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佛法中(一).......... 李正因

  活在佛法中(连载一)

  ──专访庄正枝师姐、卢正娴老师、卢正珊师姐

  时间: 2004 年 1 月

  采访:李正因

  冬阳灿灿的早晨,整装前往一个特别的家庭。这难得的正法家庭,已有二人明心见性、一人明心!是什么样的因缘,最难度化的至亲,而得成为互相护持的菩萨眷属?是什么样的福德,三人都是正觉同修会中不可或缺的人物?

  沿著捷运轨迹一路寻来。讲堂楼影过去未远,“正觉之道”的证道之歌即将声扬;这歌, 世尊举唱以来,从梵语传唱成汉音,不曾稍改;这歌, 导师续唱至今,从唐宋飞檐回响至新世纪的高楼,又经历几度寒暑?这如此迂回难行之路,曾刻镂多少正法兴、微的辛酸?而如今竟然萧萧如捷运方便畅捷,我们何其有幸顺势搭乘,可以一路飞驰向上!

  庄重地按下这份量特够的门铃,门启后一抬眼,即是庄严素净的佛龛,阳光自左方排窗泄入,洒得一室明净清朗。庄师姐简净庄严如昔,虽一直谦称知浅、无法言深,但还是带点腼腼地热心倾囊,等到直爽慧黠的正珊师姐背著她的狗狗眷属,以及沈稳内敛的卢老师陆续赶来后,气氛便益发热烈起来。

  求道迂直异 累世积资粮

  学佛的因缘自然人人不同,学习正法的福德,更是累世的资粮,甚至修学佛法的因缘与过程中,其时间的长远与资粮修集的状况,也远非我们所能想象。《金刚经》中, 世尊早已开示:“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所以每个人的修学因缘与状况,各别差异真的极大!庄师姐等三人虽亲为母女,出自同一家庭,还是完全不同。

  勤能补拙 安分积极

  庄师姐学法的过程并不平顺,她说:“以前觉得做人很苦,一心想要解脱,但无正确知见,以为拿香便是佛教,见佛就拜,佛道不分。”师姐喟叹著:“而且以前我身体不好,因为想要改善而入了外道,那位师父从东南亚来,对佛教非常不尊敬,我们跟著学,多少会说错话,所以真的要忏悔!”离开那里之后,庄师姐有一次在善导寺听人念佛,痛哭流涕,后跟妹妹去十方禅林共修,开始随众念佛拜佛、专修准提法。

  “有一天因缘实在很殊胜, 萧老师去十方禅林讲‘禅净圆融’,”师姐笑笑说:“很奇怪,我很少听法,那天竟然去了,就觉得 萧老师感觉很平实,说话让人很喜欢,说的话怎么都跟别人不太一样,那些师兄、师姐 (后来才知道是张老师、郭老师、许老师等) 又好像都很清高,还说可以明心见性,真不可思议,便很想跟 萧老师学这个法。”不过那时候因缘未到,师姐虽然觉得很失望,但还是不改初衷,暂时跟随一位学 萧老师法的师父学无相念佛拜佛,师姐说:“那时觉得无相拜佛,没有佛像、没有佛号、什么都没有,实在很难,但是很奇怪,就是想学。”

  到了一九九六年,终于有机会插班上课,一偿心愿,但是晚了几堂课,没听到如何无相念佛拜佛,师姐感叹著:“加上我很钝,一年多都抓不到要领,根本不会忆佛,问亲教师,老师说我业障重,要忏悔,我也觉得真的要忏悔,但还是一直拜不好。”师姐恳切地接著说:“不过我有一个观念,就是‘我很钝,没关系,那就勤一点。’不管拜得好不好,我一定要拜,现在没办法,说不定哪一天就有办法了!而且上课不能缺课。”

  专心上课、整理笔记都不可少。师姐强调, 导师的书一定要看, 导师上课所说的、书上所写的都很重要,听闻之后必须深心思维。她说:“看不懂时,觉得那几句话好像没什么,我们往往在字面上一瞄就过去,其实往往在暗示、提点;明心乃至见性后,才知道都已经明说了;看懂的时候,就觉得 老师的书好棒!”

  师姐亦一再叮咛,学这个法,恒心很重要,不管功夫做得好不好,有空就拜佛,拜多久都没关系,一定要一心想得法,如此才会升起信心,并且坚持下去。“功夫是累积出来的,我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累积走过来!”

  “有时候我也会很烦、很气自己:我为什么这样笨、为什么都拜不好?”师姐说:“许老师告诉我,不可以生气,一生气便火烧功德林,怎么拜都没有用,拜不好要忏悔。”庄师姐叹了口气:“我才知道:喔!原来不能生气,而要有欢喜心。因为自己有业障才会拜不好,功夫不能得力,所以要忏悔、要护持道场、累积福德等。”

  师姐表示,有一次在中正纪念堂灯会中敲钟, 萧老师看到她,说她福德不够,所以她在福德上很用心去做,例如,上课时,她都会提早来讲堂作义工,帮忙香灯、摆蒲团、擦楼梯、倒垃圾等等,主动找工作做,“虽然提早出门很辛苦,但是我获益良多!这是累积下来的!”因为自己受益很多,更有感于这个法的好,感于道场一定要维持下去,所以庄师姐始终大力护持道场,不遗余力。“虽然护持不多,但是护持不断。”师姐说:“想要学这个法,福德资粮一定要够!”

