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即是本识法 ..........正庆居士

  真如即是本识法──

  非本识外之实有法,更非是能生本识之法

  杨先生、法莲师、紫莲心海(悟观师)……等人曾言:“真如不是第八识,因为第八识有‘不可知之了’故,是故第八识‘有知’,有变异性、故第八识是个生灭法,故第八识是个有为法,而真如没有这个‘不可知之了’,是故真如‘无知’,没有变异性、不是生灭法,真如是个无为法;所以真如是真如,第八识是第八识,一个是无为法、圆成实性法,一个是有为法、依他起性法;真如这个法才是无为法,第八识不具无为性。” (注:这是 2003 年 9 月 11 日中秋节当天杨先生电话中亲口跟末学说者,而法莲师早先亦于 2003 年春节后跟末学说过,他于一个星期日的早上 09 : 30 左右从台南来长途电话,举出经论说了一个半小时,意旨大致与杨先生类同,末学知道他没有弄清楚 世尊与菩萨圣意,所以被杨先生所转了,误会经论的真实意,死于句下,末学为悲愍救护他,故于电话中即告知法莲师说:“你这个说法是有问题的,你错会经论意旨了。……”可惜因缘不契,他不愿意听,随口即将末学所说搁置,不欲听闻,不肯加以探究;后来也没再来电话,只愿意信受同为平实导师座下弟子的杨先生之言语,不愿信受多年来百般“呵护他、培植他、教导他”,又全心全力支持他弘法的恩师,不愿信受专精致志为 世尊正法永续流传而无私无怨无悔,将此身心奉佛刹的他的恩师平实导师多年的法语,而四处向本会所有亲教师、重要干部、各地联络得到的学员,传布他得自杨先生的错误知见;以及在本会台南讲堂里上课中,对四众公开宣布,说 平实导师所教授的法是错误的。他与杨先生一样,事先并不愿意先跟他的恩师平实导师好好讨论,具陈所见,再下定夺;又即迫不及待地与悟观师各出一书流通,二书出书前后也没征询过他们的恩师平实导师一言半语,又于书中无根诽谤他们的恩师 平实导师是为“谤佛”、“谤法”、“谤僧”者、是为“大妄语”者、是为“增上慢”者、是为“小儿无知”、……等。末学阅之,觉得莞尔:彼等一干人怎么会像儿童般幼稚无知呢?但是大乘胜义僧团也因此于 2003 年 2 月初(春节)就因为杨先生与法莲师的串联伙同而分裂了。) 后来彼等又转增补言:“真如不仅仅只是第八识(心)之实性而已,另于第八识(心)外,也是七识(心)之实性,此外,还有一切法之实性也,所以,真如是真如,第八识是第八识,一个是无为法,一个是有为法。” (注:这是在 平实导师出书后,以及彼等人在网际网络中与本会师兄法辨时辨输,发现自己可能是错解法义了,但是还有迷惑,故于后期在网际网络中与本会师兄法辨时再新出现的说法。但是他们讲出这些话的时候,却没有发觉自己已经落入他的恩师平实导师所预破的“八九识并存的种种过失”里面了,也没有发觉自己的说法是自相冲突的:纯无为的真如却能上于第八识而出生一至八识,而成为一切法的实性,已经成为 纯无为 的“有为法”了。一切法实性的真如,必定是出生一切法的心,必定是有为法性的心体,怎可说一切法实性的真如心是纯无为的法性呢?这个说法即如愚人所说“不能生育子女的母亲是子女的亲生妈妈”,何等荒谬可笑?但是他们至今却仍然没有发觉自己改变说法后的种种过失。)

  彼等既然出此之言,显然彼等未曾入“理”,未曾真正发起般若慧的缘故,故乃不明佛“教”圣意也,何以故?吾人应知,一切法因“心”而有,非“心”外别有一切法也,不论无为法,不论有为法,都是第八识本识之法,故《成唯识论述记》卷第七(末) 窥基菩萨云:【一切“有为、无为”皆唯有“识”,无余实“心”外境也。】菩萨此言恰恰符契 世尊一大事因缘本教“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之宗旨。

  怎么说这个第八识心,祂是三界万法本体识呢?祂怎么能够摄持三界万法呢?怎么能够生显三界万法呢?怎么能够含藏三界万法呢?怎么能够住持三界万法呢?怎么能够含容三界万法呢?这诸多的问题,乃是因为在于祂本身就是个大地性,就是个虚空性,也就是由于具有大地性、虚空性的缘故,所以才能含容三界万法。那么这个大地性、虚空性,表示著什么呢?这不是显示此识本具“无为”的特性吗?而摄持、生显、含藏、住持、含容的特性又表示著什么呢?这是表示具有“有为”的特性;因为这个心,祂有无量的功德力,所以能双具有为性与无为性,这是凡夫与二乘愚人所无能知道的 (如果证知这个道理时,就不叫凡夫、不叫二乘愚人了,就名为菩萨) ,如《大乘菩萨藏正法经》 世尊言:【诸有情身,由何所造、相续不断?谓四大种及 阿赖耶识‘造作’、‘执持’、‘熏习’功能,有无量力。 】

  这就是说,这个根本心第八阿赖耶识祂具有一切“无漏有为法”的法性,所以能以无漏有为法而出现种种大功德,所以能够‘造作’诸有情身,能够‘执持’五蕴身与一切法种以及善恶业种;而且可受净法之‘熏习’持种,种子因此得转为清净而成就一切种智,因此而得成佛;而此等一切种智之智慧法种,也都是由这个第八阿赖耶识心体所执藏,改名为无垢识名;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心,祂具有无量功德力的缘故。所以这个第八识心,祂本身不但具有“无为性”,也具有无漏法上的“有为性”,是个双具“有为法与无为法”的心,所以祂“具有纯无漏无为的真如性,也具有无漏有为法的体性”,所以才能执持、才能取受佛地的一切无漏有为法,譬如大圆镜智等四智心品,及佛地报身的金色庄严身等,诸经诸论俱如是说;杨先生、法莲师……等人却违背经论如是正理,而说第八识心是纯有漏、纯有为法,与经论正教完全相悖。

  如果没有这种无漏的有为法性,成佛时必定将会如同声闻罗汉一般,进入无余涅槃中而无佛地四智来利益众生了,因为诸佛的四智心品也是无漏性的有为法故。譬如《宗镜录》卷第五十中,随顺经论中的正说而言:【第八识名者……或名质多,此名“ 有为 ”心;或名牟呼栗多,此名真实心,即是真如,此是“ 无为 ”心。】能执持一切善恶业种子,以及能取受一切所熏善净无漏法的种子故,因此第八识本心,吾人名之为“心田”。以是之故,所以窥基菩萨即说: “一切‘有为、无为’,皆唯有‘识’,无余实‘心’外境。” 这个已经跟我们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如果像杨先生与法莲师所说那样,就会成为:阿赖耶识也具有一切无漏有为法,到佛地时能出生四智心品;真如也一样具有一切无漏有为法,也能出生四智心品。这一来,就会成为“实相心体有二”的严重过失,也会成为能生四智心品的心有两个的过失,也会成为佛地有两个四智心品的过失,也逃不过他的恩师 平实导师所造《八九识并存的种种过失》所预破的邪见过失。

