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蕴真义(连载三)..........平实居士

  识蕴真义(连载三)

  平实居士

  第四章 安慧“大乘广五蕴论”妄说灭尽定中无意根存在

  安慧“菩萨”于其所造《大乘广五蕴》中如是云:【最胜意者,谓缘藏识为境之识,恒与我痴、我见、我慢、我爱相应,前后一类相续随转;‘除’阿罗汉圣道灭定现在前位。】 [ 大正藏 31 卷 p0854c07]

  且不言安慧此处所说“意根谓缘藏识为境界之识”一语,已经说明“确有阿赖耶识存在”而不应再否定之,而与自己所说阿赖耶识摄在识蕴中之说法自相矛盾,单就安慧所主张“灭尽定位无有意根”一事,而作辨正。

  最胜意者,谓意根也。今者安慧师徒所主张者,与安慧所造《大乘广五蕴论》中所说者无二。如今彼安慧于论中既主张灭尽定位无意根存在:谓灭尽定中既无意根相续不断,也无意根仍在运作。审如安慧师徒二人所说者,则应灭尽定位已经灭尽十八界,则灭尽定位应即是无余涅槃,则世尊当说无余涅槃一法即可,则不应别说俱解脱之阿罗汉有灭尽定一法。何以故?谓意根不存在之时,唯有一位,即是无余涅槃时故。非唯理证上必定如此,圣教中亦复如是说故。且分述之:

  理上言之,意根若灭时,即成绝对无我,亦将永无意识再度现行,六根永灭、六尘永灭,六识更无论矣!则是十二处、十八界俱皆灭尽,那就必定会成为无余涅槃,佛曾开示说无余涅槃界中十八界永远灭尽故。云何意根若灭时即成绝对无我?即成无余涅槃?谓意根若灭时,意识亦将永灭而不可能再度出现;意根与意识若灭,则显境名言无复存在,更无可能尚有表义名言现于心中,亦无觉知心之我、作主心之我;则成绝对无我,则无蕴处界中之任何一蕴、任何一处、任何一界存在。意识知觉心之出现而有见闻知觉性的功能,都是由此意根的作意使然;显境名言之能被吾人所用,而能了知六尘,皆由意识心之现前领纳所致。

  如果没有意根的存在,就不可能有意识出现的因缘,意识就会永远不再现前了。意识若因意根断灭而永远不再现前,则前五识亦必随之永断,永无能见之性、能闻之性……乃至能觉、能知之性,显境名言悉灭,则成绝对寂静境界,成为绝对无我境界,只余恒离六尘见闻觉知之第八识如来藏存在。审如是,则必在灭除意根时舍身而入无余涅槃,十八界俱灭,无任何一蕴、一处、一界继续存在,已无意根执我而致阿赖耶异熟识舍身故,则无六根与六尘等十二处存在。依安慧等人如是妄言,则灭尽定中意根灭时,将完全同于无余涅槃,则佛于无余涅槃之外,依俱解脱大阿罗汉而别行施设灭尽定法相者,即成无义,即成妄法。若有人说法显示 佛所说法虚妄者,则彼人必属妄见、妄说、妄修者,其法绝无实义可言,安慧“菩萨”师徒二人正是如此,今时之杨、蔡、莲……等人亦复如此,是故会认同安慧之邪论而弘扬之。

  此外,《俱舍、显扬圣教、摄大乘、成论、述记……》等三乘贤圣之论著中,以及三乘经典中,亦皆主张灭尽定中仍有意根存在不灭;今者安慧所造之《大乘广五蕴论》中,却自行发明、创造新说,妄言灭尽定中无有意根存在,妄言意根已不相续、已不运作,而言“意根相续随转,除阿罗汉灭尽定位”,妄谓灭尽定中全无意界继续存在运作,全违佛、菩萨及俱解脱阿罗汉之圣教;如是邪谬之论著,彼诸退转于我法之杨、蔡、法莲、紫莲等四人,云何可以取来作为教材?如何可以用来误导众生?如是支持破法之安慧邪论而弘扬之,彼三人真是不畏破法共业之因果者也!

