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求不下地狱 .......... 正光居士

  只求不下地狱

  一、缘 起:

  公元 2003 年春节过后,正觉同修会有三位亲教师 (杨、蔡、莲) 等人及其徒众百余人退出正觉同修会,妄谓:“ 第九识佛地真如与第八识阿赖耶识同时并存,是故开悟明心所悟者,应是佛地之第九识真如心,不应是因地之第八识阿赖耶识。 ”又谓:“ 阿赖耶识是生灭法、是妄识 ”,因此退转于佛菩提道。由于杨、蔡、莲等人退转,并鼓励其徒众私下于正觉同修会中,将诬谤正法为非法之耳语互相流传,欲扭转初机学佛者退转,导致正觉同修会胜义菩萨僧团严重分裂,遂有正觉同修会第三次法难出现。

  观杨、蔡、莲三人身为同修会之亲教师,于诸法义不明了之处,当以其亲教师身分之便,与导师 平实居士讨论,以消弭其邪知邪见才是。可是杨、蔡、莲等人却师心自用,拒绝与导师 平实居士见面,以及由法莲法师用电话联络每一位亲教师,欲藉自己错认《成唯识论》之邪见扭转诸亲教师退出正觉同修会,欲令同修会瓦解于一旦;乃至由法莲法师、紫莲心海,依杨先生给与断章取义之资料,分别执笔写成《如来藏与阿赖耶识》、《辩唯识性相》二册不像书的“书”,来毁谤说:“ 正觉同修会所悟阿赖耶识是生灭法。 ”以成就自己错误法义之弘扬及误导众生之极重共业。杨、蔡、莲等人之追随者,于 2002 年 11 月时曾经传言:“ 2003 年时,将有大善知识出于人间,那是地上菩萨;到那时,正觉同修会之法义,将会被全面破斥。” 2003 年春节后,杨、蔡、莲等人果然发起法难,广传流言:“ 阿赖耶识是生灭法,同修会悟得阿赖耶识就说是开悟,这是大妄语业,必下地狱;大家都应该赶快离开,以免地狱业。 ”发动徒众以电话广为恐吓会众,致有将近二百人随之退转而离开同修会 (编案:有部份人回归本会正法,百余人则离开杨等,亦未回归同修会中。今只剩三十余人追随之) 。后经 平实居士在课堂上公开破斥,及造《略说第九识与第八识并存……等之过失》后,杨、蔡、莲等人纷纷私下改口,别作异说;其别作异说之语,又经 平实居士破斥后,遂又改口:“ 我今虽犹未证初地真如,但我会努力修证,今后半年、一年之中,我将努力修证之。 ”此语甫出,即遭 平实居士课堂上破斥,预言杨先生一年后仍无可能证得初地真如,不可能证入初地智慧境界;因此杨先生又改口称:“ 需要一大阿僧祇劫以后方能证得初地真如。 ”此外,杨、蔡、莲等人背后被台湾某一极大佛教团体利用,质问 平实居士法义,及影响会中初机学员退转;因此 平实居士透过“求教后学”、“感恩末学”法师之善意来函质疑时,以其信中所提供之彼等言论数据,方能有数据、有根据而写造与道种智有关的《灯影──灯下黑》一书,来破斥彼等邪说。复经过 平实居士于课堂中演说妙法、及书文《略说第九识与第八识并存……等之过失》、《灯影──灯下黑》之流通,以及台南共修处弟子们出书如《假如来藏》、《辨唯识性相》一一出版破斥;杨、蔡、莲等人及徒众透过如是法义辨正之过程与结果,知道正觉同修会所说法义才是 佛所说正法,知道杨、蔡、莲等人正是破 佛正法者,纷纷远离,只剩下主谋者杨某及徒众三十余人而已。而杨某更是愚痴无智,见徒众及其所拉拢之亲教师一一远离而去,欲遮掩面子难看、徒众流失及造大恶业之事实,遂于其课后作如是手段:回向予正觉同修会同修,希望能够趣向正道。以如是手段而欲掩饰自己法义错谬之事实。此之行为,就如古时掩耳盗铃之人,尽将自己偷窃导致铃声大响之事实,掩耳不顾,窃物而去,自以为他人不知道自己之偷窃行为;及至被人知之,则反指屋主是贼。同样的,杨某亦复如是,欲藉此一回向之手段,遮掩自己法义错谬及造大恶业之事实,欲遮盖此中原委,正是 佛说为无明笼罩愚痴无智之人也。

