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三明心报告.......... 张佑安

  禅三明心报告

  对于 导师您的大慈与大悲,弟子就如同是严冬里的……对于这样的大恩大德,弟子是无力回报的了,只能跟随著您,一起护持三宝,破邪显正,荷担如来家业,以回报您对弟子的恩德。

  弟子性嗜阅读,自能识字以来,记忆所及,几乎天天都手持书卷,自得其乐。也因为这样的缘故,弟子很早就对“奇而玄之,玄之又玄”的事物充满了好奇憧憬与向往之心,很想弄懂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回想起来,一方面是宿世善因的缘故,一方面也实在是令人觉得好笑。

  小时候,弟子念小学二、三年级时,会把手拿到自己眼前,○○○○○,还问自己:“为什么○○○?”“我是谁呀?为什么大家的长相跟我都不一样?”“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等等的问题。当时,小孩子一个,还真是充满了对于自己的疑惑。接著,年少贪玩,五色令人迷,五音令人聋;无明笼罩,就这么流转去了。一直到大三时,有一天,自己告诉自己:该去学佛了。就这么开始学佛了。在土城承天禅寺礼传悔法师为归依师,遂启问今世的学佛慧命。最初所读的第一部佛书,即为《心经》,一读之下,只觉得天下竟然会有这样的“东西”,如此的学说,为其震撼不已,却又兴奋万分,向往无比。

  服完兵役后,弟子有幸在国立中央图书馆不期而遇,得见到《禅──悟前与悟后》一书,初见书名,便觉不凡;只是心中疑惑:广钦老和尚走了以后,会有人写得出悟后的事吗?此时弟子所阅读过的佛书,已遍诸家,虽尚不懂“大道直直去”,然而“是不是有料?”弟子倒还能够分辨些。只读两三页,就叹服不已。大善知识难遇,福德若够,有缘得遇,就这么简单,易如翻掌,就遇上了,赶紧寻去。

  那时同修会道场还在中山北路五段租来的小地下室。第一次,弟子早上到了讲堂的门口,过了中午,等了二、三个小时,没有一个人来;弟子哪会知道讲堂白天是没人来的;第二次去,也不见人;后来就选晚上找去,就遇上了星期二 导师讲《成唯识论》的课。课后蒙 导师与张老师慈悲,二人与弟子小参,指出弟子妄觉错会,并且慈悲地要弟子当场填写共修报名表,报名上课。

  就这样的进入讲堂修学佛法。从加入会员,成为一份子,护持讲堂,到参加助念团、做义工、发书等等,只要有机会,弟子便会极力参与、贡献己力。因为弟子知道:想要修学大乘佛菩提,要发大心,要能够为众生贡献己力,更要具备有足够修学佛菩提的福德资粮,才能与大菩提相应。福德资粮如果不够的话,那么修学大乘菩萨法,就会遇到一些遮障。

  在定力方面,则依著亲教师的指导,修学无相拜佛;由烦燥动荡、纷乱不安的心念,渐渐地能够平息杂乱、一心念佛,只是体验不够深刻,定力嫌不具足。慧力方面,则由于学生嗜读,把 导师的书像蠹虫般的全啃了,因此反而是知道得太多了,以致于在禅三之前有所解悟,以为已证实相,于努力礼佛一事便掉以轻心,以致在禅三吃足了苦头。

  或许是弟子因缘具足了,被录取了,能够参加此次的禅三。在上山前的几天,努力拜了几天佛,心里没有什么压力;因为以为自己一定过关,甚至还抱有一点点上山是去增长见识的心态,浑然不知道前途的艰难。不过,在做禅三前清扫工作时,弟子则是很努力地在做。

  起三后的忏悔,弟子跟诸位师兄姊一样,当想起自己无始以来所曾经做过的身口意行,造下无量的罪障,曾经伤害了无数的众生,那种对不起他们的心,对不起被自己所伤害过的冤亲债主的忏悔心,不由地升起,悲从中来,真心发露忏悔,希望他们都能够脱离痛苦,能够亲近三宝慈航,能够修学佛法,能够早证菩提。并且是我们往昔所造的罪障太深太大了,以致于让 导师在禅三期间,为担当我们的业障,整整不舒服了两天。 导师一再地要我们发大愿,要行菩萨道,要真心地去救助我们自己的累劫父母师长冤亲债主。 导师行菩萨道的精神,真是令人闻之动容。

