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斥刘东亮及杜大威 不死矫乱言论(二) .......... 慧眼居士

  破斥刘东亮及杜大威 不死矫乱言论(二)

  杜大威云:“ 这萧先生如果说是一个修行人吧,在沉闷的佛教界里挑起了一些话题,或者是波浪,或者是迭荡,包括对中观应成派有些批评,也算是挑起了人们对教派宗旨的思考,但萧先生未见得是‘终极真理’。何以故,现成执著死语知见不自检点,诽谤古今圣贤故! ”

  后学云:有许多人 (包括杜大威、刘东亮在内) 根本不了解所谓“摧邪显正”及“说人是非”之差异,因此后学有必要藉此说明清楚,让刘东亮、杜大威等人知道其间之淆讹处,避免再次造作毁谤善知识,加重地狱不净业而不知。也希望佛弟子们以此为鉴,莫造如是愚痴无智行。

  所谓“摧邪显正”是见他人所说法义与 世尊相违背,而且有误导众生之嫌,不忍邪说误导众生,因而发起悲心举说正法及邪法之差异,以摧毁外道邪说,救护众生回向正道,让众生得以远离邪法。此中摧邪显正最有名的例子,就是 世尊踵随六师外道足后,破斥六师外道。待 世尊一一破斥后,众生了知正法与邪法差异,故而远离外道,归依 世尊,而成为佛弟子。由此可知,摧邪显正完全是在“法”上做辨正,是将 佛的正法昭告于世,让佛弟子们能够了知正法与邪法之差异,进而使众生远离邪法,趣向正道。因此若有人不认同 世尊的“摧邪显正”,就是不认同 世尊踵随六师外道足后,破斥六师外道说法,是人不堪任佛弟子,与外道无异。因此评论法上之过失,非但无罪,反而有大功德。何以故?可以让众生远离大邪见故。

  所谓“说人是非”是说他人的身行、口行、意行之过失,完全在“个人是非”上用心,无关“法义辨正”,因此与法义辨正完全不相干。又慧能法师说:“只见自己过,不见他人非。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过”,是指看见自己个人的身口意的过失,而不见他人的身口意过失,非是指法上的过失。因此若有人说个人身口意行之过失,即是谈人的是非,正是是非人,有极大的过失。而“摧邪显正”是在讲法上的过失,与个人是非无关。

  杜大威既说 平实居士对密宗黄教应成派中观的判论“ 未见得是‘终极真理’” ,又说 平实居士是“ 现成执著死语知见不自检点,诽谤古今圣贤故” ,那就有义务提出法义上的辨正,来证明 平实居士所说不是“终极真理”,来证明 平实居士所说确实有“ 现成执著死语知见不自检点,诽谤古今圣贤故” 的证据,这才是杜大威应该作的事情。就像世人指称别人是贼的时候,就得举证别人当贼的证据,否则就是诬告,得要担负诬告罪而被法院判处诬告罪而入牢服刑的。可是现见杜大威根本没有在法义上辨正,只是片面的指称别人诽谤古今贤圣,而不能举证 平实居士如何是诽谤贤圣,只在无关的事相上,用似是而非的邪谬“佛法”来毁谤 平实居士及误导众生。

  如果杜大威真的有摧邪显正之心行,真的为众生法身慧命著想,何不学习 平实居士一样,广造诸辨正之文,辨正所谓的 平实居士诽谤贤圣、执著死语之处?正可检点证据而使天下都知道真相;然而现见,杜大威根本无此能力为之,也不敢为之,何以故?因为杜大威的落处 (误认离念灵知心为真心) 早就无法通过 世尊圣言量的勘验,也早就被 平实居士拈提而无法提出有力而正确的辨正,今天的杜大威就好像作错事的哑巴被人责备一般,无法为自己所作的错事辩解,有苦说不出。既然杜大威在法上早就无法依据经典真义而辨正,就只好在事相上搧风点火而作无根毁谤了,也难怪会在结论上说出无关法义、只以编造个人是非的有关言语,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说:“ 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过,我本人,并建议萧先生都应该学点惭愧,不要搞得无惭无愧的! ”但是由杜大威自己诬蔑了别人以后,却无法提出证据,只是一味的诬蔑,其实正是无惭亦无愧的人;由此可知,杜大威根本不懂得“法义辨正”及“说人是非”之差异。

  像这样的无关法义的辨正,尽在事相上编造事实而作毁谤之愚痴无智行,已为自己种下来世地狱身之业种,将来要在地狱中以长劫来承受无量苦。若为自己一世之面子好看,只是为了回报净慧法师的提拔之恩,以这一世的短暂微小世俗利益,却造下未来无量世的长劫特重纯苦的苦果,不是愚痴人又是什么?因此有智之佛弟子们,若非自己有般若中道智及确实证解经典实义作为依据,欲评论他人,都必须谋定而后动,切莫轻举妄动,否则就会像杜大威一样,不仅今世被人拈提、破斥,不仅造成自己面子难看,而且还种下毁谤善知识业行,未来无量世承受无量的特重苦楚,真是得不偿失。

  杜大威云:“ 若是‘胜义有’与‘毕竟空’作‘知见’之争,在禅宗看来,皆为不得体之‘外行话’,属戏论。皆未达‘无争’三昧之实证境界,戏论而已!当然若涉及到世俗的利害关系,在禅宗看来,在教下‘知见’里诤空有,仅‘无可奉告’!按禅宗看来,‘胜义有’与‘毕竟空’的所谓唯识与中观之诤,如手心手背孰为主体之诤,且精彩处即诤心之‘两难’,一切禅宗‘公案’,归根结蒂 〔柢〕 是在真实两难处脱颖而出,贵自悟自证,而不偏于一方。不在‘理论高明’而下‘死语’。 ”