  二、杨、蔡、莲等人成就谤 佛、谤法、谤胜义僧、大妄语、误导众生之事实:

  杨、蔡、莲等人退出正觉同修会后,提出:“ 第九识佛地真如与第八识阿赖耶识同时并存,是故开悟明心所悟者,应是佛地之第九识真如心,不应是因地之第八识阿赖耶识。 ” 〔编案:杨等虽辩称另一真如非第九识,然因杨某说真如出生第八识阿赖耶心体,则已成为第九识,不可狡辩非第九识,只有心体才有可能出生另一心故。〕 因为此一邪谬的主张而妄谓:“ 阿赖耶识是生灭法、是妄识。 ”然观其所说,根本违背 世尊圣教,何以故?以下列举较大过失说明如下,较小之过失,限于篇幅,不再列举,读者可自思惟整理就可了知:

  一者, 因地阿赖耶识就是未来佛地无垢识、佛地真如 。契经云:【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 〔识〕 ;恶慧不能知:藏 〔识〕 即 〔阿〕 赖耶识。如来清净藏, 〔即是〕 世间阿赖耶 〔识〕 ,如金与指环,展转、无差别。】经中已明说佛地之“如来清净藏”,就是吾人因地身中之“阿赖耶识”,犹如尚未精制之黄金与精制后之指环不一不异;不一者,阿赖耶识虽然是未来佛地之清净藏,然其本体含藏七转识等不净法种,要待未来三大无量数劫中修除之,亦即断除烦恼障现行之分段生死而改名异熟识;断除烦恼障习气种子随眠、所知障随眠究竟清净而成佛时,才是如来的清净藏,故说必须“辗转”修证,亦是 马鸣菩萨造《大乘起信论》中,佛地真如缘起之真意,所以说不一。不异者,因地阿赖耶识心体与未来佛地无垢识心体却是无差别,仍是同一个心体故,所差异的是 有没有净除二障染污 的差别而已,因此说心体“无差别”。由此可知,如来清浄藏的无垢识心体也就是因地时的阿赖耶识心体,心体并无差异故,只是内藏的种子有差异。既然心体无差异,就可证明:因地的阿赖耶识就是未来佛地的无垢识,就是未来佛地的真如心。既然因地阿赖耶识心体就是未来成佛果地时的无垢识心体,如何可能是杨、蔡、莲等人所说的“ 阿赖耶识是生灭法、是妄识 ”之理?未之有也!

  若如杨、蔡、莲等人所说“ 第九识佛地无垢识真如与第八识阿赖耶真如同时并存 ”的话,实相心就应该有二个:其一为第九识佛地真如无垢识,其二为第八识因地真如阿赖耶识。则 佛应该在第三转法轮的方广唯识诸经中,广说一切众生在因地之时已有九识心王体性、九识心王诸法,然而现见 世尊不曾如此说过;从初转法轮的阿含诸经,到第三转法轮的唯识方广诸法,都是只说八识心王体性及诸法正理而已。是故杨、蔡、莲等人所说另有一心可以出生第八识阿赖耶,建立第九识的说法,是误会佛法圣教的邪思。

  真如既能出生第八识心体,当然一定是心;若不是心,则必定不能出生另一心体,则他们所说的“能出生阿赖耶识心体的真如”当然一定是心,则是第九识,不能狡辩 与第八识心体非一非异而同是第八识 ;否则的话,依他们的逻辑,前七识也可以说是第八识。但是前七识的功能显然不同于第八识,不能说与前七识同为一识。若说众生唯有一心,经论中都说此一心只能说是阿赖耶识,所以祖师与经论中都说:“一心说,唯通八识心王。”仍然不可以说有第九识,仍然不可说是真如心,除非犹如禅宗祖师以真如一名称呼阿赖耶识一心,那其实仍然是阿赖耶识心体,而不是说“另一个出生阿赖耶识的真如心”。既然为了说明八识心王的不同而分析为八识,则能生阿赖耶识心体的真如,也应该在同一逻辑下建立为第九识,否则即不可说有八识心王,然后再由真如出生第八阿赖耶识心体。如果只说一心的话,依杨先生的说法,则永明延寿的《宗镜录》中即不应该说众生心为阿赖耶识,而应该说成真如心;也不该说众生心唯有八识心王,应该为有九识心王。所以杨先生的理论,只是自己的臆想与邪思罢了,处处违教而又悖理,有智慧的人,谁会信受他的邪思谬想呢?

