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光明王发菩提心的故事 ..........佛典故事选辑

  大光明王发菩提心的故事

  《贤愚经》卷第三:

  【有知慧巧便人,以小缘故,能发大心,趣向佛道;懈怠懒惰人,虽有大缘,犹不发意,趣向佛道。是故行者,应强心立志,勇猛善缘。

  何以知然?尔时世尊,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诸四众、诸王、臣民,前后围遶,供养恭敬。于是众中,多有疑者:“世尊本以何因缘故?初发无上菩提之心,自致成佛,多所利益!我等亦当发心成道,利安众生!”

  尊者阿难知众所念,即从坐起整衣服,前白佛言:“今此大众,咸皆有疑:‘世尊本昔从何因缘,发大道心?’唯愿说之,广利一切!”佛告阿难:“善哉!善哉!汝所问者,多所饶益!谛听、善思,当为汝说。”时大会寂静无声,风河江水,百鸟走兽,皆寂无声!于是大众,天龙鬼神,悚然乐闻,一心观佛。

  佛言阿难:“过去久远,无量无边阿僧祇劫,此阎浮提,有一大王,名‘大光明’,有大福德,聪明勇慧,王相具足。尔时边境,有一国王,与为亲厚。彼国所乏,大光明王随时赠送;彼国所珍,亦复奉献于光明王。时彼国王,大山游猎,得二象子,端正姝妙,白如玻篷山,七支拄地,甚可敬爱!心喜念言:‘我今当以与光明王。’念已庄校,金银杂宝,极世之珍,遣人往送。

  时光明王见此象已,心大欣悦。时有象师,名曰‘散阇’,王即告言:‘汝教此象,瞻养令调。’散阇奉教,不久调顺,众宝交络。往白王言:‘我所调象,今已调良,愿王观试。’王闻心喜,迟欲见之,即击金鼓,会诸臣下,令观试象。大众既集,王乘是象,譬如日初出山,光明照曜!王初乘象,亦复如是!

  与诸臣民,出城游戏。将至试所,时象气壮,见有群象于莲华池食莲华根,见已欲发,奔逐牸象,遂至深林。时王冠服,悉皆堕落,坏衣破身,出血牵发!王时眩骨,自惟必死,极怀恐怖!即问象师:‘吾宁当有余命不耶?’散阇白王:‘林中诸树,有可捉者,愿王搏捉,乃可得全!’王搏树枝,象去王住,下树坐地。自视无复衣冠,身体伤破,生大苦恼,迷闷出林,不知从者所在?象师小前,捉树得住,还求见王,愁恼独坐。象师叩头,白王:‘愿王莫大忧苦,此象正尔淫心当息,厌恶秽草,不甘浊水。思宫清净肥美饮食,如是自还。’王即告曰:‘吾今不复思汝及象,以此象故,几失吾命!’尔时群臣,咸各生念,谓王已为狂象所害!寻路推求处处,或得天冠、衣服,或见落血……,遂乃见王!驾乘余象,还来入城。城中人民,悉见大王受如是苦,莫不忧恼。

  尔时狂象,在野泽中,食诸恶草,饮浊秽水,淫欲意息 。 即思王宫清凉甘饍,行如疾风,诣本止处 。 象师见已,往白王言:‘大王当知!先所失象,今还来至,愿王视之 。’ 王言:‘我不须汝,亦不须象! ’ 散阇启王:‘王若不须我及象者,唯愿观我调象之方 。’ 王即使于平坦地敷置坐处 。

  时国中人,闻此象师欲示大王调象之法,普皆云集 。 时王出宫,大众导从,诣座而坐 。 象师散阇,将象至会,寻使工师,作七铁丸,烧令极赤!作已念言:‘象吞此丸,决定当死,王后或悔 。’ 白言大王: ‘ 此白象宝,唯转轮王乃得之耳 。 今有小过,不应丧失! ’ 王告之言: ‘ 象若不调,不应令吾乘之 。 若其调适,事衅如斯?今不须汝,亦不须象! ’ 象师又言: ‘ 虽不须我,象甚可惜! ’ 王怒隆盛,告言远去!

