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世恶口成丑女 ,见佛欢喜转端严 .......... 佛典故事选辑

  往世恶口成丑女 ,见佛欢喜转端严

  《杂宝藏经》卷第二:

  昔波斯匿王有女,名曰“赖提”,有十八丑,都不似人,见皆恐怕!时波斯匿王募于国中:“其有族姓长者之子穷寒孤独者,仰使将来。”尔时市边,有长者子,孤独单己,乞索自活;募人见之,将来诣王。王将此人,入于后园, 而约勅言 :“吾生一女,形貌丑恶,不中示人。今欲妻卿,可得尔不?”时长者子白王言:“王所约 勅 ,假使是狗,犹尚不辞,何况王女,而不可也?”王寻妻之,为立宫室,约 勅 长者子言:“此女形丑,慎莫示人;出则锁门,入则闭户,以为常则。”

  有诸长者子,共为亲友,饮燕游戏。每于会日,诸长者子妇皆来集会,唯此王女,独自不来!于是诸人,共作要言:“后日更会,仰将妇来,有不来者,重 谪 财物!”遂复作会,贫长者子,犹故如前,不将妇来。诸人便共重加 谪 罚,贫长者子,敬受其罚。诸人已复共作要言:“明日更会,不将妇来,复当重罚。”如是被罚,乃至二三,亦不将来诣于会所。

  贫长者子,后到家中,语其妇言:“我数坐汝为人所罚!”妇言:“何故?”夫言:“诸人有要,饮会之日,尽仰将妇诣于会所。我被王 勅 ,不听将汝以示外人,故数被罚。”妇闻此语,甚大惭愧,深自悼慨,昼夜念佛。于是后日,更设燕会,夫复独去,妇于室内,倍加恳恻,而发愿言:“如来出世,多所利益!我今罪恶,独不蒙润!” 佛感其心至,从地踊出!始见佛发,敬重欢喜,己发即异,变成好发;次见佛额,渐 睹 眉目耳鼻身口,随所见已,欢喜转深,其身即变,丑恶都尽,貌同诸天。

  诸长者子,密共议言:“王女所以不来会者,必当端正异于常人,或当绝丑,是故不来!我等今当劝其夫酒,令无觉知,解取钥匙,开门往看!”即饮使醉,解取钥匙,相将共往,开门看之,见此王女端正无双!便还闭门,诣于本处。尔时其夫,犹故未寤,还以钥匙,系著腰下;其夫觉已,寻还向家,开门见妇端正殊异,怪而问之:“汝何天神女?处我屋宅?”妇言:“我是君妇‘赖提’!”夫怪而问之:“所以卒尔?”妇时答言:“我闻君数坐我被罚,心生惭愧,恳恻念佛,寻见如来从地踊出,见已欢喜,身体变好!”贫长者子,极大欢喜,寻入白王:“王女身体,自然变好,今求见王。”王闻欢喜,寻即唤看,见已欢喜,情甚疑怪,将诣佛所,而白 佛言:“世尊!此女何缘?生于深宫,身体丑恶,人见惊怪!复以何因,今卒变好?”。

  佛告王言:“乃往过去,有辟支佛,日日乞食。到一长者门前,时长者女,持食施辟支佛,见辟支佛身体粗恶,而作是言:‘此人丑恶,形如鱼皮,发如马尾!’尔时长者女者,今王女是;施食因缘,生于深宫;毁呰辟支佛故,身体丑恶;生惭愧恳恻心故,而得见我;欢喜心故,身体变好。”尔时众会闻佛所说,恭敬作礼,欢喜奉行。

  白话解释如下:

  波斯匿王有一位女儿,名叫“赖提”公主,有十八种丑,都不似人,任谁见了都会感到恐怖害怕!波斯匿王只好在国内招募:“若有穷寒孤独的族姓长者之子,仰仗大家带来见我!”当时城市边,有一长者子,孤单一个人,靠著乞讨过活;负责招募的人见了,便把他带来见国王。国王将这个人,带到王宫后园,对他说:“我有一个女儿,形貌丑恶,所以从来不曾在大庭广众前示人。现在想把她许配给你,不知你肯不肯?”长者子禀白国王说:“我王所约赦的,假使是狗,犹不推辞,何况是大王的女儿,哪有不能答应的呢?”国王随即把女儿赐给他作妻子,并为其建立宫室,成为王宫中的一员。又再特别嘱咐他说:“此女形丑,千万要谨慎,不要给其它人看到了!出门的时候记得锁门,回来的时候则要关闭门户,一定要这么做!”

