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收月现风雨路(三).......... 正祯

  云收月现风雨路(三)

  第二次法难后的花絮

  台中开课一年半后, 恩师计划将台中道场送给文○法师;中部地区就交给文○法师,浊水溪以南则交由法莲法师去弘传。 恩师用心良苦,希望正法能让出家众来弘传,慢慢也能让正法回归寺院,佛教的未来就会更光明、更长远。但就当 恩师想以指名道姓的方式,破斥印顺法师的邪说,以显示正法与他的差异性,想要藉此而使破邪显正的功德彰显出来时,罗老师及文○法师因情执深重,竟不认同 恩师之做法。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不指名道姓的辨正法义,是在帮助他们呢?还是害他们可以继续笼罩众生而造破法的恶业?难道自己明心就好了吗?难道没有一点慈悲心想救拔他们和被他们误导的众生吗?诸方大师一个个都还落在意识心上,所谓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之心”、“离念灵知心”、“一念不生、虚空粉碎、大地落沉”等,尽皆是意识心,在正死位五色根坏时,就一定会随之而灭。所以今生之意识绝不是过去世延续而来的,今生是今生的全新意识,不是从过去世转过来的;如果是从过去生而来的,那应该过去世的所有人、事、物都不会忘记,都会清楚明白,不必依靠宿命通或入定就可以知道;就如您眠熟而在第二天清醒,对前一天的事清楚明白一样,应该能对过去生的眷属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儿女,都还记得才对!但如果没有修得宿命通,就能清楚知道,我们这一世又要如何生活?因为您知道这个人过去世是我的父母,那个人又是我的妻子儿女,那不就天下大乱了?所以说,法界的法则就是这样,每一世的意识心都是生灭心,都是只有一世而已,都不能转生到未来世去;这样一个本性生灭的心,怎能延续至来生?诸方大师却仍固执己见,坚持意识心是不生灭性而能去到后世,至今都不肯改变他们的说法。

  反对摧邪显正的人,您有没有想过:如果 恩师所说的仅是漫作批评,那应该只讲他们的身、口、意行过失就好了,何须一一清楚指陈他们在法义上的落处?并且辛苦的、详细的写书辨正?如果不是菩萨再来,一心想救诸方大师及被误导的众生,为什么要如此辛苦的写了那么多书,并引经据典一一作详细的解释,并且花很多钱印出来给人家读?所以这一群离开同修会的人是不是情执深重呢? 恩师都不怕以指名道姓的方式破邪显正,不怕因此而被联合中伤,那您们又存何居心?指名道姓对您们有什么负面影响?为什么您们要那么反对呢?如果 萧老师不能指名道姓的指出藏密的大过失,现在恐怕已经有很多大小道场改修密宗的双身修法了;佛法已浅化、世俗化偏斜到如此地步,往后的佛教不是会更悲哀吗?是不是应该指名道姓的破斥邪说,才能显示正法与邪法的差异?

  恩师指名道姓的摧邪显正,究竟有没有作用?由接下来的事实就可以看到。当初月溪法师的法非常兴盛,但是《正法眼藏──护法集》出版到现在,经过八年之后,月溪法师的法几乎已经消声匿迹了。《狂密与真密》出版之后十年,应该也能在台湾发挥同样的作用;最起码,现在也能发挥功德而救护了许多无知之年青女人,不再被藏密喇嘛淫乱了,如今各个道场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拥护密宗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振振有辞的为密宗辩说:双身法也是佛教中的正法。所以 恩师的书籍应该也挽救了各个道场,不再有人因为被喇嘛迷惑,修双身法而破了声闻重戒、菩萨重戒,所以在佛教界也有直接的效果。前些时候有几位寺院的法师来正觉台中道场请《三时系念》法本,我拿了法本向他们说:“这是我们老师跟法师结缘的。”他们问是哪位居士的书,一看是平实居士,马上讲:“那可以看!”他们说,佛学院的教授都叫他们看平实居士的书。最起码,有不少佛学院以后不会再用印顺法师的密宗应成派中观邪见书籍作教材了!也期望每个佛学院都能有正知正见,尤其作为教材的书,不管是谁写的,都要对照经典,不能拿错误的法来误导众生。如果看过 萧老师的书,最起码也会有正知正见,在智能上也会有所增长。

