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信箱

  一、 萧居士莲鉴:

  拜读大作,耳目为之一新。对大德摧邪显正之举,亦为之震撼。不过有些许事,建议大德您:

  (1) 大德摧邪显正之辨正,引起法师、居士及其信徒之反感,对大德瞋恨、轻视、排斥、辱骂…之种子,全种在此等众生八识田中。未来世,大德又遇到这些众生,因缘和合,八识田中种子起现行,对大德弘扬正法之举,势必造成障碍,若今世小怨,来世难说不成大怨,则大德仇人满天下矣…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喔!

  (2) 建议大德,放下万缘,加行用功;若证圣道,当以证量,摧邪显正,证明所说之法为正法,转变不信者之心识;不然大德之教,随汝身灭即灭。除非有相同或更高之证量者,接续大德之教,否则大德之所行,将令身后之正觉同修会,陷于四面楚歌之境,难以再发扬光大…佛亦无法度无缘之人。

  (3) 以大德之证量及智慧,可否弯下腰来修行忍辱波罗蜜,化解风波,做个人天示范呢?…

  快乐无忧,是名为佛。

  PS. 玄奘大师本生,为毗卢遮那佛,慈悲喜舍之舍心所化,非大德所判,只有三地心而已,信不信由你啦!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

  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此祝 法安

  也是常被人骂的哈哈修行人

  编译组敬答:

  大德所言,虽不无商榷的余地,然而言语之间,对 平实老师的德慧,亦有相当的肯定;在此末法恶世之中,能有这样的鉴赏力,也算难能可贵,盼望您以后能继续增长善缘,修习正法。

  摧邪显正,一向是菩萨行者的本分事,虽然在摧邪显正的过程中,会影响到少数人的名闻利养,但为了救护众生出离恶见邪行,即使会招致他人强烈的反弹,还是得勉力为之。摧邪显正,是纯善的行为,不但会迅速增长福慧,还会得到 世尊的冥佑,只有深信因果、而又真悟的菩萨行者,才会甘冒现世的不利益,勇于为之。大德所谓的“菩萨畏因,凡夫畏果”,应用来劝诫那些破戒、增上慢,以及不净说法者,才是如理、如法;用来提醒破邪显正的菩萨行者,不免引喻失义。

  被评论的人,当然会起烦恼,但是他们如果还有一点反省能力,有时候也会检点自己的见行,第八识种子便从憎恨渐渐转变为感谢,到最后 (也许是很多世以后) 还是会改正过来,走入正修行路。以长远来看,我们所作的评论,还是会有效的。

  还有很多人,他们对自己的老师、自己的道场,并没有强烈的情执,看到我们的评论,觉得很有道理,立刻舍弃原有的邪见,修习正法,没有几年就亲证三乘菩提。要是我们没有破邪显正,他们得法的因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可见破邪显正是很重要的。

  只有很少数的人,因为情执深重,完全没有自省的能力,不但不接受善知识的指正,反而极力狡辩、颠倒黑白──这种人就是所谓的“一阐提”。

  根据《佛藏经》〈往古品第七〉的记载, 大庄严佛的末法时期,有很多人因为破坏正法的缘故,成为一阐提人,所以从久远劫以来,不断的出入地狱,虽然值遇过九十九亿诸佛,乃至从佛出家精进求道,仍然改不掉谤法的业习,这种人连诸佛都救度不得,我们当然更拿他们没办法。

  您的建议:“放下万缘,加行用功;若证圣道,当以证量,摧邪显正,证明所说之法为正法,转变不信者之心识”,若用来劝诫未悟而好为人师者,倒是十分恰当;但不适合用来劝告 平实老师,甚至也不适合用来劝告本会已悟的同修。怎么说呢?因为未悟的人,没有证量,凡有所说,皆是拾人牙慧,自己尚且不知所云,如何能够转变不信者之心识?已悟者,特别是大悟彻底的 平实老师,则非如此;凡有所说,皆是从宗出教,完全可以“以证量,摧邪显正,证明所说之法为正法,转变不信者之心识”,唯除无缘者、情执深重者。

  除了 平实老师之外,本会能够破邪显正的同修,所在多有,这些同修智慧深利,辩才无碍;破戒、增上慢、不净说法者,人数虽众,却无一能当得本会真悟同修锐利的问难;这都是正法威德力所致,天魔外道无有敢撄其锋者。有这些同修继承 平实老师的衣钵,正法的势力,至少可以持续数十年以上,将来也会代有传人,以俟 月光菩萨的降生,大德不必过虑。

