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辱 -- 娑罗那比丘与恶生王..........谢德清

  忍辱──娑罗那比丘与恶生王

  《杂宝藏经》卷第三:

  【 昔优填王子,名曰娑罗那,心乐佛法,出家学道,头陀苦行,山林树下,坐禅系念。时恶生王,将诸婇女,巡行游观,至于此林,顿驾憩息,即便睡眠。诸婇女等,以王眠故,即共游戏,于一树下,见有比丘坐禅念定,往至其所,礼敬问讯,尔时比丘为其说法。

  王后寻觉,求觅婇女,遥见树下,有一比丘,颜貌端正,其年壮美,诸婇女等,在前听法,即往问言:“汝得阿罗汉不?”答言:“不得。”“得阿那含不?”答言:“不得。”“得斯陀含不?”答言:“不得。”“得须陀洹不?”答言:“不得。”“得不净观不?”答言:“不得。”王便大瞋,作是言曰:“汝都无所得,云何以此生死凡夫,与诸婇女,共一处坐。”即捉挝打,遍身伤坏。诸婇女言:“此比丘无过。”王转增瞋恚,又见被打,皆啼哭懊恼,王倍瞋剧。

  是时比丘,心自念言:“过去诸佛,能忍辱故,获无上道。又复过去忍辱仙人,被他刖耳鼻手足,犹尚能忍,况我今日,身形固完而当不忍。”如此思惟,默然忍受,受打已竟,举体疼痛,转转增剧,不堪其苦,复作是念:“我若在俗,是国王子,当绍王位,兵众势力,不减彼王,今日以我出家单独,便见欺打”,深生懊恼,即欲罢道还归于家,即向和上迦旃延所,辞欲还俗。和上答言:“汝今身体新打疼痛,且待明日,小住止息,然后乃去。”

  时娑罗那,受教即宿,于其夜半,尊者迦旃延,便为现梦,使娑罗那自见己身,罢道归家,父王已崩,即绍王位,大集四兵,伐恶生王。既至彼国,列阵共战,为彼所败,兵众破丧,身被囚执,时恶生王得娑罗那已,遣人持刀,将欲杀去。时娑罗那极大怖畏,即生心念,愿见和上,虽为他杀,不以为恨。

  其时和上,应念知心,执锡持钵,欲行乞食,于其前现,而语之言:“子我常种种为汝说法,斗诤求胜,终不可得,不用我教,知可如何?”答和上言:“今若救济弟子之命更不敢。”尔时迦旃延,为娑罗那语王人言:“愿小停住,听我启王救其生命。”作是语已,便向王所,其后王人,不肯待住,遂将杀去,临欲下刀,心中惊怖,失声而觉。

  觉即具以所梦见事,往白和上。和上答言:“生死斗战,都无有胜,所以者何?夫斗战法,以残他为胜,残害之道,现在愚情,用快其意,将来之世,堕于三涂,受苦无量;若其不如, 〔则〕 为他所害,丧失己身,殃延众庶;增他重罪,令陷地狱;更相残杀,冤家不息,轮转五道,无有终竟。反复寻之,何补身疮拷楚之痛?汝今欲离生死怖惧鞭打痛者,当自观身以息怨谤,所以者何?是身者众苦之本,饥渴寒热,生老病死,蚊虻毒兽之所侵害;如是诸怨,众多无量,汝不能报,何独欲报恶生王也?欲灭怨者,当灭烦恼:烦恼之怨,害无量身;世怨虽重,正害一身。烦恼之怨,害善法身;世怨虽酷,正害有漏臭秽之身。由是观之,怨害之起,烦恼为根,汝今不伐烦恼之贼,云何乃欲伐恶生王也?”如是种种为其说法。时娑罗那闻此语已,心开意解,获须陀洹,深乐大法,倍加精进,未久行道,得阿罗汉。 】

  白话解释如下:

  从前在优填国,有一位王子,名叫娑罗那,他心乐佛法;后来,出家学道,效法头陀苦行的方式,在山林树下坐禅,制心一处,来系住纷驰的心念。

  当地的国王是“恶生王” (琉璃王) ,看著天气正好,带著一群宫女,出外巡游观赏。到了娑罗那王子坐禅的那座山林,车队停下来休息,国王累了,就睡觉去了。那群宫女,因为国王在睡觉,便趁著难得的空档放松一下,玩玩游戏。看到一棵树底下,有一位比丘在那儿打坐修定,容貌真是庄严极了。大家慑于这位比丘的威仪,来到树下,向他礼敬问讯。这位比丘也就向众人说法开示。

