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府城振宗风 ──导师台南演讲记实 .......... 余瑞文

  台南府城振宗风 ──导师台南演讲记实

  采访:余瑞文(正文)

  内容:

  1. 以永嘉大师证道歌,证明般若中观即是如来藏中道,非缘起性空。

  2. 人间佛教之修学方法(副题:默照禅之古今差异)

  时间:二○○四年七月二十四日(周六)下午 1 到 5 点

  地点:佛教正觉同修会台南讲堂

  讲师:导师 平实居士

  有情空性如来藏 即佛般若所说空

  证如来藏空性理 方具大乘中观智

  台南讲堂自从二○○三年初的法难事件以来,从“风雨飘摇”到“风雨生信心”,如今是有如寒松屹立而不能摧,历冰雪风霜而愈显苍劲了。回顾法难事件之初,固然对于信力较薄弱之同修造成一些影响;然而,也因为这个因缘的缘故,让我们有机会得以听闻 导师宣说更深更妙之法,让我们有机会获得张老师的垂教护临,因此与台南讲堂结下莫深的法缘。一年多以来,诸多同修由于此逆增上缘之故,仰仗著 佛菩萨不舍一切众生的悲愿,仰仗著正法的威德力,得以深入法义,得以摧邪显正,得以金刚作略作狮子吼,可以说是拜此法难之赐,真可谓是因祸得福啊!在此,我们谨以至诚,将听闻正法、修学正法、护持正法之一切功德,回向给带给我们因祸得福之杨居士、蔡居士、法莲师、悟观师……等退失菩提之人,愿如是诸人早日回心转意,忏悔谤法毁 佛之过,庶几能免除诽谤正法、破坏正法之长劫尤重纯苦后世果报。

  时光荏苒,转眼法难事件已届满一年,今逢台南讲堂新班开课在即,新旧学员无不殷切期盼 导师能再度莅临台南讲堂举办一场演讲,一者以解台南佛子求法之渴仰;二者借著 导师的证量以及正法之威德力,再度加持台南讲堂及诸大众,虽遇风雪而弥坚,于佛菩提道上永不退失。由是之故,遂由增上班之老参学员一行十数人北上请法,祈请 导师慈悲拨冗驾临台南讲堂,为我等开讲甚深妙法。感恩 导师慈悲俯允,老婆心切的满我台南诸多佛子求法心愿。演讲的消息一传开,不只台南的同修欣喜无比,其它各地的同修们亦无不满心期待这场盛会的到来。演讲当天,各地而来的听法众,果真把台南讲堂挤得水泄不通,甚且有三、四十位因客满无法入座而向隅者,甚是遗憾,在此谨代台南讲堂向其致上万分的歉意。

  导师演讲一向顺应求法众之需求而不预设题目,故此次演讲主题亦是由台南老参学员共同提出。吾等环视当今教界普遍存在之错误知见,拟定了五道题目敬呈 导师选择,希望藉此次演讲能进一步厘清正法法义,以正淆讹。五个题目如下:

  1. 永嘉大师证道歌(附论:证道歌与般若中观之关系)。

  2. 从阿含到唯识─论第一义谛初中后善、纯一满净。

  3. 人间佛教与菩提道之差异。

  4. 金刚经真义。

  5. 默照禅古今之差异。

  其中,第二个主题“从阿含到唯识──论第一义谛初中后善、纯一满净”, 导师将于即将出版的《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一书中,广说四大部《阿含经》诸经中隐说之真正义理,一一举示 佛陀本怀,令阿含时期初转法轮根本经典之真义,如实显现于佛子眼前。并提示末法大师对于阿含真义误解之实例,一一比对之,证实唯识增上慧学确于原始佛法之阿含诸经中略说已,证实 世尊确于原始佛法中已曾密意而说第八识如来藏之总相;亦证实 世尊在四阿含中已说此藏识是名色十八界之因、之本──证明如来藏是能生万法之根本心。佛子可据此修正以往受诸大师(譬如西藏密宗应成派中观师:印顺、昭慧、传道、达赖、宗喀巴、寂天、月称、……等人)误导之邪见,建立正见,转入正道。而第四个主题“金刚经真义”,将由理事长 上 悟 下 圆老和尚于未来之《金刚经宗通》一书中细说分明,故此二主题于此暂置不论,请看官拭目以待,静候佳音。

