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信箱

  问一、平实居士为法门之计,奋大勇猛,驱逐喇嘛邪教,吾心甚慰。然吾所叹惋者,乃居士所据之楞严伪经,实属千古流毒。汉传佛学自出经纶之事,与藏人伪造经典之恶行,有略相仿佛者在焉。古之尊宿,文献有限,消息阻隔,不知辨别考对之法,择其一善,顿收全恶,实为可叹。今科技昌明,文献考辨之学,殊为发达,各国语种文献,交流深畅,致力于考辨之先行者,已建斯功。楞严乃国人自造,确凿无疑,是故当鄙弃而去,上讨佛教真源,无为流毒所误也。以真源清流,不容浊恶所污,一旦发露其伪,当痛然绝之!楞严错谬无稽之处,吕澄先生多方揭露,吾亦深加考辨,条分缕析,无可争辩。斯经由道士伪造,房管润色,伪托其父房融润色,杜撰翻译故事而流出,殆可无疑。

  答:近代疑古风气大盛,学术界往往以经典译出的过程,或者其中所用的译语不当,便推断其为伪经。大乘经中,被毁谤得最严重的,即是这部《楞严经》;其中毁谤《楞严经》最力的人,即是吕澄。吕澄著有《楞严百伪》,列举一百条理由,欲证明《楞严经》为伪经。

  然而,这些毁谤《楞严经》的人,包括吕澄在内,都是未证悟者,所以都没有能力以自心证量,比对《楞严经》的义理;只好藉由考据、文献、传译过程,以及经典比较等间接的方法,做一个暂时的结论,但是都不能从经中法义的真伪来做考察与辨正。为什么说他们的判断都是暂时的结论呢?因为将来若是有更直接的证据出现,他们的结论便会被推翻掉。例如,若干原本已被公认是伪经的中国古籍,因为古文献的出土,而获得平反,就是具体的事证;又如《起信论》的法义,近代日本人提出许多质疑,谤为伪论,但是经由 平实导师的解说,才知道原来是究竟而且极深妙的正法,这也是一个具体的事证。

  以吕澄的《楞严百伪》来说,其中很多条都是举《大日经》来证明《楞严经》有错误,显然吕澄根本不知道《大日经》才是伪经,反而以伪经来比证真经,认定伪经为真经,而以伪经来认定真经为伪经,岂不令人啼笑皆非?事实上,《大日经》的义理,完全违背佛教的主要经典教义,只要是亲证如来藏的行者,在理智心态与实证般若的智慧下,一定可以确认无疑的(此部分请参考 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的剖析)。因为吕澄没有亲证实相、没有见道引生的般若实智,不了解佛法与经典文字的真实义,才会认为《大日经》有权威性、用这部伪经来证明《楞严经》是伪经。可是《大日经》的法义已被确实的剖析而证明是伪经了,如今根据吕澄的考证比对,发觉《楞严经》与伪经《大日经》完全相左,这就已经证明《楞严经》是真经了;所以,吕澄的结论当然是不可信的。

  此外,近人王武烈、紫虚居士、佛圆居士也针对吕澄的错误考证结论,一一提出反驳,详见《楞严经不是伪经》──〈对吕澄先生“楞严百伪”的异见〉。书中对吕澄的不当看法一一提出辨正(佛教正见学会、中华药师山居士佛学学会,2005年8月初版一刷,10656台北市仁爱路3段123巷147号5楼,02-27210863。)读者若有兴趣,可以直接索阅。

