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净双修路程及禅三共修期间心得 .......... 正玲

  禅净双修路程及禅三共修期间心得

  国小的时候,同学间吵架,心里就想:“一样都是父母生出来的,为什么要吵来吵去,分你我,争来争去?”国中的时候又因为姐姐的一句话,深深埋在我心底:“想要学佛法,就要到极乐世界去修学!”心想不知要如何去极乐世界?听起来好殊胜喔!也很有信心自己可以找到去的方法,只是不知是未来的哪时?不急!等待因缘吧!

  在专科时,因为半工半读而在一家公司认识了在正觉同修会上课的卢师姐,她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秘书(我任职前已认识约一年了),后来卢师姐订正了我与同事对法鼓山圣严法师在佛法上的知见,让我们了解圣严法师对大乘佛法的次第了知及佛法知见不太正确,也知道她正在上佛法的课。好奇的请问她有关上课的环境以及我对佛法的疑问,卢师姐非常有耐心、并细心地对我及同事曾师姐说明。当时已经是我读夜二专快毕业的时候了,内心决定就去上佛法课,不继续升学了!早一点修学佛法,可以早一点与过去世的我衔接上。学佛是长远的,早一点接触就可以多学一些,于是就请问卢师姐:“新班哪时开班?”知道可以有新班上课后,好开心喔!卢师姐给我一本《无相念佛》,要我在上课前先看。

  拿到书回家后,就翻了起来,整本书只要有字的部分,我都很仔细的看,就像得到宝贝一样,深怕漏掉。看了几页后,眼泪夺眶而出,心里一念浮现:“终于找到了!”我这辈子花了二十五年的时间,终于找到家了!终于找到 萧老师您了!

  在看书的时候,就开始思惟要如何无相念佛。上课后经过杨先生(当时的亲教师)的说明,知道自己更是没错!开课后三个月左右,因为有个定境而找杨先生小参,小参时他对我说:“要把它(定境)放掉,不要攀缘,统统放掉!等到以后自然就会懂了!”他的那段话我误会了,于是就连忆佛的念也都放掉,定力就从零开始!之后我也没再找过他小参了。但也觉得:也许是自己走得太快,佛菩萨需要我放慢一点,因此才能在功夫及知见上有更多的体验及收获;而后若在功夫上有问题,也都是自己思惟,再看 萧导师的书去确定自己的方向是否有错。

  因祸得福

  后来由于杨先生发起了法难事件而离去,改由 孙老师带领我们这一班接下来的课程。 孙老师上课,不像之前杨先生教导的方式,也让我很喜欢与 孙老师小参,老师仔细听完我的问题,就直接快刀斩乱麻,一方面不但解决疑问,也同时提升佛法的知见,之后功夫转折上也都还算顺利。后来接近禅三,老师要我们开始参禅,找几则公案开始参,我看了几则公案后,自然就有了疑情。于是找 孙老师小参,以确定自己功夫是否无误──我从开始上课以来,找老师小参前都会先把自己的状况以及问题整理、消化过,再找老师小参,因为不好意思占用太多小参时间,也希望能减轻老师的负担。与 孙老师报告自己整理过后的疑问,确定没错,观行了几天,就以为已断我见,所以就把老师上课说【要认真在日常生活中观行参究(五蕴如何虚妄),四加行的暖行才能达到,否则就像钻木取火者,眼看已经冒烟要著火了,却喊手酸要放弃,就还需要重新再钻木】的道理没有放在心上。(那段话有些没认真听!慢心遮障啊!)除了上述 孙老师所说我的方向正确外,我当时应当还要认真在日常生活中观行参究才行,因为生缘处处啊!应当要老实的把问题一一向老师请教,并如实去做,而不是自问自答!如此往后才会有更多的善巧方便可以接引更多有缘的众生啊!可是,当时有时观行得好,有时却不得力,因为拜佛不够、定力不足!