  后学云:真悟之人绝对不会有杜大威所说有“空有之诤”之事,唯有未悟的人,譬如杜大威、刘东亮等人,才会有“空有之诤”。由此可知,杜大威根本不懂“胜义有”及“毕竟空”之正理,才会有如此不伦不类之话语出现,而且尽在编造的事相上毁谤,却无力举出空有之争之过失所在与原因,真是愚痴之人也。

  明心之人,因触证如来藏的真实有,了知如来藏的真实有,而又能出生蕴处界等万法,所以亲证胜义有的般若中道境界,不落于空有两边之中,这才是实证胜义有的圣者,这正是 平实居士教导吾人所亲证的胜义有境界。而如来藏所出生的蕴处界等万法,都是缘起性空,所以说为毕竟空、毕竟都无一法可得,这才是般若毕竟空的实证,这正是 平实居士教导吾人亲证的毕竟空的智慧境界。缘起性空的蕴处界有,都须灭尽以后,才能进入无余涅槃的寂静极寂静境界中; 平实居士也早已亲证此中实义,也教导吾人实证此一真理,所以正觉同修会中有许多人都是亲证胜义有与毕竟空的真实道理;但是返观杜大威及刘东亮二人,既不能实证如来藏而完全不知胜义有,也不能现观识蕴中的意识离念灵知心的虚妄,而将意识离念灵知心误认作常而不坏的真心,落在常见外道见中,更何况能现观意根的虚妄性?这又证明他们二人只是不知毕竟空的凡夫。既不证毕竟空,又不证胜义有的凡夫,却敢为净慧法师出头,来诬蔑实证胜义有及毕竟空的 平实居士,造下无根诽谤贤圣及否定如来藏胜法的无间地狱业,胆子未免太大了,也证明他们二人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智慧。

  此外,眼见佛性的人,因为亲眼看见身心及世界虚幻,而现见佛性真实有的缘故,了知如来藏自性的胜义有,心性不偏空有故。因此唯有既明心又眼见佛性之人,更能了知如来藏本住涅槃之毕竟空,又亲见佛性不外于无漏有为法的种种有性,也了知空有不二的正理 (亦即亲证毕竟空及胜义有不二、非一非异的道理) ,既不偏空也不偏有,绝无可能产生空有之争。此中道理,就好像灯 (空性) 与光 (有性) 一样,灯不是光,光不是灯,但光从灯生,非一非异故。这是 平实居士亲证胜义有与毕竟空,并且教导吾人亲证如是胜义有与毕竟空,非是一人之说,他人随学之后也能实证,所以 平实居士在书中责难空有之争,说佛教界古今的空有之争,只存在于未悟凡夫之中,绝不存在于真悟菩萨之中;如今杜大威认为空有之争有过失,却不知 平实居士早已举出正理而责难空有之争,反而颠倒事实而以空有之争之莫须有帽子,妄扣在 平实居士头上,真是颠倒是非、指鹿为马的能手。是故,唯有既未明心又未见性之人,如杜大威、刘东亮等人,才会有空有之诤可言。杜大威连明心所证的胜义有如来藏的丝毫证量都没有,又执著识蕴所摄的缘生缘灭的离念灵知,将此无常的意识心执著为常住不坏心,对于意识心的毕竟空也是完全无知,所以毕竟空的真实义,完全没有丝毫实证,又如何了知空性、有性之正理?又如何了知空有不二之真实义?又如何了知空有之争的过失所在?未之有也!因此,杜大威所说空有之诤,正好显示自己对空性及有性的无知,正好显示他自己已落入空有之争中,所以空有之争的责人言语,正应用来责己才是。

  此外,杜大威说:“ 禅宗…是在真实两难处脱颖而出,贵自悟自证,而不偏于一方。不在‘理论高明’而下‘死语’。 ”似乎他是懂得禅宗的,似乎他是在禅宗的参究上面有所体悟的。既然如此变相的宣示他是证悟者,所以才说出上面所举证的这些话来;那他就应该拈提公案,将公案中的隐语密意,以不泄露密意的方式拈提举证出来,以证明自身确已实证,以证明自身真的是“不下死语”。但是杜大威与刘东亮二人,再给他们三十大劫的时间,到了三十大劫以后,挤尽了脑汁也是仍然写不出像 平实居士所写的公案拈提妙书的。竟然眼“高”手低的说起禅宗开悟的事情来,竟然以未悟之身而妄自批评真悟的 平实居士,只能说他们真的是有眼无珠了!

  此外,禅宗之实证,只是大乘般若智能的初见道;而唯识学的实证 (不是熏习及研究) ,则是禅宗证悟如来藏而通般若智慧以后,才能进修的一切种智;唯识增上慧学的深妙及广度,都不是禅宗的见道者所能了知的,所以古时禅宗的证悟大禅师,有许多人是悟后猛读第三转法轮唯识经典而自己进修的;所以禅宗的真实证悟智慧,绝对及不上唯识增上慧学的修证。这个事实,杜大威是完全不知的;其中的道次第与内容,也是杜大威所完全不懂的;不知不懂的人,却敢口出狂言,胡乱判断禅宗的证悟高于唯识增上慧学一切种智的境界,说他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愚人,绝不会丝毫冤枉他。杜大威如果不服,就应该写出一本或多本书,举出理证上与教证上的证据,来证明他的说法正确,来证明他真的是“不下死语”;若作不到,就如同愚人自称是国王一样;国王见他愚痴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也只好笑一笑就算了,又将如何与他计较大妄语?

