趣自心自在。到無開發行。如隨眾色摩尼。隨入眾生微細之心。而以化身隨心量度。諸地漸次相續建立。

(謂以十地漸次觀眾生心量隨根而度之故如眾色摩尼)

是故大慧。自悉檀善應當修學。

(悉檀宗也非宗人而自宗為善)

(頌曰七般性義最精微成就如來上上機陰似破缾皆斷見性同幻焰亦湏離真心直進非他物佛地無生更莫疑從此始隨心量度宛如隨眾色摩尼)

澄識明心分第三

爾時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所說心意意識五法自性相。一切諸佛菩薩所行。自心見等所緣境界不和合。

(大慧言一切諸佛菩薩所行與彼妄心見所緣境界者不同故曰不和合)

顯示一切說成真實相。

(惟與妄心不同故顯示以成真實相)

一切佛語心。為楞伽國摩羅耶山海中住處諸大菩薩說。如來所歎海浪藏識境界法身。

(心之與識猶海之與浪本無同異真源還復即是心宗妄緣無明乃名為識馬祖語楞伽經謂以佛語心為宗以無門為法門以佛語心為宗者謂即心為宗除外更無別法以無門為法門者謂即心是法有門即是妄緣心外無宗有門離法楞伽大旨其在斯乎故此一篇特以心識為喻)

爾時世尊告大慧菩薩言。四因緣故眼識轉。何等為四。謂自心現攝受。不覺無始虛偽過色習氣。計着識性自性。欲見種種色相。是名四種因緣。水流處藏識。轉識浪生。如眼識。一切諸根微塵毛孔俱生。隨次境界生亦復如是。

(藏識譬則水流處轉識譬則浪生如眼之有識則六根毛孔如塵而生諸境界之生亦然)

譬如明鏡現眾色像。猶如猛風吹大海水。外境界風。飄蕩心海。識浪不斷。因所作相異不異。合業生相。

(謂外攬所作之事而內之業相乃生故曰合也此二相若異若不異)

深入計著。不能了知色等自性故。五識身轉。

(色等如幻還彼自性了知者如此)

大慧。即彼五識身。俱因差別分段相知。當知是意識因。彼身轉。彼不作是念。我展轉相。因自心現妄想計著轉。而彼各各壞相俱轉。分別境界分段差別。謂彼轉。如修行者入禪三昧。微細習氣轉而不覺知。而作是念。識滅然後入禪正受。實不識滅而入正受。以習氣種子不滅故不滅。以境界轉。攝受不具故滅。

(彼五識轉時不自覺知亦如入禪三昧者不知其識實不滅也入禪定者非必習氣滅也但攝受諸相不具於心爾)

如是微細藏識究竟邊際。除諸如來及住地菩薩。諸聲聞緣覺外道修行所得三昧智慧之力一切不能測量決了。餘地相智慧巧便分別。

(餘地相謂地前菩薩見解也當巧便分別以袪其病爾)

決斷句義。最勝無邊。善根成熟。離自心現妄想虛偽。宴坐山林下中上修。能見自心妄想流注。

(妄想永淨故曰離有必見之故又曰能見目心妄想)

無量剎土諸佛灌頂。得自在力神通三昧。諸善知識佛子眷屬。彼心意意識自心所現自性境界。虛妄之想。生死有海。業愛無知。如是等因。悉已超度。是故大慧。諸修行者應當親近最勝知識。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譬如巨海浪  斯由猛風起
 洪波鼓冥壑  無有斷絕時
 藏識海常住  境界風所動
 種種諸識浪  騰躍而轉生
 青赤種種色  珂乳及石蜜
 淡味眾華果  日月與光明
 非異非不異  海水起波浪
 七識亦如是  心俱和合生
 譬如海水變  種種波浪轉
 七識亦如是  心俱和合生
 謂彼藏識處  種種諸識轉
 謂以彼意識  思惟諸相義
 不壞相有八  無相亦無相
 譬如海波浪  是則無差別
 諸識心如是  異亦不可得
 心名採集業


(因心採集乃有諸法)

 意名廣採集 諸識識所識  現等境說五

爾時大慧菩薩以偈問曰。

 青赤諸色像  眾生發諸識
 如波種種法  云何唯願說


爾時世尊以偈荅曰。

 青赤諸雜色  波浪悉無有
 採集業說心  開悟諸凢夫
 彼業悉無有  自心所攝離
 所攝無所攝  與彼波浪同
 受用建立身  是眾生現識


(因彼現識建立其身)

