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信箱

  一、一尺与英尺很相近,一尺有十寸,英尺则有十二寸。同一空间分法不同。同样一个地球的大气层,它的分类因研究上的需要却有很多种。有以电子组成来分的,有以空气组成来分的,也有以化学来分的。它的名词则有对流层、平流层、中流层、介子层、中间层、电离层、极外层、热力层、同温层、臭氧层、光化层、生态层、同圆层、生理层等等多种名词,其间多有重迭,但大气只有一个。余瑞文师兄《正觉电子报九期》〈从微笑浅谈末那与意识之奥妙〉,凡是“潜意识”三个字都注明(末那),余兄之意乃谓“心理学上的潜意识”即相等于佛教唯识之“末那识”。这一点就以上大气层分层之说法,名词上各家各派是不互相通用的,每一名词都含著一些别个名词的空间领域。心理学上还有“主意识”及“隐意识”那该列在唯识的第几识?

  答:对不起,心理学并不是我们的专长,现在仅就手边很少的文献资料来回答您的问题。

  张春兴《教育心理学》(1996年8月修订版,2001年5月修订版第20刷)页389说,潜意识是“指潜伏在意识层面之下不为个人自知的意识”。但是,书中并没有为“意识”作定义。 心理学家可能认为这个词是日常用语,没有必要加以定义。我们观察日常语言,发现大多数人是把第六识(即唯识学所称的“意识”)的了别性,加上第七识(末那识)的作主性,当作是“意识”(这就是一般人所认为的“我”)──这和唯识学所谓的“意识”有些不同。

  多数人也注意到,“我”的作主性,并不是每次都为第六识所了知,这种不为第六识所了知的作主性,往往被称为“潜意识”。譬如不良少年和人家四目相对,一时看不顺眼,便动手杀人。照理说,杀人是一件大事,做这么大的事应该要有充分的理由,可是他却没有。杀了人之后,被抓到警察局问笔录,他才发现自己莫明其妙,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这种情形用唯识学来解释,是很清楚的:不良少年对被杀的人,过去世一定有很深的仇恨,其阿赖耶识执藏仇恨的种子,此世见面,四目相对,种子流注,直接和第七识(末那识)相应,第七识在一刹那间生起极大的瞋心,当下就决定杀死对方。种子流注的过程极为迅速,而且不与第六识(意识)相应,等到人被自己杀死了,第六识发现自己闯下大祸,仍然不知道自己杀人的动机。而心理学研究的范围,从来不及第八识种子的流注,因此无法解释这种莫明其妙的行为,只好用一个意义不很明确的名词“潜意识”,把一个重要的疑点,轻易放过。

  第八识种子流注,形成第七识的反应,很直接、迅速,往往第六识还来不及观察思惟,祂已经反应完成了。另外有些行为,则是经过第六识思惟清楚之后,再由第七识接受而发出指令(譬如看到讨厌的人,但是基于应酬的需要,必须与他打招呼),这种行为反应会比较慢,也比较不自然。余瑞文师兄的文章,即是在说明这二种行为的不同。

  余瑞文师兄提及“潜意识”时,将之批注为“末那”,其实是迁就世俗所为的解说,是慈悲为众生而作的方便说,是为人悉檀。严格讲起来,潜意识和末那识只是相近的概念,并不完全相同。

  至于您所问:【心理学上还有“主意识”及“隐意识”那该列在唯识的第几识?】您没有说“主意识”和“隐意识”的定义为何?所以我们无法说它们是唯识的第几识。但可以确定的是:心理学家从来没厘清意识、末那识和阿赖耶识之间的分际,所以他们定义“主意识”和“隐意识”的内涵,永远都不可能像唯识学定义八个识那么清楚。

  二、末学最近听闻有人私下散播:“萧导师曾在课堂上公开宣说龙树菩萨未证悟”之言,令末学心有怀疑,担忧有人要断章取义导师之言,混淆视听,所以在此查询。请般若信箱执事大德慈悲解释,以正视听。

  末学又听闻“导师不准学人阅读《宗镜录》一书”,不知是否可以慈悲解释,何以不能阅读?同样也是有人在共修处中,私下运作,扰乱视听。

  答:导师从来不曾公开或私下说过:“龙树菩萨未证悟”,且于所造〈关于《释摩诃衍论》作者之考证〉一文中,藉考证及法义辨正将那些以违背第一义谛及唯识种智正理的伪论《释摩诃衍论》攀诬为 龙树菩萨所造之邪说,给予拆穿及破斥,已还原 龙树初地菩萨之清白令名,是护持 龙树,怎可说 导师否定龙树?那不是颠倒是非、指鹿为马吗?详细内容可以自行参阅该文(已附录于《灯影》书中)。不但如此, 导师在多年前就将 龙树的《中论》列入将要批注的书目中,多年前所发行的书本后面预告即将出版的书目中,以及现在新发行的书籍中,都还可以见到这些预告,现在也没有取消的计划,以后一定会出版来宣扬 龙树的中道正理;像这样计划弘扬 龙树正法的人,怎有可能会以言语或文字否定 龙树?那些恶意诽谤正法的人,说谎时至少也应该先打草稿、先翻翻 导师的所有书籍吧!所以他们那些说法,都是自己恶意编造来诬蔑 导师的谎话,没有一丝一毫可信的地方。