  此外,衡于佛教历史事实,诸俱解脱之大阿罗汉,常于托钵饮食之后,若无 佛同住而说胜妙之法,无 世尊开示妙法而又无人前来请法之时,则于斋罢稍事经行之后便入灭尽定中,直至次晨将午,方出定境 (此谓通常情况,非谓一切时。以俱解脱之阿罗汉,仍须定期假藉睡眠中之新陈代谢作用,来消除色身长期活动所累积之劳累故) 。若灭尽定中实无意根者,则应六识、意根、六尘俱灭,意根若灭时,则法尘亦不能现起于心中故,则意识知觉心亦不能现起而灭除所有显境名言故;如是邪理,不同于教证所说“眠熟位及灭尽定位尚有层次不同之显境名言”,故非真实正理。审如安慧师徒所说者,则是灭尽定中意根与意识俱灭,则次晨将午之时,尚有何心可以触知入定前所预设之法尘境?而起“思”心所法,令意识等六识心灭后重新现起?而得出于灭尽定?当知必定不能再出灭尽定也!

  若如安慧师徒所说者,则灭尽定中实属十八界法俱皆灭尽,则俱解脱大阿罗汉入灭尽定已,应当同于无余涅槃,则应入定已,随即舍身而不持身;则应入定之后,永不可能复有前七识心在次日将午时复现于此世色身中。然而现见诸大阿罗汉入灭尽定之后,到次晨将午时,所预设之法尘境出现时,便有意根能触知此一法尘境,便唤起意识等六识,又回复意识等六识之见闻知觉性;由此可知灭尽定中必有意根所触之显境名言──法尘──存在,必有意根赓续存在不灭,故能继续有意根之心所有法继续运作不灭,故得名为灭尽定,而非无余涅槃。

  非唯圣教如是说,理证亦复如是,皆可证明灭尽定中仍有意根存在不灭,故知安慧师徒依其所造《大乘广五蕴论》之邪说而否定意根、否定阿赖耶识者,乃是破法之行为也。若人将安慧之邪论广弘,或取来作为否定意根、否定阿赖耶识心体,作为论定阿赖耶识是生灭法之证据者,即是破坏佛教正法之愚人,乃是愚痴无智之人;随其修学、护持其法者,悉皆成就破坏正法之共业,有智之人悉当有以鉴之也!

  此外,安慧师徒之说法若可成立者,更应主张阿赖耶识心体非是生灭法也!何以故?譬如安慧师徒主张灭尽定中无有意根存在、无有意根继续在运作;试问:灭尽定中若无意根存在,是否必定别有阿赖耶识存在?若无阿赖耶识继续存在者,意根、意识皆灭以后,已无任何一心持身,则诸大阿罗汉入灭尽定之后,色身必定随之渐次败坏,次晨将午,必定不可能色身完好而再次出定、托钵,焉得名之为定?而言灭尽定?

  复次,安慧师徒说灭尽定位无意根、意识存在,复又主张阿赖耶识是生灭法者,则大阿罗汉入灭尽定已,应已十八界俱灭,阿赖耶识亦复随灭,则灭尽定是否已成断灭境界?若是断灭境界,大阿罗汉应不能复出灭尽定,应当取证灭尽定时即是入无余涅槃也!而无余涅槃亦应成为断灭境界!未审安慧等人主张灭尽定位无意根、意识之说,为正理之说?为邪见之理?有智之人,何必跟随杨、蔡、莲……等人信受安慧《大乘广五蕴论》如是邪见?

  若杨、蔡、莲等人改口而为安慧辨正,而主张曰:“灭尽定位中尚有阿赖耶识不灭,故意根灭除后,非是断灭。”则亦有过:

  一者,安慧应当改口说:“实有阿赖耶识存在,非是假名施设法,不应摄在识蕴生灭法中。”然安慧终究不曾如是说,仍依二乘法中之凡夫所说者,主张意根是前灭位之等无间灭意之建立说,主张阿赖耶识是依意根之细分而别行施设者,此是安慧之徒所说而被玄奘菩萨所造《制恶见论》所破者。

  二者,灭尽定位意识既灭,则依安慧之说,亦应意根已灭,尚有彼所说依意根施设而有之阿赖耶识存在耶?则彼安慧师徒所认知之灭尽定位,仍属断灭境界,则成进退失据、前后矛盾之两难局面也!

