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电子报感想──与大陆学佛同修们分享 .......... 果益

  读电子报感想

  ──与大陆学佛同修们分享

  虽然现在佛法之真实禅法,不能互相比兴于大陆,但学人应知,这是业缘所感,不该怨天尤人,尤不应埋怨佛菩萨不灵,一点点这样的念头都不能够生起!因为若非“佛法”面临到存亡危急之秋,“一代时教”到此残破不堪之窘境,如何能因势利导,令此佛菩萨的大慈大悲,感召萧导师的无上殊胜愿力,我们哪里有可能,有任何一丁点可能,可以闻悉正法,离开重重迷雾,乃至今天敢说,于佛陀的正法是什么,而能知道少分!

  所以要感谢佛恩浩瀚,菩萨加被无量,使得正法可以在历史上,首度可以被“写得”这么清楚!这如果不是佛法遭遇到了空前的大灾难,正需要有人以真正证悟之身,这样来破邪显正,如何感得佛菩萨加持我辈凡夫,彻底了解这如来的真意呢!否则我们这样根器的众生,就算是再精勤努力多劫,也哪里有机缘,可以了解这菩萨的大法呢!

  对于身在末法时的我们而言,能够知晓正法全貌与次第,这已经是二千年来其它佛子所难以感受的福份;要知道,即使二乘的证果人,即使是阿罗汉,佛陀如果看他是个定性声闻,也不会轻易授他一般菩萨之法,何况证悟菩萨之胜妙大法!所以应当以自己的福德因缘庆幸,然后应当有思报答于佛恩之处,何必斤斤计较于自己眼前的道业!即使以一般人观之,于《观无量寿经》所说,“上品中生”必须要了解第一义谛,如今诸君都已经了解多分,虽不更习诸多经典,更不阅方广经典,这也无所憾,这已经超越前人多多,何必如同痴儿,更向同修会诉苦不已呢?

  所以我们应当感恩一切佛菩萨的大慈大悲,应当现在就要努力弘扬正法,不应当日夜以自己的道业为忧!会为自己的道业哭的人,名为众生;为众生的业重落泪者,名为菩萨!

  末法,尚且将近有八、九千年,这一代时教,也还没有完结,我们怎么可以不更加振奋,发起更大的殊胜的愿力,来拥护佛法!各地业力,牵连各人于佛教正法发心大小,只因众人发心不大的缘故,所以大法之法运无法开启;如果大陆的学人菩萨们,多人合力奋然举帜,不顾身命力护正法,法运自然必须重启!如果,只是顾忌自己道业不成,畏生怕死,如此皆非能扛如来家业之人,这样怎么可能奢望大法提前西向呢?

  菩萨今天所传的开悟之法,是准备直接超越这一大阿僧祇劫,直入如来家位的,“种性尊贵,无可讥嫌”,哪里是一般小智、小愿、小行的菩萨们,可以相提论较!如果一直以为一定要佛菩萨亲手把这明心的大法,送到我等的面前,好啊!那自己也要有相同于诸佛菩萨的度生大愿啊!也要发起无私而且无上的大愿啊!

  何不想想,古来多少禅师,要开悟之前,是从这北边的州,长途走到南边遥远的省,如是往返不已,还不一定能够得法;那些祖师们,根本没有车马,只有这两条健腿,这样生死抛之度外,才把这佛法继承起来的;我们比之古人,哪一点够格承接这个真悟大法?

