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佛法中 (连载三)..........李正因

  活在佛法中 (连载三)

  ──专访庄正枝师姐、卢正娴老师、卢正珊师姐

  时间: 2004 年 1 月

  采访:李正因

  内外等持 生缘处处

  意犹未尽,我继续“挖宝”:“导师说见性要看树叶,要怎么练?”

  卢老师说:“见性练功,其实很有意思。因为要看动的东西,那时候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可利用作为用功的“器具”。譬如说,我把卫生纸黏在电风扇上面,电风扇吹,让卫生纸飘;这是我半夜要练功用的,要不然,半夜我哪里去找树叶看?我就是在家里闭门造车嘛!因为我必须小孩睡了才能练较深入的话头功夫 (不会受干扰) ,可是孩子好不容易睡了,我又不能出去夜里看树叶!有时或者用钟摆、煮开水……”

  “我是用风铃。看动的东西就对了。”庄师姐连忙接话,过来人说过来话,格外亲切热烈:“我也用一个水桶,里面装一点水,用水龙头滴水,看滴的时候的浪花 (涟漪) ;听声音,鼻子也可以闻哪!闻水的味道。反正就是想尽办法,让自己各方面都去尝试,不是只有一样,光看一样,看久了会累。”

  “对!”卢老师在旁边应和著:“所以要换,看大概一分钟,如果觉得眼睛开始酸涩,就要换了;不然眼睛会花掉,而且会看成别的东西,变成幻觉。不能让自己变成幻觉。”

  “我还用看电视练定力,”卢老师继续说:“就是看它动而不入境,不入住于剧情里面(庄师姐在旁说:“还是看住话头”)。电影是一出人生的戏,我们很容易跟里面的喜怒哀乐相应,如同我们是里面的主角,这样就被牵引了,被境转了。所以要不被境转,看著剧中人物的○、○等○○,注意盯著看话头,但是不被情节转。那时候练这个好困难,几乎自己都要‘撩’下去了!”

  “动静大小都要练,因为祂 (的用) 是无所不在的。刚开始当然是先看动态中的话头,到后来知道是怎么样了以后,再反观静态中的话头;再动的,再静的,反正自己头脑灵活运用就对了。静的比较不容易看,可是还得要看,因为在见性的时候,动的、静的都有。”卢老师说。

  “我也是比较喜欢看动中的话头,但是静中的还是得要看,”庄师姐说:“那时候家里挂一大堆风铃;或阳台种棵小树,树叶可以飘……自己制造气氛,自己找机缘,生缘处处嘛!”

  “看的时候就是不要随境转,把心摄住吗?”我忍不住再确认一次。

  卢老师再次耳提面命:“所以我们到最后,真的只到‘触’,最后的触证只到‘触’。只有到‘触’,才有办法一念相应,到‘入’、到‘住’都没有。会变成定境,那不是我们所求的。’简直掏心掏肺了!卢老师提醒:“但是因为人很容易被境转,所以练电视最好了,因为影片有剧情,人讲话我们很容易去听,就会‘入’进去或‘住’进去。看电视真是练功的好方式。”

  “而且时间又长!你一坐下来,最起码也有半个小时,又有变化!”庄师姐说。

  卢老师又说,她是用录音带来练无相拜佛定力的,一边听一边拜,心不跟著录音带的佛号转,专注在忆佛的念,拜到最后连声音都听不到了。好比说,平日播放歌曲时,我们不自主会跟著哼,那即是被境转了;而我们可以想办法以此训练自己的定力,渐渐不随声外缘,心便日益凝聚而更深沈了。譬如她是念“阿弥陀佛”,就放“阿弥陀佛”的录音带,同构型的作训练,卢老师说:“我们很容易跟著起唱,可是,练到后来,可以分出自己的净念与唱音没有黏在一起,很清楚每个念都刹那分离,最后甚至听不见录音带的声音。”她看著我,缓缓地说:“就是这样慢慢练,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念头竟然可以变细!最后在拜多尊佛时,每一尊佛的念的转换,我们都看得到它怎样变化。这些都是我们自己要去做的功夫。”