  要判断一部经典的真伪,最重要的部分仍然是义理。为什么呢?因为 世尊老早就教我们要“依法不依人”。所谓的“法”,即是三乘菩提的真相。三乘菩提的真相──特别是大乘菩提的真相──是遍于一切处,而且亘古恒存的,它是可以检验、可以证实的。我们应该去亲证“法”,证法之后,便可以证量比对经教是否符合真相。佛经里面,都有修证的方法,也有悟后的见地,想研究佛经的人,应该依照它所说的方法,得到真实的证悟,自然就会知道佛经是否真实。我们经由亲证如来藏以及眼见佛性的证境,来检查《楞严经》中的法义时,发觉与我们所证完全相符无误,完全没有伪造的事实,而且所说的内涵,远胜过我们目前所证的智慧境界,所以《楞严经》不但是真正的经典,而且是悟后进修所应依止的经典。可是未悟者很难读懂它,假使被人先作了错误的指证,也很难信受它。

  譬如有人拿到一张影印的藏宝图,可是大家都说那是假的,所以他心中就先认定是假的,绝对不信。但是另外一个人也得到同一张影印的藏宝图,上面说有一个宝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他心里虽然怀疑,但仍然依照图示,拿著圆锹去挖掘,结果真的挖出许多宝藏来。他成为巨富之后,知道藏宝图的确是真实的,心里想:“这些宝藏反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何不公诸于世,令世人皆成为巨富远离贫穷?”便将这张影印的藏宝图送给人家,结果看到的人不相信的说:“这宝藏应该有二千五百年的历史,可是这张图所用的纸,我研究过了,只是十五年前才出厂的,这宝藏怎么可能是真的?”大家都在藏宝图的纸张年代上面研究,没有一个人肯尝试去挖宝。那个人无法可想,只好摇头叹息:“众生真是没有福分!”他就只好自己受用宝藏,不信的众生们只好继续过著贫穷的生活──继续过著想象般若智慧境界而不能实证的学佛生活。

  现在我们离佛世已经很远了,除了有宿命通的佛弟子以外,大家都没有办法以证量确定: 佛陀当年到底讲过哪些法?佛法经过多次的集结、口传、翻译,难保不会和佛意有所出入,我们所能信赖的又是什么?幸好,佛法都是可知可证的法,虽然经过的年代那么久,我们还是可以依教奉行,而证明佛法的真实义。知道要亲自修证的人,就是那个拿圆锹实地去挖宝的人,他可以得到真实的功德受用。在文献、考据上研究的学者,就是那些研究藏宝图真假的人,永远与真实佛法绝缘,印顺与昭慧……等人就是现成的例子。

  佛法在未亲证的人之间,每传一次,就会造成另一次的失真。由于我们离开佛世已经太远,未悟的人所得的佛法,早已面目全非。只有亲证的人,才能以证量还原佛法的真实面貌。因此, 佛在人间灭度之后,必须有亲证佛法的实义僧宝(不限在家、出家)存在,才可以护持佛法不被外道(包括那些把佛法当做学术思想来研究与弘扬的人)所破坏。可是历代的实义僧宝,在被指派或自己乘愿再来人间时,虽然未离胎昧,但都是自己从实地参究中悟入的,或是从经义的实地参究中悟入的,都不是靠经典真假的研究来悟入的;所以,想要护持佛法的人,应该先从真实证悟开始,而不是从事学术研究。

  平实导师以及正觉同修会诸多证悟者,即是以证量比对经教,发现《楞严经》的义理,完全符合我们已知已证的真相,所说的万法实相的如来藏心,与我们所证得的如来藏完全相同,所以我们知道,这部《楞严经》是彻底了义的一部经典。自从它在中国译出之后,一直都有许多禅宗证悟的祖师们引用它,也有一些人是因为这部经而悟入的;由于有这部经存在及弘扬的缘故,密宗祖师所伪造的《大日经》等“经典”,方才没有受到大多数佛教徒的接受,也导致《大日经》很少被引用,所以《楞严经》的弘法功德、护持正法功德,都是无与伦比的。它的译文有时以中国特有的事物,诠释印度的事物,也许值得商榷,但和它深妙的义理比起来,是瑕不掩瑜的;而且,在古时中国,常有借用当时人所能理解的道家或民间信仰中的说法,来引导学人入门,这难道不是为人悉檀吗?因此不应以此,便说《楞严经》是道士所伪造的。假使古时的中国真的有道士能创造这部经典,我们应该说这位道士正是大菩萨所化现的,因为其中的法义都不是道教经典中的法义,都是佛法中极为胜妙的法义,而且是连初地菩萨都无能力创造出来的胜法;假使有人能创造这部经典,我们应该尊崇这个人是 佛陀化现而创造的。