  文○法师身在福中不知福, 恩师请她主持中元节的三时系念法会,是在帮她增福报;也已经主动表示要把辛苦建立的台中道场无偿交给她,并且订出二年半渐渐转交的时程了,但她竟然恩将仇报,说老师是在利用她法师的身分来作法会,而不知在一个正法团体中,作法会可以修集多大之福德啊!更何况同修会并没有规定来参加法会的人要收钱,都是随喜,就算没出半毛钱也一样作,就如 恩师在《明心与初地》所说的,句句都是如实语。

  世间法中的一点点恩情都不可以忘掉,更何况 恩师是法身慧命之父母啊!怎可以忘恩负义!如果没有明心,您们有今天如此之智慧吗?文○法师只为了录音带听过以后要收回,就瞋恨到极点,竟然敢胆大妄为,直接打电话谩骂 师母,说她自己是出家僧,所以有资格点说 师母。其实是不知什么是出家、什么是在家的真实义。

  《大宝积经》卷85:【弥勒菩萨复白佛言:世尊!此出家者唯形相耳,非真出家。若诸菩萨真出家者,谓离诸相〔四相〕,处于三界成熟众生,方可名为真出家也。】

  真出家者离于一切相,证得真心如来藏,是以“心”出家之出家人,更何况 恩师已是发起道种智的胜义菩萨僧。文○法师不知有没有想过:您明心也是在 恩师这里而得, 恩师是您的根本上师,就算您是出家法师,也不能如此嚣张,把 师母谩骂到哭!身为一位出家众,就算对一位凡夫众生都不能如此狂妄,更何况是法身慧命之父母!每次想到这一点,都无法释怀!

  想当初文○法师要上台做见道报告时, 恩师既是她的根本上师,也是胜义菩萨僧,就应该恭敬看待;但文○法师居然要 恩师在办公室中坐,不要 恩师上座, 恩师也毫不考虑的答应了;后来才又改请 恩师在讲台下,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让她坐在法座上坐著报告!同修会中从来没有一位法师如此傲慢,每位法师上台报告时都对 恩师恭恭敬敬,站在讲台前面,不敢上座,只有文○法师把 恩师请在台下旁边坐。其实 恩师时常交待我们:对法师要很恭敬,因为那件僧衣就代表 世尊,不管那位法师身口意如何,都要对那件僧衣非常恭敬。所以 恩师对每一位出家众都非常恭敬,只是文○法师完全没有谦卑之心,自慢情高、自以为是。如此对根本上师的不敬之举,绝对是佛、菩萨、护法所不容(这一段必须要讲,希望日后来共修的所有法师们,都是虔恭一心来求法,而不是有私心,得法之后就不愿为同修会尽一点点心力。 导师、亲教师他们是要带您们了脱生死、亲证菩提,所以对 导师、对亲教师都要有尊师重道之心,不能有忘恩负义之举,这是 佛、菩萨及护法龙天所不容的)。

  另外,因为 恩师当时在台中市上课时曾表示:如果课程说得太详细,三年都讲不完。文○法师当时建议 恩师:拜佛时间少半个钟头,这样二年半就讲得完。我听文○法师这么说,只直心的回说:“为什么要赶老师赶快走?说三年也没关系!”没想到文○法师因此而生瞋恨心,我只说了十几个字,她却写了十一张信纸骂我,从头骂到尾;更在信中说我是因为 老师没有派我当亲教师而是派她,所以嫉妒她,光这一点就骂个没完。当时我并不想再增添 恩师的烦恼,心想我并不是她所说的这样,有说、没说,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文○法师快要接收台中讲堂,要出来当台中讲堂的亲教师了,我说出来了不是让 恩师生烦恼吗?只要正法在中部有人弘传、能永远延续,这也了了自己的心愿,我也准备于开班后不再去台中讲堂。基于这样的想法,所以我根本没让 恩师知道文○法师写信谩骂的事。

  其实从新社开班时的第一位亲教师刘老师就如此说过我,说我如此用心促成道场成立开班,是想要自己当亲教师。请问这些怀疑心重的人,你们出来当亲教师也要如此用心吗?其实从 恩师说“以后中部要等你了”,后来佛菩萨来教治病方法,而后又真的有道场,一路下来,十年如一,我从来不敢有一点点私心!我们一生所走的路并不是自己能左右的,我只是佛菩萨的一步棋子而已;我一心只想中部有道场, 恩师能派亲教师来此弘传正法续佛慧命,这样我就没有辜负 恩师之期望,也能向佛菩萨交差,再也没有牵挂了,就算佛菩萨要我退到幕后,我也无怨无悔。从初发心起就没想要出头,只期望中部地区能有更多人明心、见性,让中部地区所有众生更有福报,让灾难少一点,更期望能有人有好的智慧、习性性障都很微薄,能出来当亲教师,所以每次禅三有人明心就好欢喜,因为这就是我衷心的期盼!