  如果这个法,这么轻贱地就传到了大陆,不免令其它世界,轻贱我娑婆世界一切佛子,谓是这中国无有发大心之辈!祷愿大陆诸学人菩萨,有能力、有信心、可以出家者,不要犹豫,作出一个真正的出家僧相,充实大陆的正觉僧团阵容,为不久以后大法提早西传中原而准备,这样真正为苍生起命,顾念苦海无尽无边的苍生,积极维护正法;若能如是,大法必当提早西运。于期间、于佛法,要有绝对的信心,莫担忧自己色身,像世间人;莫只顾个人道业,学二乘人;要以舍身取法的广大志向,这样行取中道来弘如来的法教!即使我们现下没有开悟,还是可以为他人方便演说正确的法义无碍,我们何必畏惧!我们正是相逢于此希有难逢的佛陀末法,最是艰辛的时代,也是最有机会的年代,何处不可以有所作为,以报答佛恩?哪里可以担心自己性命,怯懦地弃如来家业而不顾,而自以为道业增上便可独自了生脱死,这样来“亵渎”这菩萨的法门呢?如果不发起大愿,乃至不愿扛起如来家业,这样的人,就算是慧力增上,即使是因为道场殊胜、佛菩萨怜悯加持而能够明心了,又当如何?这样又何别于偷窃密意之人?皆不能发起般若智慧,必将疑虑而退失!如此明心,亦不过比二乘的焦芽败种,好那一丁点而已!有哪一点可以算是学佛人?算什么大乘人?算什么菩萨?所以要当深思,要庆幸。要深自庆幸:我们这样的愚劣种性凡夫,也总算可以为这正法尽棉薄之力,哪里可以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不要担心,导师说大法要西传去,尚且需要十五年;要知道,共业即使不可转,别业也可以转!大陆整体法运不可以转,不代表你所发心的区域不可以转!如来没有亏欠过我们众生一分一毫:今天求法很难,就是往时造了轻贱佛法的过失,所以今日必须受报;因果昭彰,怨不得人!如果不于佛前殷勤忏悔,为自己乃至为大陆一切善恶众生,如是顶礼佛前,如何感召众业消灭!君不见,唐朝智者大师,名闻十方,尚且为“楞严经”东传,日夜祷念,真正菩萨当如是也!我们应该如是学,要日夜为众生的业苦而祷念;即使我们业重,无法有机缘于此生中,更亲闻菩萨妙法乃至受禅三印可,也应当为一切大众欢喜,毕竟,“我”日夜垂祷,能令此土众生都有得度因缘,应当如是为众生欢喜庆幸,乃至应当为众生能够比“我”先开悟、先成佛而欢喜,这样即使提早舍报,也当心无所憾,这样才像是个──学佛的菩萨啊!

  如果人人都能如此,大法、禅三道场,不日即于大陆此土开演!应当深信:现在境地如此,只在自己精勤不足,不能转一切众生业力。应当相信:即使未来大陆法运兴隆,也是要由“自己”自家作起,如何奢望他人?世俗人尚且知道:“自助者,人助。”何况这菩萨藏大法,自古千圣向不明传;众会之中隐说,独取迦叶;千年曲折至今,幸存丝缕!当自问:我是何等人物,何德何能?千年僧众尚且不论,可比得多少在家居士:精勤有过之乎?弘法有过之乎?我于何者有过之,可今道一句乎!!!

  不要一再地劳烦正觉同修会的大菩萨辛苦地回信,莫再累坏我恩师了!要如是相信,法运是在自己的“手”中,要自己“开疆辟土”出来!君不见:等到众人都放下了掠夺衣钵传承之心,真正希望的只是求取菩萨之法时,六祖惠能大师才能离开猎人队伍,大开法席!“因缘在于何处,不问自明”!六祖之时,十五年矣!而今,是否要另一个“十五年”?端赖大陆诸菩萨们!即使真要十五年,也应当如是思惟:我若不奋起,发作一番佛法事业,这十五年到时,又如何能开展正法的弘传?届时大陆遍地佛教,也仍然是筚路蓝缕、满目荆棘,一片死寂!我虽是个无用凡夫,但是不敢不扛如来家业!

  人愿意开始作真正菩萨的时候──愿意为佛教、为众生付出而不求回报时──才能感召更多的菩萨们发心向前!愿一切大陆佛子,早日在正法中相逢!愿诸大众菩萨感此菩萨盛意殷勤相召,个个发无上愿,悲愿无尽,令此土娑婆,无上法道,共相永续!自后九千年中,菩萨共同携手;凭“我”大众,何愁不能为此佛陀正法,闯出一番度生事业!

