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邪说》序.......... 张正安

  《真假邪说》序

  密教的本质并不是佛教,密教是一种混合性的、同于民间信仰的宗教,此是学术界与佛门内“理、事亲证”之智者所得之结论。密教的本质其实是类似一贯道的宗教,但一贯道收纳了中国儒家的思想和道教思想、以及民间信仰的鬼神道、天道思想,也收纳了一神教的基督教思想,希望融五家于一炉、一以贯之,只是未能成功,也永无成功之日,终究不能以一法而贯通之。密教的特性与此相同,虽无野心要融合五教,却有野心取代佛教;演变成为密教的过程则是:古时印度的佛教僧人无智,希望借著印度教中鬼神的功能来维持佛教的生存,而渐渐的被印度教的性力派思想所诱惑、所渗透,结果是自己被印度教的性力派思想同化了;而密教后来的作为则是索隐行怪地收纳古时印度教中的所有思想及性力派的全部邪思谬想,而以佛教中的佛菩萨名义作为所信奉的鬼神之名,并且以佛教中的法门名相、果位名相,来代替他们得自外道的种种理论与性力派境界的行门,如此冠以佛教的外衣、法相、果位,混充为佛教僧人、佛教法门、佛教果位,以此手段而在佛教徒不知不觉之间和平地取代原有的佛教,而继续维持著佛教的表相,让一般佛弟子信以为真,误以为密教真的是佛教而随之修学,他们便可以因此而和平地接管佛教。 〔编案:作者在此书中所说之密教,特指西藏密宗假名佛教,非指日本东密或唐密。全书所说密教,意皆如是。〕

  今有不知密教本质与内涵的密教上师索达吉堪布,造文《破除邪说论》,想要与显教佛法一争法统:欲与 佛诤、欲与法诤、欲与胜义僧诤。纵观其文,其说正是不如理的邪说论,却敢于跟诸 佛菩萨语圣言量圣教量诤,颠倒诬蔑胜义菩萨僧之法教为邪说,更显末法时期,无明众生破坏佛法的严重情况。

  末法时期,佛弟子若非乘愿再来之祖师,想要对于佛教的三乘法义及佛法的修学次第有明确的了解,没有大善知识的引导,是分辨不清、无力通达、不能了知佛道次第的。绝大多数的学人对于佛门内分为显教与密教、宗门与教门、中观与唯识、净土与禅宗,更有西藏密教所提倡的最深秘密修法,说能够让人于一生之内就能修证成佛的理论,如此诸多的法门感到不解、茫无头绪,与无所适从,不知道应该要如何开始修学佛法。对于佛法,感觉自己好像已经知道了不少,可是更常感觉到的是,自己其实并不知道佛法到底是什么。笔者相信如今不少的佛教界学人一定会有如此的疑问:既然说禅宗能够让人速入佛法大海,为什么却又说所有的法门最后皆是会归于净土法门?对此迷惑不解。因此,仔细想来,自己到底要修学那一个法门比较好呢?想要修学禅宗得一个开悟,可是又怕自己不是上根人,会浪费一生,更怕因此会去不了极乐世界,因此又想干脆专修净土法门,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就好了。可是心中到底还是不甘心。

  行门如是,教理方面亦复如是,学了不少的佛法名相,知道了佛门内的大乘法分为中观论与唯识论两个大派别。可是心里面真的弄不清楚,既然说 龙树菩萨的中观正见是绝对没有错的正法,那么为什么由 弥勒等觉菩萨所传授的唯识宗会被西藏密教认为是不了义的方便法呢? 弥勒等觉菩萨和三地的无著菩萨,证量不是远高于初地的 龙树菩萨吗?怎么会去专弘层次较低的唯识佛法?等觉菩萨所弘的唯识一切种智又怎么会比初地菩萨所弘的中观更低呢?而一切种智能使人成为究竟佛,中观却不能使人成为究竟佛,密教却说中观胜过唯识,却说唯识是方便法,这又是什么道理呢?能符合佛教法理吗?密教的中观佛法 (不是显教的中观佛法) 讲一切法性空,一切法无自性,落在断灭见的本质中,与佛教中的真正中观不同;而且,唯识佛法讲的是八识心王的一切法“空性”义,讲的是一切法唯心所生──万法唯识──万法都是第八识所生、所显,才能符合佛法正义;对于密教的中观与显教的唯识,感到彼此之间似乎有很大的差异性,不知道要如何会通;又,唯识宗所传授的法义似乎跟我们的色身有很大的关系,那么说起来,难道研究我们的色身就是在研究佛法吗?佛法不是念佛、念法、念僧吗?佛法不是无我、成、住、坏、空吗?不是讲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吗?唯识一切种智佛法不是医学啊!怎么会跟研究我们的色身有关系呢?又怎么会跟宇宙世界山河大地有关系呢?这都会使人产生疑惑,都应该加以探究。