  又,若如杨、蔡、莲等人所说,则 世尊亦应广说第九识佛地真如与第八识阿赖耶识之间互动关系才是,然现见 世尊并未在诸经曾有一句话说明两者之间的互动与关系;又若如杨、蔡、莲等人所说, 世尊亦应广说第九识佛地真如与第八识阿赖耶识两者“辗转”变动、互动的关系才是,然现见 世尊在诸经并未曾有一句话说明两者之间“辗转”变动、互动的关系,唯说应净除阿赖耶识所含藏二障随眠才能成就佛地真如,不曾说过“应净除真如心中所含藏二障随眠而成为佛地真如”的道理;假使杨先生改口说:“实应净除真如心中所含藏二障随眠而成为佛地真如。”则又辗转出生种种过失,种种过失就暂且不说,最现成的过失则是:杨先生所说的“因地时即有佛地真如绝对清净无染”的说法,显然不能成立,所以杨先生的说法是进与退都不能成立的,他提出的“另一个真如心出生了阿赖耶识心体”的新说,现在已经使他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了。所以, 佛在诸经中处处广说如是八识心王的正理,也说阿赖耶识“本来而有”,不从任何一法出生;诸证悟菩萨所造论中亦如是说,譬如 弥勒菩萨《瑜伽师地论》、 玄奘菩萨《成唯识论》……等,也都如是说。由此可知,杨、蔡、莲等人所提出的“真如出生阿赖耶识心体──第九识佛地真如无垢识与第八识因地真如阿赖耶识同时并存”,并非正说,是名妄说。既然妄说,就是不如法。不如法的说法,在四阿含诸经中都说是为谤 佛、谤法。因此,杨、蔡、莲等人所提:“ 第九识佛地真如与第八识阿赖耶同时并存 ”,是谤 佛、谤法二罪具足。杨等三人不可说佛地真如不是无垢识故,诸经都说佛地真如是无垢识所显示之真实性与清净性故。

  二者, 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了悟因地阿赖耶识,未来即能够成就佛道 。契经云:【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是诸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人天等趣、诸佛国土悉以为因,常与诸乘而作种性,若能了悟即成佛道。】经中已明说,以阿赖耶识及其所造五蕴身,因(六)根、(六)尘、触心所三和合关系,而出生六识,因六识了别故,而有世间及出世间一切染浄之法出现。因此若离阿赖耶识,就无世间及出世间一切染浄之法,故名“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既然一切染浄之法以阿赖耶识而作所依,因此吾人造恶时必下堕三涂,造善业则能生三界诸天,也能因造浄业之故而成就明心见性,乃至成就佛菩提道。因此了知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的道理,就知道阿赖耶识是诸圣人所现法乐住三昧之境,亦是 人、天……等趣、诸佛国土悉以为正因 之心体,也常与诸乘 (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 而作种性之心体,若能如此了知,就知道“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正理──一切法都是阿赖耶识所生。因此佛弟子们应勤求证悟阿赖耶识,此即禅宗所谓的明心开悟。当能够了知如是正理,以悟得的总相智为基础,对别相智、道种智一一现观,乃至一一历缘对境,经历三大阿僧祇劫,断除烦恼障及所知障而成佛。既然了悟因地阿赖耶识,就能成就佛道;这一段经文,也是杨某曾经从 平实居士依经句句解释而亲闻者,闻后并亲自以毛笔写好,并且裱褙装框而悬挂于正觉第一讲堂大柱上 〔编案:第一讲堂已因久候杨某回心转意一年而不可得之后,方予撤下〕 ,明知经中已说 证得阿赖耶识者即是圣人、即是见道 ,杨先生怎么可以故意违反自己所恭写的经文教义,而说“ 阿赖耶识是生灭法、是妄识 ”?岂非想要责备 佛、菩萨 说法不如实 ?岂非想要表示 经论所说的圣人其实都只是凡夫 ?由此可知,杨、蔡、莲等人实在错得离谱了! 既然了悟阿赖耶识就是证道、就能成就佛道,若如杨、蔡、莲等人所说“ 第九识佛地真如第八识阿赖耶识同时并存 ”的话,就表示法界实有二个实相心,为什么呢?经中已明说阿赖耶识就是实相心,所以依阿赖耶识心体的亲证就能渐渐成就佛道,当然阿赖耶识心体就是实相心;但是杨、蔡、莲等人说第九识佛地真如亦能出生一切法,则亦应是实相心,故应有二个实相心存在;然 佛在诸经都说每一众生仅有一个实相心,非有二个,故名“唯我独尊”。又经中明说阿赖耶识能生一切染浄之法,正是万法的实相;杨、蔡、莲等人所说第九识既能出生阿赖耶识,则更应该是能出生一切法的真相识,更应是万法的实相,则众生应于一切时中都有二个实相法,也应该都有二套蕴处界等法并行出生才是。譬如吾人所见外色尘相分,应该有二个影像同时出现,而非只有一个影像而已;色尘如是,声香味触法尘,及六根亦都应有二套同时出现存在才是,但是现见没有,所以杨某等人的说法完全邪谬。又如杨、蔡、莲等人所说“ 第九识佛地真如与第八识阿赖耶识同时并存 ”,如果能够成立,当众生蕴处界……等一切法生起时,究竟是阿赖耶识所变现出生的呢?还是第九识佛地真如所变现出生的?不知杨、蔡、莲等人可以据实回答否?料想必定无法如实回答,何以故? 佛在诸经都说阿赖耶识能出生一切法,并非有二个实相心各能出生一切法故。由此可知,杨某所说的“ 第九识佛地真如与第八识阿赖耶识同时并存 ”,这个说法有很大的过失存在,已成就谤 佛、谤法重罪。