  而且,如果说它是中国人所伪造,那么伪造者的智慧,必定极为胜妙,必有能力造作其它胜妙的论典;若无创造其它胜妙论典,至少也应该有师徒相承,应该会有继承人造作相类似的作品,然后一脉相承的延续下来。可是盛唐之时,除了这部《楞严经》之外,我们却没有看到其它能与之匹敌的作品或弘法人士,可见这部经应该是从外国传入中国,非中国人所能创造。至于您所说,《楞严经》是道士伪造的说法,则决无可能──因为《楞严经》说人人各有一如来藏本体,道教则主张万物皆是同一本体,其核心义理完全相悖,怎可能是道士所伪造的?

  这部经对破斥外道、护持正法有很大的功德,却是被毁谤得最厉害的一部经典。《佛说法灭尽经》卷1:【《首楞严经、般舟三昧》先化灭去,十二部经寻后复灭,尽不复现,不见文字。】依此预言,将来佛法将灭之时,《楞严经》是最先散迭的一部经,其散迭的前因,则是因为它义理精深,不易被凡夫外道所接受,以致深受毁谤,无人愿意再受持此经,终于导致此经在人间的失传。所以,这部经被毁谤,即是佛法将灭、警讯的出现。为了护持佛法,我们必须护持这部经典。

  哪一位菩萨弘法时会对外道造成最大的伤害,外道们就会最痛恨那一位菩萨,就会全力的攻击那位菩萨;如同今时的 平实老师广被落在外道见解中的“学佛人”大力攻击的道理,会对外道及未悟言悟的大师们造成极大伤害的《楞严经》也一样,必定会被否定如来藏的吕澄、印顺、……等密宗应成派中观师极力毁谤,所以此经被大力诬为伪经,是我们可以理解的。您的质问,无法以有限的篇幅说清楚,只有等待来日缘熟,我们自会出版专书,以学术的方法,证明《楞严经》确是真经;也会出版《楞严经详解》,从法义的真伪上面来证明它确实是真经。附带说明的一点是:只有否定如来藏的密宗应成派中观师,譬如吕澄、印顺、昭慧……等人,才会否定楞严;凡是亲证如来藏的人,不论是今人或是古人,都不会反对楞严的。所以反对楞严的人们,一定都是未悟如来藏的人。

  问二、有人根据《华严经》中出现了下面的一段文字,而认为《华严经》非是佛最早所说经,不知正觉同修会观点如何?

  《华严经》(实叉难陀译):“于时上首诸大声闻:舍利弗、大目揵连、摩诃迦叶、离婆多、须菩提、阿[少/兔]楼驮、难陀、劫宾那、迦旃延、富楼那等诸大声闻,在逝多林,皆悉不见如来神力。”

  答:《华严经》是否为 佛陀成佛后最早宣说的经典,或是成佛多年后所说的经典,可能人人看法各有不同;但也有可能是一部分在成佛之后随即宣讲于诸天,然后由人集结成大部经典;但也有可能是我们目前所不知道的情况,这些事情,本会尚未加以留心或考证。本会目前关于学术研究的部分,只是专对密宗应成派中观的印顺法师错误思想以及源头加以处理,将会在一年到二年之后,开始发表学员们所作的学术论文,响应昭慧法师“应到学术界来辨正”的要求;但是对于经典的真伪考证,或是《华严经》的演说时间考证,都没有研究的计划或准备去作学术研究。我们也认为没有加以研究的必要性,因为我们只在意经中的法义是否正确,只在意经中所说成佛之道的次第与内涵对或不对,所以对于您所提出来的问题,我们并没有意见和看法。

