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收月现风雨路(二).......... 正祯

  云收月现风雨路(二)

  第二次法难

  禅三回来之后,时值元览居士等人陆陆续续对 恩师提出“佛性无法眼见”之质疑;还有一位亲教师(林老师)对 恩师所说“有内相分”的法产生怀疑,主张:“没有内相分。”又一位(刘老师),疑 恩师要把所卖书款,用来买他自己所有山头等〔编案:当时书中已经载明,正智出版社售书所得税后盈余全部捐给正觉同修会,但刘师不信此声明〕,还有一些人所求不遂、师心自用,本来是勾心斗角、互相打击的一群十几人,后来竟因为各人的私心不遂而联合起来,联名寄了存证信函给 恩师、退出同修会。在这之中,有些人因为怀疑 恩师,进而常诽谤 恩师,连我也莫明其妙的一起被诽谤! 恩师用心良苦,为了爱才,所以对质疑的信, 恩师苦口婆心的解答。但元览居士却变本加厉,从谤师演变到谤 佛、谤法之最重罪!所以 恩师为了要挽救他,写出了《平实书笺》一书,希望他看了之后能清楚明白真相,能公开忏悔、能把他从地狱业中救出。

  恩师又慈悲的把内相分在《真实如来藏》、《楞伽经详解》、《心经密意》、《狂密与真密》等书中都一一做说明。其实我们每个人所接触的所有外境,都是透过内相分所显现的,我们并没有真的接触到外五尘。如 恩师书上所说:眼见色时,就如同电视监视器之摄影镜头向外照,摄取色尘,传达至警卫室之电视屏幕上显现出来。电视之摄影镜头所见影像即是外相分,守卫室电视屏幕所现影像即是内相分。我们所见色亦复如是:如来藏透过眼的扶尘根接触外相分色尘境,经由神经纤维将信号传达至眼的胜义根大脑,如来藏便在胜义根现起似色像之内相分。内相分现起时,因末那触内相分色尘而起了别之作意,眼识见分便随内相分之现起,才能分别青黄赤白等色,同时现起意识,由意识分别长短方圆、美丑、姿态神韵等。所以所有的一切境,包括定中之法尘境,其实都是自心如来藏所变现之内相分所显现,我们从来没有直接接触过外境!正如梦中所受一切苦乐,在未醒时会感觉很真实、与醒著时并无差别,清醒时方知是梦──原来都无所有,只是内心自现境界,其实都只是如来藏所变现出来的内相分而已。故醒时乃是由真心感应外相分而现内相分五尘境,身中七转识见分之心方能感知色声香味触,五蕴方能运作而在世间生活、学习、修道。故必有能变现内相分之心,此心即是如来藏。如果没有内相分,一切有情皆不能生存于三界六道中。故明心与见性有智慧之人,绝不可能否定内相分,至于了知的程度则要靠明心见性后自己分分的观行。

  另外,弘扬正法必须要有一个根本道场,才能广为接引众生,才能让来到正觉的每位学生得以安住、精进修行,进而将来个个都可以延续 佛的菩提事业,救度更多众生,而这不就是修菩萨行的我们愿之所在、力之当行吗?就是基于这样“为正法远景著想”的心,又因为书店“应该避免结缘方式而导致众生轻视及随意丢弃”的建议, 恩师才把《悟前与悟后》改版分成上下两册出售,避免以前常常有人被大法师影响而随意丢弃及收集烧毁的事情继续发生。从正智出版社成立以来的每一本局版书, 恩师都是将售书所得扣掉成本与税金后全数捐给同修会,做为购置道场之资金。每个道场公告栏,每年都有同修会开出来的捐款收据影印本可以征信;这样无私无我的奉献之心,正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要学习的榜样。无奈那些人我见深重,反而以一己私心忖度菩萨胸怀,也难怪他们后来会有退失菩提之举。