  所以他们后来改口说另外有一个真如,说这个第八识阿赖耶识本心以外另有的真如才是一切法的实性,说这个真如才是出生一切法的心;但是这个说法,却与 佛菩萨们的圣教完全相违背,因为 佛菩萨的圣教都说一切法是从第八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心体中直接、间接、辗转出生的,不是他们所说的从第八识阿赖耶识本心之上的另一个真如出生的;悟后的现量上,也可以证实一切法都是从第八识阿赖耶识心体上出生的。所以杨先生、法莲师……等人后来改口再说的道理,还是不通的。如果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样,那还是逃不过他的恩师 平实导师所造的《八九识并存的种种过失》的预先立破,仍然会有八九识并存的无量过失,不能自圆其说也。

  因为第八识本心,祂本来就具有大地性、虚空性,所以《宗镜录》卷第五十中说:【第八识:……具四义,一、 实 ;二、 常 ;三、 遍 ;四、 无杂 。】 世尊于《密严经》中就说:【 赖耶 即 密严 , 妙体 本清净,无心亦无觉,光洁如真金;不可得分别, 性 与分别离, 体实是圆成 ,瑜伽者当见。】又说:【 赖耶体常住 ,众识与之俱,如轮与水精,亦如星共 月 。……亦如 摩尼宝 ,体性恒 清净 。】又再说:【一切众生阿赖耶识, 本来 而有, 圆满 清净;出过于世,同于 涅槃 。】复又再说:【阿赖耶识,是诸如来 清净种性 ,于凡夫位恒被杂染,菩萨 证 已,断诸习气,乃至成佛, 常所宝持 。】 世尊教诲的意旨,就是说:这个本心本识第八识阿赖耶识,这个妙“心体”就是我 释迦牟尼所说的密严净土,就是我 释迦牟尼所说的圆成实性,祂是无始的本来的自在法,我 释迦牟尼说祂是常住法,是本性清净法,是实体法,是诸如来的清净种性,祂是三界万法的本源心。因此, 世尊教菩萨们要证悟这个本源心,说如果能够证悟这个第八识本源心,证知了生命的实相了,那么诸习气性障,就会从此渐渐地断除,而这个本心本识,在菩萨断尽了所有的习气之后,乃至成佛后,祂还是无始无终地依然被诸佛常所宝持,而不会因为断尽了所有的习气而随之灭除,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如《成唯识论》卷第四 玄奘菩萨依 世尊所说者:【第八识(心体),“ 恒 无转变, 自 能 立 故, 无 俱有 依 ”。】,也就是说因为祂不是依他起性法,不是缘生法,不是生灭法,不是变异法,不是有为法,不是无体法,不是无常法,而是本住圆成实性法,是非因缘所生法,是不生 不灭法,是不变异法,是无为法,是实体法,是 常住 之法的缘故。

  世尊宣说,虽是如此,然而慧劣之人,还是会将信将疑,认为纵然第八识本识具无为性、是圆成实性,但是 世尊也说真如是无为性,是圆成实性啊!为什么会说二个法都是圆成实性?其中道理在什么地方?此其一。 再者,真如是无为性是圆成实性,很单纯,很可以理解,但是第八识本心说是圆成实性,就很复杂,很难理解了,至少祂的无量无数的有为法,要怎么看待?如何看待本心既是圆成实性,又非圆成实性呢?此其二。 就像印顺法师从来无能理解如来藏,而质疑道:“既然说祂是清净性,怎么又说有染污呢?哪有一个法既是清净性也是有染污性的道理?”因为弄不清楚而迷惑了一辈子,所以才会有《妙云集、如来藏之研究……》等邪说谬论出版,误导众生。是故,首先,吾人先举说第八识本心的无量无数的“无漏有为法亦是圆成实性”的道理,加以解说。

  如《成唯识论》卷第八 玄奘菩萨云:【(第八识上)二空所显圆满成就诸法实性,(故)名圆成实;显此“遍”、“常”、“体非虚谬 (体实) ”,简自共相虚空我等。 无漏有为 ,“离倒”、“究竟”、“胜用周遍”,亦得此名(亦得此 圆成实 之名)。】窥基大师对于其恩师 玄奘菩萨此语,别于《成唯识论述记》卷第十七解说如下:【问曰:“若尔,净分依他(无漏有为法),体非常、遍,如何亦是圆成实摄?”论:“无漏有为,“离倒”、“究竟”、“胜用周遍”,亦得此(圆成实)名。”述曰:“净分有为(无漏有为法),亦具三义:一者离倒,体非染故,是 实 义;二者究竟,诸有漏法,加行善等,不能断惑,非究竟故;诸无漏法,体是无漏,能断诸染,是究竟故,是 成 义;三者胜用周遍,谓能普断一切染法,普缘诸境,缘遍真如(非虚妄无变易),故言第三胜用周遍,是 圆 义。 ( 由具此圆、成、实三义 ) ,故净依他( 无漏有为法 ),亦得称为 圆成实性 。”】由此可知, 窥基大师也和 玄奘菩萨一样,都认为“无漏有为法”亦是“圆成实性”所摄。如果只有无漏无为法,而没有无漏有为法,就不能圆满成就世出世间诸法,就是有缺陷、有缺失的法,就不是圆成实性了,此理不可不知。 又,“真如”一词表示什么?《成唯识论》卷第九 玄奘菩萨云:【‘真’谓真实,显(第八识心体)非虚妄(体实)。‘如’谓如常,表(第八识心体)无变易。】是以,第八识所出生之净依他(无漏有为法)既是“真实”,亦是“无漏无变易”,此乃“非虚妄”之真实法,不变易之如法、常法,故亦符契“真如”一名。是故,第八识上自己之法性功能,不论是无为,不论是有为(无漏有为法),都是“圆成实性”所摄。

  第八识双俱“无为”与“有为”,是以:【‘心’即‘一切法’(有为、无为),‘一切法’(有为、无为)即‘心’。】,是故,即‘心’实性,即是‘一切法’实性。如《大方广如来秘密藏经》 世尊言:【 心 之实性,即是一切法之实性。】杨先生、法莲师、悟观师……等人言:“真如除了是第八识的实性之外,也是第七识的实性,也是第六识的实性,乃至也是第一识眼识的实性,乃至是除此而外之其他一切法的实性也,因此而说真如是无为法,第八识是有为法、生灭法,真如不是第八识。”此言非是正“理”也,不明法界之真实面目故,不真证解第八识无为有为内涵故,是故乃有作此“肢解正法”之邪见,离此“第八识心”之实性外,另别立“第八识心”外有“一切法”之实性“与第八识心之实性并存”之玄想妄思也,由此分割故,则“法”乃告支离破碎焉,彼说非是佛法故,非佛所说正理故。是故应正言:“真如者,即心体所显示之实性,亦即一切法实性,即第八识性,即本识法。”又应正言:“真如是‘表’法,表第八识心体之‘实相’故,非是别有另一实有法故,乃因第八识‘心’而假名施设真如法相故,用表第八识‘心’之真‘实’性相故。”