  庄师姐很感谢亲教师郭老师和许老师,因为他们明心见性后发愿,家里开辟道场,完全免费供应一切,接引有缘众生。“我们在老师家上课,每次都泡茶给我们喝,夏天还开冷气;有一次我觉得什么都用老师的,不好意思,拿了一筒卫生纸去,她又拿到道场,连一袋卫生纸都不肯收,”庄师姐说:“所以那时候有一个心态,就是:我一定要破参,一定要报答亲教师的恩,因为他们开辟道场,就是要我们破参,如果自己没有走出来,白用一切,实在不好意思!我… .. ”庄师姐略略停顿,不知如何道来的模样:“我不晓得该怎么说,实在很感恩!所以来到这里,真的很温馨!”

  巨细靡遗,精进不懈

  相较之下,卢老师和正珊师姐修学正法的过程便顺利得多,她们都是因为母亲庄师姐耐心而善巧的接引,逐渐亲近道场、入门、乃至精进而顺利破参。

  卢老师说:“我母亲常跟我说 萧老师的法是怎么的好,有一天我想,既然这么好,不妨先看看书。”看完《无相念佛》之后,十分信受,但为慎重起见,求教于当时的皈依师,法师看了之后说:“这是果地法,如果这个法是真的,非常好,但现在我们在因地看不到,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你还是老实念佛比较有保障。”卢老师于是听法师的话,每天念佛号一万遍,后来有一天,突然想到师父并没有否定无相忆佛拜佛,又将书仔细看了一遍,知道这是 萧老师亲身用功体证的东西,并不是“文章一大抄”而整理的知识,所以决定先试试看。依法拜了一星期,觉得很不错,好像比念佛还好,体会到里面有些东西,也许可以试一试,就算被骗,不妨被骗二年半看看。“既然 萧老师可以找到,我一定也可以!”就是凭借著要跟 老师一样找到这“果地”,去看这个法到底对不对,所以卢老师决定亲自探寻,不要随人以讹传讹。于是二年半期间,便按照书上的修学功夫,如实一步一步的去做。

  “我是一九九八年入正觉,原本是在杨老师的班上课六个月,后来因为孩子还小,不让我去,只好调到周一张老师的班;可能正缘出现,周一我母亲有空,可以帮忙带孩子,护持我去上课。一切的外缘困扰克服后,再来是自己修学行门功夫的考验开始了。刚去上周一班课时,他们已经上了一年的课,去时一听,张老师已在上“看话头”,我怕跟不上,便很用功,回来并把笔记重新整理。”卢老师说:“于是我闭门造车,把上课所学的知见并配合 萧老师书上 (《无相念佛》、《禅──悟前与悟后》、《念佛三昧修学次第》) 的每一步骤认真做功夫,并且将拜佛的每个过程做记录。”后来才知道,张老师只是提前先讲看话头稍作点缀、先建立概念,之后又回到原来进度。这个“美丽的错误”,反而成就了卢老师日后良好的基础。

  “看 导师的书我会掉眼泪,感觉跟 导师应该在过去生中结过这个缘;而且一看书,可以知道他是再来人,这是他自己的东西,与外面的书的确有所不同。我过去生可能也曾修过这个法, 导师的修学过程我很信受;因为很信受,所以他修学的过程我也比照做,深信 导师能这样走过来,我一定也可以!”卢老师便如此将三本书仔细研读比对,以此检视自己修学的阶段和过程,在孩子的奶瓶、尿片等繁琐事中,抢时间用功。

  “导师的法,我一路亲自慢慢地每一个细部都走过来,发觉真的要亲自体验,破参前,我便开始先要求自己除性障,作为求法的基础,尤其是观行,才有办法得到智慧的深源。光是礼佛的部份,就有许多学问在其中。修学过程中,只要有瓶颈,我就从书中找答案,几乎都可以得到解答,若不能生起正解,便请问亲教师。在这方面的用功,我是二年半都没有懈怠,一直很精进。”卢老师说:“每当小朋友睡觉后,就开始真正自己的参究、思惟、观行,同时在礼佛的每一阶段的变化都做记录,甚至后来的参究乃至入黑漆桶,都曾逐步慢慢走过。在一年左右,有些现象出现,便懂得套用公案,看看可不可以通;一套,竟然可以通,知道所找的目标不远了,找亲教师小参,也肯定方向无误;于是方法熟练了,我便依此方向,做每一部份的观行。‘毕业’后,因为‘年资’不够,加上那时一年只办一次禅三,所以我等了半年;在等待期间,就安住继续做观行及功夫,而在上山的前三个月,在一个因缘下触证到眼见佛性的部份,亲教师认为方向无误,就等 萧老师印证了。此时,智慧如泉涌般,源源不绝,听法时感到十分的‘贴切’,老师似都在‘明说”‘自家事’,经典更是‘通畅’不已,功德受用竟如此不可思议!’所以卢老师是明心与眼见佛性二关一起过。