  大德所谓:“玄奘大师本生,为毗卢遮那佛,慈悲喜舍之舍心所化”,与西藏密宗的说法相类,同是主张一有情可以衍生多数有情,违背《心经》“不增不减”的明示,亦违背真悟者的证量,大德不可轻信。

  二、 《真假开悟》第八期说:“吾人所熟知之七大等觉菩萨: 弥勒、文殊、 普贤、 观世音、 大势至、 维摩诘、 地藏王,现出家相者究有几人?”。其它六尊菩萨是否曾成佛,我不清楚;唯就末学所知,观世音菩萨在久远劫前即已成佛,佛号为“正法明如来”,只因怜悯众生故,而倒驾慈航示现为菩萨相。因此就证量而言,观世音菩萨即使不在“佛地”也该是“妙觉”菩萨,何以萧老师认为是“等觉”菩萨?

  答:妙觉菩萨,即是究竟佛,二者并无差别,合先叙明。

  观世音菩萨与 文殊师利菩萨均早已成佛,倒驾慈航示现为等觉菩萨,祂们既然示现为等觉菩萨,我们也依照这个因缘,仍称祂们为等觉菩萨,免得造成一个国土有二佛、三佛的过失。

  三、 末学自丁福保的“佛学大辞典”,得知八识心王心体分别所起之“用”有四分:相分、见分、自证分与证自证分。又从萧老师的著作里,末学得知阿赖耶识无证自证分,故从来不能自知;反之,意识具有自证分与证自证分,而能知悉本身之存在,开悟之人只能靠意识以证知阿赖耶识心体。

  然而从“意识乃意根与法尘相触后,自阿赖耶识心体所生出”的基础看,我们是否也可说:因为意识源自阿赖耶识,故阿赖耶识原本即具可证知自身的种子,意识仅是其证知自身所需的工具?

  答:您所说的大有道理,可以继续引申:不但意识是阿赖耶识所变现,十八界也是阿赖耶识所变现,乃至三界中的一切法,都汇归成一真法界。既然是一真法界,谁是主体?谁又是客体?何必分彼此?又何必说什么证自证分呢?

  《维摩诘所说经》〈入不二法门品第九〉:“文殊师利曰:‘如我意者,于一切法无言无说,无示无识,离诸问答,是为入不二法门。’于是文殊师利问维摩诘:‘我等各自说已,仁者当说,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时维摩诘默然无言。文殊师利叹曰:‘善哉!善哉!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真入不二法门。’”

  四、 萧老师的局版书及同修会的结缘书之出版日期,均采用基督教的纪元,我想既然是佛教内的出版品,或许另外加注佛教自己的纪元也无不可。

  答:正智出版社及正觉同修会所出版的书,固然都是一般定义的“佛教书籍”,但并不能单说它们是“佛教内的出版品”;事实上,我们所阐述的是“法界实相”,法界实相并没有宗教的界限。因此,我们的书籍,是为全人类,乃至为一切理解语言文字的有情,而出版的;我们采用基督教的纪元,只是因为它是目前世界所公认的纪年方式,并不表示我们认同基督教的主张。

  五、 最近有人在网络上公开倡言:正觉同修会的“明心其实是○○○○○○○○的阿赖耶识”(也有人言:“如来藏即是○○○○之根本智慧”),并言:“禅宗明心公案都是在说扬眉瞬目的公案(他们认为○○○○○○的就是真心)”。

  而正觉同修会的见性则是“教人体会六根神经系统的传导冷、热、见、闻、嗅、尝、触、受等功能性。”并言:“洗冷水澡,或在天冷时喝杯暖暖热热的牛奶,体验全身神经系统如何传递暖受由头顶传至全身遍处,或喝开水喝的身体觉得肿胀起来,直接体会妄心(指意识觉知)与真性(指六根传导冷,热触受的功能性)之间的不同。”“见性的公案都是在说眼见佛性,他们还认为可在地上的狗屎上看见佛性(传导见的眼根功能性),其实是在说六根所触的尘缘相都是佛性所显。”“佛性也是指在六根中(传达)其阿赖耶识所流出的种子的功能性。”请问以上言论,谬误何在?

  又若真有已退失菩提之退分菩萨公开泄漏世尊密意,又该如何处理?是否只能依靠护法神来加以处置?