  三者, 阿赖耶识八识具足 。经中有时以阿赖耶识一名来含摄八识心王。《楞伽经》卷四云:【甚深如来藏,而与七识俱;二种摄受生,智者则远离。】经中已明文,阿赖耶识是八识具足的,谓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意根末那、第八识如来藏。其中眼识分别青黄赤白等显色,耳识分别声尘,鼻识分别香臭,舌识分别酸、甜、苦、辣,身识分别冷、热等触,意识除分别前五识所分别之粗略五尘功能外,还能分别前五识细的功能 (如形色、表色、无表色) 及五尘的细相与法尘,因此《成唯识论》说之为第三能变识;意根末那从本以来,处处思量作主,没有一刹那停止,也因为祂的遍计执性,所以能够遍缘一切诸法而生极粗糙的了别慧,因此才能够引生诸法从阿赖耶识心体中现行,因此《成唯识论》说之为第二能变识;第八识如来藏从来离见闻觉知,从来不思量做主,故名“恒而不审”,本性清浄,能够随外缘而变现内相分,却不对六尘起分别,而由七转识见分所分别;然在七转识的分别中,第八识阿赖耶识心体,任运配合七转识而运作不辍,因此《成唯识论》说之为第一能变识,所以才会有众生的身心及山河大地器世间。由此可知,八个识各有其功能差别,各有其了别性,故唯识增上慧学中即称此第八“识”亦有了别之意,亦即八个识都有了别性,亦名功能差别、种子、界等异名。但第八识的了别功能,不是在六尘上面了别。

  若如杨、蔡、莲等人所说“第九识佛地真如与第八识阿赖耶识同时并存”的话,略说有如下过失:第一: 九识并存过失 。既然阿赖耶识有八识心王具足,如《楞伽经》所说;杨、蔡、莲等人所说则是别于八识外,另有一真如同时存在,谓之第九识佛地真如。然而在诸经诸论并未提起九个识的正理,反而谓:于修除阿赖耶识的阿赖耶性 (分段生死种子的能藏、所藏、执藏性) ,而将阿赖耶识改名为异熟识、庵摩罗识 (或称为第九识,只改其名不改其体,仍是第八识心体) ;于修除烦恼障种子随眠、所知障随眠后,异熟识改名为无垢识、白净识 (或称第十识,只改其名不改其体,仍是同一第八识心体) ;所谓八九十识,只是在断除二障的不同阶位中,所施设的不同名称而已,其实仍是同一识 (因地名为阿赖耶识、果地名为佛地真如无垢识) 。因此杨、蔡、莲等人所立宗旨,有极大的过失存在,为什么呢?所说不是佛法故。第二: 产生十六识的过失 。阿赖耶识是众生因地心,因此八识具足;而杨、蔡、莲等人所说,别于阿赖耶识有另一真如之心体存在,亦即众生有二个实相心体存在;佛地真如既已在现在存在,又是实相心,则此一佛地真如心体,亦应如阿赖耶识一样的八识具足,应有其自己所生的另外七识心。为什么呢? 佛说欲界众生心体都是八识具足故,例同此理,亦应杨、蔡、莲等人所说之佛地真如心体亦是八识具足。由此缘故,杨、蔡、莲等人所说之宗旨,应说欲界众生都有二个实相心、共有十六识同时运作。请问杨、蔡、莲等人,究竟有哪部经曾经说过众生心体有二个实相心、十六识之正理?不知尔等能够据实回答否?又当吾人能够眼见色尘时,请问:究竟是由哪一心所生之眼识来分别?是由阿赖耶识所生的眼识来分别呢?还是由您所说的佛地真如所生的眼识来分别呢?眼识既如是,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意根末那,亦复如是,究竟是由哪一心所生的哪一识来分别?是阿赖耶识所生的六识来分别呢?还是由佛地真如所生的六识来分别呢?不知杨、蔡、莲等人能够据实回答否?又当七转识运作,真心配合运作时,请问究竟是由哪一个心实相心来配合七转识而运作不辍?是阿赖耶识呢?还是佛地真如呢?不知杨、蔡、莲等人能够如实回答后学所提种种质问吗?