  是故彼等为人言:“以前你我于萧老师座下所悟者是第八识,那是生灭法,是依他起性法,是有为法,不是真悟,是名假悟,是名错悟,是大妄语业,是谤佛、谤法、谤僧,是增上慢;真悟者,是悟真如,因为真如是不生灭法,是圆成实性法,是 无为法 故。”如是言语,似是而非,是错误言说,真实证悟乃是悟第八识,现观阿赖耶、异熟、无垢识的真如无为法性,如此说方为正说,理证上之现量如是, 世尊圣教亦复如是,是故汝等执著“应悟一个不是第八识的真如”,那是永远无法证悟的,因为法界并无“不是第八识的真如”故。如《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第八 世尊言:【若“无为”是心,即名断见;若离“心”法,即名常见。永离二相,不著二边,如是悟者,名见真谛;悟真谛者,名为贤圣。】 世尊除了在第三转法轮经中为汝等开示应证第八阿赖耶识外,并于此处亦为汝等开示说:如果汝等认为“无为法”是心的话,那么汝等就是断灭见的人,如果汝等证悟时,所证悟的不是证悟第八识“心”的话,那么汝等就是落于“常见”中的人;真实证悟的人,是证悟非无相非有相、非于空非于不空、非于无为非于有为、非断非常,离见、离闻、离觉、离知又不离见、不离闻、不离觉、不离知,既不知又有不可知之“了”的中道心──第八识这个根本识、根本心,如此证悟者, 世尊说这才真正是见真谛的人;这样证悟的人, 世尊说就是贤圣之人啊!所以汝等偏执“无为真如”一边,不知一切的无为法都不是心,根本不能出生任何一法,根本不可能是万法的根源,怎么会是实相法呢?汝等否定第八识本有而且不应灭除之无漏有为性,堕在一边而思以此为证悟,这是断灭见;因为 世尊说第八识双具无漏法上的无为性与有为性,所以才能出生佛地四智等无漏有为法,才能成佛。汝等将此第八识之无漏有为法横加否定,只认取第八识上所显示的纯无为性的真如,则是偏堕空边,成为不圆满之佛法,则有缺陷,则非圆成实性。更何况汝等所说的真如,又不是第八识上所显的真如法性,而是能出生第八识的、上于第八识的第九识真如;法界根本就没有这种真如心, 佛也破斥说“无为法的真如不是心”,所以汝等所说显然不符法界真理,也不符 佛说圣教。

  而且,汝等既然说第八阿赖耶识是从汝等所妄想创造之真如中出生,则汝等所妄想的真如,就不可能是纯无为法;因为能出生阿赖耶识的法,必定是有作用的心体,才能出生阿赖耶识;既是有作用而能出生阿赖耶识,当然不是纯无为,正好是有为法,则与汝等所说“真如纯无为”的说法违背。所以 世尊说“无为非心,而不离心”;若离第八识心而有无为法,若冠于第八识之上而别有无为法,必定会如 世尊所说的堕于断见一般,以想象中的某一种永远都不可能证得的妄想法作为真如。 佛说:如果悖弃第八阿赖耶识而另求一个实相心,就一定会成为常见外道。因为一定会返堕于意识心的种种变相之中,误认意识心的变相作为真如,因此之故,所以 佛说:“若离第八识心这个法,别求真如的话,就会成为常见外道也。”

  如果汝等转变而成为不信 世尊的教诲,认为汝等这样不是断见,那又是个玄想,那是落于佛法臆想的玄学中;若又如是转教于人,则是断人慧命的佛门大罪人也,正与印顺法师执 “一‘空’到底” ,证悟这个“唯极空”(极者,究竟到底之意)作为菩萨之证悟者,并没有实质差别,印顺法师是错解‘真如’而执‘无为是心’的断灭空的邪空之空见人,汝等则是否定 世尊教诲的“实性”,而执实际上不存在的想象真如,然后玄想自己没有堕于断灭空,而实际已堕断灭空的邪空之中;如是二者,都是 龙树菩萨所诃责的“一分方广道人”,正是佛门中的狮子身中虫。

  是故吾人可正告杨先生、法莲师、悟观师……等人曰:“以汝等如是之见观之,汝等以前其实并没有真实证悟第八识,未起 决定量 故,是故难可谓为真证第八识者,则汝等告人言有证第八识之语话,今乃成大妄语业也;汝等又谤第八识心法为生灭法,又谤亲证第八识之大乘胜义菩萨僧,是乃谤佛、谤法、谤僧,具足诽谤三宝也,亦是无根诽谤,亦是增上慢也。而汝等未来也无法证悟真如,因为第八识即是真如之体故,一切有为法之种种心,与一切无为法之真如无为、虚空无为……等,无有能够自外于第八识者也,有为无为皆唯第八识所生所显故,第八识双俱无为与有为故。因地时,证第八阿赖耶识这个本识本心,即是诸佛圆满究竟果地觉之因地心故,佛地四智所依的无垢识即是阿赖耶识心体故。”

  又者,真如乃假施设名,不是一真实有法,如《成唯识论》 玄奘菩萨云:【 (第八识) 离诸障碍,故名虚空;由简择力灭诸杂染,究竟证会,故名择灭;不由择力,本性清净,或缘阙所显,故名非择灭;苦乐受灭,故名不动;想受不行,名想受灭; 此五 (种无为法) 皆依真如假立,真如亦是假施设名 。遮拨为“无”,故说为“有”;遮执为“有”,故说为“空”;勿谓“虚幻”,故说为“实”;理“非妄倒”,故名“真如”;不同余宗“离色心等有实常法名曰真如”;故 诸无为,非定实有 。】是故,无为法不是一真实有法,乃是依第八识之真如法性假立为无为法而已;而真如无为也是假施设名,是依第八识之真实性与如如性假名施设为真如,故真如也不是一真实有法。是故证悟真如者,乃是以证悟第八识本心为标的,由证得第八识心体而观察其真实性与如如性,名为证真如;是故经教及诸祖师有言:“ 佛语‘心’为宗 ”,五祖又云:“不识本‘ 心 ’,学法无益。”诚哉斯言!故若如杨先生、法莲师……等人执著实有“真如”为真实有法,为能生第八阿赖耶识之法,是人则成颠倒见也;吾人不可或忘: 世尊教诲,一切施设,但说“心”尔,心外无别物也。汝等既说“真如非心,所以和阿赖耶识非一非异”,非心则无作用,又如何能生他法?如何能生阿赖耶识?岂非自语相违? 佛亦说真如非心,非实有法,与汝等所说“实有法,能生阿赖耶识,有作用”之说法,截然不同,可证汝等所说皆是臆想猜测之说,不是真实语,不是亲证后依证量而说者也。