  另外,胜义有与毕竟空之诤, 平实居士早已破斥之,早已写在书中,杜大威不知,还取来诬蔑 平实居士在作空有之争。如今佛门四众正应该请他把空有之争之本质写出来,看他能否超脱于 平实居士书中对空有之争的判论?看他对空有之争有何高见?他正应该以自己所写的书,对于空有之争作个判论,让佛门四众弟子检验一下,以证明杜大威确实真的是“不下死语”。否则,公然的诬赖别人“下死语”,却不能证实自己真的是“不下死语”,那就不免教界四众都要投以异样的眼光了,如今被后学写在此文中以后,也不免要遗臭千古了。但是,我们早就知道杜大威先生是没有丝毫威德的,称不上“大威”两字的名号。如果不信邪,真的再写出一本书来判论空有之争,届时后学将以半年时间为期,再针对他的著作,写出他的处处邪谬,让他一生一世好好的用功比对经典、详细的思惟研读。

  杜大威云:“ 萧先生所谓的如来藏,由于‘高举知见’,如同广袤麦田里那位偏见的拾麦穗者,手里执著一点,就以为收割的大田里空空如也,没有麦子,是不洽 〔恰〕 当的,不能正确对待般若‘毕竟空’的实践。 ”

  后学云:单单从他这些语句当中,就知道杜大威根本未曾见道,也不知道 平实居士所说如来藏的真实义,自己尽在“高举知见”上面扯葛藤,所言根本不及第一义谛,却反过来诬指 平实居士是高举知见。但是 平实居士早已教导吾人亲证如来藏而现观如来藏的空性与有性,吾人早已因此而实证般若经中所说的蕴处界毕竟空。可是杜大威却完全不懂般若的毕竟空,落在意识离念灵知心的“三界有、无常有”中,至今还在坚持意识离念灵知心是胜义有,可见他根本不懂胜义有,因此后学在此举出经典,来证明如来藏是不是 佛说法 49 年所说的真心胜义有。

  阿含部的《央掘魔罗经》卷四:【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因 如来藏 故,诸佛不食肉耶?”佛言:“如是,一切众生无始生死生生轮转,无非父母兄弟姊妹,犹如伎儿 (如来藏) 变易无常;自肉他肉则是一肉 (同是如来藏所变现) ,是故诸佛悉不食肉。”】在原始佛法的阿含部经中已明文开示有如来藏一法。

  《大方广佛华严经》:【如是善男子!佛见众生 如来藏 已,欲令开敷,为说经法,除灭烦恼,显现佛性 (显现成佛之性) 。】

  《大萨遮尼干子所说经》卷九:【大王当知:“一切烦恼垢藏中,有如来性湛然满足,如石中金,如木中火,如地下水,如乳中酪,如麻中油,如子中牙,如藏中宝,如摸中象,如孕中胎,如云中日。是故我言:‘烦恼身中有 如来藏 。’”】经中已明示,烦恼身中有 如来藏 ,所以 如来藏 是实相法,不是唯名无实的虚相法。

  《大宝积经》卷一百一十九:【 如来藏 如我所解,纵为烦恼所染,犹是不可思议如来境界。】《胜鬘经》法身章第八:【若于无量烦恼藏所缠 如来藏 不疑惑者,于无量烦恼障法身亦无疑惑。】此等经中已开示,如来藏是不可思议如来境界,所以一切菩萨都是亲随如来或真善知识修学而亲证之。

  《佛说不增不减经》:【舍利弗!甚深义者即是第一义谛,第一义谛即是众生界,众生界者即是 如来藏 , 如来藏者即是法身。 】《解深密经》卷一:【佛云:“广慧!此 (阿赖耶) 识亦名阿陀那识 (阿陀那识为持身识之意,如来藏之异名) ,何以故?由此识于身随逐执持故。亦名阿赖耶识,何以故?由此识于身摄受藏隐,同安危义故,亦名为心。”】如是经中已明示: 如来藏即是法身 、是持身识、自性清净,故是真实有之实相法。

  《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十:【 如来清净藏 ,永离诸分别,体具恒沙德, 诸佛之法身 ;住真无漏界,清净解脱身,寂灭等虚空。法性无来去,佛现三界中,不生亦不灭;此界及他方,湛然常不动,平等真法界;佛与众生如,非断亦非常,大悲恒不尽。】此经中已明示,如来清净藏就是诸佛之法身。既然如来藏是 佛的法身,当然也就是 佛说法 49 年所说的真心了,当然就是禅宗证悟祖师所悟的真心了;除非杜大威想要主张:真心有两个、实相有两个。

  从上面经典教证,可以证明如来藏就是法身,也是众生在因地时的真心,是未来的佛地心,也是一切有情的持身识,更是 佛说法 49 年所说的真心也。更何况 平实居士亲自触证的如来藏,都以经典作依据,一再的检验;并且是广传给正觉同修会中的弟子们,在十余年中公然的要求四众弟子实证之后加以详细检验无误。既然如来藏是 佛所说的法身、真心,也是 平实居士亲自触证而开演的法,也是确实传授给弟子们实地亲证的法,当然是真实有的法,绝非杜大威所诬谤的“只是知见”,为何杜大威却说:“ 萧先生所谓的如来藏,由于‘ 高举知见 ’,如同广袤麦田里那位偏见的拾麦穗者,手里执著一点,就以为收割的大田里空空如也,没有麦子,是不洽 〔恰〕 当的,不能正确对待般若‘毕竟空’的实践 ”?从这里就可以了知,杜大威根本没有触证如来藏,为掩饰自己错“误”的关系,而对 平实居士做不如实语。

  否定如来藏的人,就是无根诽谤方广经典的人,因为方广经典所说的无量法,都是以如来藏为中心、为根本而宣说的妙法。 佛说谤无如来藏的人就是谤菩萨藏的人,又说这种人是一阐提人 (断善根人) ,说为地狱种性的众生。现在杜大威却公然的否定如来藏,不承认如来藏为真心,而认同河北净慧法师与已故的元音居士的说法,坚持离念灵知意识心是真心,落入常见外道邪见中,高举常见外道的邪谬知见,妄行狡辩为真正的佛法,反而诬谤亲证 佛所说的般若根本如来藏的 平实居士,岂不是故意谤法及谤贤圣?