 於彼現諸業  譬如水波浪

爾時大慧菩薩復說偈曰。

 大海波浪性  鼓躍可分別
 藏與業如是  何故不覺知


爾時世尊以偈荅曰。

 凢夫無智慧  藏識如巨海
 業相猶波浪  依彼譬類通


爾時大慧菩薩復說偈曰。

 日出光等照  下中上眾生
 如來照世間  為愚說真實
 分部諸法  何故不說實


爾時世尊以偈荅曰。

 若說真實者  彼心無真實
 譬如海波浪  鏡中像及夢
 一切俱時現  心境界亦然
 境界不具故  次第業轉生
 識者識所識  意者意謂然
 五則以顯現  無有定次第
 譬如工畫師  及與畫弟子
 布彩圖眾形  我說亦如是
 彩色本無文  非筆亦非素
 為恱眾生故  綺錯繪眾像
 言說別施行  真實離名字
 分別應初業  修行示真實
 真實自悟處  覺想所覺離
 此為佛子說  愚者廣分別
 種種皆如幻  雖現無真實
 如是種種說  隨事別施設
 所說非所應  於彼為非說
 彼彼諸病人  良醫隨處方
 如來為眾生  隨心應量說
 妄想非境界  聲聞亦非分
 哀愍者所說  自覺之境界


復次大慧。若菩薩摩訶薩欲知自心現量。攝受及攝受者妄想境界。當離群聚習俗睡眠。初中後夜常自覺悟。修行方便。當離惡見經論言說。及諸聲聞緣覺乘相。當通達自心現妄想之相。

(頌曰因緣四種惑癡盲心海從茲浪不平有似猛風吹巨浸又如明鏡現諸形本來廓徹休言性纔有纖毫墮識情堪嘆細微難測了悉離覺想始無生)

超乘證幻分第四

復次大慧。菩薩摩訶薩建立智慧相

(能了識明心即住於智慧故曰建立智慧相住)

於上聖智三相當勤修學。何等為聖智三相當勤修學。所謂無所有相。一切諸佛自願處相。自覺聖智究竟之相。修行得此。能捨跛驢心慧智相。

(謂第七地觀三界生死不定心名跛驢以不能行故)

得最勝子第八之地。則於彼上三相修生大慧。無所有相者。謂聲聞緣覺及外道相。彼修習生。自願處相者。謂諸先佛自願處修生。自覺聖智究竟相者。一切法相無所計著。得如幻三昧身。諸佛地處進趣行生。是名聖智三相。若成就此聖智三相者。能到自覺聖智究竟境界。是故大慧。聖智三相當勤修學。

(頌曰智慧已除諸識浪冝觀三相善勤行先離斷見云非有次證如來自願生性相頓忘無所着世間如幻不留情從茲始到空王殿聖智于今決定成)

楞伽經纂卷第一(下)    阿

有無俱遣分第五

爾時大慧菩薩。知大菩薩眾心之所念。名聖智事分別自性經。承一切佛威神之力而白佛言世尊。唯願為說聖智事分別自性經。百八句分別所依。

(謂此經乃百八句分別之所依歸)

如來應供等正覺。依此分別說菩薩摩訶薩入自相共相妄想自性。

(謂之自性凢以法性自爾非若二乘外道之斷絕也經凢言自性皆如此)

以分別說妄想自性故。則能善知周遍觀察人法無我。淨除妄想。照明諸地。超越一切聲聞緣覺及諸外道諸禪定樂。觀察如來不可思議所行境界。畢定捨離五法自性。諸佛如來法身智慧善自莊嚴。起幻境界。昇一切佛剎兜率天宮。乃至色究竟天宮。逮得如來常住法身。

佛告大慧。有一種外道。作無所有妄想計著。覺知因盡。

(因盡則無復自覺知矣)

兔無角想。如兔無角。一切法亦復如是。

(此外道計無而生斷見也)

復有餘外道。見種求那極微陁羅驃形處橫法各各差別。

(說云求那依也陁羅驃主也謂外道見四大種依於極微所主形處遂橫計其差別作牛有角想)

見已。計著無兔角橫法。作牛有角想。

(此外道計有而生常見也以懲兔角之無乃墮牛角之有橫法謂非法之正耳)

大慧。彼墮二見。不解心量。自心境界妄想增長身。受用建立妄想限量。大慧。一切法性亦復如是。

(一切法性亦受用而建立)

離有無不應作想。若復離有無而作兔無角想。是名邪想。彼因待觀故兔無角。不應作想。乃至微塵分別事性悉不可得。

(以懲彼有無二見乃謂如兔無角故曰待觀以至微塵分別性皆不可得是皆邪想爾)

大慧。聖境界離。不應作牛有角想。

(兔無角想是墮斷見聖之所離恐其反此復墮常見而興牛有角想故又言不應作牛有角想)

爾時大慧菩薩白佛言世尊。得無妄想者見不生想。隨比思量觀察不生妄想言無耶。

(大慧謂隨比而思之見妄不生而遂言無耶此疑辭也)

佛告大慧。非觀察不生妄想言無。所以者何。妄想者因彼生故。

(謂妄想皆因攬彼而生故曰因彼生故)

依彼角生妄想。以依角生妄想。是故言依因故。離異不異故。

(謂兔無角而生妄想是有所依角與妄想非異非不異)

