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佛心得 .......... Wuchunmao

  我的学佛心得

  阿弥陀佛!非常高兴今天能有这个机缘,将我本人在佛法上的修学经历写成文字与大家分享。首先,我相信,能够信受正法的人,必然已经多生多劫累积福德因缘。能够由始至终亲随导师受学第一义而不退转的同修,亦必然于往世供养过无量无数的诸佛菩萨,才能安忍无生,于第一义而不动。末学接触佛法以前,也是跟著母亲跑遍了不知多少座寺庙,给 世尊和观世音菩萨磕了不知多少个头,才见到这个了义正法。不但遇到正法很难,能够信受正法更难。在当今邪说炽盛的海峡两岸,这样的人有如凤毛麟角。台湾的同修可要珍惜这个大好机缘,莫错过法身慧命出生的良机啊!

  谈到这,您也许认为本人也很稀有。哪里话!本人也发过转轮王心、二乘心,至今尚未开悟,是个道道地地的在家凡夫。若非接触大乘佛法,没准就退到世间法、小乘法里头了。为什么呢?很多作者都只写小乘,力求把佛法简单化,世俗化,很少涉及大乘,所以不能完整揭示 佛示现人间所演“唯一佛乘”的究竟义。许多民间信仰的初学人认为佛教就是打坐、练气功、苦行等等表相的东西。加上外道披上佛教的外衣,传外道法,据以敛财,搞得乌烟瘴气,故佛教兴盛只是表面现象。

  本人接触的佛法,最初是净土,大约就在去年二月左右。净土一宗在大陆非常流行。五经一论,再加上大悲咒,弥陀圣号,便是最初的修学材料。当时无论早上、中午、晚上,凡是有空便随著录音带去念(一开始就是心念,而非口念);逐渐地,除了睡觉外,忆佛之念总是时时提起。无论做什么事情,在思考之前,忆佛之念总是先生起(有时也和思考要做那件事情的念头几乎同时生起),之后再去考虑要做的那件事。忆佛之念的生起是很自然的,没有什么太大的障碍。忆想之时同人谈话,心中那句佛号(或者大悲咒)还是源源不断在那里念,别人说什么都听得懂(后来看了萧老师的书,觉得跟某位同修的报告有相似之处,不过本人的境界很浅)。心中常常出现忆想出来的佛的形象,念得久了,有一段时间把佛像忘记了,只是心在念,心在听。我那时以为这种现象不太好,发现之后还是把佛像在心中提起。

  那时候还没有接触到萧老师的书,不知道这种现象是怎么回事。只觉得保持这种状态很舒服,烦恼越来越少,同人交往也变得和气了不少(本来我是脾气比较暴躁的那种)。胸腔内好像充满了清新的一股气,犹如置身山谷,遇到烦恼都被它消化掉了,内心充满喜悦。有时候变得像个小孩子似的,旁边的许多人都觉得我不可理喻,但我这种喜悦却是能够在内心感受到的。

  我曾经问过给我经书的那个人,你供养菩萨是为什么?她说要做个什么仙。我想想,不符合经典嘛!不正像拿一万美金买颗糖吃吗?幸好我没学她,因为有净土经典在手的缘故。

  接著就回广州的大学上课,上网的时候发现有个“中阴解脱救度法”,说的是中阴身如何自救的问题。很奇怪,那些五颜六色的佛手里怎么还抱了个女人?当时有点相信了,但是回想某法师的书里头说过“密宗不太好”的话,心中便有了疑惑。

  学校放假,我也要回家。在回家前先去广州某寺拜佛,祈求一路平安。在客堂认识了个居士(是否居士有待查证,但他对佛法好像很有一番见解),在他谈论法义的时候,他说:“佛有烦恼,所以要度众生。”(意思大概是佛成正觉之后觉得没事干,度众生是为了解闷。)他说他认识某位师父,并说他能够变成老虎,要给我引见引见。当他提到“双身修”这个词的时候变得很谨慎,我问:是不是明妃什么的?(我曾经在“中阴解脱救度法”那里看过这个词)他说是,还说:“就是要贪,才能解脱。”