  恶生王一觉醒来,看到大家都不见了,不免心里老大不高兴。再看远处的一棵树底下,有一位比丘正坐在那儿,容貌端正,年纪不大,身形壮美,那些宫女可不正围在那儿听他说法开示呢!这些本该围在他身边的人,却被一位陌生的比丘吸引过去了,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能耐和修为!国王就走过去问他:“你证得阿罗汉的果位了吗?”娑罗那回答说:“还没有证得。”国王又问:“你证得阿那含的果位了吗?”娑罗那回答说:“还没有证得。”国王再问:“你证得斯陀含的果位了吗?”娑罗那说:“还没有。”国王又问:“你证得须陀洹的果位了吗?”娑罗那仍是回答:“没有。”国王不死心,又再问:“那你修得不净观了吗?”娑罗那的回答还是那句话:“没有。”这下国王火大了,说:“你什么修行的功夫都没有,不过是与一般人一样都还在生死中轮回的凡夫罢了,竟斗胆与我的宫女坐在一起,还为她们开示!”不由分说,就把娑罗那捉过来鞭打,打得他遍身是伤。众宫女为他求情,说:“是我们自己要过来听法的,不是这位比丘的错。”不说还好,这一求情,国王更不高兴,打得更厉害。众宫女也感到懊恼不忍,都难过得哭起来。那国王的心里就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愤怒掺杂著醋劲,气得快疯了。

  这时娑罗那比丘,心里起这样的思惟:“过去世的诸佛,因为能忍辱,获得无上道;还有过去世有忍辱仙人,被别人残忍的削去耳、鼻、手、足,尚且还能忍受。那么我今天的情况,身体都还完好,竟会不能忍受吗?”这样思惟后,也就默默的承受痛苦。等国王发泄够了,不再打他,他才感到全身的疼痛,竟是愈来愈厉害,一阵一阵的剧痛,实在是苦不堪言。忍不住想到:“我如果不出家,也是一国的王子,将来继承了王位,以我国家的军队和国力,也不会输给这个国王。今天我因为出家,单独在这个国家,势单力薄,竟受到这样的欺侮和毒打!”这个念头生起,再也阻挡不住,深深的懊恼起来。心想再修行也没什么意思,还是回自己的国家去吧。于是到了和上迦旃延尊者的居所,向尊者表明想要还俗的意思。和上告诉他:“你的身体才刚被打伤,正是疼痛的时候。还是等到明天,先在这儿小住休息,然后才回去吧。”娑罗那听了尊者这么说,也就留宿下来。

  到了半夜的时候,迦旃延尊者便示现了一个梦境给娑罗那。娑罗那在梦中,看见自己不再修行,返回家园。此时父王已经崩殂了,他继承了王位。接著征召了象、马、车、步四兵,去讨伐恶生王。在恶生王的国土对阵,却被打败了,自己也被囚掳。恶生王抓到娑罗那,派人拿了刀,就要把他杀了。这时娑罗那怕极了,心里想著:“但愿能再见和上一面,就算是被这个恶生王杀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迦旃延尊者感应到他的这个心念,就拿著锡杖,托著钵,一付要出外乞食的模样,出现在娑罗那面前,对他说:“娑罗那!我常常以种种方式对你说法,告诫你:‘以任何方式斗诤求胜,都是不可取的,也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你不肯信受我的教导,现在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娑罗那对和上说:“和上今天如果能救护弟子的性命,弟子以后不敢再犯了。”迦旃延尊者就对恶生王派来的人说:“请你暂且停住,我会去请国王饶了他的性命。”说完后,就前往恶生王所在的地方。可是恶生王的手下,正杀得兴起,哪肯停住?仍执意要杀娑罗那。刀子正要砍下去时,娑罗那心中惊吓到极点,想要大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就这么吓醒了!

  娑罗那醒来后,即把自己梦中所见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和上。和上说:“战争杀得你死我活,其实没有谁是胜利者。怎么说呢?战争诤斗,都是以残害别人算是胜利,这样的残害别人,对一般愚痴的众生来说,也不过是逞一时之快罢了。可是未来世却要堕入地狱、饿鬼、畜生的三涂,受无量无边的苦。如果比不上对方,被对方杀死了,不但自己的生命没有了,还殃及许多无辜的庶民百姓。对方也因为这样的杀业,更加重他的罪报,陷入地狱,长劫受苦。这样子互相残杀,冤冤相报,在五道里生死轮转,竟没有终了的时候!你反复去找找看,你身上所受拷打的痛楚,有没有什么实际的东西,是可以拿来补偿的?你今天想要离开对生死的恐惧和受鞭打的痛苦,应当先观察自己的身体和行为,消除心里的怨恼和毁谤的念头。为什么呢?这个色身正是所有‘苦’的根本,因为有这个色身,我们才会感到饥渴,会冷会热,生老病死;又会受到蚊虫、毒蛇、猛兽的侵害。这么多的烦恼怨恨,你都不能报仇,怎么就只想到要报恶生王的仇呢?其实想要灭除这些怨恼,应当先灭除自己心里的烦恼,因为这种烦恼怨恨的习性,才是害你无量世的啊!这一世的怨仇虽然深重,害的是你这一世的色身;烦恼怨恨的习性,则是残害你生生世世修学善法的色身。这一世的怨仇虽然剧烈,所害的也只是你那有漏的、不完美的、臭秽的身体啊!你这样子深入的观察下去,就会发觉,所有怨恼瞋恨的升起,都是因为有烦恼障‘烦恼’的这个根源。你今天不先铲除烦恼贼,反倒是舍本逐末的只想到要去讨伐恶生王啊!”迦旃延尊者用种种的善巧方便,为娑罗那说法。

  娑罗那听了和上的开示,豁然开朗,当下证得须陀洹果。并且对佛法更加喜乐,精进修行;没有多久,修行得道,就证得阿罗汉的果位。

  谢德清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