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迎佛牙”到信基督..........平实居士

  《入不二门》代序

  ── 从“迎佛牙”到信基督

  公元 2002 年 12 月 28 日,于基督教福音电视台之节目中,由早期享有盛名之演艺人员“娃娃”所主持之福音节目中,有此一醒目之标题:《从“迎佛牙”到信基督》,于基督教电视台之节目上,竟会提及佛光山之迎佛牙事相,引起余一时好奇,当时便随顺观察其所言何事,由是而知佛光山之重要信徒中有如斯事:

  有曹永杉先生者,从事房屋建筑业,为普门建设公司总经理 (曹先生于节目中曾言:公司名称乃因信仰佛光山星云法师,故依佛光山之普门寺而取名为普门建设公司) ,乃是归依于佛光山二十五年之信徒,亦曾是护持佛光山之重要信徒,身为佛光山之五品功德主 (闻佛光山对于护持其道场之居士,评定等级为九品,与慈济功德会之分定等级类似) ,若到世界各地之佛光山道场,凭其五品功德主之身分,皆可免费享受食住之权利 (曾闻九品功德主住宿佛光山之食住待遇,随其品等高下而有差别) ;并曾身任国际佛光会会长或某分会会长一职,常与星云法师互相过从,节目中并出示夫妇二人皆各自与星云法师单独合摄之照片。因曹先生颇受看重之身分故,于佛光山从大陆迎请佛牙来台时,得以亲捧佛牙,有如是光采之往事。然而依止佛光山星云法师“学佛”二十五年之后,却不能深入佛教法义,不知三乘菩提之内涵,由此缘故,终至因事业不顺故,转而信奉基督教,弃舍星云法师而去。转信基督教后,其妻并曾于佛像前倡言:“希望释迦牟尼佛能信受 (归依) 上帝,能接受上帝确是创造世界万物、创造人类之造物主。”有如是荒谬之言语。

  探究曹先生伉俪所以致此转变者,咎在佛光山将佛法世俗化及浅化所致,咎在星云法师将佛教定位于信仰、而非定位于三乘菩提之修证所致,咎在星云法师以世俗信仰之内涵取代三乘菩提所致;因此缘故,导致曹永杉伉俪在佛光山“学佛”二十五年之后,仍于佛法之二乘解脱道正理、大乘佛菩提道正理,全无所知。更因星云法师一心欲与外教攀缘示好,不肯解说基督教之上帝所住境界低下,故令曹先生伉俪无法知悉基督教之上帝实仅是三界中之欲界众生尔,尚不能修入色界无色界之凡夫境界,何况能知阿罗汉之解脱境界?何况能知禅宗开悟菩萨之境界?更何况能知地上菩萨境界? 佛之知见则更无论矣!由星云不懂三乘菩提,以致所教导之知见粗浅故,使得曹先生伉俪完全不知上帝只是欲界天境界中之凡夫,所以因于无知,而敢要求 释迦牟尼佛归依基督教之欲界天神耶和华。被星云法师所误导故,便以浅薄之知见而倡言:在佛光山亲近二十五年后,对佛法之道已经完全知解。

  彼以为佛教亦只是种种宗教信仰中之一种,与其它宗教信仰并无差别,不知佛教之内涵其实是函盖三乘菩提者,不知佛教是以出离三界生死苦为主要内涵者;不知世间所有宗教中,不曾有一宗教能令人亲证三乘菩提中之一种,何况具足?亦不知基督教之上帝耶和华,仍是欲界中轮回生死之凡夫众生,尚不能知色界天境界,何况能知阿罗汉之解脱证境?更何况能知菩萨境界?当知永远不能稍知诸佛菩提也。故说曹先生伉俪在佛光山“学佛”二十五年之后,竟仍然完全不知有三乘菩提,完全不知信仰佛教之目的在于修学三乘菩提,故有如是堕于民间信仰层次之知见,而于事业不顺之时导致退信之事。如是过咎,不应归责于曹先生伉俪,此过唯在佛光山之星云法师一人,曹先生伉俪只是受害者罢了。