  将意识观行五蕴我之虚妄感受误认做真心

  约略过了两个月,某日早上要起床时,眼睛还没睁开,但意识仍在参禅疑情上,感觉找到了无门之门的门把,一扭就开了!此时,也睁开了眼睛。我真笨!被这些觉受骗了二十几年了,眼前所看到的每一分色尘,手跟身体所碰触到的每一分觉受,都只是内心所现,只是内相分而已。一切都是世间人自己遮障自己,把外五尘之色声香味触执为真有,贪求色声香味触所带来的乐受,而畏惧苦受,并以不苦不乐受来逃避,真的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那时刚好在帮忙校对电子报的禅三心得报告(正才师兄版),发现师兄的见道报告说得好白喔!我了解○○所表达的意思,但是又不敢去猜真正的文字,怕会解悟。孙老师上课时曾提到真心不在六尘上分别的体性,与自己所相应的一一比对(都还要提起来回想才行,应该只要找到真心就不会不见的!找到就是找到),觉得老师上课说得好白喔! 萧导师书中所写的也是说得好白喔!真的就是已经明讲真心在六尘上的体性了(只是我当时回想 萧老师书中所写的内容,并没有看书对照,而且所相应到的离不开老师上课或书中所说的知见,属于自己体验的仍然还没有出现),怎么我以前都看不清楚!老师好慈悲喔!建造这条高速公路给我们,一切都是语言文字形象妄想所遮障,发现真的是像 佛在《金刚经》中说的偈一样“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把我见断了以后,就很容易找到了。

  在经过自己的一番整理后,发现睡著时,祂就不见了,但拿起来回想,比照五阴十八界皆虚妄就又是对了,但真心与妄心如何配合?还有真心如何不生不灭?又说不出来。老师说只要找到了,一句话就可以说出真心在哪里,但是我又不知?要我说哪个真、哪个妄,还是搞不清楚,于是就自下结论──一定是我定力功夫不够(看话头及在日常生活上的观行)、拜佛时间不够,所以无法悟得成片!以后一定会找到的!所以日后的疑情已经变成要找这个心了,偏离了要把真心与妄心的体性分清楚!变成是要找这个感受五尘虚妄的意识心!走错路了,自己却不自知,真是可怜啊!

  还有其它的感受:

  (1)有一个悲心,这个大悲心,对众生迷恋五蕴假我贪爱而轮回生死、浪费光阴起了悲心,是我从没有过的感觉!并没有先经过观行,是相应时直接就有的感觉,我当时的念头是:我现在对于这个悲心的感受,都这么大了,这么悲愍了,我家客厅佛堂的观世音菩萨──等觉菩萨的大、大、大悲心,我真是无法想象!真是凡愚所不能知!我知道其它众生被此色声香味触所显示的我的觉受所遮障,想要救其它众生;也清楚知道孙老师上课努力教导断我见的苦心,了解非得要这样教导我们不可,因为我们从出生以来就是这样被教育而认妄为真的。

  (2)真跟假是合在一起无法分开的,从一相应开始就是!很一般、很普通、很平常。不知为何,想起老师书上说的,就是懂那个弦外之音,但是以前就是看不懂,当然现在还不是全懂!哈!(让能见闻觉知六尘的意识心只是知而不对六尘执为真实而去贪著追求,这个其实还不是真心。)

  (3)短短几秒的感受,写起来觉得好像很久喔!可是因为是很多感受一起浮现,所以叙述后看起文章来会觉得好像很久!事实上只有短短不到八秒(可能更短),一个念头、一个念头浮起来的“心得”好快喔!还有,当时的心得就是:因为我观行五蕴的虚妄还不够,所以体会的不深,再加上当时拜佛的时间拉的还不够长,定力不够,知道为何要打板(制造大声响),因为在离意识心的状态下,非常容易就接触到了!后来不知为何就又入睡了(好像是周休二日的早上)。

  自己经过思惟后,发现都离不开 萧导师跟 孙老师书上或上课所说的,属于自己的真是没有,怕老师误以为我是看书得来的,所以也没认真观想清楚当时的感受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时也想不太起来,也不太敢想,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又怕会解悟!)此事直到我禅三下山后找孙老师小参才知道!(已事发半年)