  台中道场之缘起

  当时台中有一位许师兄,看了 恩师的书很欢喜,就打电话给 师母,师母告诉他桃园有懿莲共修处,可以先到那里参加共修,许师兄因此去了懿莲四、五次。之后许师兄又再打电话给师母,询问是否可在台中开班?师母慈悲的告诉他,如果因缘具足、有地点的话,就可以开,又告诉许师兄新社亦有道场。于是他就来新社道场上课,并在课后向我表示下次要带两部车的人来共修。我那时就想:新社道场实在太小,如果能在台中另觅道场开班,这些人就可以安心学法了。于是打电话给许师兄,告诉他如能找到五十人,我就请求恩师开班,结果不到一星期,就已找足了五十人。我因此马上打电话给恩师,请求在台中开班。恩师为了悲悯众生、续佛慧命,于是答应开班,且因考虑到许多师兄姐都已学佛一、二十年,所以将亲自下来授课。我在电话中听到恩师这样的决定,欣喜之余,不禁担心 恩师会太累(当时 恩师正在讲成唯识论), 恩师却坚定的说:“不会啦!一个月只有二次。”当时有人要提供道场用地, 恩师、师母及郭前理事长等人都一起下来看道场;但因那道场主人对这个法并不了解,之后又反悔而不肯提供道场用地。又因为师母曾交待说:“我们最好不要再借用别人的场地,免得再像以前一样一直都有种种后遗症继续出现。”我就答应 师母租用场地,恩师也慈悲应允,就找到现在租用的台中讲堂装潢起来使用,这就是台中道场的缘起。

  第二次禅三──见性

  这时候刚好又要禅三, 恩师催了三次,说我有见性因缘,一定要我报名;更表示台中道场等禅三回来之后再找,于是我就因此报名禅三。禅三前开始用功,虽然之前看话头已经看了将近三年,早已一念相续,但 恩师要我看得更细──看蚂蚁、看树叶、看行人;眼睛看到哪里话头就到哪里;最后看到话头就黏在身上,怎么都不会掉;连看书时一字一句都是话头。除此之外, 恩师还说:“拜佛一定不能免,定力要从拜佛来;定力不够,话头就看不好;话头看不好,就无法眼见佛性。”最后还交代:“心一定要专注,否则话头也看不住。”

  我依 恩师教导老实用功,其实在禅三前十天看话头时已经似乎相应了,但当时自己并不知道那就是佛性,也不知佛性的答案,就不知道要看什么,所以无法成就世界如幻观。禅三时,苦了自己也苦了 恩师!到第三天的晚上,还是没有具体答案,就请教 恩师答案是否在书本里? 恩师说:“如果从书本上得来的就不是!”这一句话让我当场就想放弃,明年再来! 恩师见我如此,也不多说,随即起身去礼佛。看著 恩师在佛前发愿,我的眼泪又夺眶而出:怎能让 恩师失望呢?还有明天一天啊!自己再加油吧!当时已是深夜十二点,那天中午 恩师又不让我休息,因此晚上真的很累,但看著 恩师还没睡,我也不敢睡。一直到十二点半,见 恩师离去才敢去睡,并且告诉自己,不能比 恩师晚起,明天四点半就要起来。第二天四点半起床后,在禅堂礼佛一个钟头,再向佛菩萨发愿:愿将明心、见性之功德回向给中部地区的众生、回向正法在中部发扬光大,利益所有众生!发愿完已五点半, 恩师已经站在身边垂询:有没有?当时就跟 恩师说自己所参的是什么, 恩师说答:“对一半,还有一半。”一直到中午经 恩师指导开示之后,才找到完整答案。 恩师又说:“接下来就等一念相应了。”如何才能一念相应?我完全不知!所以一个下午就在看海、看蝴蝶、看树叶。看得都快入定时, 恩师远远就说:“你不能入定啊!你看到的就是!”并要我去礼佛,去洗澡;当时我泪流满面,走回禅堂,脚正要踏入禅堂时,蒙佛菩萨加持,一下子一念相应,顿觉世界如幻如梦,看禅堂的人、事、物都变得不一样了!走路也不一样了(怎么个不一样,为了以后可以确实勘验,不能明说,等大家自己见性了就知道)!处处所见都是佛性,见到自己的佛性,也看到别人之佛性。

