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信箱

  问一:末学有一愿望,目前可能还不现实,但末学相信总有一天会实现的!三年前末学就在打这个妄想,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罢了。我想要是在大陆能找一正规出版社出版发行萧老师的《禅──悟前与悟后》等局版书,那该有多好啊!一方面可以广利众生、摄受更多的有缘佛子,另一方面还可以为正觉同修会筹集一部分弘法基金,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当年南怀瑾先生的书还在大陆发行得那么成功,我想萧老师的书要是这样运作的话,广大的大陆佛子,包括知识分子以及青年大学生在内,肯定会认同萧老师的著作的,因为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吧!

  问题是在大陆有哪家出版社愿意出版萧老师的书呢?这是一个很大而且较敏感的问题,因为在大陆审批书号还是相当严格的,有时可能还会考虑到政治上的影响和目的,那么要办妥此事首先得出版界、政界有人才行;再一个还得萧老师同意才行。

  祈愿佛菩萨加持早日有此因缘,在大陆发行老师局版法宝,利益无量有缘众生!

  答:大陆的正规出版社对于出版 萧老师局版书是很有意愿的,而 萧老师对于局版书并非以谋取版权营利为目的,所以不请求大陆的出版社交付著作权费,可见 萧老师对于有意愿出版的大陆出版社一向很欢迎,也很开放,这是没有问题的。

  但因大陆出版书籍并不是像台湾一样的开放,不是任何出版社都可以免费而且理所当然的获得国际书号,而是像台湾以前警总时代的新闻局一样加以管制的,所以一切宗教类的书籍,通常必须经由各省宗教局各别审阅核准文号的审批,不能像现在的台湾一样直接就出版;是由大陆各省市的宗教局独立运作,不是由中央单位统筹,所以各省的审批单位如果能够单纯以书籍中所说的宗教法义内涵来审核,一定会同意出版;惟一直都有支持藏密者的干扰,一直都有大陆自以为悟的大法师出面抵制,也一直都有台湾大法师在大陆活动,运用其对大陆官方的影响力,假藉种种理由来设法封杀,阻止 萧老师的书在大陆取得书号,而无法出版,这一点是目前的瓶颈;但是最大的抵制破坏者,仍是西藏密宗的喇嘛们;所以在大陆出版社印行局版书的事情,总是因为申请不到书号而功败垂成。

  有些不知内情的大陆学人,就有这样的言语出现:“萧老师对大陆佛弟子留了一手,不肯把局版书在大陆流通,只流通结缘书。”但我们其实一直都在促成这件事情,目前也仍在继续进行中。倘若有人发心能够促成 萧老师的局版书于大陆以简体字正式出版,经由书局管道流通而不会受到自称已悟的大法师各大道场的抵制,就更能广利大陆佛弟子,那么 萧老师一定会乐观其成,能够因此而利益更多不习惯阅读繁体字者吸取书中之法义,也能使得 萧老师的殊胜法义利益更多的佛子们,使大陆佛子四众进而能够修学摄取佛法之正知正见,那将是诸护持正法者所共同成就之殊胜功德。

  问二:近来似乎很多外面的人在鼓吹回收正觉同修会的流通结缘书,请问如果感觉有人定期去收走我们放的书,要如何处理?是继续放呢?或停止放那个点? 并不是定点的当事人拒绝,而是有人假装请书,但是似乎每次都全部请走。

  答:法义有问题的道场,曾经被 萧老师所摧破而无力正面响应者,通常是以大量搜集正觉的流通书加以销毁,以抵制正法对他们的“伤害” (其实破邪显正只是消除他们以前对正法的伤害,根本就不是伤害他们) ,这是早已见怪不怪的事了。

  然而师父交待将 萧老师的书籍加以回收以后,收书的弟子心中难免会有所好奇:“ 到底书中写的是甚么内容?而师父如此的重视、交待我们要假装请书而加以环保回收呢?倘若真的有问题,那么师父不是应该要来维护佛法之正义,要正面破斥以挽救他人免于落入邪见吗?自己奉命回收萧老师的书籍,自己是否应该先加以阅读,然后试著写文章来帮师父破斥萧老师?或者找出错误之处,请师父加以破斥?身为 佛弟子,慈悲心在哪里?当然应该要先看看内容,再去回报师父,这样才是护持师父的弟子四众所应做的事。 ”

  但是读过以后,往往发觉 萧老师都是依经、据理而说,都是有凭有据而不是无的放矢;多方寻找过失的结果,不但没有过失、不是邪法,反而是真正的了义法,所以反而被 萧老师度化了;只因为过去没有把真正的正法说出来,大家都被大法师误导了,所以不知道以前所学的只是皮毛表相的“似佛法”,现在读过 萧老师的书以后,才知道什么是正法?