非觀察不生妄想言無角。大慧。若復妄想異角者。則不因角生。若不異者。則因彼故。乃至微塵分析推求悉不可得。不異角故彼亦非性。二俱無性者。何法何故而言無耶。大慧若無故無角。觀有故言兔無角者。不應作想。大慧。不正因故而說有無。二俱不成。大慧。復有餘外道見。計著色空事形處橫法。不能善知虛空分齊。言色離虛空。起分齊見妄想。大慧。虛空是色。隨入色種。色是虛空。持所持處。

(以色為所則空為能矣謂所持者雖實而能持者常空)

所建立性。色空事分別當知。大慧。四大種生時。自相各別。亦不住虛空。非彼無虛空。如是觀牛有角故兔無角。又牛角者析為微塵。又分別微塵剎那不住。彼何所觀故而言無耶。若言觀餘物者。彼法亦然。

(人見其廓然大空以是為空而不知色之所聚人見其具諸名相以是為色而不知為空所持是皆於無性之中而妄有建立者然也此以明外道因牛角之有而遂言兔角之無不知析彼牛角為微塵又復歸於無矣謂牛角既析而歸空又何所觀故而言兔角之無也四大種雖不住空而非無空亦如牛角之有而復歸於無)

爾時世尊告大慧菩薩言。當離兔角牛角虛空形色異見妄想。汝等諸菩薩摩訶薩。當思惟自心現妄想隨入為一切剎土。最勝子。以自心現方便而教授之。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色等及心無

(言色與慮心皆寂)

 色等長養心
 身受用安立  識藏現眾生
 心意及與識  自性法有五
 無我二種淨  廣說者所說
 長短有無等  展轉互相生
 以無故成有  以有故成無
 微塵分別事  不起色妄想


(已上廣說所說)

 心量安立處  惡見所不樂

(不樂惡見)

 覺想非境界  聲聞亦復然
 救世之所說  自覺之境界


(頌曰昧者不知真境界却將妄想汙情田離空論色徒偏見棄有歸無墮一邊萬法但從心鏡現群愚只向識根緣圓光本是無私照纔有纖毫揔不玄)

漸淨即頓分第六

爾時大慧菩薩。為淨除自心現流故。復請如來。白佛言世尊。云何淨除一切眾生自心現流。為頓為漸耶。

(自心現習氣流曰現流現流不輪轉生死如來於諸眾生蠲彼幻塵悉還實相故以漸除為始頓照為成)

佛告大慧。漸淨非頓。如菴羅果漸熟非頓。如來淨除一切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漸淨非頓。譬如陶家造作諸器。漸成非頓。如來淨除一切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漸淨非頓。譬如大地漸生萬物。非頓生也。如來淨除一切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漸淨非頓。譬如人學音樂書畫種種伎術。漸成非頓。如來淨除一切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漸淨非頓。譬如明鏡。頓現一切無相色像。如來淨除一切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頓現無相無有所有清淨境界。如日月輪頓照顯示一切色像。如來為離自心現習氣過患眾生。亦復如是頓為顯示不思議智最勝境界。譬如藏識。頓分別知自心現。及身安立受用境界。彼諸依佛。亦復如是頓熟眾生所處境界。以修行者安處於彼色究竟天。

(依佛者胡本云津膩謂化佛是真佛氣分也依佛所化亦為分別自心所現及身受用境界故以藏識依佛譬能頓示眾生不思議智)

譬如法佛所作依佛光明照耀。自覺聖趣亦復如是。彼於法相有性無性惡見妄想。照令除滅。

(法佛無作光明照耀者化佛也然化佛之照耀非離法佛故曰依佛法佛者自覺聖智境界於法相有無惡見皆令除滅亦如化佛之照耀也自菴羅果下言漸淨自譬明鏡下言頓熟)

大慧。報佛說一切法。入自相共相自心現習氣因。相續妄想自性計著因。種種無實幻。種種計著不可得。

(種種計著亦如幻化求其所有皆不可得)

復次大慧。計著緣起自性。生妄想自性相。如工幻師依草木瓦石作種種幻。起一切眾生若干形色。起種種妄想。彼諸妄想亦無真實。

(工幻師譬心草木瓦石譬緣起一切若干形色譬妄想自性相)

如是大慧。依緣起自性起妄想自性。種種妄想心。種種相行事妄想相。計著習氣妄想。是為妄想自性相生。是名報佛說法。

(法佛不以說法為事所謂說法者報佛也起信論云因諸波羅等無漏行薰及不思議薰之所成就具足無量樂相故說為報佛以是知報佛說法者以觀照種種不實成就圓滿報身故)

大慧。法佛者。離心自性相。

(說自心所現尚有心之性相至於法佛不以說法為事故曰離心自性相)

