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义是非应分明

  承袭印顺密宗应成派中观思想的昭慧法师……等人,佛光山星云法师、慈济证严法师,以及追随这些大法师的出家僧宝们,对于正觉同修会的如来藏妙法,总是极力的抵制;这将会使您们此世及未来无量世的开悟明心,产生严重的遮障而不能见道。当您们不断的派遣法师到各处素食馆、佛教文物店,向店主诬称正觉同修会的法义是邪法,诬说 平实老师是邪魔外道,要求各流通地点的主人拒绝正觉书籍的放置,使得正觉利益学人道业的功德不能成就,您们的作为确实产生了一些作用。

  但是,做人可以有时难得胡涂,法义的是非却直接影响到佛法的修证,而且也会直接影响到未来世法身慧命的出生是否顺利,并且会有严重不可爱的异熟果长劫受报,这些都是与自己息息相关的。可是印顺派……等法师们!您们却不想面对这个切身利害的严重问题,只是一味的想要维持印顺派邪法的命脉,以免自己又得重头再开始学法,也将会失去名闻、利养与原有的佛教界声名,因此仍然继续纵令随学法师在各地游说流通佛法书籍的场所主人,要求他们拒绝正觉的如来藏妙法书籍置放。

  假使您们说正觉的法义有过失,就应该写书评论正觉的法义过失所在,使得正觉可以改正。但是印顺派的法师们却不肯如此做,而且在被广为辨正法义之后,仍然不肯、也无力著文响应,效法鸵鸟作风而躲避起来,继续在私下做游说等不光明的动作。但是,既然敢指称别人是邪魔、外道,就有义务举证别人为何是邪魔外道的理由,以文字写出来公布,这不正是自命为佛法真正住持者的印顺派法师们所应该作的最重要事情吗?破斥邪说而显正法,不正是自命正法的印顺派法师们不可逃避的大事吗?怎能故意回避呢?当您们认为正觉的法义是外道法时,破斥邪说不正是您等印顺派法师十几年来所做的事情吗?为何一遇到正觉的法义,就只能暗中抵制,而不能像以前破斥现代禅一样的勇猛无惧?您们的护法心性难道都丧失了吗?都只能做私底下不分法义是非的游说工作了吗?

  请您们千万记得:人间是非可以有时胡涂,但是法义的是非攸关您们未来无量世的法身慧命。是否可以冷静的考量一下自己未来无量世的法身慧命?而您们出家去学印顺派的中观见,目的难道不是为了修证佛法中的解脱道与佛菩提道吗?为何不肯正视与印顺不同说法的内容,而从事实上加以实事求是的探究?您们已经忘了当年出家时的目的了吗?出家所为何事?探究佛法要旨,不正是您们出家的目的吗?何妨夜深人静时,详细的思量一下?

  对于西藏喇嘛们,事实已摆在眼前:《狂密与真密》四辑共56万字的大量篇幅,已经详细一一举证西密的法义纯是外道法,与证悟无关,也与般若实相无关,更与一切种智增上慧学无关,都只是人间男女淫乐的艺术而已,却冠上佛法修证果位的名相,欺瞒世人。假使藏密的双身法真是可以使人成就报身佛果的话,您们就应该为文说明其理由,并将 平实老师56万字的四辑书中所说,一一加以辨正。如果不能如此,只是一味的回避,又怎能证明藏密不是外道法呢?

  对于一般学佛人而言,拒绝阅读正法书籍,拒绝试著了解,才是法身慧命发起的最大致命伤。总是一直有人迷信印顺派法师的否定说法,就随著极力抵制正觉的如来藏法教,为何不肯试著读读看?为何连一本都不曾读过,就迷信少数法师的话而大力的抵制?当您所抵制的法义正是佛教中的根本大法如来藏时,果报会如何?对自己的道业影响又如何?印顺派的法师们对您说的话是真实语吗?他们是否执著僧衣而自以为是呢?他们的法教与正觉法教的不同何在?难道您对这些问题都不想了解吗?有智慧的人,绝不会迷信他人的言语,而会在实地阅读双方的著作之后,自己作下判断与决定,不会把自己的法身慧命孤注一掷的盲从别人的指示。

  您读过这篇文章以后,是否能冷静的从自己的法身慧命著眼而加以详细的实地阅读,然后做出正确的判断与决定?因为这对您才是最重要的事,否则学佛又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想要追随一个崇拜的人而不顾法义是非吗?难道不是想要探究真相吗?当正觉把别人读都读不懂的印顺派法义,一一提出详细的辨正之后,而那些印顺派的大法师们都无法对正觉同修会的法义辨正加以丝毫响应时,真相不就已经大白了吗?难道他们是十几年来都容许别人评论而不作响应的吗?难道他们真的是度量很大的人吗?为何不许任何人评论的印顺派法师们,今天却完全不在法义上写出来响应呢?请您详细的实地了解以后,再为您的法身慧命做下正确的决定,千万别把自己的法身慧命随便交给别人来决定!

  ****************** 福慧增长 下期再见! ******************