  结果原本是最努力作回收工作的人,却反过来修学 萧老师的法。正觉同修会中往往有这种人,因为他们的师父交待要回收 萧老师的书,心中好奇、想要帮助师父破邪显正而加以阅读,结果反而因此进入正觉,后来也证悟如来藏了;所以有的道场住持法师交待弟子们大肆回收时,都会有这种现象,这是他们在作回收工作时的后遗症,也是永远都无法避免的。

  然而他们回收的还是很有限,而且同修会主要的流通书籍不是只有结缘书在流通,就因为早期的书籍流通受到少数别有居心的大法师抵制与回收,不能广利佛弟子,所以才会设立出版社,所以有的部分是从书局管道流通的,这是任何人都挡不住的,所以他们的动作,其实功效有限。

  所以同修们如果发现有人是故意假藉请书的名义,而在没收我们送给佛子们的法宝时,可以在结缘书籍的存放量上做调整,改为少量但是多次的方式存放,但还是应该继续流通,才能救度更多的佛弟子离开邪见。

  问三:〈离念灵知不是真心〉乙文,本人已经拜读,太好啦!唯里面有一段:“固然《维摩诘经》有言:‘不知是菩提,六入不会故’,不应误会不分别的意识就是真心,因为《维摩诘经》已从另一角度言:‘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

  本人翻查原典发现有一个错字,原典是:“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

  “知”与“会”应该是两件事,请于下期电子报中详述“知”与“会”的佛法,十二万分的感谢!

  答:谢谢您的指正!谨藉此〈般若信箱〉将《正觉电子报》第 10 期〈离念灵知不是真心〉乙文中的“不知是菩提,六入不会故”,更正为“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

  问四:末学知悉有些被萧老师印证十年以上的弟子,私下传言萧老师所讲的唯识之理有误,其辈谓:“第七识不能作主,作主者实乃第六识;盖因第六识相应心所遍及五十一,而第七末那只相应十八,其中之别境慧,又极为拙劣,如何作主?”

  末学对萧老师之证量虽深信不疑,了解彼等“师心自用”之意,却孤掌难鸣,担忧同参间或许被所谓“明心见性十年以上”之名义所惑,心中起疑而障碍修学,藉此电子报公开大众之利,恳请慈悲针对此疑,加以分析破解,裨益后学也。

  答:他们所谓的明心见性十年,从杨先生的明心内容全部都是由 萧老师在永平寺那次禅三中为他明说,以及他所谓的见性是以眼识的能见之性、……乃至意识的能知之性作为见性,所以后来在台中为二十余人当面宣示:“明心就是见性,见性就是明心,没有眼见佛性这回事。”就可以知道他们所谓的“明心见性十年”的内容了。这件事有他的见道报告为凭,也有台中的人证,可以证实,不是像他们一样无根据的造谣。

  至于他们所说“末那识不能作主”的话,也是很荒唐的;众所周知,末那识的体性是“恒审思量”,其中的“思”,即是五遍行中的“思”心所,思即是作主、作决定之意,所以 玄奘大师说末那识的体性为“恒、审、思量”,思量就是“作主、决定”的意思。末那识的思心所,并不是一般人所知道的思想的“思”,而是思量,摄属五遍行心所法;所以意识有思心所,末那也有思心所。

  意识的体性,则是“审而不恒”,并不特别说到“思”心所,因为意识不管作了任何的决定,都不能违背末那的意思;意识即使下决定要作某件事,或下决定永远都不作坏事,但是若违背了末那识的习性心性,意识还是作不了主,还是被末那识牵著走,所以意识明知道某件事情不对,也不应该继续作,但还是会被末那识牵著走,还是随著末那识的思心所的决定而继续去作,可见意识心是不能作主的。

