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道报告..........甘十祺

  见道报告

  一心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一心顶礼禅三期间诸佛、菩萨、护法龙天

  一心顶礼法身慧命父母 上 平 下 实和上、亲教师张老师

  一心顶礼禅三期间诸护三菩萨

  弟子于父亲往生时( 1989 年),因为一位亲戚──钟老师的带领,开始接触佛法;在这之前,对佛法、佛教,完全一片空白,不排斥也没有特别喜欢。而这位钟老师亲近高雄宝来妙通寺,平时带人念佛,且以神通度人,因此周遭好多有求于他的人,对他十分恭敬。

  1990 年时,与二位大学同学(林○丰、林○章)前往妙通寺皈依。当天在观音殿作晚课时,突然觉得同排前面一个人的背影好像另外一个同学──简兆俊(约在 1986 年时在军中喝盐酸自杀身亡),但再仔细一看,就觉得不是;当时以为是妄念,也就没放在心上。第二天一早作完早课,用完早斋后,林○章又跑回寮房睡觉,在第一支香快开始时,林○丰叫林○章起床,当时林○章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简兆俊叫他起床,当时他觉得奇怪,想出声叫名字时,才发现是眼花了。这件事情,林○章在返回台北的车上才提起。当时弟子对两个人分别感受到简兆俊的出现,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尤其是那时已将简往生乙事几乎都忘记了。当时觉得对生命真的是无知,这个世界不是就眼睛所见、内心所想如此而已,而是背后隐藏著不可知的意义存在,当时就下定决心好好学佛,以找出生命的实相。没想到回来后,钟老师介绍了弟子现在的同修与弟子认识,并积极促成弟子的婚姻。 在弟子订婚的前一天,钟老师就到妙通寺出家去了。法号○○法师。

  妙通寺以修苦行为主,住持传闻法师以前是广钦老和尚的侍者。妙通寺大约在 1992 年以前,都是单纯教人念佛,求生西方极乐净土。但在 1992 、 93 年左右,突然传出住持师父(传闻法师)因为出家弟子及在家信众均不精进修行,所以要离开这个娑婆世界。当时大家都极力恳求师父住世,后来听说师父愿意留下来,而且是以“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的身分住世。以后几次,住持师父要走,大众都是如丧考妣般请“佛”住世。当时弟子觉得跟著这位据说证量、功德比 释迦世尊还高的“法身佛”修行,真是辛苦;佛到世界度众,不是依愿力而来吗?怎么动不动就要走?真希望跟著慈悲的、不舍众生的菩萨修学就好了;后来果然如愿了。

  传闻法师的开示以声闻乘为主,主要是要信众赶快断烦恼、了生死。方法就是念佛、拜经、忏悔、去贪瞋痴。但是她认为:“在家人是不可能修出什么东西的;唯有出家且在佛祖(住持师父)的安排带领下,才能了生死、证罗汉果。”要凭念佛往生极乐世界,也几乎是不可能的,最好是先往生到师父安排的“转投天”暂时安住,再投胎做人跟著师父修行。同学林○丰就在 1994 年时,毅然抛妻弃(三岁)子出家去。当时周遭的朋友及引导入佛门的老师,均一个个出家去,弟子也觉得有一天也会出家,只是对佛法仍有许多疑虑,而不敢跨进去(还好那时候没轻易跨进去)。当时弟子的同修情执较重,一直担心我会出家去,因此生活得十分痛苦跟绝望。而弟子因想走修行路,在征得母亲及同修同意后,也就没有准备生育后代。但是对“学佛只是在逃避生死轮回”的事实状况,觉得很无助、凄凉及无奈,一点儿都没有喜悦的感觉。

  在妙通寺这段时间,信众间往来十分密切,是是非非也很多。信众间互相借贷、投资,非常普遍。因为佛寺法会很多,为了超度、消灾、作“功德”,薪水根本入不敷出;而大护法们往往得到师父们多方礼遇,包括住宿、师父加持及随时可请教问题等。当时就起了虚荣心,想跻身入大护法行列,于是向银行贷款,高利借予佛寺内有钱的大护法,赚取利差,再拿来作功德。当时想:这些护法都得到神通广大住持师父这么多的照顾,钱摆在她们那边一定没问题。没想到当时的贪念,竟会造成后来我参加第一次禅三失败的痛苦原因。

