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一心得报告.......... 蔡正吟

  禅一心得报告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年十月五日,末学参加由孙老师与宽道法师共同主持的禅一,这是末学自去年十一月进正觉以来,第三次参加讲堂的禅一共修;每回参加禅一,末学总能从每一位师兄、师姐的心得共享中获益良多,也深深觉得由萧导师领导的正觉同修会确实是一个‘选佛场’。

  末学于此次禅一心得报告时间,听闻一位师兄因受到退分菩萨们的影响,足足有一年的时间都‘卡’在‘是否应该继续留在讲堂学习’的问题上打转,忆佛的功夫当然也随之退步。当时末学听完这位师兄报告后,就想:或许可以将末学这半年来,甚至是前两天晚上才亲身处理这一类事的经过与诸位菩萨共享,末学也没多想就这么做了;禅一结束后,孙老师曾与末学谈了一会儿,并提到会转述末学报告的内容,让末学的亲教师知道。

  事后,末学再到讲堂上课时,亲教师与义工菩萨就交代末学将禅一上台报告的内容写成文字,并告知‘会刊载于正觉电子报上’,末学不敢推辞,但是真的觉得‘不敢当’;佛菩提道上,若非良师益友同行,末学何尝不会受到诸多风风雨雨干扰而震荡出局。

  末学于今年年初因工作的关系而认识一位同在正觉上课的同事,末学当时不疑有他,单纯地想到‘在职场上竟会遇到正觉的同修,甚是难得。’这位师兄在讲堂修学五年,学佛历程超过十年以上,末学自然视为学长般敬重。无奈地,几次吃饭谈话后,末学不得不重新‘定位’这位学长及其学佛的心态。

  一次,这位学长津津乐道于自己结识了讲堂许多位同修以及其他道场修行人,并询问末学在班上有没有交到新朋友,末学则简单答了一句:‘张老师叫我们不要攀缘!’。

  末学去年会决定来报名上课,是想学‘做人’,是为了让自己的心性脱胎换骨,别无其他想法,当面对这情境时,末学著实觉得话不投机。

  又有几次,这位学长对末学提及讲堂内部运作的阙失、对萧导师摧邪显正等诸多作法不表认同、对杨先生等退分菩萨的行径及其法义表示赞同…等看法;也时常建议末学应该读《瑜伽师地论》、《圆觉经》等原典经藏,或是问末学会不会喝‘无生茶’等不该是末学这个阶段该去应付的问题,甚至对末学说,当末学破参之后,要告诉末学一个秘密。

  凡此种种,末学兹将个人曾出言回应的看法整理如下:

  个人心性蜕变的每一个阶段,自然就会值遇在那个阶段中适合自己的生命导师,对末学来说,眼前萧导师和张老师就是末学最好的生命导师。末学看看自己的身、口、意行,都不及老师们的万分之一;所以,不论老师们做的任何决策与行动,末学除了赞叹,就是支持。

  这位学长说他从不把萧导师看成是‘完人’,末学认为如果人在讲堂上课,而内心却老是对萧导师生出一大堆想法、意见,那么尽早离开,重新去找寻合适自己的老师是为上策,因为他的心不会与老师相应的缘故。而我们个人如何去看待萧导师,也只是我见而已,凡夫心性未除尽净,就算是佛菩萨在跟前示现,也是对面不识。

  这位学长曾说他不去听周二晚上萧导师讲《楞严经》的原因,是他认为 这部经的内涵跟法义无关 。一位常将经文朗朗上口的人,竟然忽略《楞严经》对自己修学佛菩提道的重要性,末学听到后真的咋舌。

  末学自接触佛法后,总认为佛法经论是用来跟自己目前的现量做对照印证用的,性障消除一分,佛法才懂得一分。对破参或是深入经藏一事,末学总以‘急事缓办’四字来告诉自己,所以对于这位学长所提的任何建议,末学全都置之不理。

  末学到事后才晓得:《瑜伽师地论》的内涵是破参明心后,依止善知识的教导才能少量知之的;另外,在没有善知识的指引下,就先行读了《圆觉经》,会因解悟缘故而障碍到我们眼见佛性。末学非常庆幸自己没有因为汲汲营营于法义的追求而坏了自己的道业,也因为这些事,末学才对 佛所说:‘趋向菩提亦是邪’有少分体会。

  末学在这位学长离职后不久,间接自其它同事口中得知其发生严重车祸事故,末学也在几周后以电话问候之,并相约当晚见面吃饭。这位学长伤势不轻,不但一周无法上班,而且嘴唇裂开缝针,也断了一颗牙齿。

  这位学长说,他是在一个星期二的早上于上班途中发生事故,而他预定当日要来讲堂听经,寻找萧导师的错误,去告诉杨先生。末学当时不疑有他,顺道再问他是否仍持续在上老参班的课程,末学见他没有正面答复也没多想,直到最后,这位师兄才坦承告知已在杨先生处上课。

  末学于是询问这位学长难道没有读到萧导师在《正觉电子报》上以及书上所做的法义辨正吗?并对他说末学的几位友人在读了萧导师的几本著作后,都确信正觉的法没有问题,为何不老老实实地拜佛修学,偏要这样钻牛角尖呢?

  但这位学长却回应末学:萧导师的书无人读得比他深。

  末学此刻就打定主意,保留时间让这位学长畅所欲言,末学倒想听听萧导师的法到底哪里出错?!

  没想到这位学长话才一出口,末学口中的茶汤都快喷出来了,他第一句话就将萧导师的语意扭曲了,这位学长说:‘ 萧导师说:真如是阿赖耶识的体。 ’末学从不曾看过或听过萧导师表达过这句话,更何况真如若是阿赖耶识的体,那不就多出一个识了,萧导师如果真的这么说,不就和自己所做的法义辨正自相矛盾了?

  这位学长整晚所说的内容,末学就不再赘述了,愈说就愈突显其文字障深重。

  末学也简短回应这位学长:‘对于您选择不去正觉上课,而到杨先生那里上课,我个人没有意见,但是听到您所讲的这一席话之后,我真的感到非常寒心,同时也对萧导师在这次事件中所展现出来的无生法忍,感到更加地赞叹。杨先生这干人等不顾师生情义,基本的尊师重道都执行得这般零零落落,连做人的道理都不懂,还来谈什么佛法;当他们还在讲堂执教时,就在私底下暗中作业了,这些人真的是狮子身中虫;这一生都尚未入初地,就大剌剌地在谈佛地境界的真如遍一切处了,真的相当离谱。这次见面,我们也算是彻底地将双方的立场做明白的表态,而现在我想回家了。’

  末学于第三期《正觉电子报》《真假开悟──真如、如来藏与阿赖耶识间之关系》一文中,读到萧导师提及:‘自己在这一世想要达到的证量,今世可能没有时间为自己去做了,…’这句话时,末学不自觉地潸然泪下。末学衷心希望这群自认为自己是在做革命性弘法事业、大是大非大义之退分菩萨能早日回头,共同来护持维系世尊所留下的这一丝法脉。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三称三归)!

  弟子 蔡正吟 顶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