  意识的思心所,是在事相分别上的决定性,是指对于事相明了无误而心得决定的意思,并不能在事相的造作与不造作之上作出决定,所以意识的思心所功能大异于意根的思心所。就像是阿赖耶识心体自身也有思心所,但又大异于意识与意根的思心所。这本来就不是退转于佛菩提的他们所能知道的,他们连七住菩萨的阿赖耶识本来无生都无法起忍,何况能更深入的修学种智而知道这些深细的法义?所以他们会这样乱说佛法,就像是他们利用无知的三位法师来写文章破坏正法一样,都是我们可以理解的。

  此外,意识既是“审而不恒”的心,而末那识意根却是“恒、审、思量”的心,当然是由意根末那识来决定与作主,这是很简单而且清楚分明的道理,不必故作神秘状而笼罩大众。意识心审而不恒,末那识恒、审、思量,这是多数曾经稍微熏习唯识学的初学者都知道的事实,他们自称证得佛地真如,却连这种简单而清楚的道理都会弄错,其余较“深”一点的法义会跟著弄错,就可以想见了!所以您不必对他们的言语太过在意,有智慧的人自然会了解法义的真假。

  意识所相应的“欲”心所,是指想望而言,并不是作主。例如有的人心里觉得修行很好,但是他宁可到处找人聊天串门子,却不肯拜佛、忆佛做功夫;这是因为他只有意识的“欲”,没有末那识的“思”,所以不肯真的把时间用来修行。

  末那识本身的了别慧虽然很拙劣,但祂可以依靠前六识来了别;譬如人类的肉眼了别能力有限,但是借著显微镜和望远镜等光学仪器,便可以见到极细微或极遥远的物体。末那识的了别慧固然差,所以常常被意识的错误认知所误导,就像他们现在被意识的错误认知所误导,而误以为作主的心是意识觉知心自己,而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境界,其实是落在末那识把意识的知觉性执为己有的我执境界中,是末那识被意识的错误思惟所误导了。事实上是:意识心虽然能误导末那识而有时会作出错误的决定,但是不管是被意识误导而作了不正确的决定,或是被意识的正确认知引导而作了正确的决定,作决定的永远都是末那识;因为不管意识的决定如何,最后都得再由末那识作最后的决定。

  作主的末那识,就像是部队长,别境慧强大的第六识,就像是参谋长;参谋长负责搜集情报并提供可行的方案,决定应该如何作;他把自己的决定呈给部队长,但最后来作决定的仍然是部队长。部队长有自己的好恶和直觉,有时并不理会参谋长的建议,他径自做成决定;同样的道理,末那识有祂的习气,不一定听从意识的建议,这是一切人都曾经有过的经验,所以作决定还是末那识。

  如果意识可以作主,人类应该不会有情执和理性的冲突──那些老烟枪应该只要看过烟害宣导影片,想想自己花钱吸烟来损害健康,真是没道理,就全部可以戒掉烟瘾,但在事实上却不如此;同理,修行人应该只要读过经典,了解贪欲的过患,便可以立时断掉贪欲;初果人见道的同时,应该就可以立刻摆脱末那的执著性,现证阿罗汉果。然而,事实却不是这个样子,可见意识是无法作主的。

  意识只能设法说服末那识,但末那识往往是依循惯性、而不是依循理性来作决定,即使意识思惟非常有道理,末那识也不一定会遵照──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修行才会这么困难,没有办法在见道时断掉全部的烦恼,而必须在历缘对境当中,不断的对治末那识的执著性。

  倘若作主的真的是意识,那么大家都可以检查这样说是否为正理:眠熟无梦时意识断了,如果作主的是意识,那么每个人晚上一睡著到中夜无梦之二到三小时之期间,就应该不再醒来、死掉了,因为没有一个作主的心可以作主醒来,他们所谓“作主的意识”已经断了,意识心自己不存在了,当然就不能自己再现起故。