  至于《宗镜录》, 导师也从未表示“不准学人阅读”,私下言语或在书中都如此。甚至于书中多处引据《宗镜录》之内容来辨正他人的不如理邪说,由此可见一斑;所以那些无根诽谤的言语,有智慧的人都不会加以信受的。

  不过 导师曾说过这样的话:“如果有菩萨把法说错了,违背 佛的圣教,不论他的证量有多高,也一样应该提出辨正。”但是这话没有人可以推翻,即使是 龙树也不能推翻,所以这话并没有过失;而且,这段话也不等于说 龙树菩萨没有证悟,所以不应该乱扣帽子。

  那些离开同修会的首脑人物们,为了达到扳倒 导师的目的,就编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罗织 导师的罪名;譬如有人曾经这样宣传:“萧平实在同修会中不知道已经捞了多少钱了,你们知道吗?”但是 导师至今从来不曾拿过一丝一毫的钱,也一直都还是不受任何人钱财供养的,并且还自己拿出大把的钱财来支持建构禅三道场;这就是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那些人的话都是造假捏造,一言一语无非是业!有智慧的人绝无可能被人轻易欺瞒的。所以上面所问的问题,显示了某些人无法在法义上面推翻 导师的时候,就不得不假藉编造的罪状,来获得愚痴无智者短时间内的认同,但是时日久了,一定会渐渐被人藉由对 导师的当面质询而拆穿他们的谎言,他们也不敢来和 导师对质,也无法提出证据,也不敢落实于文字上,因为事实完全相反,根本子虚乌有的编造故事,如何能提出证据来?所以这种谎言,流传不了多久就会被拆穿了,这是可想而知的事情,骗不了聪明人的。

  三、能不能仿效古文观止、唐诗三百首的作法,将佛经浓缩为一册。对于有志读大藏经而不能如愿者,也可以一窥佛教之奥密。其实我们一般百姓的国学常识,大都不离古文观止;唐诗能诵上几篇,也都不出三百首的范围。以上愚见请一笑参考之,惭愧!

  答:把佛经的精华浓缩为一册,佛经中已经有了,就是大家最熟悉的《心经》。《心经》所说的主要是菩萨乘的般若法门,但其中也提到声闻乘的四谛法,和缘觉乘的十二因缘法。您只要熟读 平实老师所著的《心经密意》,便可以了知相关名相的意义,并对三乘佛法有扼要的认识。不过《心经》所说都只是略示总相而已,如不详细批注,不会有人懂得其中的真正意涵;而且《心经》所说很简短,也无法函盖全部的佛法,因为佛法不但广阔、富丽,而且深奥微妙,其实是无法以一本浓缩的佛经来函盖全部。譬如《楞伽经》, 佛藉此经,其实也已经将全部佛法大略的加以宣说了,但也仍然无法函盖全部的佛法; 释迦世尊如此,任何一佛也都如此。否则的话,诸佛来人间时,只需讲解一部经典就可以了,何必辛苦地四处奔走讲上四十九年?诸大菩萨面见诸佛时,只需听佛说一部经就够了,又何必十方世界处处面见诸佛、供养诸佛、听闻无量无边的佛法?所以, 世尊虽然已经用《心经、楞伽经》总说佛法了,但也还是无法显示佛法的全貌;甚至在人间说法四十九年以后,也还是没有说完,还得在色究竟天的殊胜天宫中,为诸十地菩萨宣讲唯识种智更深的妙理,而无法在人间加以详细的宣说,只能概略的说完。所以,佛法浩瀚无涯,根本不可能以一部经典就详细圆满的说完。

  四、萧老师说密宗行者不能证得神通,然而在陈健民的传记里,神通之事很多,人证、物证、事实充分。他在印度闭关,听到在中国的妻子的叹息声,诗为证:“西竺孤居万里程,客公时复系归情,夜深天耳忽开发,听得妻吁第一声。”陈在美国,看到湖南家乡一人朋友家两棵树的园艺造型,对联为证:“山林隐居医药济世女贞子拱矣,伉俪念佛菽水齐眉凤凰衣传矣。”其余神足通等神通之事也很多,不知您如何评价?