  散阇起已,泣泪而言:‘王无亲踈,其心如毒,诈出甜言! ’ 时会大小,闻已堕泪,谛视于象 。 象师即便作相告象:‘吞此铁丸!若不吞者,当以铁钩斵裂汝脑! ’ 象知其心,即自思惟: ‘ 我宁吞此热丸而死,实不堪忍被铁钩死! ’ 如人俱死,宁受绞死,不乐烧杀!屈膝向王,垂泪望救 。 王意怒盛,睹已余视,散阇告象: ‘ 汝今何以不吞此丸? ’ 时象四顾,念:‘是众中,乃无有能救我命者! ’ 以手取丸,置口吞之 。 入腹焦烂,直过而死,如金刚杵打玻篷山!铁丸堕地,犹故热赤!时会见已,莫不悲泣 。

  王见此事,惊怖愕然,乃生悔心,即召散阇,告言:‘汝象,调顺乃尔,何故在林,不能制之?’时净居天,知光明王应发无上菩提之心,即作神力,令象师跪答王言:‘大王!我唯能调象身,不能调心!’王即问言:‘颇复有人,亦能调身,兼调心不?’白言:‘大王!有佛世尊,既能调身,亦能调心! ’ 时光明王闻佛名已,心惊毛竖,告言散阇:‘所言佛者,何种性生? ’ 散阇答言: ‘ 佛世尊者,二种性生:一者智慧,二者大悲 。 勤行六事,所谓六波罗蜜 。 功德智慧,悉具足已,号之为佛 。 既自能调,亦调众生 。’

  王闻是已,悚然踊跃!即起入宫,洗浴香汤,更著新衣,上高阁上,四向作礼,于一切众生起大悲心!烧香誓愿:‘愿我所有功德,回向佛道!我成佛已,自调其心,亦当调伏一切众生 。 若以一众生故,在于阿鼻地狱,住经一劫,有所益者,当入是狱,终不舍于菩提之心!’作是誓已,六种震动,诸山大海,怀撼踊没!虚空之中,自然乐声,无量诸天,作天妓乐,歌叹菩萨!而作是言:‘如汝所作,得佛不久,成佛道已,愿度我等 。 我等于此清净法会,亦应有分! ’”

  佛告诸比丘:‘欲知尔时白象吞铁丸者,难陀是也;时象师者,舍利弗是也;光明王者,我身是也!我于尔时,见是象调顺故,始发道心,求于佛道。”尔时大会,闻佛苦行如是,有得四道果者;有发大道心者;有出家修道者 。 莫不欢喜,顶戴奉行 。

  以是因缘,强志勇故,由小因缘能办大事 。 懒惰懈怠,虽遇大缘,无所能成 。 是故行者,当勤精进趣向佛道!】

  白话解释如下:

  有智慧而善巧方便的人,往往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因缘,而发起大心,趋向佛道;至于懈怠懒惰的人,纵使有大的因缘,也不愿意发心趋向佛道。所以修行佛道的人,应该心意坚强,立定志向、勇猛精进,广结善缘。

  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这是有典故的:有一天, 世尊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一群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还有各国国王、大臣、民众,大家前前后后围绕著 世尊,恭敬的礼拜供养。在这些群众里,许多人有这样的疑惑:“ 世尊最初是因为什么样的因缘?发起无上菩提心,经过累劫修行,证得无上正等正觉,而成就佛道,利益无量无边的广大众生!我们也应当效法 世尊,发心成道,来利乐安养众生啊!”