  三者,灭尽定中若无意根,而唯有阿赖耶识──异熟识──存在,则依经中圣教所说异熟识若无意根则必不能运转,则应大阿罗汉入灭尽定已,不复能出灭尽定也;然而现见大阿罗汉入灭尽定已,次日皆能再出定外,可见安慧之说邪谬,自是杨、蔡、莲……等无智之人不能辨别之尔。

  四者,若灭尽定中意识灭已,实有意根继续存在运作,实有阿赖耶识──异熟识──继续存在,持身而令身根不坏,则知安慧依二乘法中之凡夫所说“意根是前位等无间灭意识,阿赖耶是依意根细分而说”者,所说不实,虚妄邪谬,焉可信受之?

  五者,依安慧所言,灭尽定中既无意根、亦无阿赖耶识心体存在,则无任何心体持身,则入定之后不得名为入定,而应名为舍身,则同世人死亡无异,则色身必定败坏,次晨何能再度出定?然而现见经载,诸大阿罗汉入灭尽定已,次晨悉皆能再出定,色身完好无缺而无败坏;由是故知:灭尽定中必定仍有心体持身也,非如安慧所说之已无心体存在也,故知安慧师徒所说为虚妄说也。

  六者,意根显然不能持身,因为意根不具备“大种性自性”故,不是造身者故。如第三转法轮诸经所说:阿赖耶识有大种性自性,而非意根有此自性;故说持身者为阿赖耶识,不是意根。此如《楞伽经》所说:阿赖耶识有创造色蕴之功能,名为“大种性自性”,其余七识心王皆无此功能。是故在灭尽定中持身之心,必是阿赖耶识──阿陀那识──绝非意根也。灭尽定中,既然有阿赖耶识持身而令色身不坏,当知必有第八识心体存在。既已证明第八识心体确实存在非无,非是假名,非是唯名施设之名相,当知必有第七识心体意根,阿赖耶识若无意根同时同处,则必不运转故;是故安慧师徒不可言阿赖耶识是唯名无实之施设法相也。既然灭尽定中意识灭已,必有意根与阿赖耶识──异熟识──继续存在,则安慧岂可说意根是建立法?岂可诽谤意根是唯名无法之建立法?不应正理!

  七者,于灭尽定位,依安慧之谬说,意根纵使可以断灭之,阿赖耶识则绝无可能断灭;此谓灭尽定位若可灭尽阿赖耶识者,则大阿罗汉入灭尽定位以后,将成为断灭空,同于断见外道,无丝毫差别。若安慧所说为然,则佛法所说二乘涅槃及灭尽定,皆成外道断见法;若安慧之说为不然,则违安慧之自说,自语相违,即成邪见,即应将其《大乘广五蕴论》废弃。是故安慧主张阿赖耶识心体亦是五蕴所摄之说法,进则失据,退则无凭,乃是妄说;阿赖耶识从来不应摄在五蕴中故,是能生五蕴之法故,能生之法不应摄在所生之法中故;意根在灭尽定中必定仍然存在不灭故,由教证及理证上观之悉皆如是故。

  由斯正理,说安慧造《大乘广五蕴论》以破斥意根及阿赖耶识者,藉以否定意根及阿赖耶识之实有者,藉以否定意根在现象界中之确实存在者,乃是谤法之说。并且是诽谤三乘菩提之根本大法,将令三乘菩提之修证悉成戏论,必堕断灭空故。如是谤法者,事实上是将三乘菩提之根本加以斫丧,令三乘菩提之本质同于外道断灭空,乃是最严重谤法者,乃是将菩萨藏从根本上加以毁灭之邪说,故安慧造论流通之后,已成为一阐提人。

  复次,安慧之《大乘广五蕴论》中,更有妄说者:【云何灭尽定?谓已离无所有处染。从第一有,更起胜进,暂止息“想作意”为先;所有不恒行及恒行一分心心法灭为性;不恒行,谓六转识;恒行,谓摄藏识及染污意。是中六转识品及染污意灭,皆灭尽定。】 [0854b04] 此段论文中,安慧更主张说:在灭尽定中,恒行心与心所法俱灭。并指明恒行心与心所法者,乃是含摄染污性之意根及如来藏识。