  当地有许多长者子,来共为亲近友好,常在一起饮宴游戏。在宴会的日子,他们的妻子也会一同来聚会,唯有这位公主,独独不来!于是大家商议好,起哄倡议说:“后天再来一次聚会,大家都要把妻子带来,有不来的,要重重罚钱!”于是又办了一场宴会,然而贫长者子驸马爷,还是老样子,不愿把妻子带来。大家便一起重重的罚了他,驸马爷也甘愿的接受大家的处罚。大家再度商议好:“明天再来一次宴会,不把妻子带来的,一样要被重重的罚。”驸马爷这样被罚,接连二、三次,也还是不把妻子带来参加宴会。

  驸马爷之后回到家中,对妻子说:“我数度为了维护你,被人罚钱!”妻子疑惑的问:“是何缘故?”夫婿回答说:“大家有约定,宴会之日,都要尽可能的把妻子一起带来参加。我被大王事先约束过,不听许把你示现于外人面前,所以才会数度被罚钱。”妻子听到这些话,非常惭愧,内心深自翻腾、感慨自责,于是日夜恳切的念佛。在后天,大家更设了一场宴会,驸马夫婿还是单独去赴宴,公主就在自己的屋内,倍加恳切悲痛的念著佛,而发愿说:“如来出世,多所利益!我今罪恶,何以独独不蒙润泽!” 佛陀感其心至诚,从地踊出!公主一开始见到 佛的头发时,敬重欢喜,自己的头发即开始变异,变成了好头发;接下来又见到 佛的额头,渐渐的又见到 佛的眉目耳鼻口及身体,随她所见到的,欢喜转深,自己的身相也跟著变,最后美貌如同诸天,丑恶就此了尽。

  诸长者子,秘密的共同商议说:“公主之所以不来参加聚会,必定是端正异于常人,不然就是极端丑陋,所以不敢来!我们现在行酒令劝她的夫婿,把他灌醉到毫无觉知,解取他的钥匙,偷偷开他家的门,进去瞧个究竟!”随即宴饮使他烂醉,解取钥匙,大家相偕一同前往,小心翼翼的开门观看,看到公主端正无双!随即关起门来,赶快回到喝酒的地方。这时公主的夫婿,尚酒醉未醒,大家把钥匙又系回他的腰下。公主的夫婿醒来后,即刻赶回家去,开门看见一位妇人端正殊异,遂疑惑的问她:“你是哪一天的天女,到我的屋宅来作什么?”这位妇人回答:“我是相公的妻子‘赖提’啊!”夫婿奇怪的问:“怎么会这样呢?”妻子这时回答说:“我听说夫君数度为了维护我而被罚钱,心生惭愧,恳恻念佛,随即见 如来从地踊出,看见后心生欢喜,身体自然变得姝好!”驸马爷欢喜极了,随即入宫禀白国王:“公主身体,自然变好,今来求见大王,禀告这个好消息!”国王听了,也是非常欢喜,随即唤公主前来,见了之后心生欢喜,但还是很疑惑不解,于是就带著公主一同去见 佛,禀白 佛陀说:“世尊啊!此女是何因缘生于深宫?然而身体却极度丑恶,人见惊怪!又是什么原因,现在会变得这么好看?”

  佛陀告诉国王说:“这是因为过去世的时候,有一位辟支佛圣者,日日乞食。有一天来到一长者门前,这时长者女,手持饮食布施予辟支佛圣者,她见到辟支佛身体粗恶,于是说道:‘此人丑恶,形如鱼皮,发如马尾!’那时候的长者女,就是今天的公主‘赖提’;由于施食的因缘,感生于深宫;由于毁骂批评辟支佛的缘故,感生身体丑恶;由于心生惭愧,以恳恻心念佛的缘故,而得以见我;由于见佛时心生欢喜的缘故,身体才得以变好。”这时所有参与此会的大众,听到 佛陀的解说后,恭敬作礼,欢喜奉行!

  佛典故事选辑

  注:《贤愚经》卷第二,〈波斯匿王女金刚品第八〉也记载了这一则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