  1996 年左右,我拿到第一本导师写的书《无相念佛》,当时弟子看完就会无相念佛,也积极的在妙通寺师父与信众间热心介绍,结果居然没有一个人能接受。甚至○○法师只看了第一页就批评:“这是魔写的书。”真的是福薄。随著导师的书陆续出版,公司附近素食餐厅都有摆放,越看真的越欢喜。当时还请了一套导师开示的“修习止观坐禅法要”录音带,拿到时真的像如获至宝。还没到讲堂听课,已经将导师的声音听得十分熟悉。

  随著知见逐步建立,渐渐发现妙通寺的法有问题。像是住持师父再三强调人有三魂,她可以以神通将往生堕地狱者之三魂集合,然后表示依附于牌位及骨头上之二魂会不相信堕地狱之第三魂所受之极重苦果。

  她也曾表示:她在第十八层地狱看到日相东条英机在受苦报,而东条英机地狱苦报受完后,魂魄将被打成二十万只蚊子,永生不得再当人。而众生于世界刚开始时,只像花生米般大小,是由毗卢遮那佛慈悲加持才变成人,得以修行。凡此种种多神教或一神教思想,出现在佛教法师的口中,均令弟子十分疑惑。佛寺内的出家众们口口声声说:“修行是在修无我,也就是什么事都不要去分别。”另一方面又说修行很微细,然后在意识上刻意去深思熟虑。许多相互矛盾的地方,令弟子十分困惑又不知所以然。

  由于种种不相应, 1997 年时就想找正觉讲堂共修,没想到当时邻居一对夫妻出家后,因妻子精神异常而还俗。他们的朋友林○政(法鼓山信众,据说与圣严法师很熟)来看他们后,拜托弟子开车载他们到北投佛恩寺找通度法师化解。去了佛恩寺几次后,也就跟著通度法师学密法(编案:通度法师的密法即是元音老人的心中心法)。甚至隔年还陪他去大陆成都,参访他的密法祖师爷,向他求法。只是我对密法一点儿都不相应,而且觉得密法夸大不实。在犹豫不决是否应离开时,刚好看到导师公案拈提开示说:对不合适的师父,应该毅然决然离开,不可为情所困。因此就决心离开佛恩寺,连个道别都不说。

  1998 年底,依书上地址取得报名表后随即报名。接到上课通知时,真是喜出望外,手还会发抖呢!

  1999 年元月开始上课,每次上课真的是享受,佛法的观念逐渐贯通,只差不明白如来藏的体验,无法一以贯之。由于很早便会无相念佛,在将《禅──悟前与悟后》这本书看了十几遍后,便开始揣摩思惟观的方法。后来上课听了亲教师说明后,便开始学习以思惟观的方式思考。日常生活中如果有比较特别的意念或问题,均把它浓缩或打包成一个念,不时拿出来挂著思惟。这种思考方式真的是奇妙而且好用,弟子看话头的功夫就是以思惟观为入门的方法。

  2000 年浴佛节时,在讲堂楼下门口当接待,当时跟同修聊天提及思惟观方法的好用,同修劝告:要专心照顾话头,不要玩东玩西。当时想想也对,就将时时以思惟观去思索个种问题的作法放下,专心照顾话头去。现在回想,思惟观是很好的参究方法,尤其在带著浓浓的疑情,在行住坐卧中长久仍触不到如来藏时,思惟观是很好的寻找及整理方法。

  在上课时,弟子对亲教师传授的内容均全部信受,有不了解的地方就打包下来思索。记得有一次亲教师上课说:“眼识辨别青黄赤白,意识分别长短方圆。”当时觉得:眼睛一看,不都了知了吗?怎么会是意识分别形状?因此就把这问题打包。有天静静望著办公桌上同事送的不同颜色的小老鼠时,发现眼识对颜色是十分自然的接受,而对老鼠的形状却是由意识令眼睛焦点环绕老鼠一周后,才了知老鼠的形状。当时的体会,令弟子对亲教师更加佩服。也因为这种体验,这次破参喝水时,才知道整理的方向。不过,现在回想,当时若福德、知见具足,早就触到如来藏了。

  跟著亲教师的教导,每天作功课,日子过得好快。当准备全力冲刺禅三时,业障从以前种的恶因中爆发。在禅三前二个月,过去向弟子借款的妙通寺大护法,资金周转不灵而跳票,连合作投资的公司都受拖累。财产从虚幻的好几千万,一下子变成银行实际负债三千多万。当时心情受影响很大,虽然评估后仍然生活得下去,也决心以愿力来拼业力,但是周遭受拖累的亲戚朋友们却是群情激动,愤恨难平。禅三前请假一个月拜佛,但是功夫却是提升不起来。禅三前都只是带著浓浓的疑情,等待如来藏的出现。现在回想:福德那么不具足,业障又重,怎么可能触证得到?

