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电影“骇客任务”..........正犀

  我看电影“骇客任务”

  你有没有看著这世界,

  惊叹它的完美和造物主的天才呢?

  亿万人口浑浑噩噩过活,完全无知。

  ── 《骇客任务》对白

  电影 ” Matrix ” (台湾译为《骇客任务》,香港译为《廿二世纪杀人网络──主体》)第二集于今年( 2003 年)上演,我还没看过,我现在讲的是第一集,好像是在 1999 年上演。这部电影我已在有线电视上看过二、三次,但是精彩的对话太多,来不及抄下来,只好租 DVD 回家慢慢欣赏。这部电影真的很难得,即使佛教界自己筹资,拍一部电影来介绍佛法,恐怕也很难比《骇客任务》拍得更好。它从头到尾都没有佛学名相,也没有佛像和宗教人物,讲的却是根本的佛法;虽然没有讲得很彻底,但只要稍加补充说明,就是很好的佛学教材。

  故事是说,二十一世纪初,人工智能的技术有重大的突破,电脑能够自行学习,代替人类做很多事,但是电脑却发展出自我意识,不愿再听命于人类。人类企图关闭电源,结束电脑的自我意识,电脑却抢先一步宰制人类的命运,培植人类做为电力的来源。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都被放在一个个的电池槽里,全身插满了管线,电脑建构一个称之为“母体”( Matrix )的庞大系统,产生虚拟实境的讯号,欺骗人类的大脑,让人以为自己是生活在二十世纪末的社会里。只有少数反抗军没有被电脑奴役,他们扮演骇客( Hakers ),不断侵入母体,企图拯救被奴役的人们。

  主角尼欧( Neo )被解放之后,离开电池槽,来到骇客的宇宙飞船。为了让他了解什么叫做“母体”,他再度进入虚拟实境。在虚拟实境中,尼欧摸摸高背椅,问:“这都不是真的?”反抗军领袖莫斐斯( Morpheus )答:“什么是真实?真实该怎么定义?如果你指的是触觉、嗅觉、味觉和视觉,那全是大脑接收的电子讯号。你以为的真实世界,其实是互动的虚拟世界──我们所谓的‘母体’。你一直活在梦世界,尼欧!”

  这段话揭露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大脑位于身内,为头颅、血肉、皮肤…等组织所包裹,根本接触不到外境!既然接触不到外境,我们却看得到、听得到、嗅得到、尝得到、摸得到,这真是奇怪的事。以视觉来说,光线只能射到眼球感知光线的部位,再进去全是光线照不到的内部组织,现代生理学告诉我们,是视神经系统负起传导的功能,让大脑以为自己能看到外境。视觉如此,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也都是这样,外五尘(色、声、香、味、触)无法进入大脑,必须透过神经系统才能传送到大脑。既然大脑需要的只是讯号,并不是外境;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仿真神经系统的讯号,使大脑感受到虚拟的五尘境界。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人类就不必那么辛苦的追求物理世界的享乐了。没有余钱到国外渡假的打工仔,只要在身上插上讯号线,预先选好想去的地方,由电脑产生虚拟实境,效果和真的出国渡假并没有两样。电脑甚至可以仿真你最“哈”的电影明星,让你在虚拟实境中,与她(他)相会。

  毛斯( Mouse )问尼欧:“早餐 〔麦片的品牌〕 麦片你吃过吗?”“没有。”另一位骇客 Switch 答:“实际上谁都没吃过。”这段话很有意思,和禅师所说的:“终日吃饭,不曾咬著一粒米”,倒有九分神似。毛斯又说:“一点也没错!这不禁令人纳闷,电脑怎么知道麦片的味道?也许它们搞错了,也许麦片的味道其实很像鲔鱼三明治。我开始怀疑,就拿鸡肉来说,它们搞不清鸡肉的味道,所以和很多肉都像,也许……”在影片中毛斯是一个丑角,用搞笑的方式来讨论严肃的话题,免得观众觉得太无聊。

  小时候我曾经想过类似的问题:我们用“酸、甜、苦、辣”等语言文字,来形容食物的滋味,可是天晓得,也许这个人的酸,是另一个人的甜,说不定这是某些人特别偏好渍酸食品的原因。譬如大部分的色盲,他们一样能分辨红绿灯,单独的颜色也不会说错,只有特殊设计的图形,才会说错;这证明色盲所说的青黄赤白,虽然和一般人一样,但所看到的颜色其实是不同的。根据脑神经医学的记载,曾有一个画家,发生车祸之后,所看到的东西全部变成黑白的。神经所传达的讯号,不等于实境,因此会因为神经系统和大脑的各别差异,使得我们所感觉到的外境也有所不同。譬如电视和摄影机的机型不同,或者有新旧、故障、传输障碍等因素,所摄取的影像固然一样,显示出来的画质,却有所差异。

  莫斐斯说:“你曾做过一种梦,彷佛实实在在的发生过?要是你醒不过来呢?你该怎么分辨梦世界和真实世界?”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前面是说神经系统传达外境的讯号给大脑,讯号不等于外境,大脑所感知的外境,其实就是这些讯号。可是当我们在熟睡时,五官的分辨功能暂时停顿,根本就没有外境与之对应映,为什么会有梦境?