  洗澡时手拿著莲蓬头往身上一淋,沐浴乳的香味传来,一下子六根互通俱见佛性,清楚分明,一生之中好像是第一次会洗澡!回家的路上看车子来来往往、霓虹灯的闪烁,也都见到自己的佛性;走到台北火车站,有情众生的佛性清晰可见,眼前所见成了幻化的、新的世界(跟以前自己所想象的幻化世界完全不同),还请旁边的师姐确认这就是台北火车站;买了冰淇淋一吃之下,又再次一根见六根俱见,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清楚分明见到佛性,一下子好想大哭!世界怎么变成如幻如梦!从小到大总认为世界是那么的真实,这时世界身心的真实感却全部消失了(这要自己亲证,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就如 佛在《金刚经》所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当时好感恩 恩师!

  恩师所说的句句是实言,真的!佛性可以眼见,而且是用父母所生眼而见,肉眼与心眼(慧眼)都可以见!禅三回来之后觉明现前,整整三个月不能睡觉,一躺上床,眼睛看著天花板、看著墙壁处处都是佛性(是在天花板上看见自己的佛性,而不是天花板、墙壁有佛性),三个月下来并不感觉累,只是火气一直上升。感谢新社道场主人张师姐,她按照 恩师《悟前与悟后》书上所说,打了很多冬瓜汁要我喝,就这样每天喝,火气才降了下来。三个月之后渐渐的习惯见性境界了,慢慢才可以入睡。

  台中道场之成立

  禅三回来之后,就忙著找道场。有几位师兄帮忙,才能顺利找到目前这个地点;在筹备期间虽然辛苦,但每天心生欢喜。这期间 恩师、 师母也亲自带领十几位师兄姐来粉刷墙壁、安装音响等工作, 恩师均与大家同事,不分彼此。在资金方面, 恩师及一些师兄师姐也发心帮忙,尤其是陈师兄、许师兄;还有一群十几位师兄姐们,帮忙铺设地板及打扫等工作,许多因缘促成,才使得道场能够顺利在一九九九年一月九日圆满成立。

  开课第一天,来的人超过一百八十人,挤满道场而无法拜佛作功夫,只能分为二批人,前后时间分开来拜佛作功夫;三年期间 恩师与 师母从来不缺课,身体不适也一样上课, 师母亦从来不叫苦!其实 师母是同修会的大护法,她要走在前面,替 恩师处理大大小小之事务,让 恩师能有时间在法上全心全意用心,让 恩师有很多时间写书弘法,没有牵挂。有了这么一位大护法,大家才能有此福报遇到大善知识,遇到如此深妙之法!在同修会三次法难中, 师母遭受许多诽谤,也受了很多委屈;有许多人因为私心不能成功,但是不便怪罪 恩师,就把怨气发到 师母身上;但她为了正法的命脉,从来都没有灰心过!第三次法难我也念退过,但 师母的一句话打醒了我, 师母说:“头若洗了,就要洗到底啦!”(闽南语) 师母的坚强,是我们当护法的典范! 恩师及 师母是我的再生父母,因自己本身累劫来习性性障非常重,常常不小心就替 恩师、 师母增添了许多麻烦; 师母是我修除习性性障的指导老师,如发现我有不好之习性性障,都会慢慢的指导我、教导我,才能让我习性性障渐渐修除,在法上才能一关一关的突破。这两位恩师之大恩大德,我生生世世难以报答,只有在法上时时精进,不让他们失望!如同修会有需要,我一定护持;如不需要我做,我也绝不强求,不敢违背同修会之规约。