  何故平实作是言说?谓星云法师极力与一神教交流,藉此交流作为提升一神教与自己地位之手段,因此而令人误以为一神教在三界中之地位与佛教并无差异;星云法师更于书中主张儒、释、道与天主教同是一家,可以一以贯之,故佛光山信徒往往不知佛教之大异其他宗教所在。观乎星云法师一生所为,与慈济之证严法师相同,皆在将佛法加以世俗化及浅化,皆在将佛教改变为信仰之宗教,而非修行之宗教,引导信徒走向人间世俗化宗教之层次;是故星云从来不言二乘菩提之解脱道正理,从来不弘大乘佛法之佛菩提道正理;偶或言及解脱道正理,则以世俗法解说二乘菩提,或以印顺之藏密应成派中观无因论邪见,解释二乘菩提,严重背违二乘菩提正义;偶或言及佛菩提、临济禅宗之理,则以“我所”缘起性空之世俗法,解说临济禅宗所悟之证境,或以世俗道理解说大乘佛菩提,或将误会后之解脱道用来解说大乘法之般若。

  然而大乘佛菩提方是般若,二乘菩提非是般若,唯是解脱道,是故不回心之俱解脱大阿罗汉,亦不能知大乘菩萨所证之般若智慧;乃至第七住贤位菩萨所证之粗浅般若智慧──禅宗之破参明心之根本无分别智──大阿罗汉亦不能知之;是故般若绝非唯是二乘菩提所修证之解脱道,而是函盖解脱道在内之佛菩提道;佛光山之星云法师,实不应以解脱道解释大乘般若,何况彼等所知之解脱道法义复又严重误会,堕于我见常见之中。

  佛菩提道之内涵,实以亲证如来藏为主,要因亲证如来藏方得发起,而二乘菩提所修证之解脱道,只是佛菩提道一切种智中之一小部份尔,只是修证大乘般若所得之副产品尔。然今星云法师尚且不能了知粗浅之二乘菩提,从来皆在我所上教人远离,却从来不教人断除我见──认为意识心常住不坏、认为意识一念不生时便是真如心,我见从来不断,何况能断我执?而彼所言无我者,皆以远离我所作为实证无我,作为断我见,其实尚未能断我见,皆堕常见外道之凡夫知见中。如是,星云其人对于二乘菩提正理,尚且不能了知,何况能了知大阿罗汉所不能知之大乘菩提般若?

  星云法师知见之粗浅,至今仍然如是,未曾改变,致令徒众随其同堕我所之上而用其心;于宣说般若佛法时,依然如是,未改邪见,犹堕印顺所倡导“一切法空、离如来藏可有缘起性空”之邪见中,皆成大乘法中之恶取空者,皆是无因论、兔无角论者。如是不具佛法知见之星云法师,如是领导佛光山四众弟子“学佛”,导致座下之法师二众误会三乘菩提正理,亦导致佛光山之信徒对于佛法正理完全不能理解,完全不能知悉三乘菩提正理,知见普遍极为浅薄,而将外道知见认作佛法知见;甚至将佛教当作一般宗教而信仰之,以为佛教亦只是求感应、求平安、求富足、求家庭和乐之宗教。由如是误会佛法之缘故,将错会之知见教导信徒,致使曹永杉伉俪,依止佛光山“学佛”二十五年,成为“五品功德主”,成为星云法师之重要支柱以后,却因世俗法上之不如意,而对佛教失去信仰,后来更对往日之佛光山等“同修”说言:

  “信仰宗教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求平安、求快乐、求健康富足。信仰各种宗教的目的虽然都一样,但是所信仰的各种宗教其实是不一样的,只有基督教才能让人获得真正的平安、快乐、健康、富足。所以宗教还是有所不同的,并不是一切的宗教都一样的。当九二一大地震发生之后,我们的房子很久都卖不出去,银行却雨天收伞,在此时要求我们还钱;我当时以为还钱没有问题,只要努力把房子一户一户卖出去就可以了,所以就开出期票:每个月还五百万元,把每个月的支票都开给银行。但是后来眼看票子快要到期了,却一户都没卖出去;后来我太太听从我女儿和洋女婿的话,去祷告上帝,在祷告主的三天之后就卖出去了,免除了公司跳票的危机;所以我也就跟著太太改信主了。上帝是这么的灵感,祂在我们祷告之后,就动工帮助我们解决了困难,所以基督教是可以让我依靠的;所以信仰宗教的目的虽然都一样,但是不同的宗教之中,还是有所不同的。如果你们将来遇到事业或其它的问题上,有问题而不能解决,请你记得我的话,我们一起来信上帝,来祷告上帝,上帝一定会动工解决你的问题。” (因当时未加以侧录,依次日记忆而书之,大意如是。欲知详情,可以求证于福音电视台: GOOD TV )

