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正觉访问记(三).......... 心宇

  台湾正觉访问记(三)

  (五) 正觉讲堂

  萧老师于1991年仲夏出山,弘法度众。于1997年二月成立佛教正觉讲堂,六月成立台北市佛教正觉同修会。现在,已有150多人亲证菩提〔编案:2005年已有二百余人〕。最初,萧老师于中央信托局佛学社等三处主持佛法讲座及共修。现在台北、台中、台南以及洛杉矶都有同修会。每周二晚,萧老师都在台北正觉讲堂讲经说法。

  书上说,萧老师开始未预设题目,皆随顺因缘而行。最初以《博山参禅警语》与诸同修结法缘,因禅子普遍未具参禅功夫,念佛人也罕具念佛功夫,1993年二月乃著《无相念佛》一书,以助禅子,果然有人因此得见自性弥陀,悟明心地。接著又宣讲《念佛三昧修学次第》,1994年整理成书。后来又应邀在慈云杂志上连载《如何契入念佛法门、公案拈提》;随后因缘成熟,续说《禅──悟前与悟后》于1995年整理成书。以建立学人悟道之信心与正知见。圆满具足而有次第的详述禅悟之功夫与禅之内容,指陈参禅中细微淆讹之处,能使人明自真心、见自本性。据早期证悟的弟子说,当时只有这三本书,更早的只有《无相念佛》一书,但如实修行就证悟了。

  许多著作,都是萧老师先开讲座演讲后,再整理成书的,如《楞伽经详解》。《楞伽经》是大乘佛教中极重要经典,也是法相唯识宗根本经典,也是禅宗开悟者自我印证及悟后起修所依据经典。萧老师从1995年八月起,每周宣讲二小时,合计八十七讲,前后长达一年半。萧老师讲经时,只是手持经文直叙,没有什么讲稿,也不曾参阅他人注释,而能引人入胜,直入楞伽宝城,贯通三乘佛法。“未悟佛子可藉本书摄取正知见,藉教悟宗,证入七住贤位。已悟弟子可藉本书通达法智类智,修入初地圣位而证道种智,超越第一阿僧祇劫。”

  10月18日(周一),下雨,傍晚转为小雨。我和姐姐打著伞步行到正觉讲堂去请购书,足足走了20多分钟。大楼十楼是正觉讲堂请购书的地方。昨日禅一结束的时候,郭师兄带著妻子儿女特地来给我送书。以前托他请购的,正是《楞伽经详解》第5-10辑等书。他不仅帮我买书和寄书,受我之托给我姐姐也寄书。甚至还帮我垫付了给正觉寺的捐款。我们都非常感激他!也是第一次看见他。他的个头比我想象的要高,说话之间总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知道,他正带著满腹的“疑情”,祝愿他早日顺利破参!

  当晚,十楼是林师姐值班。她是一位和蔼可亲、慈悲善良的人。在她的耐心介绍和热情帮助下,除了已有的,我几乎把萧老师出版和结缘的书全部请齐了。如《公案拈提》七卷本,和渴望已久的《如来藏系经律汇编》,原来是14开本2寸多厚的大书。我和姐姐都请购了两大塑料口袋的书。书真的很沉重,我用力提起书袋时,一边的提手处啪的一声就断裂了。林师姐又找来结实点的袋子给我。我们满载而归、我们兴高采烈!灯光下,漫天飘洒的雨丝,好像也在为我们喝彩!当我们在马路边,拦出租出租车时,一个从八楼下来的男生,问我们九楼、十楼是干什么的?是不是算命的?弄得我们哭笑不得,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哈哈!(台湾国际旅行,限两件随机托运行李,每件限36公斤。我们买来橡胶行李绳捆在箱子上,超重的就用手拎著。)