  “这是重点!”庄师姐忍不住在一旁强调起来。

  寻常一样窗前月 才有梅花便不同

  有了摄心的功夫、甚至悟道的体证,在世间法上,更能显现出学法的功德受用。

  “原本我不喜欢拜佛,也不喜欢跟人逛道场,”卢老师说:“可是我发觉从拜佛、看话头、参禅中可以学到许多。我后来参禅参出滋味,觉得很好玩,从中去寻找出大家都找不到的东西,的确是一种挑战;最起码,无形中可以增加慧学。这种受益不可言喻,有时想捧出告诉别人,却说不出是什么,但竟然发现自己可以看得懂经典,可以了知实相产生慧力;譬如别人发生状况,我们眼睛一看,便可知其大概落处。”我们的慧,就如此地在过程中源源衍生,但是因为无相,我们也许看不到智慧的增长,等有一天遇到境界,才发现竟然懂得多方运用。”

  “我们清楚了知实相,世间真的就没什么可怕了,以前会担心、害怕的事物,自然就不会再放在心上了;以前心里总是虚虚的,不知自己念佛是否可以往生西方;参加法会等等,总觉得没有回到家的感觉,这都是因为无法找到入处。”卢老师心有所感地接著说:“但现在觉得很踏实,尤其慧的增长,与从前真不可同日而语,尤其在世间法上的应对,竟然比以前“聪明”了。这种种都是无形无相的,这其中的好,真的只有自己才知道。 导师苦口婆心、口说手呈要给我们,可是我们真的要有福德因缘、定慧等持,才有办法承接它;若偏爱神通、或只偏有,还是离‘道’太远了。”

  问及明心、见性前后,对教育孩子上有何差别时,卢老师点点头,说:“有很大差别。一般我们都占孩子为己有 (我生的) ,而我们现在对待小孩会以平等心:他也是一尊菩萨,甚至会欢喜去接受他丢给我的每一个问题,自然家庭暴力 (打、骂孩子) 就减少了,因为我发觉他是我修行的‘工具’,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我观行的对象:他本身真妄心并行的运作、他过去生所带来的业种等等。孩子年纪小,有些东西他今生还未熏习到,可是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事、有某些习气……那是他过去生的业种现行,所以他是让我练习观行的对象,我必须视他如菩萨,甚至要更加好好对待,因为他让我在修行上进步更快!”

  “小孩也会变。我们因为从自己本身转念,言行举止也随而整个大改变时,我们无形磁场的力量,便会影响周遭的人,也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别人的观念,这是更深一层的体证与观行。”

  卢老师继续说:“同样的,我也用修行的心,面对外在的人事物、投入孩子学校的义工,用此观行的态度处理事情,注重过程中的用心,不为目的、不问结果,只是专心把事情做好,甚至知道自己孩子有能力做好,转而去照顾较弱势的孩子。”

  “我并不需要用语言标榜,或刻意表现出修行人的姿态,但当我们平实地身体力行去做,竟然获得周遭人的认同,反而认为我公正、无私。”卢老师笑笑,又说:“我很高兴这一点,并非因为他人的赞赏,而是因为目睹修行的功德受用。我在其中确实印证到:修行真的很好,如果你会用,随时随地都可以把握机会运用,做每一件事,都恳切对待、审慎面对,就当作是考验,所做的便会汰换贪瞋痴慢疑等种子现行,因为我们无所求。”

  “早时诸多原因,使我无法护持道场当义工,很多愿还没完成,心中一直系念著;现在因缘较具足,可以渐进式的投入了,也比较能担当;因为之前,我已在孩子的学校体验了。”卢老师说:“每一件事的发生,都让我既期待又审慎;它的现行,可以让我有机会清净自己的业种,真的很高兴。但若是处理不好,自己也会跌得很惨。在失败中学得智慧,如果审慎处理,一关一关便逐步度过,道业又可以往前推进,自己的业种便因而又清净一些了。我们就是要这样点点滴滴去除,从每一个境中,延伸出我们的智慧,如此才有办法帮助更多的人;因为每次发生一些事,所延伸出的慧,可能就同等可以处理许多事。”