  由如是节目之曹先生言说中,即可了知:曹先生伉俪在佛光山“学佛”二十五年,其实并不是在学佛──不曾学过真正的佛法──而是在星云之教导下,将佛教当作一般宗教而信仰之,一向落在我所上面,从来不曾触及三乘菩提正义;彼伉俪二人长期以来,被星云法师所教导而信仰佛教之目的,只是在求得世俗法上之利益:平安、快乐、健康、富足。完全不曾了知:学佛之真正目的是在寻求解脱生死而证涅槃,或是在大乘法中取证生命之真相;是在亲证法界之实相智慧,而不是在求得世俗法上之成功,不只是信仰而已。所以曹先生伉俪,依止佛光山二十五年之后,仍然完全不知佛教异于一般宗教之所在。曹先生伉俪对佛教之认知竟然如是,令人感叹:星云法师数十年来所弘何法?而可名为佛法?

  复次,佛光山所教导之法,并非佛教中真正之佛法,只是以佛法名相、教相包装之世间法,而且是以外道“常见”法取代佛教正法者,是以外道法而否定佛教正法者:明弘佛法,其实却是以印顺法师之藏密应成派中观之恶取空、无因论邪见及常见见之意识细心常住不坏作为佛法,取代原来临济禅宗真正而且胜妙之第八识如来藏妙法。以如是外道法而冠以佛法之名,打著临济禅宗之旗号,以佛教表相及僧宝表相而弘传之,本质其实是破坏佛教正法者,怎可能会有 佛菩萨认同与加持?曹先生对破坏 佛菩萨正法之佛光山邪见道场护持之,却冀望获得 佛菩萨之护念加持,其行为之本质正是帮助破坏佛教正法者,本应共负破法恶业,尚且要由护法众神处置之,云何可能获得 佛菩萨之加持与护念?曹先生与佛光山四众弟子皆不知如是事实与内情,一生努力护持星云之结果,却是成为破坏佛教、断人慧命之帮凶,却期望获得 佛菩萨之护念与加持,岂非心行颠倒?

  由此即可了知:星云及座下诸多法师一生“弘法”,所教导于四众弟子者,皆是令其四众弟子只知追求平安、快乐、健康、富足 (此是曹先生之语) ,皆是令其在家二众弟子追求家庭和乐、事业顺利、身体健康、家人平安,皆在此等事相上用心,皆在此等事相而说“佛法”,皆在如斯世间法等事相上追求。故其徒众悉皆不能了知:学佛之目的在于实证三乘菩提。皆不能了知:学佛之目的乃是在于亲证二乘圣僧所证之解脱果,乃是在于亲证二乘圣僧所不能证知之法界实相、般若智慧、一切种智。

  由星云法师之不懂三乘菩提,而将佛法严重世俗化、常见化及断见化,是故其弟子四众便以追求世俗法上之利益,作为学佛之标的;当其世俗法上之利益不能获得满意之结果时,或者不能获得 佛菩萨之立即感应时,便不能检讨此世与往世业行间之因果关系,便对佛教失去信心,转而寻求其他宗教之感应,便以感应作为依靠、作为信仰宗教之唯一目的,由于堕于信仰之层次中,故而误会“信佛即是学佛”。

  复次,彼夫妇二人,对于在佛光山依止二十五年之过程中,须长期耗用大量时间依止星云大法师,并须长期以大量钱财不断捐助佛光山,方受重视,于此颇有微词。此亦是佛教四大道场所应自我检讨者:寺院及共修道场必须建造得金碧辉煌、奢华富丽吗?寺院道场之规模必须造得如是庞大、而不断吸取大量资金吗?必须极力而不断地吸取大量钱财、而挤压其余小法师之弘法资粮吗?是否因为建造金碧辉煌之广大道场、而使得信众感觉诸大道场之商业气息太浓厚,失去佛教比丘原本安于清贫、知足之宗风?是否因为在建寺等世俗法上之极力追求,而完全忽略了三乘菩提之认识、理解、修证?

