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菩提路》(连载九).......... 曾蓉蓉见道报告

  《我的菩提路》(连载九)

  来到正觉讲堂的因缘,是因为十六年前,我家同修听到有人说“有一个明心见性的法门”,心中产生莫名的向往,就带著我一同修行。从神道教到一贯道,再到佛教,我的同修从完全不懂佛法就去受菩萨戒;如果有听说哪位师父是明心见性的人,他就要去问:“如何能明心见性?”为了找明心见性的人,他又再次去惟觉法师的寺院受菩萨戒。辗转在偶然的机会里,我的同修看到 萧老师的《禅──悟前与悟后》一书,他哭了说:“我一定要去找这个萧老师,只有他能解开我心中的疑惑。”他带著我来到以前中山北路地下室的旧讲堂,当时因为郭故理事长的亡故,正在做三时系念;我跟同修就坐在楼梯间等待,下午还吃了总干事给的盒餐,继续等到法会结束,才见到 萧老师。之后才在张老师的周五班安住下来学法,那已经是一九九九年的事了。所以我学佛的因缘是家中同修一路带我走过来的。

  以前听过亲教师或破参的师兄师姊们说:“萧老师是大菩萨再来,会观看因缘的。”我自己心里想:“有影也无?”(编案:闽南语。意为“真的吗?”)可是,现在我也会说:“导师是真的大菩萨再来,会观看因缘。”就我而言,二○○三年四月份禅三之前,我梦见 萧老师开游览车带很多人去参观寺院;参观寺院的同时,我因尿急上厕所,出来时因找不到路,结果车子开走了,我就一直哭:“怎么没等我?”所以当我醒来时,已知这第三次报名禅三,应该是不会录取了。第四次报名,是二○○三年十一月份;之前我梦见 导师给的机锋: 导师要我把手伸出来,帮我算命;然后 导师却看看自己的手,搓搓手说:“我的手很粗。”而我也把手搓搓说:“没关系,我的手也很粗。”可惜当时不懂,错过了。又再一次梦见 导师说很多法给我听,我都听不懂,只记著一句:“不生不灭”, 导师叹一口气说:“你明年才有因缘悟啦!”所以二○○三年十一月有因缘参加禅三时,心想这次没悟没关系,因为 导师已经跟我说了:我明年一定可以悟的。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果真今年二○○四年,我真的悟了,感谢 导师的慈悲。

  再说第一次上禅三时,同修开车载我上山去,在车上我开始哭了起来,因为我没有东西,知见不具足,慧力也不足,定力也没有,那么笨,如何能悟呢?同修鼓励我说:“没关系!尽力就好。没悟,下次再来嘛!”就这样上了禅三。在第一轮小参时, 导师问我有没有找到,我摇摇头说:“没有。”“那你觉得自己缺少什么?”我就坦白的对 导师说:“我没有慧力,也不用功(原来是想隐瞒的)。”然后我把 导师在小参室跟我说的话都记起来, 导师说:“当你有找到真心时,要赶快举手来跟我说;真心真的是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还说:“如果没悟,你对得起世尊吗?对得起你的老师吗?更对不起你自己。”说著就用手指著我。我把这些话○○○○都记住了。虽然这次禅三没悟,但回家时心中是快乐的。 导师还说要我们求 观世音菩萨帮我们开智慧,要发大愿,所以每次我跪在 佛前看著 观世音菩萨的圣像求开智慧;发大愿时,就哭给 观世音菩萨听,求 观世音菩萨让我有悟的因缘,否则单靠我自己,哪能悟呢?

  回到工作岗位,开始忙碌的生活,也继续的参究;因为我会利用中午吃饱后,在公司的仓库里经行,我在想:“导师讲能看是妄,能听是妄,能闻是妄,能知是妄,色身是妄,现在说话在想的也是妄,这都不是真心,那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呢?”经过一天、二天……,有一天我○○○○○○,这是妄,哪个是真的?到底哪个是真心?○○○……啊!只剩○○○○○这个!我马上想到 导师说:“如果你有找到真心时,要拿《心经》来对照看看,是不是‘真心真的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那我就○○○○○○○○○,如果是这个,欸!祂真的是无眼耳鼻舌身意;我再○○○○○○○○○,如果是这个,祂真的是无色声香味触法。真的是:真心离开见闻觉知,真心是真心,妄心是妄心,同时存在;啊!对!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我再把 导师在小参室里、在梦中所做的机锋拿来对照,原来 导师都明说了嘛!现在我懂了。

  虽是知道,但心中会有不踏实的感觉:会是这个吗?今年有因缘能再一次上禅三,心里还是害怕,信心不足。在第二天晚上过堂时, 导师说要把真心和妄心分清楚;此时心中自我肯定:“是!我是找到真心了。”眼泪不自主的流了下来。在小参室里 导师帮我印证受记,让善知识印证受记,对我这个笨笨的人,是何等重要的事!具足了信心,是尽未来际的,所以我要说:“导师您好慈悲,我很高兴能成为导师的入室弟子,非常感谢导师的慈悲。也感谢慈悲的佛菩萨!”

  南无 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 观世音菩萨

  南无 大势至菩萨

  弟子 曾蓉蓉 叩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