  梦中的见闻觉知,显然不是神经系统的讯号所能解释的,它是独立于外五尘而存在的。梦境大都很真实,很少人能察觉到自己正在作梦,可见梦境中的见闻觉知,和清醒时的见闻觉知,并没有明显的差别。我们平常只觉得梦境很像“真实”(清醒时所觉知的五尘境界),反过来说“真实”也很像梦境,全部不是实境、不是客观存在的外五尘,都是透过某种机制而模拟的;就像电视、电影的声光,都是经过转换的。这种模拟机制,无论是在梦境或清醒时,都是持续的运作。清醒的时候,它根据五官的神经系统所传递的讯号而仿真;梦境当中,则独立作用。

  如果你只在电视上看过爱因斯坦,你不会说你看过爱因斯坦,照这个标准来说,你不只没看过爱因斯坦,你也没看过你的父母、你的小孩──你根本没看过任何人。乃至欲界的贪爱、两性的燕好,本质上与梦境并无不同,仍然是透过某种机制而模拟的;翻云覆雨拥抱了半天,竟然没有碰到任何人,我们就是这样活在人生大梦里!

  那个能够模拟世间相的东西,唯识学称之为阿赖耶识,很像电影中的“母体”。“母体无所不在,随处可见,它甚至在这房间。你从窗户外可以看到它,或在电视上也会看到它,上班时感觉它的存在,当你上教堂或纳税时也一样。它是虚拟世界,在你眼前制造假象,蒙蔽真相。”“什么真相?”“你是个奴隶。每个人呱呱落地后,就活在一个没有知觉的牢狱,一个心灵的牢笼。”

  对无知的人们而言,母体固然是心灵的牢笼,但反抗军却充分利用母体的特性,甚至仿照母体的模式,自行撰写数据加载程序。数据加载程序可以在虚拟世界中,提供衣服、器材、武器、仿真训练,和反抗军所需的一切。母体的作用广大,不一定是恶,了解真相的人可以将它运用在善的一面。

  有的人已经隐隐约约感受到母体的作用,企图将它找出来,可是却找不到,终日寄挂著此事,乃至食不知味,有如行尸走肉──男主角尼欧就是这样。女主角崔尼蒂( Trinity )告诉尼欧:“我知道你来的目的,还有你在做什么。我知道你辗转难眠,每天晚上都独自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工作。你在找他。我也曾找过同一个人,当他找到我,他说其实我不是在找他,而是在寻找一个答案。有个问题驱使著我们,尼欧!这问题把你带来这里。”这里所谓的“他”,是指莫斐斯,象征真善知识。尼欧探求真相的心情,十分的渴切,要是没有这种心情,勉强把真相告诉他,他会受不了。

  莫斐斯在解放尼欧之前,告诉他:“记住!我只能告诉你真相。”探求真相,解脱烦恼,便是修行的实义,这中间全都是“真”,如果有自欺或欺人的心态,便是背道而驰;但是很多人会因为现实利益,而选择虚假,甚至甘心受他人欺骗。譬如影片中有一个人物塞佛( Cypher ),他被解放之后,感到很痛苦,因为以前他活在花花世界,酒肉美女,尽情享乐,解放之后,只能活在狭窄破旧的宇宙飞船里,穿破旧的衣服,吃淡而无味像是浆糊的食品;他厌倦平淡的生活、厌恶与电脑人(电脑人是无明的象征)对抗,埋怨莫斐斯欺骗他,最后竟背叛反抗军,自愿为电脑提供电源,回到虚幻的花花世界里。

  我问一位小朋友:“如果真实平淡无味,像是一坨浆糊,而虚伪却是有声、有色、有享乐,你要选择哪个?”他告诉我:“我宁可选择真实,不然的话,我会有被骗的感觉。”这位小朋友很有智慧,有的人恐怕宁可选择虚伪,譬如那些沉迷于网络游戏的朋友,明知道是假的,还愿意花大把钞票,把时间虚耗在游戏里,就为了提升自己在网络游戏中的等级,以便打败更厉害的怪兽、魔王。还有一些热恋中的朋友,宁愿陶醉于甜蜜的谎言中,不听好友善意的规劝。