  上山前一点儿把握都没有,但是想到世间的财富已经一无所有,不知能否在出世间法上有些成就,也就放下一切去参加禅三。没想到禅三第二天就看到主三和尚跌跤昏倒被扶出斋堂,当时心情真的难过到极点;弟子业障真的这么重,参加禅三都会让主三和尚出意外?而当周遭参加禅三的同学,一个个开始喝水,自己却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时,心里早就投降了,只是为了不敢违背亲教师的叮咛,坚持到最后。禅三期间,主三和尚在弟子洗碗时、在经行时、在拜佛时、及弟子自己○○○○时,不知多少次来协助启发,居然就是不相应。当时主三和尚身体虚弱、疲累,还为顽劣的弟子这么操心,内心真的好难过、好忏悔。

  第一次禅三回来,心情真的恶劣到极点,好像在狂风暴雨的海上漂流,抓不到一片浮木。还好弟子天性乐观,韧性强,二、三个星期后,就打起精神准备第二次禅三。而这一年来承蒙佛菩萨帮忙,也还了半数的债务。

  第一次禅三的失败,令弟子感受到业障的深重,因此任何可能的罪业都时时忏悔。像往世曾为盗匪的罪业、杀生的罪业,将导师的书放在床头的罪业。甚至想到:被林○政居士误导二年,是不是九百年前也是跟林居士及导师相识?当时是不是对导师有不恭敬的地方?凡此种种都时时忏悔。由于弟子为庶出,从小必须自己力争上游,因此养成个性强、瞋心重、慈悲心少的习性。这一年来忏悔,居然在第二次禅三前一、二个月,礼佛时自己会掉眼泪,拜忏时更会痛哭流涕,弟子自己也觉得奇怪;这种状况,在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是不是现在心性有改了?

  2002 年四月份禅三虽然有报名,但心里还没准备好,没有录取也没什么感觉。打第二次禅三前一个月左右,又发生了一些障碍,弟子家里同修将身边仅剩的一百多万,委托一位朋友操作期货,居然全部赔光光。而家母当时也莫名其妙的乱发脾气;当这些障碍发生时,直觉得禅三会被录取,但这一年来拜佛的功夫虽然有进步,可是仍然只能带著浓浓的疑情,相应不到如来藏。因此赶快打电话向张老师求助。还好张老师建议在禅三前○○○○○○○,可以累积不足的福德,当然就听话照作。当时………。或许是这临门一脚,禅三才能破参吧。禅三前一周,接到录取通知时,当天下午很认真的拜了一堂水忏,并求冤亲债主放过弟子,拜完时身心愉快,一点儿也不觉得累。当时就觉得这次禅三有把握多了。

  禅三第一天,主三和尚并没有给太大压力,只在用晚斋时,对弟子说了一句“你又来回锅了。”真是觉得不好意思,又占了一次禅三名额;只是上次禅三又不是故意不破参,不再参加禅三,怎能破参呢?就请主三和尚原谅吧!第二天经行时,经过主三和尚面前,主三和尚又说了一句“你又来回锅了,脑袋放灵光一点儿!”然后要弟子○○○、○○。当时觉得主三和尚这句话一定有特别意涵,参禅的方向,经过向张老师、监香老师请示后,应该没错。那是不是方法要修正?