  如是作为,已经失去佛教之本质,本质已非佛教也!台湾佛教四大道场,对此皆应自我检讨。曹先生伉俪对此既有微词,当知余人亦必难免私下会有如是微词传出也。有智慧之佛弟子,应有智慧深思之:是否可将有限资源,拨出一半,分配护持其余小法师?彼星云法师及印顺、昭慧、传道…等人之佛法“证量”,从来不曾高出彼诸小法师故,并且已经走偏而专在世俗法上、专在藏密黄教外道无因论之虚假中观见上用心故,乃至已经是诽谤佛教正法、否定三乘菩提根本如来藏而严重破坏佛教正法之邪见故,平实今于诸书中已举证历历,事实俱在,何须迷信星云法师假藉佛指佛牙事件,假藉新闻媒体、多年所营造之大名声?何须迷信印顺六十年来所广造之众多邪见书籍?有智佛子请共思之!

  复次,如今星云法师,对于正觉同修会所弘扬、完全同于 佛说诸经之正法,加以无根诽谤,诬指为邪魔外道法,加以抵制,已成为破坏佛教正法之毁破重戒者;由如是谤菩萨藏故,已失去比丘戒及菩萨戒之戒体,同于在家俗人无异;却又随从印顺…等人,专门弘传藏密黄教之应成派中观邪见,堕于断见中;又为补救断见之弊而同时弘传藏密之自续派中观邪见,以藏密邪见──印顺所主张之意识细心──取代临济宗门正法之如来藏妙义,转堕于常见中;是故佛光山之法义,事实上是具足断常二见者。

  而佛教正觉同修会之法义与行门,如今则已被海峡两岸佛教界普遍承认为正法──唯除星云法师及别有居心之少数法师与藏密上师喇嘛──不论彼等是否继续诽谤,其实正觉同修会却已是众所公认之正法。而彼星云法师及藏密诸上师喇嘛,为求名闻利养之保持,仍故意横加诽谤,仍故意忽视正觉之法完全同于经教之事实。如是否定如来藏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者,如是诽谤正法、诽谤弘传正法菩萨者,已是断善根人,其所说、所为诸事,将来不免地狱业之果报,诸经中之佛语现在;佛教学人若继续护持之,非唯无有功德,尚且更增过失,皆是帮助其破坏正法之恶行故,皆必成就破坏正法之共业故。如是,星云无根诽谤平实所弘 佛之如来藏正法,亲随印顺推行人间佛教邪谬思想,追随印顺否定如来藏──于说法时以意识境界代替如来藏之修证──已是破坏佛教正法之地狱人;曹永杉伉俪鼎力护持破坏正法之星云,如何能有福德?天龙八部诸大护法神祇,见之尚且生瞋不喜,未加诃责已是万幸,如何可能助其脱困?

  一切思欲修集正法修证上所须之福德资粮者,或者修学人天乘法,欲求平安、快乐、健康、富足,欲作功德之初机佛教徒,对此切须在意!以钱财或身力护持星云等诽谤正法之人,岂有福德功德可言?诸佛菩萨及护法龙天,岂有可能加以护持庇佑?若欲希求事业顺利、家庭和乐、身体健康者,于修集福德功德时,于此事实千万慎思熟虑!以免自害!若欲护持星云之佛光山,若欲护持破坏正法之大法师,反不如护持彼诸未有名声之小法师,乃至不如护持只懂念佛而不识字之老比丘、老比丘尼,更为稳当:至少不须共负破坏正法之大恶业故,彼星云法师必将信徒捐赠之金钱,用在兴建世界各国金碧辉煌之寺院等世俗法上,用在抵制正法之上,用在推广其所亲近之藏密邪法上,亦必因此排挤其他小法师弘传正法之空间及资财故。

  是故一切人若欲赞助佛教道场而作功德之前,应当先行了知:彼道场所弘之法是否正确?是否信奉印顺法师邪见而推广人间佛教之邪思者?是否随于印顺而否定如来藏者?是否随于印顺“外于如来藏而说缘起性空”者?是否同于印顺宣说“般若即是一切法空”之“恶取空者”?若未先行了解,便轻率赞助之,则成为破坏正法大恶业之帮凶;功德未得,反成共造恶业者,如何以此帮助星云破法之恶业,欲冀护法龙天之庇佑?