  正因为杜大威堕入离念灵知意识心,不知不解如来藏就是一切有情都本已拥有的真心,也难怪会错解经典所说真实义理,诬说 平实居士所说如来藏是“高举知见”,也难怪会将《心经》所说不生不灭的真心解释作意识心了。因此杜大威错解经典真是错得离谱了!如是错得离谱之凡夫知见,又有何资格诬说 平实居士所说正法为非法呢?如是诬赖的行为,已为杜大威广种地狱不净业,将来于地狱受无量苦。真是愚痴无智的可怜众生!后学就在这里派遣杜大威先生舍寿时下地狱去吧!像这种诽谤如来藏正法,以常见外道主张的无常的意识心,来取代 佛所弘传的常住如来藏心的破法者,不派遣他下地狱,能让他去何处呢?

  杜大威云:“ 真常外道,一般指这样几个情况:一是执著客体微尘(粒子)为真实恒常,是世界的本源;一是执取精神实体——譬如‘神我’,及客观唯心论‘绝对理念’之类为世界的本源。在小乘佛教里,一般指滞在‘法执’迷信中的二乘修行人,在大乘佛教里一般指仅仅在‘知见’上,(而非‘现证’)执著阿赖耶识的人,《大日经》注中名为‘阿赖耶识外道’──萧先生之作为颇似此。何以故?他对古今圣人,仅凭个人一点点所谓的境界(实为幻觉)就自持‘知见’予以诽谤,这就是现证! ”

  后学云:明心的人证得第八识 (阿赖耶识异名) 以后,渐渐了知佛菩提道之二主要道,就开始悟后起修,去断除烦恼障的现行,成就解脱果而不取证;另一方面则是跟随善知识修学般若的别相智及一切种智,一分一分断除所知障的随眠;在进入初地通达位的时候开始,在修除“修所断的所知障随眠”时,也同时作意修除烦恼障的习气种子随眠;第八地起,任意除断烦恼障习气种子随眠。直到最后身菩萨位,断尽最后一分极微细的所知障随眠与烦恼障习气种子随眠,到达最后究竟佛道时,才可以叫做真常唯心。因为一切人,还没有修到佛地以前,真心如来藏都还不是真常,种子都还可以再变化转易的,所以都不能称为真常,都是非常亦非断。

  佛地的真常唯心为何叫做真常?因为诸佛的第八识里面所藏一念无明种子现行的现象全部断了,一念无明的习气种子随眠也已经断尽了,第八识里面无始无明的所有粗细一切随眠也全部断尽了,第八识所含藏的所有种子统统是究竟清净而存在佛地金色身的真如心无垢识里面,究竟清净究竟圆满,永远不再接受新的熏习,也就统统不再变易了。从这个时候起,心真如的内涵种子是恒常不变的,所以说变易生死已经断尽,这样的第八识才是真正的常;这种佛地第八识种子真正的常,才可以说是究竟真实的“我”,才是真正究竟的如,这才可以叫做真常唯心。

  而杜大威却不知道真常唯心正理,却误将常见外道之意识无常的生灭心,等同佛地真如之真常。因为常见外道之梵我、神我是误以生灭无常的意识为常,犹不知真心,尚不能与别教七住菩萨所悟之第八识相提并论,何况能与佛地断尽分段生死及变易生死之第八识真如等量齐观?然而杜大威不知道常见外道所说的真常唯心,其实是无常的;而常见外道所主张的真常唯心的离念灵知意识心,正是 平实居士所大力破斥的外道见。而杜大威所主张的真常不坏的心,却正是常见外道所坚持的“常”而不坏的离念灵知意识心;所以他自己落在常见外道见中,又误会 佛在第三转法轮经典中所说的真常唯心的真义,却认同印顺误会真常唯心真理后所说的邪知邪见,以此邪知邪见来诬评 平实居士。然而印顺主张真常唯心思想是外道见,却与 佛在经中所说佛地无垢识种子永远不再变易的真常唯心思想,完全相反;如今杜大威取材印顺法师误会真常唯心思想的外道邪见,用来套在 平实居士所说的非常亦非断的如来藏正法上,正是破 佛正法最巨的人;印顺法师的法义本质是破坏佛教正法,其邪知邪见固不足取,然而现见杜大威食印顺涕唾,而谓真常的佛地无垢识等同外道的神我、梵我意识心,如是之人,不仅知见颠倒至极无以复加,而且还成就毁 佛谤法之罪行,真是 佛所说的可怜悯众生。

  又密教《大日经》 (全名为《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 乃是天竺晚期“佛教”之密宗祖师所集体创造,经过长时期之结集而后出现于人间,托言龙猛菩萨开南天门铁塔所取出之经典,其实完全不是 佛所说的经典;三乘佛经中并未预言后世会有双身法的密教经典出现故,彼诸密经所说皆是围绕著双身邪淫法义而说故,皆与三乘经典之法义抵触故,皆与解脱道及佛菩提道互相抵触故。彼经中所说双身法部份,就略而不谈,只谈成佛的修证内容。譬如《大日经》中如是说:“观想本尊成佛已,则自身即已成佛”,然观想所成就之佛身,只是行者自己的内相分尔,与成佛完全无关,杜大威推崇这种荒唐言说的《大日经》,而举证出来否定 平实居士,可见他真的不懂基本佛法。真正的成佛,是行者经过三大无量数劫,断尽烦恼障现行、烦恼障种子随眠、所知障随眠,断尽二障随眠而究竟清净才能成佛。由此可知,密宗《大日经》中的“佛”,连七住位菩萨所证得之第八识阿赖耶识何在尚且不知,如此而可言已成究竟佛者,真是荒唐无比!