  对于宗门方面,修学禅宗追求证悟则要参公案。但心里面也会怀疑,参公案似乎与念佛、念法、念僧无关啊!参公案也没有修学佛教法义啊!因为参禅好像没有在做佛法的正修行功课,似乎与学佛无关,因此心上感到不是很踏实;而禅宗证悟后的祖师们,更常常诃佛骂祖,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始终弄不清楚,又不太敢尝试,因为没胆子跟著诃佛骂祖,怕会成就恶业、共业而下地狱去。

  最后,竟然还有一个西藏密宗,标榜即生成佛,一生就能够修至佛地,不用三大阿僧祇劫。这是很有吸引力的广告,不得不去探究一下。却发觉修这个密法要花很多钱:要大力供养上师、要布置华丽的坛城,还要购买密教法器、唐卡、双身交合的佛像、密教护法神像等等很花钱的东西。而且还发现密教的密续“经论”所说最后必定要修的双身法男女交合的教义怪怪的,可是密教上师言之凿凿,宣传这些法义是 世尊所亲传,也说“佛经”里面更有记载:是最有福分的人,才能修学的法门。但在不具拣择、分辨正邪知见的情况下,又不敢妄自开口评断,以免诽谤三宝,犯下重罪。如是诸多疑问,却是找不到人能够解答;而已经知道密教本质的修行人,谁都不愿去捅这个大马蜂窝;也没有能力对密教所说的中观见的邪谬处加以条分缕析的辨正,也没有能力对“双身法与佛法完全无关”的正理加以深入的剖析与辨正,所以就没有人敢公开的剖析。因为密教在宗教界的势力极大,得罪了密教,必定遭受围剿,但是却不会有人敢在实质上或道义上,给与暗中或公开的支持;因为密教的势力已经渗入显教某些大道场了,已经得到某些显教大道场的支持了。

  平实导师此世秉持著菩萨道的自利利他慈悲愿行,遵循 世尊指示,再次受生于人间,利益此娑婆世界的有缘众生,实在是我们莫大的幸福。 导师不仅将正确的佛之法教传授给我们,解答了以上的种种佛法疑问,提升了整体佛教界的知见水平,更为我们铺设好了一步步确实可行的佛道次地,让我们能够依之修学,亲悟实相,次第增上。学人如果精进努力、兼有福德,依 平实导师之教导,精进如实的进修,一世要修证进入初地,更是不无可能。像 导师这样的大善知识,一般的学人是很难遇上的。如今有这种证量甚高的大善知识住世,这实在是我们中国人的大福报。我们应当知道要把握如此的机缘,勿令错失。《大方广佛华严经》佛云:“善知识者,犹如大船,超过生死至彼岸故;善知识者,如如意珠,能令所愿皆圆满故;善知识者,能为救护,于诸恶道救众生故;善知识者,为先导相,修佛十八不共法故;善知识者,如庄严具,庄严一切净法身故。”“善知识者,住真实道,一切二乘不能知故;善知识者,得无尽辩,能说如实知见体故。”