  禅三的饭,并不容易吃;饭菜是好吃的,可是当参究不出来到底是谁在吃这顿饭的时候,那可真的应了“食不知味”的这句古话,难过得很。头二餐,弟子自认为悟,对于 导师的机锋,便胆大的应对,好像也不离谱,因此吃得顺遂,大口大口地吃。等到第一次进入小参室跟 导师问答后, 导师跟弟子说:“你呀!你很聪明伶俐,以你现在的知见,可以笼罩全天下的人了,除了真正证悟的人以外。”听到了这一句话,那一瞬间,弟子全身都凉了。两只脚一定全凉了,这这下子变成野狐了,变成一只大野狐了;这下子惨了,心里傻了眼。 导师继续对弟子所说的话,就没听清楚,也没思量清楚,连自己当时是怎么离开小参室的,到现在还弄不太清楚。

  回到蒲团上,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参出来,最多不睡觉就是了。重新整理自己的知见,一点一点的、一滴一滴的、一寸一寸的理过,发觉之前自己所以为证悟的如来藏并不算对,原因是大部份的了知都只是 导师与亲教师所给的知见而已;弟子自己所真正领会到的部份,属于自己的太浅了、太少了,九牛一毛而已。难怪 导师不许,连弟子自己分析过后也不满意。重参!

  此后的饭,一顿一顿就吃不透了。那天整个下午一直礼佛没有停过,不敢休息啊!命如悬丝啊!后来参得一句,找张老师报告,不许!重参!晚上 导师的开示,似懂非懂;其实不懂,只好继续礼佛。全身酸痛,到凌晨一点多左右,得一句,要找老师参,因缘不合,没有看见老师;因为再参下去也得不出什么别的名堂,因此发愿完后,就去睡觉,是好是坏,明天再说。

  第二天吃完早斋,经行时,陆老师慈悲,送我一句:“道在○○,不在脑袋。”弟子还是没透过去。到了早晨十点多时,狠了心,决定跟陆老师小参,前后一分钟左右,还是没透过去。弟子至此,终确定:思量、分别、判断之心行是参禅葛藤,想要用意识思考整理的方法找到真心,是不可能的事。自此,也才肯死却思量之心,纯以看话头、思惟观的方式来参究,不思量了。

  就这样放弃了思量心,弟子抬头看著眼前的佛菩萨圣像,突然之间一念闪过:“平实!” 导师所用的笔名:平凡而实在。 导师的开示:“平常、单纯、直心、直接。”就这样明白了,找到真心了。这实在是托了 导师、陆老师、诸 佛菩萨的慈悲与提携,弟子才能得以明心。弟子真的是太渺小了,却能够有这份福报,真的是太被大善知识们所厚爱了; 导师与各位菩萨老师、师兄、师姊们真的是太慈悲了。

  进小参室,跟 导师说的第一句话是:“唉!天下最容易的东西,却放在天下最难找的地方。”然而,话又说回来,最容易的往往是最难的,最难的又恰是最容易的,果然还是中道。这一次,当 导师问:“在哪里?”弟子很快地答出:“那个最单纯的,○○○,○○○,那个单纯的○,单纯的○就是了。”那天中午用斋的时候,弟子在餐桌上偷偷的哭,感到说:如此单纯、平等的实相,众生却因为迷己逐物而流浪生死;不识本心,真的是太可怜了、太可悲了。暗暗地告诉自己:弟子如果能力足够时,一定要荷担起如来家业,效法 导师与前贤,破邪显正、护持正法、救护众生出生死海,得大安乐。

  整理喝水的题目以后,再入小参室,听 导师讲解那杯无生水,更增添了我们对 导师悲智愿行的了解。如果说弟子们有智慧的话,如果我们的智慧像是一座池塘的话, 导师的智慧则有如是七大海洋,浩阔深广。 导师的慈悲,为救护弟子们这些新悟的学子,同样的教示,为了摄护我等,说上二、三十遍;末了,千叮万咛,一再地为吾等指明真心妄心、真心妄心、真心妄心,就怕我们不肯承担,就怕我们会退失道心。大善知识慈悯众生,莫过乎此。弟子力虽未逮,亦应效法,生生世世护持三宝、护持正法,破邪显正,护持正觉同修会。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导师平实居士

  南无十方菩萨摩诃萨

  弟子 张佑安 谨述 2002年11月25日

  编注:本文作者佑安居士,已于五月二十二日圆顶出家,名上正下安法师,未来际又将出生一位如来,谨此特申祝贺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