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感言..........范晓雯

  毕 业 感 言

  前言

  转到正觉同修会来重修禅净双修班,终于毕业啦!不觉时间漫长,倒是感到一下子就过去了,应该是老师讲得好的原因吧!我向来比较ㄍㄧㄥ 〔编注:闽南语,坚持、不自然之意〕 ,感谢感恩的话常说不出口,但这份教导之恩情,心中是知道的。当然啦!感谢的话仍是要说,总不能上完课,酷酷的,拍拍屁股就走人;但另一方面,我想,老师最欣慰的应该是希望学生们这两年半上课下来,法上的突破和成长吧!遂把我这段期间的心得整理写下,希望能不枉费您教我们这两年半的辛苦。

  总觉得我的因缘很奇怪,大概福德也不够,明心见性对我来说虽不是很难,但是悟后起修的阶段却是备尝辛酸,不论是法上的重整和补强,或是一些事相上的拿捏和处理,在在都是充满著压力和考验,到最后,很多烦恼硬是过不掉,就卡住了,自问明心见性了,怎仍是这般德性,不禁深感惭愧与汗颜,尽形寿为正法、为众生的愿一直都在的,但当时觉得自己再不跳脱、空白一阵子是不行了。

  观行

  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了好一阵子,其实内心隐隐约约仍在找答案,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直到老师不断强调观行的重要,这才见到一线曙光……。

  记得刚悟时非常欢喜,但很可惜自家法宝不知道如何去用。五阴十八界似懂非懂,也不知要整理什么,怎样是转依?什么是总相智、别相智和种智?都是迷迷糊糊的,直到回到正觉上课,加上护三时的再次整理,这才有了比较清楚的概念。找到如来藏,了知其本来就在,不入六尘、不贪不厌一切法、本来清净……等之真如性是总相智。禅三中整理之如来藏细部运作,以及日常生活中与七转识如何搭配运作等是别相智。一切法皆是如来藏之种子功能差别直接间接所生所显,了知如来藏中所含藏的无量无数种子功能差别,则是种智了。

  有了足够的知见,再配合观行,智慧才能源源不绝生起,包括悟前对五阴十八界之观行,悟后在总相、别相以及种智上之观察整理,并在日常生活中历缘对境之观行,都是很重要的。缺乏足够知见,没有观行之基础和经验,所学的佛法要转化成自身的智慧,并能溶入生活中运用自如,是很困难的;小境界可能还好,大境界如果平时没有不断的熏习、观行,累积深厚的智慧,很容易就垮了;会觉得所修的佛法和生活硬是有个断层在,很难去跨越的。

  历缘对境

  “历缘对境”这句话,很多人应该都耳熟能详,但什么是历缘对境?又如何去历缘对境?每个人的体会相信都是不同的。经常我会用对治法──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但往往是先入了境界,再反观到自己种种心行,总是事后不断检讨再检讨,虽习气有淡薄些,但觉得进展缓慢,老是慢半拍,甚至慢了好几拍,也感到很累,因为一堆烦恼习气似乎永远也对治不完。

  有时,我会用删去法──忽略、不理会、转移注意力,虽烦恼会减少,习气也较易压伏,但我老觉得对慧力开展似乎不大。后来,上课听老师说“这较偏定法的修持”,原来如此!到底该怎么样才好呢?

  自心现量

  最近第二次重读《楞伽经详解》,赫然发现《楞伽经》极大部份都在讲自心现量,这才深刻体会到原来从“一切法皆是自心现量”,抓稳这个立足点,在历缘对境中做观行,无论是消除性障或是增长智能都快速多了。以前看楞伽经总觉难懂,常常看得有一搭没一搭的,这次重读竟是拍案叫绝,心境和以往大不相同,难怪导师会说,悟后只要把《楞伽经详解》看个十回,这辈子就值回票价了。(有个前提──得来正觉上课,不断熏习配合在家读《楞伽经详解》,进展才会快速,光靠自己在家猛 K ,难呀!)