  由上可知,密宗“观想成佛,自己就成佛”是多么荒唐的一件事,后学今举个例子来辅助说明之。譬如自己在地球家里观想月球表面尽是坑坑洞洞,而且自己还可以在月球上漫步。当行者观想成就的时候,请问行者自身究竟是在月球上漫步呢?还是在地球家里?若说在月球上漫步,为什么行者色身是在地球家里,而不是在月球上?若承认还是在地球家里,就可以证明密宗行者所观想的正是行者自己内相分尔,非是真实在月球上。同理可证,密宗“观想成佛,自己就成佛”是行者自己所观想的内相分,是行者之虚妄想,根本尚未断尽二障而成佛,却妄言已成佛。如是大妄语及禁不起世俗法的勘验,而有许多密宗行者不知不觉,乃至信奉之,说之为被无明笼罩,真是不为过也!

  又阿赖耶识者就是 佛所说的真心,有经典为证;但是密宗的古时祖师却因为证不到如来藏阿赖耶识,就干脆编造《大日经》来否定之。但是大乘佛法的修证,都离不开阿赖耶识心体的修证;二乘解脱道的修证,也是以第八阿赖耶、异熟识为根本,所证的无余涅槃才不会落入断灭境界中,这就是四阿含诸经中所说的“识缘名色、名色缘识”的第八识阿赖耶。所以,否定第八识阿赖耶、异熟、无垢识的人,都是破法者。因为否定了第八识心体以后,二乘涅槃就变成断灭见了,因为 佛说无余涅槃就是灭尽十八界 (包括杜大威所证的离念灵知意识心) ,灭尽离念灵知意识心等十八界法后,如果没有第八识的存在,无余涅槃就成为断灭境界,就与断见外道相同。如今杜大威不许有第八阿赖耶识心体存在,所以引证密宗伪经《大日经》来否定阿赖耶识心体,他当然就是破坏三乘菩提的断善根人,因为阿赖耶识心体就是如来藏。

  契经云:“ 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 〔识〕 ;恶慧不能知: 〔如来〕 藏即 〔阿〕 赖耶识。 如来清净藏,世间阿赖耶 〔识〕 ,如金与指环,展转 无差别 。”经中已明说佛地的“如来清净藏”,就是吾人因地身中之“阿赖耶识”心体,犹如黄金与指环不一不异;不一者,阿赖耶识虽然是未来佛地之清净藏,然其本体含藏七转识等不净法种,要待未来长劫中修除之,故说必须“辗转”修证,亦即断除烦恼障现行之分段生死而改名异熟识,断除烦恼障习气种子随眠、所知障随眠究竟清净而成佛时,才是如来的清净藏,所以说不一。不异者,因地阿赖耶识心体与未来佛地无垢识心体虽然因为含藏的种子不相同,但是心体的真实、常住不坏、清净、涅槃等自性却是毫无差别的,正是同一个心,只是有没有净除二障染污而有辗转修证的差别而已,因此说“无差别”;杜大威怎可否定阿赖耶识心体,诬谤为外道所证的阿赖耶识?外道从来无人能证阿赖耶识心体故。

  又,密教创造的伪经《大日经》中,也没一句话说过:“阿赖耶识外道。”如果是密教未悟凡夫祖师所造的注论中,倡言“亲证阿赖耶识的人是外道。”杜大威就可以相信而取证吗? 佛说“阿赖耶识心体就是如来藏”的圣教还在,密宗未悟凡夫祖师却公然否定经中圣教,杜大威竟然宁愿信受密教未悟的凡夫祖师的邪说,而公然否定 佛在经中的圣教,岂不正是破坏佛教正法的人?以宣说佛法的名义来公然破坏佛教正法的人,有何资格妄评弘扬佛教正法的 平实居士?

  又契经云:“ 阿赖耶识 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 是诸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 ,人天等趣、诸佛国土悉以为因,常与诸乘而作种性, 若能了悟即成佛道。 ”经中已明说,阿赖耶识是一切染污法以及一切清净法的所依,意即凡夫及圣人都要依阿赖耶识才能存在,所以证得阿赖耶识后所住的本觉智慧三昧境界,就是“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又一切人、一切天界,及三恶道众生、阿修罗,以及诸佛国土,统统是以阿赖耶识心体为根本因;若离开了阿赖耶识根本因,就没有众生,也没有三乘种性的凡圣弟子,更没有诸佛国土可说了。因此成就佛道既然是从亲证阿赖耶识为因,诸佛国土也是以阿赖耶识为因;所以,亲证这个阿赖耶识,了知阿赖耶识心体的人,就能够渐渐的成就佛道。

  经中已说,证得阿赖耶识的人就是住于智慧三昧境界──“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为何杜大威却说证得阿赖耶识的人是名“阿赖耶识外道”?如是说法,却与 世尊正法完全颠倒?究其实,是杜大威将 佛所说的真心──阿赖耶识妄说为妄心、妄识、是生灭法的缘故。不仅杜大威有如此想法,而且佛教界还有许多人,包括印顺、达赖喇嘛以及许多佛学院的出家人等将阿赖耶识当作生灭法看待,如是行为,将使 佛的甚深微妙法,毁于自己佛弟子手中,这就是 佛所说师子身中虫,已成就破坏正法之大恶业,未来将在无间地狱受无量苦。

  又《华严经》中说:证得阿赖耶识的人,就能转阿赖耶识,就是证得本觉智慧的圣人。现在杜大威却故意否定阿赖耶识,引用密教凡夫祖师所说的话 ( ‘阿赖耶识外道’ ) ,而谤言:“ 萧先生之作为颇似此。 ”如是诬谤亲证阿赖耶识的圣人是外道,则是意谓:佛教史上一切禅宗祖师都是外道,因为真悟的禅宗祖师所悟的都是如来藏阿赖耶识心体。他的意思也是诬谤 释迦佛是外道,因为 释迦佛所悟的心正是无垢识,就是阿赖耶识心体。如今却应该请佛教界四众大师学人,共同来判定:谁才是谤 佛、谤法、破法的外道?杜大威与刘东亮二人,不正是这种人吗?