自覺聖所緣境界建立施作。化佛者。說施戒忍精進禪定及心智慧。離陰界入。解脫識相。分別觀察建立。超外道見無色見。

(自施戒忍至無色見等皆以一法身而示現眾多法門故曰化佛說法也)

又法佛者。離攀緣。攀緣離。一切所作根量相滅。非諸凡夫聲聞緣覺外道計著我相所著境界。自覺聖究竟差別相建立。是故大慧。自覺聖差別相當勤修學。自心現見應當除滅。

(佛身一也論其本來清淨逈脫諸塵曰法佛論其具足樂相法界圓滿曰報佛論其即彼一真建立萬法曰化佛法佛離心自性相故自覺聖當勤修學報佛化佛分別自心境界故自心現見應當除滅)

(○頌曰本來離相亦離名即一分三示眾盲始淨諸塵湏積漸終能頓照甚分明報身真淨蠲諸想化佛隨緣應有情惟是法身根量滅無心無證亦無成)

離二種聲聞分第七

復次大慧。有二種聲聞乘通分別相。謂得自覺聖差別相。及性妄想自性計著相。云何得自覺聖差別相聲聞謂無常苦空無我境界真諦離欲寂滅。

(謂於無常苦空等境界計著寂滅得人無我未得法無我)

陰界入自共相。外不壞相如實知。

(於陰界外存不壞相是以無明與佛性為兩也皆自慧分別)

心得寂止。心寂止已。禪定解脫。三昧道果正受解脫。

(自覺聖差別相其所樂住者此也)

不離習氣不思議變易死。

(以習氣未離故未度不思議變易死)

自覺聖樂住聲聞。是名得自覺聖差別相聲聞。大慧。得自覺聖差別樂住菩薩摩訶薩。非滅門樂。

(於自覺差別相樂住此乃決定寂滅聲聞非菩薩所行寂滅門樂故曰非滅門樂)

正受樂。

(謂得三昧正受樂)

[(厂@巳)*頁]憫眾生及本願不作證。是名聲聞得自覺聖差別相樂。菩薩摩訶薩於彼得自覺聖差別相樂。不應修學。云何性妄想自性計著相聲聞。所謂大種青黃赤白堅濕暖動非作生自相共相。

(一切自生而吾無作生故曰非作生)

勝善說見

(如來所說善事曰先勝善說)

於彼起自性妄想。

(大種青黃本非作生於彼起非作生之自性先勝善說本來無性於彼起善說之自性故曰性妄想自性是皆未入法無我相而有所計著故住聲聞)

菩薩摩訶薩於彼應知應捨。隨入法無我相。滅人無我相見。漸次諸地相續建立。是名諸聲聞性妄想自性計著相。

(頌曰号為自覺無遺反墮聲聞不自知達苦空能寂止彼於習氣未能離優游正受雖其樂顧憫眾生不帶悲更有一般聞勝善妄生自性却狐疑)

常不思議差別分第八

爾時大慧菩薩白佛言世尊。世尊所說常不思議自覺聖趣境界。及第一義境界。非諸外道所說常不思議因緣耶。

(常住真心如金剛舍利故曰常不可以心思言議故曰不思議)

佛告大慧。非諸外道因緣得常不思議所以者何。諸外道常不思議。不因自相成。若常不思議不因自相成者。何因顯現常不思議。

(自相所謂真相)

復次大慧。不思議若因自相成者。彼則應常。由作者因相故常不思議不成。

(以有作為因相故不成一切取捨莫非有作)

大慧。我第一義常不思議。第一義因相成。離性非性故。得自覺相故有相。

(自覺相者廓然無朕之相也光境俱忘相復何有)

第一義智因故有因。離性非性故。

(雖曰有相有因常離性非性見)

譬如無作虛空涅槃滅盡故常。如是大慧。不同外道常不思議論。此常不思議。諸如來自覺聖智所得。如是故常不思議自覺聖智所得應當修學。

復次大慧。外道常不思議無常。性異相因故。

(外道常不思議以性及非性互相為因所以無常)

自作。因相力故常。復次大慧。諸外道常不思議。於所作性非性無常。見思量計常。

(一切所作性與非性皆無常外道觀彼無常即自卜度妄計我常)

大慧。我亦以如是因緣所作者性非性無常。見自覺聖境界。說彼常無因故。

(但惟自覺無因而說彼常也)

若復諸外道因相成常不思議。自因相性非性同於兔角。

(謂外道雖因相成而非因於自相故曰性非性同兔角)

此常不思議但言說妄想。諸外道輩有如是過。所以者何。謂但言說妄想同於兔角。自因相非分。大慧。我常不思議因自覺得相故。離所作性非性故常。非外性非性無常思量計常。若復外性非性無常。思量計常不思議常。而彼不知常不思議自因之相去。得自覺聖智境界相遠。彼不應說。

(外道計常則離去自因之相遠於自覺境界故曰不應說)