  祝祷 十方诸佛菩萨加被

  愿 佛陀正法 昌明显耀

  普中国之地 无不得蒙佛力

  佛子必报佛恩!

  南无 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 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

  南无 平实导师菩萨摩诃萨

  佛子 果益 顶礼一切诸大众菩萨

  表相僧宝亦当尊重 .......... 释常有法师 等

  表相僧宝亦当尊重

  一、平实菩萨现在家相之缘由

  萧导师平实菩萨多生多世现出家僧宝相,乃至往昔亦曾高居祖位,作狮子吼,振兴宗门,名动朝野。菩萨今世除却袈裟,故著白衣,示有家室,究其缘由无非有三:

  其一、为披露藏密邪淫之法,著《狂密与真密》之大作,若复著缁衣,必难以启齿故。

  其二、为增强在家众之信力,示现在家亦可开悟,甚至地地增进。

  其三、时值末世,人事繁杂,在家俗务缠身;且台湾在家众弘法不易,较易为人所轻;正藉此恶缘以打磨习气,消除性障。

  平实菩萨虽身现白衣,检点诸方,乃至错悟之出家法师亦不放过,然非是藐视僧伽,诽谤僧宝,因其从未言及诸师身口意行,诚为救护佛子,摧邪显正,纯为探讨法义耳。众等于此不可不知。观平实菩萨所说法义,较之 世尊与历代真悟祖师并无二致,唯有深浅不同而已。

  平实菩萨平日时常赞叹出家,赞叹持戒,赞叹僧宝。且菩萨今生仍有极强之出家身韵,几欲弃俗,却因有大因缘故,为 世尊冥中所阻。众等于此亦不可不晓也。

  二、部分人对平实菩萨意旨之误解

  有一批愚人因文字障极重故,或因未通读平实菩萨著作故,或因别有用心故,诬蔑平实菩萨“诽谤僧宝”。菩萨于此多有澄清,多所强调乃“法义辨正”,而非“检点言行”。书中说明比比皆是,此处略过不表。

  然大陆复有一干在家妄人,也赞同平实菩萨所说法义,却错会师意,以为出家无甚功德,说什么“出家在家一个样”,道什么“末法在家好修行,正觉同修会上开悟多为在家菩萨”,更有甚者,藉以学习导师所说之殊胜义,而蔑视出家僧众。

  末学等人乃不识时务之人,不会歌功颂德,今造此文,想来会开罪诸方“大德居士”,然却迫不得已而为之,否则长此以往,僧将不僧矣!如 世尊言,末世法灭时,三宝之中僧宝先灭。须知若长养此一蔑视僧宝风气,必将危害僧团利益,成就俗众蔑视乃至诽谤僧宝重罪,亦将正中诸多别有用心人士之口实:“你萧平实还说什么没有谤僧,看看你教出来的弟子,根本没有把出家人放在眼中!”届时,惹出大事,莫说平实菩萨有口难言,即使是 世尊亦为汝作不得主。为防患于未然故,末学乃造此文。

  末学作此说,绝非危言耸听,亦非凭空捏造,实有由来。愚于修学平实导师正法之部分居士交谈中,发现有些初机学人,不曾于丛林参学,不晓礼仪,复于僧众起慢,对出家众直呼其名,连称呼“某某师”,“某某法师”之基本礼节亦不知,甚至对已悟圣僧亦出言不敬,张口“虚云”,闭口“广钦”,态度何其傲慢。汝若定要贬低僧宝,吾也只由得尊驾。不懂规矩,出乖露丑是汝自家事,但请下次作此称谓时,莫要号称正觉学人。

  亦有“居士”(姑且称其“居士”),自谓学佛有年,然三皈五戒亦未曾受,更罔论在家菩萨戒,问其缘由,彼言:“不须著相,但心恭敬即可”,想来在彼眼中,能为其授皈之大德法师尚未出世耳。愚乃当场喝斥其为“鸡毛菩萨”。

  更复有一班“维摩”,在导师书中学得些许妙法,看得几则公案,便出门检点诸方矣!本来,摧邪显正乃菩萨行径,有极大功德,末学亦随喜赞叹。然观彼等发心,只恐破邪显正,救护佛子之因素不多;显露自我,卖弄学识倒是事实。彼等不问青红皂白,见到出家禅和便出言相逼。昔日,吾在西安卧龙禅寺便遇得此类“高人”。卧龙禅林乃大陆第二大禅林,自然亦是众目所瞩。一日,有一“高手”挡住吾言:“如何是禅师?”