  如是解释灭尽定之义涵,同于前段论文之主张“灭尽定位已无意根与阿赖耶识”。完全违背大乘法中已证道种智之菩萨摩诃萨所说者。此谓诸大菩萨往往于论中倡言:“灭尽定位已灭染污意。”如是之言,安慧师徒错会菩萨意,乃作如是主张;然诸大菩萨所说“灭尽定位已灭染意”者,实无过失;谓灭染污意已,仍有转变为相对“清净性”之意根存在,非如安慧师徒所言之“意根全灭”也。由是故说,安慧之说违于教证,亦违理证,绝非真正之大乘佛法,亦违真正之二乘菩提法,故其《大乘广五蕴论》之命名,乃是违教悖理之命名,应名为《外道广五蕴论》,或名《断见广五蕴论》,所见同于断见外道对佛法之臆想故。

  所以者何?譬如灭尽定位若无相对清净之一分意根存在者,纵使尚有阿赖耶异熟识存在,仍无可能令大阿罗汉次日出定,必将永住灭尽定位,永无出定之时也。如 玄奘菩萨《成唯识论》所说:【如伽陀说:‘阿赖耶为依,故有末那转;依止心 〔阿赖耶识〕 及意 〔根〕 ,余转识得生。’阿赖耶识俱有所依亦但一种,谓第七识;彼 〔第七〕 识若无,定不转故; 〔瑜伽师地〕 论说藏识恒与末那俱时 〔运〕 转故。】 [0020c21]

  此意是说:阿赖耶识在三界中运作时,亦有一俱有依,谓阿赖耶识依凭四住地烦恼俱生之末那识意根;若无意根存在灭尽定中,则无意根之作意与思,则阿赖耶识绝不会运转而持身根不坏,必定舍身而去。同理,灭尽定中除阿赖耶识──异熟识──以外,仍应有意根作为定中阿赖耶识心体之所依缘,若无此缘,则阿赖耶识必定不会自行作主思量而令六识心现行,则必使得阿罗汉入住灭尽定以后,永远不能再出定外,永远常住灭尽定中。然而现见诸大阿罗汉入灭尽定之后,仍然可以依其入定前所预设之情境而届时出定;而此出定之作意与思,须赖意根之“作意与思”心所之运转,方能成功;阿赖耶识之作意与思,纯对色身…等境而为,不于六尘中起作意与思故。

  由此可证:灭尽定中非唯必有阿赖耶识──异熟识──心体,亦必定尚有清净意根存在运作,非无意根也!故知安慧所说灭尽定中之恒行心已不存在之言,乃是虚妄说法者,完全悖于圣教,亦复大悖理证之事实。是故安慧之《大乘广五蕴论》所说者,乃是邪知邪见,乃是以断见外道见而取代正法之邪论,乃是以他误会二乘菩提后之邪见,而模仿菩萨之正论所创造者,乃是破坏正法之说。若有愚人不知不解安慧之邪谬所在,取以弘传者,即是与安慧共同成就谤法破法重罪之愚痴人也!云何名为愚痴?谓如是心行、口行、身行,乃是破坏世尊正法之地狱罪故。

  彼安慧若闻余说而改言为:“灭尽定中染污意灭者,乃是尚有我执之染污性意根灭,转为清净意根仍然存在于灭尽定中。”如是之言,则属正说;然安慧并不作如是正确之说,而谓为恒行心及心所法俱灭。又指明恒行之心为染污意及藏识,则是意指灭尽定并无藏识与意根,而非指称染污意灭后转为清净意继续存在灭尽定中;安慧如是之说,意谓灭尽定中绝无不恒行之六识等心与心所法,亦无恒行之藏识与意根,如是则使灭尽定之境界异于佛说,则成谤法之说,亦使灭尽定成为断灭法。

  云何言安慧如是说法,使灭尽定成为断灭法?谓俱解脱大阿罗汉入灭尽定已,将使八识心王俱灭;若使八识心王俱灭者,则佛法即成断灭见,无异断见外道,非是佛法也!