  由于自认为方向正确,就继续用功。约略过了一个月后,某一天晚上在参禅,边参边吃晚餐,忽然有了一念相应的答案──从出生以来从没真正吃过东西、尝过味道,而我从出生就被妄觉骗得团团转,为了妄觉忙东忙西。与孙老师小参后,得个入处又继续用功,后来还觉得奇怪,怎么还没触证呢?因为找老师小参就像是看医生一样,不能只说一两种症状,要把症状说清楚,才能对症下药;否则只说了一部分病症,是没办法找清楚方向的,也容易让老师误会我们的状况;此外,有些知见自认为对,但事实上因为这个我执遮障而吸收不完全,也因为自己的慢心遮障,不虚心老实的听闻上课所说的知见,自作聪明认为自己已懂了、会了,就不认真听前面阶段的用功方法或有可能遇到误会的状况,毕竟 导师书中所写的,我还无法完全了知其义啊!如果当时我能向 孙老师完全表达所相应的现象(当时说不清楚!),或许在当时这个错会了真心的妄心就可以被 孙老师给杀了!真心实在是容易被误会呢!

  快到禅三了,只剩下约三个月的时间,参加大悲忏法会时,都向 观世音菩萨及 韦陀菩萨忏悔,回家后要每天认真拜佛用功,但回到平时日中,又因为我见未断,攀缘身口意而不知,自以为之前的观行功夫已完成(其实只观行不到几天,就自以为已断我见,殊不知要持续在日常生活中观行五蕴的虚妄),又落在老公事业不顺的烦恼中,(心想:破参了就不会有苦了!快点让我一念相应破参吧!有苦受的是谁?是觉知心啊!)虽说身外物不应攀缘,但还是会落在上面,思惟该如何解决!故在接近禅三的期间,意识就在攀缘与不应攀缘上挣扎!心想: 观世音菩萨都一路帮助我到现在,一定会帮我解决的,因为我每次有困难都求 观世音菩萨帮忙。

  葛藤扯后腿

  就在挣扎中,禅三日子到了,等待录取的心情是七上八下的(本来并不紧张,觉得自己一定会上,但第一梯次没等到后,就开始担心了)。收到第二梯次录取的通知后,才放下心来。上山的第一天信心满满,认为自己一定可以过关的,想想自己一路从踏入正觉大门以来,可以说是诸多菩萨护持;尤其是已破参的师兄师姐们,只要有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几乎都让我去学习;在多位师兄师姐的呵护下,一路顺遂(心中已起慢心而不自知)。到了第二天,等了一天,终于跟 萧导师小参了,监香 张老师也在旁,与 萧导师小参时头脑还算有条理,把自己的状况跟老师报告后, 萧导师要我把之前所得的统统丢到海里,照著老师给的三个方法去参( 萧老师及亲教师的辛苦是我们凡愚所无法体会的,你能把同样的话说不止二、三十遍,而且都非常有慈心的说给来问你问题的人吗?除此之外当然还有其它是我们无法体会的!菩萨眞的不好当啊!)当时报告状况时监香 张老师有说了一句:“这样不好,打葛藤啊!”(听到时还没有砍了自己的葛藤)最后 萧导师与我说的那段话,我边听边知道自己这次是没机会悟了!定力不够!出了小参室,就开始没啥信心,但还是继续用老师的三个方法参究。禅三第三天整个白天都落在自己没希望的妄想与我曾经有找到过真心啊!虽然只是一小片段!(其实是认假作真!)要过堂时经过 萧导师身边,心里还跟老师说:我这次没希望了,功夫不够!让我下山后增加知见及功夫,现在不要帮我,我要自己触证到!(其实没有佛菩萨的帮忙,怎么可能破参!)把禅三前 孙老师的老婆叮咛都忘了:“在禅上面,无时无刻都要用心参!”还有同学曾师姐(同一梯次)说的:“要参到最后一分钟,不要轻易放弃!”(上山前一天)我还回师姐说:“嗯!我知道!”当时的我都忘了!都落在自身定力功夫不够的妄想上打转。出了禅堂,经过护三菩萨面前时,心中好惭愧:护三菩萨好辛苦喔!而我却还不认真、不进入状况,实在是太不精进了;到了三楼,还与执事甘师兄吐舌头!已经离开禅法啦!我人都已经在山上了,竟然还没好好把握时间参禅!(认为自己开悟的条件不具足!方向不正确! 萧导师都已经指正我方向,还给我方法了,却还没好好把握这紧凑的时间!)