  自在安然,佛菩萨加佑

  至于正珊师姐,虽然一样顺利破参,但过程转折却迥然不同,可以代表“福星高照”一类人物。正珊师姐一开口,大家就被她直率的叙述逗得笑翻天,她说:“我以前是因为很怕下辈子变成畜牲,被屠宰;我很怕痛,被杀来吃一定很痛,所以为了不要变成鸡鸭等,愿意信受佛法修行,将来可以当人,甚至到西方极乐世界。我是很俗气的人,真的是这样想。”正珊师姐笑称自己是“失败的案例”,现身受访,只是为了鼓励大家:“连我这样拜佛非常不用功的人,都能在佛菩萨的慈悲加被、和 萧老师的慈悲下破参,佛菩萨慈悲一定有其存在的真实性!”

  “我是二○○○年十月进来周三游老师的班,也是他当亲教师的第一个班;我父亲是被我妈妈骗写报名表,我也是在无奈的情况下报名的。现在翻阅当天的笔记本,觉得很好笑,当时居然计算好,二年六个月共有几个月、几周,列好要上几次课,告诉自己:‘就上半年,然后就要跟妈妈说:我跟这个法不相应,没办法学!’ (人的念多可怕!) 因为我非常讨厌拜佛!我姊姊是老大,很信受妈妈的话;我是老么,性障习气很重,最不听话,”师姐开玩笑说:“但我是人住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被逼去。”

  虽然第一天上亲教师的课,大都出席,盛况空前,上课的感觉也很好,但就是想:“半年交差就好了,所以前半年根本很少拜佛。”正珊师姐缩缩头:“但我妈每天拜完佛,都会出来盯我:‘我拜完了,你看完电视,记得进来拜!’因为住在一起,有没有拜她会知道,只好去拜,但前半年连这个都做不到。”

  “可能我还有一点善根,每次上课看到游老师色身不舒服──很奇怪,每次讲到功夫上重要转折的地方,他就会一直咳,咳得连喝水都没办法止;不然就是脚肿 (他的脚受过伤) ,每天都要去换药包扎,上课都忍痛、站著讲,我就想:都已经这样了,老师还要为众生讲法。心里觉得很惭愧:‘他讲课这么用心,而学生却是我这种烂学生,爱拜不拜的、笔记从来不看,家中还有人求你上课──妈会帮我们准备上课用的东西,平常会跟我们聊──老师如果知道,一定会很难过!’我妈真的很有耐心,姊姊也改变很多,我被触动,很惭愧,觉得应该改过,所以半年后,想:‘算了!就算被骗,也只有两年半,忍忍就过了。’”

  “以前会停留在境界法上,会想象破参后有不一样的境界,譬如,会放光啦,”众人不由得笑了起来,正珊师姐也带著笑说:“或者可以正知入胎、可以去极乐世界、可以不必当畜牲;做人的话,可以做个好命的人,……刚开始虽然很粗俗,可是确实也是一股推动力,就想,如果接著二年用功一点,可以蒙个明心也不错;加上也有忏悔,所以决定开始用功。”

  “我看 导师的书很容易哭,上 导师的课也哭,甚至上游老师的课也会哭,可能前世学过这个法,加上佛菩萨的加持,才有可能破参。”正珊师姐补充说明。

  “就这样每天被盯著拜佛,功夫居然也能接续得上。”正珊师姐感慨地说:“修这个法没有名闻利养、没有神通境界;若想安住,除了自己的菩萨种性外,真的要常亲近善知识!我妈就是我的善知识之一,她盯著我拜佛、问我有没有看书、每天‘啰唆’到不行……。”能够二年半结业便顺利破参,她真的很感谢家人的支持。

  “我上课很累,因为名相都不懂,甚至许多经名连听都没听过,但我努力小参,一有功夫上的进展,或是书上疑问,就去请问亲教师。”师姐说:“有人从来不小参,可能是怕压力,因为老师会问做功夫状况;而我就是因为妈妈会逼,又有老师问,所以会拜;小参时老师一问,不懂,回家就会赶快翻书。我们往往会以为自己都懂,事实上常会有偏差,所以很建议大家小参,老师可以指导方向、功夫、疑问等等。”

  她也表示,在讲堂拜佛,磁场最相应,像打磬等外境刺激,敏感度会特别高,所以像禅一这样一整天用功的机会,她一定都会参加。

  “我也常求佛菩萨,而且因为知道自己拜佛功夫不好,所以努力回向,”正珊师姐定了定神,又说:“我上课、做义工、助念等等都不忘记回向,有一次帮忙到很晚回家倒头就睡,忘了回向,半夜爬起来,赶快烧香补回向,怕福德累积会少掉了!”大伙儿笑歪了,师姐也边笑著说:“回想起来真的很好笑,这就是世俗人!执著形式!”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