  又如《佛说大乘入诸佛境界智光明庄严经》卷第三 世尊言:【 “心法”本来自性明亮,但为客尘烦恼之所坌污,而实不能染污自性 。若自性明亮即无烦恼,若无烦恼即无对治,谓以对治烦恼皆悉断故。所以者何?无已净,无当净,不离清净,本来如是。若清净即无生,若无生即无动,若无动即断诸喜悦,一切所爱皆亦断灭。若诸爱灭,彼即无生,若法无生即是菩提,若菩提即平等,若平等即真如,若真如即一切有为无为法而悉无住,若真如中无彼有为及无为法,即无二施设;若有为无为法无二施设,彼即真如;若彼真如,即无异真如;若无异真如,无种类真如;若无种类真如,即无来真如;若无来真如,即无去真如;若无去真如,即如所说真如;若如所说真如,即无生真如;若无生真如,即无染无净;若无染无净,即无生无灭;若无生无灭,即涅槃平等;若涅槃平等即无生死亦无涅槃;若无生死亦无涅槃,即无过去未来现在;若无过去未来现在,即无下中上法;若无下中上法,彼即是真如, 真如之名由是建立 。此说真如,亦名 实性 ;此说实性,亦名 如性 ;此说如性,亦即真如。】

  是故,真如乃“假施设名”,只是一个“表”法、施设法,表第八识之“真实性、如如性”义,表有第八阿赖耶、异熟、无垢识之 “‘心法’本来自性明亮,真实如常” 尔。圣教斯言,昭彰在目,然不免犹有翳瞕患人;为此等人故, 世尊有言:“众生因譬而得解”,因此,吾人应再予增语,取譬喻义,以“适应”法末时此一有情类,譬如:洋人罗斯福等人名者,于英文文章表叙中,通常习惯以 He 代表之,而不会每述及其人等,直以罗斯福等人名而书写也,又末学于本文中每欲恭提 释迦牟尼佛,亦辄以 世尊名之,而不直书佛名,其理亦然;故吾人应知此处洋人文中所说之 He ,此处末学所说之 世尊,都只是一代名词,代“他”名之代词,因“他”而作建立尔,这都是假施设名,都只是一个“表”法、一个施设法;故汝等不可执实 He 、执实 世尊,而说此文 He 非是罗斯福、而说此 He 是罗斯福以外或以上之另一实有法;亦不可说 此文所言之 世尊非是 释迦牟尼佛,亦不可说 世尊一名是释迦牟尼以上或以外之另一实有法,否则即成反客为主、鸠占鹊巢。吾人应知,纵有食客三千,要皆亦非是孟尝君也,何以故?食客三千皆是鸠故,是客卿故,非鹊主故、非孟尝故;是故真如非是一真实有法也,非是能生他法之真实法也,因为此第八识恒时皆有此一真如性相之显示故, 世尊有时以“真如”一名替代第八识,而说:【真如‘生’一切法,真如不动;一切法虽生,真如‘不生’。】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五百六十九) 。此处亦是表第八识这个根本识、根本心的双俱义:‘生’与‘不生’二义。生义表“有为法、生灭法”,不生义表“无为法、不生灭法”;生义显“有了知”义,不生义显“无了知”义;生义是“用”义,不生义是“体”义; 生义是“俗谛”义,不生义是“胜义”义;生义表有“不空”义,不生义表“空义”。又,《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二十七 世尊又言:【 真如 所缘无边故,诸菩萨摩诃萨所学般若波罗蜜多亦无边。】真如既有所缘境,当知真如能缘,亦表第八识双俱“无为与有为”二义者。能缘义者,即“有为”义、即“有作用”义、即“有了知”义(有不可知之“了”),能缘什么呢?能缘根身、器世间、一切净法种子、一切染法种子等,而可为诸菩萨摩诃萨所学,诸菩萨摩诃萨“以一切种子知一切法”,而得成就一切种智、而得成佛。而《维摩诘经》又云:【‘不知’是菩提,诸入不会故;‘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亦是直指第八阿赖耶、异熟、无垢识这个根本识、根本心,都俱“无为与有为”二性之义也;除非汝等诸人不信 维摩诘大士所说“知是菩提”之圣教,否则,汝等诸人即不应否定第八识之“不可知之了”,即不应因第八识有此“不可知之了”而诽谤为生灭法。

  此处‘ 不知 ’者,乃说第八识心对六尘无见、无闻、无觉、无知,亦即说不是七转识心之对六尘有见闻觉知,不是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对六尘有见闻觉知者,非是言七转识心之体性也;而此处之‘ 知 ’者,乃说第八识心有“不可知之‘ 了 ’”,能了知七转识心这个众生我的一切心行。是故于此亦知:第八识心有双俱义,有‘ 知 ’与‘ 不知 ’二义:六尘中之“知、了”义,表“有为、生灭”义,六尘外之“知、了”义,表“无为、不生灭”义;六尘中之“不知、不了”义,表“无为、不生灭”义;六尘外之“知、了”义,表有“不空”义,亦表众生我“无常空相”义。

  又,菩提者,是真如义,如《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五百二十六 世尊有如是开示:【善现复白佛言:“如来处处常说菩提,此菩提名,依何义说?”佛告善现:“菩提者,是空义 (《说无垢称经赞》卷第二(本) 窥基菩萨云:【护法解云:“善修空者,空有二种:一云舜若,此但名‘空’,空者‘无’也,即遍计所执。二云舜若多,此云‘空性’,‘空之性’故,体即真如,性是‘有’也。‘善修所执空故,一切相遣’。‘善修圆成空性故,一切愿满’。由此归佛,如空无住。”】) 、是真如义 (《妙法莲华经玄赞》卷第七 ( 本 ) 窥基菩萨云:【佛知深空之性故。体即“真如,非‘空、不空’”。】) 、是实际义、是法界义、是法性义。复次善现!假立名相,施设言说,能真实觉,最上最妙,故名菩提。复次善现!是真、是实、不虚妄、不变异,故名菩提。复次善现!不可破坏、无分别义,是菩提义。复次善现!诸佛所有真净遍觉,故名菩提。复次善现!诸佛由此于一切法、一切种相现等正觉,故名菩提。”】

