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唯识性相》序言..........主笔: 蔡文元

  《辨唯识性相》序言

  首先感恩 世尊能于此五浊恶世之娑婆世界化导众生,示现一大事因缘,留下珍贵无比之三乘法教,使有缘佛子得以悟入三乘菩提。亦感恩诸 菩萨众悲悯众生,续佛慧命,广著论典。亦感恩末法之际,有善知识 平实恩师不舍悲愿,不畏艰辛,著书立说广传消失已久之世尊了义正法。亦感恩本会前亲教师杨老师、法莲法师、紫莲心海比丘 (悟观) 等人之因缘,使法界实相心第八阿赖耶识,隐晦难了之处,得以再由 平实老师藉彼因缘加以厘清。惜美中不足之事,乃有人于此过程中退失菩提,正法团体因此被分裂,虽说是缘生缘灭,然亦属人为之过失,末学默思:日后在各人之道业上自有公断。

  是故末法之际,众生之信力、慧力、福德普遍不足,善知识出现于世,有利有弊。利者乃有缘之 世尊遗法弟子皆得因善知识之正知正见熏习,迅速悟入三乘菩提。精进用功者,皆得藉此界堪忍之各种违逆因缘,及修学正法、护持正法、弘扬正法之功德,消除性障,累积福德,增长般若,正是经中所说“长劫入于短劫”,环顾今时台湾、大陆、东南亚、日、韩、印度、欧美……等地,仍无其人,舍此因缘别无他法。以佛法甚深难解故,须长时多劫修证故,须广大善根福德故,须无慢无瞋故,善知识难遇故。遇后能如法修学,生起般若,不求有境界法,能安忍于自性心之本来无生,断诸习气更难故。

  弊者乃因缘未熟之有情,因善知识之书籍、言说、教导,故得法容易,慢、瞋易生。又性障不除,智慧难生,故障菩提,又乱正法团体。是故有人于十信位功德未满足,于初住位乃至六住位功德未满足,于四加行位功德亦未满足,纯因善知识缘故,虽悟第八阿赖耶识,然无力拣择、观行、体验,般若实智不能增进;加上习气性障厚重,故于法界实相本自清净、无生,本自圆满无染同于涅槃之第八阿赖耶识 (心体) ,无法安忍,常有退失之因缘现起。若如禅宗祖师每日叫唤侍者,侍者答有,禅师复问:“是什么?”如此经历十八年一成不变,侍者疑团缠心,十八年努力不懈方得悟入。如是经十八年之磨练,性障降服大半,妄心情解去除净尽。一旦悟真,直下承担,终生不疑,绝无退失因缘。

  那么禅宗祖师们悟的是哪一个心呢?灵山会上如来拈花,大迦叶尊者破颜微笑,悟的又是哪一个心呢?且看《密严经》云:“一切众生阿赖耶识,本来而有,圆满清净,出过于世,同于涅槃”。《密严经》又云:“阿赖耶识亦复如是,是诸如来清净种性;于凡夫位恒被杂染,菩萨证已,断诸习气,乃至成佛常所宝持”。《大乘入楞伽经》云:“众生心所起,能取及所取,所见皆无相,愚夫妄分别,‘显示阿赖耶,殊胜之藏识;离于能所取,我说为真如’”。《入楞伽经》云:“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断绝,身俱生故;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云:“众生本有菩提种,悉在赖耶藏识中。”《密严经》云:“阿赖耶识亦复如是,是诸如来清净之藏。”《密严经》云:“如来清净藏,世间阿赖耶;如金与指环,辗转无差别。”又云:“阿赖耶识恒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是诸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人天等趣、诸佛国土悉以为因,常与诸乘而作种性,若能了悟即成佛道。”

  由上所举之诸经 佛语,当可确实了知西天东土历代祖师所要证悟之心乃第八阿赖耶识心王; 佛说阿赖耶识本来而有,是本住法,是第一义法,是如来藏,即是真如。清净圆满,有涅槃之体性,是诸如来清净种性,于凡夫位恒被杂染。佛子悟此阿赖耶识,只须转依其清净的法相,净除习气之后即可成就佛道。又阿赖耶识自性清净,离无常过、离于我过,因含七转识之染污法种 (但第八识心体之清净自性恒不受熏、恒不变易) ,是有染污的自性清净心、有染污的如来藏。所以阿赖耶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三界六道,诸佛国土悉以阿赖耶识心体为因,故因地心之阿赖耶识与果地觉之清净如来藏心 (注一) ,皆同一真心,乃法界实相心,只差心体中所含藏之种子有染净之不同尔。(注一:般若系之经中有时仍以如来藏称佛地第八识心体。)

  复次,有人误解真如一法,说:“真如是体,阿赖耶识是此真如体所出生之相用,阿赖耶识依真如体方能念念生灭,相续不断。”又言:“阿赖耶识是生灭法,是妄心,真如才是不生灭法,才是真心,真如与阿赖耶识非一非异、不即不离。”作此言说之后,又承认自身还没有亲证真如。此等主张违背经论意旨,又不合逻辑,与法界实相互违。若言阿赖耶识是生灭法,请问:“阿赖耶识何时生?何时灭?”但经论皆说阿赖耶识是本来而有之法,不从他法出生,不是他法所生;所有经论皆不言阿赖耶识有灭失之时,只说因地至佛地,第八识有阿赖耶名、异熟名、无垢识等名;但易其名,不改其第八识心体。