  余答曰:“明心见性者是禅师。”

  又复追问:“如何为明心见性?”

  复答:“明自本心,眼见佛性。”

  又追问:“汝明心见性否?”

  余听罢,心中窃喜:“莫非佛菩萨怜悯末学,今遣作家指点迷津。”更复思念:“若彼能令末学当场悟去,末学定作礼以拜。”乃据实以答:“末学惭愧,未曾会得。”

  彼便嗤之以鼻。滔滔不绝,说得一番妙理,更扬言一路行来,已收拾几个出家众矣(此是何言,是何发心?!),颇有得色。观其言论,无非是从导师书中学得。想余对导师之书日夜攻读,反复推敲,汝讲至何处,余如何不晓,当堂与其应对,彼之气势方消。

  故此,对于此辈动机不纯,而四处打擂者,末学合当正色以告:“纵汝句句在理,字字珠玑,讲得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亦是魔业!增长我慢故,发心不正故,正所谓:‘邪人用正法,正法亦邪。’若诚为救护佛子出邪见坑而摧邪显正者,末学定随喜赞叹。”

  三、大陆宗门与台湾不尽相同

  导师书中曾多次检点台湾某些“禅师”未证言证之野狐行径,亦曾多次指出台湾禅堂“以定为禅”之错谬用功方向;或有学人便误以为大陆禅林亦尔,然实非完全如是。

  当知台湾本身并无正规之禅堂,禅堂一法是中台惟觉法师自大陆宗门泰斗本焕大和尚处引进,惟觉法师便成为临济第四十五代传人。本焕大和尚法脉接自虚云老和尚。虚老传法皆系书卷相传,恐宗门法脉断绝故,非如历代祖师真正之“以心印心”,此是教内皆知之事实。本公是否开悟?且置之;然老人参究一生,鼎力护持宗门,护持禅堂,功不可没。观其《禅堂开示录》,自是不比平实菩萨之《禅──悟前与悟后》,亦有不尽人意之处,然书中却突显出“参话头,起疑情”之正说,颇有可取之处,亦不枉费亲近虚云老和尚一场。

  至于传至台湾惟觉法师手中,却是走了样,又言数息,又云所谓之“中道实相”,复道什么“当面关、山海关、雁门关”云云,多是言不及义,玩弄识神;至于参话头,彼却草草带过。最后来上一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能作主之心”,露却狐尾,一场败阙。至于“佛光禅”、“法鼓禅”、“慈济禅”,更是令人喷饭!无怪乎台湾有僧众扬言“台湾没有正规禅堂”,而奔赴大陆参学。

  大陆禅林著名者如江西云居山、西安卧龙寺、杨州高旻寺、宁波天童、阿育王等,其中尤以云居、卧龙为最,规矩最严。此诸多禅堂中显无一人敢言开悟。至于净慧法师示悟,“无心禅和”释传圣高估其宗门,亦只代表其个人或少数人之意见,而非公允,且亦有人持不同意见。禅堂班首开示之法义,自是远远不及萧导师精辟详实,禅堂有些规矩是否完全合理,亦是值得商榷,却大致用功方向不错,皆是虚老所传之“参话头”正法,有虚老开示作准绳故,而非似台湾四大山头之“禅师”一般错得离谱。

  而禅堂大众师父中,有住山老参,有持银钱戒者,有日中一食者,有夜不倒单者。即便未悟,抑或知见不甚具足,却也持戒清净,道心恳切,不失为僧中之宝。而此等禅和,不曾未证言证,亦不曾否定如来藏,吾等若不能恭敬礼拜供养也罢,至少不应不明真相便草率检点。吾等亦不可用从导师处学得甚深微妙法义而过高要求他人。不知末学此说合读者诸君心意否?且大陆乃藏龙卧虎之地,此中设或有真悟者亦未可知。