  答: ( 一 ) 欲参禅悟道者应知,了解经文字面上的意义,和真实悟道有很大的差距。以一切行止来说,仍然须有真心和妄心,和合运作,才能有威仪进止等法相的现起。网络上的贴文者,看到正觉同修会诸悟道者所述的公案,多在色身的威仪进止上显示,便以自意揣测,以为“指挥”、“操纵”者,即是阿赖耶识,殊不知早已落入末那识体性的“恒审思量”中,若无末那识作主决意起身,坐著的人绝对站不起来,站著的人绝对无法走路。若以“指挥”、“操纵”者而言,除了末那识之外,更无其余可以当之。而阿赖耶识,则一向没有作主性,说祂是“指挥”、“操纵”者,毫无道理。可见网络上的贴文者,仍是真妄不分、死于句下的初学者。

  贴文者有一段话,是大德所没有引用的,更显见其狐狸尾巴,撩向半天际:【 其实本人也有体验过这阿赖耶识……有分识(阿赖耶识)位在二眼的正中间,当我们把眼睛给闭上时,眼前有类似如大圆镜般的圆影,这大圆镜般的圆影在二眼的正中央处,而大圆镜中有许多识如同( ....... ) 〔原文,意指许多微细的点〕 如瀑流般的流动,非常快速。在这瀑流之后,会看到此有分识本体一闪一闪快速的闪动著;从有分识(阿赖耶识)中还会分出许多识流,与二眼眼根相接。你会看到此阿赖耶识会有许多犹如章鱼般的触手(其实是阿赖耶识所流出的识流如同( . ) 〔原文,意指微细的点〕 非常细微的不断的流动。)会随著脑中(意根的意志及意识的意思)而使这个阿赖耶识的识流运转,你如想要让阿赖耶识的识流向左转,它便会随你的意思向左转,如想要向右转,它便会向右转动。 此阿赖耶识因为是处在被观者的六尘相分境及六尘内相分境之中,因此没有能观及所观,所以对六尘不起善恶厌染憎觉观,自不作主亦不起见闻觉知。而能观此识的就只有意根。所以唯识学又说:末那执持此识为我。 】

  阿赖耶识没有形质,硬要说祂在哪里,实在没有什么道理。因此,最真确的说法,应该是《维摩诘所说经》〈弟子品第三〉所说的:“心亦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但是因为祂一向是○○○来显示,而最明显的○○,就是在色身上面,所以很多经典都说,阿赖耶识在色身之内。如果贴文者认为:“阿赖耶识是有形质的东西,在二眼的正中央”,那就是色法,不是阿赖耶识。如果贴文者,是以阿赖耶识的作用处,当作是祂的所在,那也是错误的,因为祂○○○遍及整个十八界,不是只有在二眼的正中央。

  贴文者又自称可以看到“类似如大圆镜般的圆影”和“阿赖耶识的识流”,更是荒谬绝伦。佛经一向说:阿赖耶识非肉眼可见,乃至诸佛亦无法以肉眼见到阿赖耶识,都是只能证得,都是只有慧眼能见。所以不是色法,没有六尘相;如今这位贴文者,竟然看得到阿赖耶识,而且还是有形像的色法;如果他所见属实,他的证量岂不是高过十方诸佛?大家是要相信他,还是相信佛经?

  “已入见道诸菩萨众得真现观,名为胜者;彼能证解阿赖耶识,故我世尊正为开示。”《成唯识论》讲得很清楚,必须大乘见道的菩萨,才能证解阿赖耶识,才能现观阿赖耶识特有的作用;现在这位贴文者自称体验过阿赖耶识,等于是自称大乘见道。可是检视他所谓的体验,却是落在幻觉和自意妄想之中;此人未得言得,未证言证,应赶快面对大众公开忏悔大妄语业,不然的话,谁都救不了他。

  ( 二 ) 见性是眼见佛性,不是觉知心在五尘中经由六根体会冷热见闻嗅尝触受等功能性上广作文章的事。也不曾教人洗冷水澡,也不曾教人在冷天喝热牛奶……等,但是往往会在见性之后,令他去洗澡,体会见性的情境;然而所体会的佛性,却不是意识六识的知觉性,也不是六根对冷热…等的传导。见性的人会在见性报告中写到这些,但是都会隐覆密意而写出他们的见性的情境与现象,所以见性报告中所写到的,都只是在事相上写出来,对于见性的密意,都是隐覆不写的,所以往往有人读了以后,自作聪明,落在表象上,而忽略了保护密意而不写出来的内容,就误以为自己已经了解见性的内容了,或者误以为体验六根对六尘的传导就是见性的内容,误会可真的是太大了。也有数人在早期自称见性的时候, 萧老师勘验的结果,认为那不是眼见佛性,但他们坚持说自己真的是眼见佛性;那时萧老师存著与人为善的心态,最后只好说:“既然你认为自己真的见到了,那就算你见性罢!”退转的亲教师们,大部份是这种情形,少数人则是有另外的情形,不完全一样。所以现在 萧老师对于见性一事的勘验,不肯像以前一样的作人情而轻易放过,原因就在这里。