  10月19日(周二),是我在台北的最后一天。晚上有萧导师亲自讲经,这是我盼望已久的。但白天正觉不开门,我预订了旅馆免费出租车到台北最时新、最现代的一○一商业大楼参观购物。一○一大楼之所以叫101,因为它有101层。它是淡蓝色的,像一个巍峨耸立的孤塔,座落在台北市信义区市府路,目前只开放了五层。很多地方酷似美国的Mall〔大型购物中心〕,要不是看到汉字,我好像又来到了美国的Mall。所不同的是,这里有很多银行,但要一次兑换$300美元以上需出示护照。没办法,我们只好看著四处飘香的各式餐馆,望餐兴叹了。但值得高兴的是,姐姐买到了几本她所喜爱的业务书籍。

  早已在正觉成佛之道网站,弟子著作中,看到有《学佛之心态》和《净土圣道》二书。当晚课后,我终于见到了作者正德老师。她也是促成我此次访问正觉的关键人物。她说话声音不大,却谈吐清楚、思维敏锐,是一位冷静而睿智的人。她看我求法心切,但时机还未成熟,劝我说:“如果──我是说如果──不能明心,也能将来往生佛国呀!”我姐姐希望生意发达,她看姐姐问世间法,就告诉她:“人的福报不是求来的,天神可以把你以后的福报先借给你用,但如果学好无相念佛,将来往生佛国那才是有大福报。”她还嘱咐我,在家无相忆念拜佛之前,要先向佛菩萨顶礼三拜。

  在正觉讲堂的门厅内,在门口与书架的角落里,一个多抽屉的小柜子中,不仅有居士服、拜巾还有佛教有关材料。如《佛教往生礼仪须知》、《佛教莲友往生开示文》、《往生极乐回向文》、《祈福消灾祈请文》、《正觉供养文》、《莲台图》,以及《布萨法》和菩萨戒本等。义工们复印了两份“台湾本岛以外地区佛弟子通讯皈依表”给我们。自誓皈依时间,在每月六斋日之晨朝。正德老师告诉我,六斋日是每月阴历初八、十四、十五、廿三、廿九、三十日。而“此六日为四天王伺人善恶之日,又为恶鬼伺人之日,故诸事须慎。特过正午,则绝一切食物,是曰斋日。”所以六斋日更当“见贤思齐,闻恶自警”了。

  郭师兄和正妙法师都特意嘱咐过我,在萧老师周二晚讲课时,晚6:50开始,要早一点去,可以坐在前面左边的第二排。能够比较清楚的看见萧老师。所以我们早早就到达了正觉讲堂。还是禅一时用过的坐垫、拜垫和小毯子。由于来得比较早,我才看清了讲台前方的佛龛和门口韦陀菩萨的雕像。并和姐姐一同在佛像前留影纪念。迎门口的韦陀菩萨像约二尺多高,前有香炉和三杯茶。两旁有灯、花。在佛龛两边的墙上,有两幅对联。右边的上联是:“正智亲证本来性净涅槃唯我大乘”。左边的下联是:“正觉菩提现观人法无我不共愚凡”。

  在讲堂内佛菩萨的坛城约4-5米长。黄红色漆的柜台通案约齐胸高,上面靠墙也是黄红色的橱窗式的大型佛龛。有窄长的顶棚框架和正面平面、两侧斜面组成的大型玻璃护屏。里面有三尊雕塑像:中间,是坐在金黄色莲台上的白玉色的释迦牟尼佛像,唇是红色,有代表光焰的金黄色的花纹背景。两边,是略低于中间佛像的黄红色的菩萨像。右边是木质的观世音菩萨和左边的玄奘菩萨的坐像,也都有代表光焰的木质花纹背景。在三尊佛菩萨的背后,在一块大型长方形乳白色的背景上,镶嵌著粒粒黄色珍珠似的一部隶书刻写的心经。