  又如果作主的是意识,而不是末那识,那就意谓意识灭了我见就能入无余涅槃了;那么每个人这一生舍报时,于正死位意识灭时,应该就可以入无余涅槃了,因为作主的意识灭了,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恒而不审而不作主故,所以意识既已作主决定不再出生中阴身,就不会自己作主现起中阴,那么不就能够入无余涅槃了;可是三果以下的圣者们,意识决定要在死时入涅槃,结果却无法成功,显然意识心是无法作主的,显然是由末那识的我执作主而又出生了中阴身,所以不能入涅槃。

  又,如果意识是作主者,则俱解脱阿罗汉应该入了灭尽定就是无余涅槃了,因为灭尽定中作主的意识断灭了,那么灭尽定就应该是无余涅槃了,因为灭尽定中没有作主的意识心存在,能由谁作主再出灭尽定呢?但是事实上阿罗汉却还能出定, 佛亦说阿罗汉未舍报时仅证有余涅槃;倘若意识心是真正作主的心,则灭尽定应该即是无余涅槃, 佛不应再说有无余涅槃。故知作主者非是意识,故知他们对佛法真的是一知半解,越说越令人替他们难过。

  又大家还可以自行检查:倘若意识可以作主,那么当意识发现自己起瞋心不好时,应该就可以作主“下次不再生起瞋心”,但是意识往往没有能力这样作主;梦中出现梦境时,意识却没有作主的能力决定不要出现梦境;意识如果能够作主,那么打坐修定也一定可以远离尘嚣烦恼妄想,为何却不能作主住在一念不生的轻安境中久坐而不下坐?他们所说“意识能够作主”的过失,如果要细说的话,将会数之不尽矣!

  又倘若作主的是意识,那么末那识又是哪些心行?应该要请他们所谓明心见性十年以上又主张意识才是作主的人举证,其所举证得要契合 佛于三转法轮所说经典之言教,不能仅以断章取义、断句取义之文字来证明其所说。

  明心见性十年以上,假如不能真正明了所悟之心的体性,假如否定掉阿赖耶识而认定阿赖耶识是生灭心,认定无作用的纯无为法才是所悟之标的,那就必定无法亲证末那识,无法如实了知哪些是末那识的心行,哪些不是末那识的心行,因此对于其所说之“识的功能”,必定漏洞百出,处处违经背教,所说者乃是非法也。

  般若的总相智、别相智,以及唯识种智,必须经过多世乃至多劫的熏修,才能成就。修行不是只有一世,而是多世、多劫,乃至无量劫的熏修,而渐次升进的。来文所述,那些自称“明心见性十年以上”的人,显然仍是新学菩萨,才会无法安忍于见道无所得的境界,又别创异见,说“ 第七识不能作主,作主者实乃第六识 ”,违背经教和久悟者的实证经验。

  问五:星期二上《优婆塞戒经》,听到平实菩萨讲八关斋戒的功德,可以灭罪(除五逆罪外),不知讲堂可否请师父定期为我们传授,以利修行。

  答:您的建议很好,我们会在近期内研究是否采行。

  问六:以科学方法复制出来的羊有第八识吗?未来若真的有复制人出现,是否含藏第八识?

  答:第八识又名阿陀那识,阿陀那识即是持身识。复制羊既然能够活下来,身根不烂坏,并且能够运作自如,在在都证明牠有第八识。

  科学家真的能够复制羊吗?不然!他们只是以人工的方法合成胚胎,材料仍然是取自活体;在胚胎成长的过程,科学家更是完全使不上力。除了一丁点的加工之外,其它绝大部分的工作,仍然是投胎到复制细胞中的另一个第八识来完成的。

  复制羊和原来的羊,基因完全相同,但是牠们的性格、体质、命运不会一样,因为牠们身上的第八识含藏的往世熏习种子是不同的。当科学家合成胚胎,而它的条件允许第八识入住,就会有另一有情的中阴身进入这一个胚胎,中阴身进入胚胎之后,中阴身便死去,但入住胚胎的第八识有大种性自性的功能,祂会吸附四大物质,让胚胎成长,终于诞生复制羊。