  过去总带著浓浓的疑情,等待著与如来藏相应。就像以前上禅净双修班时老师举的一个例子:“在将如来藏的体性及相关知见建立完备后,对如来藏就像对自己的小孩般熟悉其外表。而参究时就像在学校门口,等待小孩子的出现;孩子(如来藏)一出现,马上即能了知这是自己的孩子。”只可惜弟子福德、因缘不具足,孩子就是不出现在校门口;或者是孩子玩得脏兮兮的,虽然在校门口逛来晃去,却也不认得他了。

  当主三和尚要弟子脑袋放灵光一点儿时,弟子决定进入校园去找孩子。经行完,静坐时,就以主三和尚前晚开示的○○法,来将○○、○○体会一番。当时只觉得主三和尚一句“○○”,○○○○;一句“放下”,○○○○,妄心、真心就这么交错著,只是真心在哪里?参了一个早上没有结果,快中午时轮到第一次小参,当时想:脑袋要灵光一点儿,是不是可以套套主三和尚?看会不会说溜嘴?

  进了小参室,顶礼完主三和尚,主三和尚又说:“你又来回锅了,什么都没有,怎么办?”当时觉得什么也没有,只好回答:“怎么都切不进去。”主三和尚回答:“这不是世间有境界的法,没有所谓切进去可说。”弟子又请问:“不是要一念相应吗?”主三和尚回答:“明心是找到自己本来就有的如来藏,而不是去等什么触电或特殊的感觉。”主三和尚又慈悲的以摩尼珠为譬喻,向弟子开示一番。

  弟子接著就把早上○○○○的体会拿出来请示,并且说明真心、妄心就这么环环相扣著,那要怎么去分出来?没想到主三和尚回答:“是你在参禅?还是我在参禅?”主三和尚接著说:“不要求我,我不会告诉你。”当时弟子也不服输的回答:“那下次禅三再来。”弟子对破参没有把握,但对努力发心作义工,争取参加禅三的机会却是有把握。主三和尚赶快要弟子将这个念头打消,并且以牛奶为例,要弟子将水跟奶分出,也就是将真妄心分开。当时听完主三和尚的开示,似乎蛮有信心的。退出小参室时,只觉得监香张老师怎么在旁边笑得那么开心?

  下午继续参究,又陷入了壁立千仞的感觉,拜了一个下午,实在很痛苦。晚上开示公案时,突然听到主三和尚一句话:“有人找到如来藏了,却还在等一念相应。”当时觉得:“是我吗?在哪里?”当晚跟佛菩萨发了个愿:“………。”跟冤亲债主们则沟通:“如果弟子能破参,将烧锡箔十万张(以前在妙通寺常烧,弟子的冤亲债主可能执著这种方式),并诵地藏经十遍回向。”

  第三天早上起床,有点儿睡过头了;但是眼睛睁开时,居然带著一个很清楚的念:“一切皆如来藏所生。”当时觉得乱奇怪的,就带著这个念进禅堂礼佛。这时主三和尚过来,要弟子○○○○。过一阵子,主三和尚就来引导,○○、○○、然后突然○○○,主三和尚就离开了。当时也没触到什么。

  用早斋时,主三和尚的机锋我都会了,只是主三和尚都不点名弟子回答了。经行完,静坐时,将早上的状况仔细整理。突然发现主三和尚的竹如意(主三和尚以竹如意引导○○○○○)可以代表弟子的妄心(因为它有所作为),而弟子的○○○○○○,代表了弟子的真心,因为妄心起意,○○○○,○○○○。在这种情形,真心介于妄心与色身间。若以维摩诘经之“………”“法离见闻觉知”等经文来比对,完全符合。再以心经、金刚经的经文印证,发现都没错。心里想:大概就是祂了。

  当时就赶快找监香陆老师报告,报告中,发现陆老师一直笑,内心就笃定多了。为了赶快知道是不是找到了,跟陆老师报告了重点后,就停下来问陆老师:是不是?对不对?结果欲速则不达,陆老师要弟子整理详细点,才能再跟主三和尚小参。回到坐位上,真的好高兴。慢慢回想,才发现:前一日小参时,张老师笑得那么开心;这两天过堂时主三和尚都不叫弟子吃水果,是有原因的。那个找到如来藏,还在等一念相应的,真的是弟子喽!唉!脑袋真的是很不灵光。

  在坐位上慢慢的体会拜佛时,妄心并未○○○○的○○○○○,………。而眼识、耳识等所分别的东西,也是经由祂的作用,转化成意识了知的事情。所以祂不触六尘,不会六入,祂了知众生六七识心行,祂无所住却能生其心。祂真的好平凡实在。