  其它的三个主题,就是这一次演讲的主要内容。大众祈请 导师,希望将此次演讲之内容,一如往昔的汇集成册、整理成书,如此则不止利益台南讲堂之听法者,更能利益广大之求法大众。则这一场佛法讲座,对大众来说,将是继《大乘无我观》、《心经密意》、《真假开悟》之后,再一次的醍醐灌顶,而此次演讲即将汇集、整理之书,也将如同同修会之其它书籍一样,势必再度于佛教史上,为正法留下有力的见证。 导师欣然同意,微笑著回答:“怎么出书的因缘,好像都在台南?”是啊,台南佛子何其有幸!近年来 导师的演讲似乎都是在台南,地处边陲却受到如此的眷顾。 导师如此慈悲的化育我辈,我们若不能为护法大业尽一己之力,又如何能报师恩于万一。

  现在来谈一谈这一次演讲的真正主题。由于人间佛教的真正意涵普遍被误解,错误的知见铺天盖地、满坑满谷;或否定诸佛世界,而欲将佛教窄化,局限在地球人间谓之人间佛教,如印顺法师、昭慧法师……等人;或以浅化、世俗化之世间善法、人天善法为真佛法,将慈济事业当成人间佛教,此以慈济之证严法师等为代表。如是以此邪见取代了大乘经中所载之真正的人间佛教,自堕邪见深坑而不自知,却反谤真正的人间佛教之根本藏──菩萨藏──如来藏为梵我思想,真是可怜可悯之人!

  为导正如是错误知见之故, 导师将前述三个主题综合以后,以“人间佛教”开题,将演讲之章节铺陈开来,让大众于章节的标题中,很容易的掌握到重点。由于 导师所准备之数据极多,故四个小时的演讲时间 (最后延长为四个半小时) 只能说及三分之一,所幸未来将会整理成书,梓行天下,届时大众将能一窥“真正的人间佛教”之全貌,而不再受邪见之误导。然而,有鉴于出书的时间并非一时可成,而因故未能参与此次盛会的同修们,却又很想了解演讲的内容,故由末学恭录部分演讲内容及部分讲义内容,转载于《正觉电子报》以飨大众,先读为快。

  此次演讲章节目录如下:

  人 间 佛 教

  引言:缘起和五个题目

  第一章:永嘉大师证道歌

  第一节:永嘉大师以亲证如来藏而言证道

  第二节:证道歌与般若中观之关系

  第三节:离念灵知是妄心

  第二章:默照禅古今之差异

  第一节:现代“禅师”所传之默照禅

  第二节:天童宏智正觉禅师之默照禅

  第三节:关于大慧宗杲与天童宏智间的故事

  第三章:佛法必须具足三德

  第一节:解脱道不能令人成佛

  第二节:佛法只有二主要道

  第三节:具足三德方能成佛

  第四章:人间佛教与佛菩提道之差异

  第一节:菩萨散处人间各种行业中

  第二节:当今台湾人间佛教弘法者之心态

  第三节: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与佛菩提道之差异

  第四节:真正的人间佛教

  在第一章“永嘉大师证道歌”的部分, 导师直接切入“证道歌与般若中观之关系”而开示云:

  由永嘉玄觉大师的《证道歌》,可以证实:般若的意涵其实就是如来藏的常住性,以及所出生的一切有漏有为法的无常空、缘起性空,以及如来藏本身能生万有而又是空性的事实,以及如来藏本身的无我性、涅槃性、中道性。所以永嘉大师的《证道歌》所说,其实也就是般若的真旨;由于禅宗开悟明心的亲证如来藏,能现前领受如来藏的中道性、涅槃性,发起中道观行智慧的成就,以及现观一切法界的根源即是如来藏,所以具有般若实相智慧的功德,因此《证道歌》所说的证道,就是亲证如来藏而发起实相般若的智慧,实相般若智慧即是中道观行成就的智慧,此即《证道歌》与般若中观之关系所在。而所谓中观,即是中道之观行;中道之观行,乃依如来藏之中道性而作观行;若离如来藏之中道性而言中观者,必堕断灭见之意识想象所得之戏论性中观:堕于戏论而自以为已知中观。

  如永嘉玄觉大师之《证道歌》中明说:“ 摩尼珠、人不识, 如来藏里亲收得 ;六般神用空不空,一颗圆光色非色。净五眼、得五力,唯证乃知难可测;镜里看形见不难,水中捉月争拈得。” 既说大乘佛法中所说之摩尼宝珠乃是如来藏,又说五眼、五力皆从此如来藏得,而如来藏即是第八阿赖耶、异熟、无垢识,故说禅宗所说亲证般若中道之观行对象,即是如来藏阿赖耶识心体也。理证如是,教证亦如是:般若系诸经所说者皆依如来藏 (非心心、无心相心、无住心、不念心) 之中道性而说中道之亲证,故知中道之观行,实以如来藏之中道性作为观行之标的也;由此可证:永嘉大师《证道歌》以亲证如来藏作为实证中道观之法门,完全契合教证。