  至于宗门老宿,如深圳弘法寺本焕大和尚、香港圣一老法师、云居山一诚大和尚、慧通老和尚、弥光老和尚、青原山体光老和尚、高旻寺德林老和尚、卧龙寺如诚大和尚、觉修首座、内蒙古林义首座等等,亦未曾有人言悟,一生呕心沥血,维护不绝如缕之宗门,斯亦有何过失?万不可想当然便鲁莽点评。

  又当学人用功至一念不生时,有班首指出此乃“三家村”(散乱、昏沉、无记空)中之“无记空”而非开悟。又圣一老法师亦指出:“若在话尾用功则是第六识,若真正参话头是第七识在用功。”能有如斯见解,在萧导师门下自是极为平常,然在邪见遍野之时下,确属不易。

  而禅七期间,因缺乏明眼师资故,为避免大妄语故,禅堂中大多只讲功夫,少谈见地。乃至解七考工时,每位班首皆自言未悟,愧为头前人,并再三嘱咐学人不可乱道,并祈求诸佛菩萨印证,学人“道一句”时,若不能感得天摇地动,便作大妄语论,如斯谨慎明智之举,斯亦有何不妥?云何欲加以折辱?

  萧导师点评台湾冒牌禅师,于是有人便误以为大陆禅林亦皆是冒牌禅师,甚至有人四处奔走禅林“踢馆”!为免大陆正觉佛子与大禅林发生不必要之冲突,甚至因不明真相而对出家禅和产生无根谤(如此则是诽谤修学第一义之大修行人,甚至是出家法师,来世将受尤重纯苦之果报),故末学不得已,而于上文对大陆禅林著墨颇多。读者万不可错会吾意,以为末学欲强出头为错悟法师翻案。

  四、大陆不敬僧宝之怪状

  平实菩萨于书中所劝告出家众:不可执著表相僧相,而忽视法义正真之追寻。此一说法对于台湾佛教界相当应机,然对大陆而言,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台湾佛教自上世纪50年代至今,一直持续发展,民众尊重出家众已是蔚然成风,此诚台湾同胞之大福报也。这与印顺法师及不学藏密之法师……等严持戒律,注重威仪,维护僧伽利益与形象是密不可分的。关于这方面,以上诸师确有大功德。然读者切不可因吾作此语,便以为末学赞同印顺法师……等之法义,末学只是据实而言,当知“法义”与“身口意行”是两回事,切不可混为一谈。不可以人废言,亦不可以言废人,如此方为正确之态度。

  而大陆佛法可伤。十年文革,一场浩劫,表相佛法三宝被毁。八十年代后方恢复宗教政策,佛门寥落。正真法义失传,出家僧宝之威严亦受重创,至今仍元气大伤。种种不敬僧宝之现象,光怪陆离,不胜枚举。

  一般民众,多有蔑视僧伽者,认为出家众是社会人渣,是走投无路者,是寄生虫。于是有人因子女弱智或精神失常,便送至寺院,欲卸包袱于寺院。或有人年老无所事事,或子女不孝便思欲出家,欲住于寺院中混吃等死。余每见此景,心如刀割!遥想正法住世时,社会菁英,一流人才,一流头脑方敢言及出家。“出家乃大丈夫事,王侯将相所不能为也!”出家之真义,岂是彼辈无智愚人所能知晓?切莫把寺院当垃圾站!

  复有一干妄人,自谓学佛,却目无僧宝,见僧不礼,亦不皈依,如常人无异。佛门中戏称其为“二宝居士”(只有佛宝与法宝,无有僧宝故)。

  复有一干痴人,未曾剃发染衣,便索性自封僧宝,有家有室,却占据一所庙宇,领著一批居士,让众居士称其“某某师”;平日里也像模象样,搭衣展具,自谓劳苦功高,受人礼拜。死后还将其“上下”及“法照”供奉于祖殿中央,受用香火,真个不知惭愧!