  慢心障道细难察 莫待起业系怨结

  有时在修学的过程中,不免种种逆境当前,我们往往避苦趋乐,以顺境为上。然而世事经常顺逆互伏,福祸难料,尤其当人得意常忘形时,冤亲债主最容易趁隙而入。正珊师姐亲身惨痛的教训,也许最能演述性障的微细难察、业障的现行难料、历缘对境时起心动念的修为、以及观行的重要。

  禅三前正珊师姐出车祸,第二天就要禅一;她坐公车时,因煞车太快而往前冲撞到喉咙,当时第一念,就是忏悔,师姐说:“我想到:‘有多久没忏悔了?多久没想到我的冤亲债主了!’因为多少有一些东西出来了,起了慢心;那个慢很微细,自己并未察觉,”但有了慢心,不知不觉就不会想到要忏悔,师姐心有余悸,继续说:“但冤亲债主马上来了!我那天掉眼泪,第一念幸好是忏悔,他们连禅一都不让我去,我还竟然异想天开:‘哈!现在就等禅三印证了!’当时慢心即已提起,久久却不自觉!我躺在医院,心想:‘自己的口业一定很重,现在连想要念“阿弥陀佛”、连想唱佛赞,都不能发声!’到现在这么久了,这伤还在痛。我知道这是自己的业,要自己受。”

  话锋一转,正珊师姐感性的道出肺腑之言:“我的福报很好,生在学佛的家庭,经济上没有忧虑;现在结了婚,也不需要为三餐辛劳,年纪算很轻,修学此法又很顺利,还起慢心,所以业报马上现前!”师姐看看我,笑了笑:“有人也许会埋怨:‘已经都修正法了,怎么还会碰到这种事?’幸好我没有此怨,这就是 老师说的‘魔考’,我很开心能跳过此关!”

  说完,师姐稍稍沉默了一下,压低声音,更慎重地说道:“更可怕的是,空想要得此殊胜大法,说难听一点就是‘急著要摆脱凡夫的身份往上爬’,好不容易爬上一关了,就急著要过第二关,功夫也没做、福报也没累积,心如蛇吞象!果然不到多久,又从楼梯上摔下来,半年内摔二次!”同样的阶梯,同样的摔法,摔到同样的部位!师姐缓缓的说:“摔下去那一刹那,浮现的念头是:‘怎么又上身了!’那伤,到现在也还没好。”换了口气,师姐笑笑说:“说我现在不想求见性,那是骗人的,毕竟再往上一阶,生活会完全不一样欸! (又来了!) 我很怕死后不知会堕哪一道,如果再上一阶,阎罗王簿中就没有我的名字了!我是很俗气的人,忍不住这样想!”大家都笑了,气氛顿时又轻松起来。

  “所以才会起慢嘛!所以才要观行,要时时观行才会发现这些习气现行!我是愚痴的人,”正珊师姐自我调侃道:“必须要等境界来才会注意到,但有智慧的人不用逆境即能观。”师姐虽如此谦称,却也是一路这样亲自走过来;观拜佛时的变化,观行住坐卧等变化,也常翻查《禅──悟前与悟后》核对状况,并常小参,时时调正自己的方向,“这些都有帮助,功夫一定要自己做,这是‘定’的部份。”至于‘慧’的部份,便需时时刻刻做观行、观行之后做整理,慧才能源源衍生。“不像我,因为自己的攀缘习气重,业种汰换较慢,所以才需要大事情来提醒自己!”师姐不忘再自我揶揄一番。

  接引众生 首结法缘

  我们有心想要接引有缘众生来修学,但是正觉正法之难以弘传,大家多少有些亲身体验。庄师姐十分感慨:“有时看他们福德应该可以了,但还是无法沟通。一般人最大的障碍点,就是认为 导师在骂出家人,我告诉他们:‘你要看书,不要跟著人走,别人讲的不见得对, 导师只是指出他们的法哪里说的不正确,并没有做人身攻击,是在救那些被误导的人。’可是他们还是认为在家人不可以评论出家人,不管出家人有没有误导众生。”师姐深深叹了一口气:“唉! 导师传这个法真的很辛苦。因为他现在家相!人都是看表相, 导师教育我们,不是穿那一件袈裟才算是出家!断我见,心出家,就是真出家!……唉!真的很难!”

