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正觉访问记(一).......... 心宇

  台湾正觉访问记(一)

  (一)心之向往

  禅宗历代祖师有多少?其中又有多少证悟的祖师?我不大清楚。而佛陀 “拈花微笑”的故事,却是佛子们耳熟能详的。记载中说: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众皆默然,唯有迦叶尊者破颜微笑,心领神会。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咐嘱摩诃迦叶。”

  世尊到底拈花何意?迦叶微笑又是何意?千百年来,并非每个佛子都能参得明白?而台湾佛教正觉同修会创办人萧平实导师却早已破解。他的著作《真实如来藏》、《心经密意》,以及《禅──悟前与悟后》等;还有妙趣横生的公案拈提七卷本:《宗门正眼、宗门法眼、宗门道眼、宗门血脉、宗门正道、宗门正义、宗门密意》,都是最好的明证!

  我十几年前皈依佛门,但后来学密七年,走了好大的一段弯路。现在又自修自学萧老师弘扬的大乘佛法。而五祖曾言,不识本心,学法无益。其实也是学不懂。所以,想学大乘佛法的佛子,谁不渴望到台湾台北正觉同修会,跟随萧老师学佛、学法呢?

  二○○四年十月,终于有机会去台湾。在我的请求和正德老师的关心帮助下,向萧老师报备后,得到批准,可以参加十月周日的禅一。我非常兴奋和高兴!以为参加禅一,将来会顺理成章的参加禅三。但正德老师说,禅一纯粹是拜佛,与证悟毫无关连。要参加禅三,一定要经过两年半的共修。美国洛杉矶正觉同修会,已有人来台参加了禅三,并已有二人证悟了。

  我心里真为他们感到高兴,同时也为自己感到悲哀。我若住在台湾,一定会参加共修。也会同许多远道而来的同修一样,即使搭乘火车,也要亲自到台北正觉讲堂,聆听萧老师每周二晚间的说法和讲经。但我住在美国东海岸,洛杉矶则是在西海岸。实际距离可能是从台南到台北往返十几个来回那么远?很显然,我根本无法参加那里的共修。

  所以,这次能参加台北的禅一,对我这个流落在海外的自学者来说,真是机会难得,千载难逢!而由于我的家人因事无法与我同行,就请住在东南亚泰国的我姐姐,与我到台湾结伴同行。她也是我唯一的同修。不是在一块儿修,而是只要我说修什么法她都会信受。这次,她也很高兴同我一起,前往正觉学习访问。

  (二)旅行纪实

  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盼望已久的台湾之行真要成为事实,马上面临的就是买机票和订旅馆。在美国买机票最迟要提前二周半。机票往返日如在周五、周六、周日还要追加钱。所以一般最好买周一到周四为往返日的机票。

  由于我姐姐在办理赴台签证中,遇到了一些困难,使我订票一直延迟到10天前才订下来。不仅机票较昂贵,我选择的往返日几乎都没有座位。但自感佛菩萨冥冥之中非常关照我,当我最后换了一家小旅行社询问机票时,不仅没有落地一定要居住六天(我在台预计住五天),才能享受降价机票;而且完全按照我选择的往返日都有机票。竟然票价还是特价,才$675元美金(一般旅游淡季票价是$700-800美金,旺季如圣诞节期间是$1000多美金)。

  台湾在我的头脑中只是个地名,网络世界给旅客提供了极大的方便。我按照正觉讲堂地址:台北市承德路三段277号九楼──捷运淡水线,圆山站旁,寻找附近的旅馆。在网上www.easytravel.com.tw就可以找到各种价位的饭店旅馆。

  当我查看到台北友莱饭店时,眼睛不觉一亮。在饭店介绍交通指南中说:步行10-15分钟可到达淡水捷运圆山站。而正觉讲堂不就在圆山站旁吗?哈哈!就是它啦!非它莫属!而当时的普通双人房是NT1480元台币一晚。在高消费的台湾台北,这真的是太便宜了!我没有在网上订房,而是迫不及待的拨通了友莱饭店的电话:011-886-(2)2597-8800 预订了房间。那里接受信用卡。

  10月14日下午在美国休斯顿转机后,飞行十几个小时,又在日本大阪转机后,我乘坐的飞机,于10月15日晚9:20准时抵达台湾桃园中正国际机场。然而,这里距台北市还有40分钟左右的车程。我在机场内兑换了一些台币,NT100元一张,浅粉红色、有孙中山先生的头像(美元与台币当时的比价是$1:NT33.5元)。

  我又买了NT200元的国际电话卡。在机场内给家里打了国际长途,向家人报了平安。(从台湾往美国打电话要先拨002-1-)当听到家人熟悉的声音,在电话里既遥远又微弱,才使我确实的感到,我已是独在异乡为异客了。真的来到了大洋彼岸闻名而陌生的宝岛。“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宝岛上,居住著当今真大善知识萧平实导师,一位能使人亲证菩提的大菩萨。宝岛,才因此真正名符其实!