  历缘对境修习性

  明心回来之后,恩师要我时时注意自己习性性障,我就在历缘对境中时时观照自己。 恩师说:“来修这个法一定是直心的人,如果心不直,想要明心见性就不容易。”但是太直心的结果,常常不小心就得罪于人,因此历缘对境修除性障时格外辛苦,不管别人是骂、还是说好话,都要时时观照自己的起心动念,立即改进日后的言行;如有人指出我哪里不对,就马上改过,也会很感恩他;因为自己要发现自己的习性,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如果有人肯当面指正我,才是最关心我的人,所以会很感谢他们。就这样一次又一次把旧的种子汰换掉。

  事实上,如果没有人敢当面告诉我们,要修除习性性障还真难;有人敢跟我们讲,也还要自己不生瞋心而能马上改进,时时都能在历缘对境之中观照自己。明心而刚见性时,如有人诽谤,受到冤枉,我会马上想澄清!而现在不会了,清者自清,实情早晚总会澄清,不需要多浪费时间,想的只是自己要如何一次又一次的修除性障,赶快断我执,而非别人一句话不顺耳,我们就生瞋恨心。时常观照自己,而不是去找对方麻烦、时时注意对方有没有哪一点不好。因为当我们想找对方毛病时,除非对方是法上的大错误,不然我们只会障碍自己,在法上想要往上进步就非常困难;因为时时只注意对方,心便无法安住在法上。我常想,既然有因缘来修这个法,就要时时安住在法上精进,而不是在人我是非上用心,这样跟正法相违背,早晚还是会退转,看之前离开的同修们不也这样吗?所以我常常警惕自己要更加用心。

  见佛性之后观行内相分

  回想有一次,在来台中的火车上,我正好穿一件新衣服, 师母说:“你这件衣服很好看。”当时 恩师向我说:“这是她(师母)的内相分所显现。”一听之下马上思惟,要如何观行内相分?当时没有请教 恩师,回来之后在行、住、坐、卧时时做观行,更加清楚内相分及外相分都是如来藏所分明显现,原来我们每一刹那都是内相分与外相分,分分秒秒都一起在配合运作。在《心经密意》中, 恩师引 佛语说:“一切法都是自心所现。”色声香味触都是如来藏所变现的,然后法尘就在这五尘中出现,所以法尘也是如来藏所变现的,我们每一个人所见到的一切法,都是如来藏所现的内相分。所以如来藏出生了能取与所取:相分六尘是所取,见分七识是能取。但一切境不管内相分、外相分统统是如来藏所现,包括自己的色身、有情的色身、山河大地一草一木等外相分,都是自己藏识或与共业有情的藏识共同所现,能见之性(能取)也于同时现前运作。没有内相分就形同死尸,没有外相分和六根,一切境都无法被如来藏显现在我们觉知心中;但是我们的觉知心是“心”,无形无色,不能接触色法的五尘,所以觉知心是无法触到外五尘的,只能接触如来藏心所变现的“心”可以相应的相分,所以我们所接触到的相分都是自己的内相分。有定力去作观行,才能够真正了知。佛性于受想行识中运作,亦复不离如来藏所现内相分,若缺其一,佛性即不于人间现前,诸法皆由八识心王所生故,七转识复由如来藏所生故,而如来藏在这些法上面显现了佛性故。如见性清楚的人,对内相分一定会更加明白,但对于没悟或悟错了的人,则讲了还是无法了解,只能揣测,而无法了知。所以内相分是证悟的人可以自我检查的,由此可以证明 恩师所讲的并没有错,确实有内相分。

  证明佛性可以眼见

  《大般涅槃经》卷八,迦叶菩萨说:“世尊!佛性如是微细难见,云何肉眼得见佛性?” 佛言:“迦叶善男子!如非想非非想天,亦非二乘所能得知,随顺契经,以信故知。”

  又卷二十八,师子吼菩萨言:“世尊!如佛所说,见于如来及以佛性,是义云何?世尊!如来知身无有相貌、非长非短、非白非黑、无有方所、不在三界、非有为相、非眼识识,云何可见?佛性亦尔。” 佛言:“善男子!佛身二种,一者常,二者无常。无常者,为欲度脱一切众生方便示现,是名眼见;常者,如来世尊解脱之身,亦名眼见,亦名闻见。佛性有二种,一者可见,二者不可见。可见者十住菩萨、诸佛世尊,不可见者一切众生;眼见者,谓十住菩萨、诸佛如来眼见众生所有佛性;闻见者,一切众生、九住菩萨闻见佛性。”