  此处经文中 佛说“所有真净”是指什么?当然是指“所有的真、实、不虚妄、不变异的清净法”,那么第八识本心无垢识,当然就是 佛所说的“所有真净”,除此识以外,别无他识是真、实、不虚妄、不变异故,佛地真如也只是无垢识所显示之真实性与清净性故,本是无垢识之自性故;除无垢识以外,别无他法是真、实、不虚妄、不变异的清净法故。佛地的第八识既称无垢,无垢者即无染,无染即是究竟清净;既是究竟清净,即不变异、即常;既不变异、既常,即是真;既是真,即是实;因为是真、是实、是常、是净的识,则称为无垢识;而无垢识既是第八识,则第八识即是实性也。既是实性,而佛地“真如”一名之所建立、施设,乃表此第八识之“实性”,既如是,“真如”乃是表显“第八无垢识之真实性”尔。而 佛遍觉“所有真净”,即是觉了第八识之一切“无漏无为、无漏有为”诸法相,觉了此第八识【一切法、一切种相】而现等正觉,故名为佛;由此故名佛菩提,故名证得究竟地之真如,故名第八无垢识;是以, 一切“有为、无为”,皆唯有“识”,无余实“心”外境也 。

  而真如又名实际、本际,因此吾人再来观察此实际、本际是如何?《佛说如来兴显经》卷第三 世尊言:【本际者:“无际强 (强) 畔,犹如虚空,无有边崖,亦‘无有界’,亦‘不不有 (界) ’,悉以游入如来境界,犹众生种,不可限量,无有边崖;如来之界,亦复若斯,不可限量,无有边际,所以者何?‘如其众生心之所念,不可计会。’”】即此 世尊所说本际“无有界,亦不不有 (界) ,如其众生心之所念,不可计会”,可知本际内涵非属空无。若本际是空无者,即是虚空;虚空无界故,虚空非心故,本际非有界,非无界故,界即是种子故,界即是功能差别故,本际即是心故。

  又本际者,如《佛说阿惟越致遮经》卷中 世尊言:【人之本际则泥洹 (涅槃) 。】 泥洹即是涅槃之音译, 世尊开示说本际就是涅槃,而涅槃又是什么?《菩萨璎珞经》卷第九 世尊言:【泥洹心 (涅槃心) ,亦不在内,亦不在外,亦复不在两中间。】 世尊教诲说涅槃就是心,所以称为泥洹心;而堪称涅槃心的心,又是哪个心? 世尊于诸经都说心有八个,前七个心说是转识心、生灭心,其心性可以转易,而且是从第八识中出生之可灭法,故名转识;而第八个心说是摄藏七转识心者,是摄藏一切法者;而“一切‘有为、无为’皆唯有‘识’,无余实‘心’外境”,是故一切法无过第八识心,无出第八识心,一切法──包括真如无为在内──都是齐第八识心则还也,都不能超过第八识心而别有第九识心也。

  如《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幽赞》卷第一 窥基菩萨云:【大智度论说,菩萨复作是念,三界所有皆心所作,以随心所念皆悉得见,以心见佛,以心作佛,心即是佛,心即我身;心不自知,亦不自见,若取心相,悉皆无智;心亦虚妄,皆从无明出,因是心相即入诸法实相;故唯识观最为第一,识者心也,由心集起彩画为主。独立“唯”名,摄所余法;“唯”言,为遮所执我法离心而有;“识”言,为表因缘法性皆离心,显法离心决定非有,名为唯识。非谓一切唯一识心更无一物,善有恶有、诸果诸因、理事、真俗,皆不无故。计所执性唯“虚妄识 (虚妄识,是第七识,此识特性为处处计执,虚妄不实) ”、依他起性唯“世俗识 (世俗识,是前六识,此识特性为依他起,又是世俗凡夫人所得认知的六个识;而二乘圣人也只认得这六个识,不能认得第七识与第八识,所以只能证得世俗谛,不能证得胜义谛,故前六识特称为世俗识) ”、圆成实性唯“胜义识 (胜义识,是第八识,此识特性是常住性,既具有为性而能生万法,自身复又真实无为而于六尘万法如如不动、全无计著,双具有为与无为之体性,故称圆成实性,故能圆满成就世间出世间万法) ”,是故诸法皆不离“心” (一切“有为、无为”,都由这八个心所摄,而归根究底,一切诸法皆是第八识根本心,无一法非是第八识根本心内法,无一法非是第八识根本心所生者) 。】

  因此,涅槃心就是第八识心,而第八识心俱“有为、无为”,是故可成就世间一切法,亦可成就出世间一切法;若实相心仅具无为法性,无为则无有作用,无有作用则无有世间,则无一切佛法解脱之道,则无一切佛法大菩提道,则所说一切“佛法”皆成空思梦想之邪见。而无作用者无异虚空木石,若世间、若出世间,皆无有是法也。至于 世尊说“无为是胜义”,乃显第八识所住之涅槃寂静说,是有情归依处,是所有有情应进修之境界;而此无为仍只是表显第八无垢识之绝对清净境界,而无垢识在因地时即名阿赖耶识,即是阿赖耶识心体,所以无为亦只是阿赖耶识之自性尔;欲证无为者则必须亲证第八阿赖耶识,方能现观真如无为,方能证真如;乃至佛地真如之无垢识,亦是阿赖耶识心体净除二障种子随眠以后所改名者,除此阿赖耶识心体以外,别无真如无为可证。而真如既是无垢识所显,真如之显示却又必须有无垢识的无漏有为法才能显示出来,换句话说:真如无为依无垢识之无漏有为法才能显示出来,本是无垢识之无漏有为法的所显性,是故杨先生与法莲师……等人,不应执言而死于句下,若是执定“无为为真,有为必妄”,是人不解 世尊所说法。再者,“执无为定是真实法”者已非无为,执者成有故,非是寂灭故,无为是寂灭故;是故执定有一无为法为真实法者,非是中道,是人不见真谛。何况杨先生与法莲师等人所说的纯无为的真如,却是有为性的能生阿赖耶识的法性,纯无法性而显示出有为法性而出生阿赖耶识,自相矛盾,理不可通;是故执有真如无为而具有能生阿赖耶识的有为性,堕于两边,非是中道。

  又,彼等人谓:【《成唯识论述记》也说:“性即是识圆成自体,唯是真如无为无漏,唯识之性,名唯识性。”】据此而说唯识性是“真如”,不是“第八识”,而谤第八识是个有为法,是个无常法,是个无体法,说真如才是无为法。彼等执此之见,症结都在于无力觉了“第八识”这个中道心,未曾真正明“心”也;又中之要者,亦即在于不能知晓真如只是“表”法,是表第八阿赖耶、异熟、无垢识此妙“心体”本来自性清净,光洁如金,体实圆成,不生不灭,是真实如常之无为无漏者也。如《成唯识论演秘》卷第一(本)智周菩萨释言:【性,即是“识”圆成自体者;此性,即是“识家”圆成之自体也,所以得言唯识之“性”;(若)不尔(者),何故真名“唯识”?】菩萨意旨,即是为导正彼等不明“唯识”正理,而于“识”外、“识”上另行建立真如一法的玄想者,而为彼等众人如教如理开示,而说此“性”是为何者?非别也,乃谓“唯识家”所说之无始本自圆成,无始本是自在之自境妙体也!而非是“他家”所说之“性”的自境者也,是“唯咱‘识家’”者所说之“性”也;因此之故,故乃可得说言是为“唯‘识’”之‘性’。 所以者何?因为若非如是,即不能正真而说:【一切“有为、无为”皆“唯有‘识’”,无余实“心”外境。】

