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之旅.......... 廖采菊

  生命教育之旅

  毕业旅行虽然有三天,但大部分的活动都在第二天。

  第二天早上,六年戊班的赵伯年将王伟杰打哭,后者伤心到连早餐也吃不下。不知道是现世报吗?赵伯年当天晚上即因重感冒被送入恒春基督教医院,我看他全身乏力、畏惧风寒,将夹克借给他穿,他很有礼貌的说谢谢──你无法想象,他早上才刚逞凶打人。

  伯年的父母得到消息,非常担心,爸爸甚至准备开车到恒春接他回家。幸好他没有发烧,不必住院。丽蓉老师把握机会训话:“你生这场病,爸爸妈妈急成这个样子。你有没有想过,王伟杰也有父母,要是你将他打伤了,他们也会很难过的。以后绝对不可以打人,知道吗?”我看他低头不语,一副乖孩子的模样。病歪歪的,想不乖都没办法。

  回到垦丁欧克山庄,晚会还没结束,大家正在唱周华健的〈朋友〉,我发现气氛有点不一样,很多人含著眼泪。“晚会就要结束了,相信大家以后会记得,我们曾在这个美丽的星空下,一块歌唱,一同欢乐,一起回味过去生活的点点滴滴。但愿大家珍惜最后相处的时日,将来必能留下美好的回忆。”永福老师的声音极富磁性,话没说完,同学们已经互相拥抱哭成一团。

  “你有没有注意到?周某某也哭了!”我问:“为什么特别提到他?”“他平常很凶。”我想:即使是再坏的人,只要还会哭,还能被感动,就表示他善根未断,善根未断,就有弃邪归正的可能,何况周同学只是孩子,还能坏到哪里去?

  深夜的别墅区,有一只白鸽驻足在门廊下,我们走近,它似有所觉,却不飞走,不知道是衰老、还是生病?次日早上,它已经独自躺在冰冷的红砖上,永别世间。过一会儿,清洁人员会替它收尸,湮灭死亡的证据,将今晚的房客蒙在鼓里。它曾在蓝天白云,在清风明月下,自由自在的飞翔;也曾在狂风骤雨中,勇敢无畏的返航。然而它现在死了,谁知道它过去的光采灿烂?如果早知道会死,死得一文不值,它还会那么认真的生活吗?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呢?

  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构成生命的历程,圣贤从中顿悟清凉的智慧,善良的人获得纯真的感情,因为有生命,所以有希望,还有无限的可能。驽钝的我,不知道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只知道继续呼吸、心跳,无止无尽的,继续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