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伽离诽谤阿罗汉的果报.......... 佛典故事选辑

  仇伽离诽谤阿罗汉的果报

  《杂宝藏经》卷第三:

  【昔有尊者舍利弗、目连,游诸聚落,到瓦师所,值天大雨,即于中宿。会值窑中先时有一牧牛之女,在后深处。而声闻人,不入定时,无异凡夫,故不知见。彼牧牛女,见舍利弗、目连,其容端政,心中惑著,便失不净。尊者舍利弗、目连,从瓦窑出,仇伽离善于形相,观人颜色,知作欲相,不作欲相。见牧牛女在后而出,其女颜色,有成欲相,不知彼女自生惑著而失不净,即便谤言:“尊者舍利弗、目连,淫牧牛女!”向诸比丘,广说是事。时诸比丘,即便三谏:“莫谤尊者舍利弗、目连!”时仇伽离心生瞋嫉,倍更忿盛。

  有一长者,名曰‘婆伽’,尊者舍利弗、目连,为说法要,得阿那含,命终生梵天上,即称名为‘婆伽梵’。时婆迦梵,遥于天上,知仇伽离谤尊者舍利弗、目连,即便来下,至仇伽离房中,仇伽离问言:“汝是阿谁?”答言:“我是婆伽梵。”“为何事来?”梵言:“我以天耳,闻汝谤尊者舍利弗、目连,汝莫说尊者等有如此事!”如是三谏,谏之不止,反作是言:“汝婆伽梵,言得阿那含,阿那含者,名为‘不还’,何以来至我边?若如是者,佛语亦虚!”梵言:“‘不还’者,谓不还欲界受生。”

  时仇伽离,于其身上,即生恶疮,从头至足,大小如豆。往至佛所,而白佛言:“云何舍利弗、目连,淫牧牛女?” 佛复谏言:“汝莫说是舍利弗、目连是事!”闻 佛此语,倍生瞋恚,时恶疱疮转大如奈;第二又以此事,而白于 佛, 佛复谏言:“莫说此事!”疱疮转大如拳;第三不止,其疱转大如瓠,身体壮热,入冷池中,能令氷池甚大沸热,疱疮尽溃,实时命终,堕摩诃优波地狱。

  尔时比丘白 佛言:“世尊!以何因缘,尊者舍利弗、目连等,为他重谤?”佛言:“过去劫时,舍利弗、目连等,曾为凡夫,见辟支佛出瓦师窑中,亦有牧牛女,从后而出,即便谤言:‘彼比丘者,必与此女,共为交通!’由是业缘,堕三恶道中,受无量苦!今虽得圣,先缘不尽,犹被诽谤。当知声闻人,不能为众生作大善知识,所以者何?若舍利弗、目连,为仇伽离,现少神足,仇伽离必免地狱;不为现故,使仇伽离堕于地狱!”

  如此之事, 佛作是说:“是菩萨人!如 鸠留孙佛时,有一仙人,名曰‘定光’,共五百仙人,在于山林中草窟里住。时有妇人,偶行在此,值天降雨,风寒理极,无避雨处,即向定光仙所,寄宿一夜,明日出去。诸仙人见之,即便谤言:‘此定光仙,必共彼女,行不净行!’尔时定光,知彼心念,恐其诽谤,堕于地狱,即升虚空,高七多罗树,作十八变。诸仙人见已,而作是言:‘身能离地四指,无有淫欲,何况定光,升虚空中,有大神变,而有欲事!我等云何,于清净人,而起诽谤?’时五百仙人,即五体投地,曲躬忏悔。缘是之故,得免重罪,当知菩萨有大方便,真是众生善知识!”

  佛言:“尔时定光仙人者,今弥勒是也;尔时五百仙人者,今长老等五百比丘是也!”】

  白话解释如下:

  释迦世尊的弟子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与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时常结伴一起游化各处聚落,利乐众生。这一天来到了一处瓦窑,碰上天气转变,下起了大雨,两人就近躲入瓦窑内避雨。正好在之前有一位牧牛的少女,也因为避雨而停留在这所瓦窑内,待在后面更幽暗的深处。因为声闻的圣人,不入定时,与凡夫没什么两样,所以不知不见。这位牧牛女,见舍利弗尊者和目犍连尊者,相貌堂堂容颜端正,她心中起了淫欲的邪念,因为无法压制下来,于是便失不净,脸色潮红。雨停了,二位尊者从瓦窑出来,要继续去行化,不一会儿,牧牛女也跟在后面出来。这一幕被仇伽离这个人看在眼里,他善于形相,观人颜色,能判知有作行淫相或无作行淫相。他看到这牧牛女的脸色,有成就行淫相,殊不知是该女自己起了淫欲无法克制,心中起了空思妄想,幻想著行男女淫行,私出不净而导致脸色异常。仇伽离不知实情胡乱猜想,就这样诽谤说:“尊者舍利弗、目犍连,在瓦窑内奸淫牧牛女!”向比丘们广说这件事。比丘们再三的劝谏他:“千万不可诽谤尊者舍利弗和目犍连!”而仇伽离不但不听劝告,反而生起了瞋恚嫉妒心,更加忿忿不平的大肆喧嚷。