  又,《摄大乘论》无著菩萨复如是说:【若离阿赖耶识(第八识识家),无别可得,是故成就阿赖耶识(第八识识家)以为“心体”。】是故不可见著“真如”此一名相,即不明究里地加以执实,执是一“识外、识上”之真实法,而不知真如乃表“心”、表“识”之真实常住而作建立,若不尔者,即不得称名为“唯识”,而应改称名为“唯真如”。是故,鸠者自鸠,鹊者自鹊,不应反客为主,翻谓“唯识性是‘真如’(鸠),而不是‘第八识’(鹊)”,而鸠占鹊巢,自成颠倒见也;是故《占察善恶业报经》地藏菩萨遵世尊语而说云:【众生(阿赖耶识第八识识家)“心体”从本以来,不生不灭,自性清净,无障无碍,犹如虚空,离分别故,平等普遍……无染寂静,真如相故(是真实常住、万法如如之法相的缘故)。】

  再者,世尊于《入楞伽经》卷第八,又言:【阿梨耶识名如来藏,无共意转识熏习,故名为空;具足无漏熏习法故,名为不空。】 世尊此言,亦在教示吾人:第八识──阿梨耶识──双俱“空与不空,无为与有为”,有此双俱义。而如来藏者,即表第八阿梨耶识本心也,非第八识阿梨耶识本心外另有一实有法为如来藏者, 佛已明说“阿梨耶识名为如来藏”故。

  又,《说无垢称经疏》窥基菩萨释言:【楞伽经云:“阿梨耶识名‘空如来藏’;(而此识)具足 无漏熏习法故,(又)名‘不空如来藏’。(盖于)胜鬘,(乃)依‘无为’义(而说),(以)烦恼为能覆藏,真理为所覆藏;(而于)楞伽,(乃)依‘有为’义(而说),(以)阿梨耶识为能摄藏,种子名所摄藏;(如是)二种能藏,二种所藏,皆名如来藏。”】此即是说:如来藏一名,如果在《胜鬘经》来说,祂是用来表示“真实理”被烦恼所覆藏了,这是就‘无为’面向说;如果在《楞伽经》来说,祂是用来表示第八阿梨耶识真心具足一切法、一切种,这一切法一切种被真心阿梨耶识所摄藏了,这是就‘有漏有为、无漏有为’的面向来说。不论在《胜鬘经》的‘无为’面向说的空如来藏,或是在《楞伽经》的‘有为’面向所说的不空如来藏,统统都是如来藏,真实如来藏是双俱义,具足“空与不空”、“无为与有为”;而第八识阿梨耶识真心即是双俱义,具足“空与不空”、“无为与有为”,如此方能具足圆满成就世间出世间万法的功德,才是真正的圆成实性,才能称为圆成实性;是故,如来藏乃表第八阿梨耶识真心,非是第八识阿梨耶识真心外另有一 真实有法为如来藏者,是故,一切“‘有为、无为’,皆唯有‘识’,无余实‘心’外境”也。

  此处说到关于《胜鬘经》中说如来藏有‘烦恼覆’乙节,顺带一提:杨先生于 2003 年 9 月 11 日中秋节当天,于电话通话中,为了表白他主张“真如是真如,第八识是第八识,真如不是第八识,第八识是个生灭法,第八识是个有为法”,为证成此说契合圣教真意,杨先生即谓曰:“你看!《胜鬘经》中也说如来藏有烦恼,那‘烦恼’不就是…”,话只说了这不完整的半句,未加以陈述所见。末学私揣杨先生这个半句话,话中的‘烦恼’一语,应该是在说‘烦恼’就是‘第八识’,用以证成他主张“第八识是个生灭法、第八识是个有为法”,认为他自己所说者不是无的放矢,是有所凭据者。末学为何只凭此 半句话即作这样的推断呢?一者在于因为杨先生是为了证成第八识是个生灭法、第八识是个有为法而说者 ;再者,杨先生平时在讲说“佛法”中,亦常有说半句话的习惯,末学也曾从几位上过他讲课的师兄姐中听闻此事 (编案:因此常有学员私下称他为杨一半) ,是以,末学此一私揣应非有误,如果杨先生认为自己所说这半句话的‘烦恼’一语,与第八识无关,意不在说第八识,而是“精神状况不好,脱口而出,自己也不知所云”,果若如是,那就另当别论。

  杨先生以如来藏有‘烦恼覆’乙节,取来证成他所主张的“第八识本识本心是生灭无常的有为之法”,著实严重误解世尊圣教了,此中亦显示出他未曾有发起般若慧,多年来的讲课,都是凭借世智辨聪而说,无有如“理”如量之修持者,此名不清净说法, 佛在经上常加诃责,他非不知,今且知过犹犯,仍续为四众如是讲课,实在让人不胜唏嘘。盖第八识含容“无漏有为”法,圣教明说此亦圆成实性;又,第八识双俱“无漏无为法”与“无漏有为法”,经论无不俱明,杨先生于圣教为何遮障若是?实在费思!

  吾人请问:“无漏有为法”者是烦恼染污法吗?若纯就烦恼染污这一部分,说为第八识于因位含有“有漏烦恼”之法,则是确说,无可非议,众人皆知故;然经论中俱说第八识亦有“无漏有为法”,若此“无漏有为法”犹如杨先生所说,亦归烦恼染污之所摄,显系是错解佛法之大邪见,是故杨先生此举,是引据失当也。 (注:除非他不知第八识有“无漏有为法”。) 何以故?无漏者,无变易也、无垢也,而无垢者,即清净义。又,究竟位佛地之第八识无垢识,是真、是实、是常、是净,此果位识之第八识无含有烦恼,无摄染污,此位之人,于此已永断烦恼性障无余故,已永断所知障,尽知第八识本心之一切有为法、一切无为法,此之遍觉“一切法、一切种”无余者,是人故称之为佛,是时乃称无垢识,无有所“漏与失”者故,无有烦恼染污法故,只有“无漏无为法与无漏有为法”故,是故名之为无垢。是以,杨先生以“烦恼染污”之垢法,充作第八识者,非契合圣“教”,是不如“理”之量也。

