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愿行思禅 .......... 白衣

  信 愿 行 思 禅

  —白衣—

  心 墨 图

  子刚难调 澹然诗词逐湮波

  世情舞弄每多逆己 绕作清人咎无善工画

  今学菩提次第 横毅奋发

  铸愿道朴为器 才微酸寒 遣辞羁怀都寓志

  一时无明因缘 意态风宗正觉

  悉付慈航海会众菩萨 敛心不贰

  应尽事处 真本无疑 乐夫中生 流泉自空夸

  深 痛

  忍本无生 断悔几场花梦 情眷最深毒

  爱也情绪 恨更愁千缕

  悲人猿心难留 应是雨风依旧

  料得波痕怨风载 横使休吹

  沉沉漠 立砌乱影魔起 钟台佛楼

  叹酸才 愚智翻来总障碍 大愿尘事 复何期

  忏悔——无尽的慈悲 .......... 雪梅

  忏悔——无尽的慈悲

  “我们其实是说得清的,我们只是不争一时,要藉此机会慢慢的有条有理的、广泛从各方面把正理写出来,让真正想要学佛的人,都可以学到一点东西,把那些人的谤法恶缘转变成佛法的布施。”――以上摘自萧导师《起信论讲记》第一辑226页。

  愚自开办培训学校四年有余,行事向来为自性恶习所导,所得自然非愿。然愚昧蒙心,于是怨天尤人,瞋心灌满,遇境随转,遂夜不成寐,终不得解。若非蒙愚一师慈悲开示,当日闻因果,生惧心,始茹素。顽疾得治,历时已是一年又半载。后闻茹素乃切实放生,大功德也。于是每当道友论及,便以佛弟子自居,且以能不食荤腥而沾沾自喜;此慢心满溢,时时浮现却不自知。

  自接触到导师无上法门以来,偶有阅文数篇,虽心下承受,却从未至心如实按导师之《无相念佛》所示之拜佛忆佛步骤施行。家姐时常劝愚,当勤精进,细思量,并将所得总结示出,有助学道之路。愚仗年轻,终不以为然。今(二○○五年正月初八)方才于佛前正受三皈五戒,次日得师教诵《大悲忏》,始至心发露忏悔。初熏何为悲心、悯众,心中暗暗下定决心:自受戒起,以平等心示周遭,借慈悲力消众障。 自从愿、念由心中生起始,便具现观诸粗浅无明烦恼的能力,从而身、口业行渐次服软,自觉所办皆遂。适才阅至导师这番话(如上所摘)幡然醒悟,顿时惭愧难当,泪如雨下。这是如何的大悲心,大智慧,方可成就这番慈悯救拔罪苦众生之力。而较于自身,是多么的渺小与卑微。三毒久浸,遁逃无途,难得清爽,如今得遇明师,却懈怠散漫,作功行课,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如船行水上,进不及退之万分中一。愧对恩师不厌其烦,时时叮咛,细细教诲。时至今日,虽受戒仅数日,然每日依照《无相念佛》之步骤,老实拜佛,每当忆起及归命本师释迦牟尼佛,便悲从心起,潸然泪下。心中清楚明白所忆之佛,全身毛孔,皆悉皈依。始知受戒功德殊胜。愚先前已废弃的一年半,实是愚痴至极。令人追悔莫及。

  此番闻家姐欲投稿电子报,借此机会,遂向一切有缘得遇导师之著作者畅言:不论汝师从何方、所行何门,慎当思维。切莫错失机缘(把那些人的谤法恶缘转变成佛法的布施),后悔莫及。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最后,藉开经偈,为文做结,愿共勉之:

  微妙甚深无上法,百千万劫难值遇,

  我今见闻得证悟,愿解如来究竟义。

  弟子 雪梅 合十 2005年正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