(○頌曰無知外道太茫茫於彼無常妄計常却向識根生作想又如兔角絕形彰堪嗟幻燄應難久須信真金鍊轉剛惟有如來因自相豈同電露暫時亡)

生死涅槃差別分第九

復次大慧。諸聲聞畏生死妄想苦而求涅槃。不知生死涅槃差別。一切性妄想非性。

(於一切性妄想以為非性)

未來諸根境界休息。作涅槃想。

(謂之休息非根量滅)

非自覺聖智趣。藏識轉。

(但藏識轉爾)

是故凡愚說有三乘。說心量趣無所有。

(凡愚說心量曰無所有故墮斷見)

彼不知過去未來現在諸如來自心現境界。計著外心現境界。生死輪常轉。

(自心現則覺知所現者唯自心外心現則計著客塵不自覺而計客塵茲所以生死輪常轉也)

(○頌曰聲聞不委惟心境却向無中作涅槃縱待根塵休息盡誰知生死出還難)

一切法不生差別分第十

復次大慧。一切法不生。是過去未來現在諸如來所說。所以者何。謂自心現性非性離有非有生故。

(謂本來空寂而自心於無生中現出性及非性之見現性即有見生現非性即非有見生如來一切法不生則離於是矣)

大慧。一切性不生。一切法如兔馬等角。是愚癡凡夫不實妄想。自性妄想故。大慧。一切法不生自覺聖智趣境界者。一切性自性相不生。非彼愚夫妄想二境界自性身財建立趣自性相。

(有妄想自性而有妄想身財建立趣彼自性相計著故曰趣自性相)

大慧。藏識攝所攝相轉愚夫隨生住滅二見。希望一切性生。有非有妄想生。非聖賢也。於彼應當修學。

(頌曰遠離性相絕廉纖諸法無生不用占空認兔頭成斷見妄從自性起諸炎難於眼裏藏金屑休向空中作白粘若問如來心現說無生有性却成添)

五無間種性差別分第十一

復次大慧。有五無間種性。云何為五。謂聲聞乘無間種性。緣覺乘無間種性。如來乘無間種性。不定種性。各別種性。云何知聲聞乘無間種性。若聞說得陰界入自共相斷。知時舉身毛孔凞怡欣恱。及樂修相智。

(修諸有相之智故曰相智)

不修緣起發悟之相。

(所緣萬境必有所起原其所起一心是也於此當求發悟不於起處而求發悟雖欲滅相適增妄想)

是名聲聞乘無間種性。聲聞無間見第八地。起煩惱斷。習煩惱不斷。

(如波之起曰起煩惱習煩惱謂習氣也)

不度不思議變易死。度分死。正師子吼。我生盡。梵行立。不受後有。如實知修習人無我。乃至得般涅槃覺。

(有涅槃想故曰得涅槃覺)

大慧。各別無間者。我人眾生壽命長養士夫。彼諸眾生作如是覺。

(謂作離四相見解者)

般涅槃。復有異外道說。悉由作者。

(言一切性相皆是有作)

見一切性。言此是般涅槃。作如是覺。法無我見非分。彼無解脫。此諸聲聞乘無間外道種性。不出出覺。

(於未出中作出離想故曰不出出覺)

為轉彼惡見故。應當修學。大慧。緣覺乘無間種性者。若聞說各別緣無間。舉身毛竪。悲泣流淚。不相近緣。所有不著。種種自身種種神通。若離若合種種變化。聞說是時其心隨入。若知彼緣覺乘無閒種性。隨順為說緣覺之乘。是名緣覺乘無間種性相。大慧。彼如來乘無間種性有四種。謂自性法無間種性。

(自性法謂一切性彼自有性離性非性見)

離自性法無間種性。

(自性法所以遣妄至此又當離之)

得自覺聖無間種性。外剎殊勝無間種性。

(自覺即無相三昧外剎則塵塵三昧)

若聞此四事一一說時。及說自心現身財建立不思議境界時。心不驚怖者。是名如來乘無間種性相。大慧。不定種性者。謂說彼三種時。

(未到如來乘無間故言三種而)

隨說而入。隨彼而成。此是初治地者。謂種性建立。為超入無所有地故作是建立。

(謂雖隨種性建立要之不着聲聞緣覺之乘故能超入無所有地無所有地初地菩薩也故云此是初治地者)

彼自覺藏者。自煩惱習淨。見法無我。得三昧樂住聲聞。當得如來最勝之身。

(自覺藏謂不定種性中能自覺者也雖得三昧樂而住聲聞至此當證佛地故曰當得)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須陀槃那果  往來及不還
 逮得阿羅漢  是等心惑亂
 三乘與一乘  非乘我所說
 愚夫少智慧  諸聖遠離寂


(聖亦不滯於寂故曰遠離)

