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禅和》自序 .......... 正德居士

  《真假禅和》自序

  自从五、六年前导师 平实居士的书籍开始流通于大陆以来,间有沿海各省在家居士及诸多寺院法师,络绎不绝的来信索阅,或有来信赞叹并依书中所述次第而自修者,或有来信表述其已修练成就无相念佛者,或有要求皈依者,也有少数来信表示不同意见者;也有将书压下自己阅读,但是对外却加以抵制而禁止他人阅读者。其间也有诸多法师、居士来信要求勘验是否明心见性者,但由于覆护密意而对大环境上之考量,以及 导师对于印证开悟之见地要求极高,并非粗知密意者即可印证之,是故早已立下正觉门风规矩,不于电话中、书信往来中、非禅三共修场合中,对同修会之学员或者会外人士,做有关明心、见性之勘验或印证;目前只有在精进禅三共修中, 导师才有勘验与增进之后加以印证之作为。因此,有自称因阅读 导师的著作而开悟者,在被告知正觉门风规矩以后,往往生瞋,转变心态而抵制、否定之。但亦有闻此门风而能够安忍于大环境之限制,仍然继续用功阅读 导师诸多著作,并发起护持正法大心而继续流通或助印书籍者,实属稀有难得!

  缘江西省释华光法师,于两年前来信 自称 所悟与 导师于书中所写者完全符合,并赞叹 导师为八百年来第一悲心大菩萨,想要积极将 导师的书籍与法门对外弘传;虽然所得到的回复仍是正觉门风规矩──不得例外给与印证──但是从其来信得知,于一年多以来,仍然不断的阅读 导师的《楞伽经详解》诸辑,对于参究的方法,与悟后起修之道次第信受不疑。后时华光法师自称与云居山多位禅和子 (指专门学禅的人) ,为了 导师判“禅宗破初参明心者为菩萨道修道次第中之七住位,重关见性者为十住位,牢关是证涅槃智”,彼诸禅和认为所判果位太低,认为宗门之悟即是成佛,为此而诤论不已;华光法师以其 自认为 已开悟之知见,仍无力将正确法义为人辨正清楚;乃至后来信受了号称 无心禅和 的 释传圣 法师的凡夫邪见说法,认为 宗门与教门是两条路,两条完全可以独立的路 ;认为 禅宗之证悟不须与教门经典所说完全相同,根本不能判果 ;认为对禅宗之证悟判果,是在“评论龙树、达摩、东土六祖”;认为 平实导师所说虽然 完全同于 佛意,但是却似乎违于祖意 。

  华光法师转而信受传圣法师邪见以后,更认为:般若是最究竟的,将唯识系列方广经典判为最高之说法是错误的,说这样的判果以及将般若与唯识分高下,会误导众生对禅宗生下劣想,对祖师生轻贱想,故来信要求 导师更正对禅宗之判果。然而 导师对禅宗之判定,必定使人了知:唯有经历禅宗之明心开悟,方能进入内门实修佛法;若舍禅宗之证悟,即无由进入内门实修佛法。如是则必使人肯重禅宗而非轻视禅宗,舍禅宗之悟即无由进入大乘般若,亦无由起修佛道故。故其所说 禅宗之悟超越诸地 的说法乃是增上慢见,决非正见。而误导华光法师之传圣法师,也写了约五千字之文章,于 导师对禅宗之判果及佛道修证次第,作了不正确的评论。

  凡是诸方对于 导师有所指言者, 导师皆对其表达感谢之意,并以书籍相赠,从不与其多作诤论;然而此次传圣法师后来印册而对外流通之长文中,有关禅宗之判果及佛道修证次第之不同看法,确是海峡两岸众多禅和共同存在之问题。然而对于禅宗之证悟判果,绝非轻贱禅宗祖师;将佛道修学次第铺陈,并非意在分别般若与唯识之高下,乃是警惕学人勿轻易得少为足,乃至贡高我慢,因为无知而成就大妄语业;亦是指示学人悟后进修佛道之正确道路,以免错犯大妄语业、沦堕三途;正是指路明灯,可使真悟者进道上升渐历诸地终至成佛,决非贬抑之说,能够确实大利真悟之人故。若如传圣法师所说, 宗门与教门是完全可以独立为互不相关的两条路、两种证境 ,那么教门将成为无的放矢,三藏十二部教门都将全部成为戏论;则宗门之证悟亦将成为与佛法修证无关之行门,因为成佛之道必须完全遵循教门诸经所说内涵与次第故,若违教门广说之成佛内涵与次第,则成盲修瞎练、同于外道故。