  我曾在临行前咨询过几位台湾的留美学生,如何从机场到达台北旅馆?说是可以乘坐国光公车(就是长途公共汽车)到达台北市火车站,然后在市内乘坐出租出租车比较便宜(台北出租车起价NT70元,北京是人民币10元)。由于我是第一次、一个人,又是晚间到达台湾,人生地不熟,为安全起见,我向友莱饭店预订了接机专车(NT1100元)。

  从桃园到台北,一路上虽然是夜晚,但视野却比较开阔,能看到远处的灯光和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还有公路上远远近近的车灯,组成了美丽的夜景。前面有一条河叫淡水河,以此为台北县和台北市的分界线。进入台北市后,如同一般的城镇一样:楼房、商店、马路、车辆、人群等。但其城市规模和车辆、人群密度,逊色于北京,所以市内并不很喧闹。可能也是晚间10:00多钟,已经入夜的缘故。有趣的是,等候在红绿交通灯下的人们,无论男女都戴著头盔,骑著小型摩托车,而不是自行车。

  一路上,我向接机的张姓司机介绍正觉同修会,以及我此行的目的。张司机看我千里迢迢到正觉,好像很感动,表示以后也要到正觉讲堂看看。他告诉我说平时会上网,我就把正觉成佛之道网站地址留给了他。说话之间,捷运的圆山站到了。所谓捷运原来就是地铁,而只有圆山站的捷运不在地下,而是在头上高架桥上跑。

  司机听说正觉就在附近,马上帮我寻找。记得菩提子师兄说过,要抬头看,找一座白色的大楼。车子只弯了一个弯,我和司机几乎同时看到,在一些建筑物之间,有一座更高的大白楼,侧面上方有四个大字“正觉讲堂”。哈!我终于找到你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心中的圣殿就在眼前!无比的欣喜和快慰,一下冲淡了我旅途的疲劳和时间差的不适。

  (三)台湾印象

  友莱饭店到了。原来司机专为友字号的饭店服务。如友友饭店、友统饭店、友春、友星、友泰等,它们都分布在台北市九个区之中。友莱饭店位于台北市中山区双城街上。而在承德路上距离正觉讲堂最近的大饭店则是著名的三德饭店,还是正觉的老师告诉我的。但由于各种原因,还是选择了友莱。

  这个饭店门厅较小、电梯也小、房间也不大,仅有50个客房。却整洁、方便、设备齐全、温馨、舒适。门口迎门有一古色古香,形状像老虎腿的雕刻的小台案,在玻璃板上摆放著由树枝捆扎成的艺术装饰品,上面有一簇簇桃枝插花,而背景是落地金黄色灯光框架,好像具有一种日本的格调。旅馆提供的地图,也只有日文的。正门和侧门都是玻璃自动门。门前摆放著高大茂密的植物盆景,让人不由产生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在九楼有一个小餐厅,提供免费中西式早餐,平时总有小食品和开水供应(一般美国的旅馆只供应冰块儿,绝没有开水)。在餐厅的一个角落,还有一架免费使用的计算机。出门要交房门钥匙。提供免费市内出租车,但要提前一天预定。门口的右手边,高高悬挂著“友莱大饭店hotel停车场”的巨幅霓虹灯招牌,但下面看上去只能停放6-7部车。而门前总有人坐在凳子上值班或聊天。

  不远的临街上,小店铺一个挨一个。黄色的出租车永远等在门口。街上总是有人来人往。对门是一个叫“福客多商店”的小食品店。有各式袋装小吃、杯面、冰饮等食品。还卖报纸杂志,以及电话卡等。在大门旁墙上就有两部公用电话,我常跑下楼到那里给家里打电话。由于时差的缘故,夜间很兴奋,我一直在计算机前上网,直到凌晨2点才勉强入睡。但早晨5:00左右被楼道里的声音吵醒了,索性到外面走走。