 第一義法門  遠離於二教
 住於無所有  何建立三乘
 諸禪無量等  無色三摩提
 受想悉寂滅  亦無有心量


(頌曰五般無間有差殊見性還歸各別塗緣覺妄隨神化勝聲聞空斷陰雲麤滿懷了了他無性外剎塵塵用不殊方顯如來真種性更無心量可名模)

一闡提差別分第十二

大慧。彼一闡提。非一闡提。世間解脫誰轉。

(謂世間皆有解脫之性若非一闡提則世間解脫誰復背轉以一闡提者於善法中不生信心故)

大慧。一闡提有二種。一者捨一切善根。及於無始眾生發願。云何捨一切善根。謂謗菩薩藏及作惡言。此非隨順修多羅毗尼解脫之說。捨一切善根故不般涅槃。二者菩薩本自願方便故。

(謂本意自願涅槃樂)

不般涅槃一切眾生而般涅槃。彼般涅槃。是名不般涅槃法相。

(涅槃法相乃真解脫解脫者空無相無願今也本自願方便非不欲涅槃一切眾生而後般涅槃畢竟自着於寂滅之相非無相無願也故曰不涅槃法相若夫如來滅度一切眾生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以無相無願故)

此亦到一闡提趣。

(此非為捨善根者說故曰亦到一闡提趣)

慧白佛言世尊。此中云何畢竟不般涅槃。佛告大慧。菩薩一闡提者。知一切法本來般涅槃。畢竟不般涅槃而非捨一切善根一闡提也。

(謂知一切本來涅槃而自著於寂滅之相是墮斷見故曰畢竟不般涅槃)

大慧。捨一切善根一闡提者。復以如來神力故。或時善根生。所以者何。謂如來不捨一切眾生故。以是故菩薩一闡提不般涅槃。

(頌曰惟有慈悲一闡提度他迷者自還迷若論捨善猶能轉菩薩都無趣寂期)

三自性差別分第十三

復次大慧。菩薩摩訶薩當善三自性。

(本來空寂所有性相如幻如夢彼皆自爾如來無攝取之情亦無滅之之想經言性自性皆如此)

云何三自性。謂妄想自性。緣起自性。成自性。大慧。妄想自性從相生。大慧白佛言世尊。云何妄想自性從相生。

佛告大慧。緣起自性事相相。行顯現事相相。

(緣起謂心從緣起顯現謂所作著於彼事相之相而計著之故曰事相相)

計著有二種妄想自性。如來應供等正覺之所建立。謂名相計著相。及事相計著相。名相計著相者。謂內外法計著。事相計著相者。謂即彼如是內外自共相計著。

(名虛而事實故有二種相之異)

是名二種妄想自性相。若依若緣生。是名緣起。云何成自性。謂離名相事相妄想。聖智所得。及自覺聖智趣所行境界。是名成自性如來藏心。

(惟自覺聖乃可言成自性惟成自性乃可言如來藏心)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名相覺相  自性二相
 正智如如  是則成相


大慧。是名觀察五法自性相經。

(此楞伽之異名)

自覺聖智趣所行境界。汝等菩薩應當修學。

(頌曰二般妄想性無窮緣起依他妄亦同惟有離名成自性吹毛寶劒但揮空)

觀二無我分第十四

復次大慧。菩薩摩訶薩善觀二種無我相。云何二種無我相。謂人無我。及法無我。云何人無我。謂離我我所。

(人無我者則能離我我所其所離者謂如下文所述)

陰界入聚。無知業愛生。眼色等攝受計著生識。謂一切諸根自心現器身藏。

(由陰界入聚即生無知業愛由攝受眼色等而計著之即生一切業識以此知一切諸根皆由自心現出形器身財也)

自妄想相施設顯示。如河流如種子。

(生出不)

如燈。如風。如雲。剎那展轉壞。躁動如猿猴。樂不淨處如飛蠅。無厭足如風火。無始虛偽習氣因如汲水輪。生死趣有輪。

(以有虛偽習氣之因乃有生死輪轉之趣)

種種身色如幻術神呪。

(幻則現出不實呪則無而忽有)

機發像起。

(如機括之發不可禦如鏡之像因彼而現)

善彼相知。

(善彼相知謂善知彼相皆當遠離以前一離字該之若能善知即能遠離非假於滅之之斷見故但曰善彼相知而)

是名人無我智。云何法無我智。謂覺陰界入妄想相自性。如陰界入離我我所。

(陰界妄想自性人也能覺而離之使離我我所則人無我矣覺而離之者法也於其覺性又當離之亦如陰界入之離我我所然後法無我矣)

陰界入積聚。因業愛繩縛。展轉相緣。生無動搖。諸法亦爾。

(陰界積聚本皆無性因於業愛其縛如繩展轉相緣生於無動搖之境此人無我者之善觀也一切法性本亦寂然因於愛取攬攝而生所生之境本亦不動法無我者所觀亦然故曰諸法亦爾)