  佛性可以肉眼看见,佛性是无形无相、不是长不是短、不是白不是黑、祂没有一个方所,但可在有情身中见一切佛性;祂不在三界中、也不是三界内的有为法,祂是三界外之法,但可在三界中清楚眼见。佛性有二种,一者眼见,二者闻见。眼见者:用父母所生眼而见,见一切有情众生皆有佛性,见无情时也可清清楚楚见到自己的佛性, 恩师书上均有提到在狗屎上面、天花板、墙壁上都可清楚见到自己佛性(但不是狗屎、天花板、墙壁上有佛性),一草一木都可见到自己的佛性(但不是无情也有佛性),所以说生缘处处,只要见性的因缘成熟了,就可以眼见分明。如来藏是无形无相,佛性也是无形无相,但佛性真的可以用肉眼见而非用感觉的;佛性不是见闻觉知,但又不离见闻觉知。如来藏不是用眼见的,而是经由参禅时的一念慧相应而证,与眼见佛性的经由眼见而证,根本就不相同。如来藏是体、佛性是用,体与用是非一非异,并不是外面人所说:如来藏就是佛性、佛性就是如来藏。所以明心与见性是截然不同的两关,功德受用也完全不同(前面已经提过其受用),如来藏在你睡觉时衪不睡觉、你昏迷闷绝,衪既不昏迷也不闷绝、你死了衪从来也没有死、你住在定中衪也陪你在定中、可是你入定衪也不入定啊!

  佛性亦复如是,当你睡觉、昏迷闷绝、无想定、灭尽定中,佛性依然清楚显现出来,见性的人都可以从别人睡觉、昏迷、无想定、灭尽定时见到他人的佛性;看到别人的佛性时,也可见到自己的佛性。又虽然在正死位中,死人的佛性暂时断灭不现前,但我们见到别人的尸体时,还是可以从尸体上清楚见到自己的佛性;而往生者中阴身现起时,其佛性亦依然在显现。

  闻见者:是听闻有佛性,相信有佛性,但无法亲自眼见,所以 佛世尊及 恩师所说实不虚妄。但是要小心不能把如来藏之运作的体性当做是佛性!

  《大般涅槃经》卷二十八:【一切众生不见佛性,是故常为烦恼系缚,流转生死;见佛性故,诸结烦恼所不能系,解脱生死得大涅槃。欲见佛性,应当观察时节因缘故。】

  在这十年之中,陆陆续续听到有人反对,并说佛性不可能眼见:元览居士说佛性不可眼见,慧广法师也说佛性不可肉眼见:“说大家都有肉眼,怎么只有平实居士能见?”甚至有人还说 佛是“人之将死,其言也乱”,谤 佛、谤法、谤胜义菩萨僧,莫过于是!见性乃是用父母所生眼而见,你见了,就清楚了知是借著阿赖耶识所生的六根、六尘、六识、五遍行、五别境的和合运作而眼见,而不是六根、六识的见闻觉知性,但又不离见闻觉知;佛性不能用逻辑推理得见,一定要依止善知识的教导,慧力、福德因缘、定力三个都具足,方能得见;三个条件里面最主要的还是福德,福德包括薄五盖(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法),五盖要淡薄,才不会障碍见性的修证;五盖淡薄,定力才能提升,有定力才有办法眼见佛性;除此之外还要佛菩萨之加持及善知识之因缘才得见性,更要直心与恭敬心,如《楞严经》 佛说:【汝今欲研无上菩提、直发明性。应当直心酬我所问。十方如来、同一道故。出离生死、皆以直心、心言直故。】想要求得无上菩提,要直心才能悟明心性;心不直,想求明心乃至见性万不可得,直心是道场啊!