  然而,就如祖师们所说的话语,大善知识住世,能大利益于众生;然而,对于福德不堪任者,亦会令其速入涂炭;也就是说,有人不信大善知识是真的大善知识,或者因为顾虑一世的名闻而故意诽谤大善知识,成就了谤法、谤胜义僧的地狱业。密教学人索达吉堪布者 〔编案:堪布一名是音译,意为住持〕 ,因为福德因缘不具足的缘故,不肯信受 导师所说极为平实而深妙之佛教正法,复又迷信密教密续所高推之虚妄证量,复又为显己宗高明,恣意随著密教古时未悟的狂妄祖师诽谤三宝,在网络上与刊物上说言:“金刚乘的密法是佛法,而且是顶乘佛法。”以密教外道法的本质而如此贬抑显教是低于密教的法。又常常说:“一切佛菩萨莫不如是,当他们化现为旁生、屠夫、妓女时,其所作所为不仅与佛法毫不沾边,更明显违背戒律规则。”如此违背佛法正义、违背佛教戒律、贪著五欲的人,又是不能断除我见的凡夫密教祖师,竟然可以说是佛菩萨的化现;如是之人,自诩为佛教弟子,所做所为在表面上看起来是在弘扬佛教、护持正法,但实际上却是在从事破坏正法、毁坏佛教的恶行。然而,如果深究起来,索达吉堪布与当代诸多密教上师与学人,亦全部都是受害者;他们全都中了密教前辈祖师,包括莲花生、月称、寂天、阿底峡、宗喀巴与达赖喇嘛等人,不如实不如理的虚妄言教的毒药,才会千百年来,有诸多的西藏佛法修行人都无实证;迷信于荒诞不经的神奇鬼怪荒谬传说,信受了虚幻的邪谬鬼神信仰,把外道鬼神当作佛菩萨,以讹传讹,都不自知,更令一生所有修证结果付之流水,都无实义,诚可怜悯;这些上师与学人,急需佛教正法的救护。

  笔者才学俱薄,修学时日尚浅,有幸跟随 平实导师修学佛法,实是三生有幸。由初始之不知佛法真义,至能够稍稍通达般若,如今能够少分护持正法、分别正邪,皆是正觉同修会内 导师与诸多亲教师们的教育引导之恩有以致之。今奉 师命,回复解答索达吉堪布对于显教所提出的诸多疑问:包括了密教非佛教的传承由来历史依据、密教诸多祖师上至莲花生、莲花戒、月称、寂天、阿底峡、龙钦巴、中及宗喀巴,近至当今的十四世达赖喇嘛等人所说密教法义的言不及义处、密教转生串习制度的虚妄处、无上瑜伽乐空双运的双身法邪谬荒诞处、密法虹光身成就的无义处,与密教根本三经《大日经》、《金刚顶经》、《苏悉地经》是伪造佛经的由来依据,以及密教兴而佛教亡的历史事实与法教事实依据;也包括:莲花生不可能由莲花所化生的正义、宗喀巴不是 世尊所预记的 文殊菩萨转世之人、中国大藏经为何会收入密教密续的原因…等等的问题。

  索达吉堪布所提出的这些诸多的质疑,大多围绕在三界内事相上的有为法,然而,如果学人能够经由了知密教在事相上的荒诞,掀开了它的鬼神崇拜本质神秘虚妄面纱,学人在佛法的修学上,就不会走错路,不会误入险坑;另外一方面,索达吉堪布也提到了有关于密教观想忏罪积福的正讹问题、梦中定中观见往世修行的眠梦问题、般若中观的正义问题、中观与唯识孰为了义的问题,以及密教看第八识如来藏存有与否的问题。如是这些问题,笔者身为佛法学人,一为领受 师命,二为自利也为利他,三为彰显正法,因此笔者虽然不才,敢于领命,为护持正法勉力而为,还望诸多先进长辈能够予以提携、不吝指教。

  希冀此举能够使佛教界对于密教非佛教的本质,能够有更多一层的了解,更希望所有的密教学人应当要正视密教本质上不是佛教这一历史事实与教理事实,然后能够速做规划,脱离密教密续,回归显教 佛之正法。如此一来,修学佛法必定能够有所成就,不致虚度一生,不会再随著密教造作毁坏佛教正法的无间地狱业。

  佛弟子 张正安 敬序 于公元二○○四年 新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