離自共相不實妄想相妄想力。是凡夫生。非聖賢也。

(一切虛偽故曰不實妄想相如河流種子是也為彼驅使故曰妄想力如機發繩縛是也但能離此則知人無我而此凡夫所能離爾故曰非聖賢也)

意識五法自性離故。菩薩摩訶薩當善分別一切法無我。

(心意識五法自性離即至法無我矣故繼之以菩薩當分別一切法無我也言菩薩當分別法無我凢以別其善人無我者二乘與凡夫爾)

善法無我菩薩。不久當得初地菩薩無所有觀地相。觀察開覺歡喜。次第漸進。超九地相。明得法雲地。於彼建立無量寶莊嚴。大寶蓮華王像。大寶宮殿。幻自性境界修習生。

(一切法如幻彼幻惟自性覺彼如幻自性則一切法如幻矣至法雲地方知法如幻乃不住虛寂而建立一切慈悲法行即大寶蓮華王像等是也)

於彼而坐。同一像類。諸最勝子眷屬圍繞。從一切佛剎來佛手灌頂。如轉輪聖王太子灌頂。超佛子地。

(第十地曰佛子)

到自覺聖法趣。當得如來自在法身。見法無我故。是名法無我相。

(聲聞地前皆未能了法無我故未能證如來自在法身於此始言當得如來法身)

汝等諸菩薩應當修學。

(頌曰如來實相等無差學者紛然亂似麻將謂除人陰界誰知又被法雲遮慧燈自是無狂燄定水從何覓覺花萬法了知如幻化莊嚴端坐法王家)

離建立誹謗分第十五

爾時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建立誹謗相唯願說之。

(本來空寂妄有所立曰建立或觀建立自無所得而生誹謗故曰誹謗皆不明心量故)

令我及諸菩薩離建立誹謗二邊惡見。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覺。離常建立斷誹謗見。不謗正法。爾時世尊受大慧菩薩請而說偈言。

 建立及誹謗  無有彼心量
 身受用建立  及心不能知
 愚癡無智慧  建立及誹謗


爾時世尊於此偈義。復重顯示。告大慧言。有四種非有有建立。

(本來非有以妄想而有建立故曰非有有建立)

云何為四。謂非有相建立。非有見建立。非有因建立。非有性建立。是名四種建立。又誹謗者。謂於彼所立無所得。觀察非分而起誹謗。

(於前所建立不善觀察即生斷見而起誹謗)

是名建立誹謗相。復次大慧。云何非有相建立相。謂陰界入非有自共相而起計著。此如是。此不異。是名非有相建立相。此非有相建立妄想。無始虛偽過。種種習氣計著生。非有見建立相者。若彼如是陰界入我。人眾生壽命長養士夫見建立。

(四相之見亦如陰界入之妄想虛偽是無見中而妄立有見)

是名非有見建立相。非有因建立相者。謂初識無因。生後不實如幻。本不生。眼色明界念前生。生實已還壞。

(諸識本無所因以眼界色界無明界在念前而生則是於無因中有建立也)

是名非有因建立相。非有性建立相者。謂虛空滅般涅槃。非作計著建立。此離性非性。一切法如兔馬等角。如垂髮現。離有非有。是名非有性建立相。

(虛空涅槃假名以顯道其本離性及非性兔角垂髮執妄以迷真本亦離有及非有是皆情計妄立性相故)

建立及誹謗愚夫妄想。不善觀察自心現量。非聖賢也。是故離建立誹謗惡見應當修學。

(頌曰佛地難登理謂何只因沉溺斷常河建言謂有應為病謗法稱無即是魔湛寂性中離取捨圓明境界絕偏頗須知自覺惟心境鏡本無塵不用磨)

隨類普現分第十六

復次大慧菩薩摩訶薩善知心意意識五法自性二無我相趣。究竟為安眾生故作種種類像。如妄想自性處依於緣起。譬如眾色如意寶珠。普現一切諸佛剎土。一切如來大眾集會。悉於其中聽受經法。所謂一切法如幻如夢光影水月。

(為安眾生建立萬法猶如色現摩尼以至普現佛剎聽受經法亦如幻夢水月未嘗一法有計著性者故龍宮滿字之浩煩而如來云未曾說一字也)

於一法離生滅斷常。及離聲聞緣覺之法。得百千三昧。乃至百千億那由他三昧。得三昧。遊諸佛剎供養諸佛。生諸天宮宣揚三寶。示現佛身聲聞菩薩大眾圍繞。以自心現量度脫眾生。分別演說外性無性。悉令遠離有無等見。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心量世間  佛子觀察
 種類之身  離所作行
 得力神通  自在成就


(頌曰圓大智為懷悲却効眾生性相迷顯示法王諸像類宛如隨眾色摩尼龍宮萬卷聲喧谷行海千門月在池到此徧遊諸佛剎宣揚三寶作天師)