  好像对面小商店已经开门了,街上也有人。我问饭店值班人员:“怎么台北人起得这么早?”回答说:“什么起得早?他们根本就没睡。”原来,台北是不夜城!我问:“到圆山站怎么走?”值班员说:“很近,我开车带你去看看。”所谓车就是到处可见的小型摩托车。我戴上防护帽、搂住他的腰,一溜烟似的就上了大街。绕过中山足球场,远远的就看到了圆山站。我记得正觉讲堂白天不开门,一般晚间或周末下午才开。

  姐姐也是第一次来台湾。为了鼓励她学佛,我向她保证我会去接机。然而,经过咨询才知道,与双城街相平行的是林森北路。只要从旁边的农安街向林森北路方向走不远,就可看到林森北路上的华国五星级大饭店。在其大门旁边不远就是大友巴士福和客运站,到达中正国际机场,一位才NT100元,比接机专车NT1100元便宜多了!

  学佛也应找“快捷方式”,修学大乘了义佛法。如到正觉花两年半的时间共修,就可望能够证悟本心如来藏,断三缚结,永不入三恶道。从此,就能够转依真心,通达般若总相智、差别智乃至道种智、一切种智,能够逐渐修断烦恼障和所知障,最终走向究竟觉悟和解脱。而有的人却要拿出一生的时间,在别的道场修学。付出的代价多么昂贵?如密教号称什么“即身成佛”,“实则皆未曾入三乘见道之一”,又如何成佛?

  中正国际机场,分为第一航空厦和第二航空厦。欧美等国入航空港,是在老机场即第一航厦。姐姐从泰国乘坐的荷航是到新的第二航厦。我看到,第二航厦的飞机是来自香港、新加坡、雅加达、吉隆坡、曼谷、胡志明市、扎幌、函馆、普吉岛以及奥克兰等地。

  姐姐的飞机16日下午5:30到,但我急著下午1:30就到大友车站等车了。各种出租出租车在街上穿梭,常有人停下来观望等车的人们。而几乎看不到有市内公共汽车?在巴士穿行市区时,我看到一幅巨大的画像,好像那座楼有多大,那个画像就有多大。是一位身著黄色僧服的出家人,署名是正德讲堂的法师。佛教的画像,在许多国家的城市的建筑物上,是根本看不到的。台湾是个崇尚和信仰佛教的地方。

  第二航空厦在入境出口上方,有巨大的仿故宫博物院横幅戏马图(放马图?),两侧是“仅显示本航厦航班For terminal II only” 的大型显示屏,共显示30个航班班次的入港情况。栏目分为航空公司(Airlines)、班次(Flight No.)、来自(from)、表定(Schedule Time)、预计(Est. time)、备注(Remarks)。屏幕上显示,姐姐乘坐的航班将准时到达on time。

  显示屏下还有一个大壁钟,看看时间还早,我就到大厅中间的旅客服务中心看看。这里可以索取到台湾旅游的各种信息材料、图文并茂的彩色小册子、地图等。原来台北可参观旅游的地方以及小吃夜市有好多处。但这都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正觉”有我看不完、学不完的东西。

  大厅中,有20棵高大的棕榈树和一组一组的电话间。在服务中心两旁由半高的放有绿色植物的花池围绕的坐席,后方有小型雕塑艺术品。坐席前方悬挂著大型超薄电视屏幕。大厦前面有出租车,后面有公车。厅内有银行、食品部等。我坐在电视屏幕前,只见从入境口走出的人们,都“无一漏网”的显示在电视大屏幕上。许多接机人举著写有人名的纸牌,簇拥在花坛前。真希望有一天,在美国或北京,我也能举著牌子,迎接萧老师来传法、办禅三!

  姐姐乘坐的飞机居然到站一小时后,人们才入境。我以为她取消此行了?她却说,那么难得的机会来参加禅一,为什么要取消?我问:“妈妈好吗?”姐姐说:“妈妈对你、我单独旅行都特别担心;但是我告诉她:‘您有世界上两个最优秀的女儿,她们是去参加法会,是去学佛法的。佛菩萨一定会保佑我们的,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姐姐能说出这番话,我打心里感激和敬佩她!(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