  复有大过,亦应使大阿罗汉入灭尽定已,皆将立即死亡,八识心王既皆灭而不存,则无持身识──阿陀那识──在身而驻,则入定之后必定使得色身进入败坏之过程中,至明日已,色身无有不坏灭者。然而现见经载,诸大阿罗汉入灭尽定已,次晨色身完好又再出定托钵、赓续化缘,可见安慧对灭尽定之说法邪谬,不能征信于有智之人。

  复有大过,谓大阿罗汉若入灭尽定已,亦将成为永远无法再度出定之状况,已无任何一心及心所法能促使八识心王复起故,前七识必须有阿赖耶识方能存在故,皆由阿赖耶识所出生者故,而安慧说灭尽定中恒行心藏识亦不存在故;阿赖耶识亦须意根为俱有依方能在三界中示现故;今者依安慧所说,灭尽定位尚无阿赖耶识──藏识──存在,何况能有意根存在?二者,若无意根,纵有阿赖耶识存在,亦不能出定;何况如今连阿赖耶识也不存在,意根又复灭而不存,如何能使大阿罗汉再度出于灭尽定外?

  由是故说安慧所造《大乘广五蕴论》者,乃是以外道邪见之论而冠以佛法名相,由安慧师徒之佛教僧宝表相说之,绝非佛法中之正论也!安慧误以二乘解脱道之法义解释大乘佛菩提道故,却又误会了二乘之解脱道法义故。凡我佛门真正修学正法者,于此都应有所了知,不应故作滥好人,但见安慧师徒身现佛教法师之表相,便作滥好人而与安慧等人和稀泥;更不应在今时取用安慧如是邪论而弘传之、而误导众生,用以破坏世尊所遗正法,共成破法重罪。若人读其邪论之后,不能了知安慧所说真意,强作符合正理之说者,显然可以证实一项事实:其人之文字障极为严重,根本不懂安慧邪论所欲表示之意也!如是之人,有何可以与语之处?

  第五章 安慧“广五蕴论”妄说意识即是意根

  安慧认为意识即是意根,然而论中却又往往自语相违。譬如《大乘广五蕴论》中,安慧如是言:【“意”言者,谓是意识。】依安慧之论意,其意思乃是主张“意根即是前灭位之意识种子”,而不知意根与意识都各自别有自身种子,不知意根与意识种子同时并存于异熟识──阿赖耶识中,亦昧于意根与意识同时现行运作之法界事实,而错以意识种子作为意根故,误以为根与识不是同时现行、并行运作之法故;如是安慧与陈那所说之法,同于藏密应成派中观之邪见,与印顺法师及宗喀巴在其著作中所说者相同。安慧之所以会作如是虚妄之说者,其实是因为他主张意根能生意识,眼根能生眼识,而说识之种子即是所依根,是故错认眼识种子即是眼根所致也。此如前数章中窥基大师所举示破斥者,此处不复重举赘说。

  然而安慧于同一论中随后又言:【复有十八界,谓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却将意根与意识建立为二界,合法尘共为三界,非如前举其说意根与意识为同一界也,则已自相矛盾。安慧论中复作是言:【几有分别?谓意识界、意界及法界少分。】于此二段论文中,却又别将意根与意识并列为二界,与前句所说意即是意识之自语相违;安慧如是于《大乘广五蕴论》中,主张“意根是假名施设而有”。然而意识绝非意根,意根亦绝非意识之种子。如前数章所辨正者:灭尽定中意识已灭,而意根不灭。亦如圣教所说:意根与意识各有自类种子而不相混,意根与意识并行运作而非一现、一不现。由此可知意根绝非安慧所说之意识也!亦知安慧所说“意识种子即是意根”乃是虚妄说也!

  安慧、陈那……等人设或救言:“灭尽定中实有意根,未现前之意识种子即是意根故。”则违 佛说意根与意识得同时现行运转,复为意识之俱有依之圣教。譬如吾人眠熟之后,意识固然已灭,然而意根尚在现行运作之中,并非犹如识种之潜藏不现;是故安慧、陈那……等人若如是救言,仍无实义。

  复次,如人清醒位时,意识与意根同时现行运作,并非意识现行时意根已灭不存;于法界现象上如是,于 佛及菩萨之圣教中所说者亦复如是,皆是“根与识并行运作”;是故安慧之说,即成妄说,不论于理证上及教证上,皆悉全违,故安慧所造之邪论不可信受。若人继续信之,即成无智愚人也。无智愚人已不堪为,更何况将其邪论弘扬而成为破法者?