  现在 导师为我们开讲《菩萨优婆塞戒经》,这是 释迦牟尼佛特别为在家人所说的经,详细说明何为菩萨、如何摄众、如何外门修六度等;而在世间行菩萨道时,如何以出世之心,圆满世间之法……让我们明白,如何才是“出世间家,住如来家”的真义。 导师宣讲这部经,著实用心良苦!

  而我们在接引有缘时,往往发现:最难度化的,就是身边至亲的人,而这方面,庄师姐非常有心而方便善巧。实在很想知道,她是如何“成功”地接引家人入了正觉的门,而都得以安住,甚至明心乃至见性。

  庄师姐说:“进了正觉之后,法听多了,上课也久了,觉得学这个法真的很好,所以希望家人都能来,这样修行之路会更好走。他们虽然没有阻挡我,但也没有想要来,所以,写护持时,我都会帮家人写;有法会时,我都要他们来吃便当,想办法让他们来参加,他们来道场,就一定会礼佛三拜,又可以听 萧老师讲法开示,他们没办法整天参加,起码有来,结个法缘,他们觉得很喜欢……我长时期、很有耐心的一点一滴这样做;慢慢的,他们开始自己护持,不用我帮他们写了……”

  正珊师姐接著说:“我妈妈对子女的‘菩萨行’,真的非常落实,因为她知道这个法是宝,坚持到有点啰唆的地步。我们还没参加禅净双修班前,妈妈就常带我们来帮忙布置会场;法会时叫我们来吃便当也好,让我们与这个法结个缘;还带我们去看 萧老师,看能不能多接触,这个法缘可以接上……”正珊师姐慨叹著:“妈妈在这方面真的做得不余遗力,甚至叫姊姊带孩子一起来,就算孩子在讲堂玩也没关系,过去给老师、师娘摸摸头也好,想尽办法让我们结这个法缘,而且一路护持我们走过来;我们一家五人,有四人能进讲堂,能修学正法,这真的都要感谢我妈妈,她是大功臣!”

  一心虔求 信愿忏行

  我们的法,著重在“一心”,无论忆佛念佛、寻求真心、听经闻法、或安住道场。庄师姐强调:“要学这个法,向心力很重要,如果心都在这个法上、都在这个道场中,绝对会有收获的;若心不在此,只想拿到就走,就很难相应,就不是菩萨种性的人,那是盗法。”正珊师姐接话说:“或是在这里,而习性上仍喜欢有形、有相的法,对此大乘法,所投入的心便相当有限,也容易退转。”

  庄师姐又说:“我很深的感受是,你一心一意就在这里,对自己非常有信心,相信自己一定可以,便一定没有问题。很多师兄姐都因为没有信心,他们要报名时,老是觉得:‘我不行,我一定没办法!’这样子信不具足,功用就已经减半;若是一直觉得自己不行,就一定不行!所以一定要有信心,要说:‘我一定可以!’这个念很重要。还要求佛菩萨加持、忏悔、发愿,一定要每天做。另外,护持道场不能断,做义工,什么事都要热心去做;要有向心力,这样才有办法破参,否则福德不够,很难。因为福德不够,不能庄严,慧就无法庄严,福慧是并行的。”

  “也有人说:‘我不敢跟佛菩萨说!’有什么不敢的?祂们那么慈悲!”庄师姐诚挚地说:“每天告诉佛菩萨这个愿,求佛菩萨加持,诚心诚意回向、发愿,一定要护持宗门正法──其实不是跟佛菩萨讲,而是跟你自己说,因为我们很健忘──你要护持宗门正法,佛菩萨一定会帮助你破参,因为正法要延续,就要有人护持!这个愿一定要发,才不会离开这个正法道场,下辈子也才会再来,修学正法的缘才能继续,这些都是相关的!”