  在这天晚上,看到同学曾师姐礼拜 萧导师,我以为曾师姐破参了!心里替她好高兴喔!眼泪夺眶而出,并且头脑突然间清醒了!昏暗的头脑,明亮了!之前所犯的错误,与自己不对的地方,统统发现了!非常感谢 佛菩萨的指引,还有 萧导师的大慈悲心与善巧方便,还有监香老师、护三菩萨,其实都是自己障碍自己!第一天 萧导师帮我们证初果(断三缚结)时,我就应该要断啦!而且我也把真心想得太玄妙了!祂其实是很老实平凡实在的,而我也急著要在短期内破参!殊不知修学佛法是不能急于一时的,越急就会越差,偏离真心更远。自己都已经发愿要帮助 萧导师荷担如来家业的,心里都在等破参后再深入用功,还不知每个时刻都可以观行,可以增加知见及善巧方便,没在法上加倍用功,不懂的地方也没深入去了解学习,只想要有一天能像诸位亲教师及师兄师姐们一样荷担家业、摧邪显正。连个演讲稿都写不好的人,从没想到自己小小的知见与肩膀,是能帮忙担多少家业啊!要担此家业是需要有能力的!以前安师父问我以后要往哪个方向,要定好目标,往这个目标所需要有的条件前进,我都当耳边风了!讲堂现在真的是需要人才啊!为正法永续要做的事情还这么多!而我之前却在浪费时间,有此难遇能遇的诸多机会却不知把握!身在福中不知福,真是惭愧!之前护持讲堂所做的,离目标太远了!自己的能力真是与师兄师姐差太多了!却还做“能轻易破参”之想!

  第四天就在我的改变中过去了,终于努力到最后一分钟(订正自己的方向);感谢 萧导师与诸位监香老师和护三菩萨这期间的悲愍摄受与承担, 导师与监香老师和护三菩萨要帮我们承担的不是我们所能想的!最好是自己多加用功,自己辛苦找到,受用不但会更大、品质也会比较好,也能帮忙减轻老师的负担!在这里以我个人参加两年半的禅净双修过程以及四天三夜的禅三共修经验供养大家,希望跟我有相同状况的学人都能以此为借镜,早日把葛藤砍掉、去除慢心、断我见。因为我的个性是不喜欢走远路,会把复杂事简单化而达到目的的个性,所以有时会耍小聪明,不老实。但是老实何尝不好?老实拜佛、老实观行做功夫、老实认真听课、老实认真做义工、老实的看待每一个人、老实的看 萧导师的书、老实虚心请教别人。

  不知是否自己过去世的习气使然,在这里向我曾经有起过慢心的 萧导师、诸位亲教师、义工菩萨们、学人们诚心忏悔!明明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却不知不觉中会浮现有慢心的念头,习气实在太可怕了,要赶快找到真心,转依无慢心的真心如来藏,以亲证般若实相的智慧好好教训一下末那。弟子在 佛菩萨前发愿将尽形寿护持正法,生生世世永不退转!努力用功,希望能早日分担 萧导师、孙老师及其它亲教师、师兄师姐弘法的重责大任。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摩诃萨

  南无大势至菩萨摩诃萨

  南无玄奘菩萨摩诃萨

  南无韦陀菩萨摩诃萨

  南无平实菩萨摩诃萨

  南无正觉海会菩萨摩诃萨

  弟子 正玲 谨述 公元2004年11月25日

  备注:请读者不要误会喔!我还没过关呢!投稿是希望有与我同样错误的学人都可以藉此发现到错误,并能改善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