  同样的事情,也出现在少数修行人身上。修行人追求法界实相,好不容易得到真善知识的帮忙而找到阿赖耶识;然而阿赖耶识虽然是法界实相,却没什么滋味,就像是一坨浆糊,不久之后,他便无法安忍,起心去追求意识变相或神通境界,因而退失真见道位。退失之后,犹自以为更上层楼,反过来诽谤帮他明心的真善知识,甚至破坏菩萨僧团,宛如电影中的塞佛一般。

  尼欧在训练程序中和莫斐斯动手过招,挨了几下重击,回到真实世界时,发现嘴角竟然在渗血,他感到很奇怪。 DVD 显示的国语字幕:“我以为这是假的?”莫斐斯答:“你的大脑认为是真的。”“在虚拟世界里死亡,也会死在这里?”“大脑死了,身体也活不了。”这段话很精彩,可惜和原文有些出入。

  “你的大脑认为是真的”,原文是 ” Your mind makes it real. ” ,直译为:“你的心使它变成真的”。“大脑死了,身体也活不了”,原文是 ” The body cannot live without the mind. ” ,直译为:“没有心,身体便不能活”。很多人以为:“心的功能全部在于大脑,大脑就是心,离开了大脑,就没有心”,所以将 ” mind ” 翻译为“大脑”。他们以为精神现象只是身体──特别是大脑──的附属品,照这样的逻辑,人死之后应该一切归于空无,不应该有中阴身,也不应该有未来世;所以这种想法其实是唯物思想、典型的断灭论。我们知道有些人可以在禅定或被催眠中见到自己的前世;既有前世,则知必有后世,由此可知断灭论不符合事实。

  在一次的训练课程,莫斐斯和尼欧置身于人潮往来的人行道上,甚至必须和虚拟实境里头的“人群”推挤碰撞,莫斐斯说:“你在虚拟世界看到什么?上班族、教师、律师、木匠……都是我们想拯救的人。目前这些人被系统控制,所以就是我们的敌人。你要了解,许多人不能接受真实世界,更多人已经习惯,非常无望地依赖这系统,愿意誓死保护它。”

  已明心的菩萨道行者看到这段话,不知有何滋味?只要我执断除,就可以取证无余涅槃,永离诸苦(涅槃虽然没有滋味,但也没有觉知心,所以不会觉得无聊,更不会生厌);但无余涅槃中无知无觉,没有色身、也没有口舌可以演示法义,根本无法度众生,所以菩萨不能取证无余涅槃,而必须生生世世,不断的变现如梦如幻的五蕴身心,来到如梦如幻的世界,度化如梦如幻的众生(便如电影中的骇客,必须侵入母体,才能解放被奴役的人类)。度众很辛苦,而且人家多半不领情,你想把真相告诉他,救护他出离生死轮回,他却认为你在威胁他的信念和生存环境。“亿万人口浑浑噩噩过活,完全无知。”众生就是这样,为无明业力所牵引,认幻作真,迷失在生死轮回中。

  就在莫斐斯讲这些话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位笑容甜美、身材惹火的红衣女郎,尼欧忍不住回头多看她几眼。莫斐斯问道:“你是在听我说话,还是在看那个红衣女郎?”上课不专心、爱看漂亮女生的毛病,被人家当场纠出来,别说尼欧有多难堪了,可是莫斐斯却要他再看一遍。尼欧回头一看,发现原来的红衣少女,已变成一个电脑人,正拿著枪,指著自己的脑袋!

  莫斐斯喊“停格”,虚拟实境的人潮和电脑人全停在那里,只剩下莫斐斯和尼欧能够自由活动。他接著说道:“电脑人能在任何软件自由进出,它们化身为任何人,它们无所不在。”前面说过,电脑人是无明的象征,为什么呢?譬如我们择偶、追求异性,往往从外表的条件来判断,便如尼欧喜欢看漂亮的女生,可是亲密交往之后,她(他)的毛病,诸如占有、操控、吃醋、猜疑、傲慢、刻薄、计较、嫉妒、虚荣……等等,逐一浮现,她(他)的无明和你的无明,内外勾结为患,让你堕入痛苦的深渊,无所逃离。每个人都有心病,平时也许温文有礼,发作起来却很可怕。无明千变万化、神出鬼没,所以在母体内,电脑人所扮演的角色是情治人员,他们没有显赫的地位,却掌握生杀大权,悄悄的掌控众生的身口意行。