  四者, 阿赖耶识能造吾人色身 。《华严经》云:【出生一切‘如来藏色’,不可说音声开示演畅一切法色,具足一切普贤行色。佛子!菩萨摩诃萨深入如是无色法界,能现此等种种色身,令所化者见,令所化者念,为所化者转法轮。】《华严经》已明说,如来藏 (阿赖耶识别名) 能生吾人色身,故众生色身名为“如来藏色”,由此证知,每一有情都有一个“如来藏色”:吾人色身。为什么如来藏能造“如来藏色”呢?因为无明、业种、渴爱等缘故,意根不肯舍弃自我,故促使如来藏转入中阴身,见有缘父母和合时,心生颠倒想而不正知入胎。入胎后,如来藏执持受精卵,接触四大、摄取四大,遂使细胞分裂增生、由原来一个细胞分裂成二个、二个变四个,乃至成就吾人有千亿个细胞之色身事实。由此可知,若无如来藏造作色身,乃至执持色身,如何有后来吾人造善、造恶,乃至造浄业而成就佛道之情事发生?因此可以证明阿赖耶识能够造作吾人色身。若如杨、蔡、莲等人所说“ 第九识佛地真如与第八识阿赖耶识同时并存 ”的话,杨某等人又说佛地真如能出生阿赖耶识,既能出生阿赖耶识,则功德应该更胜于阿赖耶识,则知第九识佛地真如更能创造吾人色身,亦即第九识佛地真如、第八识阿赖耶识都应该能够各自造生色身,因此吾人一出生时,应该是二个人同时生长及出生才是。然现见不是,只有一个人出现。又若如杨、蔡、莲等人所说妄想能够成立,也确实入胎十月以后能有两人出生,则请问:哪一个色身是由阿赖耶识所造?哪一个色身是第九识佛地真如所造?不知杨、蔡、莲等人能够据实回答后学质问否?由此可知,杨、蔡、莲等人所说“第九识佛地真如与第八识阿赖耶识同时并存”非是如实语,有大过失。然此大过失,却成就谤 佛、谤法重罪。由上可知,杨、蔡、莲等人所说“ 第九识佛地真如与第八识阿赖耶识同时并存 ”,可以产生许多过失,又其中每一过失都可以再引申出许多过失,因此杨、蔡、莲等人所说是妄想法,实有无量无边的过失存在。既然有无量无边的过失,所说根本不是 佛所说的正法,正是破 佛正法者。后来因为 平实居士在课堂上、书本上破斥后,杨、蔡、莲等人则随后改口狡辩:“ 佛地真如非心亦非识,故非第九识。 ”却仍然不能掩饰所说不是佛法的事实,不能掩饰其破 佛正法之事实存在;既然非心亦非识,又怎有可能像他们所说的能出生阿赖耶识?所以杨某等人所说都是进退两难的妄法。既然所说不是正法,复又不能实证佛地真如,而又妄称将来能证,正是谤 佛、谤法、大妄语之人也。又杨、蔡、莲等人为遂行所误解之佛法,而来毁谤 平实居士所说不是正法,私下用种种耳语来分裂菩萨僧团,成就谤胜义菩萨僧及误导众生大恶业。如是具足谤 佛、谤法、谤胜义僧、大妄语及误导众生大恶业,若非 佛所说愚痴无智可怜悯众 生 ,夫复何名?