  没想到文○法师写信骂我以后变本加厉,三个月之后,更瞋恨到直接打电话谩骂师母,后来又诬谤 恩师。枉费她来修这个法:我见、我执仍然如此深重! 恩师及 师母如此的栽培她,她对根本上师却如此的忘恩负义!一个人是否有资格担当大任,佛菩萨、护法比谁都更清楚,文○法师与罗老师以及一群有私心之人,通不过佛菩萨之考验,全都退失菩提心而离开。

  第三次法难

  其后台中老参班中,诸多从台南来的同修们,体验到长途跋涉之辛劳,慈悲的为了往后学法之众生著想,希望能在台南正式开课,也请了 恩师至台南演讲说法。在这些同修护持下,台南讲堂正式成立而开班了;开班以后 恩师就把台南道场交给法莲法师,从来不干预台南讲堂的大小事,连探问都不曾问过一次。就如 恩师所说,以后同修会不跨过浊水溪,希望浊水溪以南能让法莲法师来弘传,中部就交给文○法师,同修会只在台湾北部弘法。 恩师更把所有的教材都帮法莲法师准备好,台南讲堂的资金方面均由法莲法师去支用,助印结缘书的书款才会分归同修会;如有特别指明要护持同修会的款项,才会把护持款交同修会入帐,没有指定的所有款项都归法莲师所有; 恩师还期望日后有机缘时,要帮法莲法师购建寺院。 恩师这一连串的用心,就是出于护法心切,希望把正法早日回归寺院,发扬光大。

  二○○三年的春节前,法莲法师打电话给我,问我《成唯识论》有没有做笔记?我说都是用铅笔直接写在课本上,已经好几年了,也模糊了,有些看不清楚。法莲法师说他对《成唯识论》还是雾煞煞(闽南语,读不懂之意),还是不会。我说:“没关系啊!以后老师还会重讲的。”(现在想起来,他有可能是在为杨先生搜集资料)春节 恩师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打电话向杨老师拜年?”我说没有, 恩师还问我有没有发现不对之处,我想想也没有,随即问:“怎么了?” 恩师说杨老师递了辞呈,打电话去都不接,请人找他也都不回应!拜托他太太请他回电话,也不肯回一通电话。 恩师电话挂了之后,我马上尝试联络杨老师,但他家电话及手机都没人接〔编案:他家电话有来电号码显示功能,见是不想谈的对象就不接听〕,我很急:他若没来,台中班不知该怎么办?就这样连续打了好几天的电话,仍然没人接!三天之后,台中班的蔡岳桦老师也递辞呈,我打电话给蔡老师询问事由,他说了一大堆推辞的话,我苦苦哀求还是没有用。

  后来慢慢有了一点消息,知道法莲法师及杨先生受了某大道场的影响,要推翻正觉的法,就由法莲法师到处打电话给各个亲教师说:“萧老师说的法不对,阿赖耶识是生灭法,阿赖耶识不是不生不灭,是还有一个真如才是不生不灭的心,阿赖耶识是由真如出生的。证得佛地真如才是开悟,才是真的证真如。”虽然有数位亲教师都为他解说,他还是不信;最后李老师打电话向 恩师说起这件事情, 恩师说:“他到处打电话否定这个法,跟每一位亲教师都讲过了,独独不肯来电话和我讨论,显然不是他所说的‘想要探讨法义的真假’,这不是好意。”法莲法师后来听说 恩师有这个说法,因此不得不打电话给 恩师, 恩师也一一的引经据典为他解说,但都无法扭转其邪见。 恩师看到事态严重,就以一天二夜的时间,很快的写出《第九识与第八识并存……等种种过失》文章,印出来给大家,并且派人送到杨老师家中去。