  然而《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三:“钝根小智闻一乘,怖畏发心经多劫,不知身有 如来藏 ,唯欣寂灭厌尘劳。众生本有菩提种,悉在 赖耶藏识 中;若遇善友发大心,三种炼磨修妙行;永断烦恼所知障,证得如来常住身。”已明说净除阿赖耶识 (第八识) 心体中所含藏的烦恼障及所知障以后的阿赖耶识心体即是如来的常住法身,亦即明说阿赖耶识心体就是如来法身本体;所差异者,如来经由三大阿僧祇劫的长时间悟后起修,断除阿赖耶识心体对三界生死种子之能藏、所藏、执藏之体性,断除分段生死,阿赖耶识改名异熟识,仍有变异生死故,这是只改其名不改其体,并不是把阿赖耶识心体灭除掉。待异熟识体中一念无明习气种子随眠及无始无明随眠完全清净,改名为无垢识,亦是只改其名不改其体,而心体中的所有不净种子与无始无明随眠全部断尽,虽改名为无垢识法身,心体则仍然是阿赖耶识心体,只改其名、不改其体。由此可知,阿赖耶识就是未来的无垢识法身,怎么会是杜大威所认知的阿赖耶识就是妄心及妄识呢?杜大威怎会谤说亲证阿赖耶识心体的人是外道呢?难道 佛亲证阿赖耶识心体而改名无垢识时,也是外道吗?

  杜大威对佛法的义理,肤浅到这种地步,难怪会在结论前说出如是断见论:“ 有第八识吗? ”也难怪会说:“ 证得阿赖耶识的人是阿赖耶识外道” 。如是行为,已经成就谤 佛、谤法、谤胜义贤圣僧的重罪,已成就地狱种性的一阐提人,将于临命终时,业境现前后,往生无间地狱受无量果报矣。若以修学佛法、搜集佛德为先,却造谤 佛、谤法、谤胜义贤圣僧等大恶业于后,真乃天下最大冤屈。不过话说回来,此乃自造业,自承受,怪不得人,只能怪杜大威自己愚痴。

  杜大威云:“ 这个在很多经典里有所说明,包括在《金刚经》里:‘佛说般若般 〔波〕 罗密,即非般若般 〔波〕 罗密。’而且在《心经》里说诸法空相,‘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这是讲俗谛在修行起用上‘空寂’,但非‘断灭’。……但是,《心经》里也说得很清楚,诸法空相是不生不灭的,这个和慧能大师在大彻大悟时,谈自己的境界‘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不动摇!’这是一致的。所以说,说来说去,‘如来藏’不在‘知见’,不在‘知见’认为有个‘精神实体’,关键在于内证。”……杜大威又云:“萧先生觉得‘因缘所生法’就是妄心,从言语上说也可以这么说,大家注意!也可以这么说。但是因缘所生法本身就是一个空性,就是一个空相。 ”

  后学云:杜大威不仅连《金刚经》、《心经》所说的意识灵知心缘起性空的粗浅义理都不懂,更何况此二部经中所说真心的究竟真实义理,又何曾梦见在?他连空性与空相都搞错了,难怪他会落入离念灵知心的常见外道邪见中,每日在课堂上误导河北佛学院的四众学人,陷害河北佛学院的四众学人同堕外道见中。

  《金刚经》所说“佛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是名般若波罗蜜”,就是在说明空性与空相的关系,何以故? 佛所说的般若波罗蜜之真心,不是七转识所认知的般若波罗蜜,也非不证如来藏而能知般若波罗蜜;必须能够如是了知七转识体性及虚妄,又能依教导而参禅,就能找到真心、亲证如来藏,而正确的认知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而双观如来藏的空性有性都是真实有,而现观蕴处界的虚妄及其本属如来藏所含摄的缘起法,不落于意识有中,也不落于断灭空中,这个才是 佛所说的般若波罗蜜。所以般若中道的亲证,都要从亲证真心如来藏阿赖耶识以后的现观中才能出生。

  此中说法与《楞严经》所说一样。《楞严经》卷二云:“诸善男子!我常说言:‘色心诸缘,及心所使诸所缘法,唯 (如来藏阿赖耶识) 心所现;汝身汝心 (此心谓见闻觉知心) ,皆是妙明真精妙心 (如来藏阿赖耶识心体) 中所现物。’” 世尊在经中已清楚的开示:外五尘相分、内六尘相分及心所有法 (包括五遍行、五别境、善十一、六根本烦恼、二十随烦恼、不定四法) 等法都是缘起生灭法,所以般若经中说是空相;这些空相都是如来藏空性心所显现的法相;色身与觉知心等等空无实质的法相──空相──都是从妙明真精妙心──如来藏空性心──所变现出来的东西。因此“色心诸缘,及心所使诸所缘法”、“汝身汝心”都是从妙明真精妙心所出生,是妙明真精妙心所生种种诸法中的一部份,故与妙明真精妙心非一非异。如是说法才符合《楞严经》所说的正理,也才能符合《金刚经》所说正理。

  同样的,《心经》亦是阐述如是正理。譬如“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经中已说明,妄心的法相是无常的,终归于空无,故名空相;可是这个空相却是从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第八识空性心体中生出来的,是空性心的局部体性,与空性心和合运作而不可离,是故非一非异。唯有此不生不灭的空性心,才有生住异灭的蕴处界万法等空相出现;若离开不生不灭的空性阿赖耶识心体,如何能有生灭的空相可言?因此《心经》接下来就阐扬空性心的真实义理:“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身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亦即空性心若不出生蕴处界等空相法的时候,祂自住的境界并无十八界 (六根、六尘、六识) 等法;十八界等法既无,则无般若智慧可证、可现前,证得这样的般若智慧,才是真正的般若智慧,才是真正的智慧到彼岸;可是证得这个般若智慧的人,却是七转识妄心;七转识妄心──包括离念灵知心意识──转依如来藏的自住境界相时,却又没有六根、六尘、六识、般若智慧可言,所以转依如来藏的自住境界以后,就没有般若波罗蜜可说了,这样子亲证般若波罗蜜多的人,才是真正证得般若波罗蜜多的菩萨,是故经中说:“佛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是名般若波罗蜜。”此之正理,又岂是杜大威所执的离念灵知心所能成办的?又岂是未证如来藏阿赖耶识、否定如来藏阿赖耶识的杜大威所能知?作梦也无法知道!