  更有一伙愚人,好好底活路不寻,酒足饭饱之后,扔掉手中烟头,欲学起出家法师相貌,披著大红祖衣,顶著毗卢帽放焰口去也。脚上还套著黑亮底皮鞋,心中盘算著今日底收成,口中美其名曰度众生。莫怪贫僧多嘴,于此插上一言:“汝此刻红祖衣搭得耀眼夺目,无常来时,那红衣化作地狱猛火,那二十五条福田边化作千万缕铜索铁链,汝‘金刚上师’还唱得出香云盖否?”

  更有一些“大德居士”,学佛日久,学识渊博,修行得力,在教界较有名望,徒众颇广,便开始倚老卖老,受人礼拜,乃至出家众礼亦受之。恶!汝有多大福德,以白衣身受缁衣礼,岂有以僧礼俗乎?若论佛制,出家人无论在何场合,皆不能拜俗(除非在家善知识帮出家众开智慧眼目时方可受礼,如六祖尚为卢行者时使慧明法师悟入一般,彼在家善知识乃真缁衣,是法身父母也)。帝制时代,皇上也照样不拜;皇上为尊法,为种福,还得给出家人行反拜礼。而今南传佛教依旧保持这种风俗,国王、元首、大臣依然拜僧,而出家人总是巍巍不动受其礼;如某出家人稽首还礼,彼等必大惊失措,甚至认为这不是真僧宝而将其出家资格吊销。故末学在此欲向诸大德居士进一言:“纵汝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欲教化出家众时,当学维摩诘居士,先礼诸大比丘僧,然后说法。不可颠倒行事,坏了规矩,折了福报!”

  更有一大怪状:有些俗人出资建起一座庙子,便召来几位出家人做形象代言人,并为其做经忏。业务自接,收入自得,而发给出家众工资,彷佛在经营一所经忏公司,关系自是老板与员工,哪有半点敬僧之心?呜呼! 佛于《法灭尽经》中言:“奴为比丘,婢为比丘尼”,这一时刻似乎不远矣!

  又,复有一干长舌妇,将寺院当成养老院,常聚于寺院中,平日里也装模作样念几句佛号;一但出了佛堂便抛之九霄云外,“没吃饭前说豆腐,吃饱饭后说媳妇”。整日说三道四,谈长论短,渐渐把持朝纲,便开始作乱犯上,说僧是非,举僧过恶。一介家庭主妇,字识不上几个,哪曾知晓半点佛法,满身俗家习气,便开始指点江山,管理寺院,出家众亦须看彼等脸色行事。她看你顺眼,便把你当儿孙看待,疼爱自是有加,管教亦不可少。她瞧你不顺眼,便请你吃“口水配白眼套餐”,留单、取单亦须由彼等作主。“国有国法,寺有寺规”,僧众事务须由僧众管理,比丘过恶须由僧羯磨裁决,即使因缘不具,不能如法布萨,出家人身口意过失亦是因果自负(“法义辨正”当另论),何须劳烦汝“老干妈”大驾?!汝平日但于寺中发心培福,念佛求教则甚佳,若是多嘴多舌,超过了本份事,小心舍报后,汝莲池海会无份,阎君盛宴倒成座“上”宾。须仔细!

  又复有一干狂人,平日里五戒亦守不得,偏好察阅出家毗尼。凭借现今信息发达之优势,往昔非出家众难见之比丘、比丘尼戒,如今也大可抽著香烟,喝著啤酒,呷著香喷喷底“狗不理”包子,在计算机前大饱眼福矣!!看罢自是如同孙大圣出了老君炉,神目如电,明察秋毫矣!且当心:青天大老爷底汝,不知不觉中已犯下“盗戒、盗法”重罪。汝若再藉此四处评判僧人言行过失,则可跻身于阿鼻地狱中“VIP”之列。

  五、说僧过恶,获罪无量

  《地藏十轮经》卷三云:【佛告尊者优波离言:“我终不许外道、俗人,举苾刍罪;我尚不许诸苾刍僧不依于法率尔呵举破戒苾刍,何况驱摈。若不依法,率尔呵举破戒苾刍,或复驱摈,便获大罪。”】