  此外,眼见佛性并不是体会佛性;虽然因为一根见性时,六根都可以同时得见,所以要他们去洗澡体验佛性遍布六根,或者出去看东看西,去看别人身上的佛性、去看山河大地乃至狗屎上的自己的佛性;但那都只是见性时的表象,只是要让他们领受佛性一直都在现行的事实而已,所以那都只是表象,不是见性的内容。见性的事,参出来的时候,如果因为定力、福德、慧力有所不足而看不见的话,这一世就永远看不见了;但因缘具足的人却是一见便见,见时就全部一体看见了,根本就不用整理,所以绝对不会教他们去喝水体验。来函所提出的见性一关的喝水体验的问疑,完全不如理,也不符合本会见性的详情与内容,也和见性报告的内容完全相违。

  没有福德、定力、慧力的人,或者三者之中只要有一项不具足,纵使已经参出佛性的意义或名相,也还是不能眼见佛性的;而佛性也不是六根在六尘中对冷热…等的传导作用。没有见性的人,纵使知道佛性的名义,也听人说过见性的内涵,但是他听了以后,一定会以为自己所知道的见性内容与眼见佛性者所见的完全一样,其实是完全不同的。见性的解悟者阅读见性报告时,会以为自己所认知的见性内容与真见者是一样的,但其实永远都会产生误会而自以为真的知道见性的内容。所以见性这一关,真的是唯证乃知,没见性的人,即使是解悟佛性了,任凭他们再怎么体会想象,都无法像明心一关一样可以补充增上而渐渐具足的,也没有办法再眼见的,只有等候下一世的因缘了。

  至于问者所说的:“喝开水喝的身体觉得肿胀起来,直接体会妄心与真性(六根传导冷热触受的功能性)之间的不同。”也大异本会见性的事实内容。明心以后得要整理如来藏运作的内容,所以得要喝水去整理;但见性是一见就全见的,同时就具足现观六根佛性运作的内容,绝对不需要整理,所以问者所说与本会所传见性的内容完全不同,不是真正眼见佛性的人。至于见性的内容,为保护尚未参出佛性的人,让他们留待福德、定力、慧力都具足了以后,可以有眼见的机会,所以就不多作说明了。

  ( 三 ) 泄露密意,会导致正法迅速灭亡,其严重性大到无可比拟。若有人故意泄露密意,当知此人必是天魔波旬化生人间。这么重大的破法事件,诸护法神必观察因缘,或者由 世尊亲令诸护法神而作处理,我们不必过度操心。事实上,已经有许多故意严重谤法的人被护法神所惩罚了;也有人在禅三期间违规而未被纠察人员所目睹,但是却直接被护法神所纠正,这种人也不在少数;所幸后来都懂得忏悔,所以护法神也并不追究。因为感应到许多的事实,所以我们并不担心。

  网络上的贴文者,自称知悉正觉同修会明心见性的内容,推究其实,皆是自意妄想;也有的人用意识思维出一个结论,然后故意在网站上公布,看我们会不会加以破斥;如果被破斥了,反正也没有人知道贴文的人是谁,也就没有面子的问题存在,他就可以一再的贴文,一再的丢掉重来,希望到最后可以找到一个不会再被破斥的答案。这其实都只是猜测的东西,不是实证般若的内容。他们所公布的自意妄想,谈不上泄露密意,只有狂慢、大妄语,和谤法,未来际虽然也有很严峻的果报,但和泄露密意比起来,是轻微多了。

  为了防止这些人刺探密意,本会以后将不再对那些贴文的人公布所谓的“密意”,加以承认或反驳,都将只以一句话回复:“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作更多的答复。 (请所有明心或见性的菩萨,以同样的方式处理他人的刺探。) 以免因为我们不断的回复而泄露密意。所以在这里,就以这一句话作为对会外所谓明心或见性者的答复:“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如果真的想明心、见性,请来正觉同修会共修罢!