  是故,一切大法师、小法师,对于座下之三宝弟子,皆应如实示以正理:学佛之目的,不在于追求世俗法上之平安、快乐、健康、事业成功,而是在于修证二乘菩提所应亲证之解脱道,在于修证法界实相体性之智慧,在于修证一切种智而成就佛道。护持及修学真正之三乘菩提时,自然可得护法龙天之庇佑与加持,自然可得平安、快乐、健康、事业顺遂;莫再效学星云法师之专在世俗法上用心、专在意识境界上用心、专以藏密邪见而抵制如来藏正法,而应教以真正之三乘菩提正法,令知信佛不同于学佛;否则座下诸大护法居士,若因修学邪法而遭遇事业或家庭上之不如意时,将又同彼曹先生伉俪一般,退失信心于佛法也。

  然而彼曹先生伉俪,其实未能深解因果之理,而此过失实是星云法师之过也,星云不依 佛说因果之深妙正理而教导故。当知事出有因,因果之理唯至佛地方能尽知,非是基督教之天主上帝所知者也;乃至上帝之造物主名号,亦是上帝自己所不敢承当者也。何以故?谓上帝自己之灵光、示现之色身、功能等,皆是从上帝自己之第八识如来藏所出生者,而上帝对自己之如来藏仍然了无所知,仍然不能亲证!彼一神教之上帝,尚不能了知二乘菩提之法道,尚不能亲证二乘菩提之解脱境界,尚不能超出欲界天之境界,尚不能证得余所证得之色界定,尚不能获得往生色界天之异熟果,尚不能脱离分段生死,尚不能了知阿罗汉之解脱境界,更不能知平实所证之般若境界,有何能力创造世界、万物、有情?上帝若来人间见余者,余仍当以此责之!仍当以此等法义为彼宣说,令其归依佛教三宝。

  复次,上帝所创造 (姑且认定为上帝所创造) 者,唯是亚当与夏娃二人;然于旧约圣经中所载:上帝在伊甸园中创造亚当二人时,伊甸园外本已有诸众人存在及活动,非是上帝所创造者。试问:上帝曾几次创造人类?而旧约中竟未记载!或事实上是有二位以上之上帝?于伊甸园之内外二处,各自创造各人之子民?或是众生本来有之,上帝其实未曾创造世界与众生,只是由无知之人类创造了“上帝创造万物”的说法,令诸更无知之人信之、受之?

  复次,上帝以泥土创造人类之后,再分灵于人类,然后再加以试验、考验,本质正是考验自己,能造与所造皆是上帝自身故,如是考验复有何义?莫非闲著无聊,所以造来排遣时间?此理有何意义?复次,上帝创造世人而从自己之精神体中分给精神体,令所造之人具有精神体,然后下来人间轮回生死,然后再劝修善行而加以恩宠;此即是自己分身去人间受生死痛苦,然后再劝自己之分身修善行善,再自加恩宠于自己之精神体分身,再令其回归上帝永为仆人;如是法教乃是无智之人所编造者,漏洞百出,处处违背法界真理实相。如是虚妄矛盾之法教,对追求法界真相之人类,有何意义?此外尚有其他种种过失,不及论之;余意不欲与一神教外道而作辩论故,余所作者,乃是以澄清佛教内之法义为著眼点故,是故基督教之其余种种无量无数之谬理,不复举论。

  彼曹先生伉俪,不懂佛法而自称已懂;不知法界实相正理,不知基督教之法义粗浅、层次不高,堕在欲界天境界中,却因洋女婿及事业困境而信仰之;根本不知因果正理,亦不知因缘果报之时节。正当其妻求于上帝之时,亦正是 佛菩萨为其解决困难即将成功,或彼解决困难之因缘正好成熟;或彼往世所造之业行,导致其因缘果报必须如此,正应于三日后成熟;而彼夫妇二人不知其理,正巧因有其妻之祷告上帝,正巧房子售出,便归功于上帝之动工。后时若复有难,求于上帝而不得其助时,彼等势将怀疑上帝之是否确实存在?彼时方信余言之不假也。然而此等因果事理,与佛法修证无直接关系,乃是因果之事相,是故不作发挥之说;容于宣讲《菩萨优婆塞戒经》时细说之。