  又离念灵知意识心,在每天睡著无梦时就已断灭,如何可以成就《金刚经》、《心经》、《楞严经》所说不生 不灭 的空性心正理?更何况在闷绝、正死位、无想定、灭尽定皆不现行,皆是可断灭之法,如何成就不生 不灭 的空性心呢?此外,意识心尚待意根、法尘相接触才能出生,正是 被生、有生 之法,非有其自主性,不是 无生 之法,又如何说是本来就自在的空性心呢?如何可说是 不生 之心呢?又意根末那,虽然无始劫来与空性心同在,可是入了无余涅槃就断灭了,亦是可断灭法,非是《心经》所说 不生不灭 的空性心;更何况是依意根与法尘为缘才能够从阿赖耶识心体中出生的离念灵知意识心?当然更是生灭法,绝非经中所说的不生不灭的心;但是杜大威却故意反 佛所说,倡言意识离念灵知是不生不灭法,正是公然否定 佛语圣教,公然破坏佛教正法的破法者。

  从上分析可知,唯有不生不灭的空性心第八识,才有生灭的七识心…等蕴处界空相出现;若离不生不灭的空性心而言能有生灭的蕴处界等空相出现,是人不解知佛法也,是名断见外道,这正是杜大威所堕的外道见,所以诬谤 平实居士是外道的杜大威,其实正是真正的外道,所以杜大威正是作贼却大喊抓贼的公然说谎者。由此证明,唯有不生不灭的空性心,才有生住异灭的蕴处界万法空相存在,因此吾人今晚睡著时,离念灵知意识心断灭不现行,可以明朝再由空性心阿赖耶识心体中流注意识种子,成就人间众生有睡有醒的事实,而使见闻觉知性复起;也可以入灭尽定前,先预设明日中午出定的时机,待意根警觉是出定的时机时,再由空性心流注出意识种子而出灭尽定。因此吾人不应离开空性心阿赖耶识心体而说有蕴处界等空相存在。

  又,杜大威说《心经》所说的般若是俗谛,他说:“ 《心经》里说诸法空相,‘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这是讲俗谛在修行起用上‘空寂’,…。 ”但是《心经》中所讲的其实是以如来藏阿赖耶识心体为中心的中道观,绝非俗谛。俗谛是指世俗法的蕴处界都是缘起性空,一切众生的蕴处界都无法自外于缘起性空、终归幻灭,这是世俗法蕴处界不可推翻的真谛,故名俗谛。所以俗谛所观的对象是三界世俗法,俗谛观行的对象专指二乘解脱道所观行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都是缘起性空,所观的对象是世俗法的蕴处界,所以证得蕴处空而断我见、我执的人,就是实证世俗谛的人。但是《心经》所说的法义,却不是以蕴处界空为中心来说的,而是基于蕴处界…等法所依的如来藏作为中心,来说蕴处界…等法都是缘起性空,这根本就不是世俗谛,而是胜义谛。但是杜大威却判定《心经》所说的般若波罗蜜是俗谛,可见他对俗谛的二乘解脱道完全不懂,更不懂胜义谛的般若波罗蜜。这样的知见邪谬的凡夫,却能评论亲证世俗谛也亲证胜义谛的 平实居士,未之有也!

  又,杜大威认为因缘所生法就是空性,他说:“ 萧先生觉得‘因缘所生法’就是妄心,从言语上说也可以这么说,大家注意!也可以这么说。但是因缘所生法本身就是一个空性,就是一个空相。 ”但是 平实居士从来不曾说过“因缘所生法就是妄心”,而是说因缘所生法的离念灵知意识心是妄心。因为色身五根及六尘、山河大地也都是因缘所生法,但却都不是妄心;杜大威这样编造事实来诬谤 平实居士,不知是何居心?又,因缘所生法固然是虚妄法,但是虚妄法并不等于空性;因为 佛所说的空性,是专指万法根源的第八识心体而说的,不是指第八识心体所出生的一切因缘所生法。因缘所生法的缘起性空,只能说是“诸法的空相”,不能说就是空性。像这种不懂佛法空性、空相的幼稚言论,别人极力覆藏都唯恐不及,但是杜大威却笨到把他自己幼稚言论公开的注销来,公开印出来流通,真是愚不可及!这种愚痴的行为,谁也及不上他!