  “人的念很厉害,我们能修这个法,真的很有福报!”庄师姐无限喟叹道。

  “真的会心想事成!”正珊师姐大力附和。

  “例如,我卖以前的房子,不曾担心会卖不掉,果然很快就卖掉;我同修却一直担心,我说:‘你一直担心,就把负面的心带出来了,当然卖不掉。’我们要想:‘一定没问题!’就一定没问题!所以在法上的信心一定要有,十信满足,才能进入‘住’位。”庄师姐再次强调:“我们的法从‘信’入门,从‘住’位开始,信不满足,怎么‘住’得了?”

  “当我们拜佛观行等等,真的如实去做了,我们的感应会较灵敏,”正珊师姐说:“因为我们的心较细了,种子在汰换,对境较能抽丝剥茧,较容易还原事情真相。譬如,别人对我的心态友善与否、或事情即将如何发展等等,有许多不可思议的现象……其实这也是如来藏本身的功能体性!”

  “像我那时候去禅三前,膝盖肿起来不能拜,我还是想办法拜,”庄师姐说:“像以前根本不会忆佛拜佛,但是管他拜得好不好、能不能,反正我就是要拜!有坚定的心,上述条件都具足了,不管明心或见性,只要按部就班去做,不需要急、不要想太多、不要去怀疑:‘我到底有没有希望?’只要定慧、福德等具足,就待时节因缘,其它交给佛菩萨。有的人是从眼根入、有的从身根,每个人都不一样,因缘一到,就相应了。所以一定要求佛菩萨!”正珊师姐也在一旁猛点头,强调著虔求的重要。庄师姐语重心长地继续说道:“你有没有诚心诚意要这个法,或者只是应付一番?其实佛菩萨都在看的!一定要虔诚地求,大乘法没有佛菩萨加持,一定不可能得!”

  正珊师姐郑重接著说:“这等于是佛菩萨选你出来续 佛慧命,传这个大乘法。若你不能信祂、不求祂、不能皈依于祂,祂怎能相信你会继续走下去?所以对佛菩萨一定要求。而且我们在日后能够生活安稳,很多都是我们信受佛菩萨以后,佛菩萨给的,虽然看不到,可是绝对有。”

  “修这个法真的很好,我们很有福报,能与这个法接触。”庄师姐说:“外面真的很可怜,只知念佛、拜佛、坐禅,连什么叫做明心见性都不知道,根本就不懂学法首先得要开悟见道。我们在这里,知道走这条修行的路,就是要找真心,而且知道如何找、往什么方向去找!所以真的要感谢佛菩萨,感谢 萧老师,将正法善巧方便传出来,因此我们要好好护持这个法,不要再有其它波动影响道场、影响自己、甚至影响 导师的时间;虽然每次都能因祸得福,在法义上更精进,但对会里总是伤害很大。”

  “还有就是,去禅三前一定要求佛菩萨加持。”庄师姐简直“倾囊相授”、不遗余力了:“破参那次,我是拜八十八佛;见性那次是拜大悲忏七天。因为要上山,一定会有阻碍,不是自己本身的业现行,就是家人的业现行而障住我们。并且不要到处告诉别人要上山,否则冤亲债主听到,会阻碍你。从一开始报名就不要讲了;然后很用功做功夫,拼命拜佛,多拜忏,回向冤亲债主,求佛菩萨加持,让家中平安、能顺利上山、顺利破参;发愿一定要护持宗门正法,广度有缘众生 (有缘才能度,并没有能力度所有众生) 。这样才会顺利,不然阻碍很多。”

  “有的人福报不够,或者上了山以后整个脑袋空掉;或者勉强破参回来以后出状况:有人生病、有人膝盖肿到不能走……”庄师姐再次叮咛:“我连发心护三,都求佛菩萨加持,也不敢到处嚷嚷;像上次我母亲癌症已陷入昏迷,我担心不能顺利护三,便求佛菩萨让母亲没事,结果到现在,我母亲还好好的!”