  复次,如诸圣教所说,眼识现行时,必有眼根为其俱有依;耳识现行时,必有耳根为其俱有依;……乃至意识现行时,必有意根为其俱有依;若根坏时、断时,识则不能现行运作,是故六识现行位,必定皆有其根同时现行,必定同有六根同时存在运作。若如安慧、陈那……等人论中所言“根即是识种”者,则应十八界法不可能同时存在,则应十八界法不可能同时现行运作,则应成为六处法,或应成为十二界法,而非佛所说之十二处法、十八界法。由是故说:安慧与陈那之论著,不可信受。既不可信受,更何况弘传之?

  先以理证言之:一者,譬如人有五色根之胜义根与扶尘根,若眼之扶尘根──眼球──毁坏,眼识即不能与外五尘连结而觉知外色尘,故眼盲之人只能观见黑暗,即成瞎子;唯有在梦境中方能观见色彩……等。或有人因外力撞击故,致令眼之胜义根──脑筋中掌管视觉之部份──毁坏,则亦不能令眼识现起,则其人虽眼球完好无缺,仍不能眼见外色尘。由是现象界之理证,可知眼识在清醒位中,必定有所依五色根随同运转;若内根坏时,识则不现、不转,若外根坏时,识则唯能见暗,而不能见外色尘。眼识如是必有有色根之眼根为俱有依,意识亦复如是,必有无色根之意根为俱有依;由根与尘同时现前故,方能令六识现行与运转。

  二者,以睡眠言之;譬如一切人眠熟之后,意根不灭,故能由于意根之触法尘故,于次晨了知色身之功能恢复正常,已离疲倦,故而唤起意识心而觉醒,现起显境名言,复能了知六尘。若无意根存在,意识于眠熟后已经灭失,阿赖耶识之体性复是于一切位中皆离六尘之见闻觉知性,复是从来不作主之体性──从来不在六尘中起思与作意等心所法──云何能令意识再度现起?则一切人皆应眠熟之后永不能醒。然而现见一切人眠熟之后,次晨皆又自然而醒,可证眠熟位中,必定仍有一心能触五尘上之法尘,又具有作意与思心所法,方能使意识种子自阿赖耶识中流注而出,方能使人离开眠熟位而觉醒。

  三者,于实证上,观察眠熟位之意根,与经教所说体性完全相同;复观清醒位之意根,亦与经教所述体性完全相同;皆能处处作主,体恒不灭而藉意识之分别性来审度万法,不曾稍违经教所说;若入眠熟位中,既无意识之分别性与返观性,则意根唯能在五尘上之法尘而作粗劣之分别,亦不能返观自己正在眠熟位中,不能了知自己正在睡眠中,故说其慧极劣;然却能够普缘、广缘万法上之法尘,非如意识之唯能专注一境而了别之,故又说意根极为伶俐。若眠熟后无此意根者,则一切人皆将无法再令意识之分别了知性再度现前,显境名言则灭;由此可知,意识必有意根为其俱有依,方能随意根俱转。如前所说灭尽定位中,亦复如是,必须有意根继续存在运作不断,方能令大阿罗汉从灭尽定中再出定外也,是故安慧所说意界、意根即是意识种子者,其说虚妄,大违理证,不可信之也。

  复次,依教证上言之:一者,四阿含诸经中, 佛说“一切粗细意识皆‘意、法’为缘生。”又说:“‘意、法’为缘生意识。”亦如第三转法轮诸经中 佛曾处处开示云:“根、尘、触三生眼识”,乃至“根、尘、触三生意识”,皆是此意也!如是圣教中,已经说明一项事实:意识必须有二法为缘而且相触,方能出生,即是意根与法尘二缘。若缺其一,则意识必定不能出生;若灭意根,纵有阿赖耶识心体驻身,仍将立即舍身而入无余涅槃,不能令色身久时长住而不坏也!阿赖耶识──异熟识──亦将不能使其功德现行,不能令无漏有为法继续运作,乃至亦将不能知色身已坏而应立即舍身也!纵使未舍身,亦将因为阿赖耶识──异熟识──之无漏有为法上功德不能运作而令色身毁坏也!教证上既如是说,当知意识必须以意界 (意根) 为俱有依根,方能令意识现行运作也!经中佛语如是开示,证悟菩萨之妙论中亦复悉皆如是开示;征之于根本论之《瑜伽师地论》,或征之于《显扬圣教论、成唯识论、摄大乘论……》等,莫非如是说;安慧与陈那二人云何可以妄说意界即是意识种子?云何可以妄说“根即是识之种子”?大违经论!有智之人岂肯信其妄说?