  以前眼见佛性时,世界如幻、身心如幻是体验到了,但总觉得仍有内外之分,有一个外在世界如幻,有一个内在我如幻的隔膜在,一直到最近对自心现量有了新的体会,这种内外的对立感才消失掉,这种体验很难描述。以前知道和别人打招呼是在和自己佛性打招呼,也知道在众生、在山河大地上皆可看到自己的佛性,但最近看到别人总觉得是看到自己、和别人讲话就像和自己讲话,常常会吓一跳;虽然知道是如来藏所显现之法,从未见到外法,但又觉得和每个众生息息相关,不像之前的疏离感;自己的如来藏像一面镜子,众生的如来藏也像一面镜子,众生的佛性又和自己的佛性互相辉映著。以前眼见佛性所体验到的句子:“如百千明镜鉴像,光影对照,尘尘刹刹,互不相借,见满十方,却又未曾有见。”这次从自心现量的角度来看,有些类似,却又不太一样,不知道是为什么?

  就因为从自心现量的角度来看,打破这种内外的对立感后,我体会到所有人事物都只是一种缘,也没有真正人事物,但藉由如来藏映照出来而启发我们智慧,磨炼我们的心性罢了,见到别人不好的地方,其实是发觉原来自己有不清净的种子,才会如此。当然事相上的处理,尤其是法义上的判断拣择,分别观察仍是必要的;但是,是非善恶,诸多人事纷扰已不再重要。

  “无始虚伪妄想习气种种诸恶三有之因,不能觉知自心现量而生妄想,攀缘外性。”在历缘对境的过程中,就算起了浪涛也不足惊惧,因为海水的体性从未改变呀!也了知是因无始劫来之虚妄想才激起识浪的,也不须和烦恼对抗,不迎不拒就是了,了知七转识之识浪皆是虚妄,第六识是虚妄,第七识也是虚妄,又何需再紧抓著我见我执不放,我和众生皆无,又何来的贪嗔痴呢?觉知一切法皆是自心现量,虚妄想逐渐不起,不就转依如来藏了嘛!

  菩萨行

  我一直很喜欢菩萨之大法,声闻缘觉法虽也很好,但是太过狭隘,尤其听到导师上课说:当天花散落,菩萨无妨任其落下而不沾黏,阿罗汉就是会黏沾的;我就好羡慕这些大菩萨们,原来声闻人是害怕外法,想要远离外法;害怕烦恼,想要远离烦恼的。菩萨倒是无所谓,因为以菩萨深利的智慧来看,根本就无“内外法、烦恼不烦恼”的问题,就是唯一实相──如来藏。但究竟要如何行菩萨行呢?为何许多人都说在行菩萨道,到最后却常偏斜掉呢?我觉得在行菩萨行之前,得先对中道智慧体会深刻,拿捏得宜,才不会偏失掉入歧路。

  世间法皆是有为有作,是“加法”,菩萨更须入世间为正法、为众生做一切事,但菩萨在行一切行当中,却有另一无为法在运行著,是人无我、是法无我,是“减法”,无量加法中,却有无量减法,不落入有漏有为法中,却也不落入寂灭无为,一加一减刚好是零,是一种平衡,就是法界中道实相。如来藏成就一切有相,却又具足一切空性,转依如来藏之中道智慧,不偏不倚,方能成就一切菩萨行。

  原来菩萨可以现观生死是苦,却又不畏生死,入生死海中。现观五蕴虚妄,但不妨以五蕴之身来利益众生。现观涅槃寂静,却不入涅槃。现观第六识是虚妄生灭,却不妨以第六识之分别观察来成办佛法大事。现观末那念念思量作主,却不妨以其成为动力,精进成就一切善法。现观人生如幻,却无妨于幻化之法中,修除诸多烦恼习气,清净庄严自身。现观七转识如渴鹿追逐阳焰中,无明躁动终会止息。现观人生如梦,又不妨行梦中佛事……。

  后记

  写到这里,发现不论走到何种阶段,都是须要配合观行来增长智慧,感谢老师的教导,尤其是观行这部份让我突破瓶颈。我比较迟钝,有时也挺混的,有错误或不当之处,请老师指正,若有更好之体验与方法,也请老师指教之。

  最后,说句不是恭维的话,我和那位师姐颇有同感──您的身教和言教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弟子 范晓雯  叩上 2003/11/7

  编注:作者范晓雯师姊并非在正觉同修会之正规科班中修学,而是在友会修学时依本会之法明心见性,所以欠缺悟前应有之知见,难以观行生起妙慧,补修本会禅净双修班之课程,在陆正元老师座下修习后,开始有了重大改变, 2003 年十一月再度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