  阿难尊者了知众生心里的疑惑,就从座位上站起来,把身上衣服整理好,走向前对 佛说:“ 世尊啊!今天在这里的大众,多数人都有这样的疑惑:‘ 世尊在最早以前,是因为什么样的因缘,而发起广大求道的心愿的?’祈请 世尊能够宣说,庶可利益一切有情众生!” 佛陀就对阿难说:“善哉!善哉!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可以利益许多的众生!你们要专心的聆听,并且好好的思惟,我即将叙说给你们听。”听了 佛陀的话,大会场里一时寂静无声,连风声、流水声,各种禽鸟、走兽,通通都安静下来,会场里静得连根针掉下来都听得到!在场的大众,天龙鬼神,都凝神专注,想要听 佛宣说,大家专心致志的看著 佛陀。

  佛对阿难说:“在久远的过去世,无量无边阿僧祇劫前,在这个阎浮提世界,有一个国王,名字叫做‘大光明’,他有很大的福德,聪明勇敢又有智慧,具足王者之相。那时他们邻近的国家,有一位国王,与大光明王交情很深厚。那个国家所缺乏的东西,大光明王随时会赠送给他们;而那个国家所特有的珍宝,也会奉献给光明王。有一天,那位国王在山林里游猎,得到二只大象的独生子,是只少壮的雄象,长得非常端正胜妙,通体白色,就像玻篷山一样白,四只脚稳稳的站在地面,头、尾、阴部也端正下垂,就像转轮圣王所乘的白象宝,那样的让人爱敬!那位国王欢喜极了,心里想著:‘我今天寻到宝了!把牠当成礼物,送给光明王,他不知会多么高兴呢?’就把白象装在笼子里,在象身上装饰的金银珠宝,都是稀世的珍宝,派人专程送给光明王。

  光明王得到这么殊胜的白象,心里非常喜悦。那时朝廷里的驯象师,名字叫做‘散阇’,国王命令散阇说:‘你好好的调教这头象,照顾养育牠,使牠驯服。’散阇遵命办理,不久就把白象调伏柔顺了,又把各种珍宝装饰在象身上。散阇便向国王呈报说:‘大王要臣子所调教的象,现在已经调伏柔顺了,大王是否要去视察并且试乘一下呢?’国王听了很高兴,却还不急著去,先要宫人击金鼓,召集了臣子们,让大家一起来观赏国王试乘白象,藉此机会把白象宝介绍给国人知道!等大家都集合了,国王所乘的白象,有如旭日甫由山头初升,光明灿烂照耀寰宇!国王刚乘坐白象时,那份容光焕发的样子,也像旭日刚从山头冒出,金光乍现一般:灿烂明亮!

  国王骑著象,与臣子们,一起出城游戏。快到训练的场地时,远远看见有一群象在莲花池内吃莲花的根,那头象正是少壮气盛的年龄,春情勃发,狂奔著去追逐母象,一直跑到林木深处。国王紧紧抓著乘座,王冠和华服都被抖落,身上衣服被树枝扯破,身体多数刮伤,头发扯散,混身到处流血!国王被颠得头晕目眩,想著:‘我命休矣!’心里恐怖到了极点!散阇也骑著一头象,紧紧的跟著国王,国王惨叫著:‘我还有命吗?’散阇也急得大吼:‘抓住树枝!快!’国王抓住树枝,白象仍然向前狂奔,国王总算停了下来,悬在半空,再战战兢兢的爬下树,全身瘫软,坐在地上。看到自己的王冠华服都没有了,身体受伤流血,非常苦恼,心慌意乱的走出树林,也不知道随从们都在哪儿?散阇一路紧跟著国王,看到国王抓住树枝停住了,他也在稍微前面的地方,利落的抓住树枝停下来,往回头走,看见国王出了树林一个人坐在地上,满脸忧愁烦恼。散阇跪下去叩头,启禀国王:‘王啊!请不要这么苦恼,这头象经过一阵狂奔,现在淫心应该已经止息了。牠吃了外面污秽的草和浊水,觉得厌恶,会想念王宫里清净肥美的饮食,自己就会回来了。’国王说:‘我不想再看到你和那头象了,因为那头象,我差点连命都没有了!’那些跟著来的臣子们,看到突然的变故,心里非常担忧,想著国王已经被发狂的象害死了!匆忙沿著大象狂奔的路寻来,有的人找到王冠,有的人找到衣服,或者看见血迹……,一路找来,终于看到国王失魂落魄的坐在那儿!大家搀扶著国王乘上其它的象,回到城里。城里的人民,听到消息,又看到他们敬爱的国王受到这样的苦难,都感到忧愁烦恼。