  佛说肉眼可见佛性, 萧老师也亲证了。跟随 萧老师修习, 萧老师就有方便善巧帮我们,等因缘成熟时您就能见性;我们都因 萧老师这样的教导,亲见佛性,这是佛性确实可以肉眼眼见的有力证明。所以您不能见,纯粹是您自己障了自己。《大般涅槃经》 佛言:“善男子!一切众生亦复如是,不能亲近善知识故,虽有佛性,皆不能见,而为贪、淫、瞋、痴之所覆蔽。” 佛说:一切众生被贪、淫、瞋、痴所覆盖,所以不能亲近善知识,或亲近善知识以后仍不能见到自己本有的佛性。所以要见佛性,应该好好去参访依止真善知识,依照善知识的指导而自己实证实修。不能了义经典没懂,《大般涅槃经》没看懂,自己也没有实际走过,就断定佛性无法眼见,就到处说佛性不能眼见,断人慧命,造就了最重罪,这不就枉费您一生弘法度众的功德了吗?相信在您四众弟子中也会有具慧根之人,万一他们真的悟了见性了,那您又要如何自处?

  《金刚科仪》曰:【百年光景,全在刹那。四大幻身,岂能长久。每日尘劳汩汩,终朝业识茫茫。不知一性之圆明,徒逞六根之贪欲。功名盖世,无非大梦一场。富贵惊人,难免无常二字。争人争我,到底成空。】

  一生之时间非常短暂,修这个法慢慢有定力,心也清净之后,如 恩师会看到过去多生之事迹,一生一生的过,就像是昨日之事,都已经刹那而消失啊!四大(地、水、火、风)幻化之色身,不过是一世,又怎能长久?每天在俗事之尘苦中忙碌,还是日日而消减老化,始终还是茫茫不知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贪图六根,一生求得功名盖世,还是大梦一场;荣华富贵,还是免不了无常二字,在一生之中争名争利,或是在佛教中争名求利,终究还是一场空啊!

  又《金刚三昧经》:【譬如迷子,手执金钱而不知有;游行十方经五十年,贫穷困苦专事求索,而以养身,而不充足;其父见子有如是事,而谓子言:“汝执金钱,何不取用?随意所须皆得充足。”其子醒已,而得金钱,心大欢喜,而谓得钱,其父谓言:“迷子!汝勿欣怿,所得金钱是汝本物,汝非有得,云何可喜。”】

  请问诸方大师们:您出家是为何事?您穿这件僧衣难道只图名闻利养吗?出家最大之愿力,不是要度众生了脱生死及续佛慧命吗?但是云游五十年间,都在世间法上,求得名闻利养,自己有金钱(如来藏)而不知用,五十年间一直都向外求,求的只是世间不坚固财而不是坚固法财,在法上还是穷苦一生,难道名与利比您的生死大事,比您的道业还要重要吗?

  《圆觉经》中 世尊说偈言:【弥勒汝当知、一切诸众生,不得大解脱、皆由贪欲故,堕落于生死。若能断憎爱,及与贪、瞋、痴,不因差别性、皆得成佛道,二障永销灭。求师得正悟,随顺菩萨愿,依止大涅槃;十方诸菩萨、皆以大悲愿,示现入生死。现在修行者,及末世众生,勤断诸爱见,便归大圆觉。】