  而后连台中另一班的李老师也被串联而一起递辞呈,一下子台中班的三位老师同时离开,台中讲堂的所有亲教师都辞职了,这有如巨浪一般冲击台中道场。风波未平时,我每天泪如泉涌、求佛菩萨,希望台中众生有足够福报,不要被恶知识所转。同时因为不了解整个事件的原因,也曾打电话向 恩师询问:“是否我离开台中道场,台中会更好?” 恩师听了之后,要我以后不能再说这样的话,且坚定的表示:你还是要扛起台中道场的所有事务!就这样,我一边安抚学员,一边静待 恩师处理整个事件;很快的, 恩师就把整个同修会给稳住。

  由于法莲法师等人已在台南课堂上公开说正觉的法不对,已经无法挽救了,同修会不得不派干部前往台南讲堂,向学员说明法义;因为台南讲堂的学员并不知道台南讲堂已经在成立时就正式交给法莲法师所有了,他们都是为了 恩师的正法才来学的,但是法莲法师打从一开始,就没有依照同修会给他的教材在教,都是自己零零散散的用一些临时找来的数据在教,学员的知见普遍不足,所以正觉有义务把法义说清楚。干部们一到台南讲堂,才发觉事情并不如想象的单纯:法莲法师及亲近他的几位法师,还有几位学员,原本都是非常慈悲,我一向也对他们非常恭敬;没想到当时他们一个个就像是被魔附身,脸色很难看,已非我以往所认识的他们了。法莲师一上座就霸占发言权,不让同修会派去的干部向学员发言说明,行政组组长于是上前郑重向法莲师要求说:他今天是代表同修会来此宣布事情,请他把麦克风让出一段时间来,让同修会这边说明来意。当时另一位法师因为不愿法莲师让出麦克风,即上前对同修会行政组长拍桌怒喝,而行政组组长在思索了两、三秒之后也回拍,才争取到发言权,才有机会向学员作法义阐述,让学员了解双方所说的法有何差别,让学员有机会作抉择。

  接下来的法义辨正,双方代表分别是法莲法师及蔡文元老师;法莲法师一开始就当著 佛菩萨面前及大众说:“阿赖耶识是有生有灭、是生灭法,阿赖耶识里面另外有一个真如,才是不生不灭的心!”任凭蔡文元老师如何引经据典的说明与辨正,他们还是未改变他们的说法。

  当时见到那一幕,即想到他们一个个造就了谤法、谤胜义菩萨僧的大恶业,舍报之时要如何自处?在道场,我就一直求佛菩萨让他们都有智慧,不要被无明所遮障;当时悲从中来,含泪走到楼下,见到以前从台南去台中学法的老参同修们二十多位,一个个围著我说:“我们还是认为 萧老师说的才是对的,请师姐放心。”随后遇到以前在台中共修的一位师兄说:“萧老师说‘杨先生不接电话’,这是在说谎,因为我每次打电话,杨先生都有接。”我听了之后就自己先作主,跟他说:“我也连续打了好几天、一天打好几次,他也从来不接。既然你打电话他都会接,请你转达给杨先生, 萧老师说时间地点和旁听的人员都由他定,大家坐下来针对法义上来谈。但是要录音或录像,免得以后各说各话,这对双方都好。”请他传达。后来再把这个邀请告诉 恩师, 恩师也是当场应允。

  三个钟头之后那位师兄回电话说:他有把 萧老师的话转给杨老师,杨老师说:“不用了,说了还是没有用。”那位师兄问我要不要杨先生的手机电话,我说:“不用了,既然他连法都不想用心去了解清楚,我不会再给他电话了。”后来 恩师慈悲、主动的一一作解说,可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故意在法上闪躲狡辩,拿不出一个确实说得出的法,又继续在私下串联动作,很明显是蓄意要谤法、谤师及破和合僧。不久,有一位追随杨先生的法师,认为他的法义有问题,就化名写信来请问 恩师, 恩师因此才有正式的数据来作回复,就以三个月时间写出《灯影──灯下黑》一书;《灯影》出版之后,才制止了他们一连串动作的扩张力量。

  在台南讲堂时,○天师问:“阿赖耶识不生不灭,那你怎么长大?”我也反问法师:“你们说有一个真如,那你们找到了吗?”他说还没有。我说:“如果将来找到了,别忘了告诉我。”(已经把真正的法给否定了,怎还有办法找到!)他也要我如果修得更好,别忘了再去度他,我说一定会。