  电脑人最可怕的,是它动作快,可以躲过连发的子弹,就算被人家打死,借另一个人的身体,马上又活过来。无明也是如此,不但迅如霹雳,而且随时都在作用,当你接触到境界的瞬间,贪、嗔、慢、我爱……等等烦恼,立刻就起现行。娴熟于道共戒的修行人,在无明起现行的当下便能察觉,立刻以见道的智慧,化解无明的现行;但它不是几次智慧的现观就可以断除的,必须经过百千万次不断的对治,才能彻底将它断除,只要一时疏忽或懈怠,立刻被无明业习牵著鼻子走。见道的人尚且如此辛苦,没有能力现观无明如何运作的人,就更别提了;你自以为懂得佛法,境界现前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已被无明生吞入腹。

  那些骇客明知道自己身在虚拟世界中,可是看到电脑人还是得溜之大吉。自己和世界都是虚妄,电脑人也是虚妄,怎么会有被电脑人杀死的事?又怎么须要逃呢?如《大宝积经》卷 105 所说:“何处有诸佛,法僧亦复然;父母本自无,阿罗汉空寂;是处无有杀,云何有业果?如幻无所生,诸法性如是。”虚拟世界中,即使有杀人和被杀,也都是幻化,并非实有其事;虽有业报,亦是如梦如幻的业报,与清净本心全不相干。

  “你的心使它变成真的”,此处的心,主要是指末那识而言。解脱道的无明,分为“分别我见”和“俱生我见”,见道的人已经亲证“我空”(自己虚妄)和“我所空”(世界虚妄),断分别我见,但末那识仍然无法摆脱无始以来,认妄作真的惯性,此种惯性即是俱生我见,又称为“我执”。俱生我见与末那识相应,微细难断,必须到四果才能断除。以未断俱生我见这一点来说,三果以下的见道者和未见道的人并没有不同,都还有生死的问题。由于这种认妄作真的惯性,如梦如幻的业报,照样能让你害怕、痛苦。

  毛斯便是这样,明知道是假的,还要去玩弄取乐,得意洋洋的向尼欧推介他所写的红衣女郎程序,说他可以安排尼欧在虚拟实境中与她相会。面对“电子皮条客”(皮条客,俚语,指媒介色情的人)的讥刺,毛斯辩解道:“别管这些伪君子,压抑自己的情欲,就是否定与生俱来的人性。”不只凡夫如此,初见道的人也在所难免;不过见道的人不会讲这种话,因为他已经可以现观:七情六欲的心,是虚幻不实的。毛斯认妄作真的习气很强烈,既然会执著虚假的乐,就一定会执著虚假的苦,所以他后来在虚拟实境中被杀,就真的死了。

  尼欧就不一样了!他也在虚拟实境中被杀,却能死而复生,进一步亲眼见到整个虚拟世界,只是一堆电子讯号。他的动作变得比电脑人更快,用一只左手对付电脑人全力的进击,还可以取胜──象征见道的人,现观无明的起处,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无明已经无所能为。尼欧甚至钻入电脑人的身体,把电脑人炸成碎片──象征他已经粉碎了无明,能够脱离生死轮回──故事到这里也进入尾声。

  电影里面还有一些有趣的意象,包括:崔尼蒂料理了四个前来逮捕她的警察、一只虫子从肚脐钻入身体、插满管线的尼欧从白色的黏稠物中挣脱电池槽、尼欧在训练程序中很快的学会武术、祭师( Oracle )对尼欧的演示、电脑人企图打探锡安密码……等等,我不认为它们是单纯的剧情,读者不妨以佛法的知见自行解读看看。

  大乘佛法是以证解阿赖耶识为见道,阿赖耶识本体不生不灭,能够圆成世间、出世间一切法,包括器世间、有根身(身体和器官),乃至走路、吃饭、穿衣服……等等。阿赖耶识的作用广大,世间没有任何一个东西,可以和祂相提并论,因此很难找到一个东西来做比喻,《骇客任务》所述的“母体”,是我意外的发现。大家要注意的是,譬喻有它的极限,因此还是有不相同的地方,包括:阿赖耶识是从无始以来就存在的,电影中的“母体”则是电脑创造出来的;而且“母体”只能创造虚拟实境,阿赖耶识却可以圆成世间、出世间的一切法;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差别──在电影里面,骇客可以在“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中来回游走,但明心的人永远只能活在虚拟世界中,一旦离开阿赖耶识,就没有“真实世界”可言。

  看完这篇文章之后,读者可否告诉我:“了解虚拟实境,但未找到母体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找到母体而能驾驭它的人”,是什么样的人?“能完全理解母体,并完全改造它的人”,又是什么样的人?如果您能回答这三个问题,您就知道解脱道和佛菩提道大概的内涵了。

  正犀 2003/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