  那一头狂象,在野外沼泽地里,吃了污秽的草和浊水,淫欲也止息了。想到王宫里清凉甘美的食物,像疾风一样,快步往回走,又回到牠在王宫的居所。散阇看到白象回来了,就去对国王说:‘启禀大王!先前走失的象,现在回来了,请大王去看看。’国王不悦的说:‘我以后不需要你,也不要那头象了!’散阇启禀国王说:‘大王如果不需要我和那头象,唯愿王能看看臣子是用什么方法来调伏象的。’国王就命令随从在平坦的地方铺上座垫,准备观看。

  国内的人,听说驯象师要演示给大王看调伏象的方法,也知道是那一头发狂,害国王差点没命的象,都云集过来,准备观看,密密麻麻,挤满了会场。等国王出宫,带著大批随从,到了准备好的座位坐下来。驯象师散阇,把那头象带到会场,再找来工匠,做了七个铁丸,烧得赤红!等铁丸烧红了,散阇心里想著:‘如果命令大象吞下这铁丸,象一定会死,大王日后也许会后悔。’就跪下对国王说:‘这头白象是象宝,只有转轮圣王可得而骑乘,牠今天只是犯了一个小过,不应当就这样舍弃牠!’国王发怒的说:‘象如果还没有驯服,就不应该让我去骑乘。如果牠是一头驯服的象,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个样子?我现在不须要你,也不须要这头象了!’散阇还苦著脸说:‘大王虽然说不要我了,因臣不才,倒也说得过去,但这头白象就这样舍弃掉,真的是很可惜啊!’国王气极了,要散阇滚得远远的,不要再啰嗦!

  散阇心如刀割,站起身来哭著说:‘我们敬爱的大王,怎么会没有亲疏之分?王的心原来是这么的狠,只会用甜言蜜语来蒙骗大家罢了!’与会的大小人员,听了散阇的话,知道大象没救了,都难过得落泪,不舍的看著大象。散阇只好用手势告诉大象:‘把这铁丸吞了!如果不吞,就用铁钩把你的脑袋撕裂!’象知道散阇的意思,就思惟:‘我宁可吞这热铁丸而死,也不能忍受被铁钩把脑袋撕裂!’就好像人的想法一样,如果都是要死,那么宁愿被绞死,也不愿意被烧死,总会选择比较痛快的死法!大象屈膝向著国王,流下眼泪,希望国王能够拯救牠。只看到国王怒容满面,看了看牠,又把脸偏到一边去,对牠不理不睬,这时散阇作了手势,问牠怎么还不把铁丸吞下去?大象罔然四顾,绝望的想著:‘这么多人里面,看来是没有谁能救我的命了!’无奈的用前脚拿起铁丸,放到嘴里吞下去。炽热的铁丸,进到肚里,立刻把肚肠都烧得焦黑溃烂了!铁丸直直的通过牠的肚腹,牠立刻就死了,整个身体倾颓下去,就像是金刚杵打在玻篷山一样!铁丸从牠身体掉出来落到地上,都还是火热的!与会大众见了这凄惨的景况,都伤心的哭起来。