  未来若有复制人,只要他能够活下来,身根不烂坏,并且能够运作自如,就一定有第八识,所以复制出来的人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分身,而是另一个全新的人类,不会完全听受自己的话,只会像家属子女一样有限度的听话,就像子女听受父母的训诲一样。

  这种不同的个体而基因相同的现象,在自然界早已普遍的存在,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事实上,只要是同卵的双胞胎,他们的基因都是一模一样的。他们当初也是同一个受精卵,而复制成二个胚胎 (这不是人工,而是自然界偶发的事件,仍然离不开第八识的作用) ,既然是二个胚胎,就一定要有二个第八识来执持,才能成长。

  同卵双胞胎的长像、性格、体质、命运会比较接近,因为融通妄想会比较接近,但是仍然有所不同,而且他们也是各行其是,自己有自己的生活,谁也管不了谁;这些都证明他们是由二个不同的第八识持身。

  同卵双胞胎如此,复制羊、乃至复制人,也是如此。如果有人复制爱因斯坦,一定无法期望这位复制人有惊人的物理成就;如果有人复制希特勒、斯大林,也不必担心他们会变成独裁者;因为人类是由第八识含藏的种子而决定的,不同的个体,其第八识所含藏的种子必定是不同的。

  问七:无性生殖及生命力很强之动物(如蚯蚓、蛔虫等),前者在进行分裂时及后者个体一分为二的情况下,其如来藏似乎不符合《心经》所说“不增不减”的定律?这要如何解释呢?

  答:您所述的情形和复制羊的原理是一样的。有情想的生物,因为业力的缘故而由一个躯体变成二个躯体时,必须有另外一个第八识进驻多出来的另一躯体,那个躯体才能活下来,因此并不违背《心经》不增不减的明示。

  问八:《生命实相之辨正》页十九云:“佛在十方世界,遍一切处同时化现时,其真如本心依旧在此世界最后身菩萨五蕴身中。色身涅槃后则驻于色究竟天宫之庄严报身中”,如是则 佛尚未涅槃前,其报身和无量之应化身,及菩萨之意生身(两者皆无如来藏在其中)是如何运作呢?

  答:这个道理,请详 导师在《宗通与说通》里面的开示。大意为意生身及化身皆非有情亦非无情。最后身菩萨成佛时,既然是经由入胎而示现,当然真如本心是“驻”于色身中,所以未入涅槃前,如来藏当然是在色身中,所以示现报身时,当然是方便示现,不是真正的报身,而是入涅槃以后,才以色究竟天的庄严身作为报身;在人间受生的菩萨所示现的意生身,也是一样的道理,同样是“非有情亦非无情”,因为他的如来藏仍然在人身中。但是他们如何运作?只有亲证意生身和庄严报身的佛菩萨能真正的了解。

  《佛地经》中 佛说:“ 成所作智者,如诸众生勤励身业,由是众生趣求种种循利务农勤工等事,如是如来成所作智勤身化业;由是如来示现种种工巧等处,摧伏诸伎傲慢众生,以是善巧方便力故,引诸众生令入圣教成熟解脱。又如众生受用身业,由是众生受用种种色等境界,如是如来成所作智受身化业,由是如来往诸众生种种生处,示同类生而居尊位;由其示现同类生故,摄伏一切异类众生,以是善巧方便力故,引诸众生令入圣教成熟解脱。 ” 佛之应化身及菩萨之意生身以种智来判断,乃是因末那识之所缘而成就,至于说是如何运作, 佛之应化身得要问 佛,菩萨之意生身得要问已得意生身之三地满心以上菩萨,此乃是证量故,非未证者所能揣测者。

  问九:如果拜佛拜到想睡觉,可不可以加快速度?

  答:可以的。

  拜佛并不一定要非常慢,初学者可以每拜四十五秒钟,想作无相念佛深厚功夫的人,可以拉长每一拜的时间。看话头功夫很好的人,而求明心的人,每拜约四、五分钟;求见性的人内摄的功夫若是很强,会自然拉长每拜的时间。无相拜佛的重点在松缓、速度均匀、忆佛不失,只要把握原则,可以视自己的情形调整拜佛的速度。

  问十:我所见之我,及别人所见之我,会一样吗?