  三、造大恶业之果报:

  杨某等人造下如是谤 佛、谤法、谤胜义僧、大妄语及误导众生大恶业,若非死前尽力忏悔罪业,若非生时极力护持阿赖耶、异熟、无垢识正法来弥补大罪,将来死时业境现前,后悔已来不及了。何以故?《楞严经》卷八云:【临命终时未舍暖触,一生善恶俱时顿现。】经中已明言,尽其一生所造的善恶业有如底片一样,一格一格由上往下显现,此时觉知心非常猛利,能够清楚了别每一件生时所造的事:这是善业、那是恶业。因了别完成故,造地狱业者之如来藏将从头开始舍身,如来藏舍身一分,地狱身随即成就一分;乃至如来藏舍身九分,地狱身随即成就九分;如秤两头,低昂时等。至如来藏舍身十分时,地狱身已经在地狱中成就十分了,这时就开始在无间地狱受极大苦痛无有间断。又无间地狱众苦如《瑜伽师地论》卷四所说:【又于无间大那落迦 〔地狱〕 中,彼诸有情恒受如是极治罚苦:谓从东方多百踰缮那 〔由旬〕 烧热、极烧热、遍极烧然大铁地上,有猛炽火腾焰而来,刺彼有情穿皮入肉,断筋破骨,复彻其髓,烧如脂烛,如是举身皆成猛焰。如从东方,南、西、北方亦复如是。由此因缘,彼诸有情与猛焰和杂,唯见火聚从四方来,火焰和杂无有间隙,所受苦痛亦无间隙,唯闻苦逼号叫之声,知有众生。又以铁箕盛满烧然、极烧然、遍极烧然猛焰铁炭,而簸剪之。复置热铁地上,令登大热铁山,上而复下,下而复上。从其口中拔出其舌,以百铁钉钉而张之,令无皱褶,如张牛皮。复更仰卧热铁地上,以热烧铁钳钳口令开,以烧然、极烧然、遍极烧然大热铁丸置其口中。即烧其口及以咽喉,彻于府藏,从下而出。又以洋铜而灌其口,烧喉及口,彻于府藏,从下流出。所余苦恼如极热 〔地狱〕 说。由此因缘长时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恶不善业未尽未出故。此那落迦名为无间,多是造作无间之业来生是中。】论中已说无间大地狱众生所见猛火从四方来,所受苦痛无有间隙,复又有热铁箕、热铁地烧身,铁钉、洋铜钉烧其口等等苦痛无有间隙,此等等无有间隙苦痛需长时受苦,直至先世所造恶业出尽,才能出离无间地狱。待出离无间地狱后,尚需经历其它大小地狱才能出离地狱苦。出离地狱苦以后,尚需经历饿鬼道、旁生道受种种苦。待后来百余劫出生于人间时,前五百世盲聋瘖哑恒无舌根,不闻佛法;待得完好五根之人身,甫听闻善知识说法时,因往世毁谤习气种子未灭,又再度现行而不能信受,复又毁谤而堕入地狱,受无量苦,重复轮转无有出期。

  四、一般善业之回向,能扭转所造谤 佛、破法大恶业吗?

  所造下的如是等无间地狱诸大恶业,能够用一般的善事回向来扭转未来世所将承受的大苦痛果报吗?不妨看看经里怎么说,再来下结论。《楞严经》卷八云:【阿难!如是世界六道众生,虽则身心无杀盗淫,三行已圆;若大妄语,即三摩地不得清净,成爱见魔,失如来种:所谓未得谓得,未证言证。或求世间尊胜第一,谓前人言:‘我今已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诸位菩萨。’求彼礼忏,贪其供养。是一颠迦 〔一阐提人〕 销灭佛种,如人以刀断多罗木,佛记是人永殒善根,无复知见,沈三苦海,不成三昧。】

  此经中已明文:未得谓得、未证言证之人成就一阐提人, 佛记是人永殒善根。既然未得谓得、未证言证尚且永殒善根,更何况是远甚于大妄语之谤 佛、谤法之罪业。因此杨、蔡、莲等人已造大妄语之业行在先,一般回向尚且不能免除大妄语业,更何况是谤 佛、谤法之大恶业而得免除?未之有也!由此可知,欲用一般善业回向来扭转无间地狱大恶业是不可行的。更何况杨某等人所回向者并非回向自己,而是回向正觉同修会原本已在正道的同修们脱离邪道而趣向正道。世间竟有如是之人:自己已造谤 佛、谤法、谤胜义僧、误导众生、残害众生法身慧命之大恶业,却不思己过,不思赶快消弭诸大恶业于无形,却回向原本已在正道、从来不曾离开正道的正觉同修会同修脱离邪道,欲使众生误认为完全符合正法的正觉同修会为邪魔外道,欲使仅余的少数追随者误以为他的邪法是正道,用来遮盖自己眼前进退不得的窘境,岂止是掩耳盗铃的行为?亦真是居心叵测之人也。如斯作为,非但无法免除所造诸大恶业于一丝一毫,反而加重所犯之业行,真是被极重无明笼罩之人也,真是可怜啊!