  综合上面所知,杜大威尚且错会空性心及空相正理,自己知见偏邪,又有何资格评论完全符合 佛说的 平实居士?连 平实居士的弟子们,都可以随意的处处辨正他的邪见;他连 平实居士的证悟弟子的落处都不知道,就敢大胆的为净慧法师出头,使净慧法师再次灰头土脸,而净慧法师无智、见不及此,不愿加以制止,暗中鼓励杜大威、刘东亮二人对 平实居士作无理的攻击;如是行为,显示净慧法师的无智,也显示杜大威与刘东亮二人的无知与胆大:将自己未来无量生拿来开玩笑。

  此外,杜大威与刘东亮的《就萧平实的话题采访杜大威先生》文中还有许许多多邪知邪见,譬如“对禅宗的死语、 龙树菩萨八不中道”……等等错误认知,罄竹难书,若要一一拈提,足以写成一本厚书,然限于时间及篇幅,略举大项说之即可,就足以给刘东亮、杜大威一个警惕,希望能警觉他们了知自己假藉护法为名而造下的地狱业。如果不信邪,故意要再惹事端,后学将会加以全面的拈提辨正,造作一本厚书,公诸天下,使二人遗“芳”万世。

  综合上面可知,刘东亮及杜大威同堕净慧法师所传授的离念灵知意识心境界中,正是 佛所指斥的 常见 邪见的外道见。也正因为刘、杜二人今天的所堕,正与现代禅李元松居士 (念佛人) 公开忏悔以前的落处完全一样,因此应该效法李元松居士一样,作个有惭有愧之人。如果明知是离念灵知心正是意识,却坚持不肯悔改,当然就是无惭无愧的人。何以故?李居士生前错以离念灵知为真心,于一场病当中,欲以离念灵知心住于涅槃中而不可得,欲以离念灵知心抵抗病痛而不成功,即能警觉所悟非真,而有公开忏悔启事出现,让执持离念灵知为真心的佛弟子们引以为鉴,所以他真是有惭有愧的正人君子。如果杜大威与刘东亮二人,读过李老师的公开忏悔文,也从法义辨正中知道离念灵知只是生灭性的意识心,却不肯悔过,那就是忝颜无耻的人;如果至今仍然不知离念灵知就是生灭性的意识心,那就是智慧幼稚、不堪受教的极愚痴人,不知您二位是哪一类人?从杜大威与刘东亮所已经读过的河北省佛协《禅》月刊中,摘录出来的李元松老师死前的公开忏悔文全文如下:

  凡夫我,由于生了一场病,九月下旬方觉过去的功夫使用不上,从而生起疑情:过去所谓的“悟道”应只是自己的增上慢。我为往昔创立的现代禅在部分知见上不纯正之一事深感惭愧,特向诸佛菩萨、护法龙天、十方善知识、善男子、善女人至诚忏悔。

  我今至心发愿往生弥陀净土,唯有“南无阿弥陀佛”是我生命中的依靠。

  南无阿弥陀佛!

  李元松 顿首 二○○三年十月十六日

  由于李元松居士错以离念灵知为真心,故一场大病后,离念灵知心面对闷绝等五位境界时,始终使不上力,发觉闷绝等五位中的离念灵知心必定会间断而无法现前,何况能面对、能作主?乃至临终时,欲以离念灵知心而入涅槃,更不可得;因为入无余涅槃时,是必须把离念灵知意识心也自我灭除的。因此缘故,知道自己所“悟”的离念灵知心,并不是第八识真心,不可能入涅槃,不可能得解脱,故于舍报前向各大道场广寄忏悔文,向佛教界公开忏悔。然而李居士知道所悟非真而勇于公开忏悔,正是禅宗所谓的铁汉子,唯有具备大勇气的人,才能作得到;更何况忏与悔都是由惭与愧善心所所衍生出来的善行,这都可以证明李元松居士确实真有善根,能迷途知返,值得后学及一切大众随喜赞叹及敬佩。

  因此建议诸方大师 (包括传授离念灵知,以证得离念灵知意识心,作为禅宗证悟的净慧法师在内) 及佛弟子们,包括刘东亮、杜大威、黄明尧 (上平居士) 等人,都应以李元松居士为鉴,莫再以每夜断灭的离念灵知意识心作为真心,莫再于“我所”上面用功,因为离念灵知只是意识觉知心与定心所相应时的境界相,正是生灭有为性的意识妄心所拥有的“我所”境界。苦劝净慧法师、黄明尧、杜大威、刘东亮等人,莫再以离念灵知心来误导众生,否则穷劫修行以后,仍将只是常见外道一个。

  如《大宝积经》卷 119 中所说:“诸计度者,见身诸根、受者、思者,现法坏灭,于‘有’相续不能了知,盲无慧目,起于断见。于心相续刹那灭坏,愚暗不了意识境界,起于常见。”意思是说: 认定一切法缘起性空,认定五色根虚妄,认定苦乐舍受虚妄,认定能思量作主的心虚妄的人,因为现观的缘故,亲见这些法都是虚妄法,但是却对于这些三界有能够世世灭已而又相续不断出生的原因,不能如理作意的理解,对于如来藏空性心也同时具备了出生三界万法的有性不能了知,盲无慧目,就以为万法都是缘起缘灭而不可能有如来藏空性心能生万法,所以就出生了断见的看法。又因为有人对于觉知心每天相续现起,但其实是刹那生灭不断的坏灭性,不能如实的了知,心性愚痴暗钝而不能了知觉知心意识境界的虚妄,所以生起了常见,误以为意识离念灵知心是常住不坏法 。这一段经文中所说的常见境界,正是净慧法师与黄明尧 (上平居士) 、杜大威、刘东亮等人所堕的离念灵知心常见境界;他们对意识心的刹那生灭性,以及对意识觉知心夜夜断灭后又能次日再现起的背后根源如来藏心,都无所知,专在意识离念灵知心上用功,坚持是常不坏法,所以是常见见者;他们又因为专在意识离念灵知心上而求佛法,是外于真实心而求佛法者,正是心外求法者,所以名为外道;证实他们是心外求法的外道事实,也证实他们都是常见者,所以合名常见外道。

  他们以佛门里的常见外道之身,坚定地认离念灵知心为常住不坏的真心而自称开悟时,已成就未得言得、未证谓证之大妄语业;又以凡夫身而诬谤真悟的已有道种智的胜义菩萨僧,又成为一阐提断善根人,舍寿后的未来无量世异熟果报已在无间地狱,那可不是好玩的地方。请四位“善知识”每日夜深人静时,千万记得慎思明辨之,冷静理智的详细思考之,互相督促,勤谋补救之道。

  阿弥陀佛!(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