  再者,《大般若波罗密多经》 世尊言:【一切法一切有情,皆以‘真如’为定量。】 世尊此一圣意,即是教导吾人不应迷于世间的一切法与一切有情,世间的一切法与一切有情,是不实在、无常、生灭、败坏、终归于空无的,不应执著“一切法实有、一切有情我实有”,因为都是虚相法故,全属缘起性空之虚相法故;但是也不应惑于世间的一切法与一切有情的不实在、无常、生灭、败坏、空无,而生断灭想,而生灰飞烟灭之臆想;世间的一切法与一切有情背后是有真实体性,这个体性是真、是实、是常、是净,有这个背后的真实常净的体性(譬如树),才有所生所显的生灭败坏无常苦空的世间一切法与一切有情也(譬如树的树影)。证得这个背后的本体识,现观祂的真实如如自性,才能究竟解脱,不堕于二乘圣人的方便解脱中;才能次第进修而究竟了知一切法,才能成就究竟佛果,这就是“真如为定量”之真实义。迷此理者则执法有、我有,或执无因论与断灭论,或执第八识之上别有一法真如为能生万法之心,皆成迷人;悟者则能现观“法无、我无”,亦不堕于断灭见中。因此,祖语有云:“真如是迷悟依”,《成唯识论》中亦如是说。这就是说,迷与悟,是以第八识所显示之真如性相而说,非以蕴处界之缘起性空、性空唯名,……等第 八识“心”以外而求法的外道邪见为定量而说也;此“心”者,即第八识,即如来藏,方便名为真如。

  如上所说,佛地第八识,一切皆真,真实常净;而因地第八识,尚有染污,故“亦真亦非真”,清净、染污俱有故,心体一切行为都清净,而所含藏之七识相应种子不净故;由是缘故,因地之第八识,常令初悟之新学菩萨迷惑,往往心生疑见,不能安忍,非如久学菩萨之一悟即得安忍;由此缘故,众生更不易得解,所以 世尊如是而说此识:“陀那微细识,种子如暴流;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又说:“阿陀那识(第八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 世尊说此偈语之旨意,即是在正告吾人说: 当你证悟第八阿陀那识 ── 阿赖耶识 ── 以后,如果不是真正菩萨种性的人,你就不要跟他说这个识,你若跟他明说此第八识的所在,为他说明这就是法界实相心,他们是很难相信的;因为他是新学菩萨的缘故,因为还是具足凡夫性故;而二乘圣人,他们认为有情众生心只有六个识而已,他们都根深蒂固的只在俗谛的二乘菩提的虚相法上观行虚妄无常的体性,他们没有实相不生不灭的观念,故而,他们也不会相信第八识这个法界实相心;而他们所知的六个识,也认为都是生灭法、无常法、有为法的缘故 (就如同法莲师,他就用小乘法的义理来解说大乘法中所说的第八识,他用阿含经说“心、意、识都是无常法、生灭法、有为法”,所以就说第八识既是心,那么阿含经说心是无常法、生灭法、有为法,可见第八识是生灭法、是无常法、是有为法也。而不知道小乘法中所说的心意识都是指第六识:过去名心、现在名识、未来名意。所以小乘法中所说的心意识的心,不是指大乘法中所讲的第八阿赖耶识,是指过去、现在、未来的三世分位的意识心。法莲师等人不懂这个道理,所以错误的援引小乘法中所说的心意识生灭的圣教,公开出书否定第八阿赖耶识,谤为生灭法,成就诽谤方广正典的极重罪。这是因为法莲师累世熏习的小乘根性未除的缘故,是往世所熏习的小乘观念之势力趋向,促使他在大乘法中学法时却信受二乘法的缘故, 佛在经中所说的“凡、愚”,就是此一德性也,是故凡、愚二种人,遇上大乘法时,难免错解) 。 所以如果跟他们说这个第八识就是法界实相心,只是徒然地使这些凡夫人与二乘人错解而已,因此而误执第八识是生灭相、是有为法、是败坏法、是无常法 (如杨先生、法莲师、悟观师等人以及印顺法师等人,都是这一种德性) ,为什么呢?因为彼等人认为经中既说此第八识有种子流注现象,流注即是生灭,当然此识是有为法、生灭法也,是以杨先生乃执此流注性为第八识,否定以后而堕断灭空,为救断灭空故,又心存玄想之真如,以致无能进入真正大乘佛法中。

  已经在 平实导师座下亲证第八识心体的新学菩萨,尚且不能避免这种谬见,而不能于大乘第八阿赖耶识生忍,则未证第八识的印顺法师与二乘圣人,更不能于此第八识生忍也,所以法华中说五千声闻圣僧当著 世尊之面而退席,不信 世尊所将开示之真如佛性,也是正常的现象。因此之故,为了不让凡夫人与二乘人错解第八识法界实相心,误执流注现象为第八识,或者误执第八识同于众生的五蕴我、十二处我、十八界我,因此误认而判定 世尊所说大乘法是空相法、是无常法、是生灭法、是败坏法、是虚相法,误以为大乘般若真义只是缘起性空,误判大乘般若是 性空唯名 之虚假无实之法, 故我 世尊对此第八识,常常不欲开演,除非有对机的菩萨种性之根器的人。

  是以,针对杨先生、法莲师、悟观师……等人,吾人为汝等故,为护念汝等故,不得不入草入泥、不厌其烦,再为汝等举引汝等所信受之永明禅师《宗镜录》文句正义,与汝等分飨,以救护汝等;《宗镜录》卷第五十一云:【经论共立 第八识 ── 真如 一心:“广大无边,体性微细,显‘心原’而无外,包‘性藏’以该通,擅‘持种之名’、作‘总报之主’、建‘有情之体’、立‘涅槃之因’;居初位而 总号‘阿赖耶识’ ,处极果而 唯称‘无垢识’ 。备本后之智地,成自他之利门,随 有执无执 而立多名,据 染缘净缘 而作众体,孕一切而如太虚包纳,现万法而似大地发生;则何法不收,无门不入。”】证实汝等所信受之真悟祖师永明延寿禅师,亦以阿赖耶识为真如也。

  又,《宗镜录》说:心只有八个,齐第八而还,没有第九识。如《宗镜录》卷第五十六中说:【唐三藏 (玄奘菩萨) 云:“此翻无垢,是第八异熟;谓成佛时转第八 (识而) 成,无别第九 (识) 。”】又,《宗镜录》亦说“开悟应是证悟第八阿赖耶识”,如《宗镜录》卷第五十中永明延寿大师说:【问:“净名经云:‘从无住本,立一切法。 无住本 (者) , 即阿赖耶识 ,云何说此识为一切法本?’”答:“此 (阿赖耶) 识,建立有情无情,发生染法净法,若有知觉则众生界起,若无想无虑则国土缘生,因染法而六趣回旋,随净法而四圣阶降,可谓 (是) “凡”、“圣”之本, (是) 身器之由; (若能觉) 了此识原,何法非悟? (若能觉) 证斯心性,何境不真? (以是之故,此识) 可谓 (是) 绝学之门, (是) 栖神之地矣!”】