  问三、柏林寺网站上登载:曹洞宗第四十八代净慧和尚将正法眼藏传于明海等12位禅人。末学觉得此事事关重大!净慧法师是未悟之人,已被许多人知晓。我们阅读其近期讲话与开示,亦不能发现其是已悟之人。我们阅读净慧的弟子明海法师的一些讲话开示,亦不能发现其是已悟之人。如明海法师在〈明海法师同校友谈佛法〉一文中说:“佛法没有终极的果,即使是释迦牟尼佛,即使是如来的果,它也是无限开放的。”又说:“佛教有一个牧牛图,它讲修行,有十幅图,那十幅图最后的一幅图讲什么?讲那个修行人到街上去,跟街上的那些店铺的人打成一片,叫入廛垂手,垂手就是把手伸出来拉人,那么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走到众生的世界里去帮助众生。”请问:

  (1)是谁将曹洞宗法脉传于净慧法师?传法之人是否勘验经验不足?

  (2)接受传法的12人中,既然有未悟之人,净慧法师为何还要传法给他们?

  (3)请正觉同修会的亲教师们,依据互联网上刊登的有关12位禅人的一些文章,勘验那12位禅人是否是证悟之人。

  答:我们认为净慧法师的徒弟们是否已悟的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印证他们的净慧法师有没有悟?假使净慧法师还没有开悟,而他的12位徒弟们接受他的印证,那当然也是未悟的人。假使这12位徒弟们是确实真悟的人,他们当然不可能接受净慧法师的错误印证,他们将会直接在经教中获取正确的印证。在无应身佛住世、又没有真悟善知识住世的时代,唯一的证悟者一定会被 佛陀在定中或梦中印证,并且可以在经教中一一获得具足的印证;可是净慧法师并未被真悟的人印证过,也没有被 佛陀召见与印证,所以他的悟是有问题的。

  另一方面,净慧法师所自以为的开悟,是与上平居士的离念灵知完全相同的,这是大陆佛教界许多人所熟知的事实;但是离念灵知心只是意识境界,不论是元音老人所说“前念已过、后念未起中间”的短暂而没有定力相应的“离念灵知”,或是能够与定力相应的长时间离念灵知,都是意识境界,都是依因待缘才能生起与存在的有生、有灭法,所以不是常住真心。净慧法师与他的徒弟上平居士(黄明尧)及明海……等人,既然都落在意识境界上,显然还没有断除我见,只是声闻解脱道中的凡夫;他们既然同样都认定离念灵知意识心为真如心,而不是亲证如来藏之后认定第八识如来藏为常住的真如心,当然也是大乘法中还没有证得实相心的凡夫菩萨。

  在我见未断、真如心未证的情况下,他们所谓的开悟当然是虚假的;如果对人公开宣称已悟,就成为未悟言悟、未证谓证的大妄语者,这是很严重的犯戒行为,这种戒罪是很重的。在净慧法师还没有证悟的情况下,他宣称传法给明海等12人,并印证为悟,也就没有意义了!这是我们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假使您对这12人的是否证悟有兴趣,也可以尝试为文评论;投稿于本报,在正确引述其文而非断章取义,以及评论正确的前提下,我们将会空出篇幅加以刊登的;这将会避免更多的大陆佛子们再被他们错加印证,就不会同犯大妄语业,这也是功德一件,如果您愿意做的话。附带说明的是:正安法师已告长假而暂时离开同修会,他也许愿意针对净慧法师本人的错悟加以评论,以这件拯救大陆学人的事件来成就大福德。这消息一并提供给您知道。