  答:五蕴假合的我,念念变迁,谁也不能说他完全认清这个“我”,当然每一个人所见的“我”,差异会很大。

  从他人的立场所见到之我,比较明显于我们自己所见的我,差别处在于自己看不到自己的习气。由于习气乃是任运随境界而现,意识觉知心我尚未来得及察觉,即已落入习气中而不自觉。但是他人所直接领纳的却是我们的习气,所以自我会产生“他人不了解我”的心理;倘若观照力较强的人,虽然落于习气中,但是却能够反省而思对治,对于他人之批评也比较能够接受,应为有自知之明故。行者修炼无相念佛一段期间以后,通常都具有这样的能力,而开悟者更是要时时以所悟之真如法性为依,方能于历缘对境习气现行时,予以对治转变,让他人能够领纳到开悟之功德及自我修炼的一面。这也就是初地菩萨的习气远比大阿罗汉少的因缘所在。

  这都是看待假我时的所见不同,至于如来藏真我,祂有不变的体性,在每一个有情身上都是一模一样的。因为这个缘故,明心的人所见到的真我,都是一样的。

  问十一:宇宙为什么会有黑洞?是否亦与众生的如来藏有关?

  答:思惟宇宙为什么会有黑洞这个问题,与思惟银河系为什么会有太阳、月球之类之恒星与行星,为什么会不断的有新的星云团出生,乃至为什么会有地球?地球又为什么会旋转等等,这都是同样的问题。

  器世间是由共业有情众生之如来藏所共同变生、执持与了别,共业有情如来藏所执藏之善恶业种,皆能影响器世间山河大地空间之变化。《优婆塞戒经》中 佛说:“ 若有风云为持大水、阿修罗宫、大地、大山、饿鬼、畜生、地狱、四天王处,乃至他化自在天处,悉因众生十业道故。 ”而有情所造之业未曾停息,因此器世间自然就会一直不停的变化,黑洞也仅是许多感应众生果报的其中一种现象罢了。

  问十二:导师在《灯影》 412 页,倒数第一行“于第十行位时心之前刹那时,能断尽分别所生异生性种;入地前刹那时,方才断尽分别生之异生性种”;二句皆说“断尽分别生异生性种”,是不是打字有所遗漏,前句指所知障中分别所说异生性种,而后句说烦恼障中分别所生异生性种?

  又依《成唯识论》导师曾开示“所知障是现行而非种子”,但在《灯影》中也依《成唯识论》提到“所知障中之见道所断异生性分别种子”,似乎在所知障中又还是有种子。究竟所知障是不是种子,或有没有种子,弟子不能明了。能否请导师慈悲开示其中的正义?阿弥陀佛!

  答:所知障乃是一种状态,就像屋子里有十盏灯,若未开灯,则屋子里是暗的,这个暗是一种状态;假如开了一盏灯,那个暗就会因为那一盏灯的明而消失一部分,那个消失一部分暗有一部分明也是一种状态,所知障即是类似此种状态,不是种子。种子者,乃是功能差别,因缘具足即能现行,经熏习而变异,所知障非是因为缘而现行受熏改变,所知障乃要经亲证实相以后,出世间智慧明的增广而渐渐破除。

  亲证实相见道时,能够破除所知障无始无明相应之我见,以及一念无明四住地烦恼相应之我见,非如二乘修学解脱道初果时,仅断一念无明四住地烦恼之我见。而所谓异生性,乃是生于三恶道因缘之体性,我见、疑见、戒禁取见是生于三恶道之资粮故,否定、断除“以意识觉知心为真实不坏我”之见解者,即能断除疑见及戒禁取见,我见、疑见、戒禁取见皆是意识心分别所相应的。

  所谓的所知障中之见道所断异生性分别种子,指的就是经意识心的虚妄分别而得之三缚结,见道者乃是意识心故,意识心自己证知自己的虚妄性,非是真实不灭之法故,意识心即能以分别无我所获得之智慧,来分别哪些是与我见等相应之烦恼而予以断除,因此说所断者为异生性分别种子。