  答:神通的修得,有赖禅定的证量以及离欲界欲的清净心(报得者除外),密宗行者嗜修双身修法,尚未远离欲界粗重男女欲贪,也未有初禅之证量,不容易发起天眼通;而且,神通的证得,以离欲界淫触之贪著为首要,密宗喇嘛上师们都极贪淫欲触觉,因为他们的教义就是教导他们必须执著淫欲的四喜乐触,所以欲贪不但断不了,而且都是很执著的追求欲贪,那就与神通的修学原理相违背,所以他们很难与神通相应,所以他们所宣称的大神通的证量,都是不诚实的夸大之词。

  提问举示陈健民上师的诗句,仅属偶然于定境所见,而不是如神通一样的想见就可以见到,这种境界是很多无神通菩萨所拥有的平常境界,所以那些并不是神通的境界。而且他尚无初禅的证量,因为他尚未断除男女欲的贪著故,最多也只是欲界定;此类定中偶然看见某些事情的状况,都是很浅的定境境界,看不到久远劫的过去事,只能看到现世的一些琐事,常常有人像他一样的亲自体验过,并不是神通。而且,神通的天眼所见,不一定要在定中才能看得见,在定外也可以看得见,也可以见到天界的事情,那才是天眼通,这和陈健民上师的静坐中偶然看见某些事,完全不同,所以举示他的事相来证明密宗上师有神通,是没有意义的。

  现代的西藏密宗诸多法王、大师等人,所谓有神通者,全是死后再由徒众夸大、甚至捏造说出来的;藏密古时的上师们所谓的神通,也都是在死后由徒众渲染而成,但是在死前都是没有神通的;所以藏密上师永远都将会是没有活著有神通的人,都是死了以后才会有神通的。最近的具体例子即是元音老人,他在生前并没有神通证量,也没有示现过,也不敢承认他有神通;以他未悟言悟的喜好表现的心性来看,如果真的有神通,就不可能在生前不示现神通;而且他身边的近侍,奉侍他许多年,也当面听他说过没有神通,但是却在死后被人渲染成大神通者,想要藉他的名声来获得传承上的世俗利益。而且,他死的时候,是吐血而亡的,并不是徒众们所妄说的坐脱立亡的;有神通的人可以避免这种死法,不必死得这样难看,所以证明他没有神通。从这一事例,可以印证藏密祖师们所谓的神通,可谓“虽不中,亦不远矣!”

  神通是意识境界,是意识所运用的六尘中法;意识如果灭了的话,神通也就跟著消失不见了;而意识在正死位中是不可能现起的,眠熟、闷绝等五位中都不可能出现,所以只要把大神通的人注射一剂麻醉药或强力的安眠药,他的意识就灭了,无法现起了,神通就跟著消失了;所以神通不是常住法,也抵抗不了药力、业力。当正死位到来时,意识灭了,神通也就不存在了,只有中阴身出现的时候才会再有神通;但是仍然抵抗不了业力与无明,当然就只好随业受报了。有智慧的人都不会想要以神通来对抗业力与无明,更不会想以神通来了生死,因为神通对这些都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而神通也与佛法的证悟、解脱无关;如果有神通就是有佛法证量,那么鬼神和道教中的许多神祇都应该是有佛法证量的菩萨了。那也应该说:凡是没有神通的人,都是没有佛法证量的人。但是这样一来,立刻就会出现许多的过失,所以有智慧的人,都不在神通上面著眼。

  五、据说山河大地是我们的真心(非妄心)所变。但是我们看到的山河大地客观上只有一个,那么请问,它是你的、我的或是一只猫或狗的真心所变现出来的呢?

  答:山河大地并非是由某一单一有情的真心所变现,而是所有共业有情的真心,依据这些有情的业力,共同变现出来的。所以,任何一个有情的善恶业,都会改变山河大地、器世间的现况。《优婆塞戒经》卷三说:“一切众生因杀生故,现在获得恶色恶力恶名短命,财物耗减,眷属分离,贤圣呵责、人不信用,他人作罪横罹其殃,是名现在恶业之果;舍此身已,当堕地狱──多受苦恼饥渴长命、恶色恶力恶名等事,是名后世恶业之果。若得人身,复受恶色短命贫穷。是一恶人因缘力故,令外一切五谷果蓏悉皆减少,是人殃流及一天下。”最后一句即是说:任何一个有情的善恶业,都会改变山河大地、器世间的现况。反过来说,如果大家都能去恶修善,那么整个世界也会因此变得清净,此即是“心净则国土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