空離自性分第十七

爾時大慧菩薩復請佛言。惟願世尊為我等說一切法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我等及餘諸菩薩眾。覺悟是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離有無妄想。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說空者多墮斷見墮斷見則有生有二而有自性相大慧於此願聞說空而繼之以無生無二離自性相故如來亦言為妄想自性計著者說空)

爾時世尊告大慧菩薩言。諦聽諦聽。善思念之今當為汝廣分別說。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大慧。空空者即是妄想自性處。妄想自性計著者說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大慧。彼略說七種空。謂相空。性自性空。

(前言性自性至此性自性亦空矣)

行空。無行空一切法離言說空。第一義聖智大空。彼彼空。云何相空。謂一切性自共相空。觀展轉積聚故分別無性。自共相不生。自他俱性無性故相不住。

(自他俱見亦皆無性則不住於相矣恐人於無性又生斷見不住相云者非無相也但不住爾)

是故說一切性相空。是名相空。云何性自性空。謂自性自性不生。

(性自性云者為欲識破外塵還一切性於其自而自己無有性自性想則一切性自性空矣)

是名一切法性自性空。是故說性自性空。云何行空。謂陰離我我所。因所成所作業方便生。

(陰之所蘊本離我我所皆因所作方便而生以此知行空)

是名行空。即此如是行空。展轉緣起自性無性。是名無行空。

(彼行空者亦無自性故曰無行空)

云何一切法離言說空。謂妄想自性無言說故。一切法離言說。是名一切法離言說空。

(妄想自性本無言說既無言說復何所離故曰離言說空)

云何一切法第一義聖智大空。謂得自覺聖智一切見過習氣空。

(能見一切過患曰見過自覺聖智雖離過患而見過之心未忘雖止見行而習氣未除至此則一切皆空矣)

是名一切法第一義聖智大空。

(此空為大故曰大空祖師曰廓然無聖是之謂歟)

云何彼彼空。謂於彼無彼空。是名彼彼空。

(謂彼中無彼物故言空不知其雖無彼而又有此也盖法自有相何用分別其分別性亦空故曰彼彼空)

譬如鹿子母舍。無象馬牛羊等。非無比丘眾而說彼空。非舍舍性空。亦非比丘比丘。性空。

(舍本不空故曰非舍空說舍則有舍故非舍性空)

非餘處無象馬。是名一切法自相。彼於彼無彼。是名彼彼空。

(有鹿子母舍則舍性非空有比丘眾則比丘性非空雖無象馬餘處有之亦非空然皆一切法之自性相又何必言彼無彼當知無彼性亦空矣故曰彼彼空世間法相本來常住謂之無彼未免墮斷故曰是空最麤)

是名七種空。彼彼空者是空最麤。汝當遠離。大慧。不自生。非不生。

(即真而動了無生滅之性故曰不自生非執無生之性若木石然故曰非不生)

除住三昧。是名無生離自性。

(唯住三昧正受更不立無生之想)

即是無生離自性。剎那相續流注及異性。現一切性離自性。是故一切性離自性。

(剎那之頃流及他性以是而現一切性皆離自性一切性者境也言境則知所謂無生者法也)

云何無二。謂一切法如陰熱。如長短。如黑白。大慧。一切法無二。非於涅槃彼生死。非於生死彼涅槃。異相因有性故。是名無二。

(萬法體空本無性相涅槃生死豈有二耶苟於涅槃生死有彼此二性則有二相故曰異相因有性故)

如涅槃生死。一切法亦如是。是故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應當修學。

(為有妄想計着故言空以治之然謂之空則無生矣無生有性則反墮斷見謂之空則無二矣無二有性則反墮常見故如來說空而繼之以無生無二又曰離自性相者盖於空之無生無二又當離自性相故也)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常說空法  遠離於斷常
 生死如幻夢  而彼業不壞
 虛空及涅槃  滅二亦如是
 愚夫作妄想  諸聖離有無


(頌曰眾生妄想未消除諸佛談空為麤湏到不生仍不二更無自性即無虞有心未解袪常斷離性方能度有無若是大空何所證冰霜一點在紅爐)

離言即義分第十八

爾時世尊復告大慧菩薩言。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普入諸佛一切修多羅。凡所有經悉說此義。諸修多羅悉隨眾生希望心故為分別說顯示其義。而非真實在於言說。如鹿渴想誑惑群鹿。鹿於彼相計著水性。而彼無水。如是一切修多羅所說諸法。為令愚夫發歡喜故。非實聖智在於言說。是故當依於義。莫着言說。

(頌曰覺皇不捨大慈悲言說紛紜為止啼若到岸頭何用筏休如渴鹿妄生疑)

楞伽經纂卷第一(下)    阿
【經文資訊】中華藏第 097 冊 No. 1821 楞伽經纂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4.04,完成日期:2014/04/2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華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華嚴妙智網提供瀏覽服務,可自由免費流通,請參閱【CBETA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