  整理到下午,再次跟监香张老师报告,报告时张老师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由于已经蛮确定的,所以也不会觉得紧张。当把经典的印证,行住坐卧间的体会报告完毕后,老师才说:“这么简单,为什么拖这么久才找出来?”或许弟子外表看起来比实际聪明吧!也只能回答老师一句:“笨嘛!”然后脑袋挨老师敲了一记,不过被敲得好高兴。只是同时感觉到辜负了老师的期盼,也多一次浪费了同修会禅三的资源。张老师同时也提醒:主三和尚引导弟子○○○○○○○○○○。老师同时交待:再多整理一番,小参时不要让主三和尚讲太多话而浪费体力。弟子也明了:某些自己悟入的人可能悟得深入;弟子在主三和尚引导下破参,日后必定要更加努力整理、体验,才能弥补不足。

  第三天下午快傍晚时,才轮到第二次跟主三和尚小参。一进了小参室,主三和尚又说了:“你又来回锅了,有什么体会?”弟子赶快将早上○○○○后,一连串的整理及心得一一报告。只是仍遗漏部份的体会,而让主三和尚补充说明,但主三和尚一点出,弟子即能将之融会贯通。当主三和尚询问:“现在你是不是菩萨了?”弟子回答得心安理得,但是同时也觉得责任重大。弟子平时发的誓愿:要荷担如来家业。现在真的要挑起这个责任了。由于自己觉得能力还不足甚多,也唯有比以往更加精进用功才行。

  出了小参室,终于可以喝等待一年的无生茶了,喝茶前先向张老师报告;老师也好高兴。当时觉得在导师及张老师座下修学佛法,真的是福报。从初入佛门时,经常感觉到无助、彷徨及凄凉,这刻起,却觉得很实在、很笃定,未来将走的路,也充满自信。

  强忍著兴奋的感觉,要求自己好好体验喝茶。刚开始时发现,从起个意念要喝茶,到手伸出前,短短一刹那间,眼识、意识、意根及如来藏间,互动相当复杂。而心念目前仍很粗糙,无法体验这一刹那间心行的全部变化。光在这里就整理了老半天,最后落入想象中。直到主三和尚跟大家提醒:“要体验,不是去想象。”才赶快跳过这一小段,先整理后面的○○。可是每喝一次茶,便会发现真心、妄心及真妄间更深细的配合。到最后反而因为太微细,整理完就忘记了。只能片段片段的深入体会。

  还好,进入小参室报告整理心得时,主三和尚只要求就手抓住杯子到提起来这一小段来说明。主三和尚请一位法师学员代表报告整理心得时,法师可能还没抓到方向,一直没办法说到重点。弟子当时就好鸡婆,举手自告奋勇要说明,只是说出来还是好粗糙,主三和尚又有条理、又微细的补充说明了许多。“心”真的是很微细,对自己的“心”体会得越彻底的人,才是越了解生命实相的人。在意识上刻意去深思熟虑,都还只是世间法的分别而已,离修行的真正意义,还差个十万八千里。

  回想弟子以前的同参道友们,为求法,抛家弃子,出家修行。每天拜华严经五六百拜,还有法会、建寺等繁重的寺务工作及其它功课。这么辛苦的修行,主要目的只是要降伏语言文字妄想,根本不知道般若就是证得真心而发起智慧。他们不知道无明的实性即佛性,不知道:亲证实相后,断三缚结,并转依如来藏体性修行,才是去除妄想的根本方法,也是断除虚妄之想的根本办法。他们对其师公的一句“没来、没去、没代志”,不是解释为“一切因缘所生,不去执著,天下就太平”,不然就认为那是一种很高的境界,根本达不到。他们认为:心明而后性见。对菩萨们“不断烦恼而证菩提”,觉得不可思议。对“心”只知道肉团心及意识心两种。对其住持师父,均以神通代表其证量。神通不准的时候,都是归咎于因缘改变。每想到他们,内心真的很沉重。也只能希望以过去曾供养他们的因缘,将来有机会引导他们回归佛法正道。

  弟子何其有幸能破参明心,对法身慧命父母萧导师及亲教师张老师,仅能以将来努力修行来回报感恩。弟子将努力修学佛法,消除性障,此生将努力以能担任亲教师为目标,生生世世将宏扬正法,护持正法,即使为正法丧身舍命,亦无反顾。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观世音菩萨

  弟子 甘十祺

  公元二○○二年十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