  问四、我们从虚云和尚的开悟偈“大地山河是如来”中能看出虚云是开悟之人,但在阅读虚云和尚的开示录时,我们很难找到虚云和尚对有关真心“离见闻觉知”这一重要体性的描述,找不到“意根就是末那识、意根处处作主、时时作主”这样的描述,也找不到“如来藏能依五色根将外相分变现为内相分”、“意识心须由三缘一因方可产生”、“如来藏能了知众生心行、了知器世间、了知根身、了知业种”等这样的唯识增上慧学的描述。在开示录中,虚云和尚曾叙述过大梅法常禅师和牛头法融禅师公案,但却未能指出大梅禅师、牛头禅师是错悟之人。请问我们是否能根据上面叙述而得出这样的结论:虚云和尚虽然明心见性,虽然在四禅八定方面造诣很深,但在道种智方面仍然是欠缺的,虚云和尚仍然未入初地。

  答:对于您的观察入微,我们很佩服、尊敬。关于虚云和尚的修证,根据 平实老师对虚云和尚一向的立场,都是不加以评论的,所以就只好对您的来文刊而不答了。真的非常抱歉!只能请您谅解了!

  问五、《眼见佛性》一书中,有这样一段:“眼见其它有情佛性者,是以自己现量境及自相智慧为基础,比类推之其它有情亦如是见,比量境、他相智慧故。”这是否在说明,眼见佛性的人的确能看到自己的佛性,但实际上并不能看到其它有情的佛性。而之所以说“能见其它有情的佛性”,其意乃是说其它有情的佛性也如同自己的佛性一样的那么运作,当人们定力、慧力、福德具足时,也将如同自己一样能见那种境界,是这样的吗?弄清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末学在“突然转换”时,的确看到一种境界,但因看不见其它有情的那种境界,而将“突然转换”时所看到的境界否定。如今见到《眼见佛性》中上述的那段话,末学倒有点肯定于“突然转换”时所见的境界。请已眼见佛性的亲教师们详细开示《眼见佛性》中上述那段话的真正含义。

  答:事实上,在同一本书中,作者也提到:可以在其它有情身上亲眼看见有情的佛性与自己的佛性;所以比量上也说得通,现量上也说得通。关于眼见佛性,与明心者的看见他人如来藏的运作是完全不同的,见性的人决定不会说“在他人身上看见佛性的运作”,虽然佛性也确实如同八识心王一样的在运作著,乃至闷绝之时也一样的在运作而分明的显现著;但这是唯证乃知的事情,明心而未眼见佛性的人,或是明心后对佛性的参究落入解悟中的人,对这个回答的用意还是无法了解的。您所说的情境,与见性的亲证无关;而见性的情境,也无法以语言文字或任何的示意来使人了知的,与明心的证境可以用语言文字或示意来使人了知的情况不同;这只有在未来亲证时,亲眼在山河大地上、亲眼在别人身上看见了自己的佛性时,才会真的懂得这个意思。

  以明心的境界与智慧来衡量眼见佛性的智慧境界,是不可能的;如果像以前某些人一样把明心的智慧境界,解释作见性的智慧境界,也不是有智慧的作法。明心与见性的最大不同点有二:一、明心的人所明的真心会一直都在,永远不会忘失了真心的所在;即使否定祂而被说为退转了的人,也是一样知道真如心的所在而不会退而不知。看见佛性的境界,虽然参出来的答案还是知道而不会忘失,可是看见佛性的境界却是会退失的:一定会因为定力的退失而不再看得见自己的佛性、别人的佛性,而明心的智慧境界却不会因为定力的退失而消失,所以明心与见性有极大的不同所在。二、明心的人可以在别人身上看到别人的如来藏在运作,但是他不能在别人身上看得见自己的佛性;而眼见佛性的人却可以在别人身上,以及在山河大地上面都看得见自己的佛性。这二点最大不同的地方,提供给您作参考,也让大家在明心以后,作为是否已经进一步看见佛性的自我检验标准。

  问六、今年大陆有一10岁小孩儿张某某参加高考,考了505分,据说这个小孩儿记忆力超强。请问:为何有的人记忆力超强?是否与该人阿赖耶识中所含染污种子较少有关?是否说明该人性障较轻?是否有可能该人往世修学过佛法?