  当时这些话真是把我给弄怕了,因为看过某法师的书,就说“密宗不太好”的话,那岂不是谤法?下地狱啊!于是我马上跪在旁边的西方三圣像前痛心忏悔。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傻得可以,可是那时不知道那么多嘛!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心有余悸”啊!当时要不是回家时间紧迫,肯定会继续和那位老兄讨论“法义”,谤法之言不说才怪!谤假法变成谤真法,您说险不险?他要是送我几本什么“宝典”让我回去修学或者介绍个什么师父让我皈依的话,哪里还有今天相信、接受正法的机会?未来世地狱长劫只怕难逃!

  同邪法错身而过,您说险不险?差点就完了。只是当时没什么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不啻在地狱边缘走了一圈!

  约两个月的假期过后,回校上课。某天有空,便去一寺拜佛(由于想遍游广州名寺,这次去的不是上面所说的那座寺)在大殿拜完佛出来之后,正巧附近有个卖结缘品的小店,正用 VCD 播放著大悲咒,虽然不能记得每个字,但发音我是懂的,于是跟著念。这时旁边有个三四十岁的师父问我:信佛吗?我想也没想大声说:信!他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一会出来后手里已经拿著一本《甘露法雨》,他递给我,让我拿回去看。我双手接过翻了翻,觉得写的不错。回来后仔细一读,才知道自己上文“不啻在地狱边缘走了一圈”的险境了。遇到邪法之后,念了几句大悲咒,就得到正法,若非观世音菩萨护佑,哪来的“甘露法雨”啊!

  从此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以后拜佛就去这座寺,就去找这位师父要萧老师的书:《邪见与佛法》《楞伽经详解》第二、三辑、《我与无我》等等。渐渐的,我和这位师父熟悉起来。每次去拜佛,他都给我讲萧老师书中的法义,引得许多人围观、听讲,许多人因此接触到萧老师的书。这位师父还广做法施,把萧老师的书介绍给了好多人,真是功德无量。我得到的书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因为太多人来索取了)。

  但世事无常。大约在去年 11 月,这位师父就和另一位同住的师父到别的地方参学去了。以后去那寺里拜佛,拜完后总有种空虚的感觉,没有师父讲法,没有萧老师的新书,再加上期末考试到来,这件事情也只好无奈的搁置起来。

  又一个学期过去了。适逢现在放假,忽然想起书中有个成佛之道的网址。于是有空就上去阅读书籍,《无相念佛》、《灯影》、《护法与毁法》……等等。

  及至看到十方论坛,觉得这个栏目办得不错,便在上边注册留言。这期间发现有些人提出的问题,在萧老师的书中都有了答案,便整理了一下思维,依照自己记忆的知见写了几篇东西贴上去讨论法义,马马虎虎,不怎么象样,贻笑大方!本来看到论坛公告,就萌生了写篇谈谈自己经历的文章念头,今日不揣冒昧,便写下了自己的亲身经历。若不是亲身经历,怎么知道哪个是邪法?哪个是正法?哪里有勇气相信正觉同修会里有摩尼宝珠呢?

  佛法东来,经历了多少狂风、磨难,才能在中华大地生根发芽,让一切有缘众生修学、实践,脱凡成圣,离苦得乐。若无善知识弘法,摧破邪说,难免以盲引盲,人云亦云,不单误人法身慧命,甚至同受地狱果报,岂不哀哉?!研判佛法,当摒除外道邪说,以第一义为依归。台湾佛子虽然像我们大陆佛子一样处在邪知邪见的包围中,再怎么困难都还有导师指点,可是大陆几千万乃至上亿的佛子由谁来指点呢?除了鼓励诸位有缘同修珍惜机缘,早悟无生,便是请菩萨往生大陆主持佛法了,敬请不舍悲心,乘愿再来。

  就此搁笔,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对大家有所启发。阿弥陀佛!

  惭愧 末学 Wuchunmao 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