  佛龛内上方有日光灯,两侧有走马灯式的木格立灯。在释迦牟尼佛金莲座的台案前,竟然赫然站立著一小尊,金黄色的佛陀童子雕塑像。只见小童子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彷佛在说著他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娑婆世界教主的豪迈宣言:“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柜案上供奉有三杯茶,两小盆蜡烛灯花,两小盘花朵以及一个小香炉。在柜案两旁是高枝大朵的几盆鲜花。这样的佛龛坛城,是多么的淡雅而简约,不拘于形式又不失于礼节。

  黑檀木的讲台前缘,雕有红黄色的“正觉”二字。字与字之间雕有一个佛教法轮图形。讲台桌上面,有一小尊面向大众的,坐在莲台上的金黄色的小佛像,两旁有两小簇鲜花。讲台后,有一把黑檀木的太师扶手椅。讲台两旁,各有一紫檀木、三足鼎立、老虎腿式样的架子;在红白相间的软垫上面,分别有一红黄色的大冬瓜似的大木鱼,和一只棕黑色的大磬。讲台两旁有立式麦克风。由于要讲课,两幅显示字幕用的白色小屏幕,早已从天花板拉下来遮在两旁的大经柜前面。当天晚上,萧老师将接著讲解《菩萨优婆塞戒经》。

  书中介绍说,本经是详述在家菩萨修学大乘佛法,如何受持菩萨戒?对人间善行如何看待?对三宝如何护持?如何正确地修集此世后世证法之福德?如何修集后世“行菩萨道之资粮”?并详述第一义谛之正义:五蕴非我非异我、自作自受、异作异受……等深妙法义,是修学大乘佛法、行菩萨行之在家菩萨所应当了知者。

  据说萧老师在上课前,会提前到十楼小参室,召见亲教师或接见预约小参的人。为了拜见萧导师,我拉著姐姐早早的就等在门外。只见一位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菩萨,如同护法似的守在门口。当我们发现小参室的门已经开了,正在犹豫之中时,一位小师姐过来问我们,是否有预约?我回答没有预约。小师姐就跑过去请示,回答说只许问法谈法,不可以谈别的。

  问法?问什么呢?一时我有点不知所措。如果在以前学密教的时候,我会上前送上红包,拜请师父给予特殊的灌顶和法。而萧老师以及所有的亲教师有规定,一律不收供养。而真正的佛法,又不是求福报、求感应、求灌顶的法。那自己跑来要见萧老师的初衷是什么?快想想?小师姐和姐姐都在看著我。其实,猜也猜得出来,不就是希望能得到真传和点拨,指引一下证悟的迷津吗?

  可是,我曾在九楼正觉讲堂的“学习园地”墙报专栏中看到,有一张被开除正觉同修会学籍的人名单。大约有20多人,只有几个名字是眼熟的。这些人有的不就是因为悟得太容易而出问题的吗?所以,“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宁愿自己不悟,也不能走那些人的老路。想到这里,我无可奈何、很不情愿的告诉小师姐说,我们不小参了。这时,我看到有两位师姐已经合掌走进小参室,并很快的关上了玻璃门。我知道,距离讲课的时间已经很近了,就是我要小参,恐怕萧老师也没有时间了。这次,我让朋友们失望了吧?如果能有下一次,我一定把握好机会!

  上课的时间到了,只见七、八位出家人,跟随萧老师排著一小队,合掌疾步而入,分为僧、尼坐于讲台两侧。我看到了正妙法师,是禅一休息排队时认识的,她是唯一来自于四川的。17日禅一后,她十分热情的邀请我们,上“观音洞”小参,并手把手的教我们如何拜佛。她说拜佛时腿痛不要紧,慢慢练习,六、七识早晚会接受的。还请到访的一位出家师父为我们开示说法。原来他从别的道场来正觉学法不到一年,他也很年轻,却对第一义谛佛法讲得头头是道。他告诉我说他用大量的时间阅读萧老师的著作,学习大乘佛法。他嘱咐我,一定要多看多读萧老师的书,建立正知见很重要!