  答:这种人是属于往世专修某一种善事而获得的此世果报,这与本识中所含藏的染污种子多寡无关,也不一定性障会比较轻,也跟往世是否修学佛法无关,因为这是世间法上的善业果报,与出世间法并无关联。

  问七、《达摩大师破相论》、《达摩大师血脉论》及《达摩大师悟性论》是否为达摩的著作?其观点是否正确?

  答:《达磨大师破相论》、《达磨大师血脉论》及《达磨大师悟性论》,收于一九○五年出版的《卍续藏经》中,皆是单独成文。在这之前,则有《少室六门》(六门即是六篇文章,其中的三篇即是〈破相论〉、〈血脉论〉与〈悟性论〉),收录于《大正藏》第46册,列为2009经。是否真的属于达摩大师的著作,我们没有考证过,其观点倒是正法,教理并无错误,也可用来印证明心与见性境界的真伪,如同诸经可以用来印证所悟真假一样,所以是正确的法义。但是其中有些开示,在见性的三大条件尚未圆满之前,最好别读;否则一定会成为解悟而在此世再也没有眼见佛性的机会了。如果您克制不了好奇心而去阅读它们,那您此世的见性一关就只剩下解悟的机会了!请您对此点要特别在意才好。在此前提之下,凡是有人提出其中法义的请益,或是提出质疑,为了保护学佛人将来眼见佛性的因缘不被破坏,我们都将不予回答。

  问八、《禅──悟前与悟后》下册第42页中说:“明心见性之后的解脱功德,虽然相当于初地、二地菩萨……。”但是明心唯断我见,而见性不过薄贪瞋痴,怎么可以相当于初地之性障永伏如阿罗汉?这个说法很难理解,不像同页另一处所说“菩萨初果所得的解脱智慧境界虽然和菩萨初地一样”的容易理解。

  答:明心的解脱功德,当然与初地、二地大不相同;但是明心后仍然可以获得薄贪瞋痴的功德,所以 平实导师会这样说。而且,四果的断尽我执解脱境界,是在七地满心时才完成的,所以《禅──悟前与悟后》书中可以这样说。但是其中仍然有所不同:不同的是初地的入地心位,永伏性障如阿罗汉,但仍然会如阿罗汉一般,常常有瞋心生起而不延续;只有到满心位时才有能力断尽思惑,但是却故意留惑润生而不取灭度。所以初地入地心位菩萨的解脱证境取证,仍然是处在薄贪瞋痴的境界中,因为初地的入地心位,只是大乘见道的通达位而已,不可能是解脱道中的三果或四果人。可是刚入地的菩萨并不是不能取证三果或四果向的功德,而是因为成佛之道并不注重解脱道的取证,因此而不在解脱道的取证上面用心;所以四果的断尽我执境界,虽在初地满心位就能取证了,却都故意不断尽我执,而只是作降伏的功夫,但是却已同时在断除习气种子上面用心了,所以阿罗汉有时会有粗鲁的举动,菩萨却不会,这也是一个不同的所在。但是菩萨的断尽我执,却一直拖到七地满心时才完成,不是在初地心时就完成的,因此《禅──悟前与悟后》书中的说法并无错误。但这个境界可能很难理解,也许得等到确实入地了以后才会真的懂得。

  问九、电子报第10期〈般若信箱〉中有这样一段:“不良少年对被杀的人,过去世一定有很深的仇恨,其阿赖耶识执藏仇恨的种子,此世见面,四目相对,种子流注,直接和第七识(末那识)相应,第七识在一刹那间生起极大的瞋心,当下就决定杀死对方。种子流注的过程极为迅速,而且不与第六识(意识)相应,等到人被自己杀死了,第六识发现自己闯下大祸,仍然不知道自己杀人的动机。”请问:当不良少年与那人四目相对时,不良少年的哪个识,识别了对方即是过去世与自己有深仇大恨之人?是第八识吗?这是否即是第八识“了知业种”的功能?