  有一位长者,名叫‘婆伽’,舍利弗尊者和目犍连尊者,曾为他演说佛法的要旨,而证得了阿那含果,命终之后往生梵天天上,于是大家就称呼他为‘婆伽梵’。此时婆伽梵遥遥地在天上,因天耳彻听,得知仇伽离诽谤舍利弗尊者和目犍连尊者,遂特地从天上来到人间,进入仇伽离的房中。仇伽离看见有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房间,觉得很奇怪,便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答说:“我是婆伽梵。”仇伽离说:“哦!是婆伽梵,听说您已往生梵天,您老因何事情而来寒舍呢?”婆伽梵回答说:“我以天耳听到你诽谤舍利弗尊者和目犍连尊者,我劝你千万不要再到处宣称二位尊者有作这种事!”就这样再三的劝谏他,还是没办法让他听得进去,反而被他讥讽说:“你,婆伽梵!说已证得阿那含果,所谓阿那含者,名为‘不还’,何以还来我身边呢?若是还这样子的话,那 佛陀所说的话就是虚假的啰!”婆伽梵赶忙解释说:“所谓‘不还’者,是指不必再回来欲界受生,而不是说不能以色界天身示现神足通前来啊!”

  仇伽离不但不认错,还把 佛陀也一并诽谤进去,此时在他的身上,立刻长出了恶疮,从头至脚大小如豆。他来到佛所,质问 佛陀说:“云何舍利弗、目犍连,可以奸淫牧牛女呢?” 佛陀劝谏他说:“不要这么肯定的说舍利弗、目犍连有作这种事!”仇伽离一听到 佛陀也这么说,于是更加的生气,这时恶疱疮转大有如奈果大小;第二遍还是以这件事来质问 佛, 佛陀再度劝谏说:“不要这样子说!”此时疱疮转大如拳头大小;第三遍还是不听劝止,他的疱疮转大如瓠瓜般大小,全身非常的灼热,于是跳入冷水池中泡凉,不久连池水也沸热起来,疱疮在水里全部溃烂,随即命终,堕入摩诃优波地狱。

  此时有位比丘请示 佛陀说:“世尊啊!以何因缘,尊者舍利弗、目犍连,会遭受这般严重的诽谤呢?” 佛陀回答说:“过去劫时,舍利弗、目犍连,曾是凡夫的时候,看见有位辟支佛从瓦窑出来,也是有位牧牛女,跟在后面出来,就诽谤说:‘这位出家比丘,必定与这个少女,在瓦窑内共为行淫交媾!’由于造了这种口业的缘故,堕入三恶道中,受无量苦!这一世他们虽得圣果,证得阿罗汉,因为先缘还未了尽,所以仍然还会被诽谤。你们应当要知道:声闻人,不能作为众生的大善知识,为什么是这样子呢?如果舍利弗、目犍连,当时能在仇伽离面前稍为示现一下神足通,仇伽离就不敢诽谤,则能令他免入地狱之苦;因为不知为他示现神通的缘故,才使得仇伽离堕入地狱!”

  遇到这种事情,如何处理? 佛陀这样开示说:“这是菩萨行者才做得到的!如 鸠留孙佛时,有一仙人名叫‘定光’,与五百仙人在于山林中草窟里共住。那时有位妇人,由于偶然的机遇,走到这草窟来,适值天降雨,寒风刺骨,一时找不到遮风避雨的地方,就走向定光仙住的处所。由于天黑,借宿了一夜,天亮了才辞别仙人走出草屋。诸仙人看见了,就心生一念:‘这定光仙,必定和那个女人,行不净行!’那时定光仙,知道他们的心念,担心他们造口业诽谤,将来会堕入地狱,随即腾升虚空中,高度有七棵多罗树那么高,作十八种神通变化。诸仙人看了之后说:‘身能离地四指,这是没有淫欲的人才能办得到的!今天看定光仙,能升虚空七棵多罗树高,作大神变。若说他有与女人行淫,是没有这个道理的啦!我们怎可对清净的圣人,作出诽谤呢?’五百仙人随即五体投地,卷曲著身体对著定光仙殷重忏悔。由于菩萨懂得处理,才得以让他们忏悔,不造口业,免除了三恶道重罪之苦。大众应当知道,菩萨有大方便,才真正是众生的善知识啊!”

  佛陀继续说:“那时的定光仙人,就是当今的弥勒菩萨;那时的五百仙人,就是今天的长老等五百比丘啊!”

  佛典故事选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