  所知障虽非种子,虽无功能,但也能引生异生性,所以才说见道所断的所知障中异生性种子。因为所知障本身虽然不是种子,但是也会引生异生性,所以异生性才会分为烦恼障见道所断的异生性,与所知障见道所断的异生性。十行位满心所断的异生性,与十回向位满心所断的异生性,本质有很大的不同。

  十行位满心所断的异生性,是指断尽能从烦恼障中引生的异生性种子;也就是说,私心、虚荣心……等心相应的烦恼,在七住明心、十住见性、加以十行位的菩萨行以后,已经熏习完成所应熏习的法,满足习种性了;再加修十行位的行法,去除私心……等不良心态,具足发起菩萨性,满足菩萨性了,所以能把所知障中因为心态问题而引生的异生性断尽,所以说:“ 于第十行位时之前刹那时,能断尽分别所生异生性种 ”。

  但是接下来还有相见道位中有所不知的见道法义尚未具足通达,虽然心中已没有私心……等不良心态,但是却仍然还会有深重的法执,导致执著局部的小小邪见不舍,而有可能与上地菩萨相争,乃至引生谤法、谤圣之事;如果不能加以通达,坚持己见而不肯与上地菩萨讨论沟通化解,就仍然还会因为谤法、谤圣的缘故,而落入三恶道中,所以在尚未入地之前,都还会有异生性障存在,所以说:“ 入地前刹那时,方才断尽分别生之异生性种 ”。

  但因为这个引发异生性的行为,不是从私心……等不良心态产生的,所以就不属于烦恼障所摄的异生性种子。所以所知障虽然不是种子,但也会引生烦恼障中的异生性种子;这和烦恼障中见道所断的异生性是因为私心……等烦恼而引生异生性种子,是有很大不同的;所以所知障中的异生性障虽不是种子,也能引生异生性的受报。

  这里面还有许多的问题,譬如所知障与烦恼障间的关系,所知障、烦恼障与性障的关系,所知障与烦恼障的见道所断内涵的差异,性障是否只在地前或声闻道的初果前?异生性种子与无明的差异……问题极多,都有待大众悟后精修一切种智,多劫随从大善知识修行,才有可能完全厘清,并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在此说得清楚的。

  如果想要避免引生所知障中见道所断的异生性,最好的办法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千万不要自作聪明,自以为完全懂得佛经圣教,便想高高在上的受人崇拜、供养,便拒绝与善知识探讨。

  问十三:接触导师的法已经一年多了,减轻了许多烦恼。现在有一个问题很矛盾:由于平时太累,所以拜佛的时间少,功夫长进慢。想来想去:工作又有何意义呢?所以想请教菩萨:工作是否可以也放下?

  答:除非您确信自己有足够的福德资粮,才可以考虑辞职专修。问题是:辞职专修,并不保证功夫必然会增长;有工作的人,也不必然会影响功夫──所以即使您已有足够的资粮,还是要多考虑。

  另一方面,您应该反省,自己是否以有所得的心,而考虑辞职专修的?如果到时候没有出现您预期的效果,是不是要怨天尤人呢?

  由于修行是长远的事,尤其是佛菩提道,必须在世间法当中去成就。因此,通常我们都建议学员,照样上班工作,过正常的生活,不必因为修行而大幅的改变生活型态。事实上,如果知见正确,再加上求解脱的心志坚定,在动荡的日常作务中,照样可以修习禅定 (包括念佛、看话头……等) ,在动中所成就的功夫不怕喧闹,这才是参禅所需的基本功夫。

  如果眷属的生活已经有合理的安排,您当然也可以辞职专修,但您必须有心理准备:一个在家菩萨,无法因为穿著僧衣而倚靠 世尊的威德、福德,必须完全依靠自力过活。您这样做会很辛苦,但若能发心雄猛,突破恶因缘的缠扰,将来就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您了。

  问十四:二年前,接触到萧老师的法,但由于萧老师针对月溪法师的错误进行法义辨正,加之邪见已占据了我的内心,我当时未能接受萧老师的观点。那时偶尔也从网站上看一些萧老师的文章,感觉萧老师的文笔很好,思路特别清晰。我比较喜爱禅宗。有时看《传灯录》,但不太懂。