  导师又开示:

  离念灵知并非真正无念之心,只能有时无念,并非本即无念、永远无念者,故非般若实相心。诚如永嘉大师所云:“ 谁无念?谁无生?若实无生无不生;唤取机关木人问,求佛施功早晚成?” 离念灵知既然常常有念,当知不能离于两边,能念与所念都是世间一边之法故,则非般若实相心。

  若不能知意识心之种种变相,落入意识心中,即与大乘般若之见道无缘。意识有种种变相,最为末法错误开悟者所津津乐道者,即是离念灵知心:离却语言文字妄想之觉知心。此即是意识变相之一。但自古以来,常有人落入其中,不能自省,错以为悟,成大妄语。

  另一种人则是依文解义而错执教门文字相,滋生误会,便有可能因此而成就谤法重罪。譬如二乘法中常说“ 心、意、识虚妄” ,是故古时中国禅宗祖师常言:“ 离心意识参 。”皆教人应远离心、意、识。然而当时中国佛教二乘法极为流行,而二乘法中所说心、意、识,皆是同一意识心,并非大乘法中所言“ 如来藏为心、末那识意根为意、意识为识” ,而是说:过去位之意识名心、现在位之意识名识、未来位之意识名意。是故禅宗祖师所言“离心意识”所言之心、意、识三名,皆指同一意识心;若不知禅宗祖师说这句话时的背景,徒自依文解义,则生大过。

  意识心是劫夺自家法财之大贼,是消灭自家功德之败家子,是故千万莫错认意识心为真正之常住主人。由是缘故,永嘉大师《证道歌》云:“损法财、灭功德,莫不由斯心意识;是以禅门了却心,顿入无生知见力。大丈夫、秉慧剑,般若锋兮金刚焰;非但空摧外道心,早曾落却天魔胆。”

  如果能远离意识心境界,断除“ 离念灵知为常、为实我 ”的邪见,方能起心寻觅不落于意识心境界之如来藏真实心,方能因为亲证如来藏真实心的缘故,而顿入无生之法中;但这些都是由知见正确的力量所达成的,也是必须依靠断除我见后之清净意识心来参禅,方能证悟实相心如来藏,方能因为现观如来藏之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而发起般若中道实相智慧。由此正知正见而证如来藏,生起般若实相智之力量,能以蕴处界空之正理,摧灭常见外道所说“ 常而真实不坏之离念灵知心” ;也能破坏天魔之巨胆,使天魔对于正法弘传之打击计划无所能为;天魔假使想要强为,就必须先考虑被证悟菩萨破斥时的更加丧失颜面;所以如果有真实证悟而又宗说俱通的菩萨住世时,天魔想破坏正法的弘传时,一定会心存恐惧的。

  第二章“默照禅古今之差异”之部分, 导师说明现代的默照邪禅,与古时天童宏智正觉禅师的默照禅所悟内容完全不同。

  导师开示云:

  现代的默照禅传法者,不论他们有没有以默照为名,都不离默照之法,如是总有四种人。第一种人,是中台山所教授的默照禅,虽然他们不用默照之名相。他们以为: 默照自己能知、能听、能觉的一念心如如不动,即以能知、能听、能觉的一念心,作为真如心。 所以惟觉法师常常如是开示:‘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的觉知心,即是真如、佛性。’ 常言:‘ 师父在这里说法,你们在下面听法的一念心,就是实相心,就是真如佛性。’ 此即是返观觉知心自己,即是证自证分,证明 清楚明白、了然分明 之觉知心即是意识心,绝非真如心,更非佛性也!此即是第一种默照邪禅。

  第二种人,每日静坐默照其心,直到语言文字妄想不会轻易生起,就以无语言文字时的灵知心──离妄念的眼识能见之性……乃至身识能觉之性、意识能知之性,作为真如佛性;以如是六识境界性之施设,而教导众生每日静坐,求离语言文字妄想,以六识心能见之性、能闻之性……乃至能知觉性作为真如、作为佛性,便印证为开悟;所以要求座下弟子四众必须每日坐禅,默照语言文字有否生起?然而此类人其实堕在六识心的体性中,以六识心之体性作为真如佛性,名为妄觉者,此亦是现代之默照邪禅。后期的徐恒志居士与上平居士即是此人也!因为长时间的离念灵知心被平实所破之后,便以误解楞严意旨的邪见,而主张无念时的六识心自性即是真如、即是佛性。