  永明延寿禅师在《宗镜录》中说,这个第八识本心,就是入佛之门 (佛门是绝学之门) ,正是止息安歇之地,悟得此第八阿赖耶识者就是圣人,悟不得阿赖耶识者就是大乘法中的凡夫;若想要遍觉一切法、一切种,也就要先觉了这个识;想要了知一切境一切界的真实常净,也就要先证悟这个心也;而这个识这个心,也就是我们常常在说的如来、真如、如来藏,也就是阿赖耶识。但是众生因为无慧的缘故,不能明了,不能理解世尊是为了种种机缘不同的缘故,才施设种种的名相,以这种方便对机化众;其实这种种的名相,都是名异义同的,众生不解,却反执著为名异义异,这都是不知 世尊圣意的人呀!所以世尊在诸经中,菩萨在诸论中,都会加以说明;但是众生难免根器的差别,就如马有多种根性,有的见鞭影即知主人意,有的见鞭才知意,更有的需要鞭打下去才知意,还有的则要鞭打好几下才知意,甚至于有的马还要以马刺刺痛了才知主人的意思;无明所罩的众生亦复如是,不能如实理解佛所说的真如、如来藏的正理,所以《宗镜录》乃再遵 世尊语,重复 世尊的话而作如下之说,如《宗镜录》卷第四十七云:【若有不信“ 阿赖耶识 ”即是“ 如来藏 ”,别求“ 真如 ”理者,如离像觅镜,即是恶慧。】是故,一切“有为、无为”,皆唯有“识”,无余实“心”外境也:一切有为法与无为法,都是第八阿赖耶识所生所显,没有别的实有心外之境界也。

  是故真如是第八识本识心体所显之法,乃是本识法;是故真如只是表法,真如是假施设名,非本识外别有真如一实有法也;故不应执言“真如为实有法,故能生阿赖耶识”,而诬谤说“真如不是第八识”,而诬谤说“第八阿赖耶识是有为法、生灭法”,第八识是一切法种之心田故,心田含容万物故,证悟此识,觉了此心,即可渐次“以一切种子证知一切法”,所以这样的本源心,才称得上是法界实相心,是以,一切学人应知第八识本心“ 是无为亦是有为 ”;心田本空,本性无为,含容万物不空,故又即有为;无为有为俱存之心,非有为亦非无为,不堕有为或无为一边,乃是“ 中道心 ”,菩萨悟此,是名见道、见谛而入中道;若不悟此,是名非见道,不名入中道。

  若言真如是实有法,则违 世尊与诸大菩萨圣教,也违杨先生、法莲师……等人自己的说法;真如若是实有法,方能出生阿赖耶识;若是实有法而能生阿赖耶识,则是第九识,不可狡辩说不是第九识;则堕八九识并存的无量过失中。若言真如是实有法,必有作用,则违杨先生所说真如是纯无为法的主张,则杨先生因为阿赖耶识具有有为法的体性而否定阿赖耶识,谤为生灭法者,也就没有意义了,因为他所说的真如也是有作用法、有为法,也应该是生灭法。若言真如不是实有法,则符 世尊与诸大菩萨圣教,则亦违背杨先生等人的说法,因为真如若是无为法,则真如绝无可能出生阿赖耶识,非实有法者不能出生任何一法故。所以杨先生、法莲师……等人,出书公开主张“真如是实有法,能出生阿赖耶识;证得这个真如者,才是真正的开悟。”皆是虚妄说法,自语相违,自相矛盾,也进退失据,永远不能自圆其说,所以必须改来改去;而且改来改去之后,都仍然不能免除别人据理破斥之,被破斥之后也都不能反驳与回辩。

  现今杨先生、法莲师……等人不明 世尊与菩萨圣意,私心障蔽,无能发慧,故不懂唯识正理,以致错判第八识是单具有为法,不知第八识是双具无为与有为,不知第八阿赖耶识是法界实相心,而将第八识肢解成支离破碎的法相,将使佛法成为玄学,永远不得证悟;像杨先生、法莲师……这样的人,永明延寿大师《宗镜录》卷第五十中即为说:【此第八识,乃染、净之本, 真、俗俱存 , 不达真异熟正唯识人,多执‘俗有’ (而) ‘真无’,琼森异见,不知诸佛密意。 】延寿大师这番话,就是在说现在的杨先生、法莲师……等人的邪见,说他们不是真正懂得唯识、不是亲证唯识性相的人;杨先生……等人由于私心障蔽而又自以为是,心有所疑的时候,不肯先与多年来一直呵护他、培植他、教导他的恩师 平实导师针对所疑、商讨法义,所以才会有今日的琼森异见,是故,吾人企盼汝等应知思过悔过,应速依世尊正法律,于 佛前深切大忏悔,并毅然勇于面对事实,公开忏悔认错,回归正道;不要再执迷不悟,应速速收山罢讲,鞠躬下台,不要再继续误导他人了,以免恶业日益扩大,未来世重报更难亲受。汝等以前也曾知道:种下谤佛、谤法、谤胜义僧、大妄语、增上慢、破和合僧、分裂胜义僧团的人,命终业相现前,是直下阿鼻地狱的。是故应速速谋求补救之道,远效古时之世亲菩萨,希望不要再误己误人。愿于此呼吁汝等:无常速到,人生几何?莫执颜面,面子虚幻不实。若真正是大丈夫者,直下即断,何缠绵之有也!末学在此顶礼了!

  后记:一、拙文仅止多余之赘言增语尔,读者若欲深入法海,应沐手正襟恭谨深研《灯影》、《学佛之心态──附录:八九识并存之种种过失》、《真假开悟──真如、如来藏、阿赖耶识间之关系》等平实导师三本著作,以及《假如来藏》、《辨唯识性相》等本会台南共修处法义组二本著作,此五法宝,字字珠玑,开人慧门至深矣!

  二、诸祖共语:“见与师齐,减师半德。”这句话乃专为菩萨胜义僧团而说,不为无有实义的表相僧团而说。祖语此一训诫,其意安在?若是于今日对机而说者,那就是说,如果有人自以为知见与其恩师平实导师并齐者,那么这种人正是不自量力的人,只是个有问题的半调子。因师而悟的人,纵使知见果真与师相等,功德也只有师之一半而已;何况杨先生等人的知见严重错误,根本不能与师相提并论,又是因师而悟,如何上于其师?盖知见若真稍有师之丁点一二者,斯人亦必定于师处发乎诚,舒于衷,恭谨承事,此乃 证量 使然也。是故,若有于师前“著慢”者,自齐与师、自高于师,当自我检点,应一日三省,莫自以为是,深盼同修道侣应起此慧观,勿迷糊将事,不加思辨,如 2003 年春节( 2 月初)后之未发起般若慧者、或隐其未悟之事实者之彼等人,带著深重的性障却又自以为知见高过于师,不知犯下滔天大恶业,污践了 世尊正法、无根诽谤了自己恩师平实导师、斫丧了四众慧命、以及欺蒙了本会菩萨胜义僧团若干同修,此等事皆是学佛人之大忌讳、大恶业,应引以为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