  由是缘故,学佛之人若欲真解佛法者,当知三乘菩提真义,非唯应证二乘菩提所证之解脱道而已。然大乘菩提之般若,甚深难证,苟无具足之因缘,难可得证;然若因缘具足而得亲证,则三乘菩提俱皆可通。若唯修二乘菩提──以四念处法而观行四圣谛、八正道、八背舍等──则唯能通二乘菩提所修证之解脱道,唯能亲证二乘菩提所证之解脱果;于大乘菩提之甚深般若,则必不能通达,则必不能亲证,何况能证一切种智而成就佛道?是则永无成佛之日。若每日静坐而求一念不生、不起烦恼,则是唯修四禅八定而不修二乘菩提者,纵使临命终时具足四禅八定,境界超过基督教之上帝,亦仍不脱生死轮回,不能证得解脱果。

  彼等亲证二乘菩提解脱果之声闻四果圣者,或已经具足四禅八定之外道与佛门中人,境界虽超基督教之上帝,然由于尚未证得实相般若故,皆不能亲入菩萨位中,皆不能进入内门而亲修菩萨道,皆不能证知般若,更不能亲证道种智;如是世俗法中必为大众所崇拜之世间圣人,尚不可言已知佛法,何况未证四禅八定之上帝与星云,何况未断我见之上帝与星云,云何可言已知佛法?若是未证二乘菩提,复未证得般若智慧者,纵使四禅八定具足而成世间法中之外教圣人,仍将继续轮回三界之中,永无了期。是故真正学佛之人,必以求证三乘菩提为标的,不应如佛光山之星云法师,专在世俗法上用心──以世俗法而解说佛法。复又为护世俗法上之利益故,无根诽谤余所弘传之 世尊如来藏无上正法,成就无根诽谤正法之无间地狱罪。

  大乘菩提之入道,则须先除我所之执著;我所执著已除,继断我见及三缚结,然后经由禅宗之法道修学,求证自心如来藏,眼见自他一切有情之佛性,复再进修一切种智;如是菩萨,自能通达二乘菩提,亦能修证二乘菩提,断除我执及我执之习气种子,渐证诸地无生法忍而渐入诸地,渐次成就佛道。

  凡此大乘佛法之修学,皆须以亲证如来藏为先,而后始能次第求成其功、修竟道业。是故大乘学人若欲真学菩萨行,若欲真求佛道,非唯纯求二乘菩提所证之解脱果者,当先勤求禅宗之证悟明心,以此为首要之务:凡事莫如求悟急。证悟才是大乘之入道故,才是大乘法之入门故。而于求悟所须具备之定力、慧力、福德,亦当随从真善知识而戮力修学,然后次第证之,次第成就佛道;故说临济禅宗之开悟,乃是修学大乘佛法一切宗派行者之首要目标、之急切目标。舍此破参开悟之亲证,则不能真入佛教内门修学佛法。

  若如星云法师,尚未证得如来藏,不曾证悟般若之总相智,更不能知般若之别相智与种智,而言已修、已证菩萨道,而言能教导他人修证菩萨道,而言能知佛法般若、能授人以佛法般若者,斯乃自欺欺人之言;彼等诸人皆是外门修学菩萨六度故,自身尚且未曾入得内门修学,未曾知解真正之般若,所说诸法复又正是破坏佛教如来藏正法之邪说邪见,何况能证佛法、能弘佛法?何况能利人天?

  乃至二乘菩提之解脱道中,所应观行断除之我见,彼等诸人亦皆未能断之,皆执意识之粗细心为常住不坏之真如心故,皆执意识之粗细心为无余涅槃之实际故,皆教导徒众断除我所之贪著,而未能教导徒众断除我见与三缚结故;星云与印顺…等人,皆堕意识之粗细心中,未能远离常见外道见解,尚非声闻初果之证悟者,何况能证知禅宗所证别教七住位之实相般若?而彼星云法师数十年来募化巨款,建造自己所拥有之佛国净土──全球金碧辉煌之寺院,却成为藏污纳垢之所;身心俱非真实清净者故,与藏密双身法之污垢法门、或严重破坏正法之应成派中观邪见等,或曾弘传或修习故;如是金碧辉煌之大寺院、大道场,含藏外道破法之邪见,焉得谓之为人间净土?正是藏污纳垢之秽土也!如是以外道见而取代佛教正法之人间佛教邪思,严重抵制太虚大师之人生佛教正理,焉得谓之为真实正法?正是外道邪见也!