  《戒经──萨婆多毘尼婆沙》卷六云:【为大护佛法故,若向白衣说比丘罪恶,则前人于佛法中无信敬心;宁破塔坏像,此极重罪〔等同出佛身血〕,不向未受具戒人说比丘过恶,若说过罪,则破法身。】

  又汉地比丘乃受三坛大戒,皆为菩萨比丘。

  《信力入印法门经》卷五云:【佛告文殊!若其有人谤菩萨者,彼人名为谤佛、谤法。文殊师利!若有男子女人,恒河沙等诸佛塔庙,破坏焚烧;文师师利!若复有男子女人,于信大乘菩萨众生,起瞋恚心骂辱毁訾,文殊师利!此罪过前无量阿僧祇。】

  《谤佛经》:【佛告不畏行菩萨:“尔时,彼长者子,说彼比丘毁破净戒,彼恶业报,九十千年堕大地狱;于五百世虽生人中,受黄门身,生夷人中,生邪见家;于六百世,生盲无舌……。”】

  因果可畏,敢不慎乎?!

  六、浅谈出家之功德

  众所周知,佛法修证高低,其实与出家并无直接关系,然是否就等于:“出家无甚功德,仅止表相表法而已。出家在家皆一样?”未必如此!此说有大过失,表相出家亦有极大功德也。

  固然五大菩萨中唯有 地藏菩萨示出家相,然十方薄伽梵,云何个个现出家相?诸佛世尊云何不现转轮圣王像?既当法王,又为人王,政教合一,岂不更易推广佛法乎?诸佛无上智慧,个中微细缘由,岂是吾辈无智福薄之人所能知晓?

  众人只知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中,只有六位现出家相,且多居三贤位中。然其余菩萨示在家相,乃是地上菩萨之作略。吾辈岂自不量力而盲从之?须知此诸多善知识,于第一大阿僧祇劫中,多生多世,现出家相;仰仗佛恩,无衣食人事牵挂,心安则道隆,方能修行迅速。登地以后,如今时之平实菩萨一般,故示在家,消除习气种子耳。

  又菩萨入地已,是否皆当示现在家相方能度过第二大阿僧祇劫?亦未必然也!菩萨登地后,若能殷勤护教护法,救度众生,勤习三昧,苦修种智,积累福德,或能蒙佛恩加,亲承佛恩而入“大乘照明三昧”,则能令吾人速超第二无量数劫,成就七地满心功德,一切凡愚所不能思议。然必须有一前提条件,即:现出家相。

  又八地菩萨满心已,若能出家及勤行精进多时,其后将于须臾间能证百万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数三昧,能现百万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数化身,一一化身示现百万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数菩萨以为眷属。若未出家,则不得如是功德。

  “僧恩如海,佛犹赞叹。”诸佛世尊,皆悉赞叹出家之功德利益,经典中随处可见,未尝闻有赞叹在家有殊胜功德者。

  如《佛说无量寿经》中云:【其上辈者,舍家弃欲而作沙门,发菩提心,一向专念无量寿佛,修诸功德,愿生彼国。此等众生,临寿终时,无量寿佛,与诸大众,现其人前。即随彼佛往生其国,便于七宝华中自然化生,住不退转。智慧勇猛,神通自在。】

  《佛说出家功德经》云:【譬四天下,满中阿罗汉,若稻麻丛林。若有一人,满百岁中,尽心供养,此诸罗汉,所得功德。若有人为涅槃故出家受戒。乃至一日一夜所作功德。比前功德,十六分中不及其一。以是因缘。善男子当应出家修持净戒。】又云:【于此一日一夜清净出家故,此善根,六欲天中七反受福,二十劫中常受生死世间之乐,最后人中生福乐家,壮年已过,诸根熟时,畏于生老病死苦故,出家持戒,成辟支佛。】