  二者,前六识心名为眼识……乃至意识者,皆是因根立名,故知六识必定各有自所依根、随之共同运转,非唯六识心自行运转也;故知六识心现行运转时,必定同有其根并行运转,即是根与识同时现行运转,非无教证也。譬如《成唯识论》卷五中云:“后应辨了境能变识相,此识差别总有六种,随六根境种类异故;谓名眼识乃至意识,随根立名,具五义故;五谓依发,属助如根。虽六识身皆依意转,然随不共,立意识名;如五识身,无相滥过。或 〔者意识〕 唯依意 〔根〕 ,故名意识。”又云:“如契经说:‘眼识云何?谓依眼根了别诸色。’广说乃至‘意识云何?谓依意根了别诸法。’”如是,圣弥勒、无著、玄奘、窥基菩萨,及与世亲……等菩萨圣教所说甚多,非唯《成论》作如是说也,至今皆犹可稽,证非虚言也。由是故说,安慧与陈那等人所说“意根即是意识种子”,或说“根即是识”者,其说不可信也,征之教证,处处违背故。

  三者,“处”异于“界”,体性异故别别施设“十二处”与“十八界”。意识乃是十八界法所摄,意根虽亦是十八界法所摄,然亦是十二处所摄法;今观 世尊所设十二处法中,不摄六识心在内,可知界与处二法,必定有其同处及异处也。同处者,谓众生在人间存在生活者,必定同有十八界法,唯除残障者。然而复因众生同在人间生存时,“处”法之十二处,必定因阿赖耶识──异熟识──为依托故,而永远存在不断;但十八界法中之六识心体,则是夜夜眠熟已即断灭,要于次晨再依十二处法为依托,才能复从阿赖耶识中现起,是故处之异于界者,于此可知也!此即是佛于十八界法中另立十二处之主旨所在也!既然“处”异于“界”,则知意识异于意根,不可如安慧与陈那之说“意识即是意根”也!亦由十八界法之俱存而并行运作,可知意识绝非意根也!可知安慧与陈那所说意根即是意识之种子,有误也!

  四者,云何言六识必与六根并行运作?证明识与根并行?有何教证而作是言?且依意根与意识之相应心所法同异,而作证明:譬如《成唯识论》举安慧之邪说云:【此中有义 〔此有义者乃是安慧之主张〕 :末那唯有烦恼障俱,圣教皆言三位无故。】 [0024a07] 安慧因为误解经中 佛语故,如是主张:末那识只能与烦恼障相应,不可能有清净末那识存在,所以在无学圣人位 (如二乘无学及八地以上菩萨) 入灭尽定时,在有学圣人入灭尽定位时 (譬如大乘别教中之六地满心及七地菩萨) ,以及二乘定性无学入无余涅槃位等三位中,都不可能有末那识存在。

  然而安慧误会 佛语圣教极为严重, 佛说三位中无染污意,乃言无染污意,非无清净意;故诸无学圣人亲证无学果后,仍有清净意根同时存在,已将染污意根之染污性清除,转变为清净性之意根;故大乘别教六地满心位菩萨,或七地入地心、住地心、满地心等三位菩萨,若入灭尽定位,仍有微分染污意存在不灭,谓故意留惑润生而保留最后一分思惑不断故;此等位中虽然已证灭尽定,仍属染污意故。是故佛所说“无染污意”者,同于《成论》所说:【此染污意无始相续,何位永断或暂断耶?“阿罗汉灭定、出世道,无有”;阿罗汉者总显三乘无学果位,此位染意“种及现行”俱永断灭,故说无有。】安慧读之不解,执言取义,故生误会;误会之后复又不肯听人辨正之言,坚执此三位境界中绝无意根,是故玄奘菩萨举安慧之名以辨正之,载于《成唯识论》中;后因 基大师之劝阻而不指名道姓,改以“有义”二字而论之,流传至今。

  云何知此“有义”谬说乃是安慧所说者耶?且观 窥基大师于《唯识述记》中批注云:【述曰:下更诤也,安惠等 〔人〕 云:“三位体无。此识俱时,唯有人执,无有法执;对法等说三位无故。若此俱有法执,应言三位有。”准此师计,即成佛时 〔应〕 无第七识, 〔唯有〕 余七识 〔无垢识及前六识〕 成佛。】 [0405a20]