  若依他们所说:真如是阿赖耶识之本体。则真如应具备阿赖耶识之一切功德,应该能出生万法,也应该能作为一切染净法之所依,应当有真实之体性才对。然经论皆言阿赖耶识能生一切法、是一切染净法之根本。又《大般若波罗密多经》云:“如实观察真如但有假名施设言说,真如不可得故。”《大般若波罗密多经》又云:“复次善现!若真如实有性者,则此大乘非尊非妙,不超一切世间天人阿素落等;以真如非实有性故,此大乘是尊是妙。”如是经义甚明:真如非是真实有自体性。真如是依什么而假名施设呢?其实是由前面所举之《楞伽经、密严经、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所说,依有情之根本心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心体自性之正理而假名施设,即知真如是依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心体而假名施设,不是实体有。

  真如既然是依第八识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心体而假名施设,不是“实体有”的法,当然不可能出生阿赖耶识等相用。实则真如乃是为显示第八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心体,本具常住不灭、恒不变易之真实体性,又于六尘万法中如如不动;双具真实不坏之金刚性与如如不动之清净性而假名施设,故真如不具阿赖耶识之真实功德,没有阿赖耶识心王能出生一切法之功德;是故真如非第八识而不离第八识,非真心而不离真心。(有时禅宗祖师或经论中,以真如一名指称第八识,不一定是指第八识所显示之自性,因为第八识恒时显示真如法性故。)

  是故《成唯识论》云:“真如亦是识之实性,故除识性无别有法”。又云:“真如是心真实性故”。如是当知真如只是依第八识心本具之真实识性、心性而假名施设,若离阿赖耶识,实无真如一法。更不可如彼等诸人主张:“阿赖耶识是生灭法、是妄心,真如才是不生灭法、是真心。于证悟阿赖耶识后,另要证一真如,才是见道。”如是尽违《密严经、楞伽经、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成唯识论》等 佛菩萨教法,实是无知、大胆妄为,坏佛正法!是故 佛说:“若真如实有性者,则此大乘非尊非妙”,也就是说真如不是实有的心体,不可能出生任何一心、一法,也就是说:真如只是假名施设,用来称呼第八阿赖耶识。所以自古以来,禅宗祖师都以真如一名指称阿赖耶、异熟、无垢识;所以有些般若系的经典中,以真如一名来指称阿赖耶、异熟、无垢识;所以真如一名只是在显示第八识有真实存在而能生万法的体性,只是在显示阿赖耶识在六尘万法中的如如不动自性,所以禅宗所说的真如,以及部份般若经典所说的真如,就是说第八阿赖耶、异熟、无垢识,所以真如只是指称阿赖耶识心体,而不是另有一个心可以称为真如。

  实则西天东土历代祖师,及正觉同修会已悟之诸同修所亲证者,皆是证解第八阿赖耶识心之本来性,非是他法所生,本来而有;有真实自体性,能为一切法所依;及清净无染性,皆不染著顺逆境、苦乐境中之六尘境界。真如性之阿赖耶识心体自身,是被动性 (注二) 、无欲、无贪、无瞋、无念、无为之涅槃性;此即是说,藉阿赖耶识心体现行之法相中,由证解者所能现观阿赖耶识心体之真如性,即是亲证真如,非是彼等之虚妄想像真如 (因彼等言自身尚未证得真如故) 。(注二:于六尘中之一切无漏有为法之运作是被动性,由意根主导而运行。亦有部份是无漏有为法是主动性,非意根所能主导、所能掌控。)

  又真如若与阿赖耶识非一非异、不即不离,则彼等所说真如既不生灭、是常住法,而 佛于《入楞伽经》却说:“阿赖耶识者名如来藏,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则知阿赖耶识亦是常住法,果真如此,则有两个常住法,亦有两个第一义,岂不自相矛盾?是故一切学人当信 佛语,当信 菩萨语:第八阿赖耶识心具足体、相、用三法,因地是有染污种子的自性清净心,是有染污种子的自性清净如来藏;净除二障后,到佛地时即是内外清净的如来藏心。如经所说“阿赖耶识本来而有,是诸如来清净种性”,所含种子于凡夫位恒被杂染,故依阿赖耶识心体本有之真实清净体性,施设真如一名,用以指称阿赖耶识,以防众生误认第八阿赖耶识是染污法,是虚妄法、是生灭法。无奈时至今日之末法比丘紫莲心海,仍违 佛之一片苦心,坚执邪见,仍然认定第八阿赖耶识非实相心、非真心,实属可惜。故特予出书,回应其邪见书籍之妄说,辨正法义,以期

  佛法长兴

  正法久住

  佛教正觉同修会台南共修处法义组 合十 2003 年 8 月

  (主笔: 蔡文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