  以上所言自是出家修持净戒者。等而下之,出家后若是破戒恶行,又不思忏悔,自会于“袈裟下失却人身”。然恶道报尽,仍将得度,因出家有极大功德故。故此《大集地藏十轮经》卷三云:

  【瞻卜迦华虽萎悴,而尚胜彼诸余华。

  破戒恶行诸苾丘,犹胜一切外道众。】

  (注:邪知邪见、诽谤正法之出家众则不在此数,此是佛门外道故。)

  七、大陆正觉佛子任重道远

  末学于上文著墨颇多,自曝家丑,揭示大陆种种不敬僧宝、佛法不兴之怪现状。看来想必令人瞠目结舌,痛心疾首!

  然诸位同仁切不可因此便自暴自弃。相反,要认清形势,勇发菩提心。中兴佛门,收拾河山,荷担如来家业,佛子有责,大陆正觉佛子更是责无旁贷。如果说台湾佛教正觉同修会肩负著“摧邪显正、匡复正法”之重任;那么大陆正觉佛子除此之外,尚须肩负“重树大陆僧伽形象、纠正蔑视僧宝恶习”之另一重任。而此中尤以大陆正觉佛子出家僧团责任重大。末学亦是因此而发心出家。

  在此,末学殷重提醒大陆正觉法中诸菩萨:吾等修学并护持目前最殊胜之正真第一义正法,功德无量无边不可思议,是目前大陆佛教界之精英与脊梁,吾等更须起表率作用,敬重僧宝,重树僧伽形象。至少,吾等不应与不敬僧宝之“二宝居士”同流合污,不可为贬低僧宝之狂流推波助澜。挽救僧团,匡复正法,作中流砥柱,如此方为真佛子也!

  同时,末学亦诚心劝慰大陆诸出家法师,常当思念:吾等好好的男儿,辞亲割爱,背井离乡,南参北学,所为何事?诸佛世尊应现于世,所为何事?吾等亦须自重,合当用功办道,严持戒律,注重威仪,莫要于佛门中追求名闻利养,莫作狮子身中虫,莫要玷污僧伽、自毁长城。否则,正法危矣!僧团危矣!“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八、摧邪显正所应采取之正确方式

  走笔至此,文章已近尾声。然末学仍须唠叨片刻,以供读者诸君参考。际兹末法,魔强法弱,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吾等有幸能追随萧导师学习正真之了义正法。当仁者“发其志士之悲哉”,热血沸腾而欲出门摧邪显正时,宜当谨慎行事。亦当效法平实菩萨之作法:

  其一、要须证据确凿。万不可道听途说,或断章取义,或不明真相,想当然地评点他人,如是极易犯下无根诽谤之重罪,不好收拾。

  其二、发心要正。不可藉摧邪显正之名,而行“表露自我、自赞毁他”之实。常当哀愍众生,救护被邪见误导之佛子。

  其三、须观察因缘,且要有善巧方便。目前大陆正处于进一步深化改革之阶段,法制与民主亦有待进一步健全,此中关系极为玄妙;而欲做到此一点甚难。然大心佛子不可不学,此亦是菩萨学处。要须谨慎小心,稍安勿躁,稍有差池,便惹祸端,影响乃至阻碍正法弘传。

  其四、救护佛子,摧邪显正时,须同时注意消除自身性障习气,不可起瞋恚心、诤胜心、我慢心,不可因修学胜法便目空一切,蔑视诸方。

  其五、须先礼后兵,尤其对出家法师合当如是。如平实菩萨先是好言相劝,并赠书商榷;彼等不听,仍旧我行我素,误导众生,平实菩萨方隐名批露;彼等依旧不死矫乱,甚至诽谤谩骂,暗中抵制正法,平实菩萨方兵刀相见。

  其六、不可以人废言,亦不可因言废人,评论要须公正合理,如理如法。

  其七、摧邪显正之对象应是“邪而有余”者,不可对“正而不足”者亦等同视之,一棒打死。

  大陆正觉佛子出家僧团 合南

  本文主笔:释常有乙酉年季春

  释果周、释常有、释道风、释道含、释常醒

  〔编案:共同署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