  是故一切大乘法中之学人,当以勤求证悟自心如来藏为首要目标,因此得入大乘佛法内门之中、真行菩萨六度,是故凡事莫如证悟急!凡事莫如见道急!是故,台湾星云法师世俗化、常见化之言语与行为,所弘传之藏密应成派中观邪见等无因论,所弘传之印顺化之临济禅宗意识心开悟邪法,佛子皆当摒弃之;亦当广为传语而令大众周知,同皆摒弃之;应当转而支持境况窘迫而真弘佛法、从不诽谤如来藏正法之诸多小法师。

  一切佛教法师,所言若非佛教正法正理者,吾人皆当共同摒弃之,《楞伽经》中, 佛既曾作如是开示:“我诸弟子应如是自行:身自不随恶知识,亦当劝人勿随恶知识。”吾人身为三宝弟子,则当依从佛语如是自行,亦当勉励他人如是同行,共为众生之证悟法身慧命而用心,以免佛教正法遭彼星云及印顺…等人世俗化、常见化、断见化、浅化、学术化,堕入外道无因论中,斯乃我等真学佛法者所当记挂于心者。

  于拙著公案拈提第一辑《宗门正眼》重拈之际,因忆及曹永杉伉俪之亲身经历,感叹彼二人之遇人不淑:二十五年来亲近佛光山,却被星云法师误导,而专在世间法上用心,不能建立三乘菩提之正知见,不能亲证三乘菩提之一,难免舍离正法。虽然曾入佛教宝山,却只在宝山山脚下富丽堂皇之佛光山中,迂回打转而未曾登上宝山,却被佛光山星云等人指称为已入真正之宝山,浪费二十五年之时间、精力与钱财之后,仍然空手而出,令人深觉惋惜。忆及此事时,复思佛门之中广有如斯等事,非唯佛光山一处有之,今后仍将继续不断;有感而发,故作如是诸言。

  余于公案拈提第七辑《宗门密意》中,因见星云于人间电视台《菜根谭、六祖坛经》讲座节目中公开自谦未悟,是故从彼日起不再拈提星云之错悟处,亦于书中明言其后三年中不再拈提星云法师之错悟,欲观其言行三年而后定夺;是故彼时虽有曹先生伉俪之受害而退失菩提心一事,仍未曾起意欲重新拈提星云法师。然而星云却言行相违、心口不一,却于演讲后,在所写书中以佛光禅师名义,公开宣示自己是证悟者,并记叙其曾印证弟子开悟等事,显示已有弟子被其印证而堕于大妄语业中,害人不浅;由因星云言行不一故,是故不待三年之后,随于二○○三年九月发行之公案拈提第一辑改版时,加以拈提。三个月后之今时,复以结缘版之公案拈提集锦《入不二门》一书,专收与其有关之拈提公案,结集流通之,欲令佛教界普知星云法师大胆妄行、心口不一之事实,由此可救佛光山四众弟子回归正道,亦可消减星云个人误导众生之恶业,消减星云错误印证弟子开悟之大恶业,普令曾被星云印证之四众弟子消除大妄语罪。

  公案拈提,若是由真悟之人所造者,皆是直示佛法般若──禅宗证悟之入处者,正应加以推广、转介,令众周知;故藉此一公案拈提集锦之免费结缘流通,期望因此而令更多佛门学人真悟大乘菩提,同入大乘别教菩提不二之门,真发般若智慧,真入菩萨数中,摄属大乘胜义贤圣僧,从此皆得内门广修六度万行;以此能令真正之佛教正法,尽未来际永不断绝,如是以利众生。兹因此书即将出版,便以此文代序,宣余喟叹;又因此书意欲导令学人同入不共二乘与外道之大乘不二法门之中,由是缘故,名之为《入不二门》,即以此书缘起之叙述以代序文。

  佛子 平 实 谨序 公元 2003 年小雪志于喧嚣居

  (注:此书已于 2003/12/31 出版免费结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