  五、应效法 世亲菩萨以谤大乘法之舌改而弘扬大乘法之免除大恶业智慧妙行,尽速悔改以往诬谤真如来藏阿赖耶识之大恶业,方得免斯罪:

  已造谤 佛、破法、谤胜义菩萨僧、大妄语及误导众生诸大恶业者,本质已犯《梵网经》所说十重戒,则有无根诽谤世、出世间无上大法之性罪产生;如果曾经受过戒 (不论是比丘戒或菩萨戒等) ,另再加上毁犯最重戒之戒罪。如欲得免戒罪,则应忏悔、须见好相 (如见 佛现前摩顶、放光灭罪、见莲花瑞相等等) ,才能免除戒罪;若不见好相,无法得免戒罪。如《梵网经》所说:【若有犯十戒者应教忏悔,在佛菩萨形像前,日夜六时诵十重、四十八轻戒,若到礼三世千佛得见好相,若一七日,二、三七日乃至一年,要见好相。好相者:佛来摩顶、见光、见华种种异相,便得灭罪; 若无好相,虽忏无益 。】虽然造如是等诸大恶业,但经忏悔、见好相后,得免戒罪,然而性罪不免,未来世仍将会有学法上之种种遮障果报。因此杨某等人若欲免除如是果报,首先必须佛前日日忏悔,并且还要得见好相,方能灭罪;但是要见好相极难,最好是效法 世亲菩萨 以谤大乘法之舌,改而积极弘扬大乘法 :以诽谤真如来藏阿赖耶、异熟、无垢识之舌,改而极力护持真正如来藏阿赖耶识心体之善行。如果终其一生精进护持正法,不仅得免性罪,而且还有可能像 世亲菩萨一样修证到接近初地菩萨的境界。兹说明佛教历史中的 世亲菩萨真实典故如下: 世亲菩萨自出家以来,专志于小乘教义之弘扬,提出“大乘非佛说”的主张,曾造《俱舍论》,广受推崇;随又造论毁谤大乘佛教;后受胞兄 无著菩萨感化,方才悔悟过去的邪知邪见,因此弃舍小乘,转学大乘。然毁谤 佛的正法属于十重罪,应堕无间地狱,故欲割舌谢罪。纵使 世亲菩萨不断悔责从前毁谤大乘的种种过失,还是无法弥补破 佛正法业行 (正如杨某…等人,欲以一般世间善业来回向弥补破坏 佛正法的恶业一样,终是无法得免) 。然 无著菩萨则对 世亲菩萨说:“ 毁谤大乘的过失,纵使割千舌谢罪,亦于事无补,惟有发心弘扬大乘,始为最究竟的忏悔。 ”由此缘故,遂有 世亲菩萨一生弘扬大乘之美事出现。而 世亲菩萨晚年所著《唯识三十颂》,又造种种专述如来藏之唯识论著,轰动当时印度唯识学界,成为印度唯识思想史上最脍炙人口的论颂,遂有“千部论主”的美称,也使 世亲菩萨不仅从破佛正法之重罪消弭于无形,乃至舍寿前获得 邻于初地 之菩萨证量。从上所述,得二种结论:一者, 正法布施功德最大 。三施(财施、法施、无畏施)当中,法施功德为大;而法施当中,以了义如来藏正法布施功德最大,因此有 世亲菩萨以舌谤法后,再以谤法之舌一生精进弘扬正法,非但免除戒罪、性罪,而且一生之中还能证得接近初地菩萨之证量。杨某…等人若有智慧,都应以此为志,不仅自己能够迅速成就佛道,也能使 世尊正法永续延传如无尽灯,直至 月光菩萨出世。二者, 破 佛正法罪业也最大 。既然弘扬正法有如是功德,相反的,破 佛正法之罪业也最大,如刀之两面,有利也有弊,有智佛子当以此为鉴,莫谤 佛、莫谤真实法为非法,莫造作无间地狱而成为一阐提人,如此才能得免未来无量世长劫犹重纯苦内相分果报。特别是:杨某…等人所破坏的正法,正是最究竟、最了义的微妙甚深正法,更应深思!既然破 佛正法果报至极严重,欲用一般世间善业 (譬如到各寺院中作义工及赞助护持的功德) 来回向免除破 佛正法之极重罪业,若不加以日日佛前忏悔而见好相,有可能成功吗?唯有效法 世亲菩萨将破 佛正法之恶行积极改为弘扬大乘佛法,而尽速改为努力护持正觉同修会所弘扬真正如来藏之阿赖耶、异熟、无垢识正法,如此才能 消弭 破 佛正法等重罪于无形。因此建议杨某…等人应积极效法 世亲菩萨:赶快努力弘扬真正如来藏之阿赖耶、异熟、无垢识正法,若不如此,年老再想补救,时间一定不够!若是身坏命终业境现行时,任凭如何后悔,也都无所助益了!