  语译如下:【述记曰:接下来安慧……等人更再诤论也,安慧……等人说道:“在灭尽定等三位中,都无意根末那识。因为意根末那识存在的时候,只和烦恼障相应,只有人我执,而没有法我执;《对法》中说灭尽定等三位中没有意根末那识的缘故。若说意根存在的时候也有法执,那就应该在灭尽定等三位中,仍然有意根末那识,就违背对法所说的道理。”如果准许安慧法师等人的这种道理正确的话,那就应该成佛的时候已经没有第七识意根了,就应该只是由剩下的眼耳鼻舌身意六识及无垢识,共七识心而成佛道;那就成为佛地只有七识心王,而缺了一个意根末那识了。】

  《成论》举述安慧……等人的说法以后,随即破斥安慧之邪说:【有义 〔此乃玄奘菩萨之主张〕 :彼说教、理相违,出世末那经说有故;无染意识如有染时,定有俱生不共依故。论说藏识决定恒与一识俱转,所谓末那;意识起时,则二俱转,所谓意识及与末那。】语译如下:

  【安慧他们的说法,不但是在教证上与 佛菩萨所说互相违背,在理证上也与事实互相违背,因为能使人“出离世间生死”的清净末那识,经中已经明说是确实有的缘故,安慧他们怎可强辩灭尽定等三位中没有清净末那识呢?而且,在理证上来说,悟后进修而成为没有染污的意识现行时,就像是有染污的意识现行时一样,都是必定同时有俱生而不共五识所依的意根末那识一起运作的缘故。在根本论的《瑜伽师地论》中,弥勒菩萨也说如来藏决定是永远与另一个识同时运转的,所说的另一个识就是末那识;如果意识现起时,则有两个识与藏识俱时运转,所谓的两个识就是意识及末那识。】

  由《成论》中所说如是教证与理证以观,即知安慧所说灭尽定中无染污末那识,而引申为亦无清净末那识,所以主张“灭尽定等三位中并无末那识意根”者,所说乖违圣教,亦违理证事实,是故,安慧所造之《大乘广五蕴论》中,主张“意识即是意根”,主张“在现象界中事实上并没有意根”之说法,荒谬无稽,不可信之;更何况是取来作为教材,用以误导自己及诸随学众生?真乃无智之人所行、所为之蠢事也!有智之人当予辨正深思,尚且远之不及,更何况追随修学之?

  复次,由意根相应之心所法,与意识之相应心所法迥然大异,可证意根与意识确实同时并存:意识相应之心所法为“五遍行之触、作意、受、想、思,五别境之欲、胜解、念、定、慧”,而意根相应之心所法为“五遍行之触、作意、受、想、思”,与五别境心所法中之“慧”心所之极少分,故意根之慧心所极其弱劣,迥异意识之慧心所具足而极为伶俐聪明。既然意识与意根之心所法,有如是极大差异,显然是两个可以在现象界中同时存在与运作之心,绝非同一个识,亦非一为识种、一为现行;既然意根有其独立之心所法,自行在三界中运作,当知绝非意识心之种子,意根自无始劫以来一直都是具足现行法故;亦当知是与意识同时存在运行之心,安慧与陈那……等人焉可妄自主张“意识之种子即是意根”?不应正理!

  若意根与意识为“种子与现行”之分位差别,则应意根不具自己所相应之心所法,更不应是具有迥异意识之心所法;若意根具有自己相应之心所法,而其相应之心所法复又迥然大异意识者,则安慧与陈那……等人即不可说“识种子即是根”也。

  复次,经中 佛说意识以意根为俱有依才能运转,已经说明一项事实:意识是与意根同时存在而并行运转之二心。又说阿赖耶识恒以意根为前导,方能运转,当知意根绝非意识之种子也;意根若是意识之种子者,则应阿赖耶识在三界中运转时,不以意根为前导,而应以意识为前导也!审如是,则又滋生多过,说之难尽也!三转法轮诸经,始从四阿含诸经,末至第三转法轮诸经,亦皆必须重说、重写也!故知安慧与陈那……等人之说法,其过极多,难可罄述!有智学人不应轻信之也!(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