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施──卖身设会供养,现世获得福报 ..........谢德清

  布施──卖身设会供养,现世获得福报

  《杂宝藏经》卷第三:

  【昔有一人,名罽夷罗,夫妇二人,贫穷理极,佣赁自活。见他长者悉往寺中,作大施会。来归家中,共妇止宿,头枕妇臂,自思惟言:“由我前身不作福故,今日贫穷。如彼长者,先身作福,今亦作福。我今无福,将来之世,唯转苦剧!”作是念已,涕泣不乐,泪堕妇臂。

  妇问夫言:“何以落泪?”答言:“见他修福常得快乐,自鄙贫贱,无以修福,是以落泪。”妇言:“落泪何益?可以我身卖与他人取财作福。”夫言:“若当相卖,我身如何得自存活?”妇言:“若恐不活不见出者,我今与君俱共自卖,而修功德。”

  于是夫妇,便共相将。至一富家,而语之言:“今我夫妇,以此贱身,请贸金钱。”主人问言:“欲得几钱?”答言:“欲得十金钱。”主人言:“今与汝钱,却后七日,不得偿我,以汝夫妇,即为奴婢。”言契以定,赍钱往诣。至彼塔寺,施设作会。夫妇二人,自共捣米,相劝励言:“今日我等得自出力而造福业,后属他家,岂从意也!”于是昼夜,懃办会具。

  到六日头,垂欲作会。值彼国主亦欲作会,来共诤日。众僧皆言:“以受穷者。”终不得移。国主闻已,作是言曰:“彼何小人?敢能与我共诤会日!”即遣人语罽罗:“汝避我日!”罽罗答言:“实不相避!”如是三反,执辞如初。

  王怪所以,自至僧坊,语彼人言:“汝今何以!不后日作,共我诤日?”答言:“唯一日自在,后属他家,不复得作!”王即问言:“何以不得?”自卖者言:“自惟先身不作福业,今日穷苦。今若不作,恐后转苦。感念此事,唯自卖身,以贸金钱,用作功德,欲断此苦。至七日后,无财偿他,即作奴婢。今以六日,明日便满。以是之故,分死诤日!”

  王闻是语,深生怜愍,叹未曾有:“汝真解悟贫穷之苦,能以不坚之身,易于坚身;不坚之财,易于坚财;不坚之命,易于坚命。”即听设会。王以己身并及夫人衣服璎珞,脱与罽罗夫妇,割十聚落,与作福封。

  夫能至心,修福德者,现得华报,犹尚如是。况其将来,获果报也!

  由此观之,一切世人,欲得免苦,当懃修福,何足纵情懈怠放逸! 】

  白话解释如下:

  从前有一个人,叫做罽夷罗,家里只有夫妇两个人,非常的贫穷,靠著帮佣来维持生活。罽夷罗看见其他的长者都能前往寺院里,作大布施法会,非常羡慕。他回到家里,晚上睡觉的时候,头枕在太太的臂膀上,心想:“因为我前世没有修福,落得今世贫苦,哪里像那些长者,前世修集福德,这一世又再修福,功德更胜过从前。我今生如果还是没有修福,来世也只有更苦了!”这么想了之后,心里愁苦,不禁低声抽泣起来,泪水滴落到太太手臂上,把太太惊醒了!

  太太问他:“好端端的,你怎么伤心落泪呢?”罽夷罗回答:“我看到别人因为修福,常常得到快乐。觉得自己真是丢脸,又贫穷又卑贱,连修集福德资粮的能力都没有,所以才伤心落泪啊!”太太说:“难过落泪有什么用?你可以把我卖给别人,用这个钱来做福德。”罽夷罗说:“我们夫妻相依为命,如果把你给卖了,我自己又怎么生活下去呢?”太太说:“如果你担心自己没办法生活,不愿意把我卖出去的话,我与你一起把自己卖了,用这个卖身钱来做功德!”

  于是夫妻二人,就一起去找可以卖身的地方。到了一个富人家里,对管事的人说:“我们夫妇,想要用这个贫贱的身体做抵押,借一些钱!”主人听到这件事,出来问他们:“你们想要借多少钱呢?”他们说:“我们想要借十个金币。”主人说:“我现在把钱借给你们,七天以后,如果不能还我钱,那你们夫妇就要卖身做我的奴婢!”彼此说定,写下契约。罽夷罗夫妇就带著借来的钱去寺院里,预约了布施作法会的时间。他们夫妇二人,自己准备法会的供养物,一起捣米,并且互相鼓励说:“今天我们有这个机会,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来造福业,以后成了别人的奴婢,哪里能由得我们呢?要好好努力啊!”于是不分昼夜,殷懃的准备法会所需要的东西。

  到了第六天,眼看法会的日子就要到了。正好那个国家的国王也想作法会,选上罽夷罗夫妇同一天的日子。寺院里的僧众对国王的使者说:“真是不巧啊!有一对贫穷的夫妇在六天前就登记了这一天,我们也已经接受了,不好再接受国王的登记!”也没有更改罽夷罗约定的时间。国王听了这件事,心里不高兴,说:“是什么样的小人物,竟敢和我一国之君来争法会的日子!”就派人去对罽夷罗说:“你应当要避开我们国王所选的这个日子!”罽夷罗说:“我实在是有难言的苦衷,没有办法换其他的日子,来避开我王所选的时间啊!”使者往返三次,罽夷罗都是一样的说法。

  国王觉得很奇怪,这世上还真有这么坚持不怕死的人!就亲自到那所寺院,对罽夷罗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大的胆子!法会的日子为什么不往后延?非要和我来争同一天呢?”罽夷罗回答说:“王啊!小民这个身体只剩明天一天是可以自在作主的,过了明天,小民就是别人家的奴仆,再也没有机缘来作法会了!”国王问:“怎么不能呢?”罽夷罗说:“小民曾经思惟,因为前世没有积什么福德,所以这一世会这么穷苦。这一世如果再不修福德,恐怕以后世会变得更苦!想到这种因果,非常感慨,只有以自己身体作抵押,借钱来作法会,希望以法会的功德,断除累世贫苦的业报!当初借钱订了契约,过了七天,如果没有办法还,我们夫妇就要做那一家人的奴婢。今天已经是第六天,到了明天就是第七天要还钱的日子了!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小民自知忤逆了大王,难免死罪,还是要与大王争同一天来作法会啊!”

  国王听了罽夷罗的话,从心里深深的怜愍,感叹著未曾见过这么坚定虔诚的人,于是说:“你才是真正解悟‘贫穷之苦’的人!知道要累积福德资粮,把这一世不坚固的、无常的色身,转易为坚固的金刚法身;把不坚固的财物转易为坚固的法财;把不坚固的、多舛的命运转易为坚固的、有福报的慧命!”也就不再与罽夷罗争日子,让他可以安心的作法会。国王并且把自己和王后身上的名贵衣服和珠宝脱下来,赐给罽夷罗夫妇,又划了十个村落,封给罽夷罗。

  罽夷罗夫妇能够以至诚心来修集福德,现前得到的华报,已经是这么殊胜,更不要说未来世的果报了!

  由此可以知道,布施的因果是确实存在的!世上的一切人,想要免除现世及未来世的各种苦受,就应  当努力恳切的修集福德资粮,哪里可以纵情懈怠,自我放逸呢?

  谢德清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