  真正使我改变对萧老师看法的是今年五月份,我在网站上看萧老师写的公案拈提。尽管网站上只有少量的公案拈提,但通过仔细阅读,我直觉判断萧老师必是开悟之人,否则不可能写的那么好、那么深,于是,凡是萧老师写的书,我都详细阅读,真是受益匪浅,也彻底改变了对萧老师的看法。如今,我自认为已找到了那颗心,正在自阅大乘了义经进行自我印证。《传灯录》的部分公案已能读懂。

  真心就是如来藏,真心一直与妄心和合运作,真心离见闻觉知。如今,我每天在网上阅读萧老师的书达六小时以上,越看越爱看,越看思路越清晰。

  以前由于我邪见深重,在网上反对过萧老师,每每想起,我都很惭愧。我已在“平实中国”及“中华禅国际交流”二个网站公开诚心忏悔,并奉劝大陆的学佛者,不要再诽谤正法。

  在这末法时代,在邪见包围的大陆,我能通过互联网接触到正法,我真的有福呀!若不是萧老师摧邪显正,我怎会摆脱错误的知见?

  好感激,好感谢!

  答:有关您愿意公开诚心忏悔的部分,您可以在曾经发言反对过萧老师的网站,以同样的化名,叙述所犯的事由,公开表达悔过的意思。祝福您能很快除去障碍,经常能够亲近真善知识,学习正确究竟的佛法。

  有关您自认找到如来藏、真心的事,请参见第十五题的答复。

  问十五:八年前,我读过《楞严经》,对“八还辨见”、“击钟验常”已有所了解。当时用妄心理解确实是这样。认为“见精”是不生不灭的,“闻”也是不生不灭的。后来信受月溪法师的方法,但并未掌握月溪法师的方法,平时按著虚云和尚的看话头去修,但心里确实很信月溪法师。

  后来读萧老师的书,感觉萧老师一定是“开悟”之人,是一位既懂宗又懂教的人,否则,不可能写出思路那样清晰的书来。

  …… 〔此部分是来函叙述参究的过程与心得,文繁不录〕

  我现在所处的境界,不知是什么境界?若有错误请指正,请正觉同修会的老师对我开示。

  答:经常有读者自认为已找到真心、如来藏,来信要求我们为他们勘验或印证,亦有读者以投稿的方式,欲求勘验或印证。然而,本会已多次宣示:“不在禅三以外的场合,为人印证或勘验。”这是 萧老师一向宣示的立场,也是亲教师会议决议的结论──这是为了守护密意,和维持宗门传承法脉,不得不然的坚持。此处藉此〈般若信箱〉再次宣示此一规范,请勿再来函要求印证或勘验,不便之处,尚请鉴谅。如果想要参加禅三而被勘验、提升见地和印证,就必须参加本会的共修课程,经过共修补足知见以后,才能报名而经由审核通过而参加禅三。

  针对这些自认为已经找到真心的读者,我们有几点建议曾刊在第 7 期〈般若信箱〉第七题,现在重新罗列于下:

  1、平实老师已将断三缚结和明心见性所需的知见,和锻炼工夫的方法,很详细的写在书上,只要读者的阅读能力没有问题,又依照书中所述的方法,如法精进的修行,分证解脱果,乃至明心见性,并不是不可能的。

  2、如果没有办法参加共修、报名禅三,行者也可以自行依了义经或禅门公案来自我印证,但是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应该避免向他人宣说自己的果证。因为根据我们的统计,来函要求印证的读者,十之八九都是错悟,其中有些人已经向人宣说自己的果证,话一出口,就难以收回,因为这样而误犯大妄语业,是很冤枉的。

  3、无论自己是否有把握,所悟的内容,不应向他人宣说,免得泄露密意。

  4、若真悟以后而又退转,回到意识心境界上,导致日后认为自己所悟非真,也不宜公开批判自己以前所悟的阿赖耶识境界是错误的开悟,免得误犯“谤菩萨藏”的重罪。

  5、应当设法亲近真善知识,得其摄受护持,并继续深入佛法。如果暂时没有善知识的因缘,可以依照 平实老师的著作精进用功。

  敬请参考以上建议,避免破毁戒律;继续精进修行,以俟未来缘熟,得遇真善知识,便可验证无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