  国王亲眼目睹这等惨状,非常的惊愕恐怖,内心十分后悔,没有及时接受白象的求救!就把散阇找来,说:‘你把这头象,调伏得这么柔顺,为什么刚才在树林里,你不能制服牠呢?’这时候净居天的圣人,知道光明王发无上菩提心的时机到了,就用神通力,让散阇跪下来回答国王:‘大王!臣子只能调理象的色身,不能调柔象的妄心啊!’国王又问:‘有什么人既能调理象的色身,又能调柔象的妄心呢?’散阇回答:‘大王!有 佛世尊,既能调理象的色身,又能调柔象的妄心!’光明王一听到 佛的名号,心惊全身悚然,汗毛竖立,问散阇:‘你所说的 佛,是因著什么样的种性而成就的?’散阇回答:‘ 佛世尊是因为这二种性而成就的:第一种是智慧,第二种是大悲。并且发愿精进的去实行与佛菩提道有关的六件事,也就是所谓的六波罗蜜 (注一) 。等功德智慧都具足了,就称为 佛。成佛之后,不但能调理自身,也能调柔众生。’

  国王听了这番话,触动了他内心深处,不由得肃然起敬、欢喜踊跃起来!就起身回到宫里,以香汤沐浴,换上新衣,登上皇宫的高阁,向四方虔诚礼拜,并且于一切众生升起大悲心!国王烧香发起誓愿:‘愿我过去所作的所有功德,回向佛道!我成佛后,不但能调理自心,也当调伏一切众生心。如果因为一个众生,需要我在阿鼻地狱,待上一劫这么长的时间,只要能禆益那个众生,我自愿进入那个地狱,终究不会舍弃我的菩提之心!’作了这样的誓言,大地六种震动 (注二) ,此波动撼动诸山大海!虚空里自然扬起悠美的乐声,无量的各种天神演奏天乐,歌颂赞叹这位发大心的菩萨!并且说道:‘以你今日这样至诚的发菩提心,应知不久即可成佛,你成就了佛道,惟愿能来救度我们。我们于你弘法的清净法会上,也希望有这个福份能够得度!’”

  佛陀叙说了以上的典故,就对在祇树给孤独园里的群众们说:“你们要知道,那个时候吞铁丸的那头白象,就是这一世的难陀;那时的驯象师,就是现在的舍利弗;而那时的光明王,就是现在的我啊!我在那个时候,看到那头象是这么的调柔顺服,这么的听话自吞热铁丸而死,受到了启发,激发了大悲心,才发起上求佛道的无上菩提心。”会场里的群众,听闻到 佛陀的这件事迹,为利乐众生而发大誓愿,愿意如是苦行,有些人当下就分别证得加行道、无间道、解脱道、胜进道的四种道果 (注三) ;有人因此发起无上菩提心;有人因此出家修道。莫不欢喜赞叹,向 佛陀礼拜顶礼,遵照奉行。

  由前述的因缘可以知道,能够发起大道心,勇猛的去做,虽然是小因缘,也可以成就大事。懒惰懈怠的人,纵使遇到大因缘,也不能成就什么事。所以修行的人,应当要勤勉精进,发起大道心,趋向佛道!

  注  释 ( 引述自《丁福保佛学大辞典》之内文 )

  注一:六波罗蜜

  即:布施波罗蜜、持戒波罗蜜、忍辱波罗蜜、精进波罗蜜、禅定波罗蜜、般若波罗蜜。

  注二:六种震动

  为动六方也。大品般若经一曰:“尔时世尊故在师子座,入师子游戏三昧,以神通力感动三千大千国土。六种震动:东涌西没,西涌东没,南涌北没,北涌南没,边涌中没,中涌边没。地皆柔软,令众生和悦。”智度论八曰:“入此三昧能种种回转此地,令六反震动。”

  注三:四道

  一、加行道,谓先于三贤四善根位加力而行三学之位也。

  二、无间道,谓加行功德成就而发正智,正断烦恼之位也。不为惑而间隔,故曰无间道。

  三、解脱道,无间道后而生一念之正智,正证悟真理之位也。为既解脱惑之正智,故名解脱道。

  四、胜进道,解脱道后更进而定慧增长之位也。此中菩萨乘之无学,果德究竟圆满,谓之胜进道。

  佛典故事选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