  阿赖耶识祂本来具有妙功能性,心体常住不生不灭而种子有变易,所以如来藏(阿赖耶识)祂是非常非无常,依于阿赖耶识性,因无始来无量烦恼、无明之熏习,而现起能集藏分段生死染污法种的体性,再由现识末那识为俱有依,才能现行各种的有漏有为法及无漏有为法,而有此世人身之正报及世间资财等之依报,才能在三界中流转生死。

  此色身之成长,是因地阿赖耶识,因染污意而现起之无漏有为法,虽因无明、业、爱绳而有,但已显示出阿赖耶识在因地即有圆满成就诸法之真实体性,此性恒、不变异;且色身之成长过程中,阿赖耶识恒不间断,祂是非常、非无常,才能显示出其在三界中之真如性(清净、平等、离生、不变异、无我、涅槃等真如性)。

  为使一期业报酬偿得以圆满,由阿赖耶识之相性自性及大种性自性造身及执持色身,再藉四大及四食之因缘,使色身成住坏空,而在五阴世间受种种苦乐果报。

  色身的成长与阿赖耶识之间的关系,的确是一个好问题。色身的成长必须历经生住变异,而阿赖耶识心体的真如(涅槃)之性却不与六尘相应,所以色身的成长确实必须有一个具有种子生灭性之不生灭主体;事实上,能于三界起作用者,必有生灭性,必有变异,所以必定非常,是以一切三界之用,必与无常相应,这就是现象界的缘起性空。

  但不能因为现象界上的缘起性空是色身成长的必要条件,就将能生色身的阿赖耶识也划归于生灭法,因为阿赖耶识出生三界法而不被三界法所摄,双具生灭性与真如性,种子生灭变易而心体常恒不变,所以非常亦非无常,是以具有圆成实性,才是真正的“中道”。这些阿赖耶识的“性自性”,均可由教证、理证、及大乘菩萨之亲证而得知。○天师说“阿赖耶识不生不灭,那你怎么长大?”显然是误认为阿赖耶识仅有真如性(无法成就色身的成长)或仅有生灭性(非常,不是真心)的其中一法,偏在一边而忽略了阿赖耶识双具二法,这是被人误导而严重误解或不解阿赖耶识的体性,所以死在自己的问句之下。

  解开○天师的谬误后,我们甚至可以进一步思考下面的问题:色身的成长是否仅需生灭性的主体,犹如草木一般自然生住异灭,而生灭性的主体在色身毁灭后就跟著坏灭了呢?或者八识心王仅是附著于色身上来成办行住坐卧呢?是否这个主体必须是兼有不生灭性呢?这个问题可以逐步辨证如后:

  一、若此世色身与过去世业种无关,应色身之成长同于土石之生住异灭,无三世因果故,同于现象界之缘起性空故。但依教证、理证、及三乘甚至外道胜行者之亲证,现见今世色身乃至世间资财等均与往世所造业种所生果报有关,故知此世色身必然与过去世之业种有关,而执持业种者唯有阿赖耶识心体,不是另一个想象中才会有的第九识真如心体。

  二、若此世色身与过去世业种仅在入胎(受精)前有关,或仅在出胎前有关,乃至有任一时刻,色身唯依其自性及外缘而成长,则从该时刻起,色身之成长即同于无情草木之成长。但是现见有情之身与心刹那不离,堂堂密密和合运作,迄于老死,以此可知当然不同于无情草木、附木精灵,是谓持身之心,名为阿陀那识。此诸分别可由明心者观行整理得知,或由见性者现前观察得证。但是,持身之心为何?心者不出八识心王,前五识与意识之生灭性显而易见(未能自证者请详读 恩师书中处处开示),故不能持身;意根因其处处作主之特性,不应忍于三恶苦道轮回受生,故亦不能持身,是故唯有阿赖耶识是持身识;既是持身,当知色身之成长衰老亦为阿赖耶识所摄。而且,八识心王中,只有阿赖耶识心体才有大种性自性,其余七心皆无;如果○天师依照杨先生的错误教导,另外建立一个能生阿赖耶识心体的真如心,就会有第九识与第八识并存的无量过失,所以第九识真如心出生阿赖耶识的道理,也是不能成立。由以上可知,始自入胎,终至死亡(如秤两头,低昂时等),吾人之色身纤毫均由阿赖耶识所摄。由过去至今,由今至未来,阿赖耶识贯穿三世的运作,无一刹那不在,无一刹那有异(均是不触六尘,清净无我,但是却集藏、流注识种而生万法),而这,就是阿赖耶识的真如性的一部分:真实性!有这种真实性,才有可能是圆成实性的心;没有这种出生万法的心性,就是有欠缺的心体,就不是圆成实性了。所以吾人色身成长的现象与道理,不仅不会如○天师所想的一般,坏了同修会的法,反而更彰显了阿赖耶识的妙用,证明了 导师所传的法确实是真金!