  六、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在修学佛菩提道中,有许多岔路;若无正知见,加上私心作祟,很容易引发异生性(因生起所知障所摄的邪见或俱生瞋慢而造作破坏正法、诽谤善知识等)种子现行,导致舍寿之后堕落三恶道中。因此故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知道错了,并不可耻,反而是有自知之明,这才是真正有智慧的人。可耻的事是:明明知道自己错了,却因为面子放不下而死不承认,继续再毁谤正法,继续再破 佛正法,继续不断遮掩,不仅加深了自己的罪孽,也加重及延长未来世的无间地狱果报。并且将使谤法习气种子不能灭除,百余劫受苦而回到人间时,也将会使谤法习气种子再度现前,又继续谤法,又再沦堕三途;如是轮转而无结束之时,这才是最可怕的事!因此在此 竭诚 呼吁杨某…等人及其徒众:应该赶快公开忏悔,并且每日 佛前努力忏悔,求见好相;以忏悔的方法来灭除谤法、疑法的习气种子!既然已知道成就谤 佛、破法、谤胜义菩萨僧、大妄语及误导众生等大恶业,除了忏悔以外,更应效法 世亲菩萨以谤大乘之舌积极悔改而弘扬大乘法的智慧行为,努力护持最胜妙的如来藏正法,帮助自己消弭性罪及戒罪于无形,也帮助自己于今世及未来世佛菩提道之道业增进,如是心行方是善行,如是行为方是有智者。今年六月,末学多方闻说:当时追随杨某等人离开正觉同修会之人,心中常有恐惧,对于今后学佛之事,只求不因谤法、破法的共业而堕地狱中受苦,已不敢再奢求证悟、修道……等事了。后学今造此文,非是嘲笑杨某…等人所造诸大恶业,而是本著同门学法的同修之谊,本著应有的菩萨慈悲心肠: 看见有人已造地狱业,犹如百箭穿心一样的心痛不已,而思救治帮助 。因此建议杨某等人及其徒众,既已知造下如斯谤法毁 佛等大恶业,复又阅读《灯影、假如来藏、辨唯识性相、真假开悟》等书之辨正,已阅读《识蕴真义》的法义连载,又读后学所造此篇敦劝文,深思正法与邪法、净土与地狱、面子与里子、无量世与一世、地狱长劫与人间短劫等等,辨明孰轻孰重之后,更应知所取舍:效法 世亲菩萨以原来谤大乘之舌,尽其一生转而弘扬大乘之智行;赶快回来护持正法,消弭谤法共业,如是行为方是有智者,还望杨某及追随者都能深思系念之。因为谤 佛毁法的大恶业,不是以表相善法的修集来回向,就能消除掉的:表相善法的修集,后世出了地狱时,可以得到人间的福报,但是破法的重罪在今世舍报时还是存在的,因为这是二件不同的事、业,不可以混同、抵消的。唯有转而积极护持 世尊的真正如来藏法──阿赖耶、异熟、无垢识正法──才能消除。唯有回归 世尊所说的“真如是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心体的所显性、真如是第八识心体的相分”,并努力的尽形寿护持、弘扬,才能灭掉以前诽谤真正的如来藏正法、真正的真如正法的大罪。也藉此文,向杨某等人及追随他的旧同修们劝请:赶快回来同修会吧!同修会永远都是您在佛法上的家园。家中亲人有时迷失、走失了,家人总是永远记挂著,总是希望迷途的家人赶快回来团聚的。如今法义正邪已经详细的辨正过了,大家也都认清事实了,全部都应该回家了!同修会中,上自 导师,下至任何会员,都以至诚心期盼您们赶快回家!以力护了义正法的大行,来取代下堕地狱的恐惧;并且还可以像 世亲菩萨一样的证量增上,从此以后不必再恐惧的度日如年了!从此就可以摆脱“舍寿后下地狱”的阴影了!请您赶快回家吧!我们至诚的欢迎您回家!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