  诸方大师宁舍真善知识,贪爱世间之名闻、利养,贪爱法眷属,到最后还是要堕落于生死之中,就算您做得轰轰烈烈的完成了人间最大的道场建筑,可是我见不断、我执不断,还是无法了脱生死;不证实相境界,不生起般若智慧,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啊!禅宗五祖向六祖开示云:“不识本心、学法无益”,时间一天天过、一年年过,难道您不懂得急著想明心与见性吗?要明了心才能让您了脱生死啊! 佛的意旨才能了知啊!要不然,出家一辈子到最后只留下遗憾。 萧老师用心良苦,是期望能救诸方大师,而不是要贬抑诸位;有很多人连 萧老师的书都没看,只听他的师父讲“萧平实的书不能看”就都不看,就一起跟著诽谤,都落在先入为主的错误观念之中。也都没去想一下:跟自己的师父那么久了,到底真正学到些什么?经典都能真的懂了吗?真是可怜悯啊!如果好好看 萧老师的书,就算还没悟,只要看上一年的书,慧也会增长很快,比以前跟著大师学二十年的法还要多,而且更受用;不相信,大家试试看,因为 萧老师的书都是依 佛所说、依法所说、都是正知正见,完全符合经典圣教。希望诸方大师效法现代禅李元松老师忏悔之勇气,不要留下一生之遗憾,若能在有生之年悟得实相心,还能留一些时间可以度人啊!

  附上李元松老师(享年四十七岁)舍寿前,于二○○三年十月十六日向佛教界各道场发出公开忏悔的书信:

  凡夫我,由于生了一场病,九月下旬方觉过去的功夫使用不上从而生起疑情:过去所谓的“悟道”,应只是自己的增上慢,我为往昔创立的现代禅在部份知见上不纯正之一事深感惭愧,特向诸佛菩萨,护法龙天,十方善知识善男子善女人至诚忏悔,我今至心发愿往生弥陀净土,唯有“南无阿弥陀佛”是我生命中的依靠。

  南无阿弥陀佛

  李元松顿首二○○三年十月十六日

  恩师见到李元松老师之公开发露忏悔文,痛惜佛教界英才之早逝,也痛惜他发现自己所悟有错时,却没有实时虔恭合掌求见善知识,实时实修实证,证悟实相如来藏。如果他能证悟实相心,深信可以度到现代禅跟随他的人,也可以利益无量众生啊!真可惜啊!可惜!只是时间不让他做更长的思考,只有留下遗憾!

  李老师大智大勇,能在病痛时,实时发现自己所悟是“错悟”,而能公开发露忏悔。期望李老师的智慧能唤醒当今佛教界“错悟”之大师们,也能效法李老师之大勇气,可以让诸方大师们做为借镜与榜样。

  恩师以往的作风,只要是谦恭来求法, 恩师没有不见的,尤其是在法义上,一定允见!就像我当初与 恩师素昧平生,一心求法, 恩师非常慈悲,为时两年半未曾见面, 恩师还是慈悲的用电话教导。这一切都只是看你是否有心求法,是不是真正想要了解甚深微妙之法;如是一心求法者, 萧老师一定慈悲指导。

  有些人说 萧老师都在自赞毁他、都在批评别人;其实 恩师是在破邪显正、救护众生,并非为了自赞毁他而破斥。 恩师纯粹是法义辨正,护持正法免被邪法、邪见所取代。如密宗的双身修法,若 萧老师不破斥,那会继续残害多少无辜?连佛教有些寺院都在拥护密宗,有些法师也已经受密灌而在修学了,那早晚岂不是连出家法师都会去修双身法了吗?还有诸位大师您所“悟”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做主的心”、“离念灵知心”、“一念不生、虚空粉碎、大地落沉”等定境, 萧老师都苦口婆心,在每一本著作中引经据典,并且根据理证,一一做解说,希望能帮诸位;但诸位没用心好好看下去,反而生起瞋恨之心;难道要像李元松老师,等到病痛和舍报时候到来时才觉醒吗?人生苦短,虽然看来您们好像无所谓,在白天诸多眷属陪著您,但是我相信在夜深人静时,一定会感到惶恐、也感到寂寞啊! 萧老师最大之用意是要救诸位大师远离邪法、邪见,免于日后受地狱纯苦之报,孰知诸位大师们竟浑然不知所遇到的,是真正能救您们了脱生死的真善知识啊! 恩师一直都期望能把正法回归到寺院,更期望他的师父能够放下身段, 恩师也会指派一位明心而且见性之证悟者,详细指导,直到师父证悟为止,但期盼终究还是落空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