  他说,三界即含五蕴十八界。弄懂了五蕴十八界,就切开、分开了浪与海,就会断“我见”,证初果。见闻觉知不是我,法离见闻觉知。而所谓的“三界”是指“欲界”:六天;“色界”:初禅(有三层天)、二禅(三层天)、三禅(三层天)、四禅(有九层天),共十八层天;“无色界”:指四禅天,四种天。天从竖面看来有28个层次,第二天又分为33个单位,第一天分为四国,共有四大天王。

  “了众生心行”是指七转识的心行,即“照见五蕴皆空”。要把七转识的功能了解清楚,在生活中体验祂们的虚妄性。但一般人的心很粗,故要通过拜佛使心细,才能够观察七转识的虚妄性。所谓“理”是指理体,是站在第八识如来藏的体性来说法。所谓“事”是站在事相上来理解,即于虚妄想上。“观自在菩萨”自在指第八识,菩萨指证悟者。转移到眼见“五蕴皆空”,五阴就是五蕴,阴即遮盖意。悟后起修要除性障的“性障”,是指障碍心性的,贪瞋痴慢疑等。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只见萧老师,身穿黑色海青、再搭棕色的缦衣,向佛像坛城跪拜顶礼后,坐在讲台后的太师椅上。这时我才看清萧老师的面容。他中等身材,中等个儿。萧老师坐在讲台后,正了正衣服,抿了抿嘴,伸伸脖子,摇了摇头。让我顿时想起来,他的公案拈提几本书的封面上,栩栩如生的正在辩论的几位大和尚来。对,萧老师就像是其中的一位!有人告诉我说,不能与萧老师合影,也不能给萧老师照相,我只有把老师,牢牢记在心头。

  只见麦克风前的游老师带领全体同修起立,合掌顶礼佛坛,以及其它佛菩萨。三拜之后,讲台下另一边的张老师,带领大众高声念诵: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称);然后大家跟著张老师又带领大家念诵开经偈:“微妙甚深无上法,百千万劫难值遇。我今见闻得证悟,愿解如来究竟义”。接著大众合掌向南无上平下实菩萨问讯;大家的动作一致而整齐,没有一个人出声,只有唰唰的问讯和起立的声音。最后,萧老师请大众落座,听讲《菩萨优婆塞戒经》。

  萧老师以其所证解脱道之无生智,以及佛菩提之般若种智来讲经,当然十分精彩!但事先知道同修会将会把萧老师的演讲整理出书,就没有做听课笔记。记得萧老师鼓励大众说,有的道场甚至寺庙,不让那里的人来这里学法,而在座的各位能来学习大乘了义佛法,是很有福的,要珍惜。正觉同修会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是开始时所没有想到的。接著,萧老师就开始上课了。只见屏幕上显示著所讲的经文段落,许多同修打开经书,萧老师逐句逐段讲解。

  记得讲到“忍辱”的问题,所谓“忍辱”就是能接受。而忍辱的目的,就是为了要结无量劫以后的善缘等。所以要能接受忍住别人的谩骂。比如,有的人受到批评,因为说法说错了,又无法反驳,所以会生闷气,就骂人,或者由弟子化名出来骂人。骂得很难听,但是萧老师说他不生气。让他们骂去。因为我们的色身,刹那刹那之间都在变异。你骂的我已经不是现在的我,而是刚才的、过去的我。所以,等于根本没有骂到我。如果知道了这层道理,忍辱不是变得很轻松了?苦恼也就随之解脱了?真是好主意!

  萧老师在讲经的时候,经常打比喻,举例子,有时还很幽默。人们常常发出会心的笑声。我看著银幕上的经文,二小时总共才讲了两、三段,却真是逐字逐句,不疾不徐、详详细细、滴水不漏,不放过任何一个讲解的机会。佛经里好像什么字都认得,但经过大善知识透彻精辟的讲解和阐释,才体会到:佛法,是如此的奥妙无穷和博大精深!

  阿弥陀佛!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