  六、 有人在网络上贴文指出:“经考证的结果,离念灵知是禅宗荷泽禅师传至圭峰禅师所亲说的。”并引圭峰宗密所述之《禅源诸诠集都序》卷二:【故妄念本寂尘境本空。空寂之心灵知不昧。即此空寂之知。是汝真性。任迷任悟心本自知。不藉缘生不因境起。知之一字众妙之门。由无始迷之故。妄执身心为我起贪嗔等念。若得善友开示。顿悟空寂之知。知且无念无形。谁为我相人相。觉诸相空心自无念。念起即觉。觉之即无修行妙门唯在此也。故虽备修万行。唯以无念为宗。但得无念知见。则爱恶自然淡泊。悲智自然增明。罪业自然断除。功行自然增进。既了诸相非相。自然无修之修。烦恼尽时生死即绝。生灭灭已。寂照现前应用无穷。名之为佛。】欲证明“此为‘离念灵知’(无知之知)的真心由来”,“故知‘离念灵知’由禅宗的荷泽禅师所亲说,传至圭峰禅师乃是禅门正宗所亲传的真心也。”

  又另举四祖道信对牛头法融之开示,欲证成与离念灵知的关系:【祖曰:“境缘无好丑,好丑起于心。心若不强名,妄情从何起?妄情既不起,‘真心任遍知’。”】

  贴文又言:“阅读牛头法融所著作的《心铭》一书,便会知道牛头法融禅师也有说到‘灵知’心。”请说明当中的淆讹之处,谢谢。

  答:圭峰宗密不是真悟之人,从以上所引著述,即可证明其落入我相──《禅源诸诠集都序》说:【空寂之心灵知不昧,即此空寂之知,是汝真性。任迷任悟心本自知,不藉缘生不因境起,知之一字众妙之门。由无始迷之故,妄执身心为我,起贪嗔等念,若得善友开示,顿悟空寂之知,知且无念无形,谁为我相人相?】圭峰宗密以灵知不昧的心,无念无形,谓其不落我相人相,以为真性。此说与《圆觉经》恰恰相反。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说:【云何我相?谓诸众生心所证者。善男子!譬如有人百骸调适,忽忘我身,四支弦缓,摄养乖方,微加针艾,则知有我;是故证取方现我体。善男子!其心乃至证于如来,毕竟了知清净涅槃,皆是我相。】白话解释:【什么叫做我相呢?就是觉知心所感知的对象。有的人色身很健康,不觉得色身有任何障碍,彷佛色身已经消失了,他就以为这个时候,就是“无我”;可是身体只要稍微没有调理好,针扎艾烧,他立刻感到“我”的存在。由此可知,觉知境界,所相对的,即是“我”。甚至,你以为自己已经证究竟佛果,能了知清净涅槃的境界,这仍然是我相。】

  圭峰宗密所说的灵知不昧心,既能知觉,当知必落入经文所说的“我”与“我”所感知的境界,无论如何清净,都是落在“我相”里面。

  由于手边缺乏文献左证,不知道圭峰宗密是否曾亲随荷泽禅师学法,但从圭峰宗密的开示,可以确知他本人没有开悟,并没有得到荷泽禅师的真传;贴文者企图以一个未得真传的弟子,来证明荷泽禅师曾主张离念灵知心,显然不是有效的论证方法。

  至于牛头法融,也是未悟之人,所以他所著的《心铭》里面,若曾主张离念灵知是真心 (贴文者可能是指“灵知自照万法归如”这一句) ,不足为奇。凡主张离念灵知是真心者,必违背以上《圆觉经》的经文,我们当依止了义经,而不应当依止错悟祖师所造的论;因此不应以牛头法融的著作,来证明离念灵知为真心。

  再以理证来说,离念灵知心必有所了知的法尘境界,即使是在二禅以上定境的等至位中,不接触五尘,但也仍然不离定境中的法尘境界。纵使坐到没有见闻觉知,也还是第六识的虚妄境界,所以《楞严经》说:“纵灭一切见闻觉知,内守幽闲,犹为法尘分别影事”。因此离念灵知心,必是依他缘而起的意识心,不是本来自在的第八识心;后脑勺打他一棒,闷绝了,离念灵知就灭了、断了,但是意根与如来藏却仍然还在;这种会断、会灭的心,说是实相心,未免荒唐了些。