  感恩生慧命 活在佛法中

  “我说的这些,是给真的有心学好这个法,又想亲证生命实相的学员建议。”正珊师姐深有所感,却又不失幽默地继续说:“我是一个失败的范例,但我唯一成功的事,是我投胎对地方了,生对国家、生对家庭,所以我才有办法学这个法;即使之前的大风浪,我们都还是深信 导师的法不疑,而留下来,这是我这辈子所做最有智慧的事!我希望这辈子往生后,能像此世如此有智慧地投对胎,继续我修学正法的缘!”大家都笑了起来。

  庄师姐回忆从前:“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很专一的修,觉得‘无相’什么都没有,怕怕的;人总是注重表相,至少念佛、持咒、参加法会等比较安心,所以还会再去十方禅林帮忙香灯的工作。破参以后,觉得有一个真正可以依靠的地方,才不再去别的道场。”

  “所以我们来到这里,真的很有福报,”庄师姐郑重地接著说:“ 导师这么方便善巧的把这么好的法教给我们,只要拜佛就好了;平常做事、逛街等等,随时随地都可以忆佛、观行做功夫,不是一定要坐在那边才叫‘做功夫’;一般念佛的人,还要用念珠或计数器来算念了多少遍,这样根本没办法一心!”顿了顿,师姐又说:“而且我们有 导师、亲教师教我们,有疑问、或功夫上有问题马上可以问,又可以随时做功夫,这个法实在是值得赞叹,真的希望有更多人来学!”

  庄师姐谈及这一路走来的点滴,满心珍惜感恩。她说:“能学这个法,首先要感恩 萧老师,尤其是师娘。师娘跟我一样都是家庭主妇,所以我知道,如果师娘不是在幕后支持、照顾、护持 导师,而老是抱怨或阻碍,弄得鸡犬不宁, 导师怎么能专心学法、悟道?再把这么方便善巧的法传出来?而且师娘一向讨厌有人以私心作事,她不怕当恶人,敢挺身出来指正,这样护持正法,所以师娘实在很伟大,是幕后功臣!”

  而卢老师则深有所感地由衷说道:“外面的道场说:‘佛法在生活中’,但他们只能局部地做;而我们的无相之门,再配合确切的‘行门’,能在生活中体验实相与涅槃,真的才是全面的佛法,是真的‘生活即佛法’。我们运用 老师给我们的那把钥匙,所以我们可以开启世间每一道门,慢慢去体证、整理,这是无相念佛法门的最大宝藏图。当然这要懂得怎么去用,若你不会用,单单抱个总相智,不知悟后起修;对境贪瞋痴,什么都起,那还是没有用;你还是没把它转换成自己的智慧、还是没有汰换你的种子,到时候只有图个表相的悟,反而增加自己的业!”

  “所以入了正觉,以后就永远都只有这条路了,一辈子都脱离不了,除非不想再学佛了;可是真的好欢喜,因为它最大的益处,就是活在佛法中!”卢老师无限欣慰。

  *   *   *   *

  谈话热烈延续过午,终于划下意犹未尽的句点;我塞满行囊,再度步往捷运车站。临行前,庄师姐极自然一句:“我们来礼佛三拜”,彷佛平日出门前照例向长辈禀告一声似的,于是大家跪于佛前,由衷自然地虔敬礼拜,这一切都是如此亲切、“家常”!这临行跪拜的氛围,一路上在我的识浪中翻腾,庆幸自己何其有幸:今生得以“回家”而活在佛法中! 我家在哪里?

  我家本住在寒山,石岩栖息离烦缘。

  泯时万象无痕迹,舒处周流遍大千。

  光影腾辉照心地,无有一法当现前。

  方知摩尼一颗珠,解用无方处处圆。

  寒山大士如是说。(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