  答:第八识能够记录业种,并且在适当的缘出现时,起酬偿因果的作用。以不良少年杀人的事为例,前六识是此世新生的,无法了知过去世的业缘,第七识虽然是从往世转到此世的旧有心,但祂恒缘现境,不会记得过去世的种种爱恨情仇,只有第八识才能够辨识对方与自己曾有深仇大恨。但这必须有他缘,也就是说眼识和意识必须看到对方,透过第七识的连系,第八识才会了知而流注瞋恨的种子,使第七识当下决定杀人。第八识能够在仇人相遇的因缘出现时流注种子,所以说祂有辨识的能力,然而这种辨识能力虽然要假藉六尘等外缘,却不是在六尘相上所作的分别,而是在业种上面作了别。这类种子流注出来时,假使外缘不洽当、不具足,就无法杀人成功,譬如有强而有力的他人刚好也在现场,就会阻挠加害人莫名大瞋而生起的杀人行动。

  问十、宣化上人是公认的大德,但你们却说他落了鬼神道,说他死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异相,这是真的?还是无根毁谤?我在网上找到很多影像数据,是宣化上人荼毗瑞相,白虹冲天等等,还有很多舍利照片,还有几千舍利。你们的说法未免太离谱了,能给出个说法吗?

  答:关于宣化法师死前的异相,是佛教界众所周知的事,《天华月刊》也曾刊载过冯冯居士亲自的体验;至于本会在他死后所触知的事实,在第21期般若信箱中已有说明了,请直接联结。以现代的技术,照片是可以合成的;除非你在现场亲自看到,否则仍宜抱持合理的怀疑为宜。譬如广老舍寿时出现莲花的照片,也令人存疑;广老舍寿时,照相者既然站在地面上,怎能拍摄到那张照片?那张照片显然是居高临下拍摄的,不可能由地面上的人来拍摄到。除非现场另有高台而拍摄者刚好站在高台上,但是那张照片也仍然还有其它的疑点需要厘清。所以,用死后荼毗的“瑞相”照片来反证宣化上人并未落入鬼神道,是不必要的行为,也无法推翻佛教界对他往生处的普遍认知,不如就此打住。否则,他妄说第一义谛佛法的事实,将会继续不断的被人提起:由几万只蚂蚁的真如心合起来成为一个人的真如心,由一千个人的真如心合起来成为一条鲸鱼的真如心。而他未悟言悟的事实,也将继续被人提起,对于爱戴他的人们,是否也将会继续被不断的伤害?

  关于舍利,有许多会念佛号的九官鸟死后也被烧出舍利;也有许多世俗人死后被烧出舍利,这些瑞相是否代表他(牠)们也有佛法上的修证?您若是真正在修行佛法的人,请您还是回到法上来看待一切大师所说的法义正讹为宜。不如把谈论宣化法师的事情,转移到法上来亲证如来藏而发起实相般若智慧,确实的迈向真正的成佛之道,这样不是更好吗?请您接受我们这个建议,因为这是对您最好的建议,请您来当我们的同修吧!也预祝您不久就能亲证如来藏,那时再来检查宣化法师的说法,由您自己来界定他的证量,是最好的方法,也是我们的期待;但请不要一再的提起他,就让这件事情过去吧!

  问十一、密宗喇嘛们有很多人会诛法,他们的诛法很厉害,请同修会大德您们多多预防,以免我们尊敬的萧老师遇害;我们是一群等待萧老师回到祖国弘法的年青学佛人,希望能有因缘在萧老师的座下证入实相,所以请您们特别注意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谢谢您们!