  四祖对牛头法融的开示:“境缘无好丑,好丑起于心,心若不强名,妄情从何起?妄情既不起,真心任遍知。汝但随心自在,无复对治,即名常住法身,无有变异。”是在答法融的问题:“既不许作观行,于境起时,心如何对治?” (其实从法融的问题,就可以看出他并没有开悟,因为他所认知的心,仍属于觉知心,所以必须对治。) 而四祖的回答,则系悟后转依第八识真如体性的修行法门,白话解释如下:“内外境界都是从第八识而生起的,对境界本身,以及第八识而言,境界并没有善恶的问题,必须依于妄心的分别计较,才有善恶可言。真悟者了解这个道理,所以不会以意识心强行为境界安立名相,因而远离是非、凡圣、善恶、美丑……等等的虚妄取舍,因为远离虚妄取舍的缘故,便能随时都了知真心的自住境界。只要让真心自己去起作用,不必用妄心妄识去矫正、对治,能够这样修,就是常住法身的境界。”贴文者因为没有证量的缘故,无法真解真悟禅师的开示,只能断章取义,以为“真心任遍知”的意思,是真心能够了知六尘万法,这是很大的误会。

  七、 请问法布施与盗法的区别?如果跟知识分子讲佛法,如简易的唯识理论。为免其一开始便排斥宗教,就说是某先知或有人这么说有这种理论,待其接受后,再告诉这是佛的知见。这算是法布施还是盗法?

  答:所谓的盗法,类似现代的侵害著作权,但所剽窃的是三乘菩提证悟的内容,及其他重要的修证方法和知见,企图使自己或第三人,借著所剽窃的法义,得到不正当的利益。一般所谓的盗法,至少有三种态样:一、以不正当的方法,包括窃听、窃录,以及其他违反说法人规定的方法,取得或记录说法的内容;二、取得或记录的方法虽属正当,但故意隐匿重要法义的原作者或来源,而以自己或其他团体成员的名义说法;三、故意隐匿或否定其传承,违背传承师父 (指导行者见道的师父) 的意思,而在传承道场外面演说与见道有关的知见和修证方法,或其他重要的法义。

  如果您知道某些人,对正觉同修会有偏见,因此在说法的时候,先依经论而说,等到对方信受了,再告诉他是正觉同修会的核心法义,如此作为,并不涉及盗法;但是如果是贩卖佛法而为人明说密意,那也还是盗法,也是亏损如来、亏损法事的重罪。至于简易的唯识理论,已广为流传、为社会大众所接受者,既非重要的法义,亦非密意,无论以何种方式演说,亦无盗法的问题。

  八、 看到上课时或下课要回向、拜佛时,有一些师兄姊会将经典放置于地上,余以为这样并不妥,希望可以宣导以后不要将经典置于地上。

  答:您说得很有道理,谨藉此般若信箱,予以披露。敬请所有来正觉闻法的佛弟子们:以后回向时,请将经本举于胸前代替合掌;无经本的人,请仍然合掌回向。礼佛时请将经本收存袋中,然后一起礼佛、结束法会。

  九、 有鉴于现在流通之《大藏经》版本,内容包括密教等之伪经,严重玷污佛教正法经典,也误导众生,是否可以请导师精校《大藏经》,汰除密教等之伪经、论,重新修订一套全部都是正法之《大藏经》,最好能作成光盘,流通、发行,以利益广大的佛弟子,也奠定百年正法之基础。

  答:修订《大藏经》,汰除伪经伪论,确实是一件重要的工作,但所需的人力、物力极为庞大,不是现阶段的本会所能负荷的。我们只能做多少算多少,不定期公布伪经伪论的数据,以及判断的理由,将来其他团体要修订《大藏经》,也许就会采用我们所公布的数据。但本会将把此事列入未来人力与经费都许可时的重要考虑事项中,在因缘成熟的时候,提报理事会讨论,由理事会决定是否可行以及何时可行。

  十、 是否可以将本会《如来藏系经律汇编》,还有结缘书籍等制作成光盘片流通?这会有以下好处:一、节省空间。二、易于保存。三、复制成本低,而便于流通。尤其在弘扬正法到大陆方面,制作成光盘有以下好处:一、曾听闻,书籍要流传至大陆并不一定顺利、成功,但光盘也许较顺利。二、对有心想流通正法的大陆同胞,可以节省他们复制的成本和负担。三、无法上网、也没有书籍的大陆同胞,可以从光盘中打印出来再影印、流通。四、光盘中可作超级链接至“成佛之道”网站。五、不论是我们流通至大陆,或他们自己想流通,皆有节省空间、易于保存之效果。希望可以参考这个建议,因为制作成光盘必会有好处(尤其对书籍较不普遍、流通较不易之大陆),反正又不易坏。

  答:感谢您的建议,我们将会在近期内研究是否采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