  《楞伽经》中说“佛语心为宗”;三藏十二部皆是 佛语, 佛有所说皆以佛心 (第八识实相心) 为宗旨; 释迦文佛凡有所说,一向不离佛心而说三藏十二部经,佛心指的就是法界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这才是一切众生的本心。《六祖坛经》也说:“不识本心,学法无益。”修学佛法之前,若没有先证得本心如来藏,则无益于大乘法所修,这即是宣示“宗门不能离教门,教门亦不离宗门”之祖师意,这也就是说:“真修佛法者,必须经历禅宗的开悟明心以后,才能进修成佛之道,以外别无他途。”由此可见宗门真悟祖师是承认教门不异宗门的,只有错悟及初悟之宗门祖师才会主张宗门与教门不相干。如今传圣法师却将宗门与教门强行分割为两条不相关的路,分割为两种不相关的证境,则成为破坏佛法、分裂佛法之举。如是谬见,吾人应该要举示出来,防范他人因为知见不足而认同其说、随其造下破坏佛法之重业。

  亦有诸多参禅学人,热衷于阅读禅宗祖师所留下来之《指月录》、《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等语录汇编,及类似《碧严录》等各别祖师之开示记录,见有“一大藏教,是老僧坐具”、“学道人若欲得成佛,一切佛法总不用学,惟学无求无著,无求则心不生,无著则心不染,不生不染即是佛。八万四千法门对八万四千烦恼,是教化接引门,本无一法,离即是法,知离者是佛。”等如是祖师对求悟者所说之方便言语,即认定: 禅宗之开悟是最究竟的,教门经论皆是葛藤,只是为了断世俗法之贪著烦恼而已 。但是,悟了本然圆满具足一切功德之自心如来,真心本性不染著一切法,离一切烦恼,无可修、无可证,就认为已不需再作修证,不需要再修学差别智、方广经典的唯识道种智等甚深佛法,认定无心就是佛了。因此将真悟祖师之粗浅言语奉为圭臬,而排斥经论深妙之法,不屑阅读经论。殊不知禅宗祖师所学、所证者乃是佛法也,既是佛法,即应该以 佛所说之圣言量作为最后之依归。祖师之语若与 佛于三转法轮诸经所说相违背者,则应以 佛所说者为主,禅宗所谓 圆融之事理 必须完全符合 佛意,方是佛法。

  真善知识所说纵然违于禅宗祖意,若经过查证经论而相符合者,则其所言违于禅宗祖意之说法,并非真善知识之过失,乃是所悟之真假有所不同,或者修证之层次、所得之智能有其高下差别不同而使然,证明禅宗祖师悟后智慧仍浅,所以与佛经及大菩萨之论有异。复次,若是悟错了,不能真解祖师语录之真正意涵,不能真解 佛、菩萨于经律论三藏所说之真实意旨者,即不应枉顾祖师语录及经文前后贯通之内容而断章取义援用,或以祖师之方便语当成究竟义而使用,以图左证自宗之主张,否则,很容易因此而触犯大妄语业及谤 佛、谤法之五逆重罪,天下之正信禅和子们,实应谨慎以护自身免堕三途,使能生生世世不退法道。

  传圣法师来文内容虽然自相矛盾之处明显而且处处可见,然而能够藉此次机会,将诸多禅门淆讹处,藉由公开回复释传圣之评论而予以剖析解说,让诸方禅和子们都能因此而获益,更能够谨慎思考 佛世尊之宗门与教门甚深、极甚深不可分割之密意,或能因于此世彻底之胜解修道次第与宗门所悟之内涵,而发起真菩提心、勇猛心、护法之心、珍惜善知识之心,为此世所余来日或为未来世植下证悟宗门之善根;并能尽速通达宗门与教门,早日证得无上正等正觉。如此功德,乃是藉来信之释华光法师及释传圣法师二人之因缘而共同成就之佛事,彼二人于此宗门大法正见之宣扬正为缘起,功德不可磨灭。今以此书实由自号“无心禅和”之释传圣法师为缘而起,书中所言复与宗门一切禅和子们之参禅理路及分辨真假禅和,都有极为密切之关连,是故名为《真假禅和》,奉献与禅门一切禅和子们;藉此缘起,说明此书出版之原由,即以之为序。

  末学 正德敬序 二○○四年仲夏于正觉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