  第三种人,则是认为静坐至一念不生时,当时之觉知心灵灵觉觉而处于寂静境界中,认为即是真如心;因此邪见故,便教导座下四众弟子应须静坐默照,若见妄念生起则不随,令妄念自生自灭,而以妄念不起时之离念灵知心作为佛地真如心;四众随之每日静坐、观照妄念起起灭灭而不随妄念思想流转,如是默照、求离妄念,仍是离念灵知心,仍是意识心,此亦是现代之默照邪禅。

  近年来法鼓山圣严法师大力提倡默照禅,但是他所提倡的默照禅,与天童宏智正觉禅师的默照禅所悟内容完全不同,却与日本近代禅师的只管打坐相同,而都是意识境界,即是第三种默照邪禅;也就是日本铃木大拙所谓的开悟,都只是静坐之后默观觉知心之有无起念,到了觉知心可以长时间不生起语言文字妄念时,安住其中,心大欢喜──心花朵朵开──就称为开悟明心了。如果‘悟后’语文妄念又再生起时,就说是悟境退失了,这也是现代的默照邪禅,与古时天童宏智正觉禅师的默照禅所悟内容完全不同。

  第四种人,则是于静坐中默照:前念已过、后念未起,其短暂之刹那间仍有灵知心迥无妄念。即以此短暂之离念灵知心作为真如、佛性,即施设其禅法,要求座下弟子悉皆每日静坐观察如是离念灵知;再将意识心转依此离念灵知境界,求令意识觉知心不再生起语言文字妄念,以此为悟;虽然不堕入前五识的见闻知觉性中,却堕于意识心的了知性中,此亦是现代之默照邪禅。此即是王骧陆传与元音老人、再传与现在之赵晓梅……等人之法也。都是现代的默照邪禅。

  然而,天童宏智正觉禅师乃是真实证悟者,但其所倡导之默照禅法,与其所悟实难相应;谓其所悟仍是如来藏,所开示者仍是如来藏,而其教导弟子用功求悟之法,却是与如来藏极难相应之默照法。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钝鸟与灵龟”之公案的产生,也才会有大慧宗杲禅师与其机锋不断,妙语横生的故事产生。导师于此举了数则公案,证明天童宏智正觉禅师之悟处,与当今默照邪禅之落处是截然不同的。此处限于篇幅,无法详述,请看官耐心静候此书的出版。

  第三章以后尚不及演述,四个半小时刹那已过,由于此次演讲主题是“人间佛教”,但却来不及论及此主题,故末学亦恭录讲义 (这一次是打投影幕,故大众手中没有讲义) 中第四章第四节“真正的人间佛教”之重要片段以飨读者,其它的部分亦请看官耐心静候此书的出版。

  导师开示云:

  “诸佛终不在天上成佛”,此阿含圣教,亦是大乘经中所载之事实,是故佛教以人间为主要,此乃事实。然而人间佛教之真义,必须依止真正之佛菩提道修证,方是真正之人间佛教;而佛菩提道之修证首要,则以亲证如来藏作为见道入门之法;若不能亲证如来藏,则不能发起般若总相智慧,亦不能进修般若别相智慧,更不能进而修证诸地菩萨所证之无生法忍──道种智;道种智之亲证,要从修习一切种智入手,一切种智则是现观如来藏所含藏一切种子而生起之智慧;若能满足一切种智之亲证,即是成佛之时;一切种智未能圆满具足之时,即称为诸地菩萨之道种智──诸地菩萨之无生法忍果。是故,真正之人间佛教,以实证如来藏为归;若否定如来藏,而言有人间佛教之可修、可传者,皆是妄语邪见。

  复次,人间佛教必须函盖天界佛教及他方世界一切佛教,而以人间佛教为中心,这才是真正的佛菩提道,才是真正的人间佛教。若如印顺法师、昭慧法师……等人之否定西方极乐世界 弥陀世尊、否定东方琉璃世界 药师如来、否定他方世界仍有极多佛世界之存在,否定此界兜率天内院 弥勒菩萨之天界佛教,否定此界色究竟天之 卢舍那佛宣讲一切种智之天界佛教,则彼印顺……等人所谓之人间佛教,实际上乃是欲将佛教局限在地球人间一隅,是将广大无际的佛教实质,缩小在此地球人间一隅,并将诸 佛广大功德加以贬抑为同于世人,不能远在十方世界住持正法,利乐众生。这是狭碍、心窄的心态,与唯一佛乘的佛法广大深妙实质大相违背,绝非真正之人间佛教思想。

  导师开演如是妙法,于今末法之世,真是叹未曾有!演讲法会圆满结束后,大众法喜充满,久久不忍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