  答:密宗喇嘛们有很多人仍然迷信他们的诛法很厉害,多年以来一直都有喇嘛为了“护持密法”而暗中在修诛法,想要诛杀 平实老师;但是金刚护法菩萨一直保护得很好,所以 平实老师一点儿病痛也没有,至今还在破斥藏密邪淫、乱伦的害人法,以免有人因为学了藏密外道法而破坏正法、而导致乱伦双修、下堕地狱。但是他们所谓“威力无比强大”的“护法神”,其实都只是山精鬼魅等小神,都是层次很低的鬼类神祇;这些鬼神所护的“法”,也只是外道的淫乐技艺法而已;这一点,由诛法进行过程中供养他们护法神的供物(屎、尿、男精、女人经血、酒)等性质上,就可以确实的判断出来了。像这种层次很低的藏密“护法”小鬼神──山精鬼魅──根本不能与正法里面心地清净的护法神大威德力相比,所以根本伤害不了 平实老师。

  而且西密的诛法,也是以假代真的妄想法;单凭面粉捏成一个人形来代表被诛者,然后念一些古天竺密宗祖师自创的咒语,再于面粉人颈部划上一刀、斩成二截,就能成功的诛杀别人吗?假使真能成功,古天竺的密宗“佛教”就不该被回教消灭了,就应该能迅速光复“佛教”了。假使诛法真能成功,达赖也不该落到逃亡国外数十年的下场,当时他们聚集了那么多喇嘛修诛法,一心要诛杀毛主席,结果却是一点儿作用也没有。当然他们可以辩称是业力的缘故,所以诛杀不成功;但是,凡是他们杀不成功的事情,都是业力吗?难道他们的诛法连造业的力量都没有吗?假使今天诛杀 平实老师不成功也是业力的话,那就表示他们的诛法其实并没有作用,也表示净业及般若智慧的威德力广大无边,使得诛法失去造业的力量了,那么西密喇嘛们也就应该认清楚自己的过失了。

  由此事实可知,藏密网站把 平实老师列为十大外道的原因,正是因为无法在教证与理证上面证明 平实老师是外道,也无法在教、理上证明西藏密宗不是外道,就只好用种种捏造的莫须有罪名,罗织 平实老师、混淆视听。他们确实也达到目的,使 平实老师的正法书籍、以及破斥藏密邪淫外道法的书籍,在大陆难以顺利的出版流通、阻碍重重,至少在今年以前确实是成功的达到目的了──拖了许多年才成功出版。他们希望藉此诬赖及毁谤的行为,使藏密邪法可以取得更多喘息的时间,使藏密邪淫法、乱伦法灭亡的命运延后。

  但是我们相信藏密的邪法,终究不可能长久的继续弘传,因为现代的人比较不迷信,比较倾向智信。而且现代信息的流通比较发达,他们也无法全面的封锁正法讯息,大家都可以藉“成佛之道”网站来获得正法的数据与讯息,以后也将会随著大家渐渐深入了解分析以后,出现更多义务支持正法的网站,所以藏密的灭亡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无法避免走向日渐灭亡的命运,因为他们确实是外道邪淫、家庭乱伦、师生乱伦的邪教。他们将来可能会像 平实老师私下讲的那样:在未来数百年后转变为性交艺术的世间享乐法门而继续在人间流传。最后一定不可能再继续存在于佛教中的,除非他们回归 佛陀三乘经典中的法教,摒弃了外道邪淫的双身法,也摒弃了一表千里的种种虚妄证果方法──譬如诛法。

  经由我们努力流通破斥邪法的书籍,和在网站上对全世界说明密教的邪淫本质,说明他们的所有法义都与佛教无关的本质,都是以假作真、一表千里的想象佛法,所以我们预期藏密的法义成为世俗淫乐享受技艺,而被排除在佛教之外;这种现象将会在一百或二百多年以后实现。但是在这期间,我们仍将会继续对有缘的大陆同胞们作法布施,所以请大陆地区的佛子们,耐心的等待时局的改善,我们将会把 平实老师的正法书籍,继续努力的在大陆推广出来,希望可以藉此救护广大神州的佛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