  风雨后的期盼

  现在的我,只期望还有因缘能促成台中购置道场,能让正法在中部永远延续。再则亦担心自己护法之余,不知还能有多少时间可用功,还能在法上进步多少?更希望习性性障能一天比一天淡薄,慧力也一天比一天增长,未来生无论在世间法上或在菩提道路上,无须再那么辛苦,这才是我一心想追求的;只要能安住在正法团体中修习,就心满意足了,其它并无所求。

  给诸方法师、大师的话

  诸位法师负有弘传 世尊遗法的使命,所以应该好好用心去看第一义了义经典,依法不依人,依了义不依不了义;而不是去崇拜所谓的大师,盲修瞎练。若已经是一方大师,更应勤求证悟、谨慎说法,决不能恣意漫解经典、公案。如果误导广大学人,等到别人把您的落处提点出来之后,就心生瞋恨,处处诽谤,不知反省自己对错,为了面子、拉不下脸,那就真是个无智之人也!如果不是当今有 萧老师这么一位大善知识,把您们的落处给提点出来,恐怕连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呢!应该要感到庆幸能遇到大善知识才对啊!就算没有感恩之心也不应诽谤啊!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今生既然有因缘听闻大乘第一义了义经,大善知识也在您眼前,请您要用智慧去做拣择,莫崇古贱今、贵远贱近。如果宁可舍真善知识,为了面子也不承认自己所说之法是错误,只在乎一时的名闻利养及法眷属,还示意为悟而帮人印证,害众生跟著自己造下大妄语业,造就了杀害众生生生世世慧命的恶因,而后留下臭名千古!死后无量世中枉受极恶苦果,这样,岂不是枉费 世尊的那件僧衣让您披挂一辈子,舍报时如何面见 世尊呢!期盼诸方大师及悟错之居士们,能效法现代禅李元松老师之精神,能在色身健康之年,发心忏悔,放下身段、真修实证,证得实相如来藏,才能留芳千古。如果能够在有生之年悟得实相心(如来藏),才不枉费您一生出家求法;不要等到要往生时想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念不生的离念灵知心、意识心要入涅槃而不得入,才来后悔莫及啊!

  给同修们的话

  非常感谢所有曾以逆境加诸在我身上而已经离开的善知识们,他们的瞋,让我有此机会修忍辱,在法上也能层层往前进;每次一有逆境来时,我都想这是佛菩萨在考试,自己可以因此一次又一次的改进。不过诸位要很小心,瞋心一起要马上降伏,不能再付诸于实行,白纸黑字写出去就如一桶水泼在地上,永远收不回来了;要修福德不容易,不要轻易的把它给毁掉;初发心容易,长远心不容易,所以要时时把心安住在法上用心。一生之时间非常短暂,不要追求世间之名与利,到头来还是一场空。要结一个善缘不容易,要毁了它却很容易,好好珍惜每一个因缘吧!也期望诸位都能以佛法之命脉来作著想,而不以个人之得失而生瞋心、嫉妒心,处处去贬抑他人;如果他是个人才,大家更要互相提携、互相扶持,正法才能久住。

  目前同修会里的同修,如果还有人认为 恩师摧邪显正是在自赞毁他、批评诸方大师,并且因此会生烦恼心的人,希望你们把 恩师的著作好好研读,如此摧邪显正是不是要救诸方大师?是不是在提升您的见地?如果不是这样的摧破邪说,您是否真的能分辨邪说与正法的差别处呢?您的见地会有今天这样的胜妙吗?请您自己去作拣择,把它弄清楚。否则就算只有一点点疑,您还是会有瞋,以后还是会障自己的道,在法上想要有多大增长是不可能的。前面说过指名道姓摧邪显正的效果,大家有目共睹,希望诸位也要有慈悲心,一起来摧邪显正,救救他们吧!

  以前有人说:“萧老师那里只有教到明心、见性而已,没什么好修了,怎么讲还不是在讲如来藏。”殊不知无门慧开大师云:“涅槃心易晓、差别智难明。”明心、见性后该学的还多得很呢! 恩师为了迅速广泛利益众生的缘故,都会为明心又见性之人传授差别智,让明心见性之学员,学习到禅门的后得无分别智,迅速增长智慧(最早期没有道场,上差别智的课都到 恩师家, 师母都准备了许多水果、茶汤让大家享用, 恩师从来不受人供养一毛钱,在法上都欢喜的教导大家;从自在居士那边来的萧世华,也一样的享用了三年 恩师的法乳与 师母的水果茶汤,却还在网站上化名贴文诽谤)。 恩师不管在书本上或在说法的当中,从初学到上地、乃至禅定, 恩师从来没有不教的。不是要 恩师当面教导才算是教,要看自己有没有认真,是不是 恩师在说法之中就时时做整理;如果是听过了就算,这样就别说要再地地增上了,光是别相智、禅门差别智、都够你去整理的,更不用说一切种智了!所以说 恩师在法上从来都不隐藏,只要他会的,没有不教导诸位。就如 佛世尊“一音说法,随类得解”,如果用心,自己会发现老师所讲的这个部分正是我要的,自己要去做观行、去做整理。

  也有人说, 萧老师这里没有教禅定,其实老师都讲过〔编案: 平实老师在早期已曾讲过《修习止观坐禅法要》,细说初禅的修证原理与他所亲证的初禅证境,留下六十八卷的录音带〕,只是自己是否有按照老师说的去除五盖及离欲、锻炼忆佛及看话头之定力,如曾按照 恩师所说如实去做,相信要证得初禅是轻而易举的事! 恩师常说:初禅不是单靠打坐而得,而是在行、住、坐、卧之中时时都可证得的。是否已达到证得初禅之条件,大家可以自我检查。相信在同修会里面一定还有其它人已经证得初禅,如果诸位还不信,到时也请他们现身说法以作证明。

  这三次法难和文○法师离去的花絮事件,在我们看来,对 恩师似乎是一连串的打击;可是 恩师沉稳应对,一一详实破斥邪见,让众生在法义上了解更多,对我们而言是因祸得福,因此而能了解到更深之法。尤其在第三次法难, 恩师写了《八九识并存之过失》及《灯影》,还有台南共修处法义组写的《辨唯识性相》及《假如来藏》,让我们在慧上更加增长不少。更期望三次法难中离开的同修们,能够自己冷静下来回想一下:当你们还在同修会中之时, 恩师为了要栽培你们,用心良苦,让你们一个个在智慧上增长。这是我一路亲眼所目睹的,而你们之中少数带头的人就只是因为所求不遂、师心自用,就忘恩负义,演变到谤 佛、谤法、谤师及破和合僧,造就了最重罪。但 恩师还是悲悯你们,为你们在法义上以书本一一作详细的解答,不是像你们领头的杨先生一样只敢用口头讲而不负责任,又利用别人的名义印出二本不像书的书,自己都不敢具名。除非你们是情执深重而不管带头的少数人讲的对或错,认定就是要跟定他们,下地狱也无妨!可是有智慧的人一定有办法去做拣择:跟著他们,你们学到了什么?就算他们为你明讲了明心的密意,也是没有用,还是无法发起真正智慧的;况且他们也没办法带领你们地地增上,那你们跟著他们还要修什么!期望你们有智慧,能把 恩师的书好好深入研读、对照经论,再三反复思惟,更期望你们一个个都能回归到正法,不要如李元松老师一样落入离念灵知意识心境界中,免得将来等到业境现前时,已无时间作思考而遗憾终身啊!

  最后,诸同修们!我们大家一起来感谢同修会所有的亲教师们,在法难之际,每位亲教师都一肩扛起来!更要感谢的是张正圜老师及游正光老师,为了正法之命脉,不辞辛劳长途跋涉,都来台中授课;尤其张老师又答应 恩师到更远的台南授课。 导师、两位亲教师、还有台北所有的亲教师们,为了续佛慧命,他们护法之精神,是同修会的所有学员们要永远感恩的!尤其台南及台中的同修们更要时时心存感恩!我们福报较差、住得离 导师远,如果没有亲教师肯发大心来此教导,想要得闻正法非常困难;就算有此福报得遇,也要非常辛苦,所以大家都要有饮水思源之心,俗话说:“吃果子拜树头,饮水拜水头(台谚)”,诸同修们更要永